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35章 猎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边痕开始很被动,还有点抗拒的意思,两只手扣着展小怜的腰,不“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让她摔下去,身体依着墙,保持身体的平衡,这两人要是一起摔了那就搞人。边痕觉得今晚的气氛也没那么好,怎么这丫头就非得挑今晚呢。

        展小怜就跟只小狮子似的,搂着他的脖子不撒手,啊呜啊呜对着边痕的嘴巴使劲啃。

        边痕真是服了她了,他一个男人的力气还差点压不住她一个小毛丫头的,一边踉踉跄跄的站稳,一边还要应付这疯丫头,好不容易挪到沙发上坐下,展小怜就骑在边痕腿上,一个劲的对着他亲。边痕逮着机会拉下她的手,两人面对面坐着,边痕的脸上因为刚刚的动作泛着微红,他压抑着呼吸问她:“小怜,你认真的?”

        展小怜贼兮兮的笑,那小嘴因为刚刚一顿使劲的亲,鲜红水润的,听了边痕的话,伸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那小盒子,说:“我东西都买了,你说我是真的还是假的?”然后她放下盒子对着边痕眨了眨眼,挑了挑眉,眼神在边痕身上溜了一群,问:“我都忘了问了,你行不行???”

        边痕看了她一眼,什么话没说,伸手从展小怜手里拿过那盒东西,两只手一起用力,直接把展小怜抱了起来。

        往卧室走的时候展小怜就开始动手扯边痕身上的衣服,等到了卧室,边痕身上那件衬衫已经被她扯的七零八落。

        边痕的卧室是典型的男人卧室,家具的线条十分硬朗,以黑白灰三色为主,进到卧室就能发现卧室的主人是个讲究品位的人,卧室干净整洁,床是那种普通的方方正正的大床,床铺很整齐,应该是有专人打扫,乍一看有种酒店的感觉。

        展小怜被边痕放平到床上,她的手勾着边痕的脖子,边痕只能顺着她把身体压了过来,两人额头相触,边痕看着她低声问了句:“冷不冷?”

        展小怜抬眸看了眼空调,搂着边痕的脖子指了指上方,说:“开空调……”

        边痕点点头:“好,稍等?!?br />
        边痕拉开展小怜的胳膊,起身走到门边开空调,伸手解了脖子下松松垮垮的领带,随手扔在床铺上,再次对着展小怜压了过去,偏头在她嘴上亲了过去,用英语含含糊糊说了句:“我以为国内的女孩子都很含蓄……”

        展小怜毫不含糊的嗷呜一口咬过去,说:“那我给你证明下那不过就是你以为的,”顿了顿,又说:“慢热不适合我,碰到我喜欢的男人先拿下再说……”

        边痕伏在展小怜身上闷笑:“我有种我是动物,但是被猎人捕获的错觉?!?br />
        展小怜伸手扒边痕的裤子,说:“我就是猎人?!?br />
        两人的衣服被展小怜七踹八踹的全踹到了地上,空调温度还没上来,皮肤暴露在空气中有点冷,边痕伸手拉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嘴里说了句:“猎手,你的动物掉入陷阱了……”

        展小怜顺势抬起身体迎了过去,亲着边痕的下巴回道:“那先验验货再说?!?br />
        男人和女人之间那点事,就是扑来扑去的事,谁比谁强其实比不出胜负,这种事,从来就没有胜负之分。

        纠纠缠缠过后,展小怜就缠着边痕答应下次让她在上面,这样才能显示出她热情奔放的一面,边痕听了闷笑,低头,在汗津津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安抚道:“那我们下次再说?!?br />
        展小怜背对边痕吃吃偷笑两声,然后翻个身,跟边痕面对面,四爪并用的抱着边痕的身体,“我挑中的猎物就是好?!弊约涸诒晃盐蚜艘换?,又懒洋洋的探出头问:“对了,现在几点了?”

        边痕从被窝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过手表看了下,“八点,要回去吗?可不可以留下?”

