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51章 蒋市长都来了

    第251章 蒋市长都来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雷震当初离开病房的时候就是跟燕回提醒过,展小怜能来一趟不容易,那真是他忽悠来的,结果好了,还真跑了,把燕爷砸晕了,她人没了,明摆着是怕燕爷追,这不是跑是什么呀?

        雷震觉得自己的脑仁好疼,完全是替燕爷愁的,就这么个货,就这么个作法,有哪个女人受得了?

        最后一口早餐也没吃,雷震站起来就往燕爷的病房走,走的急匆匆的,刚走到病房门口,忽地从里面飞出个什么东西,直接从门里飞出来,砸在墙上。雷震低头一看,是个电视??仄?,已经四分五裂了,这得亏是雷震闪的快,要不然那玩意绝对砸他脑袋上了。

        雷震伸手擦汗,这日子越来越难过了,要人命了这是,站在门口也不进去,提高声音问:“爷?展小姐走了?”

        燕回怒气冲冲的声音传过来:“那女人跑了!给爷抓回来!”

        燕大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那臭女人骂了他半天,他好心好意拿抽纸给她擦眼泪,她竟然用抽纸盒打他,打了就算了,竟然还跑了!

        雷震站着没动,展小怜跑了肯定也是跑“绝地”了,他能冲进去抓人嘛?“爷,展小姐回来是迟早的,但是您老人家得吃点药吧?您得把自己养好了,展小姐才有可能回来不是?”

        燕大爷盘腿坐在床上,身上就穿了病号服,还时不时打个喷嚏,瞪着墙面,一脸的阴郁,听了雷震的话燕回扭头对门吼了声:“爷就要她回来,爷就要她喂爷吃药!”

        雷震:“……”又不是三岁,要人家喂什么药???可这话他还不能说,他要是说了,燕爷能让他穿尿不湿装三岁屁孩。

        展小怜从那医院跑出来后直接打了个车回公司,公司的人吓了一跳,主要是展小怜的形象太吓人了,看着就跟早上起床啥都没打理似的,展小怜进公司,跟大家打了个招呼以后,就跑进办公室在里面整理了一下,刚从医院冲出来的时候她就是个疯子,谁挡路抓谁,结果没人敢碰她,展小怜就这么从医院那么个戒备的地方冲了出来。

        展小怜在里面把头发对着玻璃面用手扒了扒,顺手扎了个小辫,又从抽屉里掏出个小镜子,照了照嘴唇,稍微有点肿,但是没破,展小怜这身上都不能看了,幸亏这会天气冷,穿的多,这要夏天,她还敢见人吗?这边搭理完没多久,那边龙晏过来了,站在门口问前台找展小怜,展小怜的门是半掩的,听到龙晏的声音立刻拉开门喊了一声:“三哥,我在这呢?!?br />
        龙晏跟前台点点头,径直走过去,展小怜笑嘻嘻的站在门口看着龙晏,嘴里说了句:“三哥,你怎么才来?”

        等龙晏进了展小怜办公室,展小怜得意洋洋的跑到椅子上坐下来,看着龙晏得瑟:“三哥,你看我办公室怎么办?不许说??!不许说不上档次!不许说颜色不好看!”

        都被她说完了,龙晏还能有啥说的啊,“这是我们家小怜的办公室,那当然是好看的……哎?这盆景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展小怜吐吐舌头:“我从边痕办公室搬过来的,好看吧?”

        龙晏抚额,“这样也行?”

        展小怜得意,“怎么不行?这都搬过来还有不行的?走,我带你参观参观我们公司?!?br />
        说着,展小怜拉开门领着龙晏出去,公司里的其他人正好奇呢,展小姐今天怎么又带了个新帅哥啊,前几天不是还跟“绝地”的律师打的火热吗?这个又是什么关系???

        展小怜不关心八卦,就领着龙晏到处看:“这里是专门复印的,从小的书页大小的纸张到大的户外广告的挂布,都能做,还有一台超大型的机子已经下了订单,还有十来天就能到货……”

        龙晏对做生意的兴趣不大,看的时候就顺着展小怜的话夸一通,展小怜这听着就高兴了,不管真假,反正人家说了她就高兴。龙晏其实说的都是真话,只不过这真话是外行人的赞叹,再加上展小怜是他妹妹,龙晏就更加要夸了。

        等把公司参观完,龙晏跟展小怜出去,展小怜蹦跶着要回“绝地”,龙晏看看时间嘴里说了句:“带三哥吃点东西?!?br />
        展小怜瞪大眼睛,“三哥,这都十点多了你还没吃早饭?”

