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38章 晚安小怜

    第238章 晚安小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国庆过后,各大高校单位全部忙活起来,学生忙着回学校,上班族忙着上班,展小怜也得恢复去公司的时候,只不过穆曦传媒如今是展小怜最大,没人管到她,就连去公司打卡展小怜都不用打的,迟到早退的,谁敢说老板一个不是?

        话说回来,展小怜真不是善茬,单位新人里头有个个性特别横的男的,整天蹦蹦哒哒觉得自己了不起,人是人事部招进来的,刚来几天还行,三天以后就原形毕露。这就觉得吧,看看这么大个公司,都觉得不是展小怜那样一小姑娘能撑得起来的,又在外面听人说展小怜可能家里有钱,结果就专门勾搭展小怜。

        展小怜当时就觉得这人吃屎长的,第二天这货就没在展小怜面前出现过,后来公司的人听人家说,那家伙前一天晚上下班回家的路上摔了一脚,不偏不倚摔一泡狗屎上了,那是真正的狗啃屎,然后骨头不知怎么的也摔断了,反正挺悲催,当时和公司也没签合同,哭都没地方哭,几天没去就被开除了。再后来就有人在外头私底下传,说那二百五肯定是被展小姐那位男朋友整的,要不然怎么别人没这么倒霉,就他倒霉了?

        这事还真是冤枉边痕了,边痕哪有那傲来国时间管这些阿猫阿狗?这就是展小怜自己直接去“绝地”的保全部请了两个人干的,弄那么个二百五整天在眼前蹦跶,展小怜哪是无比的郁闷,要是好好给开了人家还说她小气,为了显示自己不小气,展小怜就直接让人制造了个意外,让那货哭都没地方哭去。

        做了这坏事,展小怜还跑去个边痕说呢,边痕能说什么啊,那种人换他也让人治治,谁让他不长眼调戏的是自己女朋友?夸肯定是不能夸,夸了就等于是助长了这小丫头的嚣张气焰,谁教她这下歪门邪道的?这种事就该让男人来做。边痕听展小怜说完,直接把她训了一顿,感觉真跟展爸的,展小怜特别无辜,“这不是你忙嘛……”然后自动消音,还是住嘴的好,省的为个脏东西让两人吵架。

        展小怜就是这点好,她是想被蹦跶反驳,不过她也看情况,觉得不对劲了就不说了,常人说的识时务者,就是展小怜这号的。

        边痕跟展爸展妈约好登门的时间,展小怜嘴上说不紧张,不过这心里头肯定还是很紧张的,她老怕展爸展妈对边痕不满意,偏偏她现在对边痕很满意,哪里都满意,最关键的是,还是她喜欢的。

        国庆过后,因为一周的积压,边痕的工作突然就忙了起来,没办法,“绝地”的律师团抵得上一个事务所,可“绝地”的摊子也大啊,真有案子出来,为了保证案子的顺利,都会安排两个以上的人跟进,如果是大案子,那队伍就更大了,边痕是这帮人的头目,即便不用他干什么,有些事他还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是要过问,李晋扬不会跳过边痕问下面的人,边痕自然要知道每件事的来龙去脉和处理结果,李晋扬问起,他才知道怎么回答。

        边痕一忙,陪展小怜的时间自然就少,这个真没办法,他不是故意的,幸好展小怜不是那种特别黏男朋友的人,人在旁边了,她能黏死个人,人要是不在旁边,她绝对不会跟游戏小姑娘似的闹的要死要活闹分手,没有见面机会就要制造见面机会嘛,再说了,这不是给了她一个证明自己是贤妻良母的机会?

        边痕在公司忙活,展小怜就自己提前下班,一溜烟跑去菜市场,根据自己知道的买菜搭配,芹菜要跟什么抄,水果沙拉要放哪些水果才是边痕都喜欢的,她这真是用心,买菜的时候还得想边痕家里那个厨房有哪些东西支持她买的这些菜。

        提了一大兜菜去边痕的住所,带了钥匙直接拿过去开门,然后洗菜洗锅,所有素材准备好后就开始动手做。

        第一天晚上边痕回去的时候真是被吓了一跳,桌子上放了两个炒菜一份水果沙拉一只爱心形状的煎鸡蛋和夹了熏肉生菜黄瓜胡萝卜的面包三明治。展小怜趴在沙发靠背上,笑眯眯的看着边痕问:“边痕,你这下相信我是贤妻良母了吧?”

