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53章 侍候人是个技术活

    第253章 侍候人是个技术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龙宴带着展小怜回“绝地”,展小怜先去看边痕,边痕正在睡觉,安安静静的趴着,身上的伤还是那样,要说变化的话,那就是不像第一天那样流血水,展小怜其实不敢看那伤,每次看了她都会觉得心肝肺在疼,那些伤得多疼才行???

        展小怜趴在玻璃上看了半天,然后叹口气,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手托腮发呆。身边走来个人,展小怜觉察以后抬头一看,是方清闲,方清闲站在玻璃后面看了一会,然后走到展小怜身边坐了下来,淡淡的开口:“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展小怜愣了下,直起腰看了他一眼:“以后?”

        “对,以后?!狈角逑兴担骸澳憔醯媚忝怯形蠢绰??”

        展小怜慢慢的垂下头,看着自己脚上的小皮鞋,嘴里说了句:“边痕跟我说,让我不要放弃他?!?br />
        方清闲突然笑了笑:“真是没想到,他那样的人也有这种时候。能让他动了结婚的心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思,看来他对你不算逢场作戏了。之前,我一直以为边痕是不婚族?!狈角逑锌戳苏剐×谎?,说:“他从来没有跟我谈过女人,在‘绝地’,私话里我跟他说的最多,没想到,他也有坚持一个女人的一天?!?br />
        展小怜继续盯着自己的鞋尖看,半响她说了一句:“我有顾虑,我看到他的伤我害怕……”

        方清闲点点头:“我不看好你们的未来,你摆脱不了燕回,”方清闲扭头看着展小怜说“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你的决心越坚定,他的情况就越危险,李晋扬能?;ひ皇?,但是不能?;ひ皇?。没有人会像燕回那样闲的可以长年累月的重复一件事。小怜,我希望你想清楚,你和边痕有几分成的可能,就算你们结婚了,领证了,那以后的生活是不是会是你们希望的那样一帆风顺,你们根本不知道?!?br />
        展小怜沉默着,低着头不吭声。

        方清闲笑了下,说:“小怜,你别认为我是坏人,我只是为你们两个着想,从第三人的角度看你们的未来。如果我的调查没有误差,龙家的势力确实很大,但是小怜,湘江离青城摆宴太远,什么事都不能能照应的到。又或者,你是希望边痕辞职,和你一起去湘江?边痕回国内发展是因为李晋扬,如果离开李晋扬,边痕就不是现在的边痕,没有这么大的舞台,还有什么让他发挥的价值?”

        “我没让他离开‘绝地’……”展小怜低声回了一句:“我不想放弃,我想我是爱他的,我跟他在一起很快乐,很幸福,边痕让我很满足,从心底里觉得满足,我希望一直这样持续下去,他给我的都是温暖,我不想就这样放弃,我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遇到这样人……”

        方清闲点点头:“我明白你的想法,但是小怜,你的爱会害了他。如果他是李晋扬,那么现在不会有人敢动他和你一根头发,但是他不是李晋扬,所以,燕回敢对他下杀手。小怜,我喜欢你能冷静的想一想,能站在边痕的立场想一想,为你,为边痕,认真的想一想,你的坚持值不值得?!倍倭硕?,方清闲继续说:“我不想当一个棒打鸳鸯的坏人,只是小怜,我没办法看着你跟边痕折腾的伤痕累累以后,依然走不到一块?!?br />
        展小怜抿嘴唇,依旧沉默不语。

        方清闲叹口气,慢吞吞的站起来打算离开,展小怜保持着那个姿势没有动,就在方清闲要拐过墙角看不到时候,展小怜突然开口:“方大叔?!?br />
        方清闲站住,然后他回头看着展小怜没有开口,只是看着她,展小怜慢慢的抬头看着方清闲说道:“方大叔,我已经答应他了,我会坚持,没有人可以剥夺我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的权利,不管是你,还是你的老板李晋扬,我自私,你们何尝不是?事情发展到今天不是我所愿的,”展小怜站起来,抬脚朝着方清闲的方向走去,嘴里说道:“我不确定我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的,我只跟着我的心在走,我希望有一天,我能为边痕披上婚纱?!?br />
        展小怜说着,走过方清闲的身边径直走过,方清闲站在原地,看着展小怜的背影说了句:“小怜,你会后悔的……”

