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75章 捆绑法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得亏展小怜是跟展爸展妈打过招呼的,要不然展妈八成又要一个人躲屋里哭了,外面的车等了一溜,燕大爷啥话没说,直接钻到了车里,展爸跟展妈拉着小怜说话,燕回在车里面对着展小怜吼:“展小怜!”

        展小怜气死了,回头瞪了他一眼,继续跟展妈说话,龙谷就跟看马戏的在后面围观,完全不发表言论,就是等展小怜上车以后他才走过去跟展小怜说了句:“小怜,二哥过年的话要回湘江,有什么事你跟二哥打电话,二哥就算不能及时赶到,也会让人过去找你?!?br />
        燕回坐在展小怜旁边,一拉展小怜的胳膊,嘴里吼了句:“你走不走?”

        展小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我不走了行不行???你再催试试?”

        燕回抱着胳膊又开始生闷气,展小怜从车窗里探头看着龙谷说了声:“放心吧二哥,要是有事我自己能搞定,要是搞不定我肯定给你打电话?!?br />
        车启动,龙谷后退一步,跟展小怜挥挥手,展小怜伸出胳膊摆了摆,又跟展爸展妈喊了声:“爸,妈,我走了,拜拜啦?!?br />
        展爸展妈能有什么法子啊,这是小怜自己决定的。

        车一上路,展小怜摇上车窗,回头就睁大眼睛瞪着燕回,燕大爷自己还生气呢,压根不看她,两个人一个瞪着面前的椅子一个瞪着看椅子的那个,都不说话,半响,展小怜自己坐正了,一手托着腮,扭头看着窗外。

        本来燕大爷是要较劲的,结果现在没有对手了,燕大爷的心里更加不爽,他伸手拉了展小怜一下,嘴里说:“妞,爷怎么着你了你用屁股对着爷?”

        展小怜的身体挣了下,继续手托腮看着窗外说:“没怎么,窗外的景色好看?!?br />
        燕回伸手,强行把展小怜的脸扭过脸,让她对着自己的脸,说:“这些破玩意又什么好看的?爷不比这些东西好看?”

        展小怜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点点头,说:“是挺好看的?!?br />
        燕大爷还没得瑟完,展小怜跟着又说了句:“怎么看都好看,不过看来看去也就这张脸,看多了也就腻了?!?br />
        燕回:“……”

        两人在后头就跟说双口相声似的,你一言我一语的,前面的司机和雷震听的可欢乐了,虽然没人搭话,不过两人没有你死我活的场面,看着还像那么回事,单就这样听两人说话,这完全是小夫妻拌嘴增加感情的方式。

        吵了半天,展小怜张嘴打了个呵气,燕回看了她一眼,问:“要不要换车?”

        展小怜眼泪汪汪的揉着眼睛摇摇头:“不要了,坐不惯那车,反正两个小时就到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燕回斜眼看了她一下,伸手一拉,把展小怜拉的身体侧躺,头枕在他腿上,眨巴了两下眼睛,说:“你身上那些伤口疼不疼了?”

        燕回嗤笑一声,“男人身上有些伤口怕什么?比这更严重的多呢,还疼不疼,有什么好疼的?”

        展小怜“嘿嘿”干笑两声,嘴里说了句:“那就好?!?br />
        然后翻身,大脑袋一头撞在燕回的肚子上,刚好碰到了燕大爷肚子上的伤口,燕回的脸当时就扭曲了,咬着牙吼道:“你这恶毒的女人!”

        展小怜闭着眼睛丢给了一句:“你都说不疼了……”

        燕回伸手把展小怜的脑袋往外搬了搬,没吭声,展小怜安静的蜷缩在车上,燕回直着腰杆,垂着眼帘看着闭着眼睛发出轻浅呼吸的展小怜,然后伸手,小心的把她脸上贴着的一缕头发拿开,盯着她的侧脸看了一会,抬头,看着飞驰而过的窗外,沉默。

        车到青城,展小怜本来就没完全睡着,处于浅眠状态,毕竟是在“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车上,一直晃,怎么着也没法睡着,她揉着眼睛下车,走路都是来来去去的,燕回斜眼看着她犯傻的模样,走过来,伸手拉着她的胳膊,嘴里嘀咕了一句:“爷就没看出来你聪明在哪了……”