        边痕忙了三个晚上,展小怜就当了三天贤妻良母,她是真没觉得烦,觉得特别高兴,巴不得每天都能给边痕一个惊喜。边痕虽然忙,不过他去福利院那真是雷打不动,天大的事发生了,福利院那边都是照去不误,展小怜现在就是被他带出来了,他去了,展小怜就跟着去,现在展小怜都能单独给那帮小家伙代课了。

        跟边痕谈恋爱的这段时间里,展小怜每天除了高兴就是逗边痕高兴,边痕是个没有大喜大悲的人,任何时候都是那一个表情,要是非要说过不一样的,估计就是展小怜说小黄话和在床上的时候了,因为兴奋总会有点和平时不一样的表情,甚至会说些有点冷的情话。两人在一块的感觉让两人都觉得温馨,轰轰烈烈肯定谈不上,边痕的性格烈不起来。

        边痕是冰,展小怜是火,碰到一块,那是温水,永远不会冷,同样的,永远不会沸腾。

        最近一阵,边痕每次送展小怜到她家楼下,展小怜都要在车上磨叽一会,其实就是跟边痕在腻歪,有一次展妈在阳台收衣服,看到那辆车就停了能有二十分都没走,展小怜回家就挨展妈一顿批,说影响不好。展小怜差点吐血了,自己跟边痕是男女朋友,怎么就不能亲热了呢。不过这话展小怜肯定不敢跟展妈讲,她要是说了,不定展妈就要联合展爸限制她认识自由了。

        展小怜在摆宴谈朋友这事,展爸展妈都没跟人说,确切的说,是没跟湘江那边的人说,只要是他们还不确定边痕人怎么样,展爸展妈的想法很简单,对方人品要好,车房什么的可以没有,但是人要上进,要努力,最重要的是小怜要是真嫁了不能受罪。其实这些是天下父母对孩子最简单的愿望,只要孩子好,父母就高兴。

        展爸展妈也有点紧张,他们是紧张万一谈的这个精英条件不错,但是人不行怎么办?或者说,他们没看上这人,但是小怜死活要嫁怎么办?这事不是没发生过,展爸展妈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多少情侣分手就是因为父母的关系?又有多少情侣因为父母的反对自杀或者私奔?这事本来就真实存在的。

        周四晚上,展小怜从边痕房子里出来,边痕锁上门,展小怜等他下台阶伸手拉住他的手,两人手牵手往车库走,一边走一边说话。展小怜晃着两人牵着的手,蹦蹦跳跳的走路,嘴里还说话呢:“边痕,要是到时候我爸我妈不同意我们俩在一块怎么办?”

        边痕拉着她的手往自己嘴边送,低头亲了一下,说:“不会,我会让他们喜欢我,我也会让我爷爷我父亲喜欢你。你放心好了?!?br />
        展小怜笑嘻嘻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蹦到边痕面前,踮起脚尖伸手搂住边痕的脖子,狠狠的亲上边痕的嘴:“我就知道你最棒了?!?br />
        边痕的胳膊搂上她的腰,两人靠在车头亲了好一会,不知道哪里突然传来一声撞击声,两人同时抬头,展小怜眨了眨眼睛,“什么声音?”

        边痕伸手摸摸她的脸,“估计谁关车后盖的声音太响了。上车,我送你回去?!?br />
        展小怜再次亲了他一下,然后主动拉开车门坐进去,等边痕坐上车,展小怜正低头系安全带,“待会你回家要小心点?!?br />
        边痕点点头:“放心吧,我这么大人你还担心什么?”

        车驶出车库,边痕打着方向盘开上大路,在路上行了能有五六分钟这样,他先看了下旁边的后视镜,跟着又伸手正了下后视镜,展小怜好奇的问了句:“怎么了?”

        边痕摇摇头:“没怎么,没事?!?br />
        展小怜在驾驶座上坐了一会,突然一下从副驾驶的位置上歪头,透过驾驶座和副驾驶的缝隙往后看去,嘴里说了句:“是不是有人跟着我们?”