        展小怜的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不行,我要说住宿舍,我爸肯定要去接我回去,我还是乖乖主动回去比较好?!毖谱派ぷ犹房醋疟吆?,说:“我是我爸我妈的好孩子?!?br />
        边痕脸上的表情就是那种一本正经,没有特别亲热也没有特别的疏远,点头应了一声,声音冷冷清清的说:“嗯,是好姑娘,这是我亲自验证过的?!?br />
        展小怜立刻义正言辞的说:“流氓?!比缓笥峙ぷ派碜油吆刍忱锎眨骸安还?,我喜欢这个流氓?!?br />
        边痕拍拍她的腰,看了她一眼,伸手就要掀被子,展小怜拉着他的手问:“你干嘛去?”

        “我出去给你买点吃的,你先躺会,待会送你回家?!北吆塾忠?,展小怜不让:“我不饿,我不想一个人待着。我也很寂寞呀?!?br />
        边痕挑眉,对于从她嘴里说出寂寞两个字还挺诧异,“好,那我们一起,带你吃点东西,晚饭还没吃是不是?”

        女流氓听了,调戏边痕:“所以你才没力气是不是?”

        边痕慢慢的低下头,凑到展小怜面前,警告的说了一声:“小怜!”

        展小怜从被窝里伸出手,嘎嘎笑,“开玩笑的,真的是开玩笑的,很厉害,非常厉害?!狈錾?,趴在边痕身上,一脸好奇的看着他问:“从实招来,几岁开的荤?睡了几个?有没有什么初恋女人藕断丝连纠缠不休的情况?是蓝眼睛的还是黑眼睛的?长的好不好看?快说快说!”

        边痕一只手垫在脑后,一只手抚在她的腰上,声音冷冷清清的开口:“什么时候开荤我不记得,十几岁吧,你知道国外这方便很开放,上学的时候要是你没有女朋友,就会被其他同学嘲笑,再加上我是华裔,所以……我不喜欢跟女人纠缠不休,怕麻烦,大学的时候谈过恋爱,不过后来她遇到更好的男人,分了,工作以后她来找过,我不喜欢回头,所以没有答应,再后来,李晋扬找到了我,再然后,”边痕顿了顿,说:“你来了?!?br />
        展小怜仰着小脸看着他说:“就这样?”

        “就这样?!北吆劭戳怂谎郏骸澳阆胂蛭抑鞫拱??”

        展小怜笑嘻嘻的问:“你想听?”

        边痕摇摇头:“不想,谁都有过去,我无意挖掘你的隐私?!?br />
        展小怜往上游了游,眼巴巴的看着他说:“你发现了,我不是第一次?!?br />
        边痕皱了下眉头,然后说:“我也不是?!?br />
        展小怜嘟嘴:“不介意?”

        边痕想了想,才说:“介意,不过我喜欢你,只能不介意?!?br />
        展小怜这才把脑袋放下,安静躺了一会,又重新抬起头看着边痕,问:“我们可不是炮友?!?br />
        边痕愣了下,伸手拍了下她的后脑勺:“找炮友,不找你这样的?!?br />
        展小怜顿时瞪圆了眼睛看着他:“怎么能这么说?我哪不好了?”

        边痕勾了勾唇角,说:“不是你不好,而是没人敢配?!彼崦璧吹目戳苏剐×谎?,说:“我很喜欢?!?br />
        展小怜顿时眉开眼笑,“可不是?我就知道我人见人爱?!?br />
        两人正躺被窝说话,展小怜丢在外面客厅的手机突然响了,声音很小,不过刚好两人这会没说话,所以就听到了,展小怜一听铃声就知道是展爸打过来的,她伸手掀被子就要往去拿,边痕把他拉回来,伸手拿了枕头边的睡袍穿上:“我去拿?!?br />
        展小怜乐滋滋的躺被窝不动,边痕穿上拖鞋就走了出去,手机在展小怜的包里,她进门的时候就把手里的东西全扔了,边痕是在门边找到展小怜那只包的,他拿起来翻了翻,在展小怜的包里找到了她的手机,把包放到沙发上,拿着手机进卧室。刚递到展小怜手上,铃声就停了,展小怜按开一看,嘴里说了句:“惨了,我今天忘了跟我爸说不回家吃饭了,我爸打了好几个电话,我都没接到……”

