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49章 你个二大爷

    第249章 你个二大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说了一半的话自动顿住,咽下了下半截,龙宴看了她一眼:“小怜,怎么了?突然情绪这么低落?”

        展小怜抱着龙宴胳膊的手松开,然后说了句:“没什么,我突然觉得……她很可怜?!?br />
        龙宴皱了皱眉头,漫不经心的问了句:“小怜是说美优?”

        展小怜听着龙宴的语气,斜眼看他,龙宴伸手摸摸展小怜的头,说:“美优过的是这个世上最奢侈的生活,她有什么可怜的?她不需要为生计奔波,不需要为赚钱操心,不需要为吃穿犯愁,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贵妇人生活,小怜,她不可怜?!?br />
        展小怜嘟嘴,说了句:“她心里可怜?!?br />
        龙宴笑了笑,“怎么会?她有自己的朋友圈子,全部都是湘江首屈一指的明星贵妇名门小姐,谈天说地品茶,聊男星说时尚比首饰,小怜,美优的生活没你想象的那么糟?!?br />
        展小怜摊手:“可她没有爸爸和妈妈?!?br />
        龙宴轻轻拍了拍展小怜的脑袋,说:“她有,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有,只是,当奢侈惯了以后,她回不去了,小怜,没人值得你去同情。她会权衡自己的生活,她自己要的是什么,一个成年人,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br />
        展小怜挺直腰背,想透过玻璃看到边痕的样子,只是一字的高度达不到,她直着腰没有动,只是感慨似的说了句:“她在一个人的时候,得多恨我爸我妈啊?!?br />
        龙宴沉默了一下,说:“她没权利恨,死或者活着,只能选择一个,她没得选择?!?br />
        展小怜听了一愣,然后扭头看着龙宴:“三哥,我能不能问问,为什么……”展小怜用做了一个交换的手势,“要这样?”

        龙宴伸手摸了下展小怜的背,只是笑了笑,半响突然说了句:“生活就是这么残酷?!?br />
        展小怜顿了顿,然后轻轻摇摇头,说:“残酷的不是生活,而是这个社会?!彼低?,展小怜“忽”一下站起来,说:“三哥,我决定了,我以后一定要努力赚钱,这样等我爸妈老了,我就可以养他们了?!?br />
        龙宴愣了下,然后跟着站起来笑笑说:“我们家小怜这么聪明,以后肯定能赚很多钱?!?br />
        展小怜点头,大言不惭的说了句:“就是,百万富婆!”

        站起来以后,展小怜抬眼就能看到边痕,无菌室里站了个穿着无菌服的医护人员,正跟边痕说着话,展小怜立马绕到另一边,就想喊出声让边痕看到她,结果这地方隔音效果太好,密不透风的,她怎么急里面的人都听不到,展小怜这给急的,“哎哎,我在这呢!在这呢!”

        龙宴站在旁边没动,只是扭头看着展小怜,展小怜贴在玻璃上,手轻轻的敲着玻璃,里面的医护人员总算觉得外面有人了,扭头看了一眼,医护人员一眼过后,边痕下意识的就跟着看去,一眼看到展小怜都打算贴玻璃上当壁虎了,正使劲扒着玻璃往里看呢。

        边痕想举起手对展小怜摇摇手,结果医护人员赶紧按住边痕不让他动,回头瞪了展小怜一眼,展小怜接收到医护人员的视线以后,

        赶紧从把手从玻璃上拿下来,嘟着嘴,气鼓鼓的瞪着医护人员,趁着医护人员背过身那单记录表记录东西的时候,展小怜赶紧用手比划了一个心型冲着边痕做了个飞过去的姿势,边痕忍不住笑,怕被医护人员看到又瞪展小怜,他慢慢的别过头去笑完了才转过来。

        龙宴给展小怜要了张和马克笔拿给她,展小怜趴在下面用英文写了三个单词“我想你”,然后猫在玻璃下面的墙面上,把手里的纸高高的举起来冲着边痕晃,医护人员扭头就看到那纸上的单词,看不到人,想瞪眼都找不到人了,气的直翻眼,对着边痕没好气的说了句:“边律师,不是我说你,她还害的你不够?又不是我们小夫人那样的美人,就这样的,就该早点分了算了,真是服了……”