        车速很稳定,边痕点点头:“没事,我待会送你回去,你到了家里关好门窗,别出来知不知道?”

        展小怜的心跳明显加速了一发,“那你呢?”

        边痕扭头看了展小怜一眼,说:“我是男人,不会有事的?!?br />
        展小怜什么话没说,伸手掏出手机,不等边痕开口说话,直接给方清闲打电话:“方总经理,方大叔,是我呀?!?br />
        方清闲的床上正躺着个风骚少妇对他搔首弄姿挤眉弄眼,他本人正从卫生间走出来,刚洗完澡,准备跟新情人一夜春宵呢,接到展小怜的电话还他愣了下,然后接通放到耳边:“小怜,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是想我了吗?”

        展小怜扭头看了眼边痕,还没来得及说话,边痕伸手拿过展小怜的电话,放到自己耳边直接说道:“摆宴的车牌,黑色,有三辆车,一辆小面包,估计能有十八九个人。这些人是冲我来的,估计是最近哪件案子触了某人的逆鳞?!?br />
        方清闲从鼻孔里“嗯”了一声,在展小怜打过来这个电话之前,他就接到了消息,在边痕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已经全部布了人下去,只是这些,他不会对边痕说,这是李晋扬的命令。方清闲对着电话开口:“你开着车,先送小怜回家,然后沿着大路往回开,我会让人接你,别减速,这些人应该是测你回家的线路和速度……”

        展小怜在旁边听到了方清闲的说,下意识的说了句:“测线路和速度怎么可能要找十几个人?……”顶多一个开车一个计时的就行,哪里需要这么的多?这明摆着想干点坏事。

        “知道?!北吆凵焓止瘟说缁?,把手机递给展小怜:“别什么都逞能,这是男人的事。贤妻良母是你这样当的?”

        展小怜手托腮,偏着头看向车窗外,边痕的话让她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后垂头丧气的说:“知道了?!彼低?,她直起腰,往后又看了一眼,转回头,手托腮,继续看着窗外不吭声。

        边痕见身边没动静,伸手推推展小怜的胳膊,“小怜?生气了?”

        展小怜对着他挤出笑容,摇摇头:“你是为我好,我怎么会生气?”

        边痕默了默,突然说了句:“对不起?!?br />
        展小怜愣了下:“哎?”

        边痕看向展小怜,对她笑了下,笑容很淡,低声说:“我不该这样凶你,以后不会?!?br />
        展小怜低下头,手一下一下的抠着手里的包带,嘴里说道:“跟你没关系?!彼低?,她再次回头看向那辆车,跟着又缓缓的坐回原位,眼睛看着路边疾驰而过的路灯,说:“是我的问题……”

        展小怜的手背一凉,她睁开眼,突然发现自己泪眼朦胧,紧紧抓着包带的手背上滴着一滴晶莹的泪滴,她眨了下睫毛,泪珠接二连三的掉落,她伸出另一手想盖住手背上的泪水,却让另一手也被眼泪打湿。她无声的落泪,却在一声没有压抑的抽噎后暴露。

        边痕猛的扭头看着展小怜,“小怜?你怎么了?”

        车径直驶进展小怜住着的摆大老师家属区,边痕急忙把车停在楼下,伸手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小怜?”

        展小怜满脸泪水的抬头看着边痕,哭着断断续续的说:“是……是燕回……是燕回……”

        边痕伸手解开她身上系着的安全带,然后摸着她脸上的眼泪,点头说:“好,我知道是燕回。有话我们好好说好吗?别哭……”

        展小怜重复道:“是燕回,肯定是燕回……他就是想逼死我,他就是见不得我好……”

        边痕伸手,把展小怜拉到自己怀里,伸手一下一下顺在她的后背上,安抚道:“好,我明白,是燕回的人在跟着我们,不用怕,什么都不用怕,有我在?!?br />
        展小怜在边痕怀里拼命摇头:“他会弄死你,他肯定会弄死你……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的……”展小怜趴在边痕怀里放声大哭,“他们是我招来的,燕回就是想逼死我,他就是想逼死我……”展小怜断断续续的说着,她还没有见到那些人,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谁,可是当她发现有人跟踪他们的时候,她第一个直接就是那些人是燕回派来的。

