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55章 烧死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觉得世上最苦逼的人就是她,来个大姨妈都来的不顺畅,要不是她亲眼看到了,她还以为自是错觉,除了那天看到的那一点血,别说大姨妈,连大姨夫都没看影子了。再加上第二天中午起床啥都舒服了,展小怜高高兴兴的去找边痕了。

        边痕看到她还奇怪呢:“小怜?不是说来不了吗?要是不舒服就别往这跑,我都没事了?!?br />
        展小怜笑嘻嘻的,低着脑袋往边痕生病凑了凑,说:“昨晚上我做梦,老天爷跟我说,好不容易边痕好了,不能破坏情侣幽会,要不然会天打雷劈?!比缓笳剐×局鄙硖?,掐腰得瑟笑:“我大姨妈跟我大姨夫滚床单去了,没来,嘎嘎嘎?!?br />
        边痕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扬了扬嘴角,“那就好,嘴角公司忙不忙?”

        展小怜往边痕生病一坐,晃着小腿随口答了句:“还行,忙也不需要我去忙,我招了那么多人,付了工资的,还要我亲自上阵忙活,那我还招他们干啥?”

        边痕拉着她的手,“那也得经常过去看看,要不然万一有人偷奸?;?,你这负责人不是麻烦了?”

        展小怜得瑟:“放心吧,公司我装了摄像头,回去查查就行,再说了,不是还有人事部在考核大家的工作效率吗?”扭了扭身体,展小怜往边痕面前凑了凑,笑嘻嘻的说了句:“亲爱的,我跟你说哟,现在我们公司的那一套管理体系,是傻妞的哥哥制定的哟,傻妞的哥哥你知道吧?就是你们老板李晋扬的小老婆,那考核制度真的很好用,我推荐你们公司也去试试?!?br />
        边痕安静的看着喋喋不休,半响才轻声说了句:“嗯,什么时候我跟方清闲推荐一下?!倍倭讼?,伸手点了下展小怜的鼻子:“什么小老婆?说的这么难听?!?br />
        展小怜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对边痕吐舌头做鬼脸,“本来就是,傻妞那么小,李晋扬都那么老了,不是小老婆,难道是老老婆???”

        边痕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这样说,你是我小老婆了?我也比你大是不是?”

        展小怜腻腻歪歪往边痕身边凑:“拜托,这不一样的好不好?”

        边痕就没发现哪里不一样,不过小丫头这样说,那就不一样吧。

        有钱没钱的,在人生病上就能发现,最好的治疗和一般的治疗效果也不一样,同样是康复材料,那也分很多种,边痕的伤用的什么都是可着最好的,那恢复的也是比普通人要快要好,当然,要想完全康复肯定得等一年半载,展小怜现在就等着边痕赶紧好起来。

        展小怜把脑袋靠在边痕枕头旁边,歪着脑袋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边痕突然说了句:“我刚刚发现我家亲爱的好帅啊?!?br />
        边痕真不知说什么好了,展小怜对他的称呼是一天一变,经常说些稀奇古怪的话,他现在都快淡定了。

        展小怜说完,眼珠子咕噜噜转了一圈,然后抬起头,对着边痕的嘴就亲过去,边痕后背上有伤,他是侧躺的,真是方便展小怜下手了,边痕伸手扣住她的肩膀往自己面前拉,小嘴软乎乎的,怎么亲都舒服。

        展小怜那贱爪子不安于现状,就想往边痕的身上摸,还不等边痕伸手阻止,病房门口有人敲门,方清闲不耐烦的声音响起:“哎哎哎,我说,你们俩能不能别这么腻歪?都伤成这样了,还想着亲热是不是?”

        这俩亲热的男女就当没听到,不过展小怜那手在听了那声音以后倒是停下了,亲完了,抬头咂咂嘴,还说了句:“满意了!”

        方清闲:“……”

        边痕冷飕飕扫了方清闲一眼:“如果你在这里出现,我会跟满意?!?br />
        方清闲忍不住翻了个和他高富帅形象十分不符的白眼,“你们俩也适可而止一点,你那伤是闹着玩的?医生是怎么关照你的?”然后方清闲对展小怜招招手:“小怜,过来?!?br />
        展小怜站起来跑过去,问:“方大叔什么事???”

        方清闲指指边痕,说:“我跟你说,那伤要养很久,现在表层很脆弱,一不小心就裂开,你得控制着不能让他胡来。要不然他遭罪是小,感染了那就麻烦了?!?br />
        展小怜噘嘴,扭头看向边痕,委委屈屈的应了一句:“知道了……”

        边痕慢慢的从床上坐起来,对方清闲说了句:“是我主动的,你别老说她?!?br />
        方清闲压根就不信,别说边痕现在身上有那么重的伤,就算是他是好好的,也不会轻易动情,刚刚有视察医生过来,结果走的门口就看到两人在接吻,没好意思进去,等着外头呢,他过来就看到那医生一脸窘迫的模样,一问才知道里面这两人在腻歪。方清闲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多事,这边痕的伤好不容易弄成这样,都不知道耗了多少药材内补外补了,养成这样真不容易,万一再出问题,自己怎么跟李晋扬交待?