        对方清闲来说,所有的前景都是明白的,燕回为了见展小怜一面,竟然连蒋笙都搬了出来。燕回那样的人,本就霸道,何况是对一个他愿意费心思的女人,只要展小怜跟边痕在一起,燕回绝对会亲手弄死边痕。

        展小怜找到龙宴,龙宴带着一起回展家,展爸展妈还以为这兄妹俩今天都不回来了呢,结果回来,展妈刚收拾了桌子,看到他们回来就问了句:“龙宴和小怜吃过没?”

        展小怜笑嘻嘻的跟展妈回了句:“吃过了,我三哥请客的?!?br />
        展妈白了展小怜一眼:“就知道欺负你三哥?!庇指缢盗艘簧骸傲?,冰箱里有水果,你想什么让小怜给你洗?!?br />
        “凭什么呀?”展小怜正在数墙边堆放的那些补品,听展妈说让她洗苹果给龙宴,嗷嗷抗议了一句,然后低头重新数包装盒。

        龙宴过来问了句:“怎么了?少了?小怜数这个干什么?”

        展小怜没搭理他,继续数,数完了人犯愁了:“怎么有这么多???这些东西虽然是补品,可是补大发了也麻烦啊,总不能天天吃吧?!迸ね范哉孤栉剩骸奥?,这些东西怎么办???”

        展妈没好气的回了句:“慢慢吃呗,总不能扔了吧?这得多贵啊,扔了也太可惜了?!?br />
        展爸从洗澡间走出来,脸上都是水,刚刚估计在洗脸了,伸手抹了一把,一边拿衣角擦眼镜一边说了句:“我明天去学校对门的那家买特产的地方走一趟,看能不能放在那代卖,这东西吃那得吃到什么时候?留几盒给小怜补补,其他的都放过去卖吧?!?br />
        展小怜抓抓头,“哦”了一声,龙宴看着有点无语,那脑子怎么想得出来???不服不行。

        展爸随口问了句展小怜:“对了小怜,那脑子不大好的孩子没事吧?我听你妈说好像身上被刀划破了,这孩子不知道刀是危险的东西?什么都能玩刀也能玩吗?”

        展小怜睁大眼睛:“哎?”

        龙宴伸手一拍展小怜的肩膀,嘴里说了句:“他家里人带去看了?!?br />
        展爸自顾说了一句:“那脑子病成什么样???条件那么好,怎么不送医院去治呢?看着挺好一小伙子,可惜了?!?br />
        展小怜跟龙宴对望一眼,两人都没吭声。倒是展妈听到展爸的话以后说了句:“我也觉得该去治治,都把我说成老太婆了,这什么眼神?算了,别提那家伙了,想起他我就脑仁子疼,我问了我们小区好几个人,就没人说我像老太婆,就他一个人那样说,我哪里像老太婆了?”

        展小怜展爸还有龙宴三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个个憋气不吭声,更年期的女人最恐怖,更年期爱美的女人那就更恐怖了,绝对不能触了逆鳞。

        龙宴待在摆宴有一个多星期了,那手机电话什么的就没断过,动不动就想,龙宴说着一口流利的外语,展小怜一听就是在谈工作上的事,趁着展爸去书房备课,展妈在洗脸的时候,展小怜推推刚挂了电话的龙宴:“三哥,你要是有事你就赶紧回去,我没事的,你别老耗我身上啊,有啥事我肯定告诉你的?!?br />
        龙宴摇摇头:“三哥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心里有数,你别瞎担心?!?br />
        展小怜指指龙宴口袋里的手机:“今天有十个电话了吧?”

