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09章 男人的红玫瑰和白玫瑰

    第309章 男人的红玫瑰和白玫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因为劫机事件的影响,原本差不多快被人忘了的穆曦瞬间又火了起来,人总是向往光明和励志的,穆曦出现的时机恰到好处,不管是对她本人还是对她的家乡摆宴来说,劫机这个契机都是她重出娱乐圈的有利筹码。

        原本网上那个关于毁穆曦的新闻,也因为穆曦正面回应媒体以后被人扒出是个真心黑穆曦的人搞的,展小怜就觉得这些人没事找抽呢,人家红,人家嫁的好那是傻妞的本事,黑个毛线???这些人吃饱了撑的,只看到傻妞得到的掌声和鲜花,没看到人家付出的努力,傻妞努力的时候怎么就没人夸了?

        不过展小怜压根不替穆曦担心,没办法,轮不到她担心啊,傻妞家里有个无所不能的李晋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就算傻妞傻乎乎的不在意,李晋扬肯定不会坐视傻妞被人欺负的。

        展小怜相对而言还是挺了解那对夫妻的,穆曦看着是小心眼,不过她小心眼只针对自己已经过世的母亲,别人一个“不”字都不能说,李晋扬看着多大方一个人,不过这人真心小心眼,谁说他和他那位小娇妻坏话了,他能把人家整死,毫无疑问说穆曦坏话的结果会更惨一点。

        展小怜安安心心的待在家里,有时候为了打听穆曦的消息也会跑去“绝地”找方清闲,顺便蹭龙谷的饭,龙谷还是挺高兴展小怜过去的,毕竟这么多年突然这几年才开始见面,见面还是偶尔的情况。人家常说远亲不如近邻,本来龙家兄弟一直就担心展小怜跟他们有隔阂,只是苦于每个人都有事,没有办长期呆在一起相处过,如今这个机会可是千载难逢的,龙谷巴不得展小怜每天都去蹭饭,最好是跟他一起住在酒店。

        展小怜这人有个特点,自来熟,不管跟谁,只要她愿意,她都能很快跟人家拉近距离,几句话以后能和人家聊的不亦乐乎,不知道的人绝对意外她跟人家是老朋友,所以她对龙家兄弟心里没有什么膈应,感觉也比别人近一点,这几个人可是自己哥哥,这普通人,有几个能一夜之间多三个哥哥出来的?

        展小怜轻车熟路的摸到龙谷的房门前,伸手刷了下门卡,龙谷自打那天早上被展小怜看到有女人在以后,就自动自觉的给了展小怜一张卡,美其名曰约束自己。后来展小怜才知道龙谷其实是又开了一个房间,专门用来带女人回去的,展小怜那小脸当时就扭曲了。

        展小怜进门对着龙谷的工作间喊了一句:“二哥!我来啦!”

        龙谷应了一声:“二哥在,过来吧?!?br />
        展小怜走过去,发现龙谷坐在沙发上,旁边放着一个文件袋,他手里正拿着一叠照片挨张翻开,听到脚步声他抬头对展小怜招招手:“过来过来?!?br />
        “怎么了?”展小怜好奇的走过去,在龙谷身边坐了下来,歪着脑袋看他手里的照片:“这是谁的照片???”

        一眼瞄到一张看着相似偷拍的照片,展小怜伸手抢了过来,这才发现照片的主体物是一个房子的窗户,窗帘只放了一边,一对没有露出脑袋的男女就站在窗户边,从肢体动作上来看,男人是被女人从身后抱住的。

        展小怜仔细看了看,因为只看到一张,又没露脸,展小怜压根分辨不出这张照片里的人是谁,她奇怪的抬头:“二哥,这是谁???”

