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65章 擦鼻涕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一脸茫然的被燕回送到一个房间,干巴巴的坐在一张床上,看着燕回问了句:“我能不能问问,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

        燕回正蹲地上把展小怜脚上的鞋给扒下来,听了展小怜的话,手一松,伸手捏捏展小怜的脸蛋邪笑着说了句:“什么什么情况?爷整天把你往医院送烦死了,为了防止你折腾爷,爷决定直接把你扔在这,让那些医生护士被你这疯女人折腾?!?br />
        展小怜伸手拍了拍床铺,任燕回把的她的腿抓起来塞被窝里,一边自己伸手拉被子往身上盖,一边自己嘀咕道:“哎,别不是孩子有什么问题吧?”

        燕回那脸“咻”一下就冷了,“你少给爷诅咒爷的儿子!你再敢说一句爷儿子有什么事,爷打死你?!?br />
        展小怜懒的看他,一边往被窝里钻一边说:“我就说说,你激动个什么劲???话说,你好歹让我看看我的病历是怎么回事吧?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呢?!?br />
        燕回忙慢悠悠的站起来,过去把窗子打开,嘴里漫不经心的说了句:“妞,你就是个孕妇,你要知道那么多干什么?你就记得把爷儿子生下来就行?!奔剐×挂谒祷?,燕回直接对着她扔了句:“你再敢啰嗦爷就缝了你的嘴巴!”

        展小怜赶紧闭嘴,她是孕妇,她不跟这神经病吵架。

        这病房里肯定多少都有一天药味,只不过浓淡问题,为了伺候燕大爷这一对,院长没少话心思,原本里面的东西都给换了家庭用的,药味好歹散了一地,本来院长还十分忐忑,觉得这里面的药味燕爷会不会不满意,不过住进去以后没听到有人说燕爷生气,院长总算放了点心。

        院长其实多心了额,燕大爷一直很挑剔,只是医院里上上下下都是那么个味道,燕回来了医院好一会,鼻子里都是那味道,突然去了而一个味道特别淡的地方,这点淡味就完全被忽略不计了,再说了,被他搞大肚子的那只小孕妇一会给他出点幺蛾子,燕大爷压根没机会挑刺。

        展小怜被安顿在医院后,燕回就没走,他倒是想走,不过这疯女人不让啊,展小怜说了,她今天受了惊吓,肚子不舒服,要是燕回走了,等孩子生下来,她就跟孩子告状,说燕回不是东西,她怀孩子肚子都疼成那样了他竟然走了。

        燕回大怒,指着展小怜骂她:“你这个疯女人!”

        展小怜慢吞吞的翻了个身,给燕回一个后脑勺,嘴里说了句:“你看我说不说“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对了,我还要告诉他,你老是骂我疯女人……”

        虽然两人吵的叮叮当当的,不过燕回还是没走,而是直接脱了鞋就爬到展小怜旁边,钻被窝睡觉,胳膊一抬,直接把展小怜往怀里带了下,展小怜的身体被禁锢住,想动一下都不行,她黑着脸,努力回头吼了句:“你能不能别在我床上睡?”

        燕回把脑袋往展小怜后劲处拱了拱,嘴里嚷了句:“爷女人的床,爷怎么不能睡了?爷高兴?!?br />
        展小怜伸手把他搭在自己腰上的手甩下去,“别压我肚子?!?br />
        燕回直接把手挪到展小怜的胸上,伸手握着其中一只,嘴里说了句:“肚子上都是肉,爷懒的摸,还是这里舒服?!?br />
        展小怜:“……”过了半响,展小怜冷不丁又是一声狮子吼:“你那贱爪子捏什么捏?”

        燕回抬起,支起上半身凑到展小怜面前,直接堵住了她的嘴,捏着她的下巴固定住她的脑袋,就是一阵狠命的啃咬,展小怜被他啃的火冒三丈,“你有病???”

        燕回伸手掰过她的肩膀,让她平躺在床上,低头对着她又是一顿啃,然后把脑袋埋在她的胸前,嘴里嘀咕了一句:“爷想做怎么办?”

        展小怜额头冒出好几个十字青筋,伸手指着门外面说了句:“我看这医院的小护士都是年轻有漂亮的,很有家里那些美女佣的风格,你站在外头钓鱼,钓到哪个是哪个……”

        燕回邪笑着把她的手从被窝外头给抓进来,往自己下面一按,嘴里说了句:“爷要真找了,你又说爷气你,喏,给你个机会,你帮爷解决……”

        展小怜的小脸都扭曲了,“你不要脸!这是医院!我是孕妇!这里是病房!你精虫上脑了是不是?”