        这个时候展小怜才意识到自己享受到的安宁和平静不过是片刻的,不过是她生活中一个梦幻般的小插曲,这个虚无的气泡,在燕回的指下,轻轻一戳,成了泡影。

        燕回,对如今的展小怜来说,那是晴天里一个惊天动地的霹雳,打破了她所有赌未来的畅想。她努力要当的贤妻良母,她努力争取来的温柔大叔,她挖了好大一个坑好不容易逮住的猎物,在燕回的阴影下,这些都成了笑话。

        展小怜真的在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这样的哭法在展小怜这么多年的生活中太少见,可以说仅有一次。为什么美好的东西都经不起折腾,明明她已经很努力的开始了新生活,明明她已经当一个崭新的展小怜,为什么一眨眼就要被打回原形?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展小怜哭着说:“我应该早点跟你说,我应该很早就说……可是我害怕,我怕我说了以后你会嫌弃我,我怕你嫌弃我脏……”

        边痕一下一下的抚摸着展小怜的头,声音冷静而清冷的说:“怎么会?小怜是个好姑娘,我知道。所以没事,真的没事,我能应付,你别害怕,什么事都不用担心,我回家以后还会给你打电话,好吗?小怜,小怜我们说好了你当我的贤妻良母的,不会有事的,我保证,方清闲不是已经知道了?他已经调了人过来,所以别怕?!?br />
        展小怜紧紧的抱着边痕的腰,把脑袋埋在他的胸前,泪水打湿了边痕胸前的衣襟,她剧烈的抽噎,说不出一句话来,边痕静静的抱着她,直到她慢慢恢复平静。

        良久,展小怜从边痕的怀里抬头,除了眼睛红肿声音沙哑,她的脸上眼睛里看不出半分的恐惧和害怕,她看着边痕,声音沙哑却冷静的说:“边痕,我们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现在上去见见我父母吧,见过了,他们同意了,我们在最短的时间内结婚?!?br />
        边痕伸手摸着她的脸:“小怜,别犯傻也别义气用事,我们说好的,这周六就见面,不急在这一时是不是?好了,把眼泪擦干,别让你爸妈看出来你刚刚哭的像个小可怜?!?br />
        展小怜还是看着边痕,说:“我说真的,你今晚上就住我们家,别回去,我跟我爸妈说,保证可以,好不好?”

        边痕表情有点无奈的看着她,“不好,别乱想,交给我了,早上上去休息,明天记得陪我买东西,第一次登门不能空着手,我还要你帮我参谋参谋买什么呢?!北吆矍崆嵬仆扑骸吧先グ?,不然回去你妈妈又要训你?!?br />
        展小怜伸手抹了下眼泪,又说了一遍:“我们现在上去吧,求你了?!?br />
        边痕伸手帮她擦眼泪,“小怜,听话,贤妻良母的首则就是不能违逆丈夫的话,知道吗?”

        展小怜抿了抿唇,低着头,抽噎了一下,伸手推开车门,顿了下,她又缩回脚,看着边痕,说:“边痕,我们说好了,周六的时候一定要来我们家见我父母?!?br />
        边痕点了下头:“嗯,说好了。这个周六,我一定来见你父母?!?br />
        展小怜伸手抹了把眼泪,帮边痕关上车门,走上台阶,在台阶上透过车玻璃看着边痕,边痕本来已经系上保险带,坐在车里看着她红通通的兔子眼,伸手解开保险带,打开车门下车,走到展小怜身边,伸手把她有点乱的头发往耳后刮了刮,看着她说:“小怜,我爱你,乖乖等着做我的贤妻良母?!?br />
        “嗯……”眼泪重新蓄满在眼眶,随着展小怜拼命点头的动作沿着她的脸颊往下滚落。

        边痕擦了擦她脸上的眼泪:“又哭,哭了可不好看,我不喜欢爱哭的老婆?!?br />
        展小怜赶紧伸手擦去脸上的眼泪,一边抽噎一边说:“我没哭……”