        龙晏点点头:“跟方清闲说话忘了时间,直接过来找你了,有什么好吃的介绍给三哥?”

        展小怜想了想,“二中附近好吃的可多了,三哥嫌不嫌脏???不嫌脏“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的话我就带你去,你要是胃比较脆弱,怕拉肚子就算了?!?br />
        龙晏一听,立刻说道:“三哥身体健康的很,今天没什么急事,刚好去看看我们小怜上高中是在什么地方上的?!?br />
        兄妹俩一边说话一边往二中的方向走,他们身后没多远的地方,跟着三个垂头丧气但是一直跟着的人,这三倒霉蛋是雷震派过来负责把展小怜带回去的人,结果还看到展小怜,就看到龙晏了,展小怜再在他们视线里出现到时候,龙晏就跟影子似的了。

        龙晏是什么人他们还是知道的,现在好了,只能跟着,好歹还能把展小姐的动向向上汇报,要是跟丢了,那他们才杯具了。燕爷现在就赖在那家医院不走了,一定要找展小姐,还跟雷大哥说了,展小姐不过去侍候,他就不吃药,现在别说雷大哥了,就连他们都犯愁了。要知道,这可是摆宴,摆宴不是燕爷的地盘,燕爷在自己的地盘上怎么撒野都没事,可现在不是他的地盘啊,这万一有听到风声专门挑时机对着燕爷下黑手的人冒出来,这危险性可就大了。

        如果说雷震开始只是犯愁的话,那现在他可是真的急,燕爷这不是一小时两小时就过去的兴致,他就是摆明了要折腾的大家人仰马翻,他自己没办法把那妞给弄回去,就逼着他身边的人给他弄过去,就跟一小孩似的,放糖的柜子太高,他够不着,又蹦又跳又用棒子戳,就是够不着,他就开始折腾,让人家把那糖够下来了,不满足他就往死里折腾。雷震就纳闷了,到底是燕爷追女人还是他们追女人???怎么追个女人就这么麻烦呢?还得全员出动。

        展小怜带着龙宴去的是二中的一个靠居民区的小门,很多周围的居民都在外面摆摊,赚二中学生的钱。两人去的晚,过去的时候稀稀拉拉几个逃课的学生在,其他都是上课时间,虽然不是点,不过摆摊的人可真多,展小怜带着龙宴挑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挨个摊走了一遍,一会功夫手里就提着一大堆吃的,展小怜找了个干净点的地方要了两碗豆腐脑,跟龙宴两人在那里吃起来。

        这一吃就花了大半天时间,吃完了展小怜又要去“绝地”,龙宴付完钱,展小怜拉着他就往“绝地”的方向走,嘴里嚷嚷了一句:“边痕早上没看到我肯定伤心了,不定还以为我把他给忘了呢,赶紧走赶紧走!”

        到了“绝地”,展小怜趴在玻璃窗外面,对着正跟医生说话的边痕拼命挥小手,边痕抬头看了她一眼,手也没法动,就对她扬了扬嘴角,笑了一下,展小怜顿时激动的转身拉着龙宴的手叫:“三哥三哥,他看到我了!”

        龙宴摸摸展小怜的头:“别嚷嚷,一会医生出来又说你?!?br />
        展小怜嘿嘿一笑:“我不是有三哥吗?谁敢说我?我三哥可厉害了?!?br />
        展小怜跟边痕两人就是眉目传情,展小怜往自己办公司带了一叠纸出来,还拿了一只马克笔,就是打算跟边痕聊天的,自己先在外面写单词,写好了按在玻璃上让边痕看,他点头还是摇头的,两人就这样沟通,龙宴一直在旁边陪着,看着都快累死了。

        龙宴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看展小怜折腾,正打算拍张照片给远在湘江的大哥二哥显摆一下自己跟小怜在一块,有人突然走过来跟他说了句:“龙先生,方总经理找您和展小姐,很急,您看……?”

        龙宴一愣,有急事找他还有说得通,找小怜算怎么回事,下意识的问了句:“方总有没有说是什么事?”

        那人摇摇头:“没说,就说让您和展小姐下去一趟,他亲自跟您和展小姐说?!?br />
        龙宴想了下,走过去拍拍展小怜的肩膀,嘴里说了句:“小怜,三哥下去有点事,待会上来找你?!?br />
        展小怜正给讲小黄话,边痕一个人趴在病床上笑的不行,展小怜正得意呢,随手对龙宴摆摆手,嘴里还说了句:“去吧去吧,我忙呢?!?br />
        龙宴摸摸鼻子走了。

        方清闲正等着办公室,脸上的表情不大好看,龙宴推门的时候正伸手捏着眉心,看到龙宴他立刻对他招招手,嘴里说道:“来了?过来坐。小怜没过来?”

