•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30章 我们的故事

    第330章 我们的故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伴随着一声枪响,展小怜眼睁睁看着凌秋纤因为嫉恨而扭曲脸上,带着狰狞表情打出第一个子弹。

        展小怜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还是脸蛋上开花那种,她下意识伸手挡脸,结果枪响以后,展小怜发现自己完好无缺,她睁开眼,发现子弹打玻璃上,被生生卡住。

        那块小小、正方形玻璃,以一个完整形态列出无数小分块,却依旧保持着完好模样,凌秋纤举着手没有放下,甚至没有丝毫停顿,毫不犹豫扣动扳机打下第二枪,与此同时,展小怜发现那块没有立刻破碎玻璃救了自己一命之后,速迈动腿,朝着门边死角冲了过去。

        那块玻璃无法承受连续两次强劲攻击,第二声枪响以后,碎玻璃渣子瞬间崩溅到四处,展小怜蹲地上直接把脸埋到睡裙里,飞溅碎玻璃满地弹跳起,展小怜胳膊一疼,她抬头一看,发现靠门胳膊上出现一条长长细细血痕,跟着她就听到外面那女人一声尖叫,她立刻伸手拖下手边一只不大讨吃花瓶,站起来冲到门后面,拿起那花瓶朝着那小窗户直接砸了出去,也不知道砸到什么了,反正花瓶落地声音展小怜听分明。

        凌秋纤捂着被玻璃渣子擦破脸,再看看差点砸到她脑袋那只花瓶,阴着脸,站起来抬脚对着那扇门踹了一下,对着门里尖叫一声:“贱人,你给我出来!”

        展小怜躲墙后面,一声不吭,凌秋纤用枪托把窗口周边碎玻璃直接砸掉,然后从被打开窗口小心往里窥探,嘴里不往威胁道:“展小怜,你别让我发现你哪,我绝对要亲手杀了你!”

        展小怜还是不吭声,眼珠子往旁边瞟了瞟,轻手轻脚往旁边挪了挪,抓起一只装饰一样烟灰缸,又缩回门边,蹲地上一动不动,用手指一颗一颗捏着碎玻璃渣子,往一块靠拢,就等着这女人伸手时候砸她一下。

        胳膊上还流血,展小怜伸手抹了把,结果刚被抹掉了一长条血,跟着又冒出来,展小怜也没觉得疼,这算是生死关头吧?那女人都不分青红皂白对着她开枪了,肯定算生死关头,展小怜心里感慨一句,这年头想当良民都成问题,你想当个好人,非得有人逼着你当坏人,这什么世道???

        凌秋纤站外面,她也不敢随便伸头,只能外面看,这样视线就有了局限性,里面没什么动静,也看不到人影,她举起枪,对着自己看不到地方胡乱打了一通,一颗子弹擦过展小怜大脚趾,打地毯上,展小怜捂着嘴没吭声,心里数着她子弹数量,琢磨着又不是机关枪,这一气打了四五枪,子弹总有打完时候吧?

        凌秋纤当然知道自己子弹只剩三发,她刚刚因为脸被划破,所以气上心头,浪费了这么多子弹。

        凌秋纤打枪时候展小怜抬头看了看门边上灯按钮,等她打完了展小怜速站起来,伸手关了灯,失去任何光线房间瞬间漆黑一片,安静卧室中冷不丁传来展小怜声音:“疯女人,有枪了不起???”

        凌秋纤一下子听到展小怜声音,立刻判定了她位置,对着展小怜声音方向扣动扳机往下压去,子弹似乎打什么铁制品上面,发出一声响亮撞击声,凌秋纤原地跺了下脚,又浪费了一颗子弹。

        展小怜冒着腰,就躲门下方,她手里抓着烟灰缸,直接门边突然站起来,露着一张脸看着凌秋纤大叫一声:“??!”

