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23章 谁抢谁爹妈了?

    第223章 谁抢谁爹妈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觉得自己这就是无妄之灾,她干什么坏事了呀?怎么就这么寸呢?刚才还说校园车祸什么的,她还觉得不可思议,转脸就落她头上了,这也算了,关键是这肇事司机让展小怜生气,别看这人长的人模狗样的,职业还说律师,可从他刚才的态度展小怜就看出来了,这人就是觉得自己故意的,觉得自己是碰瓷,要不然再听到自己说认得他的时候怎么是那种表情?

        边痕其实还真没认为展小怜的碰瓷,他是以为这妞是故意制造艳遇。不是边痕自恋,而是他碰到过的女人不是一个两个耍过这样的把戏,比这更夸张的都有,刚刚这女孩不是也说过,在“绝地”看到过她,看来这就是这女孩的目的。

        展小怜这是不知道边痕心里是这样想的,她要是知道,绝对要对着边痕吐他一脸血,自恋到这个程度了,就他这样貌,连安里木的比不上,她能看中他什么呀?那张脱口就是ABC的嘴还是扒了皮就是香蕉内瓤的身材?人木头哥哥的身材还是练过的,现在每天都是定时绕城跑,他一个破律师能比吗?

        在救护车的时候周围还站着围观的学生,等救护车来了学生都各自闪了,其中有四五个学生主动给展小怜留了号码,斜着眼睛看着肇事司机,故意大声嚷嚷着:“同学,你要是需要证人给我打电话。我们都记得他,就不信他敢赖账?!?br />
        边痕站在一边,双手悠然自得的插在裤兜里,笑容清冷的看着这帮学生,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把展小怜抬到担架上,展小怜伸手抓住边痕的衣袖,嘴里嚷了句:“大哥,你得跟我一起去,我身上一毛钱没有,救护车的钱谁付?”

        一个随车医生催道:“那赶紧一起上车,救人要紧?!?br />
        边痕伸手掏出一张名片,牌圣似的伸手一扔,直接扔到了展小怜胸前,他嘴里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我很忙,这种小事自然会有人处理,如果有解决不了的事在给我打电话,我会让我私人助理给你打电话?!?br />
        展小怜从担架上抬头冲着边痕嚷了一个字:“钱——”

        边痕慢吞吞的走到展小怜面前,打开钱夹子,随手掏出一沓,直接扔到了展小怜头上,钱掉在地上散了一地,他说:“这些总该够了吧?”

        展小怜被气的差点翻白眼:“够你妹???!你好歹递到我手上??!”

        医生觉得有意思,这两人这样也能沟通?一个说英文,一个说中文,竟然还能对答如流,这两人是过来演双簧的吧?

        边痕还真就是那种听得懂中文但是说起来毕竟吃力的主,说是能说,就是说的特别慢,习惯性的开口就是英文,这是自幼养成的语言习惯,平时他就很少开口,还真是没辙。在他发现展小怜完全听得懂他的话以后,压根就没刻意压制语言习惯。

        那医生也听不懂,只能打断两人对话问了句:“到底走不走?”

        展小怜指着边痕跟医生说:“医生,这人撞了我还想不负责,哪有这样的人?”

        医生一听,伸手就把手机掏了出来:“那我得报警了!”

        边痕真是服了这些人了,理都没理,上车,关门,启动车辆,直接开走了。

        展小怜:“……”

        被送到医院没一会功夫,展小怜正打算给展爸电话让他带钱过去呢,她今天出来还真没带钱包,确切的说是她光想着企划案,把那钱给忘了,还没来得及打,就听一个护士在喊她的名字,一个年轻的女孩站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展小怜开口:“你好,我是边痕律师的私人助理,边律师今天有急事没有时间处理,所以让我让我过来看下,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边律师的责任我们不会推卸的?!?br />
        展小怜急忙支起上半身吼:“我还以为那家伙跑了呢!我这救护车费都没钱付,赶紧帮我把那钱给付了!”

        一个医生走过来,伸手摸了摸展小怜脚腕,展小怜疼的龇牙咧嘴,半响医生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声:“先去拍个片,看看骨折了没?!?br />
        展小怜觉得可苦逼了,她惆怅的指了指自己的腿:“医生,自我感觉没折……”

        医生白了展小怜一眼:“你说了算还是机器说了算?”