        龙宴笑了笑,说:“她正跟边痕闹着呢,理都不理我。对了,什么事?”

        方清闲的头有点疼,特别是听龙宴说展小怜跟边痕一块闹腾玩的时候,头就更疼了,想了想,才开口:“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下,小怜跟边痕,你觉得他们能成的几率有多大?”

        龙宴摊摊手,看白痴似的看了方清闲一眼,说:“这儿要看小怜的意愿,小怜想跟边痕结婚,那还有什么成不成的?直接结婚就行?!?br />
        方清闲放下手,认真的看着龙宴,说:“你到底知不知道小怜跟燕回的事?”

        龙宴点头:“知道,小怜跟我说过。怎么说?”

        方清闲站起来,在办公室来回走了一圈,然后重新坐下来,有点急切的说:“燕回现在是认定了小怜就是他的,他根本不愿意松手,你觉得小怜跟边痕能成?”

        龙宴嗤笑一声:“我说了,只要小怜想结婚,她跟边痕就能结婚?!?br />
        “你说的这么轻而易举,你到底了不了解燕回这个人?”方清闲不但头开始疼,现在连蛋都开始疼了。

        龙宴抱臂,翘起二郎腿,看着方清闲是说了句:“知道,青城混黑的老大,三省之内他最大,人有点变态,喜欢见血才收手,喜欢玩女人,是三省乃至国内极少数的没有弱点和把柄让人掌控的人物?!?br />
        方清闲就不明白了:“知道你还这么自信?你就不想想小怜一个小姑娘,怎么跟这样的人物抗衡?”

        龙宴笑了笑,看着方清闲理所当然的说道:“小怜不行,不是还有我吗?我不行,不是还有李晋扬?李晋扬不愿管,小怜的背后还有整个龙家,要知道,我大哥二哥那么拼命就是为了我们小怜的嫁妆钱,整个龙家都是为小怜预备的,她还怕什么?”

        方清闲急的直抓头:“关键是小怜现在是摆宴,摆宴离青城太近,所谓山高皇帝远,远水不救近火,龙家能有那么及时?”

        龙宴依旧悠然自得的说了句,“我能说得出就能保得住,小怜的安全我负责?!?br />
        “龙宴你脑抽了吧?你能在国内呆几天?你在几天可以,你走了呢?”方清闲就差水杯往他头上砸了。

        龙宴用鄙视的眼光看了方清闲一眼:“方总,你这么激动干什么?你当我傻?我不在了就不许别人在?别忘了,小怜是龙家的人,龙家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在湘江龙家连家里的保姆出门都有保镖跟着,你觉得出了这事我还放心让小怜一个人乱跑?”

        方清闲点点头,放弃在这个问题上纠缠,重新坐下来,看着龙宴说:“现在有个难题需要你来决定?!绷缣房醋潘?,方清闲继续说:“刚刚摆宴市市长蒋笙打电话给老板,提了一个要求,老板让我转告?!?br />
        龙宴抬起下巴看着他,“市长?”

        方清闲点头:“对,蒋市长。他跟老板说,他有个亲戚病了,想让小怜去看看?!?br />
        龙宴疑惑的看了方清闲一眼,“燕回?”

        “嗯,”方清闲应了一声,“对。就是他!”

        龙宴嗤笑:“让燕回破腹自杀吧,小怜去看他?小怜是他什么人?”

        方清闲坐在椅子上看着龙宴,“暂且不管小怜是燕回什么人,这蒋市长开口了,你说怎么办?老板亲自打电话过来,专程说了这事?!?br />
        龙宴站起来,看着方清闲说了句:“李晋扬答应让李晋扬解决,让我买妹妹卖人情?别想了!”

        方清闲伸手揉着太阳穴:“龙宴,别义气用事,听说燕回病的挺重,住的医院还是和煦的直属医院,他要是真是那里出事了,这事情就大了,关键是,蒋市长都出面了,你想老板怎么抗?龙宴,别的不求,你好歹也要考虑下大局吧?”

        “大局?”龙宴冷笑:“大局就是让我买妹妹?我大哥二哥要是知道了,还不劈死我?这事我做不出,别说是蒋市长,就算是个省长,我也不可能因为那么个东西委屈小怜……”

        “谁让你买妹妹了?”方清闲就差跳脚了,他就知道龙宴肯定不会同意,当时也跟李晋扬说了,可李晋扬直接把这事丢给了他,不行也得行,一定要解决,方清闲就苦逼了,怎么就轮到他头上了呢?