        凌秋纤被黑漆漆门洞突然露出一张披头散发脸吓“啊”尖叫一声,哆嗦着拿起手里枪对着展小怜脸按动扳机,展小怜敢冒出来就是没打算送死,伸手一抓直接透过小窗口拉住了凌秋纤手,她无论是力量还是身形都比凌秋纤差了一大截,拉住凌秋纤手也不敢比力量,而是轮起手烟灰缸对着凌秋纤手砸了过去,凌秋纤吃痛,手指一松,枪直接掉地上。

        与此同时,展小怜连滚带爬往门另一边躲去,蹲门边一动不动,突然听到外面凌秋纤似乎也传来一声闷响,展小怜抬头看了下,觉得自己错觉,她就砸了她手,没砸到别地方,不至于这么厉害把人给砸晕过去了。

        展小怜感觉那只金色、小巧手枪就自己手边,她蹲没动,也不敢拿。然后又小心抬头看了看小窗户,蹲地上就跟乌龟走路似挪动,小心踩着碎玻璃渣子往另一边桌子边挪,然后凭着刚才记忆桌子底下摸到一张落满灰尘纸,又慢吞吞挪回来,包着枪柄把枪捡起来,往旁边墙边上一蹲,开始摆弄那只枪,把枪口对着自己蠢事展小怜肯定不会做,她只是闭着一只眼,学着凌秋纤刚刚手势对着面前瞄准,假装做了个开枪手指。

        外面突然就没有了凌秋纤动静,可展小怜感觉到外面是有人,他们呼吸通过了那个小窗口传了进来,展小怜捂着嘴不敢出声也不敢动,枪里子弹估计就剩一两颗,展小怜还没开过枪,她也不敢冒险,就抱着那枪窝门边不动。

        外面似乎有人研究门锁,跟着一个男人手拿着手电筒从小窗户外面往里照,随礼还说了句:“应该有人?!?br />
        展小怜没听过声音,所以她还是不敢动。

        正僵持不下,突然一个声音开口道:“犬少爷,展小姐是不是刚刚被凌小姐开枪打到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卿犬声音暴躁响起:“开什么玩笑?那女人哪有那么蠢?先把门打开再说!”

        门突然被人踹了一下,外面人确定先开门了,展小怜一听卿犬声音,立刻蹲门边喊了一句:“你要是能踹开我谢谢你,我踹了半天都没踹动?!?br />
        “要是真踹不开,你就直接里面待一辈子?!鼻淙舾畔炱?,似乎为她突然开口说话松了口:“还活着怎么不知道出个声?不知道还以为你已经死了?!?br />
        展小怜一听他话,判断了下卿犬这小子不是打算趁机想杀了她意思,一骨碌站起来,垫着脚尖从小窗口往外望,一脸讨好说:“犬!好久不见??!”

        卿犬正门外,身后还跟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把挣扎凌秋纤往一边拖,然后用绳子捆住她手脚,凌秋纤对着卿犬破开大骂:“又是你这个王八蛋小兔崽子!你给我等着……哎哟,混蛋!你算什么东西?你也敢碰我?……”

        卿犬回头看了凌秋纤一眼,抬着下巴跟绑她人说了句:“她要是再敢聒噪一句,待会你趁乱把她办了,事成之后,我给你一百万?!?br />
        那人立刻扭头看着凌秋纤,凌秋纤瞪着眼,看着那人怒道:“你敢?!”话是这么说,不过凌秋纤还真是不敢多嘴了。

        另外一个人抬脚对着门猛烈踹好多下,卿犬旁边看了一下,压根没理展小怜,而是跟那个人说了句:“别踹了,省点力气,这门没那么容易打开?!?br />
        说着卿犬走到门边,问展小怜:“有没有灯?把灯打开?!?br />
        展小怜“哦”了一手,急忙伸手把灯开了,卿犬看都没看她一眼,走到门锁旁边看了看,展小怜站那边提醒了句:“燕回说那是指纹,只有他食指才能打开?!?br />
        卿犬仔细看了下门锁,嘴里说了句:“门锁被破坏,想修一时半会也修不好,只能门上打主意?!比缓笏ね房聪蛞槐?,嘴里说了句:“我们爷住所话……应该会有电锯,去找个电锯出来?!?br />
        凌秋纤冷笑,“这门连玻璃都是防弹,你以为这铁那么容易打开?我本来还不明白,现可是明白了,我们爷就是打算让这女人死里面,我可真是白来一趟了?!?br />
        卿犬回头看了她一眼,看白痴似表情,若无其事说了句:“谁说我要锯门?我是要锯开这个门锁?!?br />
        展小怜站小窗口把自己脑袋从里往外伸,嘴里说了句:“犬,你说我能不能从这里窗口钻出来?”

