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29章 边痕的另一面

    第229章 边痕的另一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一点都没有人家是帮忙的自觉,这些又不是她去三顾茅庐请来的,是方清闲主动联系她的,她干嘛要去给他们当龟孙子?

        新铺面装修完成后,晾了半个多月,里面装修其实就是粉刷了墙面,铺了地板,把原本的大房子隔成几个隔间,灯饰上做了修改,其他也没怎么大动。

        等墙面差不多以后,展小怜开始安排人员蚂蚁搬家似的搬东西,穆曦传媒慢慢的从那个胡同巷子农家院子里搬到了最新的铺面里,展小怜站在外面,看着工作人员把几个订做的塑料大字扛着往门头上装,走远了看看觉得没有歪,点点头:“就这样,挺好的?!?br />
        屋里还有股墙面胶的味道,办公室里各个房间的门窗都被打开透气,展小怜挨个房间看了一遍,屋里女员工都在打扫卫生,装修剩下的东西堆放在一间屋子里,正有人收购站的人在里面整理。屋里虽然乱,不过人气很盛,屋里的味道有点大,有个女同事一边擦桌子一边笑着跟展小怜说了句:“展小姐,我们这屋是不是应该买点盆景过来吸吸毒气?要不然我们进来就闻这味,中毒了?!?br />
        展小怜想了想,抬脚就往外走:“那我现在就去看看,可别时候大家都没法工作了?!币槐咦咭槐吒桓瞿猩傲司洌骸爸苎С?,陪美女出去买几盆植物回来,美女需要劳力!”

        周学长跟另外一个男生把复印件摆放在角落,插上插头试用了一下没问题,赶紧站起身跟展小怜应了一句:“来了!马上就到?!?br />
        跑去前台下面拿了一瓶矿泉水拧开,周学长一边喝了一口一边往外走:“去哪买?我知道最近花鸟植物市场也是在城南,我们待会运回来估计很麻烦,三轮车只能运几盆,总不能找大车吧?那也太贵了?!?br />
        展小怜一边走一边说:“我们去那边菜市场看看,又买不了多少盆,实在不行我就去‘绝地’搬几盆回来?!?br />
        周学长无语了:“人家把你当偷打?!?br />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怎么会?我可是认得里面的方总经理,谁敢当我是偷?”

        菜市场哪里有买这个的,有买的那价格也特别贵,展小怜他们要七八盆,这一算起来价格就贵的离谱了。超出预算,展小怜就是琢磨讹穆曦老公公司的东西。先给方清闲打了个电话,方清闲还奇怪这丫头怎么这个时候给她打电话了,话说他还想着啥时给展小怜打电话呢,有事要找展小怜来着。

        电话接通了,展小怜在那边喜气洋洋的说话:“方总经理,是我呀,好几天没去看你了,今天去看看你呗。有没有时间???”

        方清闲一听展小怜说什么要去看她什么的,就知道肯定没好事,每次展小怜说这话方清闲就麻烦,这次肯定也没啥好事。

        展小怜带着周学长直接杀了过去,展小怜在方清闲办公室内转了一圈,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很客气的问他:“方总经理,你们公司这些盆景哪里弄来的?我怎么找不到这种有防辐射功效的盆景呢?”

        方清闲看着自己房间角落的那一大盆植物,有种这东西马上就不是自己的错觉,脸上很淡定的说了句:“这个是公司订的,有人送货上门,你们也打算弄些盆景?”

        展小怜立刻星星眼的看着方清闲,说:“方总经理,您真是善解人意,我们大股东穆小姐的办公室要多放几盆防辐射的植物,可惜一直没找到这么大,方总经理,您竟然知道我们的打算,真是太谢谢了!穆小姐枕头风一吹,方总经理绝对要发大财?!?br />
        方清闲:“……”他什么都没说,关键是他下面还有话要说,他是打算说要不要把那家盆景公司介绍过她的……

        展小怜这会想讹人家东西,脸皮厚的要死,只要能搬走一盆,剩下的就有希望,立马把周学长喊进来,直接了当的问:“周学长,你看看方总经理房间里这几盆,那盆最差,我们挑个不好的,放穆小姐办公室?!?br />
        方清闲一听展小怜这话,顿时觉得蛋疼无比,能搬进办公室的就没有不好的,顶多有这个长的大,那个长的小的,哪有什么最差的说法?这话从这丫头嘴里过一遍,都变味了,这要是让李晋扬知道了他把他房间里最次的一盆植物搬他小娇妻办公室当装饰品,还不得把这玩意砸他头上了?