        展小怜:“……”默了默才说:“我听医生的……”

        拍完片,等了足足半个小时才拿到片子,没伤到骨头,但是扭到了腿筋,肯定还是要擦药条理,现在都肿的跟馒头似的了,走路都成问题。展小怜仰天长叹:“我这命啊……”

        那女助理笑意盈盈的看着展小怜,就跟机器人似的:“展小姐,凡是都要付出代价,您这样认识了边律师,也算值了?!?br />
        展小怜怒道:“我认识的鸟人够多了,谁要认识那种货色?姐姐我这是在学校里过马路的时候被撞的,我就想着我上辈子是不是杀过那位的亲爹妈,要不然怎么就撞上我了!气死我了!”

        女助理还是那个表情,反正就跟她老板一样,认真就是展小怜故意的,展小怜懒的再说,她都快忙死了,哪里有那么多事???本来还打算今天去“绝地”跟财务对下这个月的账单的,这下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去呢。

        展小怜那小腿被包的像个猪蹄子,裹的厚厚的一层纱布,鞋差点都穿不进去,走路的时候一定的扶东西,要不然肯定摔跤。

        展小怜才不管女助理说什么呢,来了人就得听她使唤,使唤起来压根就不当人家是人,那东西有钱是吧?成,展小怜就折腾边痕的钱,补品买了一大堆,还指定了地点让人家给送到公司去,然后又让这助理替自己买了个单拐,最后去公司还是这助理给送过去的。女助理临走的时候展小怜还正儿八经的跟女助理说了句:“哎哎美女,明天早上记得准时过来,我这走路都不方便,没人肯定不行的。人家我也不好意思使唤,既然你是专门过来侍候我的,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你哈?!?br />
        女助理那一脸的淡定和标准的笑容早被展小怜折腾的没了,这会听了展小怜的话,脸都绿了。

        到了公司,其他人一看展小怜这样都傻了:“展姐,我怎么觉得你老是换些新造型?这些造型我觉得常人想做都做不到,你都是怎么做到的?”

        公司的人真觉得展小怜太寸了,倒霉没她这么倒的,鼻青脸肿倒也算了,这腿怎么也这样了呢?

        展小怜自己都懒的说了,她就是倒霉能怎么着?身上大伤小伤的就没断过,她能有什么办法?她也不想啊,可是就落在她身上了。能怎么着?只能认了。

        大家被展小怜几句话打发走,展小怜坐在电脑桌面面前噼里啪啦打字,正在跟客户电脑上沟通呢,人手不够,新人还要培训,不是招了人就能上手的。外面一阵风刮进来,展小怜抬头就看到穆曦戴着口罩跑了进来,头上还戴了顶红色的帽子,小高跟鞋踩在地上“哒哒哒”的响,进门就伸手解下口罩冲着展小怜嚷:“胶带我来啦……”

        穆曦顿了顿看着展小怜,突然问:“胶带你怎么啦?被霜打了?你脑袋都耷拉下来了?!?br />
        展小怜抬头白了她一眼,停下手里的动作,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你才被霜打了呢,我今日火大,你最好别惹我?!?br />
        穆曦嘟嘴:“怎么了嘛?”

        展小怜很郁闷的说:“傻妞,我今天可真倒霉?!?br />
        穆曦瞪大眼睛看着她,一脸茫然的问:“怎么了?有人欺负你?谁欺负你了?”

        展小怜惆怅寄了,就把早上的车祸情况说了一遍:“我这真是流年不利啊,就几步远,还给撞了,真是疼死我了,我刚到,你要是早来一步的话我肯定是在医院里?!?br />
        穆曦很愧疚,她是真的愧疚,觉得都是因为公司的事胶带这被车撞的,急忙往她面前凑,想看看她的腿,展小怜主动从桌子后面出来,手扶着桌面,一瘸一拐的,指着自己被剪了半截的裤腿哭丧着脸说:“我的牛仔裤!我花了两百块钱买的牛仔裤就这样没了……”

        穆曦别的没担心,就说了句:“胶带你走路怎么这样?以后不会都成瘸子吧?”

