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56章 怀娃的女人最大

    第256章 怀娃的女人最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的回答是再次举起了手中的打火机,燕回举着手后退,以示自己没往前走。

        燕回看着她的表情,微微抬起下巴试探着问了句:“妞,你这是打算带着爷的小崽子跟爷同归于???”

        “你去死吧!”展小怜骂了一句后,猛的站了起来。

        燕回立刻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当爷什么都没问!”

        两人僵持住,谁都不动。

        展小怜的眼睛红通通的,时不时的吸下鼻涕,她真心是被气的,气到不行了,有这么欺负人的吗?畜生,就是畜生!

        燕回的手机突然响了,他对展小怜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伸手接电话,没出声,只是半响他拿着手里的电话对着展小怜摊摊手,说:“妞,不怪爷,有人要跟你通电话?!?br />
        展小怜抹眼泪,直接对着他吼了一句:“滚!”

        燕回一脸无奈的表情,手指轻轻一抹,手机的免提格式被开启,展爸的声音立刻从手机里传来:“小怜?小怜!是爸爸呀……”

        展小怜一听的展爸的声音,顿时山洪暴发似的大哭出声:“爸……”

        展爸听到展小怜的声音顿时松了口气:“小怜,你待着别动,爸爸现在就过去,千万别动,听爸爸的话……”

        展小怜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爸,我不想活了……我真不想活了……”

        展爸啥也顾不上了,整个心慌慌的,嘴里却镇定的说道:“小怜,小怜,爸爸跟你说过,不过发生什么事,爸爸都会爱你,我们说好的是不是?你也答应爸爸了,不管怎么样,你都是爸爸的好闺女是不是?咱不哭,小怜也冷静一下,爸爸这就过去了,马上就到了……”

        展小怜哇哇大哭,嘴里说着:“爸,你别管我了,我不想活了……爸,我不想活了……你跟我妈……要……好好的……好好……的……”

        燕回伸手按了电话,手一松,电话直接摔在地上,他摊手,嗤笑一声:“遗言?要重新说一次?看,都没听到……”

        展小怜站在床上,满脸是泪,因为床面比较软,站的不是很稳当,她腿一软,跪坐在床上,燕回往前走了一步,展小怜头也没抬的说了一声:“站着别动!”

        燕回停住脚,以一个十分吊儿郎当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姿势站在卧室中间,“哎哎哎,爷的房间,爷竟然不能动,这世上还有天理吗?”

        “天理?”展小怜嗤笑,她抬头看向燕回,冷笑着说:“这世上的天理都是被你这种握在手里,哪来的天理?”

        燕回无辜的对着展小怜摊开手掌,以示自己手里什么都没有:“怎么会?看,爷的手是空的,什么都没有不是?天理那东西爷没本事抓得住,要是真的有,爷送给你行不行?你手里有了,就可以弄死爷了是不是?”

        燕回的脚在床周围倒的一圈汽油里踩了,嘴里“啧啧”两声说道:“妞,你这是下定决心要跟爷一起死了是不是?”

        说着,燕回抬脚朝着展小怜走过去,展小怜猛的抬头盯着他,举着手里的打火机对着他吼了一声:“你给我站在别动!”

        燕回一边朝着展小怜走一边双手一摊,嘴里说了句,“妞,爷现在全身上下都是那恶心人的玩意,离的近跟离的远还不是一样?你手里的玩意只要轻轻一打,‘啪’一下,爷不管是站在客厅还是站在你身边,还不一眨眼就成火球?既然都这样了,爷还在乎距离的远近?”