        边痕低头,把额头碰着她的额头,点点撞了撞,说:“晚安小怜,明天见?!?br />
        展小怜仰头亲他的嘴,嘴里轻轻回了句:“晚安,明天见……”

        边痕回到车上,对展小怜摆摆手,亮了亮灯,倒车,然后开出小区。

        展小怜站在台阶上,直到边痕的车开出小区没了动静,她才慢慢的转身上楼。在家门口站了一会,抬头看了下004门牌,按了按嘭嘭跳的心脏,然后慢慢的吐出一口气,嘴里说了句:“没事,肯定会没事的,我回家,上床,等边痕的电话,就这样……”

        掏钥匙开门,展小怜推门进去,看到展爸展妈正在客厅看电视,她含着泪带着笑对展爸展妈打招呼:“爸,妈,我回来了!”

        边痕的车开出小区,他伸手掏出耳麦挂在耳上,按通方清闲的电话:“我出来了。正在大路,后面的车已经跟了过来,还是那三辆车?!倍倭硕?,边痕又说道:“帮个忙,找几个人看着下小怜,我怕她担心了重新跑出来,刚刚她情绪很激动?!?br />
        方清闲坐在沙发上,身边那个风骚少妇的手正在他身上乱摸,方清闲完全一副坐怀不乱的模样,大腿翘着二郎腿,悠然自得的说:“你先顾着你自己再说,小怜那边我会上心的。对了,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跟着你?”

        边痕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因为小怜?”

        方清闲挑眉:“什么时候知道的?”

        边痕还是沉默了一下才开口:“刚刚?!?br />
        “后悔了?”方清闲一副幸灾乐祸的口吻问:“那妞可是跟燕回正面对抗过,现在知道惹上麻烦了?”

        边痕勾了勾唇角,冷清的说了句:“怎么会?我喜欢的就是她超越常人的智慧和面对凡事的大无畏。Fang,帮我护着她,我答应她当我妻子,所以,请你护着她点?!?br />
        方清闲举着电话的手顿了下,“你还玩真的?”

        “我本来就是认真的?!北吆劾渚驳乃盗司洌骸癋ang,你了解以后就会发现,小怜这样的女孩不适合玩,你会不由自主被她吸引,她会千万个点子吸引你有所有的注意力。虚假对她来说是亵渎?!?br />
        方清闲直接笑出声:“边痕,这话可严重了。小怜聪明可爱这我承认,不过她让你这么神魂颠倒的倒是让我喷了一桶血?!?br />
        边痕没有任何反驳的话,而是直接说了句:“这个路段路灯有点暗,路上车辆在减少,对方车在加速?!?br />
        方清闲依旧淡定的说了句:“派过去的车应该就在附近,现在千万别让他们截停,还不是时候?!?br />
        边痕踩下油门,车加速前进,他一加速,对方的车也在加速,电话里方清闲还在跟他聊天:“不是我说小怜的坏话,这个女孩说不定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也不想想,她能把燕回耍的团团转,你觉得她简单?照我看,不定你都是她利用的工具?!?br />
        边痕看了眼后视镜,继续加速,嘴里说道:“别说的这么难听。我说过,小怜的身上有着大无畏的精神,这是大多人都不具备的,燕回那样的,如果被她耍的团团转,那只能说明有两个可能,一是燕回是个蠢货,二是燕回愿意。否则,就不会有小怜发挥的余地。如果我是他捕获利用的工具,那也只能说明有两个可能,一是我是蠢货,二是我本人愿意。你觉得是哪个?”

        方清闲擦汗:“哎哎,我算怕你了还不行?你们家小怜是世上最好的姑娘,又温柔又美丽又聪明,是世界级女神,行了吧?”

