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22章 结婚这件糟心事

    第322章 结婚这件糟心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雷过客求婚方式被燕大爷抄袭了。

        燕回也是下了功夫,这机场场地是人家吧?他也不知道展小怜啥时回来吧?人家天天都把那串气球挂着,天天都有人机场大厅里候着,一旦发现展小怜身影,立马就通知了燕回。

        机场大多建郊区人少地方,摆宴机场位置挨青城近一些,距离远近差不多就跟当初燕回为展小怜挑那房子距离似,青城市区开车过去一个多小时车程,开话也就是四五十分钟。

        展小怜跟龙谷两人看着那东西有点发傻,按理他们是不该想到燕回,啥名都写,结果偏偏兄妹俩还真都想到了,正打算往人堆里挤假装没看到,结果被远处一个正大步跑过来人形大玩偶给吸引了,别说他们俩,周围人都盯着那大玩偶看,说是玩偶,其实是有人穿着玩偶道具跑,怀里还抱着一捧鲜红玫瑰红,看那一大捧样子,起码得有九十九朵。

        展小怜眼睛瞬间睁大老大,指着那大玩偶结结巴巴开口:“那那那是……”

        龙谷眉眼跟着抽了抽,不怪小怜惊讶,他都惊讶了,那不就是那什么奶糖卡通形象吗?小怜家床上还有个小娃偶呢。

        大玩偶往展小怜面前冲,伸着手里花往展小怜面前送,眼瞅着已经跑到了,结果因为脚上鞋套太大了,一只鞋突然跑掉了,大玩偶整个人都飞了起来,展小怜正好扭头,一看顿时发出一声尖叫,龙谷一看,伸手搂着展小怜肩膀往后拉,他自己用后背当着那只大熊似大玩偶,结果“噗通”一下,展小怜站原地,龙谷被大玩偶撞到,栽倒地上,大玩偶怀里花顿时被压扁了一片。

        “二哥!”展小怜嗷一声跳起来,上去抬脚把正挣扎着爬起来大玩偶踹到一边,伸手把龙谷拉了起来:“二哥你有没有事?”

        龙谷推了下鼻梁上眼镜:“就被碰了下,没事?!?br />
        周围人都笑翻天了,龙谷趁机拥着展小怜赶紧往外走人群一起跑了,等大玩偶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两人已经没影了,大玩偶往地上一坐,嚎啕大哭,送花任务没完成,待会爷还不剁了他???

        展小怜一边走一边问:“二哥,你觉不觉得这神经病跟大哥有点像?我每次看到他做有些事,可想揍他了?!?br />
        龙谷擦汗:“小怜,大哥可不是神经病啊?!?br />
        “我不是说大哥我是说他,”展小怜想了下,叹气:“算了,两人差不多吧?!?br />
        两人走到外面,正打算松口气,结果抬头就又看到机场大门前挂着两个大型氢气球,氢气球颜色和形状是小肥妞形象,下面还挂着横幅,上面还是写那两句话。

        展小怜眼都直了,伸出一手直接挡着脸,压低声音说了句:“二哥,赶紧走!”

        龙谷叹气,拉着展小怜就要往台阶下面走,结果刚走到下面就被人挡着路,挡路人一个个西装革履,胸前口袋上分别插了一朵红色花,看到展小怜直接把面前那些花都拔出来,往展小怜面前送:“展小姐,这是爷让我们送给展小姐,是代表爷心意?!?br />
        展小怜脸都绿了,龙谷直叹气,哪有人送花不亲自送,让人家送?这到底是别人心意还是他心意?