        卿犬用眼白看了她一眼:“你要是会缩骨功当然可以。头被卡住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br />
        展小怜被一吓,立马把脑袋缩了回来,端了个小凳子,可怜巴巴站小凳子上往外看,“犬,我能不能问问现外面是什么状况?”

        卿犬头也没抬说了句:“这就是我来找你原因。我们爷疯了,我不能看着他那样发疯,所以我必须放你出去?!?br />
        展小怜沉默了一下,半响才问:“他干嘛了?”

        卿犬看了她一眼,继续低下头看着他带来人使劲弄那把门锁,开口道:“还能怎么样?谁来打谁,伤了不少人,我看蒋市长本来是没打算伤他,但是他那样打下去,蒋笙只能来真了,这天眼看着就要亮了,天亮之前你不出去,这麻烦就大了?!?br />
        展小怜把下巴搁小窗口下方,眼睛看着前方,半响默默把脑袋缩回来,背靠门坐里面,嘴里自语似说了句:“他到底要干什么呀……”

        门后卿犬靠着门站着,他伸手敲敲门:“我听说你要出国?”

        展小怜顿了下,反应了一下才“嗯”了一声,卿犬过了一会又问道:“要去哪个国家?”

        展小怜摇摇头,后来想到他们隔着门,他看不到,开口说道:“没想好,我二哥说帮我挑一个学习比较方便?!?br />
        卿犬低着头,一下一下踢着自己脚尖,嘴里说了句:“出去也好,省我们爷整天做点二百五事,我给他老人家收拾烂摊子都累死了……”

        展小怜回头看了眼门,又扭过头低下来,看着自己拖鞋里露出大脚趾发呆,木然应了一声:“嗯?!?br />
        过了很久,卿犬突然又隔着门问了句:“什么时候回来?”

        “没想好,估计偶尔会回来看看,”展小怜抬头,沉默了一下才说:“也可能就不回来了,我爸我妈都这里,我也不放心,要是我混好,说不定就把他们接走享福了,省给你们添麻烦?!?br />
        卿犬一骨碌对着门拍了下,“你还打算不回来?”

        展小怜惆怅点点头:“是啊,我是有这个想法?!?br />
        卿犬愣了一会,突然嗤笑一声:“这样也好,也省以后我提心吊胆担心你又跟爷惹出什么幺蛾子?!?br />
        展小怜站起来从窗口探头看着他:“犬,怎么说话呢?我什么时候惹什么幺蛾子了?你说句平心话,惹幺蛾子是不是都是你们家那位燕大爷?”

        卿犬没理她,而是扭头看向走廊问了句,“好使吗?”

        那人一手拿着电锯一手拿着一柄大锤,嘴里说了句:“是雷哥找给我,让我们抓紧,上门聚人越来越多,我看着要出大事样子,打乱了套了?!?br />
        卿犬对展小怜抬抬下巴:“你闪开,要先砸墙?!?br />
        展小怜一听,赶紧端着小凳子往边上跑,嘴里还说了句:“等下啊,我躲卫生间去?!?br />
        展小怜端着小凳子躲卫生间,然后就听到外面大锤一下一下砸着墙面,也不知道砸了多少下,反正听到“轰”一声,靠近门锁位置被砸了一个洞,展小怜探头看了下,砸了砸嘴,嘀咕了一句:“好厉害?!?br />
        电锯被启动,门锁位置发出刺耳声音,展小怜捂着耳朵伸着脑袋看,然后看着墙面上被强行锯成出一个颇大三角形,堪堪通过一个人大小。

        展小怜速跑出去,踩着满地碎砖石头往洞口爬,伸出穿着白色睡裙让她走路迈不开步,卿犬看她笨手笨脚样子,一脸嫌弃伸手,抓住她胳膊,把她从洞口里扶拉了出来,二话不说,直接拉着她就往外跑。

        凌秋纤被人忘原地,嘴里“哎哎”两声,急忙喊道:“那我呢?”