        方清闲放软话:“其实是这么回事,蒋市长说的时候还特别不好意思。他说是燕回一定闹着让小怜去看他,那个人你是不知道,看着是个流氓,那性子就是小孩,现在他就是跟边痕攀比,故意把自己折腾到病重,就是为了让小怜去看他,眼看着就烧好几天了,蒋市长这也是逼急了,就是请小怜过去看一眼,说两句好话,让他吃了药就行,这是请你跟小怜帮忙,是让你买妹妹吗?”

        龙宴看了方清闲一眼,直接说了句:“我说不行就不行!我管他什么人,小怜不是谁都请得动的,我不同意?!彼底?,龙宴呼啦一下站起来,直接拉开门走了。

        方清闲傻眼了,他以前怎么没发现龙宴这么难说话呢?

        展小怜还在楼上跟边痕聊天,两人这样纸笔传情还挺高兴的,展小怜乐此不疲的斜了一堆单词,挨个拿给边痕看,这会正问边痕呢:“义工怎么办?”

        边痕摇摇头,说明自己暂时肯定没法去,因为地方远还偏僻,没有车的话还是挺不方便的,而且还是郊区,为了安全起见,他也不让展小怜去,说好等他伤好了两人再一起。

        龙宴上了楼以后看到展小怜在忙活呢,他重新在边上坐下来,展小怜回头看到龙宴,笑嘻嘻的问了句:“三哥怎么了?谁给你气受了?怎么气鼓鼓的?”

        龙宴直接说了句:“没什么事,公司有点小麻烦,让其他人解决了?!?br />
        展小怜不甚在意的应了声:“哦,那就好?!?br />
        展小怜跟边痕交流了一中午加一下午,医护人员看了下时间,边痕休息的时间到了,就出来提醒了展小怜一眼,展小怜急忙跟边痕写了个纸条:你休息,等你睡醒了我再找你。

        边痕点点头,看着展小怜立刻玻璃窗口。

        展小怜往龙宴旁边一坐,笑嘻嘻的看着龙宴说:“三哥,你这表情看着怎么这么喜感呢?”

        龙宴伸手拉了拉她的小辫子:“就知道调侃你三哥?!?br />
        因为早上起的早,还被燕回拖过去折腾了一通,展小怜跟边痕聊天的兴致消去以后,就觉得又累又困,打算去睡一觉,兄妹两人趁着电梯刚下了一层,电梯直接被人操控降到了方清闲办公室的楼层,龙宴皱了皱眉头,展小怜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电梯坏了?”

        龙宴摇摇头:“不是,是有人控制了电梯,我们先出去?!?br />
        两人走出来,方清闲站在电梯门口,看了龙宴一眼,又看向展小怜,笑笑说了句:“小怜,有人想见你,来来,给个面子,去谈几分钟?!?br />
        龙宴伸手拉着方清闲的胳膊:“方总经理,我能不能问问是什么人?”“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展小怜伸手拉下龙宴的胳膊,笑着说:“三哥,马上就看到了,有什么好问的?”

        能让方清闲站在外面来迎接她的人,肯定不是小人物,最起码对方清闲来说,这个人物和李晋扬是并驾齐驱的。

        龙宴不认识来的人,但是展小怜认识,摆宴市的市长蒋笙。

        方清闲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落地窗的位置站在一个人,听门口的动静他转身,看着轻轻点了点头,声音干净而清冷的开口:“展小姐你好,我是蒋笙?!?br />
        展小怜立刻扬起小脸看着蒋笙:“原来是蒋市长?我这真是受宠若惊,不知道蒋市长百忙之中来找我有什么事???”

        蒋笙对以老鹰?;ば〖ψ颂窠浔钢牧绲愕阃?,龙宴礼貌的回礼,都没有说话。

        蒋笙看了眼方清闲龙宴,突然说了句:“我希望能和展小姐单独说两分钟,可以吗?”

