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331章 考虑一下吧

    第331章 考虑一下吧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闹事的人都走了,展小怜跟公司其他员工回到里面,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以后怎么办,搬到这以后已经有人从旁边人的嘴里听到了些消息,都开始担心了。

        展小怜往屋子中间一站,举着拳头吼了声:“安心干活,那帮人交给我?!?br />
        要说领导的作用是啥,就是在这了,展小怜可以偷懒不来公司,可以啥事都不做,只要她让员工相信她,这就是足够了。一个公司领导都没法让员工信任,领导还能胜任吗?

        公司里有一半人是先后跟着展小怜一直留到现在的,可以说是公司的元老级人物,谁都知道没了展小怜,公司绝对发展不到今天。穆曦是大股东不假,可她从头到尾在公司几天啊,公司发展最重要的阶段,展小怜那真是没日没夜的扑了那小院子里了。

        就像现在,展小怜这话就这样扔在这了,就算有新来的员工担心也没人说出来,老员工那心里可是特别的淡定,特别是最早的那三四个人,他们可是有幸见过李晋扬面的。

        周五晚上,展小怜回家,吃晚饭后就躺被窝玩手机,玩了一会游戏以后觉得无趣,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重新拿起手机,嘀嘀嘀的按起来,直接给边痕发了个短信:边律师,明天几点见?

        边痕刚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听到手机在响,他一边擦头一边走出来,脚下跟着他的腿绕着跑的是一只胖乎乎的小花狗,边痕蹲下身,一边伸手摸小花狗的头,一边慢吞吞的伸手拿过来,点开短信,面无表情的按着按键:地址,我去接,七点。

        展小怜趴在被窝回短信,回完了伸手把手机放在一边,睁着眼睛看了会天花板,在被窝里打个滚,继续睡。

        第二天六点钟展小怜就爬起来了,展妈起来去厕所,竟然看到展小怜正站着水池旁边刷牙,展妈被她吓了一跳:“小怜你今天起来这么早,是不是公司又有事???”

        展小怜动作麻利的刷着牙,一边刷一边含含糊糊的说:“不是,我今天跟人家约好出去有事的,那人是个香蕉人,时间概念很强,我不能迟到……”

        展妈一听,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反正展小怜急她就跟着急:“我给你做点吃的去?!?br />
        展小怜急忙把牙刷从嘴里拿出来,对着展妈喊了句:“妈,我出去买着吃,你别忙活了?!?br />
        展妈这可急了,“外面能吃到什么东西……”想了想,展妈忍不住走到卫生间门前看着展小怜问:“小怜,你不是谈恋爱了吧?”

        展小怜正仰着头漱口,听了展妈的话,低头把嘴里的水吐出来,看着她说了句:“暂时还不是,等我追到了再说?!?br />
        展妈一听傻眼了,还真是?

        展小怜用毛巾擦擦嘴:“妈,我开玩笑的,你还当真???”

        展妈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什么玩笑都能开,人家知道还不用口水淹死你?!币槐咦咭槐咄孔撸骸拔腋慵甯黾Φ?,你去冲杯奶粉,吃完了再走?!?br />
        展小怜没办法,只好去跑去冲了杯豆奶粉,坐在桌子边一边喝一边对厨房喊:“妈,我中午可能也不回来吃饭,你跟我爸别等我哈?!?br />
        展妈开了抽油烟机,也不知道听到了没有,一会功夫端着一只小碗往展小怜面前一放,嘴里说了句:“赶紧吃吧?!?br />
        展妈从卫生间出来直接回卧室穿衣服,每天早上都是这个点起床,习惯了,再回去也睡不着,穿衣服的动静把展爸给吵醒了,展妈想了想还说跟展爸说了句:“她爸,我怎么觉得好像谈恋爱似的,一大早的洗脸刷牙打扮自己呢,还说中午不回来吃饭。你也不问问?”

        展爸翻个身,嘴里说了句:“她跟我说过,说今天去跟她一个朋友一起去一家福利院当一天义工,我让她去的……”顿了顿,展爸又翻回来,看着展妈说了句:“她要是真谈恋爱,也是好事?!?br />
        展妈瞪大眼:“哟,你这爸爸当的转性了?”