        卿犬回头对身后人说了句:“把她带着,这里不留人?!?br />
        那人急忙回头把凌秋纤给拉了起来。

        卿犬扭头看到自己抓着展小怜胳膊上有一道血痕,问了句:“胳膊什么时候受伤了?”

        展小怜看了,刚刚都不流血了,结果现被卿犬拉着胳膊给拉,又重流血,她脑袋往后一仰,指了指身后凌秋纤说了句:“拜你们家那位所赐?!?br />
        卿犬皱着眉头说了句:“瞎说什么?她可不是我们家!赶紧走?!?br />
        展小怜被卿犬一路拖着,身上那件原本还挺有仙气睡裙因为爬了洞关系沾满了灰尘,头发还是乱七八糟,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四五个人速进了电梯,卿犬伸手按了一楼,电梯上行,“?!币簧A讼吕?,电梯门开,展现展小怜眼前,是一个沾满了血腥和伤残人士残酷景象,如果展小怜不是这里生活过,这里住过将近一年时间,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原来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燕回背影挡电梯口,满身血迹,不知那些血迹究竟是他自己,还是燕回,他用一种近乎绝望姿态捍卫他所有物,谁靠近他后底线,就会成为他疯狂攻击对象。

        周围所有人手里都举着枪,只是单纯举着,没有人开枪,但是这种就像考验体力车轮战上,十个燕回也会成为别人打击对象,那些经过专门训练特种军人,以服从军命为生,他们严格执行着上级命令,放弃简洁办法,近身肉搏,聚拢燕回身边人,放弃了对枪支依赖,顽强守护燕回周围,有人靠近,就有人倒下。

        一轮轮一波波本不该这个时候出现战争,带着红色彩和血味道刺激着人视觉和味觉,捍卫着属于彼此尊严。

        展小怜眼睛睁大大,她站电梯里没有出来,只是安静看着外面一切,卿犬伸手拉了她一把,展小怜迈出电梯,电梯门自行关上,就如挡住了展小怜退路一般。

        燕回身后几个人出现顿时吸引了围攻过来冲锋队员目光,展小怜形象完全符合他们接到解救对象指示,他们不能伤人,只要带走这个女孩,他们任务就完成了。

        卿犬伸手推了展小怜肩膀一下,咬着牙,把她推到了燕回身后,燕回条件反射甩肘打击之前开口:“爷,展小姐说要见您?!?br />
        燕回身体僵原地,然后他慢吞吞转身,摇晃着身体扭头看着展小姐,然后一步步后退,直接退到展小怜身边,伸手搂着展小怜肩膀,一脸邪笑表情开口:“他们要是你,只要你出去了,他们任务就完成了。妞,你说爷要是把你给了他们,是不是爷之前说过话就都成了放屁?”

        展小怜依旧睁着眼,慢慢抬头看着他,燕回伸手擦了下嘴角血,舔了舔破掉唇角,继续邪笑:“妞,你说你不信爷是不是?那爷就证明给你看看,爷话可信不可信。他们想带走你,可以,让他们踩着爷尸体带着你走,或者,你踩着爷尸体离开。妞,你说你要选哪个?”

        展小怜喉咙突然就像堵了什么东西似让她窒息,甚至有点喘不过气感觉,她伸手下意识捂心口,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睁大眼睛死死盯着他眼睛,那双眼中,清晰倒映出她身影。

        蒋笙外面来回走动,突然看到有人从别墅里跑了出来,气喘吁吁汇报里面情况:“队长!队长!”

