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64章 女人事多

    第264章 女人事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燕回站在楼下,抬头看到展小怜趴在栏杆上,一手捂着肚子,一边扒着栏杆看着他,燕回伸手一指展小怜,嘴里嚷了句:“你给爷站着别动!”

        燕回嘴里说话的时候,身体已经移到了楼梯口,四阶台阶当一阶往楼上跨,十几秒后他跑到了展小怜身边。燕回上去以后,啥问题都没问,直接拦腰把她平抱起来走到电梯口,展小怜腾出一手按了下电梯,燕回走进去,电梯直接降到一楼,走出电梯,燕回直接抱着她走了出去,门口的房车已经启动开到了外面,燕回把人送了进去,然后他探出头,对着跟出来的老头吼了一声:“爷的儿子有什么事,你们给爷等着!”吼完,伸手“咣”一下关上车门。

        燕回往展小怜身边冲的这个过程里,老头就一直半张着嘴看着,等那车开走了,老头才慢慢的在原地坐了下去,半响嘴里说了句:“那丫头看不出有什么心眼……”

        中年男人扶着老头,想了想才开口:“蒋老,要不要跟过去看看?看小少爷那表情,不像是装的,少爷多聪明一个人?要是装的他能不知道?”

        “子归这孩子,就是要让人操心,”老头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伸手接过一个卫生员拿过来的手杖,“去把那丫头怀孕的资料拿给我看看,别生出的孩子有问题,这才多长时间?这么娇气的身体,能生出什么健康的孩子?要是身体太差,这孩子就别生了,不能生一个有问题的孩子……还是尽快拿给我吧?!?br />
        中年男人点点头:“是,蒋老,我会尽快让人收集过来?!倍倭硕?,中年男人又小心的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说:“蒋老,要不我们先离开……?”

        老头看了他一眼,问:“你是担心我的身体?”

        中年男人再次点点头:“小少爷还年轻,说话有点口不择言,我担心蒋老……”

        老头笑了笑:“这些年,他气我的还少吗?也不在意这一回两回了,这孩子,就是不让人省心,我真怕我哪天突然走了,他出点什么事没人保得住他,以前他年纪小就喜欢跟我反着来,现在翅膀完全硬了,就更不把我放在眼里了?!?br />
        中年男人安慰道:“蒋老您也不必太担心,蒋笙这孩子现在不是已经起来了?蒋笙适合官场,您看他为官这么多年,就没被人抓过一丁点把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更是没有沾身的,在这现今能有几个人能做到的?”中年男人说着,往老头身边凑了凑,小声的说了句:“蒋老,虽然您老当益壮正值壮年,不过提携蒋笙才是保小少爷最长远也最有效的法子……”

        老头慢慢的走出别墅,拄着手杖走到别墅前刚停下的一辆车前,立刻有人拉开车门等他上车,老头临上车前说了句:“蒋笙是不错,不过,蒋笙也是有脾气的人,那孩子有主见,也从来不让人操心,那孩子,我不想毁了他,就让他到处都走一遭,慢慢往上爬,多磨练磨练,总归是好的,他上去是迟早的事,不能因为子归就催熟了蒋笙,这样以后容易落人把柄。我现在啊,就怕我哪天突然没了,子归又惹了什么事……这孩子,还得找个女人管管,要不然就反了天了?!?br />
        中年男人伸手垫在车门顶上,等老头坐进去了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嘴里还继续说道:“话是这么说,羽希小姐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也十分优秀,可是蒋老,羽希小姐这么多年都没能降住小少爷,这以后就怕更难了,而且,小少爷还自己把婚给离了,您说小少爷这是要闹哪样???”

        “闹哪样?”老头冷哼一声,手里的手杖在地上捣了两下,“他能闹哪样?他就是故意想气死我……晚点时候我们再去看看羽希,子归这孩子真是无法无天了,自己的媳妇都下得了手。现在跟着子归吧,刚刚就一辆车出去了,也不知道找些人跟着,这孩子尽让人不放心……”

        中年男人坐正身体,不由自主叹了口气。

        房车开的飞快,展小怜一边捂着肚子一边跟燕回说话:“我这肚子怎么回事???就好好的,突然就疼了,我去厕所,还流血了……燕回,你说这孩子是不是在故意跟我折腾吶?!?br />
        燕回伸手捏着她的下巴摇了?。骸澳闵俑鴨?,这不是去让医生看看?爷又不是医生,爷怎么知道?就是你这女人自己给折腾的,你说你……”燕回突然住口,嘴里说了句:“爷懒的说你这疯女人!”

        展小怜一听,立刻瞪圆了眼睛反驳道:“怎么是我自己折腾的?我这是被气的!你整天气我就算了,现在来了个死老头也来气我!好人也被气出病了好不好?”