        边痕的眼睛盯着那张纸条,眼里蓄满了淡淡的笑意,嘴里清清淡淡的说了句:“不会,我觉得她很可爱,也很喜欢?!倍倭硕?,边痕抬眼看了医护人员一眼,说:“刚刚那样的话,别让我听到第二次,我的事,不希望别人评论?!?br />
        医护人员立马站直了腰,很恭敬的说了声:“对不起边律师,以后会注意?!?br />
        还以为这人这样了能和善有点,结果还是和之前一样啊,冷兜兜的实在吓人。

        展小怜在“绝地”呆了一下午,边痕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睁着眼睛看着她在外面搞怪,展小怜要么用手比划,要么是纸写出来,虽然没有直面交流,不过边痕都能懂,展小怜乐滋滋的跟龙宴说:“三哥,你看到没,我跟边痕这叫心有灵犀?!?br />
        龙宴直翻白眼,果然是恋爱中的女人啊,屁大点的事就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乐半天。

        晚上龙宴要带展小怜回去,展小怜就可怜巴巴的跟龙宴说好话:“三哥,我今天晚上能不能住酒店?我就在楼下找家好一点的酒店住行不行?你回去跟我爸我妈说一声,随便你编什么理由都行,我想在这里多陪会他,你看你看,他一个人在里面,连个陪着的人都没有,行不行???”

        龙宴直接说了句:“不行,你不回去,你爸妈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怎么家在这里都不回去?这才几步远?”

        展小怜鼓着小脸看着龙宴说了句:“三哥,其实你是怕找不到回去的路吧?”

        龙宴差点炸毛:“怎么可能?”

        展小怜气鼓鼓的往椅子上一坐,说:“反正我今晚上不回家,我就要在这里陪边痕,他吃饭都没人喂,我要在这里陪他?!?br />
        龙宴看着她的样子,真让她去下面的酒店住他还不放心,展小怜鼓着脸垂着眸看着地面,一声不吭的模样,龙宴往她身边一坐,嘴里说了句:“小怜,三哥在‘绝地’有专用房间,不过是在上面一层,你要是非要住,就住三哥的房间行不行?”

        展小怜一听,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立马点头:“三哥,你果然是我亲哥?!?br />
        龙宴一看她的阴转晴了,心情也好了几分,站起来说:“走,三哥先带你去吃东西去,吃完了再带你去房间,我待会给展叔展婶打电话,就说我们都不回去?!?br />
        展小怜瞪大眼睛:“你也不回去?”

        龙宴点头:“嗯,难得回来一趟,三哥当然要跟小怜一起才行,要不然三哥回来干什么?”

        展小怜跑到玻璃边上,对着边痕做了个扒饭的姿势,边痕微微点点头,展小怜对着边痕飞吻了两下,跟龙宴一起下去吃饭。

        边痕一个人趴在病床上,看着展小怜立刻,眼里布满了浅浅的笑意,然后他慢慢的扭过头,换了个方向,一下午都一个方向,脖子有点酸疼。

        背上是火辣辣的疼,边痕穿着身上的衣服后来是被医护人员用剪刀直接从中间剪开的,特别是肩膀的位置,按照医护人员的话说,那就是血肉模糊,血水完全黏到了里面包着的纱布上,里面那层衣服也黏到了一块,衣服根本不敢直接硬脱,是医护人员剪了周边衣服,黏在一块的是那部分是两个医护人员一点一点分离的。

        边痕当然知道那一块是怎么回事,那是燕回故意拍过的地方,燕回可能不知道他伤在哪,不过知道他身上肯定带了伤,要不然等在下面的医护人员也不会说燕回上楼之前,还在他们的车上踹了两脚。燕回拍的两下是下了力气的,按照边痕的理解,就算不知道他伤在哪,燕回也想打他两下解气,要不然医护人员不会说怎么严重成这样。

