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25章 抢了就跑

    第325章 抢了就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因为这事闹,展小怜被气一夜没睡着,就怕燕回什么突然找上门,龙谷那话说明显是说这下问题棘手了,北上,北上能干嘛?展小怜唯一能想到就是龙谷北上找那死老头子,可是龙谷到底能不能见到人家面还不一定,也就是说龙谷虽然北上,但是也不能抱百分百指望。

        展小怜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外面天蒙蒙亮,展妈起床做饭,顺便敲展小怜门,展小怜扯着脖子吼了一句:“妈,我已经醒了,别敲门了?!?br />
        她不是醒了,她是压根就没睡着,趴床上,觉得肚子有点疼,想着夜里冻肚子了,慢吞吞挪着步子去卫生间,结果发现是大姨妈来了,还一夜没睡好,肚子疼,展小怜坐马桶上喊展妈,展妈过来探头问:“小怜怎么了?”

        展小怜有气无力说了句:“妈,我肚子疼?!?br />
        展妈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小怜这每个月这几天肚子都会疼,偶尔有不疼时候她就兴高采烈,看来这次还是疼,赶紧跑去煮了点红糖水,展小怜白着小脸窝床上,展妈把水端给她喝:“赶紧喝了,喝了暖暖胃,就舒服了?!?br />
        展爸听到动静也过来,看了眼展小怜手里端着红糖水,嘴里说了句:“小怜今天就别去上班了,路都不能走了,还上什么班?家里休息吧?!?br />
        展小怜无精打采看了展爸一眼:“爸,没那么严重?!?br />
        展妈一边去收拾东西一边附和着展爸说了句:“你爸说没错,今天就别去了,妈中午回来给你做吃,你待家里休息一天,别为了上班命都不要了?!?br />
        展小怜满脸黑线:“妈,哪里有那么夸张???”

        学生上课时间一般都比上班时间早,展爸展妈又是不愿意迟到人,夫妻俩收拾了东西就要走,展妈临走还跟展小怜关照了一句:“小怜,锅上炖了饭,你喝汤红糖水舒服了就去吃饭,别空着肚子?!?br />
        展小怜“哦”了一声,抱着肚子,身体一歪,直接倒床上一动不动,半响慢吞吞把薄被往身上拉,这可真是雪上加霜啊,本来就被小笨给气到了,现还大姨妈,大姨妈就大姨妈呗,肚子还疼,一夜没睡,这会到是迷迷糊糊了。闭着眼睛抱着肚子,恍恍惚惚,还真睡着了。

        应该是太难受了,展小怜闭着眼睛时候就忍不住哼哼,肚子疼,其实也没那么严厉,但是一直隐隐约约,就不舒服,哼出来就似乎能缓解疼痛。

        展小怜一直处于半睡半醒之间,也不知道过了过久,迷迷糊糊时候,听到外面有人拿钥匙开门,门开了,有皮鞋踩着地板声音一步步走进来,展小怜想着展爸今天怎么也回来了,八成是因为看她肚子疼不放心,含含糊糊开口:“爸!爸……给我倒点水……”

        也不知道喊没喊出声,展小怜觉得自己声音挺大,不过外面动静一下子就没了。

        展小怜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错觉,也顾不上了,正难受呢,没喊来人,继续闭着眼睛趴床上,肚子下还垫了个枕头,这样可以缓解下肚子疼。

        一会功夫以后,房门被人推开,展小怜有气无力喊了一声:“爸……我想喝点热水……”

        门跟着被关上,脚步声走远,又过了一会,门被推开,一杯水直接被送到展小怜脸蛋旁边,水杯边缘碰到了展小怜脸蛋,展小怜往后缩了缩,迷迷瞪瞪嘀咕了一句:“爸,烫……”

        结果,水杯跟着又往前凑了凑,一个男人不耐烦声音展小怜耳边响起:“喝!”

        展小怜“忽”一下睁开眼睛,突然间觉得自己肚子疼痛都被缓解了,她猛从床上爬起来,怀里抱着枕头坐床上,满脸警惕看着他:“你怎么进来?!”

