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47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燕回的脸当时就扭曲了,瞬间一百到底,举着的胳膊抓着沙发靠背的边角,另一只手指着展小怜,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这女人……”

        展小怜鼓起小嘴,缩回手,看了看自己拿着的镊子,棉花球都被血给染红了,展小怜伸手仍在脚底下的垃圾桶里,嘴里理所当然的说了句:“我刚刚都说了有点疼?!?br />
        燕回一看展小怜换了个沾了酒精的棉花球又要按过来,就跟被电击似的一翻身,直接从沙发的一端跳到客厅中间,光着上身直接冲过去砸展爸展妈的房门,“老太婆,你给爷出来!那死肥妞谋杀亲夫!”

        展小怜扔下镊子抱着胳膊冷眼看着燕回,龙宴也跟看神经病似的站在展小怜卧室门口看着燕回,一会功夫以后,展妈拉开门走了出来。

        展小怜一看到展妈的脸就知道,展妈那就是暴走状态,这女人不管多大年纪,绝对不能戳她死穴,要不然就是自找的,更何况展妈这年纪正是怕人家说的时候?

        燕回一看展妈出来了,就指着自己身上的伤口跟展妈告状:“看爷这伤,那东西划的,这死妞还故意做坏事?!?br />
        展妈刚要问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就伤成这样了,结果燕回又说了:“老太婆,你是不是要管管?”

        展妈起伏着胸脯,要问的话直接咽了下去。

        展小怜斜着眼睛看燕回,把酒精和棉花球往桌子上重重一放,说:“我不弄了总行了吧?你觉得谁弄不疼你找谁弄?!?br />
        燕回指着展妈:“爷要她弄!”一般人的心里,这年纪大的人做事情肯定比小年轻的有经验,燕大爷就觉得展小怜弄的那么疼,就是因为她没经验,换她妈肯定就不疼了。

        展小怜眼睛看着天上跟展妈说了句:“妈,人家要你弄呢,喏,这是酒精这是棉花球,你来吧?!?br />
        展妈半眯着眼,扭头看了燕回一眼,指着沙发说:“哎呀,既然都指明要我出山了,我要是不动手的说不定人家家长说我这当长辈的没爱心,孩子都受伤了,都不闻不问?!?br />
        燕回示威似的往沙发上一坐,看着展小怜的目光都是居高临下的,满脸都写着“看吧看吧,你不弄你妈动手,你妈的经验比你足,肯定不疼”,展小怜看白痴似的看着他,这人笨蛋吧?得罪什么人都不能得罪对年龄敏感的女人,看她妈怎么收拾这混蛋。

        燕回那边对展小怜显摆,展小“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怜翻白眼,展妈就趁着这机会拿过棉花袋,直接从里面拿了一串“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棉花球出来,也没用镊子,可舍得倒酒精了,直接把那棉花球全给倒上酒精,对着燕回胳膊下的伤口一边擦过去嘴里还说了句:“这是消毒的,忍着点,很快就好?!彼底?,手里那串棉花球已经顺着燕回的伤口,从头到尾一擦到底。

        于是,门外头紧张守候的燕回那帮狗腿子们,突然听到他们举世无双的燕大爷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声:“擦……”

        一声以后,燕大爷的惨叫声突然消音,外头的人一窝蜂涌过去想把门给弄开,结果那是扇新装的防盗门,要是没专业工具,想弄开还是有点难度的,进不去。

        屋里面展妈因为燕回说脏话,伸手打了他脑袋一巴掌,嘴里训道:“这好好的孩子说什么脏话?从小老师就应该告诉过你不能说脏话,都长成小伙子了怎么说脏话?你说长的这么好看,出口成脏,人家听了会怎么说你?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这大人小孩,说脏话就不对,这点道理都不懂?”

        酒精碰到伤口疼也就一下子,那劲过去了就不疼了,展妈训燕回的时候正是燕回要死要活的时候,这劲头过去了,燕回总算能喘气了,他刚要伸手指着展妈让外头的人进来教训下这个老太婆,结果展妈手里拿着卷纱布理开,猛的抖了一下,说:“消过毒了阿姨给你包扎一下,你待会去医院医生肯定会给你上药的?!?br />
        燕回瞪着展妈,展妈看他那眼神觉得这孩子什么眼神?还打不得了是吧?伸手推了下他的额头,说:“阿姨都老太婆了,有什么好看的?胳膊抬起来!”

        燕回伸手摸了摸脑袋,阴着脸,又瞪了展妈一眼,然后动作委委屈屈的举起胳膊,透过展妈的肩膀看着展小怜,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展妈刚刚动手的时候展小怜差点就冲过来了,展小怜真心觉得她妈太牛了,这人是一般人吗?是那种能让她随便拍脑袋的人吗?正常情况下,在燕回面前,就算没人说他是什么人,人家爷不敢对着燕大爷动手动脚,主要是燕回身上有种生人勿进的气质,也可能是杀气太重,所以靠近燕回的人自然而然的就会往后退,别说动手打,站一块就压力特别大。

        展妈能下得了手,就跟完全漠视了这人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血腥气息似的,展小怜真是不佩服都不行。

        展小怜在展妈吃饭的时候打了燕回一下的时候,她是真的怕燕回当场发怒,燕回要是真怒了,那后果绝对不是闹着玩的,展小怜还没那么大自信能把因为伤及面子的炸毛燕回给顺平的本事,所以她当时是用一种豁出去的心态针对燕回的。这会展小怜也不敢走,她要是走了,谁知道燕回会不会随手拿起什么东西往展妈头上砸?他可能会因为她的关系不会对展爸展妈剁手跺脚,但是燕回把人砸伤砸晕这事还是完全做得出来的,谁能料到阴晴不定的燕回下一步究竟是打算干什么的?