        龙宴比边痕想象的还要关心展小怜,这让边痕多了份踏实,龙宴对展小怜越关心,他跟李晋扬谈判的筹码就越多,李晋扬能做得到要求他放弃一个女人,但是李晋扬不论是从道义上还是从老板的身份上,都不能让龙宴放弃自己的妹妹,当两个人的力量加在一起的时候,李晋扬最终会妥协。

        其实边痕知道,从龙宴丢下国外的事务直接飞回摆宴的消息传到李晋扬的那边的时候,他就已经妥协了。要不然,方清闲不可能对他立刻医护室放行,方清闲是李晋扬命令的有力执行者,方清闲不会因为他的三言两句就放弃阻拦,他不过是希望能拦住而已。

        展小怜能顺利出现在“绝地”机密的医护禁地,这是李晋扬妥协的第二个表示,否则,在龙宴带着展小怜进入电梯的时候就会被困在电梯,强迫两人离开。

        边痕闭上眼睛,只是,让一个人妥协容易,让一个人坚持却不是那么容易。

        要问边痕对展小怜有没有信心,边痕可以毫不犹豫的点头,他有,他真的有,他不怕展小怜反悔,可是,他怕展小怜因为他的受伤而退却,这份退却不是因为她害怕,而是因为她在替他害怕。

        龙宴跟展小怜在吃饭,展小怜一边吃饭一边从玩边缘抬眼看龙宴,龙宴正跟展爸通电话,说展小怜晚上不回去,他跟她在一块呢,让展爸不要担心,展爸能说什么呀,人家这是正牌哥哥,只能答应,回头一问展小怜在哪,龙宴说在对面吃东西呢,跟着就把电话给展小怜了:“小怜,你爸让你接电话?!?br />
        展小怜吐吐舌头,拿过龙宴的电话,小心的放到耳朵边上,“喂?爸?”

        展爸一听她的声音就知道心虚了:“你别欺负你三哥,晚上早点睡,知不知道?”

        展小怜嘿嘿笑:“我怎么会欺负我三哥呢?我肯定早点睡的,放心好了?!?br />
        展爸嘱咐过后,对着展妈说了声:“你闺女晚上不回来,你别盛她饭了?!?br />
        展妈放下展小怜的专用碗,换了只碗一边盛饭一边说:“不回来就算,我还省事呢?!?br />
        把饭放到展爸面前,展妈跟着坐下了,嘴里又说了句:“什么我闺女?人家那才是亲兄妹,就一天,人家就跟自己哥哥好了,我们这是什么家长?就是招孩子嫌弃的……”

        展爸一看展妈说话酸溜溜的,就知道因为展小怜要在外头跟龙宴一起伤心了,赶紧劝了句:“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事做,我们当父母的不能一直跟着是不是???”

        展妈“啪”一下扔了手里的饭碗,嘴里说了句:“我们是什么父母?生了一个养了一个,明明有俩孩子,结果一个被她恨一个招人嫌,我这是什么命啊……”

        展爸伸手抓了抓展妈的说:“别这样说,孩子有孩子的想法……”

        展爸不吭声还好,展爸一说话,展妈立时炸毛了,所有的冒头都对着展爸开火:“男人就是心狠果然不假,敢情你不是个父亲?你是没看到那孩子来家里几次的眼神,我看的心都碎了,那就是直白的恨啊,我是个当妈的,我这心里是什么滋味?……”

        展爸没说话,只是低着头,看着自己的碗,半响,拿起筷子刚要吃饭,展妈突然伸手夺过展爸手里的筷子往地上一扔,哭着对展爸喊道:“吃吃吃,就知道吃!你吃什么吃?你说你当初要是早点把孩子接回来,能这样吗?人家几次三番到我们家来,不就是想接小怜?一点风吹草动就往这边跑,小怜迟早会被接走,我们到时候怎么办?一个被接走了,一个接不回来……展卫我告诉你,要是我以后没闺女了,咱俩就离婚!”