        燕回站床头,居高临下看着她,慢吞吞从口袋掏出一把钥匙展小怜面前晃了晃:“怎么进来?当然是那钥匙开门进来?!蓖按樟艘徊?,弯腰看着展小怜脸色,问:“怎么这副样子?不舒服?”

        展小怜小脸煞白,鼻尖上还有细密汗珠,纯粹是被肚子疼,这会她倒是觉得肚子不疼了,她盯着燕回,认真看了看他表情,问:“燕回,你是不是就是这么不要脸?不管我说什么,我怎么骂你,你都会一次次往我面前凑?明知道我看你恶心,你就是故意来恶心我?”

        燕回手里转着杯子,什么话没说,往床边上一坐,伸手,直接抓住展小怜肩膀,直接拉着她胳膊往自己面前拖,嘴里说了句:“恶心?爷怎么没看见你吐?不待见爷,水你总得要喝吧?喝!”

        说着,燕回一只胳膊卡着展小怜肩膀,强行把水杯往她嘴边送,往她嘴里喂水:“都渴叫爷是你老爹了,还不喝水?赶紧喝!”

        燕回那水杯送到展小怜嘴边抬起来就往她嘴里灌水,展小怜被水呛一个劲咳嗽,从被窝里拿出手开始推燕回,“你想弄死我直说,别假心假意恶心我……咳咳!”

        燕回冷眼看着她咳眼泪都出来,伸手把杯子往地上一摔,随着一声清脆响,杯子顿时四分五裂,燕回空出那只手跟着直接摸上了展小怜肚子,捂了她肚子上,看着她眼睛冷笑,“怀孕?耍爷好玩是不是?”

        “对,就是耍你了,”展小怜慢慢抬眸看着他,“谁让你信呢?你耍我不是也耍挺高兴?我还真信你了,绝育?你还很敢说?你绝了吗?”

        燕回往她面前一趴,认真说:“这事爷也是被人玩了……”

        “谁信你?”展小怜冷笑,“你以后当然没问题,想生几个都没问题。但是我呢?你还很信?医生说我生不了,说我怀孕你就信?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这么简单问题,你怎么想不到?我二哥跟你说,一个不能生孩子女人怀孕了,你就信,让我说你什么好?我只能说,你太傻太天真,你是不是觉得女人怀孕被母鸡下蛋还容易?你就是个骗子!”

        燕回猛卡住她肩膀,“你还敢往倒咬一口?爷都那么信你了……”

        “信?”展小怜冷笑出声:“我也都那么信你了,结果你呢?”

        “你就非得抓着不放是不是?”燕回直接把她拖到自己面前,强迫她面对着自己:“你就说,你要怎么样才敢消气,爷照做,你让爷干什么都行,都那么让你闹心了,你能不能别翻来覆去提?爷都说错了你还想怎么样?”

        展小怜气都被气笑了,“燕回,你这个人,永远都不会认识到自己错!”

        “爷都说错了,怎么就不认识错了?”燕回一脸不明白,“爷就不应该玩那个贱人,不就是这个吗?本来都好好,就因为爷玩了那个女人,你就跟爷闹成这样。爷都说不玩了,你还要怎么样?”

        展小怜呼出口气,然后扭头看向他:“我问你,你为什么觉得不应该?”

        燕回就跟看白痴看着展小怜,伸手把她往自己怀里抱,带着点讨好味道看着她说:“还不是你这个醋坛子不喜欢?”

        展小怜被气胸膛一起一伏,指着门说:“你给我滚出去!滚出我家!”

        燕回当时就怒了:“爷那说错了?你敢说你不是醋坛子?爷就跟一个玩了下,你就气成这样……”

        展小怜伸手扯着头发,闭着眼睛突然吼出声:“出去!滚出去!这是我家!”

        “你别给爷得寸进尺!”燕回跟着就把她按床上,伸手就顺着她后腰往下摸,“爷看你这女人就是欠教训……”

        展小怜被他按床上,仰面朝天躺着喘粗气,嘴里恶狠狠说了句:“燕回,我今天大姨妈第一天,你要是想弄死我,你就上,谁伸手挡一下谁是孬种,谁他妈要是退一步谁就狗娘养!”