        燕回戳着展小怜的脑壳:“爷不是别让你搭理那老东西?不是跟你说了等爷回来?你还跟他坐客厅说话,爷说你是疯女人说错了?”

        展小怜被气的直翻白眼:“那房子我能进去都是人家开恩的,屋子里你喜欢的那些美人一个都不见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又不是我的房子,我能干什么???”

        燕回一听,伸手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下,嘴里自言自语了一句:“这主意好,爷怎么没想到?”

        展小怜斜眼看着他刚要说话,然后又觉得肚子疼了,她伸手捂着肚子嚷:“哎呀……”

        燕回立刻对后面坐着的医护人员吼:“你死人???还不过来看看?”

        展小怜一听他吼就皱眉头,抓起手边的东西对着燕回就砸过去:“你声音能不能小点?吓我一跳你知不知道?我这肚子就是被你气疼的……哎哟……”

        燕大爷挨打了还没来得及发火,那女人就捂着肚子喊“哎哟”,燕大爷憋屈在旁边不敢吭声,整天被展小怜在屁股后头给唠叨的,燕大爷这会很重视胎教这个十分有重要十分有专业十分有技术含量的事,要知道那是他儿子,他得考虑一下这小子的脾气好不好,不能让他儿子以后这样打老子。

        车到最近的医院停下,燕回把展小怜抱出去,一边走还一边嘀咕:“你说你这女人怀个孕怎么这么麻烦?人家小猫下崽都是自己下的,哪有要人操心的?一窝生十来个都没你这么麻烦……”

        展小怜被他抱在怀里还在喊疼,听了燕回的话就直接动手对着他的脸就挠过去,“你再说一句试试?你才是猫,你全家都是猫!你们家人生孩子都是下崽……哎哟……气死我了……”

        燕大爷的脸色被抓了两条抓痕,差点把这女人给扔地上了:“你再抓?!信不信爷剁了你的爪子?”

        展小怜一手死命勾着他的脖子,生怕他真把自己丢下去,一手指着医院里推着车冲过来的医护人员说:“你要还想要你儿子你就赶紧给我往前走,我都要死了你还气我!”

        燕回阴着脸,小心的把她放到车上,嘴里还说了句:“你给爷等着!臭女人!”

        展小怜躺在推车上,倒仰脑袋指着燕回骂:“孕妇要保持好心情,我都被你气成这样了,你是故意的吧?你给我等着!”伸手在周边抓了一圈想找东西打人,结果抓了一圈啥都没抓到,展小怜大怒:“你给我过来!”

        燕回抬着下巴站着不动,展小怜怒了,抬起上身就要从推车上爬起来,燕回一看,嘴里骂了句“这个疯女人”,赶紧过去了:“你又要干什么?”

        展小怜指着他说:“你过不过来?走近点!”

        燕回大怒:“你给爷适可而止……”

        话没说完呢,展小怜终于勾着了燕回的胳膊,抓过来,长大嘴巴,在他胳膊“啊呜”咬了一口,燕大爷“嗷”一声,“你这女人属狗的是不是?!”

        展小怜心满意足的松开嘴,咬了一下后,突然就变身温柔淑女,在周围医护人员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自己乖乖躺好,特别安静,要多乖有多乖,就好像刚刚那母老虎的行径是大家的错觉,跟她没关系似的,见大家发愣,她还挥了挥手指挥,“都愣着干什么,我是病人,大家赶紧走??!”

        医护人员一听,赶紧把她送了进去。

        “这女人是疯子!”燕大爷咆哮一声,然后低头一看,手腕的地方有一个圆溜溜上下牙齿卡在一起的齿印,上下牙的地方还全冒血珠了,他看着自己的手腕嘀咕一声:“擦,爷这得去打一针吧?”

        展小怜的情况还是没医生直接跟她说,所有的检查结果都到了燕回手里,燕回大腿翘着二郎腿坐在医院的沙发上,面前站了一溜妇产科的医生,燕回低头看着那些东西,然后不耐烦的把那叠档案往桌子上一拍:“爷看不懂这个,也不管,爷要爷的女人和儿子,你们少跟爷说些有的没的,爷不管,爷要是懂这些了,要你们这些医生干什么?”

        领头的妇产科医生一脸为难的看着旁边陪坐的院长,然后小心的开口:“爷,这个不是我们能想到办法的,展小姐这胎真的很危险,她的身体本来就不适合怀孕,更何况她还打过一胎,现在胎儿的心脏跳动很微弱,我们就怕这胎儿万一影响母体的安全……”

        燕回什么话没说,抬脚把面前摆放的一个小茶几一脚踹飞了出去,那小茶几滑行的方向正是那几个医生护士站着的方向,直接撞在了他们的膝盖位置,燕回猛的站起来:“闭嘴!少跟爷叽歪别的,爷的女人和儿子,一个都不能少!”

