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66章 要绝一起绝

    第266章 要绝一起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其实压根没睡着,不过因为怀孕她特别容易迷糊,这会的状态就是迷迷糊糊没睡着的状态,脑袋埋在被窝里,嘴和鼻子都被被子闷的透不过气,外面一老一小吵的跟什么似的,她就更别说睡觉了,冷不丁手一举,把被子从自己的嘴上给掀开,大口大口的开始喘气:“呼呼呼呼……真是闷死我了!”

        本来展小怜安安静静的躺着,就跟睡着一样,突然来这么一下子,那老头被吓了一跳,微微皱了皱眉头:“女孩子,还是有点礼貌的好,怎么突然说话?”

        被子被展小怜掀到胸下面,那穿着睡衣的肩膀就露出来了,暴露在空气了肯定就会冷,燕回大怒,上前伸手把被子扯了上去,“你这恶毒的女人!你想冻死爷的儿子是不是?”

        展小怜都快被气死了,就没见过拿别人不当人的,就露个脑袋对燕回吼:“就你话多!儿子儿子,整天就知道儿子,你神仙啊,你怎么知道是儿子?!你是有儿子命的人?真是气死我了!知道要儿子,还不知道照顾孕妇?我躺下来就听到你在嚷嚷,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跟八婆似的是不是???拿女人不当人的货,你也配有儿子?”

        燕回的脸都扭曲了,往前一步,单腿跪在床上,两只手往展小怜耳朵两边空枕头上一锤,“你这女人胡说什么?爷就是要儿子,你要是再敢胡说,信不信爷弄死你?”

        展小怜平躺,一脸无辜的看着燕回说:“你现在就弄死我吧,反正我身体不好,这孩子能不能生下来还不一定呢,万一真生个有毛病的,对孩子也不公平不是?我觉得老人家说的挺对,你就同意了呗……”

        “展小怜!”燕回冷着脸,咬着牙,用手捏着她的下巴恶狠狠的说道:“你敢动孩子一点,爷要的就不仅仅是你一个人的命!”

        展小怜立刻拿出手在自己的嘴上打了个叉,嘴里说了句:“我是听到一句大实话可,所以我是附议,你别激动,驳回我就行了?!?br />
        “附议?”燕回冷笑:“谁他妈要你附议,你有什么资格附议?你把爷的儿子赶紧生下来!”

        展小怜伸手做出投降的姿势看着燕回,一脸无辜的说:“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你能不能别嚷嚷的这么大声?我头被你吵的疼死了!”

        燕回大怒:“你还敢说?”

        展小怜慢吞吞的翻了个身,面对燕回躺好,不说话了。目的达到了就行啊,她要是没说错,刚刚那老头是说因为她身体不好,所以生下的孩子也可能不健康,让燕回把孩子打了吧?展小怜觉得无比的苦逼,她想生个孩子怎么就这么难呢?不就是想生个孩子当回妈妈嘛?要不是因为她身体原因,她还不想生呢?谁愿意在自己大好的青春年华里多一个小豆丁打乱自己的人生计划?

        展小怜觉得自己必须阐述一下现在的立场,告诉那老头生不生这个孩子不是自己能决定的,是燕回决定的,她刚刚都支持老头的说法了,结果燕回要弄死她,展小怜这就是告诉老头,想把这孩子弄了,找燕回,燕回同意了自己什么话都没有,燕回没同意她只能生,别到时候这老不死的趁哪天燕回不在来找她叽歪,她没那么闲功夫伺候这么个压根不待见自己的陌生人。

        老头一直在旁边看着燕回跟展小怜的互动,半响他开口:“展小姐既然醒了,那我就有话直说。子归,你也看到了,展小姐是个明事理的人,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所以,我希望你能冷静的想一想,展小姐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该生,你应该好好的考虑一下……”

        因为展小怜乖了,挨燕大爷骂爷不敢说话了,燕大爷表示心情瞬间愉悦,他伸手擦在裤兜里,吊儿郎当的站着,看着老头直接说了句:“少在这放屁,爷的儿子关你屁事?”

