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57章 龟孙子要怎么当?

    第257章 龟孙子要怎么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爸带着展小怜出门,没回摆宴,而是带着她往云城方向去,展小怜也没问理由,把脑袋埋在展爸怀里,闷声闷气的说了句:“爸,对不起……”

        展爸的手轻轻摸着展小怜的脑袋,嘴里说了句:“说什么傻话?女儿跟爸爸还有什么好对不起的?”顿了顿,展爸又说道:“小怜,你记着爸爸的话,不管发生什么事,爸爸跟妈妈全是站在小怜这边的,所以,小怜以后遇到什么事不要冲动,要仔细的想“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想以后该怎么办?如果小怜想不出来了,就跟爸爸说,爸爸肯定会帮小怜做决定的?!?br />
        展小怜安静的跟小猫似的,从鼻孔眼里应了一声:“我知道了?!?br />
        展爸笑了笑:“知道就好?!闭拱旨绦耪剐×哪源?,轻声说了句:“这事我们先不跟你妈说,龙湛和龙谷这几天就会过来,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就不瞒,现在跟爸爸去医院检查一下,爸爸别的不担心,就担心小怜的身体?!?br />
        展小怜再次“嗯”了一声,没吭声。

        展爸选了离摆宴最远的一家医院,不是展爸对其他医院不放心,而是这样碰到熟人的几率更小,展爸就是担心有人看到展小怜,回去以后说些乱七八糟的闲话,所以刻意选了这么一家。

        到医院的时候都中午了,展爸买了点吃的送到展小怜手里让她坐下等着,自己跑去排队挂号,因为是下午的诊,展爸就带着展小怜出去吃东西,展小怜的胃口是真的好,低着脑袋吃了一堆东西,展爸先吃完,出去转了一圈,买了个头花回来,把展小怜披散的头发给拢了起来:“这样看起来精神点,爸爸还是希望看小怜笑起来的样子?!?br />
        展小怜抬头,这眼睛还没消肿,红红的,看着就没啥精神,听了展爸的话她伸手抹了把嘴,说:“我现在还没缓过神,等缓过劲了再说?!?br />
        展爸想了下,问她:“小怜,恨嘛?”

        展小怜犹豫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恨?!?br />
        展爸笑了笑,说:“那就好,说明我们小怜还没真正失去理智。爸爸也恨,爸爸恨那个给小怜造成了伤害的人。只是爸爸知道,再恨我们也得活着,只有我们继续活的好好的,才能继续有喜怒哀乐,小怜说是不是?”

        展小怜扬起小怜看着展爸说了句:“爸,你放心吧,我以后肯定不会做傻事了,同归于尽什么的太不划算,我看到我老爸的时候,我就想通了,我多傻啊,怎么能抛弃我老爸老妈还有哥哥呢?做坏事的又不是我,我干嘛要跟他一起死???知道我是杀他,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殉情呢?!?br />
        展爸点点头:“小怜小怜想通了就好,你这样说爸爸就放心了?!?br />
        展爸这一天的心思,都是花在开解展小怜,让她放弃各种让他担心的想法,很显然,展小怜是那种极为懂得父母心的孩子,展爸说什么,她立刻就顺着展爸的话去说,这让展爸提着的心总算松了口气。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展爸没有打展小怜一下,都是以安慰为主,展小怜不知道别人的父母是什么样,可是她的爸爸就是这样的。

        吃完午饭,展爸带着展小怜重新去医院,有父亲在身边,展小怜完全就是个孩子,她什么都不管,不问,就像小时候一样,她生病去医院,跑上跑下的人全是展爸,她只需要乖乖坐在凳子上,不让坏人把她抱走就行。

        展小怜坐在妇产科门诊外面的长凳子上,有护士在门口喊下一个孕妇的名字,展小怜放在膝盖上的手握了起来,展爸坐在她旁边,伸手拍拍她的手,嘴里安慰了一句:“别怕,有爸爸在?!?br />
        展小怜扭头看了展爸一眼,对他露出笑脸,然后继续看着门诊医院的门口。

        不多时,一个大腹便便的孕妇手里拿着单子走出来,小护士站在门口念名单上的名字:“下一个,展小怜……”

        展爸立刻站起来,伸手扶着展小怜走过去:“这里这里!”