        妇产科医生不敢说话了,满头是汗忐忑不安的站着,然后小心的瞟了眼院长,院长也是一头的汗,然后悄悄对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先出去,等那群医生护士一瘸一拐的出去以后,院长才开口:“爷,展小姐的情况我一直都有跟进,我跟您说实话,展小姐这一胎,真有点悬……”

        燕回猛的抓起手边的玻璃烟灰缸对着院长砸过去,院长没敢躲,不过烟灰缸也砸偏了,擦过院长的耳朵边,砸在他后面的墙面上,碎的四分五裂的。院长不敢开口,燕回伸手扯了下脖子下的衣领,“你是跟爷说,爷没儿子是不是?爷断子绝孙了是不是?”

        院长急忙摆手:“不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爷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展小姐怀孕之前的身体就没养好,她体质本来应该也不太好,展小姐出生的时候,要么是早产儿要么出生不是很顺利,这个……这个新生儿刚出生是很弱小,就跟瓷器似的,说不定什么就影响到了他们的健康,所以展小姐的身体养好了,还是能生孩子的……”

        燕回喘着粗气,指着门问:“刚刚那个女人说什么不适合怀孕是什么意思?”

        院长一边拿纸巾擦汗,一边说:“她的意思是,展小姐的身体很虚,怀孕之前,一定要经过长期的疗养,要不然,就算怀孕成功了,孩子也不容易保住……”

        燕回的情绪似乎冷静了一点,半响,他微微抬起下巴,突然问了句:“如果……她第一胎想生,是不是能生下来?”

        院长继续擦汗:“展小姐现在的情况就是第一胎“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打胎后身体没养好,这个是主要的原因,如果展小姐第一胎之前身体养的好,孩子能生下来的几率还是很高的……”

        燕回猛的站起来,院长被的吓的呼吸一窒,结果就看到燕回在原地转了一圈,异常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突然对着那桌子抬脚就踢了过去,嘴里狠狠的骂了一句:“……那个疯女人!”院长不敢吭声,只是看着燕回在发飙,半响,燕回伸手扭了扭脖子,轻描淡写的说了句:“闭紧你们的嘴,别让爷知道有谁跟不该说的人胡言乱语?!?br />
        院长急忙点头:“燕爷您这个就放心好了,我们保证不会乱说的?!?br />
        燕回抬脚往门外走,院长站起来急忙跟在后面说了一句:“燕爷!”

        燕回回头看着,院长走过去,小声说道:“爷,展小姐这一阵最好是住院养胎,她的情况特殊,我们尽量保住孩子,如果在家里,一旦路上耽搁了时间,对展小姐和胎儿都会有危险?!?br />
        燕回伸手指了指他,“你去安排,别让多嘴多舌没眼色的东西打搅到她?;褂?,房间一点味都不许有……”

        院长一个劲的点头,燕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完全不反驳。

        展小怜刚打了一阵,她被人扶了起来,展小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惆怅了:“这孩子是不是跟我犯克???怎么就这么折腾我呢?”展小怜扭头看着给自己打针的护士长,笑眯眯的问:“医生,你有孩子了吧?你怀孕的时候也像我这样吗?”

        那护士长孩子都上初中了,笑眯眯的说了句:“这个各人情况不一样,我那时候也挺折腾的,生了三天孩子都没生下来,最后还是破腹产,这给我折腾的哟?!?br />
        展小怜听了顿时一脸怕怕的表情:“医生,这生孩子很疼吧?”

        护士长笑着说了句:“可不是?所以才是母亲是最伟大的?!?br />
        展小怜被人扶着慢慢走出去,她倒是想走快,可是扶着她的护士细声细气的说了句:“刚打完针,别走这么快,小心您又觉得疼?!?br />
        展小怜本来还以为会直接上车的,结果走出去她才发现是往病房区转的,展小怜一边走一边奇怪的问了句:“怎么往在走了?不是要回家吗?”然后她左右看看没看到燕回,奇怪的胡乱喊了一声:“燕回!”

        燕回人没冒头,不过声音到传过来了:“来了!”

        然后燕回从后方绕了过来,大步往展小怜身边,一边走,嘴里一边说了句:“你乱跑什么乱跑?就不知道等爷过去?”

        展小怜翻个白眼:“拜托,我是孕妇,不是病人!”

        燕回走过去,弯腰,直接把她打横抱了起来,在展小怜的“哎哎”声中,大步往病房走去,“不是整天跟爷显摆是孕妇?这会又不是孕妇了?整天就你这女人事多!”

        ------题外话------

        6让爷要票,爷偏不要票,哼~,打滚打滚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