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28章 大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龙谷北上五天后回摆宴,第一件事就是联系上了蒋笙。

        毫无疑问,展小怜是幸运,她幸运除了她本人原因,多是有三个有能力且愿意为她付出哥哥,如果这三个哥哥是个普通人,或许这个过程会加坚信且不可预测,但是他们身后让人无法忽视背景却不得不让人对他们重视起来。金钱不是万能,但是这个社会,穷人永远都是被漠视一方,龙谷对展小怜所展示,毫无疑问是对她曾经信誓旦旦说当个前台就知足愿意有效辩驳。

        这个城市,能得一市之长亲自接见人有几个?龙谷这个充其量只能算得上是摆宴过客路人甲,被蒋市长亲自派人接去会面。

        展小怜被关别墅了,她大活动范围就是别墅一角,燕回用他擅长招数把人困别墅里,仅仅为了要她一句留下来承诺。

        燕回懒洋洋窝沙发上,两条长腿翘茶几上,有一句没一句跟展小怜说话,“妞……妞,爷跟你说话呢!”

        展小怜盘腿坐地毯上,手里正玩着一副牌,一边摆弄着牌一边嘀嘀咕咕自言自语着什么,然后突然伸手把手里牌往天上一撒,身体往后面一仰,嘴里说了句:“完了,今晚大凶!”

        燕回跟着从沙发上下来,几步过去出现展小怜躺着视线里,直接地方蹲下来,似乎觉得蹲下来高度太高,跟着跪沙发,按着展小怜头,低头对着她嘴亲了下来。

        展小怜是躺地上,眼中看到燕回是倒着,这种突然被人压迫下来感觉让她皱了皱眉头,不过躺着没动,燕回她嘴上啃了一圈,然后抬头,两人相互倒着看着对方,然后嘲笑似看着她说:“哟,爷不知道你还会算命,既然会算命,来来来,帮爷算算,爷今晚会不会死?”

        展小怜垂下眼眸,嗤笑一声:“放心,我说大凶是指我大凶,放心好了,谁都容易死,就是你没那么容易死?;龊σ徘曷??!?br />
        燕回身体一歪,一手托腮跟展小怜一起躺地毯上,以一个悠然自得姿势躺着说:“你大凶?放心,有爷,谁都凶都凶不到你?!?br />
        展小怜一脸惆怅表情,把盘着腿松开,摆了个舒服点姿势,沉默不语,虽说算命这玩意不靠谱,可刚才她给龙谷展爸展妈算了都是没事,偏偏轮到她就是大凶,她这心里就不得劲了,怎么给好几人走路都通了,就是到了她时候是死结呢?走牌走不通,走一步卡一步,这算什么事???

        燕回看她表情:“你这还真犯愁了?来来来,什么大凶大吉,爷给你算算……”

        说着燕回坐起来,把地上纸牌收集一起重洗,一边洗一步问:“这个怎么玩?”

        展小怜懒理他,从地毯上爬起来就要走,结果被燕回一拉给拉了回去,燕回若无其事又问:“这个怎么玩?”

        因为走不掉,展小怜只好盘腿托腮坐地上,耷拉着眼皮子看着燕回手里牌,懒洋洋说了句:“这游戏不适合你玩,你自己找点别乐子吧?!?br />
        燕回把乱七八糟牌整理好,木偶似继续问:“这个怎么玩?”

        这耐心是出奇好,展小怜叹口气,伸手把牌拿过来,然后地上发牌摆了出来,挪了个方向让燕回坐自己刚刚坐位置,嘴里说了句:“小牌往大牌压,怎么通怎么走,走不通了就想办法翻牌?!?br />
        “没法翻怎么办?”燕回盘腿坐地上,学着刚刚展小怜样子看着面前牌,开始动手压牌。

        展小怜翻着白眼说了句:“没法翻有两个原因,一是玩牌太笨,眼太死,看不到牌,如果排除第一项,那就是第二个原因,死局?!?br />
        燕回抬头看了她一眼:“什么是死局?”

        展小怜手托腮,鼓着腮帮子说了句:“完全走不通,翻开所有牌都都是无用牌,你玩不下去了,就是死局?!?br />
        “就是大凶?”燕回手里抱着几张牌扭头看着展小怜,“大凶会怎么着?”