        想了想,展小怜把手机放到一边,拿起边痕的手机,嘴里说了句:“我借你手机用一下?!?br />
        边痕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点点头:“你拿?!?br />
        展小怜直接输入展爸的号码,拨通,然后拿着电话说话:“喂?爸,是我?!?br />
        边痕站着床尾,就看着她跟编故事似的对她爸开始说话了:“我今天把手机给忘了公司了,我出来吃饭,把你给忘了。嘿嘿,你有没有打我电话???我刚刚想起来,赶紧给你说一声……这个号码?这是边痕的呀,我用他的手机打的?!?br />
        展爸这都急了一晚上了,以前不回来吃饭肯定会说一声,今天都什么招呼都没打,展爸就急了,打了好几个电话,结果一个都没人接,这就更让人担心了,看看时间,觉得这时候是平常小怜该回家的时间,就试着打最后一次试试,要是再不同,展爸就得出来找了。

        展小怜在那边说话,展爸这边就开始训她:“小怜,出去约会也不能不跟家里说一声?你知不知道爸爸妈妈有多着急?我说你这还怎么越大越不听话了呢?”

        展爸在那边巴拉巴拉说,展小怜这边就耷拉着小脑袋不说话,半响才焉呆呆的说了句:“我知道了爸,我马上就回家?!惫伊说缁?,展小怜乐滋滋的把手机往旁边一放,身体往被窝钻了钻,嘴里还说了句:“我再躺一会……”

        边痕惊异:“小怜,你不是说马上回去?”

        展小怜从被窝里探出个脑袋看着他说:“放心吧,我爸都联系上我了,早点晚点都一样了,他肯定跟我妈说了,不会担心了。哎哟,睡觉真舒服??!”

        见她安安稳稳的躺着,边痕先去衣柜拿衣服换,顺便去冲了个澡,估计就七八分钟的时间就出来了,展小怜瞪大眼睛看着全身上下焕然一新的边痕说:“洗澡好快??!”

        边痕伸手拿了领带在打,打了一半突然伸手抽了出来,随手放在一边,西装革履的走到床边坐下,偏着身子看着展小怜:“要不要去洗洗?再不起来就留下来,别回去了?!?br />
        展小怜不情不愿的从被窝伸出两只光溜溜的胳膊,边痕伸手把她拉的坐起来,看着她说:“动作快点别感冒了?!?br />
        展小怜伸手抓着乱七八糟的头发,说:“边痕你怎么跟我爸似的……”

        边痕冷冷淡淡的回了句:“我没你爸那么老?!?br />
        展小怜撇嘴,这话倒是说对了,光滑圆润的肩膀就漏在外头,展小怜光顾着抓头发了,面前的被子直接堆了下来,边痕面无表情的伸手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嘴里说了句:“去洗个澡会舒服点?!?br />
        展小怜就这样光溜溜的伸手就掀被子,边痕赶紧按住,他不重欲,也很有节制,但是这丫头也不能就这样在他面前晃,怎么着他也是个有着正常生理需求的男人,这不是明摆着诱惑他吗?

        展小怜以一副跟边痕抗衡姿势腰掀开被子,嘴里还说:“咱们都睡过了,还不好意思???”

        边痕冷着脸,死活按着不松手:“你给我穿上?!?br />
        展小怜顾着小嘴,左右看看,看到边痕之前穿的那件衬衫一只胳膊挂在床沿,她伸手拿过来往身上套,套完了看着边痕摊手:“我穿上了,这下你可以松手了吧?”

        边痕的脸上还是没有表情,看了她一眼,松开手,展小怜就穿着那件只扣了一个扣子的衬衫跑去洗澡。

        边痕伸手抓了抓头,他有种会被这丫头吃死的错觉。

        边痕对展小怜,说白了谈不上爱,但是毫无疑问,他喜欢她,确切的说很喜欢,比爱差了那么一点,爱喜欢多了那么一点,跟一个能让自己一直心情愉快的人在一起,谁都愿意。对边痕来说,展小怜的性格很讨他喜欢,不假不作,说喜欢了她会直截了当的告诉你,甚至连性事她都是主动的那一个。

        精明的女人男人不喜欢,但是聪明的女人男人都喜欢,展小怜就是那种聪明多给精明的,所以,在有能力的男人面前,她的高智商会让人对她刮目相看,男人都有自负心里,不可能要一个蠢货女人站在自己身边。边痕喜欢展小怜,这种喜欢是在他们相处中慢慢产生的,他确认自己现在喜欢她,或许一段时间后,他会爱上。

