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70章 木乃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听龙谷问这个,雷震一脸为难的说了句:“龙先生您这是问错人了,我要是知道一准告诉您。燕爷不说的事,谁敢去问?反正,看着看着像是亲人吧,要不然,爷用他自己威胁能有啥用?”

        龙谷看了雷震一眼,点点头:“没事,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我随口问问,对了,燕先生不会还真有什么事吧?”龙谷托腮,万一那人真死了,那小怜还得带回去养,要不然也太不吉利了。

        雷震是不知道到底伤成啥样的,不过现在怎么做也不能多说,他是心急如焚,不过再急也不能乱了阵脚,这展小姐肯定是不能走的,人家那是刚没了孩子的人,到底哪个更伤心?再说了展小姐的哥哥还在,逼急了能有什么好果子吃?雷震很老实的说了句:“爷流了挺多的血,现在正在急救,去的医院也挺好,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对了龙先生,展小姐醒了?”

        龙谷看了眼展小怜病房的门,嘴里说了句:“醒了又睡了……”龙谷缓缓回头看了雷震一眼:“雷先生有兄弟姐妹?”

        雷震的脸跟着抽搐了一下:“有一个不争气的弟弟?!?br />
        龙谷勾了勾唇角笑了笑,说:“那就好,我相信雷先生能体会我作为兄长对小怜的疼爱之心?!?br />
        雷震没敢接话,最后对龙谷点点头,嘴里说了句:“龙先生,要是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这边展小姐的安保是配好的……”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是原来的四倍,不会再有闲杂人随便闯进来?!?br />
        龙谷什么话没说,抬脚进了展小怜的房间。

        雷震看着门被关上,伸手擦了下额头的汗,相对而言,他还是愿意跟燕爷那样的单细胞生物打交道,那累的是身体,跟展小姐的哥哥这种人打交道,这累的可是心。

        龙谷进去以后才发现展小怜微微睁开了眼睛,依旧迷迷糊糊的看着龙谷问了句:“是不是燕回死了?”

        龙谷笑了笑,在她旁边坐下来,嘴里说了句,“瞎说什么呢?那人没那么容易死?!?br />
        展小怜慢慢的把脸转到另一边,留给龙谷一个后脑勺,含含糊糊说了一句:“……我倒是希望他死了算了……”

        龙谷摸摸头展小怜的头:“还困吗?困的话继续睡,什么时候睡饱了什么时候算。其他事交给二哥就行?!?br />
        展小怜一动不动的躺着,从鼻孔里发出一个声音:“嗯?!?br />
        雷震从医院离开,坐到车上的时候感慨了一句:“这给折腾的,可真是够累人的?!?br />
        等雷震到了青城第一医院,燕回已经从急救室被送了出来,身上那被纱布缠的,就跟木乃伊似的,上半身全是纱布,老头把其他人去全给撵了出去,自己一个人坐在旁边落泪,嘴里还絮絮叨叨的说:“子归啊,你这是想逼死我是不是???你要是要我这条老命,你就拿去,你别这样折腾自己啊……”

        雷震被人挡在外头,那是他老板啊,他肯定急,外面的那帮兄弟都快造反了,这人见不到人,靠前一步都不行,燕爷要是醒了他们怎么能这么憋屈?不就是因为这爷昏迷不醒这帮人才欺负他们的?一个个嚷着要看的燕爷,生怕这个主心骨没了,燕回要是死了,他们以后能有什么好果子吃?在青城,燕爷那就是个?;ど?,也是他们能够耀武扬威的最大原因,想想这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感觉,那是跟了其他人绝对不会有的事。

        燕回躺着的病房别人完全占不到边,就老头一个人待在里面,直到下半夜的时候燕回醒了,燕回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对着老头说了句:“滚出去,爷看到你眼疼?!?br />
        这人好不容易醒了,老头说什么都不走,“子归啊,我就在旁边看着,不打扰你休息,我这是不放心啊,子归……”

        燕回揉着头,伸手拔了手上的真正输血的针管,老头一看顿时急了:“子归!这个不能拔,不能拔……来人啊,快来人!让医生过来……”

        燕回已经站了起来,结果刚站起来就头晕脑胀的,眼睛都绕成蚊香状了,压根没办法正常站立,身体一歪直接倒在床上,老头被吓的大声疾呼,医生一股脑全跑来了,燕回被重新按在床上输血,他安静的躺在床上,伸出一手挡在额头,看也不看那老头,嘴里说了句:“让雷震进来?!?br />
        老头不敢不听,赶紧出去让人把雷震喊进来,雷震看到燕回的样子没敢吭,这到底折腾啥了才能把自己折腾能木乃伊啊,雷震站在燕回床边,小心的喊了声:“爷?”