        这给展小怜气的,“什么瘸子,我就是扭伤了,还会好的?!?br />
        穆曦嘟嘴:“不是就不是嘛,干嘛生气,人家就是说所,还不是担心你嫁不出去?对了,撞你的人是男是女???要不你赖着,问问人家有没有兄弟没结婚什么的……”

        展小怜都抓狂了:“我是那种嫁不出去的?你少扯了!现在长的人模狗样的男人,其实没一个好东西,我以后就找个长的普通的就成?!?br />
        穆曦不说话,半响她才小心的问了一句:“胶带,那你说我回去是不是要在李晋扬的脸划个叉?这样其他女人看的他不好看,就不会觊觎了?!?br />
        展小怜睁大眼睛看着她,能让穆曦说这话,总不会李晋扬招了桃花了吧?展小怜摸着下巴开口:“女人干嘛为难男人?要为难你也为难觊觎者,最方便快捷的招就是在那女人的脸上划个叉,被毁容的女人谁要?多方便快捷不是?”

        穆曦鼓着小嘴不说话,她能在姜妍脸上画叉吗?

        展小怜这腿耽误了不少事,主要是行动不便,那女助理第二天还真过来了,虽然脸上的标准笑容又恢复了,展小怜还是看出了她的不情愿,似乎侍候展小怜是件多屈辱的事似的。

        展小怜把自己的东西收拾,然后放进文件夹,对那女助理喊了句:“那个谁?陪我出去一趟呗,我刚好要去对个账?!?br />
        女助理很不高兴但是没办法,只好扶着展小怜出去,展小怜上了出租车以后对司机说了句:“似乎带我们去‘绝地’?!?br />
        女助理当时的脸都变了,这女孩看着年纪不大,没想到脸皮这么厚,这就要去“绝地”找边律师了?要不然她一个开着那种小破店的学生妹,好好去“绝地”干什么?女助理路上友善的提醒了展小怜一句:“展小姐,我们边律师不喜欢主动的女孩?!?br />
        展小怜随口接了句:“哟,看不出来边律师挺重口,喜欢装叉的女人?!?br />
        女助理的脸子又不好看了,她跟在边律师身边也没多长时间,大学学的是法律专业,前期培训是在国外,刚回来没几天,没想到回来以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陪一个别有用心的麻雀女人,边律师那样的有女人这太正常了,女助理自己是有心没胆罢了。

        车到市区停下,女助理跟着展小怜后面,想看她怎么被人拦下来,结果展小怜掏出张卡对着门童晃了下,直接走了进去,倒是女助理被拦了下来,她本来有识别卡,不过今天没以为会来绝地,压根没带,现在好了,进不去了,她是新人,人家根本不认识她,展小怜进去以后女助理就只能待在门口等。

        展小怜这次没找方清闲,而是直接去财务室,展小怜拖着腿往财务室走,走到财务室前一个门的位置,那扇门刚好“呼啦”一下被拉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走了出来,看到面前有人下意识的抬头,四目相对,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边痕也眨巴了两下眼睛,然后边痕一脸讥讽的看着展小怜说:“展小姐是不是来错地方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医药费已经支付过,人也派出去专门照顾展小姐养伤期间的必要帮助,展小姐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展小怜摊摊手:“挺好,我没说不满意?!?br />
        边痕看着她:“那么展小姐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什么?”

        财务室的门被人打开,一个中年妇女手里端着一个空茶杯走了出来,看到展小怜很熟练的打了个招呼:“小展来了?账单来了额?你等我下,我去倒杯水就来?!?br />
        展小怜立刻笑眯眯的看着会计,嘴里客气的应了句:“没事,我刚来,您歇会也没事?!钡炔莆褡吡?,轮到展小怜一脸鄙夷的看着边痕开口:“我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的公司跟‘绝地’有业务往来,我是特地过来跟长会计对账的,边律师以为我是因为什么来这里的?”

        边痕冷清的笑了笑,“希望如此?!?br />
        展小怜懒的搭理他,一瘸一拐的走到财务室门口,也不进去,就站在门口等,会计顺便去了洗手间,花的时间有点就,那边方清闲走过来,展小怜立刻举爪跟他打招呼:“方总经理好?!?br />
        方清闲看到展小怜,“展小姐忙,今天过来对账?”抬头看到边痕站在门口,随口问了句:“边律师刚刚是不是说有文件要签字?给我吧,我待会拿上去让老板签下?!?br />
        会计回来,展小怜跟着一瘸一拐的走了进去。

        外面边痕抬抬下巴指了指展小怜:“那个女孩,你认识?”

        方清闲笑道:“怎么有兴趣?”

        边痕看怪物一眼看了方清闲一眼:“我的车祸对象?!?br />
        方清闲一脸惊奇,“不会吧?这小妞挺有意思,要不要发展一下?”

        边痕把手里的资料往方清闲手里一塞,随口说了句:“你以为我是你?”

