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26章 打死都不放

    第326章 打死都不放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针灸花了能有二十分钟,那男医生一边扎针还会问展小怜感受,展小怜老老实实回答,还别说,二十分钟以后她就觉得舒服了,满身都是针,扎跟小刺猬似,燕回旁边说风凉话:“不疼了?满身扎了针竟然说不疼了,爷瞅着你就是欠扎?!?br />
        展小怜压根不理他,身体上刚刚舒服,就不给自己心里上找不自了。

        扎完针,男医生胆战心惊把针一根根扒出来,放到自己专门放针工具里,小心说:“展小姐切记多休息,多喝热水,不要随便动怒,保持心情愉?!?br />
        展小怜叹气:“看到有些人我实是愉不起来?!?br />
        男医生干笑,收拾东西以后还开了个药方,“这个是中药方子,专治女性痛经之类,一个疗程为一个月,到下个月应该会有所改善?!?br />
        展小怜伸手把药方拿过来,然后折起来往自己睡衣口袋装,嘴里说了句:“我以后有机会坚持煎药……”

        还没说完呢,燕回已经过来大刺刺把那单子从她口袋掏了出来:“什么以后?爷现让人煎给你吃不就行?一个月以后保管你肚子不疼?!?br />
        展小怜伸手去抢,没抢到,她坐床上说了句:“我怕吃了你东西中毒了?!?br />
        说不吃燕回东西,展小怜还真不吃,她被燕回带回去第一个晚上就什么都不吃,那架势就跟要绝食似,燕回火冒三丈,指着旁边放着饭桌勃然大怒:“你这女人别跟爷发神经!不吃也得吃!”

        展小怜其实不是绝食,她还没傻到跟自己胃不过去,实是她生理期没什么胃口,趴那边似乎就不动,肚子不疼了,总算舒服了点,要不然燕回旁边蹦跶,展小怜会觉得自己自。

        燕回蹲旁边,想把展小怜拉起来,又怕把她给弄疼了,犹豫了一下,然后过去双手把她整个人提起来,靠着床头柜地方摆正了,就跟摆弄一个小玩偶娃娃似,展小怜本来还挺好,被他这样一弄,这一肚子火全冒出来了,一边想往床上趴,嘴里一边吼出来:“神经病???你到底要干什么???”

        “吃饭!”燕回把那只漂亮小碗砸桌子上砸咣咣响。

        展小怜抓头发,觉得还是得跟他说话,“少爷,我不饿!我一点点胃口都没有,我吃不下东西,你别烦我了行不行???”

        燕回才不管,就认定了展小怜要绝食,继续把小碗砸咚咚响:“你给爷吃饭!”

        “我都说不饿了!你听不懂人话???”展小怜抓狂。

        “你又不是喝汽油,怎么就不饿了?吃!”燕回指着满桌子饭菜跟命令展小怜:“必须吃,不吃不许躺下,必须全吃完!”

        展小怜嗷嗷叫:“我上辈子跟你有仇是不是???”

        燕回把那只小碗又往展小怜方向放:“你上辈子杀爷全家了!”

        展小怜什么话没说,抿着嘴爬起来,抓起小碗就要对着燕回砸,结果展小怜虽然感觉不饿,但没吃饭人脚底下发虚,站不稳,手里小碗还没砸出去,那小碗里面米饭就散出来,直接一大坨就倒展小怜自己肩膀上了,展小怜身上穿还是家里睡衣,上面全散了翻,顿时被气直接拿空碗对着燕回砸过去,然后往地上一蹲,抱着腿哭起来:“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燕回旁边无辜嚷嚷:“又不是爷弄,你自己弄,爷被你肩膀疼爷都没气,你气什么?……”

        展小怜抬头,眼泪汪汪吼了一声:“你出去行不行???我看你眼疼!”

        燕回往她面前一蹲,“吃饭!”

        展小怜后被气有气无力,晃着两条小腿往桌子边一坐,吃饭。

        因为实没胃口,吃真不多,吃完了顺势往床上一躺,燕回让人把东西撤了,磨磨蹭蹭不出去,就专往展小怜身边挪,想着法子跟她说话,“妞,出国有什么好玩?你待摆宴,爷怎么着都能给你送吃送喝是不是?”