        燕大爷都惦记好一阵了,凭什么这女人怀孕不让他找女人还不帮他解决?燕大爷自己动手窸窸窣窣脱衣服,不管不顾的赖在被窝不走,不动手是吧?不动手他就强行抓着她的手,就不信举世无双的燕大爷还搞不定一个怀孕的女人。

        展小怜想死,这人就是不要脸的典范,有他这样的吗?只是,展小怜觉得自己要是能拗过这神经病就好了,最后,她一脸嫌弃的举着自己的手,对着燕回咆哮:“你给我打水洗手去!恶心死了!”

        燕大爷自己满足了,就赖着不动,然后顺手从床头柜抽了好几张纸给塞到展小怜手里:“自己擦!”

        展小怜火冒三丈:“我是为了谁???快点给我打水洗手!”

        燕大爷的衣服都脱了,天气又冷,压根不想起床,可是自己支起身,胡乱用纸把展小怜的手擦了擦,一下子擦了几十张纸,擦完的纸就直接扔地上了,七八个纸团躺在地上,然后燕回往被窝里一钻,说:“行了吧?”

        展小怜就差咆哮了,“我说了我要洗手!”

        燕大爷大怒:“你这女人怎么这么麻烦?”然后又直起身按床头柜上的铃,一个护士探头进来:“展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

        展小怜举了举手,说:“麻烦帮我打盆水,我想洗洗手?!钡然な孔吡?,展小怜赶紧推推燕回:“你赶紧起床,让人家看到像什么样子?”

        燕大爷丝毫不关心的说了句:“谁看爷挖了谁的眼睛……”

        展小怜吼道:“你当给你儿子积点德行不行?”

        燕大爷依旧不关心的说了句:“爷等爷儿子给爷积德……”

        展小怜的拳头都举了起来,半响又放了下去,被自己的手给恶心的,还没洗手呢,嘴里吼道:“燕回,你赶紧起来,你再不起来我就肚子疼……哎哟!”

        燕回看了看她的脸色,恶狠狠的骂了句:“这个疯女人,你就给爷装吧!”

        展小怜不管,不起来也得起来。

        最终,燕大爷黑着脸,嘴里哼哼唧唧的,身体慢慢从被窝坐了起来,一件一件胡乱往身上套衣服,这人就跟过去古代帝王家的皇子似的,穿衣服很不娴熟,对于一个身边长年美人环绕的男人来说,穿衣服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只不过,在他搞大某只小女人的肚子以后,这美人代穿衣的福利被取消了。

        那小护士替展小怜送来一盆温水,展小怜坐在床上洗手,洗完了护士刚要走,这才发现屋子里满地都是卫生纸,小护士年纪也不大,还没结婚呢,压根想不到那方面,就是路过的时候低头看了一眼,想着待会再回来扫一下。

        展小怜两眼瞪的老大,看着天花板,嘴里淡定的主动解释了一句:“啊,那是擦鼻涕用的?!倍倭硕?,展小怜伸手指着刚穿好鞋的燕回,强调了一句:“是他鼻子里流出来的鼻涕,不是我的!”

        那小护士没敢看那人,医院里谁不知道这医院的主人就是个瘟神?听说这医院是这人前一阵花了大价钱买下的。别看他长国色天香的,可那言行就是正宗的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妇产科的医生在他面前溜了一圈,回去以后个个伤痕累累,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了,据听说,就是这长着里天使脸的恶魔打的。

        小护士走了以后,燕回慢悠悠的晃过去,邪笑“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着问:“鼻涕?”

        展小怜斜眼看他,翻了个白眼:“不行???”

        燕回继续邪笑,低头凑到展小怜面前,鼻子顶鼻子的跟她说下流话:“那以后每天都给爷擦一次鼻涕……”

        “你想的美吧你!你离我远点!”展小怜立刻伸出手推过去:“要擦自己擦,你手被人剁了是不是?”