        “子归!”老头的语气加重,皱着眉头,脸色紧绷:“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你自己看看病历上写的,这孩子就算生下来,也是个体弱多病的,与其生个不健康的累赘,为什么就不去找个健康的女人,生个健康的孩子?你想要孩子还不容易,怎么就非得要她生?你要什么样的女人不行?怎么就非得挑个不能生孩子的……”

        燕回邪笑:“啧啧啧,看来当初你就是千条万选了?”说着燕回拍手,“不错不错,眼光不错,确实挑了个身体好的,看看,生下的种也是好的……哈哈哈哈……”

        “子归!”老头伸手捂着胸口,连着咳嗽了两声,看着他问:“你就非得气我?”

        燕回无辜的摊手:“怎么会?爷这是实话实说?!?br />
        展小怜忍不住从被窝里探出头,翻身对着老头问过去:“哎?老人家,我都怀孕了怎么叫不能生孩子呢?顶多算是怀孕过程坑爹了些不是?”

        不等老头回答,燕回突然暴喝了一句:“滚出去!”

        他暴怒的声音立刻把门口守着的人引了进来,门被人推开,立刻走进来三个人,其中正是那个中年男人,进门叹口气,对燕回劝了句:“小少爷,蒋老身体不好,您怎么能这么对他吼?他这万一……”

        燕回慢吞吞的转个身,抬眸看着那人,邪笑道:“你们要是不想他死在这,就赶紧把他弄出去,省的爷一不小心,打死这个老东西!”

        展小怜头一缩,缩到被窝里,那老头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被人扶起来,他气的手直哆嗦,指着燕回道:“你这个……这个……为了这么个女人,你竟然……”

        老头话没说完,那三人立刻围了过去,围着老头做急救,“蒋老,蒋老……”

        燕回头也没抬的说了句:“要死出去死,别死在爷面前,爷看了眼疼,全部给爷滚出去?!?br />
        等那几个人被老头扶出去以后,燕回冷着脸站在床头看着展小怜露出的半个黑色的脑袋,然后他弯腰,伸手抓着展小怜的头发把的脑袋拽出来,凑到她面前,刚要说话,不妨展小怜的脸“呼”一下从被窝里探出来,眯着大眼,笑的小花朵似的,张开小嘴脆生生的说了句:“你还流鼻涕不流了?我晚上给你擦鼻涕吧?”

        燕回:“……”半响,他松手直起身,斜眼看着展小怜,邪笑着说:“妞,这可是你说的,爷可没逼你?!?br />
        展小怜乖乖轻轻的躺好,点头:“我说的?!?br />
        接下来的几天那老头都没出现,燕回还是跟之前一样,隔一天或者两天回来一次,有时候两人能吵的天翻地覆,有时候在一块又十分和谐,反正,对这个医院上上下下的人来说,包下二六个房间的那对小夫妻特别有意思,前一秒两人对着骂,后一秒又好的跟什么似的,是整个医院上下,特别有喜感的一对。

        燕回不在的时候,有小护士过去照顾展小怜,展小怜都会拐弯抹角的问:“美女,你们这有几个孕妇像我这样的?好好的住院住这么长时间……”

        每个小护士的说词虽然不一样,但是意思都差不多,“展小姐,您这就不知道了吧,孕期三个月很重要,有很多孕妇就是前三个月不注意,所以孩子保不住,特别是体弱的,就更要注意了,您在这住着,我们照顾您不是方便?再说了,我们这也算是交了朋友呢?!?br />
        展小怜呵呵干笑,这些小丫头都是说好的吧,怎么就没人说跟她说句实话呢。其实展小怜心里多少有点数,这孩子肯定是有什么问题,至于是什么问题她不知道,孩子在她肚子里的反应不大,偶尔会不舒服,药物和打针这些她觉得都没断过,吃的药丸是她一起没接触过的味道,每次都是有人直接拿药丸过来,展小怜压根不知道那是什么。

        展小怜现在就盼着赶紧过三个月,过了三个月肯定就稳定了,她也就不用住在医院了,前三个月很重要这事展小怜知道,只不过她觉得自己这个有点草木皆兵了,当初傻妞怀孕可没这么娇气,想想啊,傻妞那么娇气的人怀孕以后都不娇气,她这样的怎么可能比傻妞还娇气呢?

        展小怜低头看了看肚子,总觉得肚子好像没什么变化,人家两个多月的时候肚子是不是应该大一点?怎么她这肚子好像还是那样呢?展小怜怀孕以后最大的边痕就是皮肤白了,纯粹是被关在屋子里关的,没见胖,脚肿的现象也慢慢消失,就连饭量也不像前一个月那么大了,展小怜无比的惆怅,肿么能介个样子呢?

