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95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冰冷生硬的枪管抵在她的后脑勺,展小怜头也没回的抬手,直接把抵在后脑勺的东西给打开了,“干脆点一枪打死我,要不然就别装神弄鬼的恶心我?!?br />
        目光平视着前方,展小怜怀里抱着只抱枕,身体动都没动一下,忽一下,她左边突然多了个女人的上半身,那女人趴在沙发靠背上,头发挽在后脑勺,面前没有垂下一根碎发,打了发胶的缘故,她前额的头发服服帖帖的趴在头上,如此老气横秋的发型在她脸上,不但没有这女人显得老气,反而多了份知性优雅和从容,全身上下透着干练和老于世故的稳重。

        那女人媚笑着扭头,看着展小怜开口:“展小姐,久闻大名了?!彼低?,她抬起修长的腿,直接从沙发后面翻到了沙发前面坐了下来,跷起二郎腿,这个燕回坐起来邪气边痕做起来优雅的姿势,在这个女人身上体形的依然是干练,她极高的身形和完美的身材任谁都会想多看两眼。

        女人游戏似的把玩着手中的一把金色的小手枪,嘴里继续说道:“怎么办?我看到你第一眼就想杀了你,这可是鼎鼎大名的展小姐呀。你说,我要杀了你,燕爷会有什么反应?”

        展小怜伸手按着??仄?,把电视机的声音调的小了点,怀里还抱着抱枕,扭头看着她,“鼎鼎大名?这么说我感觉很有名似的?”

        女人伸手托腮,带着审视的目光认真的看着展小怜,半响,她伸出手,送到展小怜面前,娇媚一笑,歪着头看着展小怜开口:“我是凌纤秋,展小姐,幸会?!?br />
        展小怜伸手碰了下她的手,一碰到即拿开,她点点头:“幸会?!闭剐×趸厥?,继续扭头看着声音小到听不到声音的电视机,嘴里说了句:“凌纤秋小姐特地找过来,是有话说?”

        凌秋纤手里正在把玩的手枪停住,再次扭头看向展小怜,猛的凑到她面前,盯着她笑着说:“我可是背着燕爷过来的,你可不能告诉他,你要是告诉了他,他生气了我也害怕的……”然后她娇媚一笑,说:“其实,我最怕他在床上折腾我,你跟他肯定做过,他有多折腾人你肯定知道……”

        展小怜垂眸看了她一眼,“我不说,你有话直接说,我没兴趣跟人家玩心眼玩暗战,我喜欢干脆利落,想杀人一刀砍下去,不想杀死力度就放松点,要不然就把亮刀,都不是几岁的小孩子,吓唬不了谁?!彼低?,她抬头看着电视,说:“给你五分钟,如果说不到什么重点,我要看电视了?!?br />
        凌秋纤“咯咯”笑出声,修长的腿轻轻巧巧换了个姿势翘起二郎腿,靠着沙发扶手另一端坐着,看着展小怜,说:“其实呀,我好几年前就听人家说过,青城的燕爷那位真命天女出现了,我一直好奇是个什么样,可惜,这么长时间竟然一次没碰上,虽然没见过本人,不过展小姐的照片和影像资料我可是一大把呢,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嘛。本来呢,我也不觉得展小姐有什么好的,不过现在想想,不是展小姐有多好,而是对燕爷来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展小姐,你说是不是?”

        展小姐眼睛看着电视,嘴里说了句:“误会了,欲擒故纵不是我的菜,征服女人是男人的天性,燕回有这样的想法不奇怪?!?br />
        凌秋纤再次娇笑出声:“展小姐果然有意思,冒昧的问一句,展小姐对燕爷了解几分?”

        展小姐摇头:“不了解?!?br />
        凌秋纤把玩着手中的小手枪,嘴里说道:“我十四岁的时候第一次看的他,当时我就想,为什么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好看的男人,就冲着他的长相,我也要得到,为了得到他我煞费苦心,想尽一切办法掌握他的一切资料,想让他回头看我一眼……现在想想,我真是杞人忧天,其实只要我脱光了送上门,就没有不成功的。不过我成功了,在我十四岁生日那天,我利用我父亲跟他的一次合作爬上了他的床,”凌秋纤勾唇一笑,“他对我很满意,我父亲也有意向和他联姻把我嫁给他……”