        方清闲赶紧站起来,指着另外一盆植物说:“要搬就搬大的,搬什么小的呀!”

        展小怜笑的跟小老鼠偷油得手似的,跟周学长一点都不客气的把那盆大植物搬走了,临走还好心的帮方清闲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等展小怜走了以后,方清闲原地坐了一会,突然想起来了,哎,那丫头凭什么来“绝地”把他办公室的东西搬走???穆曦传媒跟“绝地”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公司好不好?东西能混用嘛?

        回头又一想,算了,“绝地”下面的人都被穆曦传媒那两丫头使唤遍了,也不差这一盆植物了。

        方清闲还真是算错了,展小怜的脸皮已经厚到家了,反正有孕妇穆曦顶着,她头顶上有人罩,她怕什么呀?把公司的钱省下来是正经。方清闲还以为就自己办公室一盆植物就算了,结果两天以后,他发现助理办公室的门口的那盆植物也不见了,再一问,说是展小姐带了两男人搬走了,搬的时候还说来额,方总经理办公室的植物都被搬走一盆,别人一听这话,啥话都不敢说了。

        方清闲有点傻眼,又特地去了其他地方,发现除了自己那屋的是插队意外,其他地方的都是按照顺序搬的,每个房间一盆,挨个不赖,短短两天,已经被展小怜搬走了四盆大植物,四盆小植物,还有两盆笑仙人球。

        方清闲:“……”这偷植物的小老鼠是不是偷大发了?

        展小怜把搬回来的植物四处摆放,人家一看那些盆景就不像普通市场买的,放植物的盆子花纹都特别别致,就像是艺术品似的,展小怜大刺刺的说是“绝地”方总经理送的,一直跟着展小怜的周学长听了直翻白眼,他要是没记错,这些东西绝对是他们偷偷摸摸连蒙带骗搬出来的。

        植物摆好以后,展小怜觉得自己办公室也差一个,穆曦办公室还摆放了两盆,自己屋就一个,应该再摆一个才对,想着什么时候再去弄一盆回来。

        公司大部分东西都搬了过来,还有些东西慢慢往这边拿,在正式搬迁成功之前,展小怜又开始四处活动。

        展小怜活动的第一个对象就是摆宴市市长蒋笙,展小怜的理由冠冕堂皇,穆曦传媒发展到今天,和蒋市长当初设立创业基金有着不可或缺的帮助,如果没有蒋市长设的这个基金项目,穆曦传媒也不会有发展运转的资金,所以公司乔迁之喜邀请的第一个人就是蒋笙。

        蒋笙收到请帖之后没有说去不去,只是跟展小怜道了声谢,展小怜当然不可能强求,人家是一市之长,平时忙的很,这里视察那里开会的,哪可能会记得一个小公司的开业?邀请函递出去以后,展小怜就开始邀请媒体记者,人家一听蒋市长有可能来,记者就觉得这是好的新闻标题。

        不管这两样有没有成功,展小怜直接抓着这两东西杀到了方清闲面前,“方总经理,我们公司乔迁之喜,蒋市长和媒体记者都会过去,您有没有兴趣过去凑凑热闹?”

        方清闲挑挑眉:“蒋市长?”

        展小怜睁着她毛茸茸的大眼睛,说:“是啊,蒋笙蒋市长,我们公司有今天多亏了他当年设立了创业基金,要不然我跟傻妞也想不起来开公司啊?!?br />
        方清闲好笑的看着她:“蒋市长说去了?”

        展小怜理所当然的点点头:“可不是,蒋市长说要是那天不忙,就过去,我现在就盼着他老人家那天别忙呢?!?br />
        方清闲笑着说:“那行,如果那天我不忙的话,我就过去?!?br />
        展小怜一听,立刻从方清闲对面的椅子上蹦起来,忽一下探着身体盯着方清闲的眼睛,说:“方总经理,这可是你答应的,你可千万别放我鸽子……哦,对了!”展小怜突然从身上掏出一张纸和笔送到方清闲面前,“方总经理,您有什么祝福语想跟我们穆曦传媒说的?您可以写在上面?!?br />
        方清闲一脸奇怪的看着她问:“写这个干什么?”