        展小怜睁大满是泪水的眼,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模糊了她的视线,她高高举着手里的打火机僵在原地,盯着燕回的眼睛似乎穿着了燕回的脸,看向了不知明的远方。

        燕回径直走到她身边,单腿往床上一跪,另一腿跟着撑了上去,鞋也没脱,甚至没有抢她手中紧紧握着的打火机,坐上去以后,轻轻伸手,搂住展小怜的腰,把她往自己侧放的腿上一拉,让展小怜坐在他的腿上,然后他腾出手,捂在她的肚子上,低头,把脑袋侧放在展小怜的肚子上,那双带着妖气的眼对着展小怜眨了一下,长长的睫毛随着他眨眼的动作上下忽闪了一下,燕回轻轻说了句:“来来来,让爷临死之前听听,这小崽子看到他老爹有没有老老实实……”

        展小怜睁着大大的眼,眼眶里溢充溢着慢慢的泪,以一个伸展双臂正要按压下打火机的姿势定格在原地。

        门外突然巨大的敲门声,隐约听到有人在呼喊展小怜的名字,一会功夫以后,门被人强行破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踩着四处流溢的汽油冲了进来,眨眼功夫,展爸出现在卧室门口,他闻着满屋弥漫的汽油味,踩着脚下油露露的汽油,全身都在打哆嗦,抬头,看到展小怜手里高高举着的打火机,猛的冲过去,一把夺了过去。

        燕回慢条斯理的坐起身,伸手拍拍展小怜的脸,“妞,看看谁来了?有遗言现在说?!彼底?,翻身下床朝着门外走,嘴里嚷了句:“把这里所有东西都给爷清理干净,别让爷闻到一丁点味道!”

        “小怜,”展爸站在床尾叫了一声展小怜的名字,展小怜一听到展爸的声音,眼泪顺着展小怜的脸颊一滴一滴往下落,展爸小心的靠过去,顺着床挪到展小怜身边,伸手把她搂进怀里,轻声说道:“小怜,是爸爸来了,你有什么委屈,你跟爸爸说,爸爸给你做主好不好?小怜,爸爸听说你要做傻事,爸爸很担心……”

        展小怜伸手抱着展爸,“哇”一声哭出声来,哭的撕心裂肺,断断续续的重复一句话:“爸……爸,对不起……对不起……我怀孕了……我……怀孕了……怀孕……”

        展爸一愣,然后伸手拍着她的后背,轻轻说了句:“小怜,小怜……没事,有爸爸在……有爸爸在呢,别怕,什么都别怕,爸爸替你做主……小怜,别怕,别担心,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只要小怜好好的活着,爸爸什么都没关系,只要我们小怜好好的?!?br />
        四五个清洁人员低头进来,分散在卧室几处,用手中的海绵抹布动作麻利的吸干卧室内的汽油,跟着又进了四五个人,重复刚刚的动作,直到第三批清洁人员进来,卧室地面上的汽油才彻底清干净,所有门窗都被打开散味,浓重的汽油味随着室内各处通风设施的打开而逐渐散去。

        展爸抱着展小怜坐在床边,耐心的等她心情平复,一边顺着她的后背一边低声的说着她小时候的事:“我们家小怜小时候最喜欢爸爸背着,到哪都要背,就是个小懒猪,小怜以为还跟爸爸说,长大以后要孝顺爸爸,还说要买好吃的给爸爸吃,爸爸要是没牙了,就给爸爸买假牙啃排骨……小怜要说话算话的,爸爸还等着我们家小怜给爸爸买好吃的呢……”

        展小怜抱着展爸就没撒手,把脑袋埋在他怀里低低的抽噎,抽噎着跟展爸开口:“爸,对……对不起!”

        展爸摸摸她的头,笑笑说了句:“没有对不起,小怜,你要记得,爸爸妈妈对你的要求,从来都是只要你好好的,爸爸妈妈就满意了,知不知道?”

        展小怜拼命点头,呜咽了一声,“知道……”

        门外,蒋笙站在门口,举着手里一张绿色本本问燕回:“我能不能问问,这是怎么回事?”

