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29章 你的故事

    第329章 你的故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坐着没动,脑子逐渐清醒,看着燕回出去身影没有吭声,等关门声响起,展小怜从床上下来,光着脚踩地毯上,燕回刚刚找枪柜子里从上到下翻了一遍,结果除了几只空弹壳,什么都没找到,展小怜不死心,按照燕回那样怕死性子,绝对不可能只留一把还是房子抽屉里武器,肯定还有其他能让他顺手拿到随时防身武器。

        燕回这个人比一般人怕死,他别方面不意,但是这方面确实意,那些招摇车队里保镖,不单单是用来招摇,多是用来?;に救?,展小怜就不相信这么大一房间只有那一个玩意??墒?,展小怜各个柜子里抽屉里都找了一遍,什么都没找到。

        展小怜叹口气往床上爬,然后躲到窗户后面拉开窗帘往外偷看,结果发现外面各种红红绿绿灯闪闪烁烁,上空似乎有什么东西一直呼啸,发出巨大风声,展小怜刚拉开一点窗帘,一束灯光突然照了过来,她被吓急忙放下手,心里琢磨着外面那么多警车是怎么回事。

        展小怜第一个想到是就是燕回犯了什么不得了大事,警方不得深夜抓人,第二个就是她二哥带了天兵来救她了。她这两个问题之间思索着哪一个可能性大,燕回犯事被抓可能性肯定有,因为燕回这人素来都是毫无顾忌,但是他被抓就说明没人保,从蒋老头和蒋笙对他纵容来看,他们不可能坐视不管,如果说蒋老头突然死了管不了,那蒋笙短期内不可能出岔子……展小怜猛从床上坐起来,刚刚没听清,现回想起来,燕回刚醒那会嘴里喊确实是“蒋笙”,这也就是说外面那些人其实是蒋笙带过来。

        展小怜开始穿衣服,这些肯定是蒋笙带过来,蒋笙不会无缘无故带一帮子警车深半夜找燕回喝茶,唯一可能就是他奉命来把她带回去,蒋笙来这里真正原因,是因为龙谷北上,和蒋老头达成了某种协议,所以蒋老头站到了龙谷那一边。

        展小怜穿着拖鞋跑到门边,伸手拉开门,门外站着十几个人,听到门声纷纷扭头看过来,其中一人立刻上前一步跟展小怜说了句:“展小姐,爷关照过,您只能待这个房间?!?br />
        展小怜什么话没说,伸手关门。

        她房间里四处打量,然后寻找着有可能隐藏这些武器地方,花盆,桌子下,都找过了,什么都没找到。

        蒋笙坐外面众多警车里其中一辆,一直没下车,一手撑着额头,跟外面弯腰站车外人第五次提醒,“绝对不能开枪伤人,特别是燕回,哪怕他用枪指着我脑袋,也绝对不能开枪。今晚不能出人命?!?br />
        车外负责今晚行动人犹豫了一下,“那阻击手……?”

        蒋笙想了下,“先安排,没有命令绝对不许开枪?!?br />
        负责人点头:“我明白,蒋市长请放心,保证完成任务?!?br />
        龙谷车众多车流里不明显,他同样坐车里没有下车,只是沉默看着车玻璃外远处那幢只有星星点点亮光别墅。

        急促脚步楼梯间响起,雷震从底楼往上冲,半路时候迎到了正从楼上下来燕回:“爷,外面都是人和车,我们被包围了!”

        燕回抬脚就要往下冲,咬牙:“蒋笙!”

        雷震急忙挡他面前:“爷!”

        燕回抬手,直接用枪托砸雷震头上:“雷震,你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

        雷震额头被燕回砸流出血,他顾不得擦额头血,再次挡燕回面前,“爷,您老人家不能出去!”