        展小姐扭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凌秋纤继续说:“可是他结婚了,有老婆,我想杀了那个女人,可惜,我父亲阻止了我,说那个女人动不得,是个大有来头的女人,虽然父亲看着就是个普通的官,可是有个了不得的爷爷呀……”

        展小怜眼睛看着电视,身体一动不动的坐着,面无表情。

        凌秋纤笑了笑:“结不结婚都阻止不了我爱他,这个世上绝对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他,你也一样?!绷枨锵伺ね房醋耪剐×骸拔腋盖缀臀掖蟾缭谝怀〕祷鲋卸妓懒?,我明面上成了青州社的女王,可实际上,我早就把青州社和我自己送给燕爷了,如果没有燕回这棵大树,青州社早就成了别人的掌中物,与其便宜了别人,我宁肯把它给我心爱的男人?!?br />
        展小怜对她竖了竖大拇指,干巴巴的说了句:“有志气?!?br />
        “所以,每年在我生日的那一天,我都会来青城,把自己当着礼物献给燕爷……”凌秋纤瞟了眼展小怜,目光中尽是得意之色:“偶尔,燕爷也会去青州社跟我幽会……,可惜这样的次数是少了点……”

        展小怜没等她继续说,直接打断:“燕回已经离婚了,你可以争取下试试,看看能不能嫁给燕回当正宫?!?br />
        凌秋纤咯咯一笑,“嫁?我以前还是小女生的时候有过这个幻想,不过,这十几年过去了,我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十几年,还有什么不了解的?我宁肯当他的情人,也不当他老婆,连那个女人那样的后台他都能离得了,还有谁能驾驭的他?本来,我爱的就是那样一个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燕爷?!?br />
        展小怜再次扭头看了她一眼,说:“你还是说重点吧,我听半天,没一句值得我花费时间去听的?!?br />
        凌秋纤拍着手里的枪,笑着说:“你是不一样啊,常理来讲,你应该对燕爷身边女人更有了解的兴趣?!?br />
        展小怜顿了下,她突然哧一下笑出声,“说的有道理,不过当我有了解兴趣的时候,从来没机会了解,当我没兴趣的时候有人主动往我面前凑,特招人嫌?!?br />
        “哎呀,我这是被嫌弃了,”凌秋纤优雅的靠着沙发坐好:“女人嘛,有时候还是难得糊涂的好,燕爷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女人守身如玉?我也做过你这样梦,觉得燕爷前半生的游戏人间在遇到我以后会有所改变,结果呢?燕爷的女人还是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从得宠到被抛弃,大多人只有一夜,我们俩,我觉得该知足了……你可能不知道,我年年都来,有时候我想的难受了,就会在夜里跑过来,不管他在干什么,我都有本事把他从别人的床上拉到我的床上,对我来说足够了,不是有句话叫知足者常乐?”

        凌秋纤看了眼展小怜面无表情的脸色,轻轻一笑:“你也不冤了是不是?这么长时间,燕爷为你做的事够多了,别不识好歹,多少女人求都求不来“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你还跟燕爷摆什么架子?”

        展小怜叹口气,扭头看着她说了句:“凌小姐,我欲擒故纵也好摆架子也罢,什么都没所谓,我是个普通人,对燕回也没有那种无法抑制的崇拜,我跟他没以后,你不用说那么多,我不会告诉燕回你来过,我会当着什么都没有发生,你请自便?!?br />
        凌秋纤冷笑一声,“你还真是不识好歹,我本来还想我们两个和平相处……”

        “我不是后宫的争权女,燕回也不是古代真正的皇家帝王,”展小怜看着她说:“凌小姐,祝你好运?!?br />
        凌秋纤站起来,那极高的身形在站起来以后显得更为修长,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展小怜,弯腰凑到她面前,手中拿着的小手枪在展小怜的脸蛋上拍了拍,勾着唇角笑着说:“展小姐,你会后悔的……”

        说着,凌秋纤踩着高跟鞋,慢悠悠的晃了出去,熟练的跟门口的保镖打了个招呼,扬长而去。

        展小怜坐着没动,而是伸手拿着??仄?,把??仄鞯纳舻鞲?,电视里正在上演的狗血古装剧里,一个路人甲老婆正为死去的老公哭的撕心裂肺,凌秋纤睨了展小怜一眼,抬脚朝着门外走去。