        蒋笙几步走过去,急切问了句:“人呢?”

        那人一边喘气一边指着里面说:“人质出来了,但是被燕先生控制,听燕先生意思,好像是想拼个你死我活意思……”

        蒋笙猛一甩手,原地来回走了两步,他要是不拼这一下,就不是燕回了。蒋笙伸手一指前方,嘴里说了句:“带路!”

        龙谷一直坐自己车里没动,突然看到蒋笙抬脚朝着别墅里面走去,龙谷猛推开车门走了出去,有人伸手拉住他,“不好意思龙先生,您不能进去!”

        龙谷伸手抓了把头发,又不能硬闯,对拦着他人笑了笑,伸手拿出跟烟晃了晃:“我知道,我出来抽根烟?!?br />
        他点燃手里烟,眼睛盯着里面情况,想看清是不是小怜出来。事情闹到现地步,龙谷是下定了决心带小怜走,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让小怜会摆宴这个地方,燕回这人不是一般疯,竟然让蒋笙出动了这么多人,甚至连直升机都用上了。

        蒋笙径直走进去,踏进大门就看到原本装修富丽堂皇客厅满地狼藉,全副武装穿着防弹衣特种部队人员全员戒备盯着时间制造者,领队人员看到蒋笙立刻走了过来:“蒋市长!”

        蒋笙对他摆摆手,往前走了几步,燕回手中举着枪面前停了下来,他叹口气,看着燕回问:“燕回,你玩够了没有?!”

        燕回随意转动手中枪,邪笑:“够?怎么会?还有玩呢?!?br />
        燕回说着搂着展小怜肩膀往后退身后有人挡路,燕回直接踹开,他强行卡着展小怜身体,直接从枪口电梯按键上按了一下,电梯口打开,燕回带着展小怜回到电梯,举着手里枪,把展小怜卡一边,腾出一手直接按了个下行,电梯门即将关上时候燕回看着蒋笙邪笑,挑衅似开口:“蒋笙,你可真是好样子,当狗当还挺麻溜,来来来,让你人来带她走,爷等着你们!”

        “燕回!”蒋笙立刻冲过去伸手按打开键,结果电梯显示下行,一楼停下。

        燕回强行带着展小怜出了电梯,半只脚卡着电梯,左右看看,直接把一楼电梯口放着一只陈旧垃圾桶踢到,往电梯门缝中间一踹,电梯门因为有了妨碍物而无法关上电梯门,开开合合就是不往上行。

        楼上有人跑去勘查后发现,安全通道被别墅主人堵死,电梯成了唯一通往地下室通道,蒋笙急满头火,把安全通道堵死,还真是燕回干得出来,一般人家肯定是巴不得安全通道多留几条,以防万一便于逃生,他倒好,堵死了,进去就别想出来了。

        燕回那帮子人因为燕回带着展小怜进入地下室,又因为人数只有那么几个,所以直接被人看押起来,蒋笙走到他们面前,伸手捏着眉头,闭着眼睛说了句:“如果你真想让他死,可以什么都不说,否则就别让我们浪费时间,安全控室哪?”

        好歹要看到下面情况,摄像下面总会有吧?

        剩下几个人面面相觑,没地位不敢吭,这燕爷秋后算账时候他们就死定了,不敢动,卿犬跟雷震对视一眼,卿犬上前一步,“我带你们去?!?br />
        雷震也上前一步,“地下室我去过,里面布局我也清楚,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可以配合协助?!?br />
        蒋笙点头:“那就好办了,速度各就各位。那家伙,真能做点极端事……”正说着,蒋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愣了下,这个时间点,急忙掏出手机看了下,然后接听起来:“蒋老?!”

        蒋老头电话里点句话就是:“子归怎么样?”

        蒋笙愣了一下,才说:“他玩真!”

        蒋老头身体晃了下,急忙追问了一句:“他现怎么样?”

        蒋笙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才说:“满身伤,现拿枪逼着人家姑娘进了地下室……”

        蒋老头突然提高声音,带着怒气责问:“我不是说,不准伤了他?!”