        那护士看了展爸一眼,又看了展小怜一眼,嘴里说了句:“进来吧?!?br />
        展小怜在检查的时候,展爸就等在外面,等展小怜检查完了,主诊医生看看年纪看起来不大的展小怜,又看看展爸,问了句:“你是产妇什么人?”

        展爸急忙说了句:“我是她父亲?!?br />
        主诊医生是个看来胖胖的中年妇女,她伸手推了下脸上的眼镜,扭头对小护士说了句:“你带产妇先去隔壁,我给产妇开点调理身体的药?!?br />
        展小怜愣了下,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展爸,展爸安抚的摸摸她的头,说:“小怜,爸爸等着医生开药,你等爸爸一下?!?br />
        医生那话明显就是支开展小怜要单独跟展爸说话的,展小怜点点头,抬脚走了出去。

        展爸在医生旁边坐下:“医生,我能不能问问,我女儿怎么了?”不怪展爸多心,要不然医生好好的支走小怜干什么?

        医生摆摆手:“我能不能问问,你女儿结婚没有?”一般孕妇怀孕,哪有父亲陪着来妇产科的,要么是丈夫,要么母亲,要么婆婆,要么同性朋友,父亲的还真的是极少数的,家里没人了,偏要父亲陪着过来?

        展爸犹豫了一下,然后摇摇头:“还没有,有个男朋友,已经见过家长了?!?br />
        医生点点头:“你女儿的情况最好是让她男朋友参与进来。有先兆流产迹象,另外,你女儿打过一次胎……”顿了顿,医生看了下展爸的脸色,直接说了重点:“如果这次还打胎,她以后能怀上的几率很小……”

        展爸坐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医生也没有催,最后建议了一句:“我建议让她男朋友参与进来,考虑这个孩子是要还是不要?!?br />
        展爸有点木然的走出门诊,走出来以后才想起来回头谢了医生一句。

        展小怜还是坐在外面的候诊长椅上,展爸走过去的时候展小怜抬头看着展爸,好奇的抬头看着展爸问了句:“爸,医生说什么了?”

        展爸对展小怜笑了笑,“没什么,医生说要注意休养,要不然身体容易留病?!毕肓讼?,展爸伸手拉起展小怜往外走,“走,爸爸渴了,跟爸爸出去转转买点喝的?!?br />
        展小怜有点疑惑,她扭头看了眼门诊,然后抬脚跟着展爸走了过去,展爸找了家挺安静的笑茶馆,自己点了杯茶水,给展小怜要了杯白开水,展小怜看着展爸,问:“爸,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展爸指了指展小怜面前的白开水,笑着说:“多喝点水,跟爸爸走了一天,你是不是累了?”

        展小怜摇头:“我不累,我累什么???就是辛苦老爸了,爸,你有事直接说,说什么我都能接受的,都这样了,我已经没有什么对爸隐瞒的了?!?br />
        展爸伸手摸摸展小怜的头:“小怜,我们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吧?!?br />
        展小怜猛的抬头看着展爸:“爸?”

        父女俩从头到尾就没有谈过孩子问题,谁都知道最好的打算就是打了这个孩子,这样展小怜以后干什么都不会因为孩子的问题而耽搁,可现在,展爸突然跟她说了要生下来,展小怜看着展爸的目光有点愣愣的,半响,她伸手轻轻按在肚子上,“爸!”

        展爸看着展小安抚的笑了笑,说:“小怜,孩子来了是缘,既然来了,就生下来,我跟你妈照顾就行,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你说好不好?”展爸见展小怜要说话,他伸手对展小怜摆摆手:“小怜,爸爸只是提议,你别急着跟我说你的想法,你先好好的想一想,你想不想留这个孩子?!?br />
        展小怜毫不犹豫的摇头:“不!”

        展爸想了下,问:“是因为……孩子的父亲?”

        展小怜点头。

        展爸笑了笑,又问:“那么小怜,除去孩子父亲的原因,对这个孩子你还有什么想法?”