        展小怜理所当然的说:“还能干什么,当然是送花篮的时候要用到,花篮钱就我们自己公司出了,方总经理就把你想说的话写上就行,到时候我会让人家写上去的?!?br />
        方清闲哭笑不得的看着她:“你不会也是这样跟蒋市长说的吧?”

        展小怜点头,“是啊,不过人蒋市长大方,说他到时候肯定会送花篮的,他自己写上,不用我操心?!?br />
        方清闲本来想写的被她这样一说也不写了呀,这算什么事呢,他要是写了就意味着他不大方,让她操心了是吧?方清闲擦汗:“那个,小怜,我这边……你也别操心了吧?!?br />
        展小怜满意而归。

        从方清闲的办公室出来,展小怜熟门熟路的等电梯,等到一半的时候身边多了个人一起等,展小怜开始没注意是谁,等电梯等到了进去以后,才发现身边的人是边痕,展小怜立马咧着嘴小嘴跟边痕打招呼:“哟,边律师好呀?!?br />
        边痕轻描淡写的看了她一眼,从鼻孔里轻轻“嗯”了一声,然后扭过头看着前方,也不说话。

        展小怜一点都没觉得人家不搭理她有啥不好意思的,展小怜就跟伸着脑袋跟边痕说话:“边律师,最近忙不忙?”

        “还好?!北吆垡惶褪欠笱艿乃盗司?,展小怜听了压根不生气,继续跟他说话:“哦,那边律师工作效率高……哦,对了!”展小怜装着一副刚想起什么的样子,从胳膊下夹着的文件夹里掏出一个红色的请帖出来,送到边痕面前:“边律师,我们穆曦传媒搬迁了,要弄个庆典之类的,边律师那天要是有时间,过来凑凑热闹呗?!比缓笳剐×攀种竿钒じ鍪骸拔颐前谘缡械慕谐に盗艘?,摆宴市的各大媒体我都联系过了,有五家都说要去,方总经理也说了要去,还有我请了八位模特哟,很高很漂亮的模特哟,边律师你要是娶了不定就有艳遇,你过来凑凑热闹呗?!?br />
        边痕居高临下的从眼角缝里睨了展小怜一眼,说:“没兴趣!”

        展小怜原本一脸跟边痕搞好关系讨好表情,一听边痕不客气的回绝了,那小脸当时就垮了,手里捏着红色的邀请卡,鼓着小嘴,小脸两边鼓起来,看着就跟里面塞了两鹌鹑蛋似的,一看就是现在不高兴的模样。

        电梯到了,边痕率先走吃电梯,展小怜气鼓鼓的也跟着走了出去,走出去以后才发现自己刚刚顾着跟边痕说话,忘了按电梯到一楼,直接跟着边痕到了地下车库,展小怜站在原地,车库看着暗乎乎的,电梯门口的等还是晕黄的,展小怜觉得但凡车库的地方总有点阴森,报纸小说里不是老说车库这些地方,老是会有些乱七八糟的命案之类的?

        展小怜赶紧跑到电梯门口,结果发现电梯直接往上升了,都不知道啥时才能下来,她伸手在上升按钮上按了好几下,电梯直线上升,展小怜心里有点慌慌的,又赶紧跑回头,一眼搜索到边痕上了一辆银白色的车,她一看,撒开脚丫子就往那边冲,“边律师!等等我!”

        边痕正把车从停车位上开出来,隐约听到有人在喊,从后视镜里也看不到人,直接打着方向盘,开到通道上,倒车,调整位置,一打方向盘,一边打算顺着通道往上开,展小怜嗷嗷嗷的冲过来,边痕那车根本就没停,车门被她一把拉开。

        这冷不丁窜出个人真是把边痕吓了一跳,关键是他车没停稳,这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车一停,展小怜立马就爬了进来,一边坐好系安全带一边气喘吁吁的说:“边律师,我做过电梯了,带我走几步呗?!?br />
        边痕扭头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说了句:“男人的车和床一样,女人都不能随便上,你这样上了我的车,和主动爬我的床有什么区别?”

        展小怜头也没抬的回了句:“有区别,我现在穿着衣服?!?br />
        边痕没开车,嘴里直接说了句:“下车!”

        展小怜好不容易追上来,下车也是出了车库才下,她傻了才现在下车呢,赖在车上不走,“我待会下?!?br />
        边痕握着方向盘的手指动了动,“我赶时间,下车!”