        展小怜颠簸了两个多小时,这是真累了,回来啥事没做,直接倒头就睡,衣服都没脱。

        第二天早上醒过来,就看到燕回睁着眼睛躺在她旁边,展小怜揉揉眼睛像爬起来去厕所,燕回伸手一拉她,展小怜扭头看他:“我去厕所?!?br />
        燕回没反应,直到展小怜穿了外套下床穿拖鞋的时候嘴里才说了句:“你要什么?”

        展小怜愣了下:“哎?”

        燕回的手搁在脑门上,嘴里重复问道:“妞,你想要什么?”

        展小怜以为他说梦话呢,抓着乱糟糟的头发,站起来直接去卫生间了,一会缩在脖子回来,外套往地上一扔,里面就钻进了被窝,燕回被她身上的寒气冰的一哆嗦,展小怜进被窝以后就直接张开胳膊抱住了燕回,嘴里说了句:“现在的天真是越来越冷了,让我暖暖手脚?!?br />
        男人的身体总归是比女人的身体热的,展小怜不止一次跟燕回说过,他最大的作用就是晚上暖被窝。

        燕回躺着没动,就是研究似的再次问了句:“妞,你说你想要什么东西?”

        展小怜哆哆嗦嗦的随口问了句:“什么什么东西???”

        燕回翻了个身,展小怜松开手脚看着他跟自己面对面躺着,一脸的疑惑,燕回看着展小怜说:“外面那么多女人,她们跟着男人的时候总归是喜欢男人的一些东西,你喜欢什么?”

        展小怜想都没想的说道:“我?我小时候希望我长大以后能造火箭,不过我爸我妈不同意,高考填志愿的时候就直接把我的愿望抹杀了,那时候我就想,我以后一定要找个外企进去当前台,然后找个像李晋扬那种类型的男人嫁了,我呢就在外企当前台,生两个孩子,当贤妻良母……不过这个现实和理想的差距还真是大??!”

        燕回邪笑一声,突然翻身撑在展小怜是上方,把她的小脸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打击她说:“妞,你能当什么贤妻良母?整天就跟一母老虎似的,还贤妻良母……妞,你知不知道你跟爷最合拍?你看你全身上下都跟爷合拍,你就是为了爷才生的,你下辈子都当不了贤妻良母……”

        展小怜瞪圆了眼睛怒视燕回:“你妹??!你这是诅咒我是不是?谁说我当不了贤妻良母?我这是没遇到让我有当贤妻良母的男人……”

        展小怜这话一说完,燕回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就是那种阴测测冷飕飕的表情盯着她,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强行抬起,问:“李晋扬那样的男人?你也不看看你这样,抵得上爷那妹子一根手指头?脱光了送到李晋扬床上李晋扬都不屑看一眼的……”

        展小怜“哈”了一声,冷眼看着燕回问了一句:“这一大早的,你就是要跟我吵架是不是?”

        燕回伸手砸了床,一翻身坐了起来,怒道:“还不是你这女人……”顿了顿,伸手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拿了小袋子,往展小怜头上一扔:“爷就问你要什么,你给爷废话一堆,还敢跟爷叽歪!”

        展小怜眼前一黑,伸手把袋子拿下来往地上一扔:“燕回!”

        燕回看她把袋子扔地上了,烦躁的抓抓头,绕过去又捡起来,自己打开,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往展小怜面前晃,嘴里说道:“你起来!”

        展小怜真是气死了,大清早的就找茬吵架,到底想干什么???从被窝里露个脖子出来,没接东西,只是瞪着燕回:“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直说吧,你要是反悔了你跟我说一声,我让我二哥来接我回家,你别折磨我行不行?”

        燕回的脸瞬间就黑了一半,他把手里的东西打开,往展小怜面前塞:“你给爷看清楚了!”