        展小怜看都不看他一眼,“我现想睡觉?!?br />
        燕回不管,继续跟展小怜说话:“爷跟你说,那些蓝眼睛高鼻子,没一个好东西,一个个都有病,你以为那是好人,结果不定什么时候就掏把枪出来杀人,你以为自己碰到帅哥了,不定那人是喜欢男人……”

        “你有完没完???!”展小怜冷不丁吼了一声:“我说了我现就想睡觉?!?br />
        燕回大怒:“你懂不懂礼貌,爷跟你说话呢!”

        “我不舒服,我要睡觉行不行???!”展小怜抓狂:“你就饶了我吧,你说那些外国人,我觉得往你身上套就是完全符合,你能不能别烦我?”

        燕大爷就没有不让自己顺心时候,展小怜越不待见他,他就越往她面前凑,直接上前把展小怜拉起来,“爷跟你说话呢,不许睡?!?br />
        展小怜继续抓狂,那拳头松开又握紧了,然后压下满心怒火,问:“你说?!?br />
        燕回脱了鞋,跟她面对面坐着,开口:“不准往外跑?!?br />
        展小怜抱着膝盖回了句:“这是我事?!?br />
        燕回伸手抬起她下巴:“怎么是你事?你是爷女人,怎么就不关爷事了?爷说不准出去!”

        展小怜身体一歪就要往床上倒,“你说完了?说完了那我睡了……”

        结果还没躺下,展小怜就被燕回又给拉了起来:“不许睡!你还没答应爷,说你不出去了!”

        展小怜打了个呵气,“你跟我大哥说去?!?br />
        “啊,”燕回说:“那个变态?爷不跟变态说话,你赶紧跟爷说你不出去了!说话!”

        展小怜怀里抱着被子,坐低头,闭着眼睛睡,等燕回发现了,她还真睡着了,前一天晚上她就一夜没睡着,这会好不容易肚子不疼了,困意全上来了,她要睡死床上。

        燕大爷无限憋屈干坐床上,看着大半个身体就歪床上已经睡着展小怜,冷着脸,直接从床上下来,抬脚往外走了两步,然后站住,走回头,动作粗鲁又带着报复意思把展小怜怀里被子扯出来,粗手粗脚把她身体平放,被子扔她身上,然后又回头恶狠狠骂了一句:“疯女人,睡死你!”

        半夜展小怜起床去厕所,毫不意外发现身边多了个人,展小怜抓头,这不明不白身边多个男人,她以后要是有男朋友了,这是多少张嘴都说不清事啊。

        从卫生间出去,燕回已经迷迷瞪瞪坐了起来,正揉着眼睛,看到她出来张开问了句:“你干嘛了?别指望从这里跑出去……”

        展小怜都懒跟他搭话了,直接从他身上爬过去,往被子里一钻躺了进去,背对燕回,闭眼睡觉。

        燕回干坐了一会,迷迷瞪瞪表情,然后跟着爷躺了下去,翻个身,身体直接贴上展小怜后背,伸出胳膊搂着她腰身,一只手覆盖她小肚子上,嘴里嘀咕了一句:“爷跟你说,你是跑不掉……”

        这大半夜,展小怜觉得自己脑子不正常才会往外跑,再说了,她现这身体能出去吗?就差想死床上了好不好?

        第二天早上睁开眼,展小怜就觉得自己总算活过来了,往厕所跑了一趟,继续躺到床上,燕回起早,主要是要打拳,这人似乎哪都会建一个供他练拳习武地方,特别热衷各种拳脚功夫比划,每次实战演练都必须是真刀实枪,谁玩虚谁倒霉,所以每次对战时候,为了保命陪练那都是使出真本事,燕回身上那些伤大大小小各种各样,大多是这个时候练出来。真正对外,还真没有几个人近了燕回身。

        展小怜把自己当猪一样养,反正她是出不去了,还不如老老实实待着,家里公司都没什么特别要担心地方,她二哥那么聪明肯定知道去她清,她爸她妈有二哥展小怜就加不会担心他们会担心,公司招聘人都实习,反正对展小怜来说,现担心就是她自己什么时候能出去。

        展小怜闭着眼睛趴床上,一动都不动,燕回声音门外响起,似乎问了一句她干什么,然后人就进来了,走到床边,直接往上一坐,侧躺展小怜身边伸手把她身体掰过去对着自己,低头对着展小怜嘴巴就啃了过去。

        其实展小怜也没睡着,她就是闭着眼睛不想动,本来还想着这死人啃一会就算了,结果燕回啃了一口以后,又再次低头啃了过去,一边啃,那贱爪子还往她衣服里钻,展小怜一睁眼就动手推他,燕回本来是很惬意躺着,被她这一推差点滚到床下去,燕回大怒,顿时火冒三丈:“你这女人怎么回事?”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一边抹着嘴巴一边说:“你这是性骚扰,有权自卫?!?br />
        燕回抓狂:“爷就亲个嘴,哪骚扰了?”