        展小怜就觉得奇了怪了,就不信一会功夫都不行,还赶时间呢:“我出了车库再下车,赶时间你就赶紧开车?!?br />
        边痕斜了她一眼,什么话没说,直接启动车辆直接开了出去。

        车出车库,行到一个三岔路口的地方,展小怜急忙指着路边嚷嚷:“停车!停车!我就要在那边下车!”

        结果,边痕跟没听到似的,直接拐弯上路,展小怜急的嗷嗷叫:“喂喂!边律师……我要在那边下车??!停停停!这边停车也行……哎,我说你怎么就不知道停车呢?”

        边痕一边开车一边说:“我说了是你自找的?!?br />
        展小怜看了看外面的方向,也不知道他要去哪,总不能跳车吧,无可奈何的问:“边律师,你要带我去哪???”

        边痕的车开的飞快,嘴里说了句:“不是要带你去哪,而是你要跟我去那?!?br />
        展小怜没好气的冲了句:“那你好歹告诉我是哪里吧?”

        边痕扭头看了她一眼,慢悠悠的收回视线,说:“下午是我义工时间?!?br />
        展小怜瞪大眼睛:“哎?”

        边痕理所当然的说了句:“怎么?你们都没有这样的习惯?闲暇之时,举手之劳,可以帮助到别人的,我觉得是件很享受的事?!?br />
        展小怜看了边痕一眼,又看了一眼,忍不住说了句:“看不出来边律师还有这种爱好?!?br />
        边痕直接回了一句:“这不是爱好?!?br />
        展小怜点头,“晓得,这证明边律师有课热心助人的菩萨心肠,”说着,展小怜对边痕抱拳晃了晃,嘴里虚情假意的说道:“佩服佩服?!?br />
        边痕懒的跟她说话,车从大路之间拐进一条不大平整的小路,展小怜在车上被晃的头晕脑胀的,差点吐出来,不多时,车停在一个红顶瓦房面前。

        边痕停好车,解开安全带下车,展小怜坐在车上没动,从车玻璃后面看着外面,大瓦房前面有一块泥土地,很平整,停了一辆黑色的私家车和两辆电瓶车,泥地上面还竖了一根铁柱子,柱子上方飘着一面红色的国旗,国旗的下方是瓦房自带的院子,院子里面有孩子的玩闹声,展小怜心里还说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小孩的声音?

        正好奇的想着,边痕突然走回来问了句:“我要两个半小时,你是要在车上还是要下来?”

        展小怜一听两个半小时,赶紧伸手解开安全带:“我下车,过去看看这什么鬼地方。让边律师吃饱了撑的往这跑?!?br />
        边痕拉开后车门,从里面拿出一个提包,锁上车门直接往前走,展小怜急忙跟在他后头,地上高低不平的路对展小怜脚上的高跟鞋那就是克星,展小怜走的特别狼狈,好不容易走到大瓦房的门口,门里面关着很多孩子,有大有小,正围在一起做游戏,这些孩子看起来很快乐,和所有孩子一样笑起来很可爱很天真,要说这些孩子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这些孩子都有生理缺陷,有的脚是坡的,有点唇是裂的,还有的是白化病儿童……

        展小怜自幼生活在一个完好的家庭中,有一个非常良好的生活环境,她身边的孩子都是健康的,都是有人疼有人爱的,展小怜超强无比的记忆力,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一群不同于其他健康孩子的庞大群体。

        展小怜急忙倒退几步往后一仰,这才注意看到大瓦房门口有一个木头做的牌子写上的“XXX儿童福利院”的字样。

        边痕往门口一站,那些孩子立刻围了过来,隔着大铁门,一个个仰着小脸对边痕一个劲的嚷嚷,虽然人多嘴杂,不过展小怜还是听出了这些孩子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欢迎边痕的到来。

        带着孩子们玩的是两个穿着义工服装的年轻人,一男一女,看到边痕很熟悉的跟他打招呼:“来了?辛苦了,孩子们早上就开始念叨你们了?!?br />
        边痕语速缓慢的用中文说道:“抱歉,出了点小意外,晚了几分钟?!?br />
        那两人看到边痕身后的展小怜,“这位是……?”