        蒋笙:“很抱歉,事情比我们预想要严重?!?br />
        蒋老头身体往后退了一步,伸手扶着桌子,然后慢慢跌坐椅子上,放低放软声音开口:“蒋笙啊,我也知道子归这孩子不让人省心,可是他现就是我命根子,他要是出什么事了,我也活不下去,我这一大把年纪,难道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你是我们家蒋家出息孩子,我还想临退休之前拉你一把……蒋笙,就当我求你了,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别让他做傻事,这孩子脑子就是拗,他要是拗不过那个劲,他就会走极端,我怕那姑娘也是个倔,到时候这两孩子不定都完了……”

        蒋笙立刻往人少地方走了走:“蒋老,您别担心,我一定会首选他安全?!?br />
        蒋老头现再着急他也没办法立马过去,就算是飞机也得四五个小时才能到青城,他是想燕回好,也想给他点教训,可这些燕回命面前,都无关紧要了,他教训是建立燕回平安无事前提下,一旦燕回命出了问题,他就会推翻自己之前所有想法,他错了,他就不该为了一个小丫头来逼他,这孩子万一就真走极端,谁能有办法阻止?

        说燕回自杀,谁都不信,自杀也不说燕回一直以来风格,但是,他会为了他要达到目不惜一切待见,这个代价里面绝对包括了任何一种要挟。

        燕回身上有再多伤,他体力和战斗力上也比展小怜有优势,展小怜走路都是拖着腿走,燕回完全就是把他身体重量压展小怜身上,展小怜腿一软,直接跪坐地上,燕回邪笑,顺势拥着她身体坐了地上,伸手把她搂进怀里,“别怕,爷又没打算杀你,你怕什么?”

        展小怜身体又累又倦,低着头,胳膊耷拉两边,身体被燕回强行禁锢怀里,她歇了一阵开口:“燕回,你到底想干什么呢?”

        “干什么?”燕回微微松了松她身体,偏头她脸蛋上亲了一下,然后沿着她侧脸往她脖子下面一路亲去,她裸露肌肤上留下一串他齿印,然后抬头,顶着展小怜额头,嘴唇轻轻碰着她嘴唇,邪笑着开口:“爷想干什么你知道,爷就要你一句话,只要你给爷一句话,爷就停手……”

        展小怜眼睛看着散发着幽白光线走廊,没有焦点看着前方,半响,她低声说了句:“燕回,我累死你……我想赶紧结束这一切……”

        这世上有几个人找个男朋友谈个恋爱谈成她这样?有几个人因为分手闹出这么大动静?展小怜说累,她是真觉得累,这个偏执男人,重复着他母亲路,用他自己方式来挽留一个女人。

        眼泪顺着展小怜眼眶滑落,难道他不知道,他越是这样极端,越是这样偏激,她就越害怕吗?

        燕回听着她话,突然笑了笑,下巴微抬,和她相触唇印到了她嘴上,他用他平生温柔力度吻着她唇,感受着他从来没有过真正觉察到柔软,一下一下厮磨舔噬,直到他觉得足够了才停下。燕回搂着她腰,低声问了句:“不行吗?爷就要你一句话,都不行是不是?”

        展小怜摇头,眼泪随着她摇头动作速落下,她一边摇头,一边哭着说:“不行了燕回,你说什么都没用了……我会离开,我肯定会离开,离开以后我很忘了,我会有自己生活,以后……我们再也不会有交集了,再也不会有了……”

        “不行呀?”燕回邪笑,抱着她肩膀慢吞吞问:“怎么能不行呢?就是一句话,都不行吗?”顿了顿,他依旧邪笑,继续开口:“妞,爷不会这么容易让你忘了爷,不但忘不了,还得记到死,你知道用什么方法才能让一个人记到死吗?”

        展小怜睁着眼睛,看着他慢吞吞松开胳膊,然后把他勾着枪扳机位置,展小怜面前晃着那把枪,问:“要不要试试?”