        燕回压她身上,慢吞吞抽出手,邪笑:“你还真骂对了,爷他妈就是狗娘养?!?br />
        展小怜:“……”

        燕回身体一歪,侧躺展小怜身边,伸出胳膊禁锢着她身体不让她起来,扭头看着她侧脸,因为挨太近,他看得清她洁白肌肤上细软绒毛,那层绒毛让她看起来有种粉嫩白,燕回突然凑过去,她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把头埋她肩膀位置,低声说了句:“妞,后一次,要是再惹你生气,爷就不缠着你,你去哪都行……爷保证不缠着你……别走行不行?”

        展小怜眼睛直直盯着天花板,面无表情开口说了句:“燕回,你别老来这一招,吃过亏人,是不会再上当。我太了解你了,你改不了,这就是你天性,你要是还有一点自尊,就别往我面前凑?!?br />
        燕回从她肩膀处睁开眼,慢慢支起半个身体,“你别逼着爷发火?!?br />
        展小怜嗤笑:“燕回,我见识过你太多次发火,我还有什么好怕?你发火,无非就那几招,打我,绑架我,禁锢我,又或者找几个轮流强暴我,折磨我……燕回,这么久了,你会那些,我都了解,可是,我连死都不怕了,我还你什么呢?你平时说再好听,也抵不过你生气时怒火?!?br />
        展小怜伸手挡眼睛上,继续开口:“燕回,我对你已经没有信心了,所以不论你说什么,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相信?!?br />
        燕回伸手很好抓了把头发,咬了咬牙才压抑着开口:“妞,你就跟爷说,你要怎样才肯跟爷和好,人家女总得给认错机会,怎么你就一棍子打死了?爷都说要改正错误了,你怎么就不给爷机会了?爷说了错了你不相信,爷说改正你也不相信,爷说什么你都不信,那你告诉爷,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行?”

        “怎么样都不行了!”展小怜挡着自己严谨,突然提高声音,顿了顿,她又恢复平常声音说:“我说了,我对你已经没有信心了……我本来对你就没有多少信心,是你自己让我对你后信心都失去了……燕回,有些事造成了就无法挽回,你怎么就不明白?”

        燕回脸慢慢愣了下来,半响他冷着声音问了句:“说来说去,你就是还要走?”

        展小怜压抑着抽泣声音,哽咽着说了一句:“我走定了……”

        燕回一骨碌从床上站起来,房间里来回走了两圈,然后往展小怜身边一坐,“你当初说要摆宴上什么研究生!”

        “对,”展小怜低声抽噎了一下,说:“当初我是这么说?!?br />
        “既然你不想看到爷,那你还摆宴上不行?”燕回伸手拉开她挡着眼睛胳膊,“爷他妈不要你去青城了,你就待摆宴,大不了爷过来找……”

        燕回说了一半话突然停住,他低头,凑到展小怜面前,展小怜头一歪,脸歪到一边,满脸泪水,眼角甚至还源源不断往外流着眼泪。

        燕回伸手,她眼角擦了一下,伸手放到了嘴里砸了砸,然后猛凑到她面前,悬她上空开口:“妞,你哭什么?”然后,他试探着顺着她眼睛看方向把脑袋歪过去,想和她眼睛平视,嘴里继续说道:“你哭什么?你也是舍不得爷是不是?”

        展小怜紧紧拧着眉头,强迫自己不要流眼泪,可是眼泪却一直往外流,她伸出胳膊,用睡衣衣袖抹了一把眼泪,嘶哑着声音开口:“我走……也是你逼!”

        燕回一把捧着她脸让她看向自己,“爷什么时候逼你了?爷怎么觉得你老是把一些莫名其妙事情往爷头上加?”然后伸手搂着展小怜肩膀往自己怀里揽了揽,嘴里说道:“不走了行不行?到外面有什么好玩?一群蓝眼睛高鼻子人,丑死了,有什么好玩?爷不逼你,你就摆宴念书,你念到什么程度都行,爷不管你好不好?那,我们谈成了,我们和解是不是?”

