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90章 论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燕回带着展小怜坐在餐厅的一张圆桌上,展小怜正低头吃东西,桌子中间放了一只大盘子,盘子上放了一只大章鱼形状的食物,展小怜吃完嘴里的,伸手拿起刀又割了一根章鱼腿,兴高采烈的说:“这个好玩,看着是章鱼,吃着是各种肉,这个做章鱼的师傅有才,他是怎么把各种好吃的肉弄一块做成章鱼形状的啊?!?br />
        “要不要把做这东西的人喊过来问问?”燕回吃东西一直都那样,慢,动作算不上优雅,就跟他人似的,看的像个贵族,一开口一走路就知道是个痞子,对于西餐的各种餐具他用起来也是得心应手,比展小怜熟练多了,吃不过他从来不会规规矩矩的像人家吃西餐那样刀叉齐动,就算使刀也是切的大块,然后叉起来咬,绝对不会切成小块一次次塞嘴里。而且,刀叉的试用频率完全看燕爷心情,有时候他能一整块都不切的。

        展小怜赶紧摇摇头:“我就随口感慨一下,咱俩又不打算以后当厨房,好吃多吃点就行,别问了?!?br />
        吃完了,展小怜揉着肚子满足:“好吃!”

        燕回没抬头,展小怜吃完了在旁边等燕回,几乎每次都是展小怜先吃完的,所以她也习惯了,等燕回也吃完了,燕回抬了抬眼皮子,随口问了句:“喜欢?那晚上继续吃?明天还有有意思的东西?!?br />
        展小怜伸手抓了抓头:“我还打算今天下午回家呢,总不能一直在外头吧?”

        燕回拿白毛巾擦了下嘴角,随手扔在桌子上,嘴里说道:“卿犬的时间有限,不可能随叫随到,你要是回去可以,不过你的论文以后别在爷面前提,你自己看着办?!?br />
        展小怜一脸的纠结,能给自己找一个一对一辅导的老师多好,谁能卿犬好使唤?恐怕就连展爸帮她找的英语系的辅导老师也辅导不出什么所以然来,纠结了一中午,被燕回拖在床上睡午觉,也没睡着,倒是燕回睡的挺好,他醒的时候就看到展小怜站在柜子旁边,正把手里的电话放到柜子上,燕回伸手搭在脑门上,看着她问:“给谁打电话?”

        展小怜放下电话走过去,盘腿往被子上一坐,“给我爸打电话呢,我跟他说我刚找了个辅导老师,免费的,所以要晚几天回去?!?br />
        燕回原本迷糊的脸慢慢的恢复,他翻了个身,侧躺在床,伸手把展小怜的上半身拉到自己面前,再动了下身体半压在她身上,邪笑:“爷就知道,你这女人就是舍不得爷了?!?br />
        展小怜笑嘻嘻的,抬头在他嘴上亲了一下,说:“少臭美了,我是舍不得我免费的论文辅导老师?!?br />
        燕回伸手抓着她的头发对着她的就狠命的啃过去,“臭女人,故意惹爷生气是不是?”

        等燕回啃完了,展小怜也笑的不行,胸脯一起一伏的,“好酸好酸,我闻到了好酸的味道?!碧ы嗷亓澈?,她伸手一勾燕回的脖子,对着燕回眨眼,神情妩媚的说:“哎哟,你还真说对了,我就是舍不得我举世无双俊美无涛的燕大爷啊,你说你怎么长的这么好看呢?”

        燕回被她勾着脖子,看着那张小嘴上上下下的张合,低头过去直接堵住,啃啊啃的,一会功夫燕大爷就开始扯两人的衣服了,展小怜抓住自己的衣襟“咯咯”笑:“节制!我们要节制,要不然等你以后年纪大了你就惨了……”

        燕回大怒:“你这女人“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还真敢说!看爷怎么收拾你!”