        “小怜的那位青梅竹马啊,”龙谷一边看,一边把他手里一叠照片往展小怜手里一塞,说:“注意序号,别弄错了,看着还是挺精彩的?!?br />
        龙谷翻了翻后面的照片,又随便挑了几张,然后往展小怜面前一放,“收获还是挺多的,小怜自己看看,二哥先忙去了?!?br />
        “哦,”展小怜把照片放到一边,又把文件袋拿起来,看看,发现还有光碟和文字记录,展小怜直接把光碟拿出来,走到龙谷特地为自己准备的电脑面前,直接把光碟塞进了光驱打开电脑播放,等待电脑回应的时候展小怜坐在旁边从照片第一张开始看,照片一看就是有选择性洗出来的,照相机也是专业相机,拍出的照片十分清晰,就连人物脸上的表情都看的一清二楚。

        展小怜快速的翻开着照片,那房子看着很居家,展小怜不确定这是租住的房子还是谁家的房子,反正看着就是普通的民宅,安里木低着头先进了房子,按照照片的序号,还有插播的镜头,因为一直在外记录的照片里插了一张安里木那拿钥匙开门的的镜头,跟着又跳到了外景拍摄的地方。

        安里木进门,照片时间显示在四个小时候,瞳儿穿着黑色的大衣,戴着墨镜从出租车上下来,径直走进了楼房,在门外站了一会,展小怜看了下照片记录的时间,大约在七八分钟以后瞳儿才进去,展小怜快速的往后翻,电脑视频上也出现了相应的画面。

        展小怜放下手里没看完的照片,抬头看着电脑屏幕,瞳儿进门,门被关上,镜头跳到从窗外偷拍的位置,然后慢慢的一动往窗户口伸去,直到找到在外面拍摄最佳的角度,里面说了什么听不到,不过展小怜能看到两人在说话,安里木伸手抓着头发,表情痛苦且烦躁的往床上一坐,抓住头发低下头。

        瞳儿站在原地,然后她抬脚走到安里木面前,缓缓在他面前蹲了下,摘下带着皮手套的手,直接摸向安里木的脸,安里木一动不动的坐着,瞳儿突然伸手,两只手抱住安里木的腰,把头埋到了安里木的怀里。

        展小怜的鼻子都歪了,嘴里开始骂人:“不要脸!臭不要脸的!……”

        龙谷听到展小怜声音抬脚过来,往展小怜身边一坐,看了眼电脑里正在上演的春宫画面,嘴里说了句:“小怜你是在骂谁呢?是骂你的青梅竹马还是这个美人?”

        展小怜生气道:“当然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她一直觊觎我木头哥哥!”

        龙谷又看了几眼,笑道:“呀,我看着他挺喜欢这女人的,两厢情愿的事罢了,只不过,苦了他家那位小娇妻了。这小子还挺有艳福,家有娇妻外有知己,红白玫瑰皆有,这日子多幸福?!?br />
        展小怜凶狠的瞪着龙谷:“二哥!木头哥哥才不会喜欢瞳儿这样的女人,你别瞎说,你看到的就是表象!”

        龙谷伸手摸摸展小怜的头发,“可能是吧。不过呢,二哥是男人,男人最了解男人的想法,看看他对这女人的动作就知道,怕伤着人家,小心翼翼的不是?开始可能不喜欢,不过时间长了谁知道喜不喜欢?男人这种生物吧……女人嘛,当然是越妖艳越好,看看这女人进门的时候,那就是个正经女人,这会再看,这就是个尤物,小怜你看到没?那就是上嘴的,哪个男人不喜欢……”

        龙谷话没说完,展小怜已经伸手推他:“二哥,你忙你的去,不许看了!”

        龙谷嘴里“哎哎”两声:“小怜!二哥是帮你分析……”

        “你要再说你就出去!”展小怜的小脸都黑化了,“赶紧忙你的去!不然我生气了!”

        龙谷没办法,只好站起来工作了,展小怜绷着一张小脸看着电脑里香艳无比的画面,脑子里出现了安里木那张充满正义感和责任感的脸,然后伸手按下??仄?,把这画面个快速跳了过去,她看的时候没有别的想法,只有一种,她想宰了瞳儿。

        其实,展小怜真的看出来了,龙谷说的没错,安里木的眼神和动作确实透露出他的内心,他喜欢瞳儿,或者说是爱上了瞳儿,他所有的半推半拒不过是因为他的良心让他怀有愧疚,这份愧疚是对小葵的。