        燕回凑着脑袋看了看,然后说了句:“哟,爷要是没记错,你是什么高材生吧?你这个什么什么外国大学毕业的高材生都不认识的,要爷告诉你?”然后,燕回指着那三个字一字一句的念:“离、婚、证?!?br />
        蒋笙咬着牙,拍了拍手里的证,“燕回,要我提醒你她是谁选的?你就这样把婚离了?!你把婚离了也就算了,你还想把人给弄死?要不是她命大,现在她还有命?”

        燕回伸手打了个响指,微微抬起下巴“啊”了一声,“原来没死?让爷想想,是那死胖子说的?很好,爷看他也是活腻了,今晚爷就让人把那父女一起弄死……”

        “燕回!”蒋笙真心想一巴掌拍死他:“你适可而止一点行不行?”

        燕回摊手,理所当然的说了句:“不行,对爷说教你还没资格?!?br />
        蒋笙被气的转了一圈,又回头,指着屋门问了句:“那你能不能告诉我,里面的那对父女你打算怎么办?你差点被她给烧死……”

        燕回对着蒋笙直接说了句:“爷愿意?!?br />
        蒋笙深深呼出一口气,让自己冷静,耐着性子问:“行,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怎么着人家了,逼的她要用汽油烧死你?”

        燕回一听,还挺无辜的嚷了句:“爷什么都没做!”然后伸手摸着下巴,理直气壮的说了句:“爷就想要个儿子怎么了?”

        蒋笙:“……”他就不明白了,那么多女人,他怎么就死活盯着展小怜一个呢?他静了静,好声好气的问了一句:“你自己有老婆,你要人家给你生什么儿子?”

        燕回斜了蒋笙一眼,再次理所当然的说了句:“爷就要她生?!比缓笊焓殖豆鲜掷锏穆瘫颈?,对着他晃了下,嘴里还说了句:“老婆?老婆是什么东西?爷怎么不记得有老婆?谁选的谁弄床上去,让那老不死自己生,生一窝,公的母的都全了?!?br />
        “燕回!”蒋笙差点就动手揍他了,“你瞎说什么?……”

        燕回往前走了几步又退了回来,歪着脑袋看蒋笙,嗤笑一声:“他又不是没做过?!?br />
        蒋笙决定不跟他争下去,指着门问:“那你告诉我,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br />
        燕回邪笑,吊儿郎当的说了句:“爷说了,爷要儿子?!?br />
        “你要儿子……”蒋笙说了一半顿住,试探着问了句:“她怀孕了?”

        燕回用眼角眯起的缝缝斜了蒋笙一眼,“关你屁事?!?br />
        蒋笙上前一步伸手拉住燕回的胳膊:“燕回,你跟我说实话,她是不是真的怀了?”

        “爷说了,关你屁事,要儿子,自己生去?!毖嗷厮底?,自己晃晃悠悠的走开,十几分钟后再出现,那又是人模狗样的帅哥一枚。

        屋里展小怜已经平静下来,展爸半抱半拖着把她扶下床,展小怜的鞋已经被人提了出去,上面沾满了汽油,肯定没法穿,展小怜就光着脚踩在地上,展爸一见,弯腰就要把自己的鞋脱下来,展小怜拉着他不让,展爸没理她,把鞋脱下来以后抬起展小怜的脚就套了上去,这么冷的天,虽然鞋大了点,总比她光着脚好。

        展小怜嘴里就念叨:“爸,我没事……”

        展爸扶着她站起来:“爸爸身体比你好,你别跟爸爸争这个,走?!?br />
        展小怜时不时抽噎一下,被展爸搂在怀里,朝着门边走,刚走到门边,门口晃出个人挡住了两人的去路,展小怜抬起红肿的眼睛,目光冷冷的看着燕回,嘴里吐出一个字:“滚!”

        燕回堵在门口不走,然后别在身后的手拿出来,手里勾着一双平底的软鞋,直接送到展小怜面前,说:“啰,你的?!?br />
        展小怜伸手一把拿过那双鞋,直接朝着燕回的脑袋砸去:“你去死!”