        展爸索性也不睡了,从被窝里坐起来,靠在床头:“小怜要是谈恋爱了,以后能结婚,不定还能在摆宴定居……”

        展妈听了,顿时一脸惆怅,在床边上坐下来,一脸颓然的说:“哎,说到这个,也不知道美优以后该怎么办,我现在都怕了那孩子了,每次想起来心里就难受……”

        展爸叹口气,伸手拍拍展妈的手,安慰道:“没事,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都会好起来的?!?br />
        夫妻俩在屋里说悄悄话,展小怜那边已经收拾好了,一身休闲的打扮,也没带包,牛仔裤的裤兜里塞着手机和钥匙,脚上穿着双平底鞋,扯着嗓子对着展爸展妈的房间吼了声:“爸,妈,我走啦!”

        展妈急忙走出来跟着后面提醒了句:“晚上早点回来,别太晚了!”

        “知道了!”展小怜走到门边,拉开门直接走了出去。

        这会的天还是蒙蒙亮,冷飕飕的,展小怜缩着脖子一路小跑,直接跑到摆大后门那里,老远就看到边痕的车停在那里,展小怜记得边痕的车牌号,所以一看到那辆银白色的车就知道是边痕的。

        对于展小怜来说,这个点起床绝对是早的,还没跑到车边上,展小怜跟着就打了个呵欠,拉开车门坐进去,展小怜自来熟的跟边痕笑眯眯的打招呼:“边律师早啊?!?br />
        边痕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她一眼,伸手从车前面放着的一个纸袋子往展小“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怜手里一扔,也不说话,等展小怜系好安全带后,启动车辆直接开了出去。

        展小怜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嘴里嘀咕了一句:“这是什么?”

        边说手上已经把那袋子给打开了,从纸袋里提出袋面包,展小怜数了数,有五片,薄薄的,她用手捏出来两排,又把纸袋里的奶油包拿出来,用嘴巴咬开,往面包上抹,抹完了,又把另一片面包盖上,摊在掌心,另一手“啪”一下拍下来,面包顿时被拍扁,奶油都从边缘上挤了出来。展小怜捏住,长大嘴巴,啊呜咬了一口,剩下的面包她都是用这个方法吃掉的。

        边痕看了她一眼,这吃面包的方法还是第一次见,非要把面包给拍扁才吃,看着可真有眼疼。他抬抬下巴,对展小怜说了句:“还有杯咖啡?!?br />
        展小怜“哦”了一声,又把一杯咖啡掏了出来,插上吸管,一边吃一边喝,笑眯眯的对边痕说了句:“边律师,其实我吃过早饭了?!?br />
        边痕眼睛看着前方,从鼻子“嗯”了一声,还是没说话。

        展小怜一点都不觉得寂寞,边痕不说话她说,一路上就没消停,边痕时不时应一两句。其实展小怜也没问别的,就是问福利院的事,她什么都不懂,身边也没人做这事,义工这词,展小怜就是从边痕嘴里第一次听到,边痕也成了展小怜身边第一个也是唯一个义工。

        展小怜自己在网上查了查,她觉得慈善这玩意太有技术性和手段性,一般人还真做不来。一个普通人,自己的温饱都是问题,谁还会想到去帮助别人?看看电视上网上报纸上,做慈善都是些什么人?慈善慈善,慈悲善良,光有爱心还不够,有爱心救不了人命,有钱才能救命。那都是身家过亿的明星和富豪级人物,这些人哪个没有钱,只有他们这样的才有资格谈慈善。

        展小怜还不确定自己这样一个拿不出几毛钱的人对那些孩子能有什么样的帮助,也不确定自己来这到底有没有意义,不过既然来了,展小怜也没打算半途而废,只是一想到那些孩子,展小怜就会觉得难受,如果她前几天没有来过多好,没来过,没看到,不知道,那她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车里除了展小怜的声音就是展小怜的声音,边痕就跟隐形人似的,偶尔才应一声,半响,展小怜总算消停了,吃完东西以后就手托腮看着窗外,冷不丁嘴里冒出一句:“边律师,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当义工的?”

        边痕回答:“很久之前?!?br />
        展小怜扭头看了他一眼,继续问:“那是怎么想起来做义工的?”

        边痕笑了笑:“我父母就是当义工的时候认识的,我受了他们的影响?!?br />
        展小怜点点头,“你第一次当义工的时候,看到那些人,你有没有种……不好的想法?”

        边痕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才说:“开始会有影响,觉得他们影响到了我的心情,有种排斥和逃避的心理……后来我母亲给我做了心理辅导……”顿了顿,边痕突然问了句:“你需要心里辅导吗?”

