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92章 白吃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想起边痕,展小怜就觉得无比的惆怅,在展小怜看来,边痕的整体条件是最让女人向往的,外貌优越,家庭清白,还是国外的侨民,稳定且薪水优厚的工作,因为母亲去世的早,所以不会有婆媳复杂的关系,不管哪方面都十分诱人,对展小怜来说,边痕就是天生让别的男人眼红让女人心动的,最起码,她当初就是心甘情愿拜倒在边痕的西装裤下的。

        展小怜的个性就是这样,她觉得自己喜欢一个人了,这个人的各方面又都符合自己的理想,她就会主动出击,边痕就是她在这种情况下追求的第二个男人。

        她喜欢安里木的时候年纪更小,没有想过经济状况和生活质量的关系,所以那时候不管安里木有没有钱,她都喜欢,后来她自己工作了,因为一件漂亮衣服要不要买纠结了好一会,她意识到钱和生活质量直接挂钩,否则木头哥哥不会因为钱的关系没办法做手术。所以边痕让她动心了,边痕除了其他方面都好以后,他还不差钱,不能说是什么富翁,最起码过个小康生活那是没问题的。

        展小怜等在上菜的时候抬头,看着“绝地”巨大的logo,默默的扭过头看向一边,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她不愿意去那里,如果去了,她看到边痕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他因为她的关系重伤成那样,可是她却和重伤的人的在一起,这会让展小怜有种背叛的错觉。

        财务正指着小店里的东西跟展小怜说着什么,展小怜也没听进去,饭也没吃几口,就跟财务一起出了,财务一边走一边说:“哎,展小姐你是不是打算减肥???吃的那么少,我跟你说,你现在的这身材胖瘦正好,别减了,节食减肥伤身体……”

        展小怜跟财务一起往会走,笑笑说:“我是突然没胃口,其实味道挺好的。我下次来肯定吃的多?!?br />
        两人回到公司,展小怜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手托腮看着透明玻璃外面的,然后手机再次接收到一个短信,她点开看了下,还是当初她跟边痕一起去的那家慈善学校发过来的慰问短信,因为立刻摆宴在青城疗养的缘故,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去了,不过那家慈善学?;故敲扛鲈露蓟岱⒁淮味绦盼课室幌?,当初展小怜跟学校的解释就是身体很不好,需要养一阵身体。

        展小怜托腮看着短信,当初她过去是因为边痕,如今她过去为了什么?如果过去势必会合边痕碰上,展小怜伸手按着手机按键回回复过去:很抱歉,因个人原因,恐怕以后都去不了了,非常抱歉,祝孩子们一切安好。

        那种学校知道的人特别少,义工流失很严重,今天能有是个,后天不定就只剩一个了,能长期坚持下去的根本没有几个人,边痕真是极少数人里面的那一个能坚持到底的。

        展小怜很快收到那学校的回复:好的,感谢您对孩子们的关爱,也希望您一切安好,好人一生平安。

        展小怜默默的看着那条短信,然后盖下手机,一下午在办公室都没有说一句话,她知道她的情绪是愧疚,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她关上办公室的门,一边哭一边给燕回打电话,也不管他在干什么,就对着电话哭了半天。

        燕回本来是跟另外一个城市过来的同道中人在谈合作,结果手机响了,一看是那妞的电话,拿起来放在耳边,结果就听到里面那女人一个劲的哭,就跟女鬼似的,燕回一边挖着耳边一边抬脚往外面走:“爷说,你装鬼吓人是不是?哭个什么劲?谁给你气受了?爷把他躲成肉酱行不行?喂,你这女人怎么回事?”

        展小怜不理,对着电话哭了好一会,然后说了句:“好了,我心里舒服了,嘿嘿,你忙,我挂了哈?!?br />
        然后真的挂了电话。

        燕回:“……”

        走回去,一直看着燕回的一个黑胖子晃着胖手指上的金灿灿的的戒指,粗声粗气的笑着问:“怎么?是燕爷的女人?不知道燕爷的女人是怎样的国色天香啊?!?br />
        燕回伸手把电话往身后一抛,立刻有人冲过去接住,他慢吞吞的晃回去,大腿翘着二郎腿往沙发上一坐,邪笑着看着黑胖子:“怎么?胖哥对爷的女人有兴趣?”

        黑胖子急忙摆手:“不敢不敢,燕爷您就别埋汰我了,我有十个胆也不敢肖想燕爷的女人?!?br />
        燕回对身后勾了勾手指,身后的人立刻把一根烟递到燕回嘴里,跟着送上火,燕回居高临下俯视着的黑胖子,邪笑:“不敢就别跟爷放那么多屁,当爷不知道你们的那些把戏?爷的女人少一个手指头,爷就把你们这帮东西剁成肉酱,都给爷记着点!”

        黑胖子的脸都变了,屁股都抬离了沙发,身后一个不知什么玩意顶在他的后脑勺,燕回抬抬下巴,伸手拍了拍黑胖子的肩膀:“法制社会,杀人可是范围的,都收起来,吓着胖哥了怎么办?”