        展小怜看白痴似看着他:“那摸屁股摸大腿就算骚扰了,何况是亲嘴?”

        燕回:“爷又没摸你屁股和大腿,那算骚扰?”

        “你这人白痴吧?摸屁股摸大腿都算骚扰了,亲嘴不是算骚扰?”展小怜抓狂,“你什么脑子???”

        结果,燕大爷抓狂:“爷怎么不知道亲嘴算骚扰?你见过哪个男人跟女人亲嘴被抓起来说是骚扰?”

        展小怜扯自己头发:“这亲嘴不比摸屁股摸大腿严重多?那都算骚扰了,亲嘴怎么就不算???你们家法律是这样规定?”

        燕大爷反驳:“这都能亲嘴了,当然不算?!?br />
        “我又没让你亲,你这偷偷摸摸,当然算骚扰!”展小怜就差暴走了:“你脑子怎么长???怎么就说不通呢?”

        燕回据理力争:“你这是人身攻击。睡都睡过了,亲个嘴算什么事?怎么就变成骚扰了?”

        展小怜拳头握紧了又松开,“你给我出去!”

        “你这女人就是胡搅蛮缠,这是爷地方,凭什么让爷出去?”燕回手脚一伸,直接压她身上,嘴里说道:“妞,就跟着爷,爷又不会欺负你又不会让人欺负你,你知足点行不行?爷错爷认了,都说改了,你这是要气到什么时候?你说怀孕骗爷事爷都不跟你计较了,怎么就死扯着破事不松呢?爷又没逼着你干什么,你往外跑什么?你自己也不想走是不是?不想走就别走了,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展小怜任由燕回手脚禁锢着自己身体,背对燕回躺着没动,眼睛盯着某一个点一动不动,一直没开口,半响,突然问了句:“今天几号了?”

        燕回一愣:“哎?”

        展小怜慢慢闭上眼睛,嘴里说了句:“傻妞过两天要出去拍外景了……”

        “喂,你突然提她干什么?”燕回抬头看了她一眼,结果就看到展小怜侧脸和一只白皙几近透明耳朵,他低头直接把展小怜那只耳朵耳垂含到嘴里,连带着上面耳钉用牙轻轻摩挲着,展小怜吃痛伸手推他下巴,燕回死不松口,展小怜骂了一句就不敢动了,被他咬又痒又疼,她一动燕回就咬厉害。

        “你有完没完???”展小怜忍不住吼了句,好不容易等到燕回松口,燕回跟着就把嘴堵到她耳后,反正这人就跟神经病似,想到一出是一出,把展小怜脖子后面裸露外皮肤一点一动亲了个遍,展小怜要是敢动一下,他就下嘴咬,展小怜被咬了两口以后就乖呢,躺着不动。

        这一大早,展小怜就觉得没有比自己苦逼人了,弄一个变态折磨自己。

        燕回餍足了,反正展小怜是不知道他这样从头啃到尾有什么成就感,反正他满足了就停下来,然后强行把她拉起来逼着展小怜吃饭,展小怜这两天就是食欲不佳,估计是大姨妈来缘故,肚子胀,饥饿感,燕回就说展小怜这是打算要绝食,非得逼着她吃东西,要不然展小怜就别想做点什么了。

        展小怜抱着碗扒饭,一边扒一边骂:“燕回你就是个疯子,神经病,都说不饿……”

        燕回任由她骂,嘴里就说了一个字:“吃!”

        “吃你妹???”展小怜真是气急败坏了:“我都吃一碗了你还让我多添半碗,你以为我是猪???”

        这要是以前,绝对没有人敢说一句燕大爷不好,别说骂他了,如今,燕大爷早就被骂出免疫力了,燕大爷是发现了,骂呗,骂破天了燕大爷都不会少块肉,不少两块钱,她要是骂了能高兴,那就多骂几句,反正燕大爷是什么损失都没有。

        展小怜是不知道燕大爷是这样想,她要是知道了额,估计能吐出一口老血,还有人不要脸到这程度,展小怜抱着碗,实是扒不下了,嘴巴里塞了满满饭,吃都跟填鸭子似,直往外呕,“我实吃不下了,你要是再敢让我吃,我就死给你看……”