        燕爷现出去干什么?雷震不用想也知道他是打算弄死蒋笙,可是人家那么多人那么多家伙对准这里,出去不就是跟送死似?再者,雷震真心觉得一直关着展小怜也不是那么回事,不就是来把展小姐给弄出去?他们直接送出去不就行了?

        燕回抬枪抵雷震脑门上:“想死爷成全你,你算个什么东西敢挡爷路?!”

        雷震咬着牙站着没动,“爷,您三思,您这会出去了,不说别,少了你压阵,人家闯进来抢人那就是容易多了,您说这一出去,展小姐丢了,您再被人伤了,展小姐会哭还是会笑?”

        燕回听了,什么话没说,转身朝着楼上走去,直接闯进三楼卧室,展小怜正坐床沿上晃着腿,一脸心思,看到燕回愣了下,直接从床上跳下来,站原地。

        燕回径直走到她面前,胳膊绕到她身后,伸手抓住她头发,强行抬起她头问:“想出去?是不是觉得靠山来了?”

        展小怜冷着脸没搭话,燕回冷笑,松开手,直接抓住她胳膊走出门,展小怜本来以为他是打算把她送出去,结果发现电梯到了一楼没停,展小怜伸手去要去按一楼,嘴里嚷了一句:“喂?!你要带我去哪?”

        燕回冷笑:“你房子你不知道?这别墅可是有地下室?!?br />
        展小怜伸手打了燕回一个耳光:“燕回!”

        燕回慢吞吞看向他,嗤笑:“多打几下,以后也不会有机会了?!?br />
        展小怜被气直哆嗦手顿住,“什么意思?”

        燕回往前一步,直接把展小怜逼到了角落,捏着她下巴就直接堵住她嘴,狠命她嘴上一顿啃咬,电梯门开开合合没有关系,燕回抬头,舔了舔唇,邪笑着说了句:“你想走可以,踩着爷尸体出去?!?br />
        展小怜猛睁大眼睛:“哎?”

        燕回说完,一把拉着展小怜出了电梯。

        地下室大多放了仓储杂物,光线也十分昏暗,踉跄脚步声安静走廊里十分清晰,燕回拉着展小怜胳膊大步往里走,地下室布局和楼上几层一样,只不过放东西不一样,燕回走到一扇门门前,伸手门口指纹上按了一下,门自动打开,他伸手一推,展小怜直接被他推了进去,门再次被关上,展小怜转身:“燕回!”

        两人一门之隔,燕回站门外,透过门中间玻璃面看着展小怜邪笑:“想开这个门可以,记得让人砍下爷手指?!彼斐鲎笫质持富瘟嘶?,“这个就是钥匙?!?br />
        展小怜往前一步伸手砸门:“燕回!”

        燕回往后一步,抬手对着那电子锁就是一枪,电子锁被破坏,他摇头:“啧啧啧,爷真是不小心,真是?!?br />
        展小怜气拼命砸门:“燕回!你这个疯子!你开门!”

        燕回转身,一边走一边对着门摆了摆手:“拜拜?!?br />
        展小怜门里面拼命踹门,门被踹咚咚响,却撼动不了那扇巨大且厚重铁门。

        一番费力气折腾后,展小怜放弃了,她累气喘吁吁,伸手抓了把头发,蹲下身体同时发出一声尖叫。过了好一会才慢吞吞站起来,伸手摸索做墙面,总算摸到一个按钮,她试着按了一下,这个房间灯亮了,室内瞬间明亮日如白日,她有点愣愣,开始打量这间隐藏仓储室中间卧室。

        卧室装饰有种西洋式古典,整体色调偏暗黄色,古老壁炉,落满灰尘金色烛台,壁炉上那副极具异域风情油画美人图,泛黄罗马柱,桌腿少了花纹家具椅……这种即便放现代平常人家几乎也看不到装修极具年代特色,展小怜印象中,她很小很小时候南塘镇镇头败落地主家里见过类似,后来老地主死了,那房子也被后人推翻重盖了式,而这个卧室内装修就是那样格调。