        展小怜抬头看着展爸,说:“很神奇,”展小怜指了指肚子,说:“这里竟然有一个小孩,我又害怕又好奇?!?br />
        展爸继续笑着说:“可不是?爸爸又心酸又高兴,我们家小怜在爸爸眼里还是孩子,结果现在小怜竟然也有孩子了?!倍倭硕?,展爸又说道:“小怜,爸爸妈妈老了,等退休了,就更老了,爸爸妈妈就想着,要是能有个小奶娃带,那爸爸妈妈以后是不是就一点都不孤单不寂寞了?我们家小怜,就不会因为工作忙的缘故不着家,她又牵挂了,会想着法子回家看看了?”

        展小怜听到展爸展妈说老了的话以后,伸手抹了眼泪,笑着说:“什么嘛,爸让我生小孩,就是为了以后跟我妈不寂寞???”

        展爸点头:“可不是?”

        展小怜伸手抹了下眼泪,说:“那我以后不结婚了,就带着我爸我妈还有孩子过日子算了……”

        展小怜没有明着说留还是不留,只是展爸决定带着展小怜会摆宴以后,展小怜指着对面的医院说了句:“爸,我过去上个厕所,这家小店都没厕所的?!?br />
        展爸站起来就要跟着:“等等,我陪你一起过去?!?br />
        展爸瞪在医院楼下,展小怜径直跑到妇产科门诊那里,可怜巴巴的站在正在就诊的孕妇身后看着那医生,医生都快下班了,看到展小怜立马就想起来是谁了,展小怜等那孕妇走了以后往医生面前一坐:“医生,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以后是不是不能生小孩了?”

        医生哭笑不得,赶紧摆手:“不是不是,你别自己瞎猜啊。我跟你爸说的意思是,如果你这一胎打了,以后怀孕就比较困难,你第一次打胎没打好……”

        展小怜抓抓头,问了句:“医生,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我肚里的小孩生下来?免得以后生不了?”

        医生被她的说法弄的没辙,赶紧纠正:“算是这个意思吧,这个怀孕还是个身体有关,如果身体养好了,不定也就容易了。展小怜是吧?如果你想保住这一胎,那你得小心才行,最好打针保胎针,你现在有滑胎迹象?!?br />
        展小怜问完,从门诊出来,径直下楼找到展爸说了句:“爸,我回来了?!?br />
        展爸皱皱眉头:“怎么这么久?”

        展小怜嘴里说了句:“我去问了下医生,看看是什么原因让我爸突然说让我把孩子生下来的?!?br />
        展爸叹口气,只是伸手摸摸展小怜的头,搂着她的肩膀往外走。

        展小怜一边走一边问了句:“爸,我是不是特别不省心?从小就身体不好,上学了还老是被老师让带家长,长大了就做些坏事让我爸我妈担心?!?br />
        展爸笑了笑:“不会,爸爸不知道有多高兴有小怜这样的闺女,我们家小怜又聪明又可爱,是爸爸妈妈的宝贝疙瘩,是别人家小孩比都比不了的?!?br />
        展小怜看着展爸,然后说了句:“爸,我也不知道有多高兴,能当我爸我妈的女儿?!倍倭硕?,她又说:“孩子的事我还没有想好,爸,我想再考虑一下?!?br />
        展爸点点头:“小怜,你不用顾虑太多,你的任何决定,爸爸都会支持你,你妈那边,爸爸会去说,你不用担心?!?br />
        开往摆宴的车行驶在高速路上,展小怜坐在窗口,身体歪在展爸腿上,展爸摸着她的头发,小声说了句:“小怜,其实爸爸也很矛盾。爸爸最希望的,是你能高高兴兴快快乐乐,这个孩子如果生了,你跟边痕可能就吹了,可是这个孩子要是不生,爸爸怕万一……以后小怜要是想当妈妈了怎么办?”