        燕回摸着下巴观察,勉勉强强承认她吃差不多了,这才算放过展小怜,然后让人把一碗治展小怜痛经中药给她端上来,逼着展小怜喝,“喝了就不疼了,赶紧喝?!?br />
        展小怜忍着没让自己把那碗热汤倒燕回头上,后捏着鼻子喝下去了,差点吐把刚刚吃饭给吐出来。

        燕回连着两三天都待别墅,哪里都不走,似乎连班也不上了,跟他年前展小怜面前表现那种繁忙状态比,他这会真是闲要死,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偶尔出去外,其他时间都对着展小怜絮絮叨叨说话,反正说内容无外乎那几句,他跟展小怜说上句,展小怜就可以背出下句了。

        展小怜来到别墅第四天,大中午,天热还很热,只是室内开了空调,里面人是感觉不出外面有多热,展小怜坐一张椅子上,身上换了件漂亮白裙子,燕大爷为了讨好佳人送,结果展小怜实没别衣服,总不能一直穿着睡衣啊,大刺刺穿上以后还是那个态度。

        对于展小怜不识抬举,燕大爷表示很愤怒,惹急了就指着展小怜鼻尖吼:“你这女人就是得寸进尺!”

        展小怜懒搭理他,该说都说完了,真没什么好说了,重复话说了也没意思。

        燕回伸手拉扯展小怜衣袖:“爷跟你说话呢!”

        展小怜没精打采敷衍了句:“你说呗?!?br />
        燕回刚要开口,手机突然响了,展小怜慢吞吞扭头看了他一眼,燕回一脸不耐烦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皱了皱眉头,朝耳朵边一放,“有屁放?!?br />
        蒋笙拿下电话看了看,然后叹口气重放到耳边:“燕回,是我蒋笙?!?br />
        燕回继续不耐烦:“爷都说有屁放了!”

        蒋笙伸手捏着太阳穴,“听说你把人家姑娘抢了过去?”

        燕回直接开口:“关你屁事?”

        “还真抢去了?”蒋笙叹气:“燕回,不是我说你,你这样,换谁都受不了你……”

        “没事爷挂了!”说着燕回就打算挂电话。

        “停停停!”蒋笙真是怕了他了,“有话跟你说?!?br />
        燕回悠然自得躺躺椅上:“都说有屁放了,爷忙很?!?br />
        旁边展小怜翻白眼,明明是自很,就没看到他忙哪。

        蒋笙一边轻轻捏着眉间,一边说了句:“你把人姑娘送回去……”

        蒋笙话还没说完,燕回电话已经砸了出去,展小怜被他吓一激灵,一脸奇怪看着他,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好好又发什么神经?”

        燕回冷着脸,看了展小怜一眼,走到手机旁边,伸手拿起旁边凳子,举着凳子一条腿,对着还显示通话中手机直接砸了下去,砸一下不过瘾,还接连砸了好几下,直到把手机砸完全没信号了,稀巴烂了才扔了凳子。

        展小怜就坐椅子上,坐直身体疑疑惑惑看着他举动,燕回抬头,阴测测看了展小怜一眼,慢吞吞站起来,走到躺椅旁边直接躺了下去。

        蒋笙听着手机里动静,喂了两声后,信号直接中断,蒋笙立马就知道了,燕回把手机给砸了,蒋笙觉得头疼要死,这是什么性子???一句话不满意就砸手机,他这从小到大都不知道被他毁了多少让他不顺心东西了,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得亏这青城摆宴也只有一个燕回,要是多几个,还不乱套?

        蒋笙把手机扔桌子上,轻轻捏着眉间位置,半响,伸手拿起桌子上电话拨了出去,“喂?是我蒋笙?!?!”

        电话被接通,蒋笙对方拿起电话“喂”了一声后立刻直起腰身,恭恭敬敬喊了一声:“蒋老!……是,我会搞定……请放心……是,是……好,请您放心,我有分寸,保证不会伤了他……好,请您保重身体!”