        燕回回来,展小怜正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今天刚做了B超,展小怜压根没机会瞄到,等做完以后就被人送回病房了,这会正躺在病房发呆呢。

        燕回走到她身边,嘴里说了句:“哟,这妞又在练斗鸡眼?别瞪了,本来就不好看,再变成斗鸡眼这脸还能看吗?”

        展小怜错开眼珠子扫了他一眼,“谁不好看了?我怎么没听清说谁呢?”

        燕回弯下腰,低头在她嘴上亲了一下:“没,爷什么都没说,爷刚刚说,这美人是谁?美成这样差点亮瞎了爷的眼,”说完,燕回邪笑:“妞,你心虚不心虚?”

        展小怜摇头:“完全不心虚,长成我这样的不叫美人叫什么?”

        燕回往床沿一坐,一只胳膊撑在展小怜另一边的腋下,垂着眼眸半天没吭声,过了好一会才抬起眼眸看着展小怜说:“妞,爷跟你说,爷要儿子,这次生不出来再给爷生下一个……”

        展小怜本来没在意,就随口说了句:“你当我母猪???还这一个下一个……”说了一半,展小怜猛的坐了起来看着他问:“你是说这次生女儿下次生儿子还是说,这次生不孩子,下次再生?”

        燕回伸手推了下展小怜的脑门,展小怜被他推的一下子倒在枕头上,要不是枕头足够厚实,她八成要被撞出脑震荡:“你给爷生儿子就行,吵什么吵?爷到希望你是只母猪,省的你整天叽叽喳喳叮着爷吵?!彼低?,燕回低头,对着她的嘴就是一顿啃咬,“赶紧给爷生出来,这小子是不是故意跟爷作对?怎么一个劲的折腾?”

        展小怜伸手推开燕回,一边擦着嘴一边说:“突然的……你干什么呢?”

        燕回捏捏展小怜的脸:“爷干什么?爷亲自己的女人怎么了?”

        展小怜瞪圆了眼睛看着他:“你这是亲?你这是咬好不好?”

        燕回邪笑着凑到展小怜面前,“这是对爷不满意?那妞要不要教教爷怎么才是‘亲’?”

        展小怜斜眼看着他,嗤笑:“教头猪也比教你强,你要能学,早十八年前就学会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女人拖几卡车都拖不完?!?br />
        燕回的脸冷了下来,指着展小怜骂她:“别以为爷不知道你这是拐弯抹角骂爷?!?br />
        展小怜看着他那张脸,气鼓鼓的模样,差不多徘徊在爆发的边缘,翻个白眼,展小怜再次爬起来,直接伸出胳膊搂着燕回的脖子,笑嘻嘻的说了句:“那我教教你,仅此一次哈?!彼底?,展小怜对着燕回的嘴就亲过去。

        燕回的身体立刻绷的紧紧的,几秒钟后他快速的蹭了鞋,顺着展小怜身体的姿势慢慢的爬到床上去,一只手按着她的后脑勺,堵在她嘴上就不松开,展小怜气死了,不是说好她教他的嘛,怎么这人还是跟狗吃肉似的???燕回的手直接顺着展小怜的衣服往下伸,本来就是亲个嘴,结果好了,玩大发了。

        展小怜从来都是玩人的主,这会她那张小脸就是从头红到尾,咬着燕回的肩膀,紧绷着身体攀在燕回身上,过了好一会,她软下身体“呼呼”喘气,那小眼神瞬间就化成了水,水灵灵的盯着人的时候都快勾魂了。燕回抽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尾指抬起她的下巴,邪笑着问:“什么感觉?”

        展小怜脸上的红晕未消,黑漆漆的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然后说道:“这个……是尺寸的问题?!?br />
        燕回一下子笑出声,在她嘴上亲了一下,说:“妞,爷就喜欢你这点,什么都敢说……”想了想,燕回提要求,“爷不是无偿的,晚上你得给爷做回来?!?br />
        展小怜伸手动了动手指,嘟着嘴说:“我要求戴手套?!?br />
        燕回大怒:“爷都没戴!”