        展爸站起来,走到展妈身边,按着她坐下来,慢吞吞的整理她面前的撒在桌子上的饭,打扫完又重新给她盛了一碗,摆好筷子,嘴里说道:“我们自己想的好,可是孩子也有自己的想法是不是?”

        展妈眼泪汪汪的坐着,突然低头双手捂着脸哭出声来:“我怕我有一天老了,孩子一个都不在身边……”

        展爸站在展妈身边,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孩子大了,肯定没法一直陪着我们身边,不过,你不是还有我吗?我以后还得注意身体,不能比你先死,要不然你真寂寞了。孩子有孩子的活法,美优也好,小怜也好,我们都不能控制,谁知道她们以后会怎么样?我们做父母的,只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孩子,要恨,就恨吧,能活着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回馈,你说是不是?”

        展妈伸手轻轻拍了拍展爸的手,冷静下来以后说了一声:“我不行了,这一阵老是莫名其妙发脾气,学校的老师说我更年期到了,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其实我都知道,可是我不能想那孩子的眼神,一想到我就难受,要不是我们当父母的没用,孩子能这么恨我们吗?”

        展爸笑了笑:“没事,谁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这是她自己选择的,我们不能剥夺孩子的选择权。小怜也一样,虽然我们想她留在摆宴,可是她要是选择离开,我们还是要尊重孩子的决定,要不然,孩子还是会恨我们。来,吃饭,待会你喜欢看的电视剧就到了,吃完了一起看?!彼底?,展爸拿起展妈面前的筷子,塞到她手里,“吃饭吃饭?!?br />
        展妈抹了把眼泪,看了展爸一眼,拿起筷子吃饭。

        客厅里的气氛很安详,就跟刚刚展妈的那顿吵闹没有发生过一样。在展小怜看不到的角落,这样的争吵每次都发生在龙氏兄弟来到摆宴以后,他们的到来,就像一颗炸弹,龙美优的出现,就行一根刺,刺激着展家夫妻敏感而又惶恐的心,只是展小怜每次回到家里,争吵就会瞬间停息,给她一个幸?;独侄趾推降谋硐?。

        展小怜挂了电话就把手机递给龙宴,嘴里说了句:“我妈肯定又要发飙了,骂我没良心,嘿嘿?!?br />
        龙宴看她一眼:“傻丫头,被你妈骂没良心你还高兴?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

        展小怜压低声音往龙宴面前凑了凑,贼兮兮的说:“三哥,我跟你说,其实我妈的本质就是悍妇,不过呢,因为她是老师,所以她会装,不装怎么为人师表?”说完,展小怜对龙宴讨好的笑了笑:“我就是随口说说,千万别跟我妈说,要不然她用巴掌拍死我了?!?br />
        龙宴真是哭笑不得,怕挨打还敢说自己妈是悍妇,这不是找打吗?赶紧点头:“我肯定不说,不过,这世上这样评价自己的妈的估计也就你了?!?br />
        展小怜一边捏着一只虾尾巴往嘴里塞虾身子嘴里一边说了句:“那是因为我跟我妈好?!?br />
        两人一边吃一边说话,展小怜偷偷摸摸说展爸家那头展奶奶他们的坏话,龙宴就偷偷说龙湛和龙谷干过的坏事,展小怜就专门八卦那两个哥哥的桃色新闻,让一边说一边擦汗的龙宴很是无语,这大哥二哥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弄死他???

        吃完饭,展小怜自己一个人跑去找边痕,刚到那边就被医护人员赶出来了:“边律师刚吃了东西在睡觉,展小姐你明天再来吧,要不然边律师休息不好?!?br />
        展小怜郁闷的个半死,看看时间这才几点钟啊,不过边痕现在是病人,肯定要更加注意的,凡是以边痕的身体为主,展小怜一边抓头一边出去找龙宴,刚刚龙宴说他去找方清闲有事了,展小怜就打算去方清闲的办公室。