        展小怜一朵花都没接,自己抬脚,绕过那七八个人就走。

        那七八个西装革履男人面面相觑,一朵花都没送出去。

        龙谷提前安排车刚好停下,龙谷拉开车门让展小怜坐进去,自己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拍拍司机座位:“请送我们去摆宴大学?!?br />
        车辆启动,展小怜托腮看着窗外,一言不发,龙谷看了她一眼,伸手拍拍展小怜肩膀:“小怜,开心点,别绷着小脸,要不然回家你爸妈还以为谁给你气受了?!?br />
        展小怜慢吞吞扭头看了龙谷一眼,嘴里说了句:“没事,我就是发会呆呢?!?br />
        因为燕回这一出,两人一路无话,车行一半突然停了下来,龙谷偏头一看,发现车被人拦了下来,司机紧张说了句:“龙先生,好像是青城燕爷人?!?br />
        龙谷应了一声,拍拍司机肩膀安慰了句:“没事,你配合就行,剩下交个我们就行?!?br />
        车停稳,燕回从停旁边其中一辆车里下来,慢吞吞朝着车走过去,伸手搁车顶上,俯首看着车玻璃后人影,伸出一只手敲了敲窗户,展小怜绷着脸,目不斜视看着前方,当没听到外面敲玻璃声音,燕回耐着性子又敲了几下车玻璃,然后伸手拉后车门,结果车门被锁住,没打开。

        燕回后退一步,抬脚对着前车门踹了一脚,踹整辆车都晃了一下:“开锁!”

        龙谷拍了下司机肩膀,“开?!?br />
        车锁响了一下,燕回伸手拉开车门,展小怜坐没动,嘴里说了句:“别碰我!”

        燕回一只手指敲着车顶,另一只伸手就去拉展小怜胳膊:“下车!”

        展小怜身体往后一拉,扭头怒视燕回:“你别碰我!”

        展小怜身上白色一群和繁复花纹,因为她坐着姿势让她身体显得十分臃肿,燕回不敢硬拉,却也没有松手,两人正僵持不下,另一边车门咔嚓一声被打开,龙谷从车上下来,站车边看着燕回笑笑打了声招呼:“燕先生?!?br />
        燕回微微抬起下巴,冷飕飕看着龙谷,龙谷依旧淡淡笑了笑,俯首看着展小怜,轻声说了句:“小怜,难得燕先生一片好意特地等路上,不如静下来跟燕先生说句话,不费什么时间?!比缓筇房聪蜓嗷?,微笑着问:“是吧燕先生?”

        燕回垂眸盯着展小怜没有表情脸,扯了下她胳膊:“听到没?他都说不费什么时间!”

        龙谷退开一步,“小怜刚下飞机有点还不适应,不如燕先生上车说?!?br />
        燕回松手,展小怜伸手把车门重关上,燕回从另一边车门上车,龙谷和司机走到稍远一点地方靠着路边站着。

        展小怜脸上一直没有表情,确切说,她所有好心情看到燕回时候全没了,她说她不想看到燕回,是真不想,看不到时候她可以提起燕回名字,不会觉得糟心,可是看到他人时候展小怜才发现当初那种让她堵心感觉又回来了。

        从燕回上车开始,展小怜目光就没往他身上落,她微微偏头看着外面,也不说话,燕回往车里一坐,就大刺刺翘起了二郎腿,一只胳膊自然而然搭上了展小怜肩膀,把她往自己怀里揽,嘴里说了句:“妞,你这气性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才会消?这都多久事了?怎么就一直记着?”

        燕回说着,伸手捏展小怜下巴,把她脸强行转向自己,看着她脸说了句:“哟,爷怎么觉得漂亮了?”

        展小怜直接抬眸看着他说了句:“因为没看到你心情好?!?br />
        燕回嬉皮笑脸,往展小怜身边又挪了挪,伸手就往展小怜肚子上摸,展小怜一把挡住,警惕看着他问:“你干什么?”

        燕回“啧啧”两声:“爷摸爷儿子怎么了?你跟爷怄气,还不带爷跟儿子说话?”