        边痕低笑:“这倒没有,这点我得承认,那是只没有驯化的小狮子,还不列在方总经理喜欢的那类女神里?!?br />
        方清闲嫌弃的说:“放心,就算是你们结了婚,我对她那种的也没胃口?!狈角逑锌讼?,伸手拿起另一部正在响的手机,对边痕快速的说了句:“稍等,不用挂电话,我接叶留城电话?!?br />
        边痕应了声,叶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留城是保全部的保安部长,应该是有什么最新的消息过来。

        不多时,方清闲对边痕开口:“派去的车刚刚出了点意外,已经解决,会晚一两分钟,这几分钟内你想办法脱身……”

        边痕嘴里答应,伸手摘下耳麦,回头看了眼已经其中一辆面包车已经追到了后车窗的位置,边痕脚下油门一踩到底,再次拉开距离,过了路灯最暗的路,边痕的车在高速行驶的时候突然左边的车轮一瘪,发出内胎突然爆炸的声音,“啪”一声,车在路上转了两个圈,直接撞到了路边的栅栏,车身整个呈九十度角侧立。

        边痕身上是系着安全带的,被这一阵剧烈的撞击后,也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地方,反正额头上有血往下流,他伸手一抹,满手的血,车立在原地动也动不了,车门一侧被堵住,另一侧因为变形,根本打不开。

        那几辆围堵的车随着几声尖锐的刹车声分别从三个地方停了下来,跟着下来十三四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铁棍刀具之类的东西,直接朝着车走过来。

        人还没近,跟着又有几辆车停了下来,那帮原来打算走过去把车里的人拖出来的人纷纷停住脚,扭头看着最新停下的车,车门被人拉开,一辆打扮的十分骚包的年轻男人一摇一摆的走了下来,下车以后有人自动总觉的递上烟,“爷,您的火?!?br />
        烟被点燃,燕回嘴里叼着烟,摇摇摆摆的走过去,外头打量了那车一番,然后慢吞吞的走过去,绕着那车走了半圈,另外半圈走不成,被栅栏挡着了,燕回指着那车回头问:“这车怎么着了这是?”然后他摊手:“既然里面没人,这么该爆炸的车怎么就没爆炸?这帮蠢货手里拿的是什么?不知道法制社会动刀动枪的会坐牢?一个个蠢样,三十秒内不把这些东西扔了,自己剁自己的手。1、2、3……”

        燕回话没说完,那帮蠢货已经被电击似的把手里的家伙快速的送回车上。燕回的目光再次看向那辆车,伸手捏下嘴里的烟,吐出一口烟圈,说:“一辆报废的车而已,爷就帮个忙搭把手,帮摆宴做件好事得了?!彼底?,燕回对着身后的人偏偏头,立刻有人从后面的一辆车上提了好几桶汽油,两三个人分别提了一桶,开始往边痕的车上浇汽油,浇的满车都是。

        边痕在车里听到外面的动静,看着车玻璃上往下滴的液体,根据液体形态和往下流的速度判断那是汽油,外面那些人的行为在根据一个男人的声音做出行动,边痕明白了,燕回,是小怜口中的那个燕回。他从最初的拼命踹门到如今的冷静,和方清闲通过电话后,他挂断,先是给父亲和爷爷分别打了电话,然后他盯着手机上展小怜的号码,犹豫良久,然后给她发了一个短信:小怜,我到家了。

        燕回用手比划了一下,慢条斯理的说:“来玩个有意思的,弄条导火线出来才有意思,你,去弄条导火索出来?!绷⒖逃腥舜映瞪弦乱惶醭こは赶傅钠拖?,一直拖到老远的地方才停下。

        燕回一摊手说:“这才有意思?!彼肆娇谘?,一边吐着烟圈一边把剩下的烟拿下来,慢吞吞的走到那条导火索的尾巴劲头,看着那导火索邪气一笑,口中发出一个拟声词:“嘭!”

        ……

        展小怜坐在床边不敢脱衣服,接到短信的时候彻底松了口气,看了看时间,才九点多,肯定是方清闲的派过去的人赶上了。她就知道“绝地”的人办事效率很高,这也是她敢冒险让边痕离开的原因,如果“绝地”的人没那么大神通,那也不说李晋扬一手创立的“绝地”了。

        展小怜当即给边痕回了短信回去:晚安亲爱的,明天见。发完,展小怜抱着手机使劲亲了一口,然后脱衣服睡觉。

        睡到半夜的时候,展小怜猛然被惊醒,她伸手开了床头灯,为自己刚刚做的噩梦拍了拍胸口,拿起手机一看时间,凌晨三点,正是人睡眠中最沉的时候,她伸手擦了擦头的汗,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她披着衣服坐起来,抱头坐了一会,然后重新躺了下去,突然盼着赶紧到天明,天亮了,她就可以去找边痕了。

        第二天一早,展小怜五点钟就起床,外面的天刚透了个白,她在卫生间噼里啪啦的洗脸刷牙,把展妈都吵醒了,展妈披着衣服一看,还真是小怜,展妈打着呵欠问:“小怜,你一大早干什么呢?”