        展小怜翻白眼,松开手,往被窝里钻了钻,嘴里说了句:“那好吧,看在刚刚你这么卖力伺候我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同意?!?br />
        这俩人一上午都窝屋里说下流话,中午的时候展小怜出去散了一会步,回来以后燕回已经走了,展小怜跑去跟护士说要洗澡,身上不舒服,不洗澡她老觉得自己身上有味道。

        洗完澡换了身衣服,有人过来把展小怜的衣服拿出去洗,自己坐在床上玩纸牌,这纸牌是前几天觉得无聊让人买的,现在没事就玩牌,展小怜对这些益智游戏类的那是真的反应灵敏,人家学个东西要一两个月,她一两天领悟,一个礼拜以后就可以说能打败周围所有的人,有时候碰到她觉得简单的,就几分钟就找到了窍门,绝对是个让人嫉妒的主。

        对展小怜这种人来说,这世上就没有什么是难的,她总能很轻易的完成一些别人觉得难的事,当然上天也是公平的,所以展小怜的身体才不好,即便自幼吃了那么药养身体,展爸展妈也没能把展小怜养的和其他孩子一样健康,最起码,她的身体在生孩子上不如别人来的顺利。

        燕回前一天来过,今天铁定不会来,展小怜对他过来的规律心里都有数了,现在她跟燕回的关系,说起来吵嘴的时间真没少,只是少了那种货真价实的火药味和警惕心,可能是“身在芦山”的缘故,展小怜自己并没有觉察到这些,直到一个经常过来给展小怜拿药和打针小护士一脸羡慕的说了句:“展小姐,您和燕先生两个人真有意思,虽然跟整体吵啊吵的,可是我们医院的同事都说你们俩的感情好呢……”

        说实话,这句话把展小怜给雷到了,不单单是因为这话是言情小说里旁人说男女主的话,更重要的是小护士说什么来着?感情好?她跟燕回?开玩笑的吧?展小怜有点发愣,当时的反应就是张着嘴,看着那小护士就跟看怪物似的,傻乎乎的发了一声:“哈?”

        小护士就是把她们自己私底下一起八卦的话说给展小怜听的,说完了就走了,还是展小怜自己动手把她自己的下巴给合上,结果这一晚上就没睡着,翻来覆去的,让专门负责的小护士紧张个要死,展小姐这是要闹哪样???

        因为失眠,展小怜早上起的特别早,这就是睡不着没办法,以前要睡到七八点钟,这下好了,她四点钟就睁着眼等天亮了,结果就这样干等到五点多钟,睡不着,干脆直接爬起来,一边往身上套衣服嘴里一边嘀咕了一句:“开玩笑的吧,我跟他像情侣?还感情好?除非我有毛病?!?br />
        展小怜自己爬起来出去散步,那小护士没在像往常那样趴在外面的床上,估计是上厕所去了,展小怜就自己等了会,小护士果然甩着手上的水珠回来了,一边打着呵欠一边看着展小怜说了句:“展小姐,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昨晚上睡的也挺晚啊?!?br />
        展小怜指指门外,嘴里说了句:“我出去转转,早上空气好,待会回来睡回笼觉?!?br />
        小护士赶紧跑过去换鞋:“展小姐,你等下,我换个鞋就行?!?br />
        现在整个医院的人都知道,任何时候都不能让展小姐一个人,上次展小姐出去散步,跟着她的小护士突然肚子疼,跟展小怜商量说大姨妈来了回去拿卫生棉,前后也十分钟时间,结果刚好燕回过来,一看展小怜一个人在外头,那简直是大发雷霆,就差把那小护士给扔外面水里泡上几天几夜了。

        小护士搀扶着展小怜的胳膊慢慢的往外走,一边走展小怜一边郁闷的说:“你说我是不是太娇气了?我这肚子都看不出来的,散步还要人扶着,我怎么觉得孕妇没几个像我这样的呢?”