        这两人闹成一团,结果再起来就是下午三四点了,展小怜傻眼了,赶紧一边穿衣服一边嘟囔:“完了,犬又要不给我好脸色了?!?br />
        燕回躺着没动,一只手慢条斯理的摸着展小怜光溜溜的身体,展小怜身上的衣服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一层层落下来,燕回的手也跟着被衣服盖住,展小怜回头伸手把他的手从自己后背上扯下来,一骨掀开被子穿裤子,嘴里急急火火的说:“你别碰我,我就知道不能给你一起睡午觉,以后你自己睡……”

        燕回侧躺身体,一手托着下巴看着展小怜,邪笑:“口是心非的女人,到底是谁来撩拨爷?明明很享受,还敢跟爷抱怨?”

        展小怜懒的理他,跑出洗漱,完了跑到门口穿鞋,扯着嗓子对燕回喊:“我先走啦!”

        燕回开口把她喊回来:“妞,回来!”

        展小怜跑过来扒在门框看他:“怎么啦?”

        燕回对她招招手,展小怜过去,结果,燕回伸手把她梳的好好的头发揉的乱七八糟,把她嘴唇上涂的护唇膏给啃的乱七八糟,然后还嫌弃的说:“别再给爷涂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爷恶心?!?br />
        展小怜被气个半死:“我这又不是涂着好看的,我这嘴巴这一阵有点干,我护唇好不好!”

        燕回才不管护唇不护唇,不讲理的说了句:“爷最讨厌这些东西不知道?不许涂!还有,你打扮什么打扮?不就写篇论文,你还整的自己要去参加舞会?”

        展小怜一听,申请暧昧的挑起眉毛,斜眼看着燕回说:“哎哟哎哟,我怎么突然觉得好酸好酸?原来是有人冒醋了!”

        燕回邪笑:“醋?爷冒什么醋?就凭卿犬那小子也让爷冒醋,你还真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燕回话没说完,展小怜已经站起来往门边跑,捂着嘴奸笑:“Ohohohoho,我们大家都知道,拜拜,我要去跟小白脸约会了哟?!?br />
        “臭女人,你给爷回来!”展小怜一溜烟跑了,燕大爷当场被气出一口老血。

        卿犬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大少爷一个人在这屋里做了足足有两个小时,结果要辅导的对象一直都没来,卿犬少爷的耐心马上就要到家了,然后展小怜跑了进来,进门就对卿犬笑的小花朵似的:“哟,犬,好呀?!?br />
        卿犬抬起眼皮子,冷飕飕的对着展小怜放冷箭,讽刺的说:“真是守时?!?br />
        展小怜:“……”果然……

        这一下午,展小怜总算把书给看完了,卿犬的手里拿着的是英文版,展小怜手里拿着的是中文版,两人各自捧着书,卿犬开始发问:“书你看文了,这书里面,一个是主人公,一个回忆似的从未正面出现过的吕蓓卡,说说你看文的想法?!?br />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说:“没想法?!?br />
        卿犬额头的青筋直跳:“怎么会没想法?”

        展小怜回答:“我是强迫自己当成言情小说看的,我看完言情小说就会换下一本看,这又不是什么有深度的东西,哪有什么想法???”然后托着下巴流氓的说:“不过,人言情小说还有‘嘿咻’描写,这文压根没有……”

        卿犬“啪”一下合上书:“那你看的什么的书?”

        展小怜捧着书说:“我就是看的这书??!”

        卿犬:“……”

        展小怜还特无辜的眨巴眼睛,结果嘴里却说:“犬,你这傲娇的臭小子?!?br />
        卿犬:“……”

        忍了忍,卿犬换了个方法问:“这两女人,哪个傻?”

        这下展小怜有话说了:“当然是主人公,那女人有多走火入魔的感觉?!?br />
        卿犬点点头,伸手在电脑键盘上打字,“这个女人你看着是不是坏女人?吕蓓卡算不算坏女人?”