        门外有男人的说话声,听到那说话声,燕回猛的抬头,回身看过去,恰好有人敲门:“爷?展小姐?在吗?外面有人过来探望?!?br />
        展小怜啥话没说,身体往被窝里挪了挪,然后闭上了眼睛,她要是没听错,外头的人就是别墅里出现的那个死老头了,为了避免自己的被气死,展小怜决定睡觉。

        燕回看了她一眼,伸手捏捏她的脸:“困了?那就睡?!比缓笞约赫酒鹄匆∫』位蔚淖吖?,伸手拉开门,“闲杂人等,别在爷面前晃,全部滚!”说着,“嘭”一声把门撞上。

        带路的院长傻眼了,急急的眨了好几下眼睛,他刚刚要是没听错燕爷是说滚吧?这,这这不是人家来探病的,而且,还是大人物探病,他才亲自出来迎接带路的吗?怎么还吃了闭门羹了呢?

        燕回把门关起来后就直接走到床头,拉过旁边的单人小沙发,往沙发上一坐,两条腿敲在床上,坐着不动,嘴里还说了句:“尽给爷添堵,怎么还不死呢?!?br />
        展小怜闭着的眼睛都想翻白眼了,谁家有燕回这孩子,谁家的父母都能被气死,虽然不知道外面的老头是燕回什么人,不过对燕回那是真纵容,从这纵容的程度上看,绝对是近亲,远亲谁会宠成这样?展小怜暗自点头,这样说的话,那老头总有一天会被燕回这个混账小子给气死。

        燕回就坐床边,拉开抽屉,从里面拿了一个游戏机,装上电池,开启,打开开启键,一个人低头玩游戏,展小怜迷迷糊糊的拿起枕头对着他砸过去,嘴里吼了一句:“你就不能调成无声的?吵死的人睡不着觉不知道???”

        燕回怒视她,结果展小怜给了他一个后脑勺,燕回的凶相木人看到,燕大爷表示很无趣,摸摸鼻子,低头继续玩游戏,只是为了避免母老虎发飙,还是把声音给关了。

        游戏正玩了没几秒钟,病房的门被人轻轻拧开,燕回头也没回的按着按键,眼看着手里游戏机里的小怪物接二连三的冲过去吃掉萝卜了,燕回勃然大怒,举起游戏机直接砸了地上:“什么破机器!”

        刚拧开门的老头就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个档案袋,看到燕回的模样摇了摇头,然后慢慢的走进来,“子归!你这一遇到“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不顺心的事就发脾气的性子不改改不行?!?br />
        燕回微微偏头,斜眼看着那老头,冷哼一声:“还有不请自来的,爷刚刚说了,闲杂人都给爷滚,谁让你进来的?这医院爷买了,爷的地方爷说了算,滚出去?!?br />
        老头也没走,拄着手杖,慢慢的走到床的另一边,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了下来,慢吞吞的从档案袋里拿了一叠资料出来,嘴里说道:“子归,我过来是有事要说。这个叫展小怜的,我听人说你跟她有一段时间了?”

        “关你屁事!”燕回晃着脚,冷笑道:“爷的事,凭什么告诉你?”

        老头对燕回这些没有一句敬语的话也不生气,只是戴上眼镜后,慢吞吞的看着手里的资料,“这个女孩,你跟她玩玩可以,其他的别乱来,找老婆,还是找羽希那样知书达理出身名门的姑娘……”

        燕回邪笑:“果然还是对爷的女人念念不忘,爷都说送给你了,怎么?非得爷送到你的床上才算送?”

        老头闭了闭眼,半响睁开以后继续刚刚的话题:“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听说也不是很好,万一生下来不健康,这个问题你想过没?她这身体都不能生孩子,那还生什么?还是趁着了结了,这样别耽误了人家姑娘?!?br />
        燕回抬着下巴,邪笑着看着老头,嘴里轻描淡写的说了句:“哈,想的还挺周到?!毖嗷卣酒鹄?,居高临下的看着老头,说:“在周到有屁用?爷的女人还需要你来指点怎么着?要不要爷再去找个雏,你亲自上阵造个好种出来?”

        老头表情严肃皱着眉头看着他:“子归,你非得拿这些话来跟我说?我能害了你?我都是为了你好……”

        “哈哈哈,”燕回抬头就是一阵张狂的笑,他摊手,“少跟爷叽歪这些破玩意,爷听了就觉得恶心,爷的女人爷想怎么选就怎么选。另外,”燕回伸手一指床上被子半挡脸的展小怜,说:“她要是少一根手指头,爷就亲手剁了你的手,少打她主意,爷就要她了?!?br />
        ------题外话------

        明天月票涨100张万更,木万更不是爷的错,是爷愿望木实现,滚来滚去滚来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