        展小怜立刻摆了摆手,嘴里说了句:“我还是算了,我不是个有爱心的,我今天就是过来看看,能做就做,不能做我下车不来了。省的我看了那些小孩闹心?!?br />
        边痕冷清的笑了笑,“现在愿意做义工的人不多,大多人很忙,没有时间,特别是像这种地方偏僻的,知道的人少,来的人也就更少。很多人都是一时兴致,有些人工作调动离开,大多做不了长久,所以,来来去去很正常,来一次就不来的也正常,来了几次不来的也有,一年半载来一次的还是有?!?br />
        展小怜点点头:“说的有多道理,这个地方,要不是边律师昨天把我硬拉过来,我还真不知道会有这样一个地方……”

        两人接下来都没有说话,车到目的地停下,外头的空地上站了一排孩子,展小怜下车的以后就看到那群孩子排了队站在空地上,还有好几个穿着志愿者服装的人一起排队,展小怜啥话没说,赶紧跑过去站到老师的队伍里,边痕下车以后也直接过去排队,然后是这个小小福利院的升旗仪式。

        展小怜没看国旗,也没听那个手提收音机里播放的老式磁带里传出的国歌,而是扭头看着这帮被人孩子,他们仰着头,眼睛盯着国旗,小嘴一张一合的,跟着音乐在唱歌。

        升旗仪式结束,带队老师又把孩子带到里面,那些年纪小或者腿脚严重残疾不能走路的孩子,要么是其他孩子推着轮椅进去,要么是老师抱着进去,展小怜跟着队伍最后面,等大家都进去了她才跟进去,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事,她就跟在人家后头看。其他人各自有事,展小怜正抓头不知道要干啥,突然有人扯了扯自己的裤腿,展小怜低头一看,上次那个小男孩仰着小脸看自己,见展小怜点头,他伸手摊开小手,展小怜看到他手心里握着一块小肥妞牌奶糖,那糖一看就是被握了很长时间没舍得吃的,包着糖的糖纸都被握久变软了。

        展小怜蹲下身子,笑眯眯的看着他:“你好呀?!?br />
        小男孩咧着小嘴对展小怜笑,把糖往展小怜面前凑了凑,说:“给小兔子老师吃糖?!?br />
        展小怜顿时有种羞愧的感觉,她还不是新老师,真的不是。

        小男孩捧着糖,小心翼翼的说:“这个糖好吃,很甜?!?br />
        展小怜对着他笑了笑,:“给了我你就吃不到了,真给我?”

        小男孩点头,很确定的说:“嗯。给小兔子老师吃糖?!?br />
        边痕那边正要进教室,扭头看到展小怜蹲在地上跟一个小奶娃说话,看到小奶娃手里的糖,他走过来跟展小怜说了句:“你把糖吃了?!?br />
        展小怜瞪大眼睛看着他:“哎?”吃小孩的东西太没品了吧?

        边痕摸摸小男孩的脑袋,说:“小奶油对糖过敏,不能吃糖?!?br />
        展小怜的眼睛瞪的更大:“哈?”

        边痕蹲下来,从小奶油手里拿过糖,用很慢的中文问:“我可以吃吗?”、

        小奶油很坚定的摇摇头:“这是小兔子姐姐的糖?!?br />
        展小怜伸手拿过来,剥开,直接扔进了嘴里,然后对着小奶油笑的大眼眯成了缝,说:“很甜?!?br />
        小奶油很高兴,挪着两条反着长的小腿,慢慢的走开。

        边痕站起来,转身去上课,展小怜坐到院子里的凳子上,手托腮看着这几个年纪很小的小孩,其他大一点的小孩都去上课了,每次都是这几个特别小连说话都不利索的孩子在院子里玩。

        上午的展小怜是在发呆中度过的,下午展小怜被分配到了任务,带着这些小家伙玩,午饭吃的东西很粗糙,和在家里的完全没法比,展小怜捏了捏了手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饼子,咬一口,还有点甜,比自己想象的要好。她抬头,看到边痕正和一个男人在说话,大多是那个男人在说话,边痕在听,那种养尊处优的人,在这样的环境里竟然也能融入,这让展小怜十分意外。

        一边咬着饼子一边偷看边痕,展小怜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冷不丁边痕对着她看过了,展小怜立马对着边痕龇牙咧嘴笑,边痕看了眼她的样子,哧一声笑了出来,慢吞吞慢吞吞的调转视线。