        展小怜听他这样一说,疑惑的斜了他一眼,然后把那玩意拿的离自己远一点,揉了揉眼睛,把本子翻正了,看看,又看了看,说了一句:“我这是发财了?要么穷的连打胎钱都没有,要么一下子有套房……”

        燕回眼一眯,刚要发飙,展小怜抬头看了房间,指着房子问:“你是把这房子给我了?”

        燕大爷身上的戾气瞬间没了,凑到她面前问:“高不高兴?”

        展小怜咔吧了两下大眼睛,干巴巴的说了句:“没必要吧?你还不如直接给我钱?!?br />
        燕回满脸的期待瞬间没了,脸色一下子全黑:“展小怜!”

        展小怜摊摊手,说:“不是我说,这地方太偏了,而且还是旧房子,我在摆宴上班,要怎么???难不成每天要花好几个小时在路上往这地方住,你觉得实际吗?”把本子往燕回手里一塞,嘴里说了句:“这玩意我不要,你怎么弄下来的怎么弄回去,这个东西拿回去?!比缓竺掳袜止玖艘痪洌骸罢庠趺椿厥掳??本人没到场这房产证也能弄下来?”

        说完,展小怜把本子往燕回怀里一塞,翻个身,直接躺回了被窝。

        燕回阴着脸,看着手里的东西,突然发火的往床上一扔,不解恨,伸手拿起来,直接一撕两半,往展小怜被子裹着的身上一摔,嘴里吼道:“你这女人就不能跟别人一样?你他妈的倒是告诉爷你到底要什么?”

        展小怜背对燕回躺着没动,透过被窝的缝隙,睁着眼睛看着床头的小台灯,一言不发。

        这一大早的气氛就不好,早饭吃的更是沉默,周围的美人们一个个低头不敢吭,展小怜绷着脸不说话,燕回的脸是冷的,偌大的餐厅里,就听到勺子碰到碗的声音。

        燕回好歹吃了两口,然后说什么都不吃了,完全是被展小怜气的,站起来就打算出去,这人就是这样,年前还挺忙,有事没事往外跑。其实雷震一直劝他先养着身体,可是燕回不听,他不听谁有法子阻止?

        燕回正慢条斯理的接过白毛巾擦手,一边擦,一边对着展小怜飞刀子,结果展小怜没抬头,压根没看到燕大爷飞出去的眼刀,燕回擦完手,直接把毛巾往展小怜头上扔:“展小怜!”

        展小怜抬头看他,干巴巴的问:“干嘛?”

        燕回还是冷着脸,手往桌面上一撑,身体前倾,盯着展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小怜的眼睛,咬牙说:“就你这猪脑子也当贤妻良母?”

        展小怜直接砸了手里正在啃着的肉包子,饭也不吃了,站起来瞪着燕回:“燕回,你就是想找茬吵架是不是?”

        燕回扫了眼她面前的没吃完的东西,邪笑一声,伸手一弹旁边站着的女人的大胸,嘴里说了句:“眼瞎了?爷要出门!”

        那女人犹豫了一下,偷眼看了下展小怜,展小怜就冷眼看燕回,脸上全是愤怒。

        那女人没法子,只好跑去拿燕回的外套,拿来以后就想往展小怜手里送,结果展小怜冷睨了她一眼,小美人赶紧把外头缩了回去,哆哆嗦嗦展开往燕回身上套。

        燕回慢条斯理的享受美人的侍候,穿好衣服以后顺手拿起桌子上的餐布,对着展小怜的脸又扔了过来,嘴里说道:“贤妻良母是你这么当的?你爷跟人家学着点!就你这蠢样想当贤妻良母等下下辈子吧!”说完,燕回抬脚踢开面前的挡路的椅子,抬脚走了出去。

        展小怜被气的胸脯一起一伏的,她低头看着桌子上食物,伸手端起其中一个盘子,转身跟着燕回追了过去,“燕回!”

        燕回停住脚步,慢吞吞的扭头,结果,一盘弥漫着油味的汤汤水水劈头盖脸卡了过去,展小怜站在他面前,手一松,那盘子“咣啷”一松掉在地上,展小怜恶狠狠的说了句:“姑奶奶当贤妻良母也得看对象的!”