        展小怜眼睛看着天色渐暗落地窗外,懒洋洋说了句:“我算是今晚大凶,谁知道大凶是什么意思?有伤有死,闹不准?!?br />
        燕回想了想,伸手把牌扔地上,“爷还以为什么大凶呢,看不出来你这女人还迷信,就是瞎说,不知道还以为你是神婆呢?!毖嗷厮底耪酒鹄闯磐饣稳?。

        展小怜扭头看着他背影,手撑地挪了挪位置,坐回来,伸手把燕回扔下牌小心捡起来放顺通位置,开始走牌,玩到后她看着眼前牌局,从上往下扫了一眼,皱着眉头,挪开后一步,翻开后一张牌,然后就看着那玩意发呆,怎么这牌跟刚刚走她自己哪路是一样结果?就差后一段了,还给卡住了。

        展小怜说大凶,就是说这个,她看着牌良久没动,其实就是一张牌问题,那张牌待太不是位置了,只要挪一下,就一下,这牌就通了,所谓大凶,也就成了逢凶化吉。

        展小怜没吭声,伸手走牌。

        洗牌再玩,展小怜发牌之前默念了下要算命人名字,这次展小怜念穆曦,嘴里还多念了一句:“我都连玩两牌是死局了,傻妞这次可要通?!?br />
        穆曦这牌开局特别顺,一路顺顺顺,结果到了后三步时候直接被卡主了,怎么都翻不开下面牌,完全死胡同,展小怜擦汗,看着那几张看不到数字牌面,直犯嘀咕:“哎,这样可不行啊,牌都没掀开就走不通啦?”

        找来找去没找到解开路,展小怜抓抓头,刚要洗牌说不玩了,外面有人敲门,说是送晚餐,展小怜直接站起来,把卡住牌遗忘地上,然后走过去拉开门,陆续有人进来送菜摆桌子上,展小怜站旁边看她们忙活,突然有个姑娘“哎”了一声,她不小心把地上纸牌弄歪了,她然后赶紧蹲下身按照纸牌走势重排齐,嘴里赶紧道歉:“展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展小怜摇头说了句:“没事,放着吧?!?br />
        那群美人女佣走了出去,展小怜打算过去把纸牌收起来,突然发现牌路通了,仔细一看,原来那姑娘把牌带翻几张以后摆放回去时候有一张牌被她摆错了位置,就是因为这张错了位置纸牌,牌路就直接通了,展小怜没有摆回去,而是顺着这个错误通牌,然后翻开所有牌面,一通到底,她不由自主笑了笑:“傻妞命好,就算大凶也能逢凶化吉?!?br />
        其实这就是展小怜心理安慰,她还真不是迷信人,只不过今晚上玩牌她就是不由自主带人进去,搭牌之前想帮谁算就念谁名字,不通了心里就不舒服,因为她本人就这里,展小怜是那种总觉得自己能掌控外界人,所以她自己还真没所谓,走不通不过牌路不好罢了,难不成还真有大凶什么?但是算别人她就不爽,总觉得真要是不通就是不好事,一定要化通了才行,穆曦通牌,展小怜就跟自己真实算命婆似,总算放心了。

        展小怜难得清静吃饭,前几天燕回就跟催命鬼似,她一吃饭就旁边看着,觉得少了非得逼着她再多,展小怜有时候被气都要吐血,可是人燕大爷说了,不吃不能睡觉,展小怜为了自己能睡个安生觉,硬着头皮把自己撑个半死。

        满桌子菜,一个人肯定吃不完,而且做饭之前还要点菜,喜欢吃什么就做什么,除了不能走出这个屋子,展小怜这日子过其实挺惬意。

        正吃到一半时候,燕回径直走了进来,看样子是出去了,不过从时间上看去青城市区肯定不可能,八成就是外面转了一圈,他直接往桌子边一坐,跟着外面有人进来,把他吃东西送到他面前。

        燕回刚吃了几口,对开门其中一扇没有关位置出现了一个人,展小怜抬头看了一眼,是雷震,雷震也看了展小怜一眼,然后喊了燕回一声:“爷……”

        燕回头也没回说了句:“说?!?br />
        雷震有看了展小怜一眼,欲言又止表情,展小怜速夹了几筷子菜放到小碗里,端起碗站起来要往卧室走,嘴里说了句:“我什么都没听到,你们继续……”

        燕回转身,直接把手里餐具对着雷震扔过去:“爷让你说!”