        方清闲生怕龙宴死活要留下来,伸手拉着龙宴就往外走,龙宴拿出手机,嘴里对展小怜说了句:“小怜,我在门口计时?!?br />
        展小怜伸手指指龙宴,对蒋笙笑嘻嘻的说道:“我三哥,特别疼我,蒋市长别介意?!?br />
        蒋笙笑了笑:“我能理解。穆曦传媒开业的时候没能亲自到场很抱拳,你是和穆小姐都是有才能的人,穆曦传媒发展至今蒸蒸日上,展小姐功不可没,我们的国家和社会需要展小姐这样有能力有胆量有魄力的年轻人?!?br />
        展小怜还是笑眯眯的看着蒋笙:“蒋市长过奖了,您这样说我都不好意思了?!?br />
        蒋笙摆摆手:“我说的是实话,展小姐不必谦虚?!?br />
        展小怜神搜摸摸脸:“谢谢蒋市长夸奖,我以后一定会努力的?!闭剐×兔灰晕瞎词俏丝渌骄?,能让蒋市长亲自出吗的,八成还是大事,展小怜就等着蒋市长开口了。

        展小怜不问,蒋笙总得要说,他顿了顿开口:“今天来,是想请展小姐帮我一个忙?!?br />
        展小怜眨了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蒋笙:“能帮的我肯定会帮的,蒋市长您就直接开口妥了?!?br />
        蒋笙点点头:“想必展小姐认识燕回吧?”

        展小怜:“哎?”

        蒋笙笑了笑,说:“我就是为了他来的?!苯峡醋耪剐×绦担骸把嗷夭〉暮苎现?,高烧好几天,可是他不肯吃药,我听说他跟展小姐有过交集,所以像请展小姐帮个忙,去看他一眼,让他把药吃了……”

        展小怜伸手抓了抓头:“这个……蒋市长,不是我不帮忙,而是我跟他顶多算认识,要说让他吃药什么的,我还真没这个本事,蒋市长这个恐怕找错人了?!?br />
        蒋笙摇摇头:“不会,我相信我不会找错人。我知道展小姐是聪明人,一定有办法让他吃药。我知道燕回有时候脾气不好,还不大懂事,展小怜大人大量不要跟他一般见识,他这人一直都是这样,对谁都那样,就连对家里的老人,他都没说过软话,展小姐想必比我还了解他的为人,其他的话我不多少说。我来找展小姐,主要是因为他闹的这几天,家里的老人都知道了,你知道老人年纪大了,身体不好,难免会担心,我照顾到老人的情绪,否则我肯定不会麻烦展小姐?!?br />
        展小怜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太阳,刚从那地方出来难不成又要回去?可是蒋市长的面子她敢不给?别看他现在说的这么好听,要是真不去以后不定怎么给她小鞋穿,给她小鞋穿就算了,不定还能整到她爸妈头上去,一市之长,人家搞一个普通老百姓还不容易吗?

        展小怜看着自己的鞋一会,然后抬头看着蒋市长说了句:“那行吧,不过我三哥可能或不放心,他捞觉得我是小孩子,怕我被人欺负,所以我三哥一会要是跟我去,蒋市长别介意哈?!?br />
        蒋笙摇摇头:“不会,展小姐能过去,我已经很高兴了?!?br />
        展小怜出去跟龙宴一说,龙宴皱了皱眉头,拉着展小怜往边上走了两步:“那个市长威胁你了?”

        展小怜瞪大眼睛看着他:“人家一市之长,有必“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要做这种缺德事?人家是好声好气跟我商量的,不去我都不好意思。再说了,我能不去嘛?人家是市长,我要真不去,就是不给人家面子,人家都找到门上我再不去,这不是打市长的脸?别说去看看燕回,就算那是头狼,我也得去啊,要不然,我以后在摆宴还能混得下去吗?”

        龙宴冷着脸,半响说了句:“实在不想,跟三哥去湘江也行……”见展小怜瞪他,龙宴改口:“那三哥跟你一块去?!?br />
        展小怜点点头:“这个可以,我跟蒋市长说过了?!?br />
        展小怜是坐龙宴的车去的医院,蒋笙的车很低调,出门的时候他还是遮掩了一下,展小怜看着就知道蒋笙来“绝地”绝对是偷偷摸摸来的,生怕被人看到。

        车到医院,展小怜明显觉得医院周围的安保措施又加强了,人也比原来多了好几倍,车开进去以后还有人过来检查,然后才让进。

        蒋笙带着展小怜和龙宴上了二楼,后面还跟着个人提了一个花篮,里面摆放着水果,周围贴在鲜花,看着还挺好看的。他们走到一个病房内伸手敲了敲门,蒋笙对里面说了一句:“燕回,开门!”

        里面传来燕回的不客气的声音:“滚!”

        展小怜似乎听到蒋笙叹了口气,然后又说了句:“燕回,是展小姐过来看你了?!?br />
        里面一阵安静,隔了半响,门咔嚓一下被人拉来——

        爷表示这两天因水果娃娃小天使连续高烧,影响渣爷心情,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