        燕回的手往额头上方放了放,露出眼睛,他看着雷震说道:“去安排车,爷要回去。爷跟那妞说了很快回去,她要是醒了没看到爷,又要作死了……”

        雷震本来想说展小姐的哥哥也在了,让燕爷不用担心,不过想想算了,赶紧应了一声,打电话把房车调了过来,燕回是躺在床上被人抬过去的,老头跟着后面一路陪着,燕回吩咐的事他完全不插手,就跟他答应过的一样,燕回说走就走,说去哪就去哪。

        房车直接把燕回送到了展小怜呆的那个医院。

        展小怜睡的迷迷糊糊的,她这一天睡的都不安稳,容易惊醒,一有动静就会睁开眼睛看一眼,然后继续睡。床边有人挨过来,跟着一个身体偎在了她旁边,伸出一手直接搂着展小怜的腰,还把她的手往自己腰上搁,然后消停下来一动不动的躺着。

        因为挤进来一个人,床面突然就小了,展小怜下意识的往里面让了让,掀了掀眼皮子,闭上眼睛继续睡。

        床上这对男女旁若无人的抱在一起躺床上睡觉,龙谷眼睛都直了,这混蛋就这样爬小怜床上了?

        刚刚燕回晃进来的时候龙谷在打电脑,本来龙谷还以为这人顶多就是看看小怜的情况,所以也没抬头,怎么着都是有过亲密关系的两人,小怜自己愿意,龙谷这当哥哥总不能管的太多。

        再者龙谷心里还有气,不是他一个大男人有多小气,实在是之前燕回下面那人打过来的电话让龙谷生气,竟然让小怜一个刚刚流产的人去看燕回,燕回就是死在外头了龙谷也不会让小怜动一下身体的。这会看到燕回晃进来,龙谷心里的认知就是这是理所当然的,你当男人的不迁就女人,难不成还让女人迁就男人?

        龙谷自己以后怎么对女人这大少爷压根没想过,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对他妹妹就必须是这样的。

        结果,龙谷没听到啥动静,一扭头就看到屋里少了一个人,小怜是床上多了一个人。

        龙谷有种想把这混蛋给拖出来的冲动,当他这哥哥是死人是吧?

        站在床边,龙谷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床上的两个人,一个听说抢救了老半天才捡回一条命,一个刚打完孩子身体虚弱的要死,龙谷这会到不担心这两人出啥事,他现在是想会会门口站着的那老头,如果信息来源没错,刚刚邮箱就接到一个人的照片就是那老头的照片。正如大哥猜想的那样,燕回的背景果然不一般。

        龙谷伸手合上电脑,关了桌子上的台灯,抬脚朝着门走去。门外站了一群人,看到龙谷出来一个个抬头看着他,龙谷的视线准确的落在老头的身上,他径直走过去,双手递上名片自我介绍,“蒋老先生?我是小怜的兄长,我来自湘江龙氏家族,关于小怜和燕先生的事,希望能有几分钟说清的机会?!?br />
        老头身边的中年男人接过名片,原本不屑的眼神在触到名片上的抬头和姓名时立刻正经起来,看了龙谷一眼,俯身凑到老头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老头这才正眼看了龙谷一眼,“是展小姐的家人是吧?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来谈谈吧,小关,在子归隔壁房间准备个空房间,我年纪大了,刚好也歇歇?!?br />
        中年男人应了一声走过去准备,一会功夫后走了回来:“蒋老,都准备好了,您请进去吧?!?br />
        龙谷跟着老头直接进了那房间,普通的桌子普通的房间,就老头跟龙谷两个人,其他人都被挡在了外面,老头一边在一边放下手杖,慢吞吞的在沙发的一边做了下来,中间隔了个小桌子,上面放着两杯茶,老头坐下的同时指了指另一个座位,嘴里说道:“坐吧,不用客气,我们都是为了孩子着想?!?br />
        龙谷点点头,跟着坐了下来,“蒋老先生说的是?!?br />
        老头坐下以后又开口:“湘江是个好地方,发展的很好,龙氏在湘江的影响力很大,没想到今天还有机会跟湘江来的客人以私人名义会谈?!?br />
        龙谷欠身对老头微微施礼:“如蒋老先生所言,我也深感荣幸。没想到和蒋老师这般有缘,舍妹小怜和燕先生也算是有缘人了?!?br />
        老头顿了下,看向龙谷问道:“展小姐和龙先生的关系我还没搞明白,可是远方亲戚?”