        展小怜冷笑,伸手那包挡旁边护着自己:“燕回,你爱找谁找谁去,别来惹我,你也看到了,没了你我什么都好,你一出现,我所有好心情都没了。我没什么气,也早就不气了,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不想让自己觉得恶心……”

        燕回撑前排座位上手握成拳头好几次,沉默了半响才开口:“得,爷不跟怀孕女人吵架,你也别以为能气到爷,爷是为了爷儿子,要不然你以为爷来干什么?”说着,燕回直接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镶了闪闪发光各种钻石小锦盒,直接递到展小怜面前,单手打开,嘴里说道:“结婚!”

        展小怜吐了口气,慢悠悠扭头看着他,“结婚?燕爷开什么玩笑?”

        燕回伸手从里面掏出戒指,强行拉着展小怜右手,直接把戒指往她无名指上套,嘴里说道:“谁跟你开玩笑?爷说结婚,不结也结,爷第一个儿子,不能是私生子,必须结婚?!?br />
        展小怜看着她手上戒指,突然冷笑一声,“这戒指要是我看到你跟你那些美人做之前送给我,我想我会很高兴接受。但是现,看到你我就会想到你上半夜跟我上床,下半夜跟别人滚床单,只会让我觉得恶心,别开玩笑了燕回,我该说话我都说过了,别让我再说难听话。我会结婚,但是我结婚对象绝对不会是你!”

        说着,展小怜伸手拔下那枚戒指,弯腰捡起被燕回扔地上盒子,把戒指放了进去,“别糟蹋了这么贵重东西,总会有适合它?!彼呀渲阜呕匮嗷厣弦驴诖?,低着头说了句:“我刚下飞机,我想回家了?!?br />
        燕回冷着脸,冷飕飕盯着她侧脸,猛伸手抓起她手腕,扯着展小怜身体拉向自己:“展小怜,你他妈到底要闹到什么时候?爷说错了,爷说改了,你还要怎么样?你别忘了你肚子里是爷儿子,你别是以为你还能带着爷儿子跟别男人结婚?你给爷死了这条心!结婚?你他妈这辈子都别想摆脱爷,爷倒要看看谁敢跟你结婚!”

        “燕回!”展小怜抬眸狠狠瞪着他眼睛,后牙咬紧紧,一看就是爆发边缘。

        展小怜开口之前,燕回突然又软了声音继续开口:“跟爷结婚,待青城,爷保证不玩了,爷把她们都撵了,全部撵了,行不行?爷他妈再玩,爷让你亲手烧死……爷儿子别让他当私生子……”

        展小怜冷笑,“燕爷别委屈了自己,您老人家誓言和保证,比小孩子脸还善变,还是省省吧,我要是信你,母猪都上树了!”

        “展小怜!”燕回咬牙,“你别得寸进尺!爷就不信,你就没做过后悔事!”

        展小怜慢吞吞抬眸,冷冷看着他一眼,“做过,当然做过,我这辈子做后悔一件事,就是给了你一次机会,让你和你女人当面恶心我!”

        “展小怜!”燕回猛踹了前车座一脚,近乎咆哮吼了出声:“就这一件破事,你他妈到底要提多少次?”

        展小怜勾了勾唇角,慢慢转过身体看着他,“就是这件破事,让我心里扎了一根刺,就是这件破事,让我知道燕爷誓言不可信,就是这件事破事,让我知道什么叫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燕回,只要你站我面前一天,我就会想起这件事破事,只要你缠着我,我就会反复提这件事,只要想起你名字,我就会不停暗示自己,绝对不要相信你,绝对不要因为你忏悔和誓言心软……”她面对燕回,慢慢垂下眼眸,轻声说了一句:“燕回,你能不能别让我觉得,就连那十个雪人都是你做出来假象,行不行?”

        燕回沉默看着她脸,半响,突然伸脚踹开车门,直接下车朝着车队走去,不多时,车队启动,疾驰而去。

        龙谷和司机等车队走了才走回来,展小怜俯身趴膝盖上,时不时发出低低抽泣,龙谷上车坐好,伸手把她搂进自己怀里,轻松说了句:“小怜,没事了?!?br />
        展小怜伸手抱着龙谷腰,低声说了句:“二哥,我想点离开摆宴,去哪都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