        展小怜摸着下巴想了想,“不算吧……”

        两人就这样一问一答说了老半天,展小怜每回到一个问题,卿犬都会在电脑打一段字,说起来卿犬还是挺会引导的,让一个人不喜欢写作文不喜欢看这些书的人说读后感想,阅读者肯定会说没想法,卿犬就换了种问法,用最简单最通俗的问题让展小怜自己对文中两个女人做评价,然后他把展小怜对两个女人的分析用书面化和正规化的语言汇总起来。

        燕大爷因为展小怜说去跟小白脸约会去了,一下午都不踏实,别人怎么想没人知道,反正雷震就发现了,燕爷一下午心神不宁,还时不时看时间,最后的会谈是在燕爷不耐烦的催促中完成的。

        偏偏,燕回去找展小怜的时候,展小怜刚从长方桌子的一顿挪到了桌子的那头横侧面,捧着自己手里的中文书正和对卿犬的英文版对照,两人头靠头的讨论,对于中文版中一段翻译表示很有异议,一致认为这段翻译的不贴切,应该换种翻译法。

        正讨论的兴高采烈的时候,门突然被人猛的踢了下,卿犬和展小怜同时从书本里抬头,就看到燕回吊儿郎当的站在门口,看着两人邪笑:“哟,爷是不是打断了两位的好事?”

        卿犬和展小怜都没动,半响,展小怜在书页上折了下,嘴里跟卿犬说道:“犬,你先回去呗,咱俩下次再讨论?!?br />
        卿犬没吭声,伸手合上书,站起来面无表情的说了句:“爷,那我先出去了?!?br />
        燕回慢条斯理的坐在展小怜之前坐的位置上,手指巧在桌子上“得得得”的响,大腿翘着二郎腿,歪歪斜斜的坐着,抬着下巴说了句:“走?走什么走?继续,爷也听听两位有学问的人都在讨论些什么?!?br />
        卿犬站在没动,展小怜扭头看着燕回,然后说了句:“哦,那行,我们再讨论一会?!?br />
        卿犬抿着唇,绷着脸,然后重新做了下来,把书翻到刚才的那一页,手指指着其中一段话用英文念了出来,“这段话的翻译肯定和原意有出入?!?br />
        展小怜伸手拿笔在笔记本上记了下来,嘴里说道:“等我有时间,我给这个出版社写信,不定还能给我颁发给热心奖呢?!?br />
        卿犬没接话,而是继续说:“根据看过的内容,我的理解是吕蓓卡是一个有着疯狂征服欲的女人,你觉得呢?”

        展小怜想了想,说:“我觉得?”展小怜露出白白的牙齿,说:“我觉得她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br />
        卿犬抬了抬眼皮子,问:“为什么?”

        展小怜摸着下巴说:“我觉得这女人跟别人不一样啊,你看,别的女人贤良淑德的时候她纵情声色,活的多潇洒?而且,这小说的时代背景肯定不是现在,男女关系混乱的结果肯定就跟咱们老祖宗对女人的态度似的,还有把男人当作猎物一样戏弄和嘲笑的女人,我觉得这女人特别牛?!?br />
        卿犬一边把展小怜的话记录下来,一边说开口:“你的意思,是这个疯女人把男人当猎物戏弄,实际上就是她对当时男权社会对女性各种不公的反抗和报复?”

        展小怜拍手:“犬,厉害,我就是这个意思!”

        卿犬就是不搭她的话,继续跟她讨论下一段,展小怜用自己的语言说着最简单的话,然后卿犬帮她总结,听卿犬重新称述以后,展小怜做出一副星星眼对着卿犬笑眯眯的又夸了一句:“犬,你简直是我的偶像!”

        展小怜平常真是瞧不上卿犬,觉得这小子就是个傲娇的小屁孩,整体鼻孔眼看人,结果这会,展小怜在碰到自己的弱项以后,对着说出每句话都十分正规书面的卿犬表示十二分的佩服。

        燕回坐在另一头,冷眼看着长桌子的另一头那一男一女的互动,突然抬脚,对自己脚下的桌子狠狠踹了一脚,另外那头的两人抬头看向他,燕回阴着脸,冷飕飕的说了句:“滚出去?!?br />
        卿犬立刻停下正在说的话题,合上电脑捧在手里,抬脚走了出去。

        卿犬一走,展小怜立刻笑嘻嘻的往燕回旁边跑,很狗腿的伸手在他后背上敲啊敲:“爷,让您久等了,忙了一天累了吧?我给您捶捶背,累不累???”