        室内家具和窗帘花纹以及色彩因为年代关系失去了原有色泽,却因这样陈旧让这房间添了份神秘而又古朴味道,看到这个房间,展小怜敢说,其实这幢古老别墅燕回接手以前,所有装修都是这样风格,只不过被燕回彻底摧残而失去了原有特色,看到这个房间,展小怜突然就明白了当初蒋老头来到这个别墅时感慨说那句话,他说这些东西哪有以前好看,现看看,确实如此,再时尚东西,都比不上历史赋予时代内涵。

        头顶上吊灯极为别致,带着荷花边纹灯架围着灯柱往外扩散,繁复却精致,整个卧室光线均是来自这个吊灯,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油画,画左下角同样签名:镜子,昭示着这里可能曾经住了一位擅于绘画主人。

        这个看起来是个古老密室地方展小怜自然是没有办法睡,房间里有一股久关未开霉味,家具落满了灰尘,一看就是常年无人居住和打扫,地毯重重踩一下,会飞起无数灰尘,这里一切都提醒着展小怜,这是个被人遗忘和封存角落。

        展小怜站原地,然后轻轻抬了下脚,跟着又重放下脚,她重复证明这里确实是个没人住地方。

        就一个房间,没有厨房,卧室连着客厅,但是有卫生间,展小怜抬脚朝着卫生间走过去,卫生间虽然有灰尘,但是很干净,展小怜退回来,抬眼看到床头柜书桌上放了一本打开笔记本,一只笔滚笔筒位置,要不是因为上面灰尘,展小怜还以为这里其实一直都是有人住。

        抬脚走过去,展小怜小心拭擦了一下椅子面上灰尘,手指上是厚厚一层灰。

        对于展小怜现一个等于被囚禁又无法走出去人来说,给自己找乐子是她现想法,外面乱成一锅粥她也擦不上手,会不会死这展小怜都不敢说,谁能找到整儿破地方?展小怜就觉得燕回根本就是打算想让她死这。

        展小怜开始看墙上油画,毫无疑问,作画者是个很有才华人,展小怜不懂欣赏,但是这些画传达信息足够告诉她,这个叫镜子人,应该是个专业画家。她从头看到尾,大多是风景画,风景中人物也是很模糊,而且都是背影。

        床和床头柜夹缝间还放两幅,展小怜伸手拽了出来,举起其中一副随意瞄了一眼,突然愣了下,画里是个中年男人侧面,低头垂眸,似乎是思考什么,背光而立,以致色调偏暗,即便是高光地方也是灰色。

        展小怜眯了眯眼,总觉得这幅画里人哪看过,画中人虽然人到中年,却极有成熟男人稳重和魅力,展小怜把画靠墙放下,然后后退了看,突然“呀”了一下,不由自主嘀咕了一句:“没想到蒋老头年轻时候还是挺帅……哎,这是他儿子吧?啧啧啧,长还挺像?!?br />
        然后展小怜拿出另一副画,画里是个婴儿,展小怜一看那婴儿模样就觉得像燕回,人家小婴儿都肉嘟嘟,他这张照片就看不出来婴儿肥,那脸小时候就特别精致,五官就真像是画虚拟人,就挑不出一点毛病。

        虽然是个小婴儿画像,但是跟现燕回真像,特别是眼睛形状,细长且眼角微微上挑,就跟小狐狸眼睛似,这就是个显著特征。展小怜看了又看,觉得燕回小婴儿时候长其实不好看,还不如她小时候可爱,好歹她小时候还是胖嘟嘟,小孩子不就是应该胖嘟嘟才可爱嘛,燕回这个漂亮是漂亮,但是一点小孩子可爱劲都没有。

        展小怜只是觉得像,也没敢确认一定是,这副画上没有签名,和中年男人那张一样,都没有签名,展小怜随手翻到了背面看了下,突然发现后面有墨水笔写着两行小字:我小子归长大,妈妈和爸爸永远爱你。落款是镜子。

        展小怜再次抬头看看那些画:“哎?”