        展小怜抿了抿嘴,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展妈那边招呼龙宴过来帮忙,要在身上缠几下,怎么着都男女授受不亲,展妈自己觉得没什么,这神经病小子在她眼里就跟孩子似的,可小怜是小姑娘,那得避讳一下,展妈就招呼龙宴过来,都是男人怕什么的,结果,燕回打死都不让龙宴近身:“爷不要这个变态!”他指着展小怜说:“爷要她!”

        展妈这个气的,“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呢?”

        燕回当没听到,指着展小怜坚持:“爷就要她!她要是敢说不同意爷就割了她的舌头!”

        展妈心里骂了一句,果然是脑子不好的,脑子不好这男人的本性还没改,还知道要漂亮小姑娘侍候,展妈可没惯着他,那是自己闺女,怎么可能让她动手?直接拿了胶布,在外面一层纱布四周贴了一圈,展妈站起来说:“好了,待会去医院重新换药去吧?!?br />
        燕回低头看了看,然后吸了两下鼻子,“啊啾”一声打了喷嚏,展妈“咦”了一声,嘴里说了句:“这不是感冒了吧?”提醒,“赶紧把衣服穿上,阿姨给你拿几颗药预防一下……”

        展妈说着,直接进卧室翻腾了。

        燕回抬头看着展小怜:“给爷拿毛巾,要干净的,舒服的?!?br />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燕回的胳膊就悬在半空,根本不放下来,展小怜知道了,这人洁癖,因为刚刚展妈给他缠布的时候估计有碰到,展小怜一肚子气,她妈身上有细菌???这德性,不过展小怜还是去拿了条毛巾出来,不是新的,粉红色的,上面的图案是颗大草莓,递过去的时候展小怜嘴里说了句:“我的洗脸毛巾,你要是嫌脏你就别擦?!?br />
        燕回一把拽过去,一脸嫌弃的在在身上擦了好几遍,然后伸手,直接把展妈刚刚给他贴上的纱布和胶布直接给撕了下来,往地上一扔,嘴里说了句:“最后一次,爷跟你说,那老太婆要是再敢碰爷一根头发,爷就剁了她?!?br />
        展小怜抱着胳膊看着他,直接说了句:“我妈就这样,你自己跑到我们家来遭作践怪谁?再说了,我妈这是喜欢你才这样对你的,别人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想我妈这样我妈还不愿意呢?;褂?,我妈哪老了?老太婆老太婆,我妈不打你我都要打你了,老太婆有我妈这么年轻吗?”

        燕回伸手摸了摸伤口里慢慢渗透出来的血,也没在意,而是伸手套上衣服,他看了眼那件被割坏的皮衣,拿过来,在手里掂了掂,嘴里说了句:“李晋扬是吧?爷就找李晋扬算账去?!?br />
        龙宴慢悠悠的从旁边转过脸,抱着胳膊,看着燕回嗤笑一声,“怎么,一件破衣服燕爷都舍不得扔?青城燕爷得混到什么地步才会这样做?这种货色的衣服,我们老板可从来不要的,燕爷,不是我说,做人得大方点,就像这衣服,破了就扔了,拿钱买新的,要是燕爷舍不得,我可以把我二哥穿不过来的送燕爷一件?!?br />
        燕回阴深深的看了龙宴一眼,“爷看你是嫌命长了?!?br />
        龙宴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了句:“怎么会?我可是打算长命百岁的?!?br />
        燕回站起来,手里抓住那件衣服,嘴里说了一句:“你给爷等着?!?br />
        龙宴抬起下巴,“随时恭候?!?br />
        燕回走了两步,回头看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展小怜,“过来?!?br />
        展小怜不动:“慢走不送?!?br />
        燕回转身看着展小怜,“信不信爷能现在就把这里砸了?”

        展小怜左脚踩右脚踩了两下,然后抬脚就要过去,龙宴伸手抓着她:“小怜,别理他……”

        展小怜伸手把龙宴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拉开,笑眯眯的看着龙宴说了句:“放心吧,我很快就回来?!?br />
        龙宴疑惑的看了展小怜一眼,又抬头看了眼燕回,然后后退一步,“五分钟以后你没上来,我下去找你?!?br />
        展小怜背对龙宴伸手做了个“OK”的手势,走到燕回面前,看着他淡淡的说了句:“走吧?!?br />
        燕回一把拉着展小怜的胳膊,大步往门口走,伸手拉开门,门口围着的那帮家伙一窝蜂闪开,燕回拉着展小怜径直进电梯,后面的人要跟进来,燕回抬起一脚直接把最先进来的人给踹了出去,伸手按上电梯门,展小怜刚打算背靠电梯歇一会,燕回突然伸手直接把她搂进了怀里,一边喘着气一边说了句:“爷也疼?!?br />
        展小怜嘴里干巴巴的说了句:“哦,那得赶紧去医院,不然真的会得破伤风?!?br />
        燕回伸手,猛的把展小怜推开,展小怜被他冷不丁一推,后退了好几步,要不是电梯空间小,不定就被推摔跤了,她微微皱起眉头,看着燕回怒气冲冲的问:“你有病???”