        燕回缩回手,接过身后人递过来的白毛巾擦那只刚刚碰了黑胖子肩膀的手,一半慢条斯理的仔细擦手,一边叼着烟邪笑着说:“这年前年后爷有点烦,本来挺高兴的事,传统节嘛,不过苍蝇太多了,打了这只来了那只……”燕回抬眸,看着黑胖子邪笑:“要不是因为那时候货还在你手里,爷第一个要弄死的对象就是你这头猪?!?br />
        黑胖子的坐在沙发上,额头和后背冷汗直冒,“燕、燕爷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我我真的不明白燕爷在说什么……”

        “不明白?”燕回伸手把白毛巾对着黑胖子的脸砸了过去:“装的再像点!”

        黑胖子还是坐着没动,低着头,半响哼哼冷笑两声:“燕爷可真会开玩笑,生意做成了,钱爷赚了,现在就是翻脸不认人?燕爷这名声要是传出去,以后还有人谁敢跟燕爷做生意?”

        燕回微微抬着下巴“哈”了一声,“名声?爷的名声这样,你这蠢猪还不是跟爷合作了?让爷守信誉,也得看看你算不算个东西?”

        燕回突然站起来,对着黑胖子飞腿就是一脚,黑胖子没想到他会突然动怒打人,一个不防,将近两百斤重的身体被燕回一脚踢的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那肥脑袋不偏不倚刚好撞到了玻璃茶几上,额头顿时鼓出好大一个包,在那张肥肥的黑脸上显得更加突兀。

        “燕回!你欺人太甚……”黑胖子刚要挣扎着站起来,燕回上前一脚,直接踩在他的胸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看不出来你这猪头猪脑的样也会跟爷玩黑吃黑?跟爷玩黑吃黑就算了,你还跟爷玩阴的?花出去的钱爽吧?”然后燕回对伸手勾了勾手指,“来来来,把那几个小白脸带出来让这猪二爷看看,他跟他那帮子白痴请的都是些什么东西?!?br />
        外面接二连三进了一拨人,进来的人有男有女形形色色,不过毫无意外的都是外国人,每个人身上都伤痕累累鼻青脸肿,脚上统一戴了沉重的脚镣子。

        燕回伸手一扫:“啧啧啧,看看这些熊样,这这样也能杀得了爷?”燕回凑到黑胖子面前,邪笑:“既然钱都花了,就不能再多花点?找点好的再过来,你说你都找些垃圾,不是浪费钱吗?”

        黑胖子被踩在地上,眼神乱飘,突然猛的往上一挣:“我杀了你这个狼崽子……”

        结果,燕回踩着他胸口的脚一使劲,黑胖子拼足了力气的挣扎瞬间被他踩了回去,“爷做生意,喜欢赚的多,出岔子的也有,爷摆的平,但是这样敢算计爷的你还是第一个,算计爷你还指望有好下???”

        黑胖子来的时候也带了不少人,这会那帮子人也不知道哪去了,跟着黑胖子一起进来的四五个人被燕回的人堵在一个角落,动都不敢动。

        燕回抬脚对着黑胖子接连好多下踹过去,踹一下骂一句踹一下骂一句:“黑吃黑……黑吃黑……”

        黑胖子被踹的嗷嗷大喊:“救命啊……滥用私刑……滥用私刑……会坐牢的……救命啊……”

        燕回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直起腰,一边擦着手一边邪笑:“滥用私刑?谁看到了?”燕回扭头指着一个人问:“你看到了?”

        那人急忙摇头。

        燕回又指着另外一个人,邪笑着问:“你看到了?”

        人家自然摇头。

        燕回伸手把毛巾扔在地上,“再说了,人家吃公粮的都在这里压阵,请爷动手练练手脚呢,怎么会有人说也滥用私刑呢?倒是你,”燕回晃到奄奄一息的黑胖子旁边,说:“惹上的麻烦可大了?!?br />
        卿犬从外面走进来,在黑胖子头顶着的那个沙发上坐下来,伸手掰开电脑往桌子上一放,推了下脸上架着的眼镜,说:“佟大庄,男,现年45岁,身份证号码:,桐城新庄人士,高中毕业……”

        但凡这种人,那是真没几个清白身价起家的,特别是本土人生,那绝对是从小丁点混起来的,能快速发家拥有庞大资产的人,更加不会干净。当今社会,除了中彩票,还有什么能让一个刚从监牢里出来的人迅速发大财?那自然是被严打的东西。谁都知道那是会掉脑袋的,可还是有一部分人铤而走险,黑胖子就是其中一员,否则,凭他自己,这辈子加下辈子都只能混迹在城市边缘的生存线上。

        卿犬把黑胖子的生平念了一遍,好的坏的一点不差。这种人绝对是一个城市里警方想要全力追查的对象,只是有的人一辈子无忧,而有的人碰上了什么事,说倒就倒了,在跟燕回合作之前,黑胖子就是无忧的那种,可现在黑胖子不用烦恼的日子到头了。