        展小怜轻轻“嗯”了一声,“爸,我会去跟边痕说,他爱我,是我幸,他不爱我,是我命?!闭剐×硕?,看着展爸说:“爸,我想通了,真的,一切随缘,是我对不起边痕,我太贪心了,我明天就去跟他说?!?br />
        展爸叹口气,“小怜,爸爸就“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希望你幸福,可现在,爸爸不知道爸爸究竟让你幸?!?br />
        展小怜从展爸腿上抬起,伸手抱着展爸的脖子,轻轻说了句:“爸,我知道你的任何一个绝对都是为了我好,这就让我很幸福了,真的。我从小到大让你跟我妈操了那么多心,长大了还让你这么担心,爸,你放心吧,我以后,不管什么时候都会让自己活的好好的。我活的好好的,我爸我妈才会好好的,我知足了,真的?!?br />
        展爸拍拍自己的腿,“行,我知道了,躺下休息会?!?br />
        展小怜趴在展爸的腿上,睁着眼,看着前排的座位,缓缓的闭上眼睛。

        车到摆宴,展小怜是被展爸摇醒的,“小怜?小怜到家了,我们到家了?!?br />
        展小怜揉眼,发现车已经到了摆宴车站,她揉着麻掉的胳膊站起来,跟着展爸一起下车,刚下车,就看到那三个傻货已经开着车灯在下面了,那三人后面还跟着一个,展小怜奇怪的看着那人一眼,那人立刻上前一步说:“展小姐你好,我是摆大外国语学院的助教,我是龙二先生托付过来专门位展小姐翻译的,这是我的名片?!?br />
        展小怜接过来,看了那三伪女人,瞪了他们一眼,那三人有点紧张,一个个错开眼不敢展小怜。

        展爸所在学院和外国语不在一起,而且新招聘的讲师挺多,他也不认识,跟那人客气的打了个招呼,对龙宴留下的那个女人当保镖的事,展爸知道,只不过他不知道这三个漂亮的女人是人妖,每次看到这三人,展爸都很注意的拉开距离,毕竟那是异性,万一被人说闲话就不好了。

        展小怜看了下名片,还真是摆大的抬头,叫解匡,对着他点点头:“解助教好,以后麻烦你了?!?br />
        展爸先带着展小怜回家,也没跟展妈讲,等晚上睡觉的时候展爸才跟展妈说了展小怜的事,展妈这当场就炸毛了,“什么?!”

        展爸一把拉展妈躺下:“大半夜的你叫什么?我还没说完呢,这事我觉得必须跟你说清楚,要不然你以后知道了肯定会怨我瞒着你,这事我觉得不怨小怜,要不然小怜也不会跑去要跟那神经病小子同归于尽……”

        展爸这样一说,展妈立马想起今天一大早展小怜就出门的事,身上一阵冷汗:“同归于???小怜早上出去,难道就是去买东西找那神经病同归于???”

        展爸叹口气,事情都这样了,还有什么不明了的?小怜一直都说要跟边痕结婚,甚至把边痕带到家里来了,这不就说明小怜跟边痕是真的有结婚打算,但是现在小怜肚子里的孩子却是那个混蛋的,小怜能在自己有男朋友的情况下跑去跟一个神经不好的小子乱搞?又能在怀孕以后去要跟人家同归于???

        展妈听完一骨碌坐起来,情绪激动的说了句:“她爸,这孩子要是真生下来小怜怎么办?”

        展爸赶紧起来要捂展妈的嘴:“你小声点,叫孩子听到!”

        展妈自己拉下展爸的手,急道:“你想???小怜的身体一直都不好,这孩子要是不生,以后不定就生不了了,可要是生了,这孩子算什么?难道让我同意她跟一个神经病结婚?别说他是不是神经病,就算是个正常人,就为了一个孩子毁了小怜一生?”

        展爸听了展妈的话也坐起来:“我也在犹豫,这个孩子到底要怎么办?!?br />
        展妈猛的抬头看着展爸,“什么怎么办?这孩子就不能生!”

        展爸低着头,缓缓闭上眼:“我知道不能生,可是小怜以后怎么办?如果她以后能生还好,如果万一不能生了呢?小怜怎么办?”