        展小怜靠着沙发背,身体软软的靠在上面,整个人精神萎靡至极,一步天堂一步地狱,原来如此。

        一个星期前,他们还吵吵闹闹,而那时,她还有足够的耐心去哄他高兴逗他开心,一个星期后,她突然失去了所有愿意哄他的精力和意愿,她老老实实的窝在沙发里,像个被困住的野兽,供笼子外的人嘲弄玩乐,她以为她在努力追寻幸福的时候,结果有人揭开一个事实,告诉她其实燕回一直都是来者不拒,一直都和另外一个甚至更多的女人保持着亲密的关系,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展小怜一想到燕回有可能在和她上半夜睡完,下半夜跟那个女人搞一块就恶心,她伸手抱着头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啊——”

        伤到展小怜的不是刀不是枪也不是语言,而是真相和事实。

        听到展小怜的尖叫,门外迅速的有人冲进来,发现展小怜抱着头坐在沙发上背对他们,他们留下一个在原地看着,另外一个急忙冲了出去,不多时,燕回踢门冲了进来,里面看着人一看到燕回就急忙跑了出去,燕回慢吞吞的走到展小怜面前,蹲下,伸手拉下她的手看着她问:“你就跟爷说你想怎么着?”

        展小怜猛的伸手一推,燕回被她推的坐到地上,展小怜一脸恶心的把手往身上擦,“你别碰我!”

        燕回的脸色瞬间变了,他阴着脸,盯着展小怜问:“爷没听清,你说什么?”

        展小怜坐正身体,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回答:“别用你的脏手碰我,我怕我会得??!”

        “展小怜!”燕回暴喝出声:“爷看你是活腻了!”

        展小怜勾了勾唇角,盯着他说:“你果然是一点都没有变,除了会这些,别的什么都不管……燕回,你今天关着我,明天关着我,关一个月还是一年其实结果都一样,我只会告诉你,我们完了?!?br />
        “完不完不是你说了算!”燕回站起身,冷笑:“爷他妈还没说完,凭什么完?”他上前一步,粗鲁的扯着她的手腕,“你全身上下都打着爷的烙印,你敢说完?说完?没那么容易,爷就是关,也关你一辈子……”

        展小怜抬手,“啪”一声打了过去,她看着燕回,冷静的开口:“你关不了我一辈子,能关我一辈子的人,我是心甘情愿让他关,燕回,你留不住我,就像我留不住你一样……”顿了顿,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而又淡定,说:“否则,我们也不会走到这一步。燕回,你要关,就关着我的尸体一辈子吧!”

        燕回一手抓着她的手腕,眼睛盯着的她的脸,然后猛的扯着她往卧室走,“过来!”

        展小怜被他强行抓着手腕往里走,她安静的顺着他手上的力度跟着,看着他胡乱在房间里翻找一通,然后带着愤怒的情绪把一件衣服撕成布条状,直接把展小怜的两只手捆在一起,在床头的圆柱子上打了个死结,展小怜安静的看着他,燕回蹲在她面前,说:“乖乖呆着,哪都不许去,慢慢想,想通了给爷说?!?br />
        展小怜两只手动都不能动一下,她坐在床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看着他,燕回狼狈的站起身,转身朝着门走去,走了几步,突然又回头,往展小怜面前一蹲,说:“妞,你跟爷说和好了,爷给你松开,这是最后一个,爷不玩了,爷要是知道你这疯女人会闹成这样,她他妈就算脱光了躺爷床上爷都不会(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上……”

        展小怜看着他只说了两个字:“出去?!?br />
        燕回猛的砸了下床面:“展小怜!”

        “出去!”展小怜猛的提高声音吼道:“我看到你恶心,你给我滚出去!”