        展小怜嘟嘴,她跟自己的男朋友亲热都有人管。

        边痕直接对方清闲说了句:“你别跟管家婆似的到处晃,没事的话赶紧出去?!?br />
        方清闲受不了的看了他一眼,嘴里说了句:“我是过来跟你说一声,老板家生了个酒坛子,一直忙,忘了告诉你了?!?br />
        边痕不客气的说了声:“小怜已经告诉我了,不劳你操心,赶紧走?!?br />
        方清闲气的指着边痕点了两下:“见色忘义的家伙?!?br />
        展小怜在旁边蹦跶:“我们家亲爱的小边边都让你出去了,病人最大,方大叔拜拜!”

        这称呼让边痕无比的蛋疼,“小怜……”

        展小怜还在门边蹦跶,等方清闲出去了伸手关门,“方大叔被气走了!老公,我们来继续亲亲……”

        没说两句话呢,又有人敲门了,展小怜一个饿狼扑食的姿势定格在一半,回头,巡房的医生推门进来了,展小怜那兴奋了一半的小脸顿时夸了。

        这一阵对展小怜来说是有点幸福有点忐忑,幸福的是边痕的身体逐渐好转,医生都说恢复的很好,忐忑是因为燕回,他那天突然发神经说的话让展小怜心里一直慌慌的,展小怜一直担心他还会来缠着自己,结果自大那天他疯过以后,就没影了,一晃眼一个月过去,燕回肯定早就回青城,人不见了,可展小怜这种忐忑反倒越来越深,不是展小怜多心,而是凭着她对燕回那疯子的了解,他不会是那种就此放弃的货。

        展小怜现在去公司都是几天才去一次,最开始是两天一次,后来是三天,最近一阵都是一周去一次,这还是边痕催过去的,她好歹是公司负责人,不能一直不冒头。

        “绝地”这边肯定不会有多大的影响,边痕下面的助理那么多,人手足够,关键是每天下午的时候,都会有人过去跟边痕汇报最新的情况,边痕当时就回给指示,虽然人伤了,但是事情没拉下,以前边痕亲自动手的事,现在就是他说别人代笔。

        展小怜每天的功课就是陪边痕一天,有时候也会拿本功课书去看,为了考试和论文做准备,大四生伤不起,要拿毕业证书就必须写论文。

        展爸跟展妈商量了,反正展小怜现在有工作,工资还不低,工作上了正规也没那么忙,最后决定让展小怜考研,展小怜考研其实就跟直升似的,考不考读摆大的研究生都没问题,她要是不想考也绝对是保送的名额内的,展爸自己就是摆大的教授,怎么着也能想到法子让闺女读研。

        展爸展妈一决定就跟展小怜说了,展小怜直接点点头就答应了:“行啊,读就读呗,我不读书也没事做不是?!?br />
        展爸还说她不想考就别考,他给要个保送名额就行,展小怜想想还是算了,不让展爸给人落把柄,还是去考下,省的有嘴碎和八婆在背地议论说她是走关系的。

        因为这个展小怜才开始看书的,还是展爸找外语系老师借来的书,边痕又是国外长大的ABC,展小怜去边痕学外语就更加理直气壮了。

        展小怜这一阵吃的多,晚上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揉着肚皮对展妈嚷:“妈,我饿死了,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当妈的都巴不得孩子吃的多,胖不胖她们不关心,就关心吃的多不多,展小怜这一阵回家就要吃的,展妈高兴的不得了,颠颠的跑去给展小怜先拿点吃的垫垫肚子。

        正式吃晚饭的时候吃的还是不少,展爸还说呢:“我怎么觉得小怜胖了一点?是不是要减肥了?”

        其实展爸就是说着玩的,谁想让孩子减肥???结果展妈没好气的白了展爸一样:“吃饭都塞不住你的嘴,减什么减?我们小怜又不胖,减成瘦猴你看着高兴?”

        展小怜从饭盘里抬头,伸手捏了捏肚子上肉,赶紧对展爸问了句:“爸,我真的胖了?”