        龙宴坐在方清闲的对面,很明显,现在两人的立场是对立的,方清闲代表的是“绝地”李晋扬,而龙宴代表的是边痕,说白了,龙宴和方清闲谈判的筹码就是李晋扬要用他们,如果少了这一层,他们也就失去了筹码。

        龙宴靠在椅背上,手指轻轻敲打在桌面上:“方哥,别的我不说,我妹妹我必须保证安全。老板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我的要求只有一个,我不可能为了边痕抛弃我妹妹,这点希望你能和老板直叙。当然,我理解老板的立场,我不会让老板难做,如果老板坚持,那么我离开,这样小怜发生任何事我会全权负责?!?br />
        方清闲低头笑了笑:“没那么严重,老板当初的原话是如果燕回给出的选择必须是二选一,他当时给出的答案是保全边痕。现在既然你和边痕都一致认为小怜比你们终于,那老板还能说什么?我明白你的意思,边痕也郑重跟我谈过,放心,凭我对老板的了解,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答复。现在当务之急是治疗边痕,现在对外都是隐瞒的这事的,绝地不能泄露边痕重伤一事?!?br />
        龙宴慢悠悠的站起来,手往裤兜里一插,嘴里说了句:“放心,从我嘴里穿不出去,至于小怜,我相信你们都知道,没有第二个比她更聪明的女孩了。走了!”

        龙宴说着走到门边,伸手拉开门,展小怜正打算敲门,手还落下呢,门开了,“三哥?你跟方大叔谈完事了?”

        龙宴伸手拍拍她的后脑勺:“嗯,走吧,看到边痕没?”

        展小怜吐舌头翻白眼:“没了你护航,不让我看,说刚吃完东西睡着了?!?br />
        龙宴带着她往外走:“那还要不要去看?”

        展小怜摇摇头:“不去了,我也不想打扰他,还是让多休息一会,对了,我在玻璃上贴了张纸,告诉他我明天早上去看他,他要是醒了肯定能看,要是不醒第二天早上也能看到。三哥我聪明吧?”

        龙宴笑住点头:“可不是,我们家小怜一直都是很聪明的姑娘?!?br />
        等展小怜去睡觉了,龙宴在自己房间拿出电话给湘江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是龙谷:“二哥?”

        龙谷皱皱眉头,心里爱奇怪这小子怎么舍得往家里打电话了,要知道龙宴这小混蛋出去一年往湘江打电话的也就是两三次,就没有超过五次的。龙谷不待见的问了句:“什么事?别告诉我在外头跟人结仇要帮手了?!?br />
        龙宴冷哼:“开玩笑,我什么时候要过帮手?”

        龙谷一只手拿着游戏机控制器,一只手拿着电话,眼睛盯着面前的电视屏幕一眨不眨,手指灵活的按着按键,从画面上看,简直是所向披靡,龙宴听着电话里的声音,冷不丁的问了句:“二哥,你又在玩游戏?幼稚不幼稚?”

        龙谷手指一动按了暂停,伸手推了推脸上的眼镜,眼镜边缘的冷光一闪,龙谷阴深深的问了句:“有意见?”

        龙宴默了默,赶紧岔开话题:“我倒是没事,不过小怜……”

        龙宴话没说完,龙谷一骨碌站了起来,“小怜出什么事了?”

        龙宴往沙发上一坐,说:“小怜是出了点事,你别急我给你慢慢说?!?br />
        龙谷直接打断:“我不听故事,你给我长话短说?!?br />
        龙宴伸手擦汗,只好:“小怜在摆宴谈了个男朋友,算是我同事,人不错,两人感情挺稳定的,不过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然后,我这个同事被程咬金差点弄死……”

        龙谷听龙宴说完,有点欣喜的说了句:“我们家小怜这么抢手?”

        龙宴:“……”问道:“二哥,你关注错重点了。问题是,这个程咬金对小怜死缠烂打?!?br />
        龙谷不以为意,“逗逗狗挺有意思?!?br />
        龙宴无语,“可是二哥,那不是狗,那是狼。我待会把资料传真给你你就知道了?!?br />
        龙谷直接说了句:“你现在传过来,我等着,挂了?!彼底?,龙谷咔嚓挂了电话。楼上有人走下来,龙谷头也没回的说了句:“大哥,小怜在摆宴谈恋爱了……”

        就这一句话,龙湛突然火球一样直接冲到龙谷面前,伸手抓起龙谷的前襟,咆哮的问道:“你说什么?我的小怜……我可爱的小怜竟然背着大哥谈恋爱?!”