        展爸疑惑的拉着展小怜的手:“小怜!”

        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展小怜伸手一指燕回,说:“是他!就是他!都是他!”

        燕回揉着脑袋,重新提着那些又往展小怜面前送:“你给爷穿鞋!”

        展小怜伸手把他举着的手给打下去,被气的直哭:“这个神经病……”

        展爸开始没明白,直到展小怜哭着重复嚷一句话:“他是个畜生禽兽……他有病……”

        展爸松开展小怜的手,走到燕回面前,直直的看着他问了句:“我们家小怜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燕回慢悠悠的抬抬下巴,点了点他高贵的头,说:“爷要儿子,爷要她给爷生?!?br />
        展爸放在身侧的手慢慢的握成拳头,再次却确认似的问了一遍:“那就是说,是你让小怜怀孕的?”

        燕回理所当然的说了句:“要不然是谁?那个律师?他现在能……”

        燕大爷的话还没说完呢,展爸猛的对着他的脸揍了一拳,燕大爷什么时候送到人跟前被人这样打过???还是恁低级的打人法,可偏偏这次就是着了道,这就是自信过度的缘故,谁能想到平生没有脾气、跟人红脸的事都没几次的展爸,会突然动手揍人啊。

        展爸虽然没正儿八经练过,不过好歹是男人,打人没别人那么狠,但是肯定不是挠痒痒级别的,不偏不倚,展爸那拳直接打在燕回的鼻子上,燕回被展爸打的后退一步,觉得鼻子有点不对劲,伸手一摸,这才发现鼻子流血了。

        燕大爷的怒火蹭一下就上来,吃了豹子胆了是吧?敢在燕大爷的地盘上对燕大爷动手,燕大爷准备捋袖子剁了展爸的手,他刚刚就想剁这人胳膊了,那妞是他的女人,是他的,这东西凭什么对燕大爷的女人搂搂抱抱的?

        燕回被自己手上的鼻血给恶心到了,打算先去洗手,结果刚抬头,就看到头顶上一片阴影照过来,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挡,跟着就被一重物砸胳膊上,然后碎片砸了脑袋上,靠墙角摆放的一只青瓷花瓶被展小怜抱起来对着燕回的脑袋砸过去了。

        燕大爷的脑袋当场开花,一缕浓稠的鲜红血液顺着他的头顶缓缓流了出来。

        展爸傻眼了,刚刚他是心疼闺女,气急败坏之下才动手揍人,结果小怜竟然拿那么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大一只花瓶砸人家脑袋上了,“小,小怜……”

        燕回头昏脑胀,摇摇晃晃的站不稳了,他旋着蚊香眼,指着展小怜的方向怒道:“你这女人……”

        展小怜伸手扔掉手里的花瓶嘴,格朗一声扔在地上,说:“这是你欠我的!”

        燕回立刻指着展小怜跟展爸告状:“这女人就是母老虎!爷这下要死了……”

        “小怜,这要出人命了……”展爸被燕回头上的血给吓到了,这要真打死了就麻烦了,这是小怜动手的啊,想着,展爸弯腰捡起展小怜刚刚拿着的花瓶嘴,捡起来用衣服擦了擦,然后故意用两只手抓了几下,拿起来那瓶嘴走到燕回面前,对着燕回的脑袋“咔嚓”又砸了过去,嘴里还说了句:“小伙子,刚刚是我打你的,不是小怜?!?br />
        展小怜站在旁边,眼泪汪汪的看着展爸说了句:“爸,你怎么这么有喜感呢?”

        燕回大怒,冲着展小怜吼,“爷都要死了!”

        展爸本来还挺担心的,结果一看这小子被砸了好几下还精神抖擞的说他自己要死了,怎么看怎么精神,就没看出哪里要死的模样,估计是没问题了。

        展爸绷着脸,看着燕回说了句:“小伙子,我闺女不是给你欺负的……”

        燕回火冒三丈:“你给爷闭嘴!爷就是要她!”