        龙宴笑着摇摇头:“没有,八个?!比缓笊焓置剐×哪源?,说:“三哥是后天的飞机,明天会有从湘江过来的人,三哥安排下就会走,没事?!倍倭硕?,龙宴继续说道:“小怜,以前是我们几个当哥哥的忽略了,总以为你是生活在一个相对安静和平的城市不会有其他事,即便有些争吵纷争也是我们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事,结果忽略了意外事件,所以,三哥跟大哥二哥商量了下,从湘江调过来三个人,这样平时要是有什么事也能有个照应?!?br />
        展小怜睁大眼睛:“三哥,不会是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有保镖吧?”

        龙宴想了下,然后点点头:“算是吧。只不过不会那么明显,等人来了你就知道了?!?br />
        展小怜心里还想着那她以后威风了,到哪都有三个威风凛凛的保镖跟着,就跟明星出门保镖随行似的,结果,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展小怜见到保镖那真是泪流满面,那三个保镖既不威风也不霸气,那就是三个身材高矮差不多的女人,是女人就算了,关键是,还都是漂亮女人,都是皮肤有点黑,双眼皮,高鼻梁,长头发,大胸围的美女。

        展小怜往她们面前一站,差点就是仰望了。

        按理,但凡美人,男人都会多看几眼,但是龙宴看到那几个美人的时候,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而是直接用英语吩咐了一句:“以后她就是你们忠心的对象?!?br />
        展小怜正伤心呢,他们是不是故意的啊,明知道她没那么高还找几个又高又瘦的美人来刺激她,怎么能这样呢?

        龙宴看到展小怜的表情,伸手拉拉她:“小怜,怎么这表情?”

        展小怜觉得很苦逼,难到没人懂得她的心?展小怜比划了下自己的小脸,说:“美人,都是美人……三哥,我受打击了!”

        龙宴一脸错愕的看着展小怜,说:“小怜,难道我没告诉你,这几个女人是男人?”

        展小怜:“哈?”

        龙宴看着展小怜,认真的说了句:“这几个人是打黑市泰拳的,目的是为了赚钱变性整容,”龙宴摊手,说:“二哥有一次去赌拳的时候看到就买下了,他眼光准,分别挑了这三个人,然后让他们成为美女,一生衣食无忧,这是他们的梦想,现在,他们是你的私有物品?!?br />
        展小怜:“……”这个物品感觉有点怪啊,白天还好,去哪都能跟着,她要是晚上回家可怎么办?难不成还要管吃管???这不现实啊。

        龙宴摸摸展小怜的头,嘴里说了句:“其他的你不用担心,你日常生活不变就行,我会安排好的?!?br />
        展小怜鼓着小脸点头说了句,“行,那我就听三哥的?!?br />
        龙宴继续说:“还有那个燕回,小怜,听三哥的话,咱不找他当情夫,实在不行你就出去挑个长的帅的鸭,价钱高不怕,小怜玩的高兴最重要,记得到时候要对方提供体检报告,三哥给你出钱玩。别委屈自己就行?!?br />
        展小怜:“……”

        那三个美人,听不懂这里人说话,只会用简单的句子沟通,平时三人间的交流用的是展小怜听不懂的语言,最大的好处就是没有办法八卦,这让展小怜特别满意。

        第三天早上龙宴立刻摆宴,展小怜还跟展爸一起去送他了,龙宴上车之前跟展小怜说了:“小怜,三哥会尽快回摆宴,你别担心,有什么事打我电话,或者是打大哥二哥都行,平时做什么事别委屈自己,要是想买什么的东西跟三哥说,三哥会给你邮回来的。哦,对了,三哥给你订了个包,黄色的,我问了好几个人都说好看,做好了我就寄给你……”

        龙宴就跟个八婆似的,絮絮叨叨说了半天,展小怜赶紧跟他摆摆手:“三哥,上车了,还得赶飞机呢,去吧去吧,注意安全!”

        展小怜就说了这一句话,把龙宴感动的眼泪鼻涕往下掉,“我们家小怜真长大了……”

        送走龙宴,展小怜伸手抓抓头,跟展爸一起回家,路上展爸问展小怜:“小怜,明天周六,是不是又要跟边痕去当义工?”