        燕回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展小怜的眼中慢慢蓄满了泪,豆大的泪珠顺着她的脸颊一滴一滴的往下落,她突然大哭着吼出声:“你给我滚出去……”

        燕回重新站直身体,后退两步,冷笑两声,转身走了出去。

        展小怜坐在床上,身体靠着床沿,低着头,原本无声的哭泣逐渐转为呜咽,再然后她放声大哭,哭的撕心裂肺,哭的无可奈何,她一边哭,一边喊:“爸,妈,我想回家了,我想家了……”

        手腕保持着长久的姿势不变,两只胳膊的都麻了,她一动不动的坐着,身体的重量挂在那两只被捆起来的手腕上,脸上都是未干的泪痕,她低声的抽噎着,像只受伤的小兽,因为哭的太彻底,她耗尽了身上的力气,垂着头半闭着眼。

        不知道过了过久,外面有人走了进来,展小怜慢慢的抬头,卿犬站在她面前,然后他掏出一把刀,直接割断了绑着展小怜的手腕上的绳子,嘴里说了句:“走吧,燕爷让我把你送回去?!?br />
        卿犬说着,伸手直接握上她的手腕,在她的手腕上搓了两下,“还能走吗?”

        展小怜什么话也没说,身体软软的站起来,摇摇晃晃似乎马上就要跌倒,卿犬犹豫了一下,伸手扶着她的肩膀她,说:“我扶着你走?!?br />
        展小怜摇摇头,伸手推开他的手:“别往你身上揽祸了,我不想再欠你一次人情,我没留再碰面的机会?!?br />
        卿犬听了,抬脚走了出去,展小怜挪到门口的时候,卿犬伸手把一条热毛巾递到她面前,干巴巴的说了句:“擦脸?!?br />
        展小怜接过来,在脸上擦了擦,嘴里说道:“犬,谢谢你?!?br />
        卿犬别过脸,当没听到,展小怜把毛巾递回去,卿犬伸手扔在地上,指指门:“你自己能走?”

        展小怜一边往门口走一边问:“犬,你能不能帮我打个电话打给我爸?我手机被摔坏了,不能打电话,让我爸来接我吧?!?br />
        卿犬低声说了句:“我劝你还是先别打电话,免得爷又改主意,走吧,我送你回去?!?br />
        展小怜没多问,跟着卿犬直接走了出去,车就停在酒店门口的位置,卿犬伸手拉开车门,展小怜坐进去,卿犬绕到另一边上车,拍拍司机的后座:“开车吧?!?br />
        有四五辆车跟着,算是个小型的车队,展小怜坐在车里歪头看着窗外疾驰而过的风景,心中一片空白。身侧卿犬突然开口:“你的论文我改好以后会发给你,不会忘的?!?br />
        展小怜一直没吭声,看着外面安安静静的,卿犬似乎想打破安静,再次开口:“你要是真想跟爷在一起,就得忍受爷身边的那些女人,我看的太多了,别指望我们爷只会专宠一个女人……”顿了顿,又说:“你不适合我们这些人,这次要是能摆脱了,你赶紧找个好人家嫁了,你结婚了,不定我们爷就觉得没意思了,他对结过婚的女人没兴趣……”

        展小怜还是没吭声,卿犬说了好一会见展小怜都不搭理他,突然恼羞成怒的提高声音说:“我都安慰你半天了,你到是出个气???我哪说的不好了?有你这样的吗?”

        展小怜看着小脸涨的通红的卿犬,吸了下鼻涕开口:“你说的挺好,也挺对,我听着呢?!?br />
        卿犬动了动,拉下脸,抬着下巴,扭头看着窗外不说话了,展小怜看了他一眼,闷声闷气的说了句:“还是小屁孩的脾气……”

        卿犬猛的扭头瞪着她:“怎么说话呢?”

        展小怜觉得自己总算知道为什么燕回对这小子跟别人有点不一样,这一看,这小子就是小一号的燕回,从脾气到性格,都挺像,要说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这小子是个高学历,而燕回是个老流氓。

        车在高速路上快速行驶,走到青城和摆宴交界的地方突然被人截停,卿犬扭头对展小怜说了句:“你待着别动,我下去看看?!?br />
        前排副驾驶座上坐着的保镖扭头说了句:“犬哥你还是别动,我下去问问是哪条道上的人。要是有什么事,你们直接倒车往回开?!?br />
        车陆续停下,那保镖下车往前走了几步:“哥们哪条道上的?这里青城燕爷的车,哥几个报个门路引个道……”

        展小怜本来是兴致缺缺的歪头靠着窗玻璃发呆的,无意中抬头一看,突然看到拦车的对面后面一辆车的车门突然打开,跟着下来一个人,她一看到那个人影整个人一激灵就坐直了,卿犬扭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展小怜扭头看了卿犬一眼,说:“对面那人我认识?!?br />
        卿犬看了她一眼,伸手推门下车,直接走了过去,展小怜坐在车上没动,不多时,卿犬重新走了回来,伸手拉开车门,看着她说:“下车?!?br />
        展小怜从车上下来,边痕站在摆宴的地界上,看着展小怜没开口,展小怜走到他面前,抬头看了他一眼,边痕伸手扶着她的肩膀,带着她往后车门走,然后伸手拉开车门,把她推了进去。