        燕回冷笑,“爷有伤?!倍倭硕?,他突然开口:“那个律师不是没死?你怎么就紧张他的伤了?爷的呢?你眼瞎了是不是?”

        展小怜垂着眼眸,抿着嘴不吭声,燕回继续冷笑:“你当爷是傻子?这是刀划上去的,不是画上去的,爷在你心里,那就是活该是不是?”燕回上前一步,伸手捏着展小怜的下巴,强迫她抬起:“爷就不信了,这么长时间,就是爷一个人不得劲了……”

        展小怜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后慢吞吞的垂了下去。

        燕回晃了下她的下巴:“说话!”

        展小怜垂着眼眸,下巴被燕回抬的高高的,可她那眼始终是垂下的。

        “你就是仗着爷现在不会怎么着你就跟有恃无恐了是不是?你也知道爷是看你的份上没怎么着你妈,要不然她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你要怎么着爷都顺着你,你说什么爷都听,你就是耍着爷玩是不是?”燕回咬牙,“展小怜,你他妈识好歹行不行?”

        展小怜沉默的看着地面一言不发。

        燕回捏着她的下巴,开口:“爷要是得不到,爷宁肯毁了。展小怜,你给爷听好了,爷饶不了边痕,你等着看爷怎么收拾他?!?br />
        电梯下停到一楼,楼下等着的人还没靠近,就被电梯口候着的人给推开了:“电梯坏了,爬楼梯去!”

        展小怜始终抿着嘴不吭声,燕回走近一步,另一只手直接卡在展小怜的后劲位置,两只手往一块一拢,说:“还有你这贱人,爷要是玩不了你,爷就弄死你!”

        说完,燕回猛的松手一推,展小怜跟着往后退了好几步,背靠在电梯内壁站稳。

        燕回阴着脸,松开展小怜以后抬脚对着电梯门踹了一脚,“人呢?开门!”

        电梯门一开,燕回捞起地上的衣服走了出去,走到门口,伸手把那件衣服扔在拐角处的垃圾堆里,弯腰进了一辆停在楼梯门口的车里,车启动,疾驰而去。

        展小怜一个人站在电梯里站了好一会,电梯门开开合合了好几回,她呼出一口气,然后站直身体,伸手按了楼层和开关,回家。

        龙宴正打算开门出来看看,展小怜刚好出电梯,龙宴看着展小怜的表情,“小怜,怎么了?”

        展小怜抬头,对龙宴笑了下,嘴里说了句:“没什么事……嗯,突然觉得累?!?br />
        龙宴当时没说话,两人进屋,桌子上放着一杯水喝药丸,展妈正拿湿抹布弯腰擦沙发,一边擦嘴里一边念叨:“这好好的怎么伤成那样了,伤口看着挺吓人的,这孩子,果然是脑子不正?!碧矫诺亩蔡罚骸叭俗吡??”

        展小怜点点头:“嗯,走了?!?br />
        展妈一边端着盆往卫生间走,嘴里一边说:“总算走了,这以后千万别来了,来一次我这就得成老太婆,就没见过这样的,我走路上有几个人会说我是老太婆???真是?!?br />
        展小怜没说话,去自己卧室拿了包和钥匙,跟展妈说了声:“妈,我跟我三哥出去转转了,你们在家里,要是有人敲门什么的,先看看是什么人再开门?!?br />
        展妈从卫生间笑着探头:“小怜,你还当你是小兔子妈妈我跟你爸是小兔子?”

        展小怜对着展妈龇牙笑,“那我走了哈,对了妈,我爸没事吧?”

        展妈摇摇头:“没事,就是有点高了,早睡了。我就不去吵他了,你早点回来,别太晚了?!?br />
        龙宴对着展妈说了句:“放心吧,我会送小怜回来的?!?br />
        展妈应了声,又说了句:“龙宴开车小心点,别迷路了,分不清方向了让小怜认路……”

        龙宴跟在展小怜身后,默默的关门走了。

        车开往“绝地”方向,展小怜坐在副驾驶座上手托腮看着窗外,一言不发,龙宴瞟了她好几眼,然后说了句:“小怜,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展小怜没没反应,确切的说是没听到,龙宴提高声音喊了声:“小怜?”顿了顿,又喊:“小怜!”

        展小怜猛的醒神,她扭头看着龙宴:“三哥,怎么了?”

        龙宴重复问:“小怜是不是有什么烦恼?跟三哥说说,三哥帮你参谋参谋?!?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