        边痕皱着眉头看了眼展小怜,摊摊手,说:“不小心带过来了?!彼底?,他提着手里的包,直接进了一个房间,从里面出来以后,展小怜就看到他换了一身衣服跟那两人一样的服装,出来以后对着那群孩子拍了拍手,用英语大声的说道:“好了孩子们,我们现在要进教室了。杰克和杰瑞非常想念你们……”

        展小怜瞪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边痕用一种极其热情和年轻的声音把那群孩子带进教室,孩子们用稚嫩的声音用英语说着简单的单词:“我们也想念你!”

        展小怜抿了抿唇,看着院子里剩下的几个年纪特别小的小孩,她默默的走到一边,手托腮看着那几个小孩不说话。那两个义工见展小怜不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开始带着那几个年纪小的小孩做游戏,做了一会其中一个手机响了起来,那人拿起电话放到耳边,嘴里应着话,半响挂了电话以后跟另一个女生说了句:“哎不行,我今天得提前走,公司出了点事,我得去解决下,一个小时候以后阿青他们就会过来,孔阿姨晚些时候也回来。辛苦你了!”

        女义工点点头,“你赶紧去吧,这里不是还有他在吗?不急?!?br />
        那人赶紧进屋去,出来以后立刻西装革履换了一个人,跟展小怜点点头,赶紧走了出去,打开那辆黑色私家车的车门,直接开车走了。

        展小怜伸手抓了抓头,继续坐着没动,一个留着鼻涕的小孩挪到展小怜面前,说挪一点都不过分,孩子的两只脚长的跟其他小孩不一样,人家是正常的脚,他的两只脚是反着的,走路的姿势都很奇怪,他对着展小怜吐泡泡,嘴里还奶声奶气的说了句:“姐姐……”

        那边女义工急忙过来拉着那小孩的手往孩子堆里走,“你别理他,这孩子就喜欢跟陌生人说话?!?br />
        展小怜急忙摆摆手:“没事没事?!倍倭硕?,展小怜忍不住问了句:“这些孩子都是附近人家的孩子?”

        那女义工听了不由笑了笑,摸摸那小男孩的头,说:“不是,都是些被父母抛弃的孩子,你也看到了,这些孩子都是有缺陷的,如果没人管,说不定有些很小的时候就死了,有些就算能长大,也是流落街头?!?br />
        展小怜抿了抿唇,抱着胳膊没说话,半响,她从椅子上蹲下来,对着那个小男孩招招手:“过来,姐姐跟你玩?!?br />
        小男孩立刻松开女义工的手,走到展小怜面前,伸手牵着展小怜的手往孩子堆里走:“玩?!?br />
        展小怜的性子本来就是那种跳脱的,一旦融入进去立马就放开了,一会功夫后,她从茫茫然到哄着小家伙们笑嘎嘎的,边痕讲完课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展小怜半跪在地上,两只手竖在头顶上,对着那群小孩子摇头晃脑:“我是什么小动物?我是什么小动物呢?我是小猪吗?还是我是小兔子?”

        几个小奶娃争先恐后的抢着回答:

        “小驴子……”

        “小兔子!”

        “小猪?!?br />
        边痕站在门边看了一会,身后有孩子从里面出来,他往边上站了站,再抬头看时,发现那几个小奶娃正努力凑到展小怜面前,在她的脸蛋上一人亲了一下。

        “边律师!”展小怜从地上站起来,抬头看向边痕,对着边痕挥舞着小手:“这边这边,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边痕把视线从展小怜身上慢悠悠的移开,抬脚进了那间小房间,再出来时,又是那个冷面如霜的边痕。

        和里面的孩子们道别,展小怜直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捂着嘴巴直打呵欠:“边律师,你可别告诉我还是赶时间,好歹让我在恰当的位置下车吧?!?br />
        边痕没说话,直接启动车辆开车上路。车到展小怜想要的地方停下来,展小怜下车以后突然听到边痕问了句:“下次有没有兴趣再去?”

        展小怜愣了下,然后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那个地方问自己要不要再去了。说实话,展小怜不想去,是真的不想去,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她有种逃避的心里,不希望自己眼睛看到的那些是真的,那些肢体残缺孩子的存在,对展小怜的心里来说太过残酷。

        她可以接受一个被人父母呵护的残疾孩子,却接受不了一群被父母抛弃的孩子们,她看到那些孩子,有种胆颤的感觉。展小怜觉得,自己不适合那样的工作,那会触动她心里最无助的一面,被抛弃的和被遗忘的,不被爱,可是却真实存在在这个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