        还真是燕回!而且,从这话里还可以清楚看出,这个叫镜子女人就是燕回母亲。

        意外是,展小怜没有看到一张镜子本人画像。展小怜重把画放回去,又走过去把那张男人画像拿起来打算放回去,下意识看了下后面,突然发现后面同样写了字:我爱。落款依然是镜子。

        展小怜抿了抿嘴,把画塞回去,然后又把燕回那张小婴儿画拿出来看了看,伸手想小婴儿脸上掐两下,几个手指刚碰到画面,急觉得这油画背面怎么鼓鼓囊囊,她重发到背面一看,突然想了想,油画不应该就是画框禁锢着画布吗?怎么这个后面还加了封,刚刚没注意,这会展小怜就带着一种电视里人家寻宝心情抠啊抠,反正她现是俘虏,干什么坏事都是理所当然。

        虽然展小怜心里也有着她其实是偷窥人家隐私嫌疑,不过都这样了,她就当给自己找乐子了。正边缘抠起劲,想把一个图钉掀起来看看里面是什么,结果下面突然噼里啪啦掉下来什么东西,展小怜低头一看,十来张照片从油画布掉地上,展小怜蹲下身拿起来其中一张一看,发现是一个年轻漂亮女人抱着小婴儿照片,其中一张婴儿单人照,正是油画里这张原形。

        展小怜举起一张送到面前,看着照片里人瞪大了眼睛,突然觉得基因这个东西,实是让人狠又让人无奈,就像她和她爸妈,明明一个美人一个帅哥,结果她出生了就是个跑龙套,可到了燕回头上,燕回那就是跟他妈是一个模子出来,甚至连男女界限燕回身上都被模糊,展小怜死死盯着那女人脸,真,不用好奇燕回他妈长什么样,只要给燕回戴上长假发,那就是完全是他妈化身了。

        连续看了好几张,都是那女人抱着小婴儿照片,展小怜一骨碌把剩下照片拿起来,一眼扫过去,果然像她预料那样,其中一张里出现是三个人照片,那个中年男人小心翼翼抱着小婴儿,这个看起来足以当他女儿女人趴床上,双手抱着男人腰,仰头看着中年男人一脸微笑,这长照片,给展小怜透露了一个很重要信息,燕回父母年龄上似乎并不像协调,起码,不是正常青年男女相爱年纪,而是相差了很大一截。

        展小怜把画都塞了回去,左右看看,发现一块毛巾,拿了毛巾直接去卫生间,试着拧开水龙头,没想到流水正常,除了开始水有点味道外,后期水完全是正常,展小怜湿了毛巾,拧水除了擦凳子擦凳子,收拾完了坐下来,拍拍笔记本上灰,重打开笔记本,翻到第一页,上面写着几句赠言:祝燕镜子同学学习上一层楼,蒋于某年某月某日。

        展小怜翻开笔记本第一页,是这个叫燕镜子女孩上学期间写日记,从日记里展小怜能感觉到燕镜子是个情绪落差很大人,她日记本上日期跨度也很大,是个完全情绪化女孩,只有大喜或者大悲时候她才会写日记,比如她初中时候期末考了全校第一名,除了学校奖励奖状和本子外,让她高兴就是这本一看质量就特别好笔记本,牛皮面,上面还有那位赠送人亲笔签名和赠言。很显然,燕镜子对这位赠送人异常崇拜,完全是用一种崇拜偶像心态描述这个人音容笑貌,甚至写着就算是为了这个人,也要好好学习话。

        再往后翻,展小怜眉头就不由自主皱了起来,这个女孩就像魔怔了一样,跨度从初中到高中,直至大学,全部出现了这个人名字,日记中对同年级男生表现出了异常不屑一顾,从日记里可以看出那个人后来升职去了外地,燕镜子甚至追去了他任职地,后来被送回来以后她还是三番四次追过了过去,她自己把这种行为称之为“为爱疯狂”,展小怜就觉得她是个疯子,还是个异常美艳妖娆疯子,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看到她以后,都不可能不动心。