        等对方挂了电话,蒋笙才把电话放回原位,伸手拨了内线,吩咐人备车,要前往青城一趟。

        燕回用凳子把电话砸碎以后就没再开口,他不吭声展小怜就加不会开口了,两人都看着外面不说话,展小怜托腮看着落地窗外,外面皆是郁郁苍苍树,形成了供人纳凉树荫,偶有飞鸟飞过,然后因为一旦风吹草动再次展翅离开。

        展小怜视线落窗外那片平坦地面上,那里曾经竖立着十个大大雪人,展小怜能准确记得它们摆放位置和脸上各种装饰,展小怜眯了眯眼,默默移开视线,然后看向远地方。人,果然不能原地踏步,这样不但会局限眼界,加会局限脑子和心。

        展小怜眯了眯眼,午日阳光透过落地窗,斜斜洒脚下,因着这份安宁和祥和,展小怜逐渐有了困意,她托着腮,脑袋一点一点,直到胳膊一软,猛然冲了下,她才努力睁开眼,然后继续重复刚刚动作。

        燕回旁边观察了她好一会,结果她就一直那样,燕回嗤笑一声,站起来,走过去弯腰伸手,直接把人抱起来送到了床上,完了朝床沿一坐,就坐床边缘不动,半响伸手抓了下头发,抬脚走了出去。

        别墅上下依旧是那群被冷落已久美人,因为主人到来每个人都显得喜气洋洋,燕回从房间走出来,房门口立刻站上了四五个身强力壮大汉堵住门,就算有十个展小怜也别想从这屋子里走出去。

        燕回走到楼下,往一楼大厅沙发上一坐,一脸阴郁盯着门口位置,半响咬着牙吐出几个字:“狗东西!”

        蒋笙从来都不是愿意和燕回主动联系人,他这次因为展小怜特地给燕回打电话让燕回放人,理由只有一个,就是蒋笙接到了别人指示,否则蒋笙绝对不会跟燕回开口提一个跟他不相干女人。

        燕回怎么不懂?他太懂了!

        那老东西就巴不得他北上之后再也别回来,就巴不得他这辈子就待他身边,哪都别去,燕回冷笑了,开什么玩笑,谁要待那种老狗身边,看着就想吐。

        燕回背靠沙发,两条长腿翘茶几上,举起手看了看,突然冷不丁用鞋跟狠狠砸了下茶几:“人呢?”

        周围立刻跑出来四五个美人:“爷!”

        燕回伸手,动了动手指,示意手上戒指要取下来保养,那四五个美人立刻兵分两路,分别有两人去取容器,剩下人各自给自己手消毒,带着薄皮手套小心取燕回手上戒指。

        谁都觉得今天燕爷有点不大对劲,似乎有点心不焉不状态,可是谁都不敢问。

        燕回看着少了戒指手,继续靠沙发上托着下巴不吭声。

        蒋笙先去了青城燕回常住酒店,结果扑了个空,之后才去了别墅,蒋笙人没到,消息早就到了,人还刚到门口,就看到别墅大门被打开,两边站了十几个美人迎接蒋笙,看到蒋笙美人们一边鞠躬一边异口同声说:“蒋先生大驾光临,爷让我们出来迎接蒋先生?!?br />
        那十几个美人虽然统一穿着工作服,可那工作服也是低胸,这一低头鞠躬,那可是沟沟分明,分外诱人,可惜蒋笙视线连飘都没飘一下,根本没往那群美人身上看,径直走了进去。

        蒋笙进去时候燕回还是那个姿势大刺刺坐客厅,晃着两只脚,举着一只手自己面前看,另一只手边还跪着两个美人,正小心翼翼把保养后戒指往他手指上套,燕回看了蒋笙一眼,嘴里说了句:“哟,蒋市长这是闲蛋疼是不是?竟然有空来爷地方?!?br />
        蒋笙自顾燕回对面坐下:“我也不想,蒋老给我打了电话,不来不行?!?br />
        “让那老东西去死?!毖嗷刂苯涌冢骸耙桓隼闲笊惺裁醋矢窆芤??”

        “燕回!”蒋笙提高声音:“别这么口没遮拦行不行?”

        “关你屁事?不想听就滚出去?!毖嗷厝粑奁涫驴冢骸耙擅蝗媚愕揭胤嚼??!?br />
        蒋笙真是懒跟他说,而是四处打量了下,似乎找什么人:“展小姐哪?”

        蒋笙刚问完,燕回突然抬脚茶几上狠狠砸了一下,茶几上摆放茶具之间发生碰撞,其中两只杯子直接撞一起,其中一只直接裂成两半,燕回慢吞吞抬眸看向蒋笙:“爷女人,你算什么东西到爷地盘来找?”

        “燕回!”蒋笙猛提高声音:“你适可而止点行不行!你女人?!你女人人家能拼着命想要躲着你?你女人你有必要去人家家里把人绑架到这里?她是你女人吗?她承认过吗?你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你是不是以为这天下你想要就一定能得到?那你花了这么多年时间,你得到她了没?”