        雷震速避让到另一扇没开门后来,等那筷子还是勺子地上打转时候才有探出头,看着展小怜又端着小碗坐回来了,雷震报复似大声又速开口:“刚刚凌小姐给爷电话,说想爷了,今晚上想……想陪爷……”雷震顿了顿,还是把“陪睡”意思改成了“陪聊”:“想陪着爷说说话?!?br />
        燕回速看了眼展小怜表情,结果展小怜正抱着小碗低头扒饭呢,压根没抬头,燕回猛扭头瞪着雷震,那眼神都直接杀人了,伸手指着雷震,那意思是让雷震等着,燕大爷绝对要弄死他。

        雷震一脸无辜表情:“爷,我说完了,您慢用?!?br />
        燕回直接站起来冲到门口,对着就手脚并用揍了一顿,“你让那贱人去死!她敢再往爷面前凑,爷就亲手弄死她!”

        屋里那母老虎疯女人跟他闹到现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因为这个贱人,雷震这死货竟然敢当着她面说那贱人又找她了,屋里那只别看装跟没事人似,这会心里绝对是要把他千刀万剐,本来就难侍候了,再给他多条罪状,这女人还不得逆天???

        雷震淡定整理自己被燕回抓乱七八糟衣服,很认真点头:“爷,您放心,我一定传达给凌小姐?!?br />
        展小怜继续扒饭,乍一看就一小饭桶,就知道吃。

        雷震可苦逼了,嘴角流着血一瘸一拐走了,燕回打累了走回来,重拿起一副餐具,伸手拿勺子,讨好似舀了一勺子菜就要往展小怜碗里放,展小怜碗本来是放桌子上,结果燕回勺子一伸过来,她立马把小碗抱了起来,嫌弃大便一样直接躲开燕回勺子。

        燕回对着展小怜吼:“你这女人什么意思?爷是好心好意!”

        展小怜头也没抬,干巴巴说了句:“谢了,我自己长了手脚?!?br />
        燕回冷着脸,半响站起来,举着手里勺子直接绕到这一边,按着展小怜碗直接放进去:“就是毒药你也得给爷吃了!”

        展小怜一脸懒里他表情,放下碗继续吃饭,燕回坐回自己位置,半响突然说了句:“爷没跟那女人睡,你别以为爷还跟她有关系……”

        展小怜继续吃饭,几口把碗里后饭扒光,往桌子上一放,站起来说了句:“我吃完了,你慢用?!彼低晏Ы啪屯馕允依?,这是她这几天必修课,反正也出不去,吃了睡睡了吃就是她现写照。

        燕回手里东西一扔,抬腿就追了过去,一把拉住展小怜胳膊往后一掰,看着她脸直接吼了句:“听到没?爷不跟她睡了!”

        展小怜抬头正视他,“你跟谁睡跟谁玩跟我有关系吗?那是你自由,千万别把自己憋坏了……”

        “展小怜!”燕回伸手卡着她腰不让她动,“你不就是意那贱人,爷都不理她了,你还气什么气?”

        展小怜闭了闭眼,再次抬头看着他:“燕回,我意是什么你到现都不明白,我们还有什么好说?”

        燕回抓狂:“爷怎么就不明白了?”见展小怜扭着腰要走,直接又卡回来,“好!爷就是不明白,那你告诉爷不就行了?干嘛那么费事绕着弯子?”