        龙谷很淡定的把龙湛的手拉下去,拍平自己的衣领,伸手拍拍龙湛的肩膀,幸灾乐祸似的说:“我们那么可爱的小怜,要是没人追没人爱那才奇怪,大哥,你不觉得我们小怜被男人追很能证明我们家小怜魅力十足?”

        龙湛腿一软,直接坐到了沙发上,就跟没听到龙谷的话似的狠狠的一锤沙发,咬牙切齿的说:“让我知道是哪个混蛋跟我们家小怜谈恋爱,我非得亲手宰了他不可,我那么可爱的小怜,还那么小,竟然就谈恋爱了……”

        龙谷等在传真机旁边,抬起眼皮子看了龙湛一眼,提醒:“大哥,小怜不小了,再过年都二十二岁了,你以为她还是小女孩?”

        龙湛阴着脸不说话,龙谷看着龙湛的样子感觉他都快黑化了,传真机有动静,龙谷伸手拿起第一张,在等第二张的空隙里慢条斯理的低头折飞机,然后对着龙湛的方向飞了过去,嘴里说了句:“大哥接着,你要是真找撒气对象,就找他,就这家伙让我们家小怜不顺心了,谈恋爱都谈不安稳?!?br />
        龙湛欠身把地上那张飞机纸拿过来,伸手打开,眯眼念了一个名字:“燕、回?!?br />
        展小怜睡的很安稳,在最睡的嘴香甜美味的时候,被自己的手机铃声吵醒,展小怜真是气的头顶冒烟,这谁给她深更半夜打电话是不是有病???展小怜迷蒙眼,一头火的伸手拿起电话:“大半夜的打电话,有病???不知道扰人清梦会短寿?”

        “你这女人怎么回事?!”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听着有点怪,好像是捏着鼻子说话似的,后音特别重,似乎还带着拖鼻涕的声音,最关键的是,这声音听着有点那像那神经病。

        展小怜迷迷瞪瞪睁开眼睛瞄了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还真显示是青城的号,展小怜微微从被子里抬起头,往上爬了爬,直接说了句:“找哪位?”

        电话里的人吸了吸鼻涕,说:“别跟爷装不认识,爷就是找你的?!?br />
        展小怜一听这下确认真是燕回了,直接说了句:“打错了?!彼底?,展小怜咔嚓挂了电话,一骨碌坐起来,动作麻利的关机,然后躺下,继续睡。感冒了,活该!

        燕大爷感冒不是说笑话的,是真感冒了,十月份的天,往年那气温很稳定,爱漂亮的姑娘夏天的短裙还穿在身上,不过今年的十月份那是真的冷,十一的时候还好,可国庆完了以后突然降温了,燕回这倒霉催的,在人家客厅里当众扒衣,扒了就算了,还被晾了半天,那感冒是必然的。

        燕大爷其实不是经常生病的人,这人体质本来就好,再加上长期锻炼,想感冒都没办法,结果好了,往展小怜家溜一圈以后,感冒了,还挺严重的那种,头痛流鼻涕什么的,身上还一阵冷一阵热的,这八成是燕大爷从小到大生病最严重的一次,还是在成年以后。

        七八个医生围着燕回转,法子都想尽了,可一直高烧不退,燕大爷漂亮的小脸蛋被烧的通红,坐在病床上死活不睡觉,烧的迷迷瞪瞪,燕大爷挣扎着摆了个歪歪扭扭的poss,嚷着:“人死哪了?去!赶紧去!去把她爷喊过来!”

        燕大爷给的提示就是那个歪歪扭扭的动作,医生们想破了脑袋也没明白那是什么意思,然后燕大爷就飚了,站起来开始砸东西,砸完了继续摆那个poss,“去把她给爷找过来!”