        展小怜愣了下,“到周六啦?我还以为今天才周四呢?!?br />
        展爸笑着说了句:“越过越回去了?要是没事就多往外跑跑,别老顾着工作?!?br />
        展小怜点点头:“我知道了,放心吧?!?br />
        周六,站下来脸懒觉都没机会睡,手机是在造势七点钟的时候响的,展小怜迷迷瞪瞪摸过来接听:“三哥?你是不是到了?”

        结果,展小怜话没说完,就听到手机里传来燕回的声音:“妞!今天周六了,你是不是该过来?”

        展小怜把电话拿到自己面前看了看,又放到耳边:“这一大早的,你能不能消停点?我说今天去,又没说几点去,你急什么急?”

        一听展小怜这样说,燕大爷怒了:“说话不算话,你想赖皮是不是?你明明说好的!”

        展小怜抱着电话坐起来,直接耍赖皮:“我说话了吗?我明明什么话都没说好不好?”

        “喂!”燕回一听她真赖皮了,“中午之前,你敢不来,爷现在就让人去把你拖过来!”

        展小怜捂嘴坏笑,“hoho”几声说道:“我中午之前去都行,现在要睡觉了?!彼底?,展小怜伸手挂了电话。

        燕回瞪着被挂断的电话,想再次打过去,又怕她万一睡着了被吵醒变炸毛的小母鸡就麻烦了,于是,燕大爷手托腮,盘腿坐在床上,瞪着面前手机上的时间,一秒一秒等,这姿势一坐就是一早上。

        展小怜十点钟才爬起来,打着呵欠洗脸刷牙,还吃了点东西才出门,楼下那三个女人已经等在那里,本来是坐着的,看到展小怜过来纷纷站起来,展小怜想问问他们晚上在哪睡觉的,才想起来这三人英语也听不懂几个单词,只好放弃。

        展小怜是在十二点之前到了燕回待着的那家医院的,她径直找到之前来的那个病房,门半掩着,里面安安静静的,展小怜敲了敲门,没人应,展小怜伸手推门走了进去,“人呢?喘气的吱一声?!?br />
        里面猛然有人动了下,展小怜刚走了两步就看到燕回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光着脚跳到地上,嘴里还说了句:“爷就知道是你!”然后燕回顿住,微微抬起下巴看着展小怜身后跟进来的三个美人,眼珠子的滴溜溜在她们身上溜了一圈,然后伸手搂住展小怜的肩膀,抬抬下巴指着那是三个女人问:“她们是怎么回事?”

        展小怜伸手拿下他搂着自己肩膀的胳膊,说:“我带来的,跟你没关系。我是因为蒋市长的话,所以过来看看,你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br />
        燕回瞪着她:“你是过来照顾爷的,爷没吃饭,没吃药,要喝水,要吃水果,你给爷准备去?!?br />
        展小怜翻着白眼,转身往门外走:“那你等着,我去问问那里有东西吃?!?br />
        等展小怜找到燕回的人问清楚了,回到病房一看,燕回这禽兽正在调戏那三个女人,怀里搂了一个,还有两个站在旁边笑,展小怜一来,三人立马靠墙站好,展小怜一边把自己买的水果放下来,嘴里一边说了句:“哟,看不出来你还挺重口的,连男人都下得了嘴,佩服佩服!”

        展小怜说完,燕回眨了下眼睛,茫然的问:“什么男人?”

        展小怜下巴一抬,说:“他们啊,你刚刚不是挺开心?我二哥看黑市打拳的时候买下来的,然后给他们做了变性手术?!?br />
        燕回猛的睁大眼睛,然后抬起手看看自己的手,跟着骂了一句:“擦!竟然是男人!”然后一边吐一边跑去卫生间洗手,“你这女人不早说,恶心爷……”

        展小怜倒了杯水,刚有人送过来的,很烫,展小怜端着杯子去卫生间,把燕回挤到一边去,在热水里兑了点自来水,水温均衡以后端着杯子出去,一边走一边提醒了一句:“赶紧出来吃药,装什么洁癖?”