        展小怜睁着眼睛看着他,一言不发,没有明白他意思。

        燕回微微抬起下巴,垂着眼眸看着那只枪,然后慢慢掀起眼帘,脸上露出一丝带着邪气笑,重复问:“要不要试试?”

        展小怜愣了下,下意识低头看那支黑色枪,然后,燕回握住了她手,把枪塞到了展小怜手里,让她以握枪姿势让枪口对准自己方向,燕回抱着她手,低头手上亲了一下,“妞,别紧张,你不会,爷可以教你……”

        展小怜盯着他眼睛,突然明白了他要干什么,她睁大眼睛看着他,然后摇头:“燕回,别……求你了……”

        燕回邪笑,突然直起腰,身体微微向前,一手强行握着她拿枪手,一只手搂住她肩膀,声音低低说了句:“爷一直想死你身体里……不过,这样也不错……”

        然后他低头印她唇上。

        展小怜想松开手几乎不可能,燕回强行握住了她手,那只连关节都有力手覆盖她手上,压迫她每一根手指都不能动弹,她扣着扳机手指他手指压住,那股不属于她外力突然猛向里一压,她指尖传来一阵因为压迫而感受到疼痛,“啪”,枪声响起,死一般安静地下室走廊里,那样清晰鲜明告诉展小怜一个事实,枪响了。

        原本拥着她身体燕回突然身体一软,压了她肩膀上,浓重血腥味传来,展小怜愣了一下,然后她不由自主“啊”发出一声尖叫,燕回从她手上垂下,然后他低低邪笑:“妞,你说爷死了,你是不是就会记着爷到你死时候?”

        展小怜再次发出一声尖叫“啊”,手里枪直接掉两人中间,燕回抬头,伸手捏着她下巴,努力抬头凑到她嘴边,堵住了她嘴。

        展小怜抓住头发,突然挣脱燕回怀抱,连滚带爬往后退去,然后站起来就往电梯口跑,燕回身体因为少了展小怜支撑,往前一扑,鲜血一地,他从血泊里慢慢坐起来,盘腿坐地上,展小怜即将冲进电梯时候直接抓起地上枪,抵自己心脏位置,展小怜停住脚步,像木偶一样站那里一动不动。

        电梯边缘挡住了两人彼此脸,谁都不看清谁表情。

        燕回邪笑:“妞,别以为爷不知道你要干什么,其实你就是舍不得爷死是不是?”

        展小怜依旧站没动,两只手垂着身体两边。她似乎能听到燕回身体那处伤口流血声音,她似乎能听到他因为失血过多、因为某个器官受到损伤而逐渐衰竭样子……她安静站那里,她只要走一步,那个疯狂男人就会子弹送到他身体里。

        燕回握着那支枪,看着她方向开口:“妞,一句话没那么难是不是?别走行不行?爷说到做到,以后都不会找女人,行不行?”

        展小怜依旧站原地,像木偶一样一动不动,半响,她突然动了动身体,敲好被挡住地方,她低头,从自己睡裙侧边上一个带着荷叶边小口袋里掏出一张旧纸包装东西,揭开纸时候纸张因为摩擦发出沙沙声音,她手里躺着一把金色小手枪,她伸手摸了把眼泪,拿起枪,嘶哑着声音开口:“燕回,我信你,但是我还是会离开……”

        话音刚落,“啪”一声,枪声毫无预警响起,展小怜手里握着金属物品跌落地上。

        凌秋纤说,后一颗子弹是为展小怜留,果然是为她留。

        中枪感觉什么?展小怜感觉不到疼,她半个身体都是麻木,血腥味笼罩着她整个身体,身体有种不是自己错觉,展小怜觉得自己是做梦,原来被枪打中是不疼。她身体向后仰面跌去,很轻,就像要飘起来一样,怎样都不疼,她落泪眼睛看到,那个原本坐地上男人突然爬了起来,他狼狈不堪一个踉跄爬去,迈着不稳步伐朝着她冲来,一路蜿蜒血迹,随着他奔跑步伐没有规则四溅。

        她欠了他一枪,她也还了他一枪,这样,她就不欠他了。

        可是,为什么要落泪呢?