        安里木喜欢什么样内型的女人展小怜不想知道,但是她可以肯定是安里木开始并不喜欢瞳儿,只不过他抵不过一个女人的执念和对一个正常女人的向往,小葵的精神出了问题让安里木把一个正常男人的情感转投到了瞳儿身上,而瞳儿给了安里木更多的刺激,这种刺激是小葵这个受过正统教育、思想相对保守的淑女给不了的。

        展小怜呆呆的看着画面,如果安里木爱上瞳儿,按照龙谷的话说,她就容易理解为什么安里木没有把瞳儿推出去了。展小怜坚信安里木不是那种被情欲蒙蔽双眼的人,只是如今,他有目的有意识的选择了隐藏瞳儿的嫌疑。

        展小怜从画面上移开眼睛,看向龙谷问道:“二哥,你说,你能找人拍到他们的这些照片,那别人是不是也能拍到?”

        龙谷低头对着电脑打字,嘴里说道:“那尤物有点本事,敢接这单的没几个人,方总经理给我推荐的人是不受他们管辖的,所以才敢接下来,听方总经理说,周边三省,别人搞不定的事,他介绍的人可以搞定,这玩意,不是谁想拍就拍得到的,给送照片的时候那人说了,这一单破费了些周折,还要求加价,这小子和他的美人做的很隐秘,一般人发现不了,这位置也很偏僻,是人比较少的郊区?!?br />
        展小怜把视线重新放在画面上,画面里的瞳儿伸出裸露的胳膊,勾上了安里木的脖子,正对着他的嘴亲,安里木仰面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一只胳膊搁在脸上,挡住眼睛,也不知瞳儿做了色盲,安里木突然一下就抱着瞳儿压了过去,这种经历了思想斗争却最终抵不过身体需求的反应,展小怜看得懂,被百般调戏后放纵自己的反攻。

        展小怜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往沙发上一靠,嘴里淡淡的问了一句:“二哥,你说我能不能最后利用燕回一次,把木头哥哥解救出来?”

        龙谷愣了一下,“解救?”

        展小怜点头,“是啊,解救,我知道木头哥哥现在很痛苦?!?br />
        龙谷忍不住笑出声来,“小怜,你觉得对他是解救,可是他自己不一定这样想。他肯定有过痛苦,不过很明显,他和这个女人在床上的时候快乐是大于痛苦的,否则他不会为了另一个女人背叛自己的妻子。小怜,你确定分开他们是对他的解救吗?”

        展小怜抬头,“可是,就这样让木头哥哥越错越深?”

        龙谷想了想,重新站起来,抬脚走到展小怜面前,伸手关了电脑,把展小怜的脸蛋转向自己,看着她的眼睛说:“小怜,你要知道,他是一个成年人,他不是十六七岁的男孩,所以,他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二哥也相信他“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在一个人或是面对自己妻子的时候,内心所受的煎熬比他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时得到的快乐要痛苦千万倍。只不过,男人偷情就像嗑了药一样,这会让他上瘾,他想戒,但是一时半会却戒不掉,这就是你所看到的他的痛苦。只是小怜,如果外人强行抢走了他依赖的药,那么他对药的执念会越来越深,甚至会至死都惦记,自己放弃的才是他不想要的,别人强行逼迫的,他的需求会更加强烈。所以小怜,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痛苦,让他煎熬,当他自己决定戒掉的时候,那才会真正戒掉,别人帮不了他?!?br />
        展小怜摊摊手:“万一,他戒不掉呢?或者是,他不打算戒掉呢?”

        龙谷笑笑:“那你为自己找了大麻烦而强行让分开他们,不是更没有意义?”