        从日记看,大学四年她是失落情绪中度过,对那个男人妻子和孩子表现出偏执恨和厌恶,甚至日记中写着要杀了那个女人话,再后来,男人回升回到青城,燕镜子日记里重出现了生机,她大悲下一篇日记就是她情绪大喜,虽然跨度足足有两年之久。

        燕镜子用极端厌恶笔端描写了另一个年轻男人言行,上面描述着她讨厌这个年轻男人一切,但是为了另外一个她爱人,她选择和这个让她极端厌恶男人结婚,走进他家庭,顺便走近她爱人。

        展小怜知道,燕镜子说爱人,就是那个赠送她笔记本、已婚、且拒绝她多次中年男人。

        日记看了一半,展小怜总结,这就是一个年轻美丽又有点偏执疯狂女孩,她还是学生时候就爱上了大她一倍还要多足以当她父亲男人,却求而不得,然后她选择嫁给了这个男人儿子,赌上自己一生,就是为了离他近一步。

        展小怜托腮,手指日记下一页上敲了敲,竖起耳朵听了听,听不到外面一点动静,就跟和外界隔间了一样。展小怜伸手翻开下一页,果然,和她想一样,燕镜子嫁给男人儿子不单单是为了靠近,而是为了夺取。

        她年轻就是资本,她用她年轻朝气身体一点点侵占男人身和心,他们背着所有人,做着这个世间违背人伦苟且之事。

        她用极端手段获得了这个男人所有爱,然后用一张怀孕报告单让这个男人妻子崩溃,进而自杀身亡。她疯狂和不择手段她爱男人面前不会出现,她和丈夫摊牌离婚,选择净身出户,然后带着肚子里孩子自行离开。她欲擒故纵手段显然有了效果,她日记中欣喜记录那个男人她离开以后疯狂找寻她过程,直到她抱着孩子以一副苗条身材出现他面前,她离开,不过是为了不让这个男人看到她怀孕时身形臃肿肥胖丑陋模样。

        子归,那个男人说孩子名字就叫子归,儿子归来,子归子归,为了纪念他失而复得孩子,这对一个五十多岁男人来说,这简直就是天降儿子,那极为酷似燕镜子面容让他欣喜若狂,他说,这个小家伙叫蒋子归。

        展小怜伸手按着太阳穴,她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燕回性格会是那样极端偏执了。日记停留这个女人大喜情绪上,展小怜不愿继续往下翻,这种情绪感染会让她有种压抑感觉,偏偏没法轻易摆脱,她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房间里转了一圈,依然听不到外面动静,展小怜叹口气,重坐了下来。

        日记日期跨过三年,男人妻子自杀以后一直未婚,调职北上,同时也带走了他们之间唯一孩子,燕镜子再次怀孕,她以无比痛苦文字记录了她第二次怀孕,孩子意外流产。再接下来几年,是她北上,却发现那个男人为了仕途,是以孙子名义把他们孩子带身边,他们孩子,成了她曾经老公名义上继子。再然后,燕镜子和那个男人几次大争吵以及两人间反复和好问题。

        日记日期继续后跳,想必日记空白期是燕镜子活毕竟惬意时候,没有大喜大悲情绪,展小怜目光定格一篇只有十几个字日记上:我小子归九岁生日乐。

        展小怜翻开下一页,日记和前一篇只差了一天,这是燕镜子日记里唯一两篇日期特别相近日记。燕镜子以无比混乱和痛苦文字写下这样一段话:怎么办?怎么办?我是个坏妈妈,我是个不合格妈妈,我怎么能这么大意,我怎么能让他发现?我子归怎么能用那样目光看着我?我不是故意,我真不是故意……