        展小怜伸手拉着展爸的胳膊,嘴里说了句:“爸,他听不懂人话的,你别理他,我们走?!?br />
        “爷怎么听不懂了?”燕回一边揉着脖子一边站起来,嘴里嚷了句:“哪都不许去!爷要儿子!”

        展小怜一听,快不走回头,抬脚,对着摇摇晃晃燕回直接踢在他膝盖上,展小怜脚上穿的还是展爸的皮鞋,这一脚下去,燕大爷顿时“嗷”一声叫出来:“你这狠心的臭女人……”

        展小怜过去弯腰把燕回刚刚拿给她的鞋拿起来,脱下展爸的鞋,把脚伸进那双平底鞋穿好,又把鞋拿给展爸,“爸,穿上,我们走?!?br />
        展爸护着展小怜走到门边,伸手拉门走了出去。

        门外蒋笙看到展爸,微微点头,展爸脸色十分难看,脸上没有表情,也是对着蒋笙点点头,就护着展小怜往外走,蒋笙看了眼半掩的门,抬脚跟了过去:“展教授!”

        展爸站住脚,还是面无表情,他回头看着蒋笙,不亢不卑的说道:“不知道蒋市长还有什么吩咐,您一市之长大人大量,如果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有得罪的地方,还请蒋市长多多包涵?!?br />
        蒋笙急忙后退一步,得体的笑了笑:“展教授息怒,我知道展小姐受了委屈,但是……”蒋笙顿了顿,微微抬眸,轻声说了句:“孩子是无辜的……”

        蒋笙话一说完,展爸整个人都愤怒起来,他咬着后牙,脸憋的通红,看着蒋笙不客气的说道:“蒋市长也知道孩子是无辜的?小怜在我们当父母的眼里,她本身还是个孩子!她还在上学,她还没有大学毕业!蒋市长跟那位是亲戚,我们这些人不敢求蒋市长讨公道,但是也恳请蒋市长能放我们老百姓一马,我们惹不起,希望还能躲得起?!?br />
        蒋笙垂下眼眸,微微倾了倾身体,依旧很和蔼很客气的说了声:“我很抱歉燕回给展教授已经展小姐造成的困扰?!?br />
        对着一个始终没有火气的人,是个人都没有办法,展爸的胸脯高低起伏了一下,实在是被气的又没地方撒气,他做了个深呼吸,镇定下来,对着蒋笙打了个招呼:“蒋市长,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就不打扰了?!?br />
        说着,展爸扶着展小怜直接离开。

        蒋笙站在原地看着父女二人离开,然后回头走回那个房间,燕回已经摇摇晃晃爬到了沙发上躺着了,额头上放着块血糊糊的毛巾,蒋笙站在沙发一头,看着他样子说了句:“要不要叫个医生?”

        燕回睁开眼,仰头倒看了蒋笙一眼,嘴里说了句:“你怎么还没滚?”

        蒋笙走到旁边的单人小沙发上,问了句:“你动手了?”

        燕回冷哼:“等着?!?br />
        蒋笙有种现在过去掐死他的冲动:“燕回,我跟你说,你要是真想她给生孩子,你不要碰她父母一下,什么剁手剁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脚的话少说……”

        燕回直接回了句:“爷高兴?!?br />
        蒋笙反过来被他气的只吐气:“是,你高兴了,你高兴以后呢?你剁了她父母的手脚,你觉得展小怜也会高兴?”

        燕回抬了抬眼皮子:“爷的事,关你屁事?”

        蒋笙站起来看了他一眼,“既然不关我的事,那我走了?!?br />
        燕回这变态直接说了句:“滚,另外,要想留着你的舌头,你给爷闭嘴?!?br />
        蒋笙看都懒的看他一眼:“你觉得他会不知道?”

        燕回伸手拿起头上顶着的毛巾对着蒋笙砸过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