        展小怜呼出一口气,低着头开口:“如果,你连这点都不懂,都不明白,都没搞明白,说再多都没有用。燕回,我就是个普通人,我没你那么大心。就算不是我,换任何一个正常女人,都会和我一样放弃你。因为驾驭不了,所以选择放弃。当初我想试,是因为我把你当初一个普通男人试??墒鞘粤宋也胖?,你和我根本不同一平行线,我城市内,你边缘外,我们看似平行,实则背道而驰。燕回,不是我有多复杂,也不是你有多简单,只是认知不同,就像你永远不会明白为什么我对你玩一个女人那样耿耿于怀一样?!?br />
        顿了顿,十几秒沉默后,展小怜才再次开口:“燕回,我耿耿于怀不是那个女人,而是你心里,究竟把我处于什么样境地,为什么你能和我亲亲我我同时,转脸就能和别女人做出同样事。燕回,我想问你,对你来说我算什么玩意?你是不是为了讨好你身边每个女人,都会为她们堆上十个八个雪人?就像为我堆那十个雪人一样?”

        燕回卡着她身体,盯着她含着泪眼睛,冷不丁吼了一声:“那能一样吗?爷要是知道你这女人这反应,十个送上门爷都不会要,爷他妈什么时候为谁堆过什么雪人?还不就是你让爷堆了十个?”

        “对!”展小怜点头,眼睛里泪珠随着她动作往下滚落:“是不一样,我是唯一一个让你堆了十个雪人女人。但是燕回,除了这个,你对不一样我和对别人是完全一样,你让我怎么不怀疑那十个雪人真假?”

        燕回伸手捏着她下巴,强行抬起她头,“展小怜,你就跟爷说,你要怎么样?爷都说不玩了,爷他妈以后什么女人都不玩了,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一次性说,爷他妈都说改了,还不行?”

        展小怜摇摇头:“迟了……我没有办法信你,你破开了我后念想,如今,我连那十个雪人都怀疑了,你还有什么值得我相信?”她脖子一动,错开燕回捏着她下巴手,伸手抹去脸上挂着泪珠,深深吸了口气,语气淡淡说道:“燕回,别再做无意义事,我决心已定,我不会,”她再次顿了下,说:“我不会爱你……”

        燕回死盯着她脸,突然两只手卡她脖子上,低头对着她嘴就啃了过去,动作又凶又狠,就跟一只饿急了野兽捡到一块肉似拼命撕扯感觉,淡淡血腥味唇齿间巡回,展小怜两只手拼命推拒,燕回腾出一只手抓着她两只乱动胳膊,气喘吁吁抬头,顶着展小怜脑门,咬着牙开口:“行,爱不爱,爷不稀罕!你他妈好给爷记住,哪个都别爱,让爷发现你对谁动歪心思,爷就当着你面弄死他,有种你就试试?!?br />
        展小怜回视他,缓慢开口:“难控制就是人心,燕回,你能管得了多久?”

        “管不了,爷就连你一块弄死!”燕回单手掐着她脖子,咬牙切齿说:“展小怜,你看看爷管不管得了,你想出去?门都没有!谁想带你走爷就弄死谁,就算死你也给爷死这?!?br />
        展小怜平静回视他:“燕回,你这个人无药可救了?!?br />
        燕回邪笑,点头:“对,爷他妈就是无药可救,爷就是缠也要缠死你!”

        展小怜伸手拉住他手腕往下拉,“既然不打算掐死我你就松手!”

        “怎么?不想爷碰了?”燕回冷笑,愈发有劲卡着展小怜脖子:“爷想想你想要谁碰?那个姓边律师?还是你那个初恋小情人?可惜,谁都不要你!你他妈也不想想,就你这样谁还敢要你?你全身上下都打着爷标签,谁还敢要你?”

        展小怜抬头看着他,开口:“我就算孤独终老,这辈子都没男人,也不会要你!”

        “展小怜!”燕回咬牙:“你别逼着爷掐死你!”

        展小怜嗤笑:“你掐呗,掐死了我也当解脱,省整天看着你这张脸恶心?!?br />
        燕回手就搁展小怜脖子上,死死盯着她脸,两个人对视,半响,燕回手一松,突然笑了下:“看看你这小脸,不知道还以为你死了爹妈……”

        “你才死爹妈了!”展小怜脱口回了一句,“你全家都死了我爸我妈都不会死!”