        日记通篇都是怎么办和问号,可以看出写日记人完全处于混乱状态,似乎被孩子发现了什么不可告人秘密,再之后将近一年日记,只要写出来,都是燕镜子情绪极其混乱和大悲情况下写出来,出现多就是“子归”这个名字,她笔下,子归总是用一种极端仇恨嫌恶表情看着她,总是用恶毒语言攻击那个男人,似乎是就是从子归十二岁生日那天起,这个孩子一夜之间变成了恶魔。

        燕镜子日记上日期清晰记录着一条条关于燕回少年时简短信息。

        某年某月某日,子归辍学了,他才十一岁,他不上学能干什么?可是不管我怎么求怎么说,他始终恶言相向,我子归竟然骂我是贱人,我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办?我要怎样才能让子归忘了他看到?我要怎么才能找回我子归?

        某年某月某日,子归离家出走,他说家里什么都没少,他甚至一分钱都没有带,我天,我要疯了,他去了哪里?他还是个孩子!

        距离当时三个月后日期,燕镜子用混乱笔记记录着这样一条:他找到了子归,那个孩子竟然一个人去了远千里之外阳城,他是怎么去?他说查到了子归沿途走路少部分影像,也有人说路上带过符合子归样貌特质孩子,他说子归瘦了,又黑又瘦,就像换了个人似,我天,他是不是被人欺负了?他是不是没有钱了?我要马上去找他。

        展小怜翻页,日记日期跳到半年后。燕镜子结束了自己见不得光情妇身份,回到青城,为了找回孩子,她第一次心甘情愿离开那个她爱了一辈子男人。

        日记后一页,燕镜子重复了燕回九岁生日时那篇日记,上面写着:我小子归十三岁生日乐,“乐”字尾巴有一个长长延伸,日记没有标点,对于通篇标点完整没有一个错别字燕镜子来说,没有标点似乎显得不完整,可是这后一篇日记就是没有标点,不知是忘了,还是故意为之,然后整篇日记终止。

        时间似乎定格后一个字落笔后,然后就像被人遗忘一样,这个无人问津角落,留着一个为爱疯狂女人一个人故事。

        展小怜翻了翻后面,什么都没有,却尾页皮面缝隙里发些夹了一张婴儿黑白照,背面写着几个字:我家小宝出生第三天。

        展小怜放下笔记本,伸手合了起来,坐椅子上发呆。

        外面安静有点吓人,展小怜坐椅子上,靠着椅背闭上眼睛,她突然有点害怕,外面现是怎样光景?

        蒋笙坐车内揉着太阳穴,负责人满头是汗跑了过来:“蒋市长,这别墅不容易闯,灯都没开,刚刚冲进去人进去就没回应,跑出来有两个受伤,您看……”

        蒋笙戴着手套手敲了敲车玻璃,看了下时间:“让直升机下来,天亮之前,必须搞定,这位置再偏,也会有人看到,抓紧时间,燕回应该有防备,也调了人过来。但是拼人数,他肯定拼不过我们,他人都不傻,开不开枪罪名定性是两码事,里面人除了燕回敢开枪,其他人都会谨慎,所以只要我们不开枪,他们人都不会开枪?!?br />
        负责人点点头,刚要转身,突然又转过头来跟蒋笙说了句:“对了蒋市长,刚才勘察时候,我们发现还有第三方介入?!?br />
        蒋笙愣了下:“第三方?”随即笑了笑,“什么样第三方会选择这个时候来干涉官方?”

        负责人摇摇头:“暂时还不清楚,我们已经抓了几个人问,跑了一部分,还有几个人刚刚趁乱冲了进去,估计也是被燕先生拿下来……”

        蒋笙略想了下,突然换了个坐姿,笑笑说:“要是这样,就好办了。电视剧里演,警察抓捕一定要有坏人,难得有送上门?不算坏事?!?br />
        负责人一愣:“蒋市长意思……?”