        小护士直接说了句:“这就是命啊。人家有多少人想要这样贵妇人的生活还要不到呢,展小姐这样的,就是天生贵命?!?br />
        展小怜:“哈?!”小护士别看年纪轻轻,说话还真是一针见血,这都是命啊,展小怜觉得自己的,命就是这么苦,想顺顺当当生个孩子都不容易,果然是命啊。

        在外头走了十几分钟,那三个打泰拳的家伙一直都在医院周围转悠,每天都过来,展小怜出来散步的时候就能看到他们,三个漂亮的伪男走在路上回头率还挺高,说保镖?;な裁吹?,展小怜还真没觉得有啥作用,毕竟她经常遇到打架什么的事还是挺少的,最关键的是,在这里,燕回把什么都做足了,她还怕什么???走了一会,展小怜又觉得累了,小护士扶着她慢慢回医院病房,小护士刚推开门就愣了一下,然后拘谨的站在门边,偷眼看了下后面进来的展小怜,看着她说了句:“展小姐,您有客人?!?br />
        展小怜走进去一看,发现那个老头一脸肃穆腰杆挺的笔直的坐在沙发上,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手中拄着一根手杖,展小怜进门了老头的身体也没有动一下。

        展小怜在门口站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走了进去,隔着一张床,在老头的对面坐了下来,坐下以后她才说了一句:“老人家对不起,我怀孕了,身体没那么好,所以没法站着跟说话。老人家要是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我听着呢?!?br />
        老头依旧是绷着脸,脸上的表情十分僵硬,听了展小怜的话,慢慢的转动眼睛看着她,沉声说了句:“既然展小姐这么说,那我就开门见山。我今天来,其实是想跟展小姐说件事?!?br />
        展小怜看着他,手下意识的捂住肚子,问:“孩子的事?”

        老头从鼻孔里发出一个声音“嗯”,点点头,说:“对,是孩子的事?!倍倭讼?,老头的眼珠子盯着展小怜,目光威严的开口:“这个孩子,子归不能要?!?br />
        展小怜点点头:“他要是不要,我自己养就行,不会影响到他?!?br />
        老头突然冷笑两声:“不会影响到?展小姐果然还是个孩子?!崩贤仿掏痰恼酒鹄?,打量了一下病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房,嘴里说道:“展小姐怎么确定孩子要是出生了,不会影响到子归?那是他的骨肉,是个人,都会在心里惦记挂念,怎么可能不会影响到子归?”

        展小怜看着老头,问道:“那么老人家觉得要怎么样?”

        老头见她没有说废话反驳,语气松缓下来,点点头:“我喜欢识时务的人,既然展小怜征询我的意见,那我就直接说了吧,这孩子不能留。子归是不是没有让展小姐看过病历?”老头伸手指了指床上扔着的一个文件袋,“展小姐现在可以看看?!?br />
        展小怜慢吞吞的站起来,走过去,伸手拿过文件袋,抽出里面的病历,一目十行的看过,瞬间心凉如水。

        老头看着她的表情,说:“现在你知道了,这个孩子是个什么情况。我也看出来了,子归对你是不一样,可男人就是这样,特别是子归,被宠坏了,性子更加不定,相信你也知道子归有过多少女人,只不过现如今,怀孕的女人只有你一人,男人都希望有个孩子,你的时机还是很好的,只可惜,你自己不争气,怪不得别人。子归的孩子,基因必须要好,我不可能让子归的第一个孩子就是个病秧子或者是个傻子……”

        展小怜抬头看着老头,目光清明的看着他说:“既然老人家看过这个病历,想必老人家也看到了我的体检报告,这个孩子可能是我能当上母亲的最后机会,如果这个孩子没了,我可能这辈子都是个当不了母亲的女人,老人家为了自己的面子,要毁了一个无辜女人当母亲的心?”

        老头抬起精明的眼,“这世上总有人得牺牲,不是自己就是别人,我不能让子归受苦,所以,受苦的人只能是别人。当然,有得必有失,展小姐受点苦,我自然不会亏待展小姐……”

        老头话没说完,展小怜直接开口打断:“老人家打算出多少钱买一个了断?”