        燕回大怒:“爷什么时候装了?”

        展小怜回头看着他说了句:“你把你自己手剁了我就相信你有洁癖?!?br />
        燕回骂她:“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燕回在水龙头面前洗了五遍手才出来,展小怜坐在沙发上看书,桌子上放了一杯兑了自来水的温水,旁边放了一根香蕉不需要洗,水杯后面放了好几种药,展小怜不知道要给他吃几颗,就没碰,她的事情完成了,就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燕回看了看沙发的宽度,出来以后就往她边上挤,嘴里还说呢:“你给爷坐到床上去,你坐在这爷没地方坐?!?br />
        展小怜被他挤没办法看报纸了,怒了:“燕回你有病???这么多地方你非要跟我挤单人沙发是不是?”

        燕回理直气壮的看着展小怜说:“那地方那么多位置你不坐,非要坐在这里,到底谁有???别忘了,你是侍候爷的,你赶紧给爷过去!”

        展小怜呼啦一下站起来,扭头瞪了他一眼,抬脚就往外走,燕回赶紧从单人沙发上行站起来,跟在展小怜后面追,直接把她拽回去,嘴里还问了句:“好男不跟女斗,爷让你坐,让你坐还不行?”

        展小怜坐下,展开报纸,继续看,燕回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坐着,扭头看了眼站在玄关位置的三个美人,突然问了句:“妞,她们三个真的是男人?”

        展小怜随口说了句:“不算是男人吧,做了变性手术,已经没那玩意了?!?br />
        燕回一听,伸手摸着下巴,抬头看天说了句:“这样?爷还没看过男人割了那玩意是什么样……”想了想,突然伸手一击掌,说:“让他们脱裤子给爷看看不就行了?”

        报纸挡着展小怜的脸,燕回抬脚踢踢她的腿,说:“妞,爷要看看他们是什么样的……”

        展小怜正在想,过了一会,她放下报纸,嘴里说了句:“刚好我也没看过,那咱俩一起看?!?br />
        燕回张口就说“行”,愣了一会突然改口:“不行!你是女人,看什么看?”

        展小怜眨了下眼睛,看着他说:“要看一起看,要不然都不许看,女人怎么了?他们现在还是女人形态呢,要说不能看,也是你不能看,会长针眼?!?br />
        燕回狂躁的伸手抓了下头,拒绝:“爷说不行就不行!就算是人妖他们也是男人,你别以为爷没文化就不知道,人妖也是男人变的?!?br />
        展小怜据理力争:“变完了都成女人了我当然能看,怎么不能看了?他们现在是女人的体态,你看看他们那胸,还有那腰,男人谁有?”

        两人正吵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医生给燕回送药过来,燕大爷坚决不吃药,医生在旁边劝了半天他都不吃,那医生没办法,直接把要到展小怜面前:“展小姐,这药就麻烦你了?!?br />
        展小怜看着那毒药似的药水,端起来走到燕回面前,说:“赶紧喝了,少唧唧歪歪的,一点男人样都没有,这还算什么男人???”

        燕回大拇指一竖指着自己:“爷没男人样?你信不信爷现在也能让你三天不下床?!”

        展小怜冷哼:“你要是打断我的腿,不定我一辈子都下不床了。赶紧喝了,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的像什么样子?不吃饭不吃药不打针,你这生病还住什么医院?直接回家等死多好?!?br />
        燕回大怒:“爷都生病了,你还说风凉话?!”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说:“你这病是你自己作出来的,怪谁?”

        燕大爷表示很生气:“爷又不是故意生病的!”

        “对啊,”展小怜点头:“你是有意把自己往死里折腾,然后逼我出来的对不对?”展小怜把药放在手边的椅子面上,坐正身体看着燕回问:“你这样做有意思没?我看着都觉得你这是小屁孩的行径,真想问问你今年多大年纪了,怎么就这么磨人呢?”

        燕大爷继续生气:“你嫌爷老?”

        展小怜冷哼:“老?我嫌你二好不好?”

        ------题外话------

        渣爷怨灵浮游,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