        展小怜伸手抹了把眼泪,哽咽着说了句:“燕回,你这样没什么意思……我哭也不是为你哭……”

        燕回搂着她肩膀沉默,半响又气急败坏开口:“出国有什么好?”

        “我也不想出去,但是国外没有你,所以我才要出去?!闭剐×每挚醋潘骸把嗷?,你能不能放过我?我真烦死了!我不想我爸我妈整天提心吊胆为我担心,我不想我每天走回家路上像做贼一样躲着你,我不想以后我连谈个男朋友还要担心他安?!嗷?,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呢?”

        燕回猛抓紧她肩膀,然后陷入沉默。

        “放?”燕回突然转为低笑,打破了将近一分钟沉默,然后,他身体一软,半个身体直接压她身上,脸上带着邪气笑着凑到展小怜面前:“放?你是觉得爷是软柿子好捏?你想甩就甩是不是?放?没那么容易!就没有爷被人甩,要甩,也得看爷愿不愿甩你。男朋友?开什么玩笑?你他妈还是爷人,你还搞什么男朋友?”燕回伸手捏着展小怜下巴,掰正了朝着自己,“你找个男人试试,不是每个人都是姓边律师那么好命,爷他妈不是每次都有耐心陪他玩猫捉老鼠!”

        展小怜抬眸,眼眶带着泪水直视她,开口:“所以我才要离开!”

        “展小怜!”燕回猛吼出声,然后低头闭目,半响再次抬头,放软声音说:“爷说气话,你别当真行不行?你这女人什么毛???爷说气话都听不出来?爷说气话还不是你逼?爷都说让你念了,爷都不要你非得去青城了,怎么你非得跟爷反着来?你一个女人好好往外跑什么跑?你说你出去谁都不认识,你出去干什么?你还指望你那几个便宜哥哥?他们能陪你多长时间?他们不得忙着赚钱?吶,你跟爷好好说,咱不往外跑,跑出去有什么用?你说是不是?你又不想出去……肯定是你那几个便宜哥哥出馊主意是不是?他们就不是好东西……”

        “你闭嘴!”展小怜看着他,说:“燕回,我不会回头……”燕回伸手枕头边狠狠砸了一拳:“你到底想怎么样你说一句?!?br />
        展小怜偏头看向一边,低声说了一句:“找一个没有你地方,重做自己……”

        “爷看你是把爷当成死人了!”燕回冷笑,突然一骨碌爬起来,伸手拿被子直接把正准备挣扎着坐起来展小怜裹了起来,她尖叫中突然一把抗了起来,伸手抓过桌子上钥匙,抬脚就往外走,展小怜被他扛肩膀上,手脚都被薄被裹住,就跟一只肉虫子似,光干使劲,一点都没点子上,以致她只能以一种摇头摆尾动作挣扎。

        门口还站了一堆燕回带过来人,楼上上上下下人路过时候都回头看几眼,还挺心慌。这帮人正等着急,突然听到一声尖叫,跟着就看到燕回肩膀上扛着一个人走了出来,众人纷纷低头不看多看一眼,燕回直接把手里钥匙往后一抛,嘴里说了句:“锁门,把钥匙给爷拿回来,别人坏人进去了?!?br />
        “燕回!你放下下来,你神经病……”展小怜气急败坏,破口大骂,结果这楼上楼下都是教师家属,年轻人都去上班了,剩下大多帮孩子带孙子孙女老人,隔壁倒邻居倒是跟展小怜家平时关系挺好,结果老太太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大好使,房子本来隔音效果就不错,这就不听不到了,楼上倒是有人家听到动静了,老头子站楼梯口玩下一看,那黑压压身强力壮一副黑社会过来架势,吓立马回家关上门死活不干出来,这楼上楼下别看都有人,挺多人都听到动静了,可是敢出来没几个人,一家家房门紧闭,探头人都没有。

        展小怜嗓子都喊哑了,结果被燕回直接扛到了楼下,打开车门,直接塞了进去,自己跟着坐到另一边,不用燕回开口,司机已经很有眼色启动车辆,楼道里人跟着都跑了出来,动作敏捷上车紧随其后。