        展小怜抬脚就要走,燕回一步冲过去,伸手拉住她的胳膊,邪笑着说:“对象?”他吊儿郎当的“啊”了一声,然后点点头:“那是,爷知道,你要当贤妻良母的对象是那个警察和姓边的,可惜了,那两东西都不要了不是?”

        展小怜猛的抬头看他,“如果不是你,我现在孩子都有了,我他妈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贤妻良母了!”

        燕回慢吞吞的走到她面前,低头凑过去,跟她脸对脸的看:“这世上没有如果,你现在就是爷的,现在站在你面前的睡在你床上的人可是爷,他们在哪?”燕回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就你这样的疯女人,这世上除了爷还有谁会要你谁受得了你?你他妈的乖乖躺爷的怀里不好吗?非得惦记那些野男人……”

        “你去死吧!”展小怜抬手对着他就挥了过去,却被燕回一把抓住手腕,展小怜直直的盯着他,拼命向挣脱手腕,结果怎么都挣不脱,她被气的全身直哆嗦:“变态!神经病……你怎么不去死???!”

        燕回捏着她的手腕纹丝不动,满身的油水肯定没法现在走了,他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脸:“爷就说你这女人心肠歹毒,爷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别忘了你们是爷的女人,爷的女人就没有盼着爷死的……”

        展小怜被气的直笑,“别自作多情了,那是你不知道罢了,盼着你死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还有,别随便把我灌上你的女人的头号,听着恶心,我以后还想做人呢!”

        燕回邪笑:“本来就是,睡都不知道睡了多少回了,是不是证明的不够?”

        展小怜冷笑:“要是以上床来定义,那我的男人也不少了……”

        “展小怜!”燕回暴怒:“你想死?!”

        “我不想死,我想回家!”展小怜说着,歪头对着燕回抓住她的手腕张嘴就咬了过去,燕回疼的松手,展小怜得了自由,回身走到餐桌旁,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拨电话。

        燕回一见,两步冲过去,一把抢过手机,展小怜跟着就要抢回来,燕回抬手把手机砸向对面的墙面上,手机顿时四分五裂,展小怜愣住,突然暴跳如雷的对着燕回又抓又挠,“神经??!你赔我手机!你赔给我!”

        燕回这脸被抓了好几道血痕,他双手抓着展小怜的手腕:“就一破手机,你还在女人疯了是不是?爷赔个你还不行?”

        展小怜这真跟疯了似的,对着燕回抬腿就踢,燕回赶紧伸手挡了一下,那位置手术还没一个月,这一下要是踢上去,不报废也差不多了,“你这个疯女人你给爷老实点!”

        展小怜正在气头上,要是听话就怪了,就是拼了命在挣扎,燕回就光抓她就抓的气喘吁吁,最后燕回把一手抓着展小怜两只胳膊,对着旁边已吓傻的美人女佣说了句:“去给爷找根绳……爷要把这疯女人捆起来!”

        展小怜一听,顿时气的哇哇大叫:“燕回你这个变态,我跟你不共戴天!”

        那美人女佣哪敢真找绳子,这又不是捆坏人的,就是夫妻吵架的,她找了一圈没找到合适的东西,最后干脆把自己围裙的下摆直接用剪刀剪了口,撕了一条下来,然后拿给燕回:“燕爷,绳子会伤了展小怜,这个行吗?”

        展小怜扭头一看,大怒:“燕回,你他妈还真捆?”

        燕回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过那布条,直接把展小“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怜的两只手扎到了一块,还是那种很有技巧的捆绑法,虽然布条用的少,但是绝对不会让她挣脱开,剩下的一截燕回剪下来,把展小怜的脚也给捆一块了,捆完了,燕回直接把展小怜扛起来往楼上走,一边走还一边说:“你今天给爷乖乖待在楼上,哪里都不许去?!闭剐×凰拥酱采弦院?,燕回对被他招过来的八个美人说:“爷下午回来,这女人要是离开这房间一步,你们的腿就别指望要了,给爷看紧了,另外,掐断屋里的通信,谁都不许往外打电话?!?br />
        展小怜就跟蚯蚓似的的在床上游动,气的嗷嗷叫:“燕回!你这个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