        展妈看着展爸:“那这孩子生下来算怎么回事?孩子生下了,小怜以后怎么办?她还怎么嫁人,有几个人男人愿意接受一个带了一个不明不白孩子的女人?她这孩子,甚至连私生子都不算……”

        展爸深深吐出一口气,半响才说道:“这个孩子……还不知道能不能生下来,医生跟我说了,因为小怜身体的缘故,还不知道能不能生下来,有先兆流产的迹象?!?br />
        展妈的眼睛当时就瞪的老大:“什么?”

        展爸拍拍展妈的肩膀,“小怜自己也知道,医生让打保胎针,小怜也没说打不打,我不敢逼孩子,这孩子,能不能留得住,全看命。没事,这事急不来,你先当不知道,我跟小怜说了,不会告诉你,她怕你伤心,不敢说。明天早上龙家兄弟会过来,等人来齐了,我们再商量下,我们的意见,其他人的意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小怜的想法?!闭拱终酒鹄?,嘴里说了句:“我去看看小怜?!?br />
        展爸说着批了件衣服出了卧室,拿钥匙打开展小怜的门,把她拿出来的胳膊放到被窝里,扭头看到展小怜的手机放在桌子上,展爸拿起来,按开,显示未接电话有五个,他点开,发现小怜没有存储这个号,手机上显示是陌生号码。展爸皱了皱每天,拿着展小怜的手机走出房间,走到客厅看了下来时间,发现就在三分钟前这个电话的主人还给小怜发了条短信,只有几个字:妞,等着,爷明天找你。

        展爸伸手按下回拨键,放到耳边,电话刚想了下就被人接起,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妞!”

        展爸顿时听出来了,这不就是那个混蛋?一听燕回的声音,展爸心头的火蹭一下就串起来了,他还嫌祸害小怜祸害的不够是不是?展爸直接对着电话就喷出来:“我不是小怜,我是小怜的父亲,你深更半夜给小怜又是打电话又是发短信的骚扰,你到底想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们家小怜就是那么好欺负?小伙子,我这个做父亲,对你可以说真忍的够行了,你去看看有哪个父亲在自己女儿被人糟?;够吃幸院缶驼庋懔说?,我是看你脑子不大好,也是为了小怜的声誉,所以我什么都忍了,但是你不能欺人太甚……”

        燕回这会正躺在床上呢,的腿翘的高高的,垫脚的是女人的膝盖,那大冷天的天穿的十分清凉的女人正抱着燕回的脚用手在捏来,其实就是按摩的,燕回本来还想着那妞终于接电话了,结果一听电话里是个男人的声音,差点当场爆炸,再一听说是小怜的父亲,燕大爷条件反射的伸手按了按鼻子,到现在还有点酸酸的。

        燕大爷就来得及喊一声“妞”,结果展爸一通话已经喷出来了,展爸觉得自己真是忍的够厉害了,那是自己的女儿啊,那是从小到大展爸捧在手里心长大的女人,他舍不得打舍不得骂,真是当大熊猫养的宝贝疙瘩,就这样让他畜生给糟蹋了,这畜生是让吗?小怜怀孕了,深更半夜还打电话骚扰,这不有病吗?

        燕回直着眼,被骂的头晕脑胀,他怎么这死老头了?他就说一个字就把他骂成这样?看来真的要剁了手才行,不对,话这么多,还是割舌头好了。

        燕回一脚把那女人给踹床下去了,气呼呼的盘腿往床上一坐,对着电话就怒道:“爷怎么了?爷明明什么都没做,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骂爷?让那女人给爷接电话,爷要跟她说话!”

        展爸也气坏了:“事已至此,你跟小怜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家比不过你们家财大势大,我们都自认倒霉了你们还想怎么着?小怜跟你没关系,你以后别缠着我们小怜!”

        燕回一骨碌从床上站起来对着电话吼了一句:“那是爷的儿子!”