        展小怜一边刷牙一边扭头看着展妈说:“没干什么呀,我刷牙呢?!?br />
        展妈奇怪了:“我知道你刷牙,我是问怎么这么早?”

        “我睡不着,”展小怜喝水漱口,咕噜咕噜几下吐了嘴里的水以后说:“我公司有事,我今天得早点过去?!?br />
        展妈一听是公司有事,也不说话了,现在展小怜公司的事比展爸展妈的学校的事还要重要,这就是当父母的心,巴着孩子好,展妈赶紧问了句:“小怜,现在外面天还没亮,出去了也没车坐,你等几分钟,妈给你做点吃的,顺便喊你爸起床送你过去,省的你等车,大清早的气温低,别冻感冒了?!?br />
        展小怜点点头:“好呀,不过我爸就别喊了,让他睡。现在六点钟就有公交车了,反正二十多分钟就到了,早上也不会堵车,放心吧?!?br />
        展妈点点头,回屋填了件衣服就出来给展小怜弄早饭,等展小怜吃完了这天也蒙蒙亮了,展小怜拿了包就赶紧冲出去,展妈还在嘀咕呢:“这孩子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今天早上怎么也不打扮了?”

        展小怜等车的时候给边痕发了个短信:你还在睡觉是不是???懒猪猪,我现在过去找你啦,待会给我开门。

        展小怜发完短信,捧着手机等了好一会,结果什么都没等到,她脸上的表情有点木然,跟她一起等车的一个小子估计也是哪个老师家的孩子,是个男孩,看到展小怜也是从那个小区出来就跟她搭讪,展小怜的反应就跟慢了几拍似的,人家跟她说话,她愣了好一会才跟睡醒一样:“???是啊,我就是这个小区的,你也是???”

        那小子再跟展小怜说话,展小怜就没反应了,车一来,她直接投币上车,坐上位置以后就看着外面不说话,早上人少车少路顺,平时半小时的路程早上十几分钟就到了,展小怜下车以后,沿着平时经常走的线往边痕住的那个小别墅房走去,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就是七上八下的不踏实,现在唯一让她踏实的办法,就是看到边痕。

        展小怜开始是慢慢往前走,走着走着突然很烦躁,直接撒腿就往前跑,一口气跑到别墅门口,抬手对着门铃一个劲的按,按了好一会都没人开门,展小怜改成用手使劲的砸门,嘴里一个劲的喊:“边痕!边痕!我来啦!你给我开开门!我是小怜,给我开开门,要不然我生气啦!”

        展小怜在门口站了好一会,觉得脚下有点湿,她低头,发现从别墅里流出了水,而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展小怜的手有点哆嗦,她知道边痕的这套别墅很大,有时候在卫生间的时候外面是听不到外面的动静的,所以展小怜放弃砸门,她低头,在自己的包里翻了好一会,从包的夹层里掏出一串钥匙,伸手开门,然后,门开了,看着里面的景象,展小怜彻底呆住。

        她慢慢的走进去,地上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到处都是室内东西的碎片。

        原本这座内部装修精致的小别墅,除了外围的窗玻璃是完好的外,内部所有的东西都成了垃圾,从上到下没有完整的东西,被砸毁的很彻底,大到衣柜电视床铺,小到牙刷杯子,无一完好。卫生间的水在鼓鼓的往外流,已经浸湿了外面客厅的地板,这些废墟都泡在水里。

        展小怜在玄关处停下,她睁大眼睛,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怎么都没让流下来,只是捏着包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身后,有人摸向她的头发,轻轻的抚摸,抓着展小怜披散在身后的头发,在手上绕了一圈,往后一拉,展小怜被迫抬起头,一只手摸向展小怜的脖子,然后展小怜听到他说:“哟,还真巧,妞也来故地重游?看到这些,跟爷说说有什么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