        老头叹口气,嘴里说道:“我知道展小姐委屈,可是我也没办法,我不会允许子归的孩子不是健康的,子归和羽希虽然在他的胡搞下离了,不过终究还是一家人,我不会再让子归胡来?!?br />
        展小怜低着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纸,开口问道:“老人家今天到这里来,想必燕回不知道吧?”她抬头:“燕回要是知道老人家打算逼我把孩子打了,肯定会不高兴?!?br />
        老头笑了笑,说:“他要是知道我在,自然不高兴,所以我没让他知道。那孩子,从小是被宠大的,没人管得了他,我也舍不得打,他喜欢的东西,我怎么样都会满足他,所以,才养成了他现在的无法无天的性子,这孩子,是我宠坏了,所以,我现在打算纠正他的一些错误?!?br />
        展小怜看着老头,静等他下面的话,嘴里干巴巴的说道:“哦,老人家觉得燕回孺子可教,好事?!?br />
        老头点点头:“展小姐这样看得开,也是好事。子归是我没教育好,所以我现在来教育他,只能展小姐牺牲点。展小姐想必自己也知道,子归对展小姐很在意,很重视,展小姐怀孕,他像天下的准爸爸一样紧张,对孕妇纵容,我是过来人,这些我都明白?!?br />
        展小怜伸手锤了锤腿,问道:“你教育他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说牺牲我?”

        老头顿时笑了下,“子归很少有自己特别喜欢的东西,从小到大,他对所有的东西都是三分钟热度,想要的时候他就算头破血流也要得到,一旦得到了,子归很快就会扔掉寻找下一个他感兴趣的东西,可是他对展小姐不一样,这就说明展小怜让子归的兴趣在持续……”

        展小怜打断插了句话:“我不是物品?!?br />
        老头点头:“对,你不是物品,所以你才更有震撼性。子归一直都以为,他想到的的就一定会得到,比如他喜欢的、感兴趣却还没有得到的那些东西,比如展小姐现在肚子里这个不健康的胚胎,过去那些东西我无力改变,展小姐和展小姐肚子里的东西,却是可以教育到子归的?!?br />
        展小怜瞬间挺直腰杆,表情严肃的看着老头:“什么意思?”

        老头慢慢走回沙发上,坐下,说:“他越想得到的,越让他得不到,这样以后,他这辈子都记住,地球不是围着他在转,他总有无能为力的时候。比如他做再完善的安保设施,都没办法阻挡我进到这里的脚步……”

        展小怜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直直的盯着老头,半响问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老头叹口气,然后对着门外吩咐了一声:“都进来吧?!被耙舾章?,门被人轻轻推门,陆续走进来三四个戴着医用口罩的女医生,老头指指那四个女医生,说:“这是我带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过来的,本来是想为展小姐检查身体用的,现在看到这些完善的病历,检查就没必要了,手术由她们动手,子归惯会迁怒,我这也是没法子,要不然这个医院上下的人又要遭罪,所以我的人动手,他抓不到什么?!?br />
        展小怜全身被气的瑟瑟发抖:“你要她们给我做打胎手术?孩子都快三个月了……”

        老头没答话,而是拄着手杖站起来,对那四个女医生说:“手术可以马上进行,这里的一切都打点好了,不要耽搁太久,我不希望有节外生枝的事?!?br />
        展小怜手里握着的纸慢悠悠的落在地上,眼眶中满是泪,她扭头看着老头的背影,哭着说道:“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老头站住脚,头也没回的说道:“展小姐还是太年轻了,要是这世上真有报应一说,就不会有那么不停犯罪的坏人了,所以报应什么的,都是骗那些做了坏事又心虚的人?!?br />
        说着,老头抬脚走了出去,剩下的那四个医生离开朝着展小怜的方向走了过来,她们围着坐在沙发上哭的展小怜,说:“展小姐,请跟我们来吧?!?br />
        展小怜站起来,低着头问了句:“是不是我打电话的权利也被取消了?”

        其中一个女医生用冷淡和平静的声音回答:“蒋老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整个医院的通信都被暂时切断,就算我们让你打电话,现在也打不出去?!?br />
        展小怜站在原地,然后她伸手轻轻抚在自己的肚子上,木然的看着前方,抬脚,跟着其中一个女医生的脚步,跟了过去。

        走廊里静悄悄的,早上那些来来往往的医生就跟消失了一样,外面没有一点声音,只是每隔几个房间,都会在门口看到站了两个人,里面偶尔有人偷偷透过小小的玻璃窗口往外看一眼,又迅速的缩回头。

        展小怜慢慢的走着,原本脚上轻巧的平底鞋突然间有了千斤重,眼泪顺着白皙干净的脸颊一滴一滴往下落,她一边走,一边用手抹着眼泪,一度哽咽出声,前后跟着的人没有人吭声,在下往二楼的楼梯口,展小怜看到那三个至始至终都守在医院周边地区的泰拳高手,他们分别被三四个便衣人员或踩或按的控制在楼梯口的转角处,他们一看到展小怜就拼命挣动身体,企图摆脱控制,展小怜没有开口,目不转睛的从他们身边走过,跟着那几个女医生下到二楼。

        手术用灯随着轻轻的一声“啪”被人打开,灯光瞬间无比刺眼,展小怜安静的躺在手术床,在医生做好手术准备后,她突然轻声问了句:“医生,你们是做这种手术的专家,是吗?”