        展小怜仰头站在花洒下,身上是刚刚打玩沐浴露后揉搓起的泡沫,快速的冲完以后,展小怜展小怜站在卫生间门口喊:“边痕边痕,我的衣服!把我的衣服拿给我!我数三下你不拿给我就这样出去啦……”

        展小怜话没说完,就看到边痕的胳膊肘里挂着展小怜的衣服大步走过来,展小怜站在卫生间的门后面,笑眯眯的歪着小脑袋看着他:“你要不要看看我裸体?其实我很有料的哟?!?br />
        边痕别过脸,把手里的衣服往她面前一塞:“拿着!”

        展小怜鼓起小嘴,伸手,却只拿了内衣,她拿过来一边穿嘴里还一边说:“我一下子穿不了那么衣服啊,我只能一件一件的穿……”

        边痕被她逼的站在卫生间的门外等她穿衣服,结果,她套上内衣以后就拉开门,“嗷”一声就往边痕身上扑,“我衣服是你脱的,所以你得负责帮我穿……”

        边痕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展小怜仰头跟他对视,长长的睫毛上还占了水,她闪了几下,水汽顿时分散开去,边痕看她,指了指卫生间:“进去?!?br />
        外面有点冷,展小怜乖乖退回去,边痕把手里的其他衣服放在柜子上,拿起一件毛线衣就往展小怜头上套,嘴里还说了句:“小怜,你是见过的最让人头疼的女孩?!?br />
        展小怜一边配合他给自己穿衣服,一边问:“这是褒义还是贬义???”

        边痕看了她一眼:“你说呢?”

        展小怜立刻洋洋得意的说:“我权当是褒义了?!?br />
        等展小怜衣服穿好了,她笑嘻嘻的对着边痕勾勾手指:“过来?!?br />
        边痕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想干什么,什么话没说,转身走了出去。

        展小怜一看没把他勾过来,立刻从后面追上去,跑到他前面挡着去路:“人家还有意外的惊喜奖励给你呢,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呢?!?br />
        边痕看着她,展小怜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走到边痕面前,使劲勾着他的脖子往下拉,在他嘴上吧唧亲了一口,说:“奖励?!?br />
        说着,展小怜转身跑回卧室拿自己东西去了。

        边痕站在原地,脸上没有半分表情,被展小怜亲了一下后,他伸手在嘴上擦了下,看着她跑走的快乐背影,忍不住扬了扬嘴角,抬脚跟了过去。

        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展小怜拿着手机想了想,直接按了关键,放到包包的最里层,就当手机在公司,被展爸打的没电了。抬头看到边痕的领带被他扔在桌子上,展小怜伸手拿了过来,和自己手里的包一起拿出去,在卧室门口碰上,展小怜举着手里的领带笑嘻嘻的跟边痕说话:“领带领带,我就没看过你有不带领带的时候,来来来,我给你系上?!?br />
        展小怜把自己手里的包扔在地上,然后给边痕打领带,边痕压根没吭声,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只不过展小怜说给她打领带的时候他稍稍低了头,配合展小怜的身高。

        领带打好了,展小怜很自恋的说:“我打的领带真好看,别你自己打的都好看,无敌帅!”

        边痕真是服了她了,也不知道她这下自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的,弯腰捡起地上的包,边痕拍拍她的肩膀,淡淡的说了句:“走吧,顺便想想想吃什么?!?br />
        展小怜一边顺着边痕带着她的手劲走路,一边摸着自己的下巴思考:“我们不是买了很多食材吗?还要出去吃?”

        边痕把她推到门边,转身关门,嘴里淡淡的说道:“太费时,今天耽搁太久了下次再做?!?br />
        展小怜一脸惆怅的说:“我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当贤妻良母,结果没当很个,我好忧桑啊?!?br />
        边痕看了她一眼,说:“当成了,很贤惠?!?br />
        展小怜小脸上满是纠结,仰头看着边痕说:“边痕边痕,你能不能别用这么一本正经的表情说这么下流的话?”