        龙谷一听就知道这些人只查过小怜的家庭情况,没有想到其他更多的地方,即便有人查出展爸和湘江的联系,也只会联想到是远方亲戚或者朋友,也正因为如此,这些人才会这样肆无忌惮的欺负小怜没有后台背景。他微微一笑,道:“不瞒蒋老先生,小怜是龙氏一族嫡系长女,也是龙氏集团的继承人之一,因为某种原因自幼寄养在摆宴展家,所以才有了燕先生和小怜的一端孽缘?!?br />
        老头“呵呵”一笑,“龙先生说笑了,他们可不算孽缘,子归和展小姐相互喜欢,怎么能算孽缘?这孩子今天受苦了,倒是我这个老头子连累了她?!?br />
        龙谷眼一眯,微微勾起一抹冷笑,“恕我直言,蒋老先生强行让小怜打掉孩子的行为让我作为兄长很痛心,原本我答应小怜,这个孩子要是生下来,燕先生愿意要自然好,若是燕先生不愿要,我来替小怜养,可惜了……”

        老头拍了拍腿“呵呵”干笑道:“龙先生这个放心,孩子总归还会有的,展小姐和子归都年轻?!?br />
        龙谷笑意盈盈的看向老头,道:“蒋老先生所言甚是,燕先生年轻英俊魅力惊人,日后自然会有众多美艳的姑娘争相为他产下健康的孩子,这里恭喜蒋老先生得偿所愿了?!?br />
        老头的额头微微沁出汗,燕回如今的状态谁敢保证他还要做什么事?燕回在墓地说的话一直撞在老头的心口上,他说什么来着?说要断子绝孙是不是?这而要换个男人说的谁都会指着他说是信口开河,可如今开口说这话的人是燕回,这个疯子一样的人对自己挥刀都毫不手软,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

        龙谷提到这个,老头的心顿时就慌了,当时因为想哄下燕回手里的刀,老头是什么都答应了,如今看燕回好好的,他又想到了这一茬,要是子归真的去做了那个结扎的手术,是不是说以后就再也没有孩子了?

        沉默了一会,老头突然开口:“龙先生,关于孩子的事,这是我考虑不周,虽说那孩子能不能出生是个未知数,不过人为去做会显得不人道,这事是我的错,我这里跟龙先生和展小姐道个歉。只是,子嗣对男人来说还是很重要的,龙先生是男人,自然知道这一点,子归这孩子从小就不大听话,总喜欢跟家里人反着来,如今因为展小姐的事,也说不要孩子……”

        龙谷笑了笑,直接说了句:“这样看,燕先生还是有他的可爱之处,恕我直言,小怜的父母包括我们几个兄长,对燕先生都不是很满意,毫无疑问,燕先生是个优秀的领导者,但他绝对不是位合格的男朋友或者是丈夫,我从来没见过有那个女婿敢对自己未来岳父岳母破口大骂的,燕先生是唯一一个。所以,燕先生在我们看来并不适合小怜,如今听蒋老先生这样一说,我突然觉得燕先生的这个行为还算有点样子,算是他优点之一了?!?br />
        老头下面的话瞬间被堵了下去,燕回的毛病不少一般两般的多,就没有他干不出来的事,什么缺德他喜欢做什么,压根不在乎。

        龙谷又不傻,好事全算你们的,哪有那么容易,指望他开口让燕回别做断子绝孙的事就免了,小怜这遭罪是白受了?开口不顾小怜感受逼她打胎的时候怎么不考虑到小怜的心情和感受。

        老头叹口气,自语似的说了句:“难道这就是天意?”