        负责主刀的女医生一愣,然后她点点头:“我有二十年“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手术经验?!?br />
        展小怜依旧安静的躺着,半响她轻轻说道:“那就好……”

        女医生再次一愣,然后安抚道:“放心,忍一忍就过去?!?br />
        展小怜“嗯”了一声,然后闭上眼睛,就在周围的医生以为她不会开口的时候,展小怜突然又叹息似的说了一句:“我希望我以后还能生孩子……”

        几个女医生面面相觑对视一眼,主刀医生走过去,用胳膊碰碰展小怜,安抚她道:“孩子你放心,我会尽我所能?!?br />
        展小怜手术的时候眼睛一直是睁着的,疼或不疼她完全顾不上,眼泪顺着她的脸颊一滴一滴往下落,她无声落泪,直到手术完全结束。她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很久以后,外面有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展小姐依旧一动不动的躺着,直直的看着被关闭掉的手术灯。

        有人伸手把她抱了起来,一路走到病房里,展小怜眼泪已经干了,她用嘶哑的、几乎发不出声的声音说道:“孩子没了……”

        燕回没有出声,只是把她放到床上,伸手拉过被子盖上,在床沿上坐下,一只手把她的头揽到自己怀里,咬着牙开口:“妞,你给爷等着,爷去亲手宰了那个老东西!”

        展小怜的眼睛穿过燕回的胳膊看着远处,嘴里重复道:“……孩子没了……马上就要熬过三个月了……”

        燕回伸手抬起她的脸,“不怕,跟爷再生……”

        展小怜勾了勾唇角,笑的薄凉而讥讽:“生?我只怕是生不了了,你找别人倒是可以再生,要几个有几个……”然后她抬眸,眼睛看向燕回,说:“燕爷的儿子,怎么可能轮到我来生?”

        燕回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展小怜,你给爷听好了,孩子不孩子爷不打紧,爷就要你,你生出来生不出来不影响爷要你,你少跟爷叽歪能不能生,生出来就生,生不出来爷就当断子绝孙……”

        展小怜拼足了力气抬手对着他就是狠命一巴掌,打完,展小怜冷冷看着他,嘶哑着声音说:“你不在意,可是我在意!你可以不要孩子,可是我还要孩子!我有今天的结果,就是你害的!你他妈的断子绝孙没人在乎,可是我怎么办?你要真不在乎有没有孩子,是不是断子绝孙,你就去给把你那玩意给我割了,要不然你他妈就少跟我说些有的没的……你给我滚出去!”燕回坐着没动,只是嘴里问了句:“妞,是不是爷跟你一样了,你就不难受了?”展小怜吼完以后就大口的呼吸,刚手术后的身体还没有那么充沛的体力,这种身心遭受重创的身体最经不住的就是高声说话,那是个极为挑战体力的行为,展小怜听了燕回的话,冷笑着点头:“行!谁他妈不做手术,谁他妈就是乌龟王八蛋龟孙子!”燕回的身体随着展小怜的身体往下滑了滑,展小怜的脑袋枕在他一只胳膊上,燕回点点头,漫不经心的说了句:“不用发说的这么难听,爷去做就是,你急什么?”展小怜一边呼吸一边说道:“燕回,你最好说话算话,要不然你等着我闹的你这辈子都不得安生!”

        燕回把她的头放到枕头上,抬脚下床往外走去,嘴里说了句:“等着,爷过去找人问问,”走了两步回头看着她,警告:“不准乱跑?!钡妊嗷刈吡?,展小怜睁着眼,依旧大口大口的喘气,眼睛狠狠的盯着天花板的一个墙角,嘴里冷不丁骂了一句:“老王八蛋,敢欺负你姑奶奶,那我们就一起断子绝孙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