        枪声响了,燕回手里还未来得及打响枪落地上,他抬头,看到从电梯旁边摔出一把金色小手枪,那个原本站着不动女人突然慢慢倒下,像破败娃娃,像断了线风筝,瞬间死机了生机,她身体周围慢慢蔓延出鲜艳红色,那带着刺激血腥味包围她身边,让她犹如倒向一片艳丽色彩。

        “展小怜!”燕回猛站起来,手里枪落地上,他用他仅剩力气拼劲全力朝着她狂奔而去,她用一副跪地托起姿势挽救她身体受到二次创伤。

        展小怜睁开眼睛,眼泪顺着她眼角落下,她看着他开口,苍白唇微微动了动,她说:“燕回,这样……我们就一样了……”

        “谁给了你枪?谁他妈给了你枪?!”燕回死死盯着她眼睛,阴着脸,咬着牙,发出一声拼劲力气吼声,伸手把她抱了起来。

        “燕回,”她闭着眼睛低声唤道:“燕回……”

        他迈步,身上衣服被血打湿,小心护着她头,不让他笨拙动作撞到电梯内壁,他费力靠着电梯堪堪站稳,然后挪进电梯,死死抱着怀里身体,顺着电梯背面滑坐地上。

        展小怜慢慢睁开眼睛看着他,开口:“燕回,这世上,不是因为你后悔你就能得逞……我是……你也是……我们俩……不是一路,我走不进你世界,就像你走不进我世界一样……”眼泪顺着她眼角往下落:“你不折手段不会每一次都会为你带来你说期望效果,你只会给你……和别人带来多伤害……燕回,这一枪我还回去了,我不欠你了……所以,你别以为我会记你到我死那一天……你就算现死我面前……都没用……”

        燕回伸手,把她贴脸上头发全部拨到后面,他低头贴着她脸,点头,“行,行,你说什么都行,爷也没那么蠢,你这疯女人就是跟人家不一样,记不住就记不住,你他妈都记不住了谁要死给你看?别动,爷知道你想说什么,爷他妈怕了你还不行?”

        然后耗费着他后一点力气,伸手推开挡电梯中间垃圾桶,费力举起手,他坐着姿势却怎么也够不到电梯按键,他努力抱着怀里逐渐没有意识身体,靠着电梯壁一点一点站起,然后他伸出胳膊,指尖轻触按键,按下上行一楼,而后,整个人顺着电梯壁再次滑落。

        展小怜身体蜷缩,他拼命挪动身体,拉开她双腿弯曲距离,给她一个能够平躺空间。

        一楼人查到了电控室,却因为位置原因看不到远地方,直到展小怜身体出现电梯口,监控视频里,她安静站那里,却一动不动,监控视频里人都暗自祈祷,进电梯,进电梯,只要进了电梯,他们就完成了任务。

        可是那个穿着白色睡衣女孩却站那里一动不动,电梯口被垃圾桶卡住,她只要进去就解脱了,可是她依然不动。

        电控室里人看中视频急不行,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希望那个女人质能安全离开,可是她不进电梯,僵持那里不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再然后,他们看到了那个原本站着女孩突然倒了下去,画面传到了蒋笙而中,就蒋笙下令关闭电梯破坏顺着电梯强行进入时候,电控室打来电话,说燕回和展小怜同时出现视频里,满身是血。

        电梯上行,电梯门开,燕回满身是血抱着同样血人一样展小怜坐电梯中央,他抬头,分不清脸上是血混杂了泪还是汗混杂了血,他用一种近乎疯狂态度对着电梯外人狂吼:“救她!救她!救她!”

        ------题外话------

        经济不景气,渣爷要努力。

        公开出租小剧场一份,题目《渣回回偷饼干》,一张票看第一段,三张票看两段,十张以上看整篇,打个滚,渣爷v587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