        龙谷当没听到这话,只是嘴里继续说道:“在我看来,小怜和燕先生只能是有缘无分,希望燕先生以后能找到一个让蒋老先生以及家人都满意的女孩,我们家小怜没这个福分?!?br />
        老头还是“呵呵”干笑了两声,然后说道:“哎,话不能这么说,要是两孩子喜欢,就不能说是有缘无分的话,展小姐说起来也是摆大的高材生,听说还得过全国的大奖,就冲着这一点,展小姐就是个聪明人。至于子归,这孩子不大让人省心,不过难得他喜欢展小姐,我到觉得这是好事……”

        龙谷笑着站起来,“好事不好事的,也得看他们两人的造化,棒打鸳鸯的事我们家这边不会做,不过,鸳鸯谱也不能乱点,强行凑对这事我们更不屑,关键看两人的自愿,蒋老先生觉得呢?”

        老头慢吞吞的站了起来:“龙先生不愧出生名门,说话见识都是我这老骨头不能比的。我本来是想教教子归一些道理,结果反倒被他逼到了头,这孩子,就是不让我省心啊。我现在就算有心管,也管不了了,所以龙先生刚刚说的,我都赞同……”顿了顿,老头转身看向龙谷,用一种乞求的眼光看着龙谷道:“但是龙先生,看在我这个老骨头的份上,留我们家子归一条血脉吧,总不能真的让他去结扎绝后??!”

        龙谷一脸的为难的看着老头,嘴里淡定的说道:“蒋老先生,我不过是外人,要不是为了小怜我或许都不知道燕先生何许人,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让燕先生改变主意?”

        老头直接说道:“龙先生不能,可是展小姐能??!”

        龙谷脸上的笑容瞬间退却,他扭脸看着老头,脸上挂着一抹冷笑:“蒋老先生说笑了,小怜刚被人强行打了孩子,医生也明确告知她以后能不能生孩子还是个未知数,小怜的身心如今都是受伤最重的时候,我作为兄长心疼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去雪上加霜的刺激自己的妹妹?如果她反问我,凭什么别人掐断了当母亲的愿望,她要成全别人当父亲的愿望,我该怎么回答?从燕先生为安慰小怜自愿绝育来看,他本就不是别人能劝服得了的?!绷群笸艘徊?,对着老头微微鞠躬,嘴里说了句:“先走一步?!?br />
        说着龙谷迈步走了出去,小怜身后不是没有人,小怜的身后是整个湘江的龙家,以后,他怎么可能会让人再欺负小怜?

        老头一个人慢慢的坐了下去,脑子里突然想到那天展小怜哭着对他喊了的话,那丫头说什么来着?她说报应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对啊,报应,老头突然自己笑出声,果然是有报应的,这不立马就应验了。现在想想,那丫头当时看着他的眼神有多仇恨啊,那是真的仇恨,说不定子归的绝育手术就是她要求的,又怎么可能会劝子归不要做手术呢?

        老头一个人坐了半天,半响把门外的人喊了进来,嘴里说了句:“去把院长喊过来,我有话跟他说?!?br />
        龙谷从那房间出来,在展小怜病房的隔壁住了下来,他最近今天肯定是不会走的,展爸展妈一直要过来照顾,他为了展爸展妈安心,直接自己坐下就行,以免让这老头再有什么打击展爸展妈的话,现如今最大的问题就是小怜的身体,为了她以后,无论如何都要把身体养好了才行。

        展小怜睡的很好,只是半夜的时候醒了一次,被窝里有股血腥味,她迷迷糊糊做梦的时候梦到自己流产,一惊就醒了,睁开眼睛就看到燕回把他的脑袋从展小怜的胸前抬起,嘴里说了句:“你这女人吵死人了,睡觉!爷困死了……”

        展小怜想翻身,结果燕回不让动,嘴里说了句:“你就这样睡,动什么动?”

        展小怜把脑袋伸出被窝,那血腥味小了,好歹一觉睡到了天亮。

        两人一觉睡到早上九点钟,展小怜先醒了,醒了以后就看到燕回顶着一张白的像鬼一样的脸躺在她旁边,展小怜伸手捏着他的耳朵往上一提,燕回立马就醒了,怒吼:“你这女人怎么回事?你信不信爷割了你耳朵?”

        展小怜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嘴里问道:“你这张吸血鬼似的脸能不能别往我面前凑?我看了膈应,你都干什么了把自己弄的跟鬼似的?”