        展爸也不由自主站直了腰杆,对着电话吼了一句:“孩子是我们展家的,跟你没关系!我以后看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吼完,展爸掐腰直喘粗气,被气的。

        等展爸抬头再看,就发现老婆女儿各自站在卧室门口看着他,展爸尴尬的举了举手里的手机,对展小怜讪笑着说了句:“刚刚爸爸借用了一下电话……”

        展小怜翻了下白眼,她刚刚都听到了,走过去拿过展爸手里的手机,嘴里说了句:“深更半夜打电话,你这朋友雅兴真足?!?br />
        展爸:“……”

        这边燕回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气的差点跳脚,电话已经挂了,他还拿着电话对着电话使劲吼了一句:“那是爷儿子!”抬头看到那女人还跪在床头,拿着电话对着那女人就砸了过去:“丑成这样还往爷面前凑?滚!”

        女人连滚带爬跑了出去,燕回一个人坐在床上生闷气,看到什么不顺眼就砸什么,深更半夜的不睡觉,就自己在一个人折腾自己。

        第二天一大早,雷震就苦逼的被人叫醒,说燕爷吩咐马上出发,雷震看看时间,早上……应该算凌晨四点被?雷震茫然:“出发?去哪?”

        来人一说,雷震顿时觉得蛋疼无比:“去摆宴?他又想干什么?人家父亲都亲自上阵打他了,他还往那跑什么?”

        那人无奈的摊手:“雷哥,这个您跟燕爷说去,跟我说没用啊,我就是个传话的?!?br />
        雷震从床上坐起来,抓头,穿上衣服,到隔壁房间推开雷过客的房门,雷过客个二货四爪朝天的躺在床上睡觉,被子全压身底下了,雷震走进去,粗鲁的把雷过客压住的被子抽出了,重新盖在他身上,伸手在他脸上拍了好几下:“过客?过客?”

        雷过客嘴里嘀咕了句什么,然后翻个身继续睡。

        雷震看了他一眼,伸手拿手雷过客的手机看了看,发现他的手机屏保上是个年轻女孩,算不上漂亮,戴个黑框眼镜,张着嘴,一看就不聪明,傻乎乎的样子。雷震也没在意,扔下手机就走了。

        外面停着一辆车,雷震进去以后被送到燕回的车前他,他下车坐了进去,燕回脸上卡着个大墨镜,抱臂坐在后排座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微服私访呢,雷震坐在前排,手里拿着自己刚刚在路边摊买的早餐,上车以后就开始吃东西,燕大爷周围的气压越来越低,然后抬脚对着雷震的方向踹了一脚:“你吃东西的声音小一点你会死?吧唧吧唧你是猪吃食是不是?”

        雷震被气的真想被手里的东西往他头上砸,有病吧?他自己追不到女人被人家父女俩嫌弃迁怒到他身上了,昨天一下午加一晚上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了,以为过了一夜能好,结果看看,燕爷这种变态的情绪还在持续。

        雷震干脆不吃了,不吃燕大爷也不满意,“这可是你自己不吃的,别以为爷连让人吃东西都不让,没这个道理的?!?br />
        雷震回头说了句:“爷,是我吃饱了,跟您老没关系?!?br />
        前后五辆车,另外还有各种车型混合在车流中,美其名曰是低调,燕回的非正式对外出行就是这样的。

        车队的行程略慢一些,车到摆宴下高速都快七点了,天也逐渐亮起来,车队一直开到展小怜所住小区,燕回坐在车里不下车,他不动其他人都不敢动,半响,燕回动了动手指,突然说了句:“开车!”

        雷震一愣:“爷,不下车?”

        燕回抬头,嘴里嘀咕了一句:“爷被赶出来你负责?”

        雷震赶紧扭过头看向前面,“开车开车!”

        司机犯难了:“这个……现在去哪?”

        燕回抬脚踹了司机一脚:“还能去哪?找蒋笙!”

        司机急忙率先开车带头,其他车一看,纷纷跟了过去。

        蒋笙住所是在专门的住宅区,虽然没人明说,不过知道的人都知道那一片地区住都是当官的,都是独栋的楼房,各家外面的瓷砖都是贴的那种灰色的,远处看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那是灰糊糊的水泥墙,至于内在是什么样的,普通老百姓也没机会进去,还真没人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

        燕回的车到蒋笙住宅楼下,压根没下车,而是有人过去敲门,蒋家的保姆出来“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开门,沟通几句后,蒋笙从里面走了出来,走到车窗后面,伸手敲敲车玻璃,他看着燕回问了句:“不上去?”