        蒋笙微微掀起眼眸,别有深意看了这人一眼,这人立刻直起腰身恭敬说了句:“我明白了,请蒋市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br />
        说完,负责人速拿起对讲机转身对上空直升机下命令,从别墅顶端空降人员潜入别墅,地面人伺机待命,一旦得到信号就会冲进去。命令不能开枪,现拼只能是人数。

        燕回就坐一楼客厅沙发上,翘二郎腿,正一颗一颗往枪装子弹,雷震额头贴了块k绷,绷着脸不说话,燕回一边装子弹一边说:“去几个人电梯口那边守着,别让人出入?!?br />
        雷震动了动嘴,还是把要说话给咽下去了,为一个女人,至于吗?蒋市长连部队都调来了,显然是动真格,爷再不收敛,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收???

        雷震怕再挨一顿打,想了想还是没有说,燕爷脾气就这样了,他说再多都是挨打。雷震是私底下跟别墅里人都说了,只要外面人没有先开枪,绝对不许开枪,要不然就是非法持有、私藏枪支,这罪名可不轻,人外面一溜官,多少双眼睛看着了,绝对不能犯傻往人家枪口上撞,谁不怕死?谁都怕,跟着燕爷是不怕,可是跟着燕爷跟官家作对,不怕是神仙,燕爷闯再大祸都能出来,他们可不成,逮住了就死定了。

        燕回表情还真没有开玩笑意思,他说了就不会放人,谁想带走那女人都不行,要是龙家兄弟现站他面前,他绝对会一枪打死他们,抢他女人,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资格。

        外面人往里面喊话,意思就是让放人,结果燕回站起来,抬脚踹开一扇窗户,对准黑漆漆夜空就是一枪,喊话声戛然而止,负责人伸手擦汗,回头看了眼车里丝毫没有动静蒋笙,武装人员掩护下半蹲下来,继续对着里面喊话:“里面人请注意,里面人请注意,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请立刻缴械投降释放人质……”

        喊累了,负责人把喇叭交给另外一个人,“继续喊,吸引他们注意力?!?br />
        屋里人听着外面越来越大轰鸣声,一个个面面相觑,燕回抬头看了一眼,突然指着楼上说:“都是死人?调一部分人到顶楼,别让他们进来!蒋笙这个王八蛋跟爷玩真!”

        雷震一头汗,直升机都飞过来了,不是玩真还是玩假???他现唯一庆幸就是雷过客是青城市区,跟他未婚妻一块,要不然他这心脏绝对负荷不了。

        脚步声顺着楼梯往上疾奔而去,燕回客厅来回走着,然后走到一个房间门口,抬脚踹开门,里面被关了一屋子人,有全副武装警方有不知名第三方,一看燕回,其中一个女人突然“呜呜”两声动了两下,看押她人抬脚踹了一下:“老实点?!?br />
        燕回借着外面光线看了看那女人,突然抬脚踹开挡路人群,伸手扯下她嘴上东西,那女人立刻哭着说了句:“爷!”

        周围人一愣,急忙手忙脚乱给她松绑,“凌小姐?!”

        “爷……”凌秋纤一松了绑就想往燕回身上扑,燕回伸手一推,一脸不耐烦说了句:“嚎什么丧?没看爷烦着?让他们几个出来!”

        凌秋纤喜极而泣:“我刚刚一直挣扎,他们还不理我,爷,还是你记得我,这么黑都知道是我,”然后凌秋纤转脸看向那几个刚刚绑了他人,挑起一眉冷哼道:“你们给我等着?!?br />
        凌秋纤刚说完,燕回突然伸手,一把扯住凌秋纤头发把她压到沙发上,单手掐着她脖子逼问:“贱人,爷要是没记错,爷让人通知过你,让你以后少烦爷,你他妈怎么好好出现这里?”