        燕回车队开走以后,展小怜家楼上楼下人才纷纷打开门相互探听发生了什么事,终有人找到展爸联系方式,说他们家闺女好像被人带走了,一大拨人,开了十几辆车,挺大阵势,展爸一听这心里就有数了,以前燕回去过,也是类似这种阵势。

        展爸当时从学校冲回家,家里什么损失都没有,唯一丢就是展小怜和她床上那床小被子,这下展爸倒还真确定肯定就是燕回了,知道燕回,展爸就盼着闺女能老实一点,别跟混蛋小子反着来,展爸主要就是担心自己闺女挨那小子打。

        展爸就认定了燕回有暴力倾向,因为发现他脾气不好,又是被宠坏,这种人说不准就会打女人。

        展爸确定展小怜不会有危险以后就开始给龙谷打电话,第一个电话没人接,展爸隔了十来分钟,又拨了过去,这次龙谷接了,展爸电话里虽然不能说特别着急,不过他还是详细描述了下邻居形容人物相貌和家里情况,结果,龙谷用很慢速度把展爸话复述了一遍,然后确认似问展爸:“展叔,是这个意思吗?”

        展爸微微诧异,不过还是点头应了一句:“就是这样?!?br />
        龙谷笑了笑,轻轻说了句:“我明白了,好了,就先这样,我先挂了?!?br />
        说着,展爸就听到龙谷那边轻轻挂了电话。

        停电话里忙音,展爸也按了电话,空荡荡家里来回转了一圈,然后一骨碌站起来拿了车钥匙就要往外走,走了一半他又走回来,来来回回好几次,后还是坐了下来,他是想去青城找小怜,可是又怕他真去了,不但没帮上忙,还让那混蛋小子多了要挟小怜把柄,还是送上门把柄。

        展爸终还是留了家里,展妈下班回家,好奇怪展小怜去了哪里,展爸也没敢说,只说出去跟以前同学玩去了,估计今天不回家,展妈还嘀咕呢,“这孩子,不是说不舒服吗?不舒服还往外面跑?!?br />
        展爸低头没吭声,手里手机不敢离身,生怕展小怜或者是龙谷给他打电话错过了什么。

        展小怜被燕回直接捆进了过年时候去过那幢别墅,进去以后还把别墅周围所有电子眼全部打开,又临时让人各个死角地方加了一些,折腾完这些,跑去跟展小怜说话,展小怜趴床上,肚子下面还垫了个枕头,一动都不动,燕回说什么都不吭声,闭着眼,鼻尖上都是汗,肚子疼,估计也是折腾多了,这会疼似乎比之前厉害,以前话,有时候她还跑出去玩都没什么感觉,这会就不行了,只能这个姿势趴着不动。

        燕回是个男人,还是个从来不会去意女人怎么了男人,他就坐椅子上看着展小怜啥都不管样子,用脚踹踹她腰,“你跟爷说句话行不行?”

        展小怜闭着眼睛冲了句:“别烦我!”

        “那你这是怎么回事?”燕回把椅子往展小怜那边挪了挪:“跟爷说话怎么了?聊聊天也不行?”

        展小怜还是那个姿势那个声音,闭着眼睛开口:“大姨妈,肚子疼,你别烦我!”

        燕回就奇怪了,“你以前怎么没这么疼过?有那么疼?”

        展小怜慢吞吞睁开看了他一眼,“因为以前没有神经病这样折磨我?!?br />
        燕回指着展小怜:“你这是又拐弯抹角骂爷!”

        展小怜重闭上眼睛:“我懒跟你说话?!比缓蟀颜硗吠亲酉氯巳?,把脑袋掉了个方向,脸蛋朝着里面看去,嘴里说了句:“我现什么话都不想说,你爱找谁说就找谁说去?!?br />
        燕回站起来靠到床上,慢吞吞挪过去,往展小怜身边爬,然后跟她爬到一个水平线上,歪着脸看着:“妞,反正你这辈子都别想甩开爷,跟爷好好过吧。你不就是不喜欢爷身边女人,爷全给换了行不行?你说换什么样人好,别说男人,爷看了碍眼,免得哪天你给爷戴顶绿帽子爷都不知道……”

        还没说完呢,展小怜直接回了句:“你是说你自己吧?真是好笑死了,贼喊捉贼了是不是?”