        燕回大怒:“爷又不是故意的!这不是替你出气去了?爷差点死在外面,你这女人都不知道心疼爷……”

        展小怜翻了个白眼:“我看你活的挺好,有什么好心疼的,要找人心疼,你外头一站,会有无数个女人心疼你的?!?br />
        “喂!”燕回伸手捏捏展小怜的脸:“没良心的女人!”

        展小怜懒的理他,燕回醒了也不想睡了,直接从床上下来,一个不稳,差点摔到床下面,展小怜斜眼看着他,燕回爬起来,一边拿过外头往身上穿一边说了句:“爷今天还有事要忙,你别跟爷叽歪,爷忙完了晚上就过来……”扭头看到桌子上放了一个笔记本,燕回指着那玩意问:“这东西谁的?”

        展小怜看着天花板说了句:“我二哥的,你不在的时候我二哥一直陪我的?!?br />
        燕回大怒:“爷才不在多长时间?赶紧让他滚!”

        展小怜继续看着天花板说道:“放心,我二哥不是来接我走的,我跟他说了,我养好了再回公司,这个月公司我就不去了,已经这样了,我认命了……”

        展小怜话没说完,燕回抬脚走回去往床边一坐,伸手捏着展小怜的下巴转向自己,“认什么命?有什么命好认的?别跟爷唧唧歪歪的,爷最烦女人唧歪,爷给你养好了还不行?明天爷做完手术一起回家养着,这破地方,爷看着就堵心?!?br />
        展小怜安静的看着他,眼睛无意中落在他肩膀上,有一处纱布隐隐露了出来,展小怜伸手拉着燕回面前的衣服把他拉进,一扯燕回的衣服,嘴里问了句:“哟,这是玩木乃伊cosplay游戏呢?怎么裹成这样?”

        燕回鄙视的斜了她一眼,伸手扯下展小怜的衣服,嘴里说了句:“爷都说了,帮你出气去了,你这女人就是心狠,还幸灾乐祸。爷要走了,你待在医院里别乱跑……”

        话没说完呢,展小怜垂眼看着自己面前,嘴里气鼓鼓的说:“燕回,你是真的假的?我这是打完胎第二天,还是你家里那个老东西逼着打的,你是不是应该赔罪似的陪在我旁边听我使唤?你有什么重大的事非要自己去做?我看你每天都闲的要死,非要今天走是不是?你就故意的吧?”展小怜抬头,蛮不讲理的说:“你今天要是敢走,我就让我二哥带我回家,你爱干嘛干嘛去?!?br />
        燕回大怒:“昨天明明说好了!”

        展小怜抬着下巴说:“你有认证还是物证?我不记得了!”

        燕回指着展小怜:“你这女人说话不算话!”

        展小怜点头:“我一直都这样?!?br />
        燕回怒气冲冲的扯下外套,然后把脚上的鞋给踢了,粗鲁的掀开被子,直接躺了进去,“臭女人,往边上去!敢把爷吵醒,看爷怎么收拾你……”

        钻进被窝,躺在展小怜身侧,掀开展小怜病号服的下摆,把手进了展小怜的衣服下面,捂在她的小腹上,睡了。

        展小怜:“……”

        外面有人敲门,一个小护士的声音弱弱的响起:“展小姐,燕先生,您们是不是醒了?”

        展小怜连忙伸手把燕回的拉被子把燕回盖住,嘴里应了声:“进来吧?!?br />
        小护士推门进来,看着展小怜笑着打招呼:“展小姐早,想过来问问展小姐早上想吃什么,这是营养师菜单,您看看?!?br />
        展小怜随手点了两份,小护士拿着菜单立刻,展小怜忍不住吐口气,低头把燕回的脑袋解放出来,燕回睁着眼看她:“你藏什么藏?爷是东西吗?爷就那么见不得人?”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你怎么是东西?完全不是东西,只不过见光死罢了?!?br />
        燕大爷顿觉受到了侮辱:“爷怎么见光死了?还不是你这女人不待见爷?”