        燕回嗤笑:“爷嫌脏?!?br />
        蒋笙懒的跟他计较这些,直接问了句:“既然都到我门上了,我能不能问问大驾光临有什么事?”

        燕回下巴一抬,示意了一下:“上车再说?!?br />
        蒋笙坐到燕回身侧:“说吧,什么事?!?br />
        燕回伸手揉了下鼻子,清了清喉咙,不甘不愿的问了句:“那个……你确定爷会被打出来?”

        蒋笙斜了他一眼,声音还是那样的说了句:“这是一定的?!?br />
        燕回顿时怒了:“凭什么?”

        “凭什么?”蒋笙看怪物似的看着他:“你说呢?人家是正儿八经的男朋友,现在怀了你的孩子,你说人家父母会怎么想?明摆着你不是个东西,你说什么凭什么?你把人家女儿的肚子搞大了,人家不打你打谁?”

        燕回大怒:“要你多嘴?!”

        蒋笙都快无语了:“不要我说,你一大早跑我家门口锻炼身体?那行,您继续,我下车?!彼底?,蒋笙动手一副要开车门的架势。

        燕回赶紧跟蒋笙招手:“哎哎哎,爷说什么了?来来,跟爷聊聊天,下什么车啊?!?br />
        蒋笙真是懒的正眼看他了,缩回手抱臂看着前方,不说话了。

        燕回这二百五,一看人家不吭声了,自己就厚着脸皮主动勾搭说话:“这个法制社会,打人是不对的……”

        蒋笙:“……”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真是怎么听怎么讽刺,他怎么好意思说什么“法制社会”呢?蒋笙觉得自己不服不行。

        燕大爷继续屈尊开金口:“昨晚上那死老头给爷打电话,说爷儿子跟爷没关系……”

        蒋笙赶紧问了句:“停!我能不能问问,那个‘死老头’是谁?”

        燕回理所当然的说:“说是那妞的老爹?!?br />
        蒋笙:“……”使劲揉着太阳穴,“就你这死老头三个字一说出口,不用她爸她妈动手,她就会拿刀劈了你?!?br />
        “她敢?”燕大爷抬起下巴,“爷剁了她的爪子?!?br />
        蒋笙冷笑:“她不敢?她不敢会差的烧死你?她不敢你会让我调用专机专门把她爸送过去?”

        燕回大怒:“要你管?”说完了,燕大爷觉得这人小气,会走,赶紧说别的说:“那明明是爷的儿子,死老头敢说跟爷没关系,没有爷出力,那妞自己能生儿子?”

        蒋笙就奇怪了:“谁告诉你那一定是儿子?”

        “爷就喜欢儿子!”燕大爷坚持:“必须是儿子?!?br />
        “那要是个女儿呢?”蒋笙就觉得奇了,他哪里来的自信?未卜先知?

        燕回斜了他一眼,说:“爷就要儿子,要是个丫头爷就弄死?!?br />
        蒋笙被气的不行,差点又要推门下车:“你就胡闹吧你!”想了想,又缩回手:“换了我,我也会说那孩子跟你没关系,你说你能做点靠谱的事吗?有你这样的?你自己看着办吧,你要真想要你的女人你的孩子,你就缩头当龟孙子,要是不会说话,那你就当丫头,人家说什么你就别吭声……”

        蒋笙真是懒的说他了,扔下一段话直接推门下车,燕大爷伸着脑袋追问:“要是打爷爷也不还手?”

        蒋笙走到窗边,对着燕回说了句:“你要还手,你就做好没没儿子打算吧你!”说着,蒋笙直接进家门,“咣当”一下关门。

        燕回把脑袋伸出车外,对着蒋家大门吼了一声:“爷打那老头,跟爷儿子有什么关系?”

        蒋笙都快走到二道门又走回来,伸手拉开门对着门外骂了一句:“二货!”再次“咣当”关门。

        ------题外话------

        妞,票呢?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