        下午展小怜在看奶娃外的时候边痕从一间大教室出来,展小怜拍拍身边的位置:“边老师坐,别害羞?!?br />
        边痕看了她一眼,在旁边坐了下来,不等边痕开口,展小怜主动说了:“你之前偷窥我好几次,我得偷窥回来才行,要不然我多亏?我都不知道被人看去多少眼了?!?br />
        边痕忍不住笑:“你要是绝世美人,你的担心一点都不为过?!?br />
        展小怜瞪大眼:“我长的还是挺好看的?!?br />
        边痕看着那几个孩子,“我觉得他们长的好看?!?br />
        展小怜撇嘴:“我这是成熟美,在年纪上这几个小奶娃输定了?!?br />
        边痕都不知道说什么了:“能谦虚点不能?”

        展小怜大言不惭:“我这是实话实说?!倍倭硕?,展小怜扭头看着边痕问了句:“边律师,我能不能问你件事?”

        边痕抬手看了下时间,点点头:“你说?!?br />
        展小怜一脸真诚的看着边痕问:“边律师,你有女朋友吗?”

        边痕愣了下,看了展小怜一眼,然后摇摇头:“暂时没有?!?br />
        展小怜抓抓头:“边律师,你是同性恋吗?”

        边痕口气有点无奈:“不是?!?br />
        展小怜转身看了边痕一眼,上下打量一番,然后才问:“那边律师是不是难言之隐?”

        边痕这下有点听明白了,脸都扭曲了,沉默了好一会才咬着说:“没有。我只是暂时没有女友……”

        展小怜努力睁着她的大眼睛看着边痕,说:“边律师,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然后展小怜做出一个很萌的动作看着边痕,说:“边律师,你看看我怎么样?”

        边痕的嘴角不由自主抽搐了一下:“不需要……”

        展小怜的眼睛睁的更大:“边律师,你考虑一下吧?!?br />
        边痕真是懒的搭理她,站起来指了指教室的门,说:“我要去上课了?!彼底?,边痕大踏步走了。

        展小怜顿时有种蛋蛋的忧伤,她这么有爱心的人,想找个有爱心的男朋友都不行啊,她这还没开始呢,人家就躲了。

        那几个小奶娃在边痕走后围着展小怜,又让她玩猜猜猜的游戏,展小怜带着小孩子玩还是很轻松的,能记住的动物也多,一会功夫就把一群小屁孩哄的团团转。

        小奶油很喜欢展小怜,如果不是他那两条腿的,小奶油肯定是人见人爱的小孩。展小怜要回去的时候小奶油抱着展小怜的脖子说话:“小兔子老师,你能不能当我妈妈???我好想要个妈妈啊……”

        不知怎么的,展小怜的眼泪“哗”一下就流了下来。

        回去的时候展小怜就无精打采了,边痕问她:“下次还来吗?”

        展小怜手托腮看着窗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嘴里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没说来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也没说不来。

        边痕笑了笑,自顾说道:“没事,这种事贵在自愿?!?br />
        展小怜压抑着抽噎声,断断续续的说:“那些人……要么当初就不生,生了又不要……”

        边痕诧异的扭头,这才发现展小怜哭了,他默不作声的开着车,展小怜抹着眼泪,哭着说:“他们怎么这样???”

        边痕急忙在路边停车,车里一时只有展小怜的哭声,她一个劲的抹“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眼泪,嘴里断断续续说的什么边痕后来也没听清,他在驾驶座上愣了会,然后把自己面前的抽纸递给她,嘴里淡淡的说了句:“很多事不是我们能理解和知道的,最起码,他们都是条生命是不是?”

        展小怜情绪发泄完了以后,用纸擦了擦眼泪,很淡定的说了句:“走吧,我没事了?!?br />
        “你确定你没事了?”边痕问了句,展小怜点头:“开车吧,刚刚突然有感而发,现在没事了?!?br />
        两人回到摆宴市区,展小怜让边痕把她放在一个路口,边痕没停车,直接开了过去,嘴里说了句:“我送你到今天早上接你的地方。很快,十几分钟就到?!?br />
        车到目的地,展小怜下车,对着边痕摆摆手,径直往前走,边痕在从车窗内探头看着展小怜的背影,突然出声道:“展小怜!”

        展小怜眼睛红通通的回头:“干嘛?”

        边痕看她笑了笑,说:“我答应考虑了一下了?!?br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转载请保留?。馔饣埃?br />
        催更妞集体剁手一百遍啊一百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