        谁都不明白那姿势到底是什么意思,几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聚一块想,“这意思是不是瞳儿小姐的意思?”

        那个说是红莲的意思,还有说是雪姬的意思,猜了一圈,跟燕大爷上过床的女人挨个挨个通知到了,各路人马拼了命的往医院赶,结果这个头上被砸流血了那个脸蛋被毁容了,瞳儿人刚到门口就把燕回用吊水袋给砸了出来,红莲是被燕大爷的枕头砸出来的,雪姬还算聪明,直接没进去。最后,这帮人只好把雷震请过来了,雷老大跟着燕爷的时间长,他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雷震看着那几个白痴学着做出了的模样,想了想问了句:“爷之前特别关心过的那个奶糖厂现在怎么样?”

        雷震一说奶糖,那帮人立马想起来了,奶糖的logo貌似是个小肥妞,那小肥妞是个动画人物,不过作为品牌logo的时候有一个标准的动作,现在想想,貌似跟燕爷摆的那个姿势有点像啊,一只手掐腰,一只手举在头顶,两条腿还是岔开的。

        这下大家明白了,燕大爷他老人家就是要小肥妞侍候。

        雷震专门派了两个人去找展小怜,结果到了展小怜家恭恭敬敬的敲开门说明来意,人家父母说孩子刚给打了电话,说晚上不回家了,跟她哥哥在外头玩。派去的人傻眼了,怎么这样???燕爷都生病了,不麻麻利利的去侍候,竟然跑出去玩,像话吗?

        回去一回话,燕大爷再次把刚刚新搬进病房的东西再次砸了个稀巴烂:“赶紧那女人给爷弄来,不弄来爷就弄死你们!”

        燕大爷本来就不讲理,如今话都不说了别说讲理,燕大爷不说话的时候,那就完全不是人,正儿八经的禽兽不如。

        找不到展小怜,燕大爷又非要找小肥妞才睡觉,雷震被逼急了,直接吩咐下去:“去路上看看,那些长的肥的女的,先拉过来顶一下……”

        就雷震一句话,摆宴某条夜市街上长的胖的少女们集体卖杯具,一群身份不明的人在夜里十点钟左右在大街上抢人,专抢胖姑娘,行动敏捷组织严谨,看中了直接下手,拖上车车门一关一溜烟开跑了。

        被捉过来的少女们哭的跟什么的,抬头一看一起被抢过来的全是胖姑娘,这些胖姑娘被人单独分开,有专门人给她们梳头,每个人都辫了两村姑辫,脸蛋也按照奶糖logo上上的小姑娘似的画上了腮红,就连衣服也换了类似的,一眼看过去,集体的吨位超标的小肥妞。

        本来一个个哭哭啼啼的生怕被打被抢被强被轮的胖妞们被挨个带到某个高级VIP病房,一看到病床上躺着的病美男,顿时花痴病发作,眼睛里冒出来的全是红星星,就想来个半推半就顺水推舟的勾搭帅哥,勾搭不上,上前摸一把也行啊。

        燕回的脸上还带着两片红晕,本来就是足够惊艳的脸,因为脸蛋上那两片红晕显得更加动人心魄,伸手指着门口站着的一个胖姑娘,嘴里对着雷震骂道:“你给爷找的这些歪瓜裂枣什么意思?嫌爷吃的多给爷催吐是不是?你看着喜欢高兴是不是?行,今晚上这些全给爷送他床上去,明早爷验货,要是有一个完整的看爷怎么收拾你!”