        展爸被展妈骂了哪还敢说胖啊,赶紧摆摆手:“不胖不胖,爸爸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使,小怜别听爸爸瞎说?!?br />
        展妈直接把一只豆沙包放到展小怜面前,“小怜,别听你爸瞎说,赶紧吃,锅里还有呢,你最喜欢的豆角烧肉马上就好了?!?br />
        展小怜本来想忍着不吃的,真胖了不行啊,增肥容易减肥难,这以后万一减不下去就麻烦了,结果,展妈把包子放到她面前,还跑去把豆角烧肉的菜给端上来了,展小怜咕噜一下就咽了下口水,抓起包子“啊呜”就咬了一口,不行,就是想吃,明天再减肥吧。

        展小怜吃完了也后悔了,揉着圆滚滚的肚子,展小怜打了个饱嗝,抓狂的对着展妈喊:“妈,以后别给我做好吃的,我要减肥!”

        展妈一边洗碗一边说了句:“又不胖,减什么肥?”

        展小怜觉得她妈不懂她的心,现在是以瘦为美的年代,她还没嫁出去呢,这形象还是要注意的。

        晚上躺床上睡觉,展小怜到床上就能睡着,她觉得她快睡死了,这天冷飕飕的,又不是春困的时候,她怎么就这么想睡觉呢,展小怜打个呵欠,翻个身就睡着了。

        这是展小怜这一阵的生活常态,撑死睡死。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将近两个月,直到有天晚上展小怜去卫生间的时候再次发现流血了,展小怜有点闷,这是大姨妈又来了?展小怜坐在马桶上,抓头,抓了一半手停住了,赶紧垫了东西穿裤子,不行,她得去医院看看。

        展小怜没敢跟展妈说,主要是因为她想起了燕回的话,她现在严重怀疑那天燕回给她吃的药是不是有问题,那味道明显不一样,展小怜就觉得那药不是避孕的。

        展小怜坐在电脑前上网查资料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查怀孕前期的反应,这次的反应跟之前的那次有点不一样,这次是想吃想睡,之前的那次是想吐,展小怜一边看着网上的资料一边觉得头皮发麻,太阳燕回他祖宗十八代的!她当时是气急了,现在想想,那天燕回那变态就是反常,先是说要儿子,后来又主动拿了药放在那,常理那家伙要儿子,不应该是把所有的避孕药都藏起来吗?

        展小怜现在知道了,他就是主动拿出来给她吃,也猜到了她吃过了就不会再吃第二次。为了不让展爸展妈发现,展小怜自己一直都很注意,就没有忘记过吃这玩意,结果好了,她竟然着了燕回的道。展小怜就觉得邪门了,怎么她就一次没吃避孕药,就中了呢?

        展小怜被气的全身直哆嗦,自己算着日子,这都一个多月了,快两个月了,展小怜就觉得头皮发麻,有种想亲手宰了燕回的冲动。王八蛋,燕回就是个王八蛋!

        第二天一大早,展小怜起的很早,展妈还奇怪呢,跟展小怜说话展小怜就含含糊糊的说要去公司,展妈还以为她公司又有什么活动之类的,也没多问,给她热了三个大包子一碗粥,展小怜吃完了就走了。

        展小怜压根就没去公司,而是直接去了车站,买了张车票,坐了两个小时的车到青城车站,她下车的时候,各家商店也都开门。展小怜走了半个小时走到一家私人买汽油的地方,用人家盛洗洁精的桶买了一桶汽油提在手里,又在小店花了一口块买了个打火机,她身后还跟着三个护身的呢,那三人看着展小姐的样子觉得不对劲,可是又问不出来什么事,只是这汽油跟打火机凑一块,怎么都让人不放心。

        展小怜在前面走,后面三人就一直跟着,他们没来过青城,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只是越想越不放心,最后三人嘀嘀咕咕商量了下,决定还是给湘江那边打个电话汇报一下。

        这三人的语言特殊,能听懂的就是龙二,所以他们是给龙谷打电话说了情况,龙谷这一听,头皮也麻了,小怜是不是打算干什么坏事???跟龙湛一说,龙湛就觉得不对劲了,买汽油用得着她亲自去买?她还不会开车,展爸的车又没给小怜开,她买那玩意干什么?本来兄弟俩还想着,别不是龙晏又回去迷路了,展爸联系不上,所以小怜给送过去了?给龙晏一打电话,龙晏顿时就跳了起来。

        这就是隔的远的坏处,兄弟三人都急,偏偏每一个在身边的。

        龙晏比其他两兄弟都知道,燕回就是在青城,小怜这动作,十有八九是跟燕回有关,龙晏亲眼看到过小怜打算掐死燕回,当时还有那摆宴市的市长在场呢,她就爆发了。再一个,边痕受伤就是燕回搞出来的,小怜这是打算替边痕报仇?