        边痕带过来的人差不多也有四五辆,其中还有一辆是面包车,车上路,展小怜回头看了一眼,卿犬站着高速路边,目送他们离开。

        坐在车上,展小怜低头一言不发,边痕坐在她旁边,半响,突然开口出声,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抱歉,我没有给你父亲打电话,不过已经通知了龙宴,相信龙家兄弟已经得到消息?!?br />
        展小怜低着头,闷声闷气的说了句:“对不起?!比缓笏焓治孀帕?,眼泪从指缝里往下流,哭着说:“边痕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边痕没说话,而是伸手,递给她几张纸巾,“小怜,好好的说什么对不起?没什么对不起的?!彼┝艘谎壅剐×氖滞?,伸手抓了过来,纸巾捋起她的袖子:“这里怎么了?”

        展小怜低着头,任由边痕抓着她的手腕,嘴里淡淡的说了句:“他怕我自杀,就给我捆上了……”

        边痕放下她的手,没说话,半响说道:“有心,只是做了坏事,这个人还真是没什么变化?!倍倭讼?,他问:“要送你回家吗?”

        展小怜看着窗外,“把我放到摆大门口就行?!?br />
        边痕看着她的侧脸,突然问了句:“小怜,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希望你能幸福?!?br />
        展小怜依旧看着窗外,嘴里说道:“谢谢?!?br />
        车道摆大门口停下,边痕摇下车窗,看着展小怜说道:“小怜,要是有什么事,你还是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很高兴你能想到我?!?br />
        展小怜往前走了一步,弯腰看着他说:“抱歉,我本来不想连累你,但是……我没办法……边痕,我以后的事,你别管了,行吗?”

        边痕对她笑了笑,然后摇上车窗,车径直开走。

        展小怜站着校门口,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她一边走,一边用手揉着微红的眼睛,慢慢的穿过校园,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展小怜用钥匙打开门,对着屋里喊了一声:“爸,妈,我回来了?!?br />
        展妈倒是没什么表情,展爸的脸色有点不大好看,看到展小怜回来立马站了起来,“小怜?!?br />
        展小怜低着头往自己房间走:“爸,妈,我走路走的腿有点累,晚饭我不想吃了,我想睡一会?!?br />
        展妈指着展小怜说:“这孩子心情是不是不大好呀?”

        “你别管了,先去弄点吃的吧,”展爸对展妈笑笑,说:“我去看看?!?br />
        展妈对着展爸翻了白眼,“还跟我抢功劳,那是你闺女就不是我的?”

        展爸笑了笑,走到展小怜卧室门口,伸手敲了敲门:“小怜,是爸爸,爸爸要进来了?!?br />
        展小怜和衣趴在床上,嘴里说了句:“爸,我没事,门我锁了?!?br />
        展爸继续敲门:“小怜,你就让爸爸进去吧,爸爸一天都没看到你了……”

        拖鞋踩着“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地板的声音,展小怜伸手拉开门,伸手整理头发,看着地面说了句:“爸,看到了?那我关门了?!?br />
        “小怜,急什么呀,爸爸关心关心你论文?!闭拱滞泼沤?,展小怜往床上一坐,展爸关上门,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下来:“小怜,你能不能告诉爸爸,发生了什么事?”

        展小怜抬头看了展爸一眼,抿了抿唇,说:“爸,我跟燕回,完了?!?br />
        展爸愣了一会,伸手摸向展小怜的脸,想看看是不是哪里受伤了,急忙问:“小怜,他是不是打你了?”

        摇摇头,展小怜看着地面说了句:“没有,我不想提他,反正我跟他,是走到头了?!?br />
        展爸不敢追问,只是点点头,说:“你要是不想提,咱就不提,只是小怜,燕回他自己怎么说的?你说你们完了,那他怎么说的呀?这要是单方面的,以后他还不得闹腾,你说是不是?你就跟爸爸说实话,你是怎么想的?”

        ------题外话------

        有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