        卿犬伸脚,面无表情的踢了踢黑胖子,说:“你有权保持沉默,另外,你犯罪证据我帮你收集齐了,你不用担心,就算不死,下半辈子你也只能在牢里呆着,祝你过的愉快?!?br />
        压着那帮杀手进来的人其中一个从中间走了出来,径直走到黑胖子面前,对着他出示了一张逮捕令:“佟先生,麻烦您跟我们走一趟了?!?br />
        黑胖子突然伸手抓过那张逮捕令,声嘶力竭的吼道:“你们……你们……”

        那人把被撕成好几半的逮捕令捡起来,对身后挥挥手:“带走?!?br />
        黑胖子被人拖起来往外走,嘴里一个劲的喊:“燕回,燕回……你这个狼崽子……你玩黑吃黑……啊呸,你他妈的给老子玩白吃黑……”

        一群便衣把人往停在外面的数量警车上压,其中一个小便衣压低声音跟另外一人说:“不是说青城燕爷就是个大流氓吗?难不成这是玩反转剧?怎么燕爷帮着警方抓人了?”

        另外一个年级大一点的人左右看看,声音更小的对小便衣说:“你傻???你以为演电视剧给他洗白呢?他这是泄愤呢,怎么他跟人家做生意这么多年没反转,就这次反转了?听说我们队长说,佟大壮自己找死,跟燕回合作,又想吞钱又想吞货,还想来个一刀切,看到那车外国人没有?都是佟大壮跟其他几个合伙人花钱好来的,说是要取了燕回项上人头……这不,把人家给惹生气了,啥都没得到,他自己还进去了……”

        “原来是这样……”小便衣点头凑到年纪大的耳边说:“可是,燕回把人家弄进去,他不是也跟着遭殃?你说谁不知道他就是个大流氓?跟那种人做生意,他能干净到哪去?”

        年纪大的拉着小便衣到旁边,指着一个衣着气质在人群里明显胜于他人的年轻小伙子说:“看到那小子没?就是那个黑头发的,长的还不错,脸一直绷着的……”

        小便衣点头:“看到了,刚好像就是他说收集了佟大壮的证据?!?br />
        年纪大的对小便衣撇嘴,“别看他年纪不大,本事还是挺厉害的。我看过他的档案,记不太清,反正是个国外大学的高材生,有好几张什么什么法律还是商业的文凭,反正不是普通人。他是专门替燕回摆平对外事务的,干不干净不是我们说了算,而是要看证据,那小子就专门把对燕回不利的证据弄的对燕回有利?!?br />
        小便衣睁大眼睛:“怪不得我们老大一直到现在都没对燕回动过手,原来是这样……”

        年纪大的便衣看了小便衣一眼,没再过多解释,推了推他说:“队长喊集合了,走吧走吧?!?br />
        警方带着那帮人走了,燕回正在换鞋,随口问了一句:“雷震的伤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皮外伤,在休息?!碧嫜嗷卮┬氖且桓雠?,蹲在地上,黑色整齐的长发一直拖到地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上,头上戴着一顶蓝“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色的帽子,低着头正小心的把鞋扣搭上,然后她抬头,露出清冷没有表情的眼睛:“爷要去看他?”

        燕回伸手按在女人的帽子上,邪笑一声:“废物,就几个垃圾也能把他伤了。对了,卿犬呢?”

        卿犬刚好从外面走进来:“我在?!?br />
        燕回对他抬抬下巴,“去把那蠢猪的几个同伙一起牵进来,顺便看看那东西的公司有什么价值,要是有用,爷一起要了?!?br />
        卿犬转身走了出去:“知道了?!?br />
        等这边的事情完了,燕回伸手掏出手机,直接回拨过去,一会功夫展小怜就接了,不过那边有得吵,也不知道那女人在干嘛,展小怜正坐公交车回家呢,都下班了,她肯定要回家啊,“喂?干什么呀?”

        燕回大怒:“还能干什么?还不是你这女人哭哭啼啼的吵死人?快点说,到底怎么回事?”

        展小怜直接说了句:“我刚刚就是有点难受,想哭就哭啰,嘿嘿,现在好了,没事了?!?br />
        燕回:“爷看你这女人是吃饱了撑的!”

        展小怜嘎嘎笑:“原来你是关心我啊,我真的没事了,真的?!?br />
        燕回一边抬脚往外走,一边问:“爷让人接你?你论文不是没写完?”

        展小怜翻白眼:“不成,我明天要再上一天班,有笔大生意,看样子挺赚钱的,我要拿下来……”

        燕大爷瞧不上:“有什么好赚?你要钱爷给你不“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就行了?你赶紧给爷过来?!?br />
        展小怜摇头:“我才回家一个星期,上了一个星期的班,我妈肯定不会放我走,我暂时不过去,下周吧?!?br />
        两人在电话里讨价还价,公交车到站,展小怜下车,慢吞吞的往穿过校门,一边走一边说:“那行吧,你明天晚上让人过来接我,我去看看你说的那是什么房子,我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br />
        燕回觉得这女人秀逗了:“爷让人带你去,你还怕什么?”

        挂了电话,展小怜笑眯眯的看着暗下来的手机屏幕,嘿嘿一笑,拉了拉头上戴着的帽子,一路小跑,直接往家方向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