        展小怜懒的理他,抬头看着天花板,嘴里突然说了句:“燕回,孩子没了?!?br />
        燕回的头趴在展小怜的胸前,一手揉着另一只,这边他就趴在旁边,压的展小怜都快喘不过气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吃奶的,展小怜伸手一推,把他的大脑袋推到了旁边。燕回的脑袋在枕头上扭了扭,嘴里应了声:“嗯……”

        展小怜沉默了一下,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结果她什么都没说。

        两人就这样趴了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一会,展小怜推推他问:“你身上这伤算怎么回事?哪有人报复别人把自己捣腾成这样的?笨蛋吧?”

        燕回抬头瞪了她一眼,重新趴下,嘴里说了句:“爷高兴?!?br />
        展小怜嗤笑:“哪天高兴的要是没命了,那就有好戏看了?!?br />
        燕回一骨碌爬起来,大怒:“你这恶毒的女人!”

        展小怜摊手,“啊啊,原来男人也有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做法啊,我还以为这是女人的专利呢?!?br />
        燕大爷恼羞成怒:“你还敢说?!”

        两人正吵的不可开交,门口传来龙谷的叹气声,他伸手敲了两下门,迈步走了进来,“小怜,醒了?”

        看到燕回,龙谷冷了脸,直接走到床边,抱臂看着燕回说道:“燕先生,这名不正言不顺的,你躺在我们家小怜的床上是不是不大适合?”

        燕回赖在床上不起来,“这床是爷买的!凭什么爷不能睡觉?”

        龙谷伸手打了个响指:“待会我会让人送张新床过来?!?br />
        燕回立马改口:“这妞爷都睡多少回了,爷现在凭什么不能睡?”

        龙谷冷笑:“这是我妹妹,你是我妹妹什么人,凭什么在我妹妹的床上?小心我报警?!?br />
        燕回逼着展小怜说话:“妞,你跟这东西说,你是爷的女人?!?br />
        展小怜就跟没听到似的,直接跟龙谷开口:“二哥,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这人神经病发作了?!?br />
        燕回大怒:“你这女人怎么回事?”

        龙谷的脸都是黑了指着燕回怒道:“你给我从小怜床上出来!”

        展小怜一看龙谷的脸色,就赶紧推燕回:“你行了,都睡了一夜了你还赖什么被窝?赶紧起来!”

        燕回怒道:“不是你刚刚不让爷走的?爷不走了你还赶爷!”

        展小怜抿嘴,对着龙谷无辜的眨眼睛,龙谷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就在旁边瞪着,燕回气冲冲的掀被子下床,穿鞋穿外套,却在直起腰的时候突然顿了下,然后伸手捂着在面前,慢慢的站了起来,拿开手一看手上沾了血,嘴里骂了句:“哪来的庸医?这伤都抱起来了怎么还流血?”

        展小怜一愣:“哎?”

        龙谷的眼睛瞄了一眼,伸手按了下床头的铃,有急促的脚步声跑过来,“展小姐有事?”

        龙谷下摆抬了抬,对燕回指了下说:“不是她,赶紧让人替燕先生看伤,流血了?!?br />
        燕回本来是背对展小怜的,慢吞吞的转身,伸手让展小怜看了下他手上沾到的血,嘴里说了句:“妞,看到没?爷没骗你吧?”

        展小怜看着他,然后对他招招手:“你凑近一点?!?br />
        燕回揉着伸手,那是刀划开的肉,活生生划开的,就割了一晚上,正是疼的时候,展小怜把看了燕回一眼,伸手掀他里面的衣服,燕回伸手去当,“你这女流氓!”

        展小怜看了下他下面包的跟木乃伊似的,突然就想到了昨天听那小护士说的燕回拿了手术刀出去了,开口问了句:“手术刀划的?”不等燕回开口,展小怜跟着就骂了一句:“怎么不划死你?你有病吧?伤成这样到处跑什么跑?就这样你还要出去?你得破伤风死了算了……赶紧滚出去,我看到你就眼疼!”

        燕回大怒,指着她怒道:“爷是为谁???你这恶毒的女人!”

        展小怜拿起枕头对着他就砸了过去:“你给我滚出去!”

