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41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在酒店房间里被关了一个上午加中午,她被关屋子里,就穿了一件厚厚的棉睡衣,酒店电话是内线的,打过去永远是总台,往燕回要手机,这人就跟没听到似的,尽扯些有的没的。最后展小怜干脆不说话了,她当哑巴总行了吧?

        可是在燕大爷面前,哑巴也不是那么好当的,燕回就跟个神经病似的在旁边叽歪,死活要展小怜跟他说话,展小怜开口要手机或者是要回家,燕回就问是不是和好了,这戏码重复了能有十几次,展小怜都累了。

        虽然没明着说,可现在这情形就是跟被囚禁了一“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样,一个人没有出入的自由,不是被囚禁了是什么呀?

        酒店套房里,展小怜正百无聊赖的靠着床头坐在床上,一条腿悬空在床沿下,一只腿放在被窝里,手里拿着一台游戏机,慢吞吞的按着按键玩游戏,燕回就挨在她旁边,跟着她一起靠着床沿坐在,一手搂着展小怜的腰,一手掰着游戏机的一边往自己那边扭,展小怜自己拿在手里的话,肯定是故意把游戏机往另一边斜的。

        眼看着一只绿色的小怪兽突破防线,朝着胡萝卜一颠一颠的冲去,燕回在旁边叽歪:“萝卜!萝卜!要被咬了……”

        展小怜慢吞吞的扭头,轻描淡写的看了燕回一眼,燕回觉察到展小怜看他,抬头,然后摊摊手说:“爷是好心。你看,被咬了吧?”

        展小怜理都没理他,低头,按键都不按了,可怜的胡萝卜就这样眼睁睁的被小怪物接二连三的咬,一会功夫就被吃掉了,游戏结束。展小怜看着手里的游戏机,半响,把游戏机往燕回面前一递,游戏机上面是萝卜灰色的墓碑,她说:“燕回,你要的最终结果,也是这样的吧?”

        燕回伸手拿过游戏机,看着上面的画面,问:“什么意思?”

        展小怜把游戏机又拿回来,手指在上面点点,重新开启一个关卡,一边安置炮台打怪物一边说:“你要我不停的想办法布局,安排这些打怪工具,保卫住每一个金萝卜,同时,你又想让我最终拜给怪物,让我知道我总是会败的。你享受我费尽心思抗争的过程,又希望我最终臣服?!闭剐×屯房醋庞蜗坊?,手指灵活的在屏幕上按动,嘴里说道:“燕回,我能不能问一句,如果最终的结果是我守卫了每一个金萝卜,你打算怎么办?如果最终的结果是我败给了怪物,萝卜没了,你又打算怎么办?”

        燕回的眼睛开始一直盯着游戏机,展小怜说完这些话,他抬头看着她,展小怜也抬头回视,继续说:“燕回,你能告诉我一个结果吗?”

        燕回微微抬起下巴,看着展小怜的眼睛,突然邪笑了下:“结果?”他若无其事的低头,把展小怜手里的游戏机往自己面前掰了掰,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保卫了金萝卜,爷奖励给妞,要是败了,妞奖励给爷,多好?!?br />
        展小怜低低的嗤笑一声,说:“要是这是爷的回答,那我得跟爷说一声,这游戏对我来说太无趣,我不玩?!彼底?,展小怜暂停游戏,直接按了返回,然后退出,把游戏机送到了燕回手里。

        燕回皱了眉,他伸手,直接把展小怜的脸扭过来对着自己:“妞,你能不能别整天跟爷说扭呢?爷听不懂,什么都听不懂!”

        展小怜抿了抿唇,把两条腿缩回来,胳膊抱着膝盖,把下巴搁在膝盖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被罩上的花纹,说:“所以我们才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br />
        燕回伸手把展小怜拉起来:“少跟爷说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爷说是一样就是一样!”说着,把游戏机往展小怜手里强行一塞,说:“继续玩!”

        展小怜看了他一眼,理都没理,重新抱着膝盖不说话,燕回手里的游戏机就这样悬在半空,然后闷不吭声的自己又缩回来,一边按着屏幕一边怒气冲冲的说:“你不玩爷玩!”

        展小怜头都没抬一下,继续抱着膝盖发呆,燕回在旁边玩游戏,玩了一会,游戏结束,哀乐响起,燕回伸手把游戏机在床上敲了敲,嘴里说了句:“这什么破游戏机?”

        敲完,燕回继续拿起来玩,好一会以后,展小怜再次听到哀乐响起,燕回当时就怒了,抬起拿起游戏机,对着床对面的那面墙直接砸了过去,“咚”一声,游戏机摔在墙上,游戏机的零部件顿时四分五裂四处反弹,其中一块直接对着展小怜的头顶飞过来,燕回一伸手,直接把展小怜拉到了自己怀里,反弹回来的零部件直接擦过展小怜的胳膊打在床头的靠背上,沉闷的撞击后,一截小号电池直接掉在枕头和床靠背的空隙里。

        燕回是突然把她拉过来的,展小怜被吓了一跳,从燕回怀里抬头对着他就喷:“自己笨你怪什么游戏机?不会玩就别玩,不会玩还给自己找罪受,这不自找的?伤人伤己,何必呢?”