        燕回捶床,“你能不能别揪着不放?”

        “不能!”展小怜趴着,嘴里说着:“我说了,只要你站我面前,我就会想起,我想起来恶心了,就不会让你好过?!?br />
        燕回伸手抓住她头发,强行把她脸转过脸:“爷就不明白了,忘了不就行了?你非惹爷不高兴为了什么?”

        “不为什么,”展小怜闭着眼说:“就是为了提醒我自己你做过恶心死,提醒我自己别听你说出话,免得以后继续恶心我……”

        燕回烦躁一骨碌爬起来:“你这女人就是故意要跟爷作对!有撑腰靠山了是不是?”

        展小怜一动不动说了句:“有没有靠山,我都不会要你??赡芄滩煌?,但是结果都是一样?!?br />
        燕回往床边一蹲,盯着她脸看:“你凭什么不要?爷都送给你了你还不要?你这女人知不知道好歹?”

        “不知道,”展小怜说:“我不稀罕,”默了默,突然又添了一句:“我试过饿了,我也要不起……”

        燕回没来得及说话,突然外面有人小心敲门:“展小姐?”

        燕回站起来,“有屁放!”

        来是个男医生,看到燕回愣了一下,小心看了眼燕回,说:“爷,主任这几天去外地开会,我来替展小姐会诊,请问展小姐什么问题?”

        燕回看了男医生一样:“爷要找能治她肚子疼,你算什么东西?她是那女人,你敢碰她一下,爷就剁了你手!”

        男医生急忙解释:“爷,我是问诊!问诊就行!不需要动手,我是专攻妇科,虽然我是男人……我主任下面是算是好妇科大夫……”

        燕回怀疑打量了他一眼,“过来?!?br />
        男医生急忙身上还背了一个大药箱,急忙跟着燕回走进去,展小怜死狗样爬床上一动不动,半响嘴里说了句:“男妇科大夫???真稀奇……”

        男医生一边那药箱一边说:“不稀奇不稀奇,现普遍了?!?br />
        然后男医生问了展小怜一些问题,后简单说了两个字:“就是普通痛经,不是什么大病……”

        燕回指着展小怜那副样子大怒:“她这样还叫没有什么大???”弯腰展小怜鼻尖上擦了下:“你看,这疼都流汗了!”

        展小怜直接打开他手,男医生自己开始流汗了,“爷,这真是不是什么大病,这痛经女人比比皆是,长期疗养可以缓解……”

        “长期疗养?多长?”燕回冷着脸问:“一周?”

        男医生提醒:“爷,是长期,要是不想有副作用,中药理疗是好不过了,三五个月,甚至一两年这样?!?br />
        燕回坐床边对外面招呼:“来人,把这庸医舌头给爷割了?!?br />
        “唉唉!爷爷爷爷……”男医生急忙说道:“可以当时止痛,西药或者针灸,西药见效果,不过吃多了不好,而且就是止痛,如果能针灸也不错,可是这针灸就是要动手,我怕爷不高兴……”

        燕回点头:“那就真?针?……斟酒!斟完了爷就剁了你手!”

        男医生当场就哭了:“爷,我这上有老下有小……我这残疾了我一家老小没人养啊……”

        展小怜奄奄一息睁开眼说了句:“医生,你别搞笑了,我这都死了,你赶紧用针吧,针灸用针,你怕什么???”

        男医生擦赶紧擦了眼泪,把工具箱打开给展小怜用针,燕回就旁边虎视眈眈瞪着,看着那长长细细针一根一根扎展小怜脑袋上后背上,扎上去以后还捻了捻,看着头疼。

        ------题外话------

        万是件技术活,渣爷木万。

        点头,美妞们翻翻小兜兜抖抖小内内,给爷凑齐15张票爷再万,渣爷非常懒,木动力木万,懒洋洋打个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