        龙谷伸手扶额,当自己什么都没看到对门口围过来的医生招手,“赶紧把燕先生带出去,这伤口肯定裂开了?!?br />
        结果,燕大爷这二货就在这磨叽,非逼着展小怜表扬一句,展小怜真是气都气死了,躺在床上按着胸口,哎呀不行了,真是被这二货给气的,这东西还以为他是神仙了,有本事把自己折腾成那样,不服不行啊。

        燕大爷这边的动静再次把老头给惊动了,听医生一汇报,老头就急了,急急忙忙赶过来,“子归,子归啊,这伤口要是感染发炎就不好了,赶紧听医生的话先去消炎……我就说不让你动,你非不听……”

        燕回当没听到老头的话,就赖在展小怜床边不走:“爷就不走,凭什么你让爷走爷就走?”

        周围赶来等着给燕大爷看病的医生开始还是一脸焦急的等着,等着等着就完全一脸淡定了,特别是对不知情的那些医生看来,这位医院上下都说是杀神的男人,怎么看怎么像个任性的小孩,跟展小姐两人就跟小孩吵架似的,谁都不服一句软,吵的兴致勃勃的,一点都不像是重伤在身的模样。

        龙谷的头真疼了,这两人是表演脱口秀的吧?

        其实对展小怜现在的精神抖擞跟燕回吵架的状态来说,龙谷是比较满意的,毕竟在燕回回来之前,小怜那状态就是哭和沉默,龙谷知道这不能怪小怜,经历的时间太短,孩子是被强行拿掉的,小怜的情绪不可能在折磨短的时间内完全恢复,毫无疑问,小怜这种郁郁寡欢的状态持续的时间越长,对小怜来说就越危险,龙谷不敢离开的原因之一就是他和龙家几个兄弟都担心小怜会有产后忧郁症。

        再看展小怜现在的状态,那就是一只小狮子,凶巴巴的,张牙舞爪的跟燕回吵架,你一言我一语的,精神好的不得了,相对而言,龙谷更愿意看到这样的小怜。

        展小怜掉头跟龙谷告状:“二哥二哥,你看到没有?这家伙以前就是这样欺负我的!”

        燕回大怒:“你这女人是恶人先告状,爷什么时候欺负你了?哪次不是你这个凶女人骂爷骂的最凶?”

        龙谷还有点觉得丢人,小怜也就算了,人小怜是女孩子,而且年纪还小,他一个大老爷们算怎么回事?也不觉得丢人。赶紧插话道:“小怜,你身体还虚弱,别花那么大力气吵架,燕先生的伤也要先去消炎,让医生检查下怎么回事,可别出岔子,有什么事以后再说,以后再说哈?!?br />
        展小怜瞪了燕回一眼,燕回冷着脸被人老头给拉出去了,一脸不耐烦的甩开老头的胳膊:“别碰爷!”回头对着展小怜吼了一嗓子:“你给爷等着!”

        展小怜嗷嗷回了一句:“等着就等着!”

        等燕回走了,展小怜只喘粗气,一边指着门一边跟龙谷告状:“二哥你看到了吧?那二货哪次都是这么气我的!”

        龙谷赶紧给展小怜顺气:“嗯,看到了,我们家小怜肯定不会无理取闹,二哥都看到了,那小子的脾气不是一般二般的坏呀,我们小怜这么好脾气的人都被他气成这样了,看来二哥要好好说说他?!?br />
        展小怜气鼓鼓的点头:“就是!”

        龙谷笑着摸摸展小怜的头:“嗯,小怜一直都是个好姑娘,做坏事的肯定是都是他了?!?br />
        展小怜再次点头:“本来就是?!?br />
        龙谷点点头:“我们家小怜真是个了不起的姑娘?!?br />
        展小怜瞪大眼睛看着他,“哎?”

        龙谷笑了笑,说:“本来就是啊,燕回那样坏脾气的人,都能被小怜降服,小怜不是了不起的人是什么?”

        展小怜的眼睛瞪的更大:“哈?”

        龙谷笑了笑,说:“小怜没发现吗?”

        展小怜直愣愣的看着龙谷,木然的说了句:“二哥开玩笑的吧?”

        龙谷再次笑了下,说:“二哥是这样觉得,小怜,你怎么想都行,现在,以后都一样,你只要告诉二哥你的最真实的想法,二哥就什么都能看得到?!?br />
        展小怜低着头,看着身上盖着被子上的花纹,说:“二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喜欢燕回?”

        ------题外话------

        爷V5,伸爪,美妞们的票何在?要不要继续万?再集齐100长月票爷再万,打滚,木万更不是爷的错,是爷愿望木实现,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