        边痕还是那副表情,伸手搂着她往车库走:“嗯?!?br />
        展小怜揉太阳穴。

        这世上男女情事说不清,男女对性事的理解也不同。大多女人因爱而性,大多男人因性而爱,边痕是典型的后者,而展小怜却不是典型的前者。对待这事上,展小怜跟边痕根本就是一样,睡完了,两人关系就更进了,展小怜的得寸进尺就更加厉害了。

        有些人没亲密之前感情自然顺畅,而有些人一夜之后再见面分外尴尬,最终分道扬镳。展小怜和边痕是属于前者的,要说之前边痕彬彬有礼太绅士的话,那现在的表情就是真性情,虽然外观上看还是一丝不苟,表情也是那样冷冷清清不带笑,可是他和展小怜在一起的行为动作明显和之前有差别。

        之前两人在一起最常做的事就是展小怜主动,不论是牵手还是接吻,都是展小怜主动,而现在,边痕会主动搂着她一起走,会主动牵着她的手,上车后启动车辆之前,边痕突然放下拿钥匙手,伸手扶着展小怜身后的副驾驶座,嘴里说了句:“我送你去吃饭,这个也要奖励?!比缓笄自谡剐×淖焐?。

        后果就是展小怜伸手捂着嘴笑的跟中了三亿大奖似的。

        吃饭的地方是边痕挑的,展小怜不知道这一片哪家东西好吃,边痕就直接带着展小怜挑了个地方。展小怜看他挑的这些地点就知道,这人吃东西肯定很挑,不是挑食,而是挑色香味俱全的那种,样子不好看的不会吃,味道不好的不吃,反正一看就是被精养出来的主。

        展小怜一边吃一边嘀咕:“我这压力大了,还得专门去学做菜才行吧?要不然还把你饿死?”

        边痕看了她一眼:“小怜说什么?”

        展小怜指着饭菜说:“你看你看,这样子我以后多有压力?一个个真好看,我还指望当贤妻良母呢?!?br />
        边痕先是愣了下,然后说道:“没关系,你做什么样的我都会吃?!?br />
        展小怜哀怨的看了他一眼:“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嫌弃。我这压力大了,看来还真得专门学做菜?!?br />
        边痕伸手摸了下展小怜的脸,说:“嗯,我说的,别有压力。我不挑,真的?!?br />
        他越说真的展小怜就越觉得不是真的,不过这会没说,就想着以后回去要跟她妈学做菜,要不然以后日子没法过了。

        展小怜是真的想到了过日子,她对边痕的感觉其实就跟边痕对她的感觉一样,她很喜欢边痕,这个人稳重,性格有点闷,跟展爸有点类似,虽然寡言少语,但是是个有手段的人,不是那种真正闷葫芦类型的,要真是那样,边痕也当不了绝对的律师。

        展小怜频繁出入绝地的那一阵,和展小怜接触过的对边痕的风评很好,这人从出现在绝地就没有穿过一点绯闻,虽然有女人倒追,但是就是没有人把他跟某个女人联系在一起,展小怜觉得这样的男人要是能追上了,那肯定是个让人放心的主。钻石王老五时候不会玩女人,在决定结婚以后玩女人的几率会小很多。最关键的是,边痕对那些孩子没有偏见的热爱,这是让展小怜最喜欢的地方。

        对展小怜来说,边痕是她为自己挑中的丈夫人选,边痕有稳定的工作,收入高,长的好,以后养家肯定没问题,展小怜就认准了自己以后是要当外企公司的前台,工作轻松不用太累不用加班,还可以在网上看看言情小说,悠然自得,最好是能生好几只小孩,这样就更有爱了。

        穆曦跟展小怜说过她的理想没出息,让男人养是不对的,不过展小怜就是这样想的,她挑丈夫,是要跟她过一辈子的人,如果夫妻两人因为经济来源的问题争吵,在展小怜看来,这不是一对打算共度一生的夫妻。

        边痕把展小怜送到他们家楼下,展小怜下车之前抱着边痕的脖子啃了半天,然后笑嘻嘻的推开车门下车,边痕坐在车上没动,对她摆摆手:“上去吧?!?br />
        展小怜跑到他旁边,“回去路上小心哟,记得给我打电话,明天见,拜拜?!?br />
        边痕点点头:“拜拜?!?br />
        展小怜往楼上跑,敲开门,然后冲到阳台上,从阳台上往下看,边痕的车正掉头,然后慢慢的开了出去。