        展小怜扭头看着那叠照片,声音低沉的说:“木头哥哥真的不一样,我不想他这辈子毁在这个女人手上?!?br />
        龙谷点点头:“小怜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我也希望小怜能明白一件事,你帮不了他做决定,小怜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或者放弃对他的关注,每个人都只能对负责,不管是小怜还是其他人都不能替他们负责,这个美人,这个男人,以及这个男人的妻子,包括他们的家人,所有的事情到今天这一步,他们每个人都有责任?!?br />
        展小怜点点头:“二哥说的我都明白,只是……”展小怜呼出一口气,语气不无惆怅的说:“只是我真的希望木头哥哥能安安稳稳的活一辈子?!?br />
        龙谷伸手把那叠文字记录拿了出来递到展小怜手里:“小怜,二哥对这个男人不了解,也不想毁了小怜心目中的好哥哥形象,二哥只希望小怜明白,那是别人的生活,你可以继续喜欢这位邻家哥哥,但是只能单纯的针对这个人,不应该擦手他的生活。就像二哥对小怜,二哥是希望小怜按照二哥想的那样去做,二哥觉得二哥给小怜的是最好的,但是二哥更加尊重小怜自己的意愿,只要小怜想的,二哥会无条件支持,这也是大哥和龙宴的想法?!?br />
        展小怜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照片,伸手放到了一边,嘴里说道:“如果二哥说别人戒的戒不掉,那二哥现在对燕回这样,他不是会越来越疯?”

        龙谷点头,阴测测的笑了笑:“所以二哥让他痛苦,让他煎熬,让他知道让小怜哭的后果。别人二哥管不到,但是让小怜伤心,二哥就不会让他有好果子吃!”

        展小怜伸手擦汗:“二哥,关键是我觉得燕回这个人,做事有点不折手段……”

        龙谷笑眯眯的问:“那小怜是担心二哥的安危?”

        展小怜点头:“说起来,我跟燕回接触的时间真的挺长的,我对他还是比较了解的,我怕二哥吃亏?!?br />
        “那正好,”龙谷扯了扯嘴角:“二哥这人没燕回那么不要脸,不过二哥的长处里坚持也是一个优点,为了小怜,二哥自然是不达目的不罢休,那就看看谁玩的过谁了!”

        展小怜干笑:“我怎么觉得二哥的优点和燕回的不折手段是差不多意思呢?!?br />
        龙谷摇头:“怎么会?二哥明明比他形象正面?!倍倭讼?,龙谷开口:“小怜,二哥不喜欢你因为别人的事跟燕回接触,如果你是为了自己,你去跟燕回接触二哥没意见,但是如果因为别人你扯上麻烦,二哥会很困扰,因为这样你会打破二哥的原有计划,二哥是说让小怜摆脱燕回的计划?!?br />
        展小怜摊手:“我没那么傻?!?br />
        龙谷打击她:“女人犯起傻来就是白痴?!?br />
        展小怜翻白眼,“我对当傻叉女人没兴趣,再说了……”展小怜低头看着那叠照片,说:“木头哥哥如果真的被抓起来了,那也是他咎由自取。如果瞳儿为了自保选择沉默,木头哥哥代替她去坐牢,这也是对木头哥哥背叛婚姻的惩罚,是对小葵的宽慰。小葵虽然人蠢了点,但她是无辜的,看到她现在的境地我只觉得心凉,我怕我将来有一天结婚了,我的(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男人也背着我去找他的红玫瑰,而我成为另一个小葵……”

        龙谷看着展小怜,叹口气:“哎哟,我们家小怜还真是让二哥为难,看到小怜这样,二哥突然觉得二哥以后要改邪归正了……”

        话没说完呢,展小怜冷哼一声打断:“拉倒吧,二哥这种人我最清楚,比燕回好不了多少,你的改邪归正在看到美女之后全抛后脑勺了,你改不了的,我以后要么不嫁人,嫁人了绝对不会嫁二哥这种的,当情人很好,但是当老公,我还是单着吧?!?br />
        龙谷终于尝到了龙湛那种心脏中刀的感觉了,满头是汗的解释:“小怜,二哥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好?”

        展小怜直接说了句:“二哥比我说的更差劲!”站起来照片都没拿,直接走了。

        龙谷:“……”(百度搜索本书名+第五文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从报纸上直接逐渐知道穆曦的行踪,青城到摆宴,看每天的采访什么的,她还真是忙的要死,摆宴把穆曦当成一个正面英雄似的人物捧了起来,而公司的单子也随着穆曦的名声突然增加。

        ------题外话------

        打滚,渣爷的十五点也是万更,渣爷都万了,胖妞妞要努力减肥,投一张减一斤,满地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