        龙晏给展小怜打电话,展小怜听到手机响,掏出来一看是龙晏打过来,她回头,冷飕飕的盯着那三伪女人看了一眼,三泰拳高手各自别开头,他们是吃人家饭的,就跟家奴似的,汇报展小姐异常动向是她们的责任。

        展小怜没接电话,伸手把电池板给抠了下来。

        龙晏傻了,小怜连他电话都不接了?

        展小怜走累了,这一阵脚还容易肿,脚疼,伸手拦了辆车坐上去就走了,那三人赶紧也伸手拦了辆跟着,他们又找不到地方,只能这样傻跟着。

        车到目的地,展小怜付完钱,提着汽油桶下车,直接进了酒店,手里的汽油桶看着实在像洗洁精,谁都没往歪处想,也只有靠近了才能闻到一点汽油味。

        展小怜去的是燕回最后一次带她过去的房间,走到门口,她抬脚对着门踹了下,里面没动静,展小怜又抬脚踹了下,走廊上有人听到动静过来一看,赶紧上前说话:“展小姐!展小姐!燕爷早上出去了……”

        展小怜凶狠的看着那人,说了句:“让他给我滚回来!”

        这一身的煞气把那人给吓的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燕爷……不不知道去哪了……”

        展小怜抬脚对着门又狠命踹了一脚:“他再不回来,我就烧把火烧了这里!”

        这人说话都哆嗦了,赶紧说了句:“展小姐,您您您等一下……我这就是去联系……”连滚带爬就要跑,展小怜伸手拧了下门,回头喊了一声:“把这门给我打开!”

        那人哆哆嗦嗦掏出卡,门“嘀”一声被打开,展小怜直接推门进去,里外看了一圈,伸手拧开瓶盖,在进门口的地方倒了一地,然后抱着桶倒出一条长长的线,直接沿着客厅顺道卧室,在那张大床周围倒了一圈,倒完了,伸手扔了桶,脱了鞋盘腿坐在床上,然后拿出打火机放在面前,双手托腮盯着打火机看。

        那人肯定不敢联系,还是去找了人先联系雷震了,联系上雷震以后雷震转告给燕回,说展小姐在酒店房间等他。

        燕回这变态当时大手一挥,啥事不干了,说家里有女人在等他,他要回去。

        燕回推开门就觉得不对劲了,满屋子的汽油味,这味道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多刺鼻,门缝里还有汽油溢出来,燕回抬起脚,鞋上沾了不少汽油,燕回张嘴骂了句:“这个疯女人……”骂完,伸手轻轻关门,回头就吩咐了句:“去让人准备救火的东西,另外,让雷震给蒋笙打电话,爷有个人要他去联系……”

        吩咐完,燕回重新推门踩着汽油摇摇晃晃走了进去,还不走别的地方,就专门按照倒了汽油的线路走,脚上的鞋踩的汽油四溅,走到卧室门边上停下。

        卧室内展小怜还是那个动作,手托腮盯着打火机一动不动,燕回慢悠悠的朝着门框一依,吊儿郎当的说了句:“啧啧啧,妞这是打算把自己坐成化石还是雕塑?爷怎么觉得那姿势不太美?听说妞找爷,来来来,爷来了,跟爷说说这么急着见爷有什么事,是不是想爷想的睡不着了了?”

        展小怜抬头,凶狠的盯着他看,猛的抓起准备好的东西对着燕回砸过去,眼泪吧嗒的吼了一声:“你他妈就是故意的是不是?你就是不整死我不罢休稍是不是?我活的好你就看不惯你就是想逼死我是不是?”

        燕回微微挑眉,抬着下巴,慢悠悠的“啊”了一声,然后他抬脚朝着床边走,“妞,有什么想不开的跟爷说说……”

        展小怜伸手拿起打火机,嘴里说了句:“你敢再往前一步试试?!?br />
        燕回往前的脚步在展小怜打第一下打火机的时候停住,他摊手,慢悠悠的动了动身体,脚下不着痕迹的往前挪了一点,嘴里说了句:“爷要是没记错,爷当良民很久了吧,怎么着?爷当良民你也不喜欢?那妞真是想爷了?既然想了看到爷是不是应该高兴一点?这还真热情的跟要着火似的?”

        展小怜伸手抹了下眼,抬头瞪着他,凶狠的追问:“你就是故意的是不是?我问你是不是?!你还动?!”

        说着,展小怜伸手“吧嗒”打了下打火机,打火机因为是新的,火焰的长短没调过,展小怜还不常用打火机,第一下没打着,燕回迅速的往后退了一步,摊开邪笑着说:“错觉!错觉!爷这明明是后退了一步,你看?爷是后退的……唉唉,别烧了爷的床,象牙的,爷喜欢的紧,”顿了下,燕回又往前走了一步:“妞,爷不想被烧死,你换个方式行不行?”

        ------题外话------

        脑袋继续疼,惆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