        燕回的表情还是那样,只是看着展小怜的眼神是更冷了,冷不丁伸手拨下展小怜的手,开口:“离卿犬远点,爷怕也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哪天回亲手阉了他?!?br />
        展小怜瞪大眼睛:“哎?”

        燕回猛的一拉展小怜的手腕,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爷说,离卿犬远一点!别逼着爷宰了他!”

        展小怜愣了一会,然后顺势往燕回腿上一坐,跟燕回面对面坐着,伸手勾着他的脖子,笑嘻嘻的看着他说:“爷,您老这话说的好酸呐?!?br />
        燕回冷眼看着展小怜:“爷以为文化人都写些什么,说些爷听不懂的鸟语就是文化人?信不信爷割了你们的舌头?”

        展小怜低头“嗤嗤”笑了两声,直接凑到燕回的唇边,轻轻碰了一下,额头磨蹭住他的额头,安抚似的低声说道:“燕回,你别对你自己这么没信心,我留下是因为你,不是因为别人,不是因为任何无关人,就是因为你。卿犬是谁?说实话,我对他有点愧疚,所以我现在愿意让他吼几句,你放心,我不是因为对他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我现在的目标是你,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燕回的表情微微缓了缓,还是冷脸不开口。

        展小怜往他面前凑了凑,又碰了碰他的嘴唇,挨着他的嘴唇继续开口:“用人不疑的道理你也不知道???卿犬比我小了几个月份,我对小屁孩没一点兴趣。你都把他给我用了,干嘛还这么不放心?不放心你就找别人,省的整天疑神疑鬼的,你不高兴我也不高兴是不是?”

        燕回伸手掐住展小怜的腰,往自己身上压了压,闷声说道:“爷没不信?!?br />
        展小怜瞪着他。

        燕回接着说:“爷是不爽!”

        展小怜对着燕回裂开小嘴,笑的十分邪恶:“说到不爽,”她歪着脑袋看着燕回,“燕爷现在还有一堆美人环绕,那是不是更应该不爽?”

        燕回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妞,爷那些女人哪个跟你一样?那都是些贱人?!?br />
        展小怜叹口气,觉得自己跟这家伙没啥好说的,岔开话题:“反正呢,对卿犬,你要是不放心,你就换个人,要不然我就直接回摆宴,我爸说他会帮我请个老师……”

        “你行了!”燕回直接打断,顿了顿又说:“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就是给爷记住了,别离他太近!”然后他用手比划了一下:“今天这个距离太近了,明天给爷离的远一点?!?br />
        展小怜点头,做了个“OK”的手势:“行,完全没问题。不过,要是我魅力无穷,卿犬暗恋明恋我那可不是我的错?!彼低?,展小怜在燕回身上晃来晃去的,满脸得意洋洋。

        燕回阴测测的看了她一眼,说:“卿犬那小子没那么个胆。否则爷就亲手弄死他?!?br />
        展小怜“吧唧吧唧”亲了燕回两下,“法治社会法治社会,打打杀杀什么的,我们不沾,不沾哈?!鼻淙驹诿磐?,听完最后一句话,冷哼一声,抬脚走了。展小怜指着门外告状:“他还敢偷听?”

        ------题外话------

        注水猪肉来了。

        渣爷渣式广而告之:渣爷此文今日注水,明日注水,后日注水……直到此文完结,均为渣爷式注水章节,此文文风已定,行文方式以及格调会贯穿全文,期待眨眼之间“一年后、两年后、三年后或几年后”的场景在渣爷此文不会出现,摊手,渣爷语录,渣爷誓将注水进行到底。

        狗血小言而已,美妞们来去自如,心情愉快,其他注意事项移驾第一章V章节,重点阅读最后二行,重复以下:

        另:爷重口,好心批评建议什么的就免了,影响爷爬字心情,否则删之。

        爷的文,爷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