        燕回抬手操起手边杯子就对着蒋笙砸过去,“爷都睡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蒋笙伸出胳膊挡了下,那杯子直接砸蒋笙胳膊上,蒋笙疼眼角抽了抽,也没表现出来,而是冷笑一声:“睡?就算是生了孩子又能怎样?她心不你这,你就始终没得到过!”

        燕回就差过去掐死蒋笙了:“你闭嘴!那女人爱爷爱死去活来,她就是不承认!”

        蒋笙一脸嘲讽表情:“一个女人爱你爱死去活来,爱到千方百计想离开你?燕回,我该说你聪明还是该说你蠢?她要真爱你还需要你兴师动众带着人去绑架她?开什么玩笑?”顿了顿,似乎觉得自己说过火了,蒋笙又开口:“展小姐跟你根本就不适合,她也不是你身边那些女人,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她根本就不乎你,你要这种女人干什么?”

        燕回猛踹面前茶几:“爷就要她怎么了?爷就是要她!她不要也得要,不爱也得爱!爷就不信了……”

        蒋笙深呼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说:“燕回,你要是真想让她还保留对你好印象,你就把她放回去,你这样只会让她越来越讨厌你,这么简单道理你都不懂?”

        “爷就是不懂,爷就是要她?!毖嗷丶绦卟杓?,嘴里重复:“就是要……”

        蒋笙呼气,好声好气问:“我问你,既然你这么离不开,这么喜欢,你怎么就不把她留住,至于闹到今天吗?这不是你自找吗?你现耍什么性子?”

        燕回突然就跳了起来:“爷就玩了一个女人,又不是没玩过,她看到了就突然发疯了,闹到现还不行,爷都说以后不玩了,还不行!”

        蒋笙伸手指着燕回,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好一会才憋出两个字:“活该!”

        “喂!”燕回大怒:“说谁呢?”

        蒋笙觉得这人无药可解了,压着脾气说了句:“她要是不发疯,就该你发疯了。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我不瞒你,蒋老跟我说,他条件已经降到底了,但是展小姐不行,因为她生不了孩子……”

        “孩子?”燕回斜着眼睛抬着下巴看着蒋笙,猛吼了一句:“爷他妈本来都有了,就是那狗东西给弄没!”

        蒋笙叹气:“可是那孩子能生下来吗?”

        “你怎么知道生不下来?”燕回身体往沙发上一靠,眼睛盯着茶几某一点发愣,嘴里说道:“万一她就是能生下来呢?”顿了顿,似乎突然又想起来那会事了,燕回突然又吼道:“爷儿子,关他老不死什么事?他趁着爷不,就这样把爷儿子给弄没了!”

        蒋笙沉默了一下:“燕回,你也要考虑他想法……”

        “考虑?”燕回冷笑:“别让爷有机会,有机会爷就亲手弄死他!”

        “越说越离谱了,”蒋笙叹气:“我听出蒋老意思,他老人家意思就是展小姐要是能下一儿半女,蒋老对你和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你了……”

        燕回晃着腿说了句:“关他屁事,想要一儿半女,让他自己去生?!毖嗷丶シ硇α诵Γ骸叭门嘶吃猩⒆?,这不是他强项?”

        “燕回!”蒋笙吐出一口气,让自己憋那么暴躁,“你要是真为展小姐好,你就把她送回去,等她养好身体,有怀孕条件了,生个孩子……”

        燕回冷笑:“爷要她,跟有没有孩子有什么关系?爷想要儿子,还怕找不到女人生?爷就要她,那老东西要是再敢叽歪一句,爷明天就去做一次手术,让他想要孩子自己生去,爷可不是传宗接代玩意?!?br />
        蒋笙愣了下,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后问:“那你现打算怎么办?”

        燕回晃着两只大脚,理所当然说了句:“就这么办?!?br />
        “你还真打算关她一辈子?”蒋笙就觉得这人脑子是坏了。

        燕回无所谓说了句:“关就关,谁敢过来放她出去试试,她就是爷女人,谁放她出去了,爷就弄死谁?!?br />
        蒋笙闭了闭眼,反问:“你真不放?”

        燕回斜眼看蒋笙:“还要爷怎么说?”

        蒋笙说了句:“燕回,你关不住她?!?br />
        燕回邪笑:“爷已经关着了,谁要打算把她弄出去,就踩着爷尸体过去,要不然就等着被爷踩尸体!”

        ------题外话------

        当当当,时间到,渣爷木万,胖妞妞们今日减肉肉,渣爷犒劳胖妞妞辛苦,九千,渣爷v587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