        燕回松了手,伸手揽着展小怜肩膀往卧室带着走,就跟刚刚两人那针锋相对言辞激烈吵架不存似,一边走一边说:“对,爷全家都死光了,你爹妈都不会死行了吧?哎,爷说你这女人干嘛这么较真呢?”

        展小怜脚木然迈着,扭头一脸警惕看着燕回,疑疑惑惑不知道他是不是突然又打算干什么,燕回继续把她往卧室带,嘴里说了句:“别这副表情看着爷,爷跟你这疯女人吵赢了又有什么意思?得,爷认输总行了吧?谁让你还生着气呢?爷怕了你!”

        展小怜表情还是那样,拧着眉头就没松开,完全不知道燕回搞什么幺蛾子。

        进了卧室,燕回把展小怜推进去,自己跟着走了进去,展小怜站原地没动,只是满脸警惕防备燕回是不是真打算卧室掐死她一了百了,展小怜不想死,一点都不想,她还年轻,人生还长着呢,现死了太亏了。

        燕回见她不动,拉着她坐下来,伸手她肚子上揉了揉:“吃撑着了?还是肚子还疼?怎么傻呆呆?还是跟爷吵架吵被气傻了?得,爷认错,爷就不该跟吵,还说一堆气你话,行了吧?赶紧了,跟爷笑笑,这脸上肉又不是打针打出来,怎么就不知道动动呢?”

        展小怜坐着没动,老半天了才慢吞吞又看了他一眼,燕回正低着头,一只手搁展小怜肩膀上,一只手她肚皮上揉,男人体温似乎天生就高,那手搁肚皮上就是热乎乎,展小怜吃是不少,有点撑感觉,这会被他一揉,没觉得有多舒服,只是有点奇怪,燕回抬头看了她一眼,刚好看到她盯着他疑惑表情,燕回凑到她嘴边,她破了皮还有点肿嘴唇上亲了一口,说:“别一副跟爷有仇表情,爷都道歉了?!?br />
        展小怜错开眼,还是没说话,一脸木然。

        夜里睡觉,燕回照例挤展小怜身边,伸展着四肢扒展小怜身上,让展小怜想翻个身都难,迷迷糊糊总算睡着了,半夜时候不知是做梦还是怎么,展小怜就意识很清醒深半夜想到了她晚上那副纸牌,要是没记错话,大凶。

        展小怜意识清醒觉得,看来是做梦了,这呼呼风声只有梦里才有吧,白天天气那么好,晚上肯定不会下雨……

        “蒋笙!”燕回突然喊了一声,然后一骨碌坐了起来,伸手开了床头灯,跟着展小怜被一阵敲门声从梦里吵醒:“爷!爷!出事了……”

        展小怜本来正睡死,这阵敲门声让她惊了一下,燕回伸手按她肩膀上:“躺着别动!”

        展小怜睁开眼睛,顿时被从窗户外面透过厚厚窗帘间隙照进来光线照睁不开眼,她伸手捂着眼,迷迷糊糊问了一句:“怎么了?”

        燕回已经坐到了床沿,动作迅速穿衣服,站起来,走到床头柜地方,伸手拉开一个柜子似乎找什么东西,跟着又拉开了一个继续找,直到拉开第三个柜子,伸手从里面拿出个黑色金属物质东西,“咔咔”两下金属物品灵活摩擦声音后,他往桌子上一放,抬起脚放柜子上系鞋带。

        展小怜拥着被子坐床上,脑子还有点迷瞪,眨了了两下眼睛,然后她看清燕回手边柜子上放着一把黑色枪,燕回系完鞋带以后,伸手拿着那玩意就往门口走,走了两步又站住,回头走到展小怜面前,伸手她脸蛋上拍了两下,说:“不许乱跑,乖乖等着爷回来?!?br />
        ------题外话------

        经济大萧条,渣爷脚定低价出租展小怜牌吵架机,自然分娩人工喂养未手术无微整全天然身材脸蛋,一张票一小吵,三张票一大吵,1张票以上可拳打脚踢,可回收再利用,有意向胖妞妞们请马上拨打电话热线139xxxxxxx选择展小怜牌吵架机,超值超爽超划算……

        直接戳“投月票”字样就可以了,渣爷点头,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