        雷震的脸都扭曲了,“爷,再给一次机会,我亲自去找!”说完雷震被狼追似的逃出病房。

        看样子今晚上燕大爷是不打算睡了,想来想去,雷震觉得这不是回事,要是这样下去估计他们都被折腾死,关键是他们现在还是在摆宴。要是青城还好点,在摆宴这动静不能搞的太大啊。

        这要让蒋市长知道爷跑摆宴来闹事,蒋市长八成又要出来叽歪顺便告状了,雷震没去找小肥妞,这哪找去???难度系数太大,关键是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就是没找着,按照雷震查到的资料和推测,展小怜在“绝地”的可能性非常大,换个地方雷震就真的能杀过去了,可是在“绝地”,雷震没那个胆,那地方对于有钱人来说就是来去自如美如天堂,可对他们这种混事的来说就是龙潭虎穴,绝对的有去无回。要知道,那可是李晋扬的老巢,他会让他们这种人随便进吗?

        雷震为了不折腾这帮兄弟,也让燕大爷消停,最关键的是不让那帮胖姑娘被送他的床,决定偷偷让人给燕大爷吃一颗安眠药,要不然这一夜谁都别睡了。其实雷震最担心的,还是那事,燕爷要是真把那帮胖姑娘送他床上怎么办?雷震是觉得女人胖瘦不打紧,胖了瘦了都一样,可那不是一个胖姑娘,而是一打胖姑娘啊,打算要他的老命是不是?

        一个戴着口罩的女医生手里捧着一只托盘,托盘上铺了张白色的纸片,纸片上放了几颗药,“爷,这是医生嘱咐我让你吃的,吃完了休息一阵,明早上就能好一点?!?br />
        燕回阴着脸,眼睛盯着电视下面的按钮,电视爷没开,头也没抬的说了句:“雷震回来没有?让雷震来见爷!”

        女医生笑笑说:“雷先生去找展小姐了,说找到就回来,让我先侍候您吃药,这些要都是没有副作用的,爷不用担心什么?!彼底?,女医生盛放水喝药的托盘送到燕回面前,“爷,吃了吧?!?br />
        燕回冷着脸,生闷气,刚刚给那妞打电话,结果就说了两句话就挂了,燕大爷表示很不高兴,他都生病了,都生病了,死丫头,他当初就该狠狠心直接弄死,现在就这没这么多事。燕大爷的脸上就挂着“生气”两个字。也不知道生给谁看的,反正就是这个表情,谁都不理,就抱着胳膊坐在病床上不动。

        女医生泪流满面,她胳膊都举累了啊。

        雷震就站在外头呢,指望燕回把那药给吃了睡了就行,结果等半天都没看到那女医生出来,心里还想着别不是被燕爷给睡了吧?想想不太可能啊,都病成那样了,不要命才这个时候玩女人。

        雷震等啊等,又过了二十分钟,女医生还是没出来,雷震有点等不住了,抬脚往外走,然后给燕回打电话:“爷!”

        燕大爷接通电话,第一句话就是:“那妞什么时候过来?”

        雷震擦汗:“爷,展小怜不知道去哪了,一直找不到,我还在找……”

        燕回一听,伸手按了电话,对着面前的电视就砸了过去,扭头看到女医生还在,直接吼了一句:“滚出去!”

        “药……”女医生胆战心惊的说了一个字,燕回伸手,直接拿起托盘连水带药丸直接砸在女医生身上,女医生泪奔着跑了出去。

        燕大爷这一折腾,就折腾了大半夜,这就算了,还死活不吃药,雷震觉得这是自己最苦逼的一天,他怎么觉得燕大爷这一生病就完全没下限了?他撒了半天娇,关键人家没看到,他撒娇给谁看呢?

        燕回的感冒第二天也没见过,本来就严重,生病不吃药就算了,还折腾,高烧一夜也没退,还加重了,本来不咳嗽的,现在好了,把自己折腾的头疼发烧就算了,现在还咳嗽,据燕大爷自己描述,貌似还嗓子疼。雷震这下是真着急了。

        雷震其实知道,燕爷这不就是在跟边痕抗嘛,边痕不是伤的严重,那妞急成那样,凭什么人见人爱的燕大爷病了,那妞不来着急?他也要病,还要病的严重,最好要死了但是就是不死才好。

        对此,燕大爷表示十二分的无奈,他也不想想,展小怜待见他老人家嘛?

        要不是这人是他老板,雷震真想送他老人家两字:二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