        燕回阴着脸,瞪着展小怜,冷不丁抬手直接捏着她的下巴,低头凶狠的啃了过去:“爷就高兴玩!爷就高兴……”

        展小怜被他按着,扑腾了几下,直接被燕回抓着了手腕。

        展小怜有种自己总有天会被他逼死的感觉,他什么都听得懂,什么都知道,就是装死,这有什么意思???要说展小怜现在的心态,她看着燕回的时候,还就真比看一普通人强不了多少,一个她这样熟悉这样了解对她来说没什么新鲜感的男人,她能有什么心态?燕回现在就是抓个人在她面前开肠破肚,展小怜觉得自己都能淡定自如,这就是燕回的生活常态,他要是哪天转性成上班族技术男,她会觉得这人疯了。

        这就等于,一个人吃惯了世上最顶级的燕窝鱼翅山珍海味,再多的燕窝鱼翅山珍海味对这个人来说都是最平常的。展小怜对燕回的感觉,就是她是吃东西的人,而燕回就是这些顶级食物。

        燕回现在就跟间接性发疯似的,不顺心就这样来折腾一回,展小怜心里就想了,这人是不是吃了不少药?要不然怎么就能随时随地发情呢?燕回在她身上折腾,展小怜就咬他脖子咬他肩膀,反正能逮到的东西展小怜就恶狠狠的咬过去,这可是真咬,咬住了就不松口,咬的燕回肩膀鲜血淋漓的。

        燕回折腾的时候正兴奋呢,可没觉得有多疼,展小怜越咬的厉害他就疯的越厉害,结果他越疯展小怜咬的就越厉害,这两人相互之间折腾的死去活来。完了以后就跟离水的鱼似的,叠在一起各自喘气,直到喘息平静。

        等两人这样折腾完了,燕回看着自己肩膀上一口一口往外冒血珠的牙印,怒道:“你这女人是狗是不是?你还还真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咬了?”

        展小怜抱着被子冷眼看着,冷哼:“你还当我开玩笑是不是?当心,不定我牙齿带毒,去打一针呗?!?br />
        燕回伸手拿过床头的抽纸往自己的肩膀上擦,“你给爷闭嘴!”

        展小怜扭头看向一边,身上也没多少力气,靠着床头发呆。燕回擦完肩膀上的血,也不管还在继续往外冒血珠,光着上身就往展小怜身上靠,“妞,你打算这样跟爷耗几天?”

        展小怜头也没抬的说了句:“我今天要是出不去,你明天看到的就是我的尸体?!?br />
        燕回腻腻歪歪往她身上贴:“跟爷和好,爷就顺着你,你要什么都行?!?br />
        展小怜直接说了句:“我该说的跟爷都说了,爷要是没听懂,我也懒的再说了,爷自便?!?br />
        燕大爷才不管,“跟爷和好爷就让人送你回家?!?br />
        展小怜动都没动:“我不回家,我还得去找边痕……”提到边痕,展小怜的眼圈一红,嘟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燕回的脸都变了,伸手抓起展小怜的头发,把她的脸往自己面前送了送,咬着牙问:“你还敢提他?”

        展小怜突然伸手对着燕回的呼啦一下抓了过去,直接在燕回的脸上抓了三道抓痕,小狮子似的跳起来吼:“我怎么不敢提?他是我名正言顺的男朋友,我们都说好明天去见我爸我妈了,怎么不能提?我跟你说,我今天还一定得出去,一定得找到边痕,他就算真被人给阉了,我也跟他结婚!你是谁?你对我来说又算什么?你特玛的你就是个混蛋畜生,你睡我你睡的理直气壮的是不是?你毁我还不够你还毁了无辜的人……”

        燕回没碰脸上的抓痕,而是盯着展小怜的脸,目光阴冷,盯着她就没移开眼,半响,突然邪笑一声:“哈?!”他松开抓着展小怜头发的手,吹掉手上的一根头发,说:“见家长?啧啧啧,怎么不早说呢?这么重要的是,爷要是破坏了,真是罪过了?!?br />
        燕回说着,伸手拿过边上放着的睡袍,直接往身上一穿,从床上下去,摇摇摆摆往门边走,一边走一边说:“爷想明白了,见家长这么重要的事爷就不破坏了,待会爷让人给妞送衣服,妞自己回家,爷现在没心情送妞?!?br />
        展小怜瞪大眼睛看着燕回走出房间,“哈?!”

        不多时,还真有人把展小怜的衣服送进来,还是被清洗烘干的,展小怜穿上以后,试着往门外走,结果畅通无阻一路走了出来,展小怜心里有点不安,她刚刚是骂他了吧?怎么骂了一顿反倒把她给放了?展小怜直觉那东西绝对不会做好事的,只是她现在一心想出来,根本顾不上更多的事,一拿到手机,展小怜就开始拨打边痕的手机,结果持续的占线中,她刚刚脱离魔窟的欣慰瞬间被冲击的无影无踪,边痕到底怎么了?

        ------题外话------

        催更妞集体剁手三千遍啊三千遍。

        另,明天月票增加到100,万更,木万更不是爷的错,是爷愿望“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木实现,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