        展爸展妈知道每天晚上那小子都把自己闺女送回来的,每次都没说让人家上来做做,边痕也从来没提过,夫妻俩从卧室出来,看到展小怜眼巴巴的趴在阳台上往下看,两人对视一眼,想着是不是什么时候让小怜把那孩子给带上来看看啊,这样心里好歹有个数,不至于到时候一看什么都不得劲。这是开始处没几个月,这以后要是小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怜打算结婚的了,这就严重了,一定得他们看了这人能结婚才行。

        展小怜哪里知道展爸展妈在想啥,从阳台出来就看到展爸展妈站在客厅里看着她,展小怜讨好的对着展爸展妈说:“爸,妈,我回来啰?!?br />
        展妈没好气的说了句:“你还记得回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来?我还以为你把这个家给忘了呢?!?br />
        展小怜赶紧哈腰跑过去讨好:“妈,我这不是手忘在公司了吗?我后来都给我爸打回来了。再说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你们不放心什么???嘿嘿,放心吧,好了,我困死了,我要去洗洗脸睡觉了?!?br />
        展爸展妈本来还打算多训几句的,一听展小怜说困死了,什么话都不敢说了,赶紧催她:“要去睡觉赶紧去吧,别磨叽了。不许上网上的太晚?!?br />
        展小怜挥手:“知道了知道了,你们就放心吧。我睡觉了哈,老爸老妈晚安拜拜!”

        展小怜跑到房间就把门反锁上,然后把手机掏出来开机,把声音调成振动的,伸手关了大灯开了床头灯,抱着手机等边痕的短信。然后直接睡着了,第二天早上,展小怜爬起来一看,边痕给自己手机上发了短信,说到了,让她好好休息。展小怜懊悔死了,她怎么就睡过了呢,真是的。

        摆宴降温,天气逐渐冷下来,展小怜裹的圆圆的,没办法,冬天是展小怜的克星,她倒是想跟人家一样穿的少少的,打扮的美美的,不过她身体扛不住,虽然长大以后还一点了,不过体虚真是没办法的事,不穿多就感冒呀,因为这个边痕连着两个礼拜没让展小怜去福利院,她这样去了不但对自己身体不好,不定还把其他孩子也给传染上了,所以边痕干脆让她呆在家里休息,自己一个人过去,对此,展小怜表示怨念无比。

        公司的业务在搬迁后再次走上正轨,展小怜在管理方面还是有些想法的,公司规模扩大了整整一倍,各部分人员全部招齐,展小怜在人员配置上很舍得下功夫,整体运作很稳定,穆曦的广告效应让公司知名度一度扩大,展小怜也一跃成为这个行业里最年轻的总经理。

        公司刚开业时那帮来闹事的二混子再也没来过,?;し咽裁吹淖匀幻挥薪?,政府部门因为这事还特地打击过地方黑势力,有一阵打击的特别严重,那些有前科的人都被下了通知,反正就是要求不能闹事之类的。

        二混子没来过,不过展小怜倒是见过一个自称刘三爷也不知道是刘二爷的老头,老头走路有点斜,头发的白了,展小怜当时还觉得挺奇怪,怎么这人脸看着不是那么老,这头发白的都不像话了呢?后来才知道那是被人折腾的,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反正被折腾的不轻,这是过来跟展小怜赔礼道歉的呢。

        开始周围的人还轻视,如今周围的那些商家看到展小怜肯定是客气的不行,没办法,虽然人家就是个没必要大学生,可人家这大学生有能耐啊,很多人都说谁要是娶了展小怜,那后半辈子就享福了。

        当然,这些想法这帮人也就是想想,因为某一日,有人看到一个年轻英俊相貌堂堂的男子去公司找展小怜,两人在那一天同进同出,一看关系就不一般,穆曦传媒里面的员工都知道原来展小姐跟“绝地”那位边律师在谈恋爱,据听说都同居了。

        展小怜听到这消息真是泪流满面,她倒是想同居,最好是每天睁开眼睛都能看到边痕,可是她爸她妈每天都跟看贼似的看着她回家,她哪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