        凌秋纤两只手抱着燕回手,拼命想把燕回掐着她脖子手拉开,一边咳嗽一边开口:“咳咳……爷……咳咳,我就是想爷了,我就是……咳咳……想来看看爷……咳咳……爷……”

        燕回阴着脸,掐着她脖子手丝毫没有松开意思,凌秋纤脸被憋通红,眼泪都出来了,“爷……爷我错了……咳咳……”

        燕回冷笑,看着她伸着舌头翻着白眼,双手下意识握紧他手,她即将失去意识之前,突然松手,“缺男人,要多少爷都可以给你,以后别往爷面前凑,这话爷不会再说下一次?!?br />
        凌秋纤大口大口喘着气,满脸是泪看着他问:“为什么?为什么?是不是就是因为那个女人?”

        燕回慢慢垂下眼眸,高高上俯视着凌秋纤,“你算个什么东西?爷事,你也配问?”

        凌秋纤睁大眼睛看着燕回,“爷?!”

        局势没允许他们有多时间来闲聊,一声清脆玻璃被打碎声音后,一颗烟雾弹直接从外面扔了进去,跟着从不同方向分别被扔进了几颗,眨眼之间客厅里被白色烟雾弥漫,雷震立刻冲到卫生间从里面抢了几个毛巾淋上水,往燕回手里一塞:“爷,是烟雾弹,顶楼肯定失手了……小心!”

        凌秋纤蹲地上,脸上还有着未干泪迹,她伸手捂住鼻子,直接冲到后方电梯口,对着那几个人喊了一声:“喂!”

        那几个保镖正蹲地上捂着口鼻防止吸入烟雾,看到凌秋纤急忙打招呼:“凌小姐……”

        凌秋纤抬手开枪,四五声枪响后,守电梯口四五个人应声倒地,凌秋纤按下电梯,直接下行。她听到燕回话了,不是守着电梯就能守住人,谁跟她抢燕回,她就杀了谁。

        蒋笙原本坐车里没动,听到负责人下令说了一声抢攻后,才从车上下来,结果刚下来就听到两声枪响,蒋笙伸手捏着太阳穴,枪绝对是燕回开:“燕回这混蛋!”然后直接走向负责人再次强调:“老赵,绝对不能开枪?!?br />
        负责人点头保证,一脸便秘样,一晚上强调了不下十次,没有命令,谁敢开枪???再说了,随便开枪也怕伤到无辜,这个还是很谨慎。

        展小怜隐约听到两声枪响,心里慌了一下,然后她走到门边上,拼命砸门,对着黑漆漆走廊扯着喉咙喊:“有没有人???来人??!救命??!谁来帮我开开门?!”

        走廊黑吓人,静悄悄没有一点声音,展小怜砸了半天门都没有声音,她叹口气,耷拉着双肩走回椅子上坐下来,睁着一对熊猫眼,托腮看着面前笔记本发呆。

        “咣啷”一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一声响声,展小怜心里一跳,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害怕,不是怕鬼,而是怕碰到想杀她人,展小怜绝对相信,燕回身边想杀她不是一个两个。

        脚步声空荡荡静悄悄走廊里显得格外响亮,展小怜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她左右看看,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可这个房间就是这样一间,除了卫生间,似乎找不到其他地方可以躲藏,脚步声门前停下,展小怜猛回头看着那块玻璃后脸,然后她看到凌秋纤脸出现玻璃后面。

        两人隔着玻璃对视,然后凌秋纤后退一步,勾了勾艳丽红唇,脸上扬起一抹古怪笑容,慢慢举起手中握着一把精致小巧手枪,隔着玻璃对着展小怜正脸方向,直接扣动扳机,“嘭!”

        ------题外话------

        限时出租小回回婴儿照一张,头戴粉色蝴蝶结,额头一点朱砂红,一张月票瞅一眼,三张月票仔细看,十张以上直接带回家,原装正版无欺诈,期限仅此一天,先到先得。

        直接戳“投月票”字样即可,渣爷v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