        关于方总经理私生活方便,整个“绝地”上下就没人待见他的,整个一种马,谁待见他?

        展小怜跟会计对了一下午的帐,主要是有个小误差,找了好半天才找到。

        展小怜走出绝地发现女助理还在外头,她笑嘻嘻的跟女助理说:“哟,看不出来你还挺敬业的,算了,看在你这么敬业的份上,明天不用来了,过两天我要去换药,有要花钱的地方我会主动给你打电话的,没事的话你就回去吧,我得走了?!?br />
        晚上展爸过来接展小怜,一看到展小怜的腿就展爸就彪了,“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腿怎么成这样了?”

        展小怜本来不想让展爸过来接她的,但是展爸坚持要来,展小怜也没办法,来了就怒了,展小怜真是好说歹说才劝住他别跟人家打电话算账,那人也没赖账啊,虽然是一副看不起人的模样,不过该花钱的钱没少花,这对普通人来说就足够了,要不然这些钱还不得自己家出?

        展爸因为生气,路上也没说什么,回到家以后展小怜才发现龙湛带着龙美优过来了,就兄妹两人,龙谷没来,龙宴好几天前就回国外了。

        展小怜也不知道,展爸拿钥匙开的门,展小怜扶着墙往里挪,嘴里还喊了句:“妈,我回来了!”

        龙湛一听到展小怜的声音,立马站起来想去迎接下,脸上都是讨好的笑,结果还没开口,一眼就看到展小怜哪裹的跟木乃伊的脚了,龙湛脸上瞬间就像落了冰霜裂了缝,说出话的就有点咬牙切齿了:“小怜!你的脚怎么了?谁弄的?”

        展小怜一听到就觉察到龙湛周围的气场不对,就跟个来自地狱的黑色修罗似的,展小怜觉得边痕现在要是敢站在龙湛面前,他能一巴掌拍死边痕的感觉。

        展小怜还没来得及说话,展爸那边已经开口了:“还能有谁弄?她自己给搞的,这怨谁?”

        展小怜嘴里“哎”了一声,然后什么话都没说,明明是被人撞的,展爸也知道,不过展爸没说,这明摆着就是他不想在龙湛面前说她的脚是被人撞成这样的。

        龙湛一听展爸的话,那冰霜一样的脸瞬间换了个表情,比变脸还快,冲到展小怜面前,就差像个哄主人高兴的小狗似的摇头摆尾了,嘴里急切的说:“小怜,小怜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看看这小脚肿的,大哥看了特别心疼……小心小心……”然后满脸期待的看着展小怜提议:“大哥抱着你过去吧?!”

        展小怜默默的扭过头,扶着墙自己往前走,还是不要了,跟他说话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流鼻血,要是让他抱了,那鼻血还不得流一桶啊。真么久了,展小怜也算是知道了,龙湛流鼻血的对象只针对自己,除了她,龙湛跟任何人说话都不会流鼻血。

        展小怜那边挪步的时候,龙湛就跟护着一个瓷娃娃似的跟着她身边,半弯着腰,手臂悬着半空,随时随地准备展小怜摔跤他有机会接着,偏偏展小怜顺利挪到了沙发上。

        龙美优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穿着白色的洋装,手脚放置的姿势看着就像淑女,那就是真正的高贵公主。她安静的看着展小怜的腿,对于展小怜为什么把自己的腿弄成那样表示一脸的不解。

        展妈看着心情特别好,展小怜坐在沙发上,抬头对龙美优打招呼:“美女你好呀?!?br />
        龙美优看了她一眼,只是对展小怜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伸手,用牙签扎了面前一只漂亮小碗里果肉,塞到了自己嘴里。展小怜盯着那只小碗,那是她的碗,不过展妈现在用那只小碗给龙美优装了水果。

        展小怜不高兴的嘟嘴,扯着脖子对展妈喊:“爸,我要吃水果!我也要用碗装的……”

        展妈从厨房出来,手里拿着半只削了皮的苹果,嘴里说了句:“用什么碗?就这样啃,看看你的腿,怎么不知道小心呢,你这孩子真是……哎哟,真是气死我了?!?br />
        展小怜气鼓鼓的接过苹果,一口一口的咬着吃,嘴里还说了句:“我都说不小心的了?!?br />
        展妈立刻回了一句:“人家怎么没事就你事倒霉?说你一句你要顶十句,你再顶嘴看我不削你?!?br />
        展小怜压根不怕,她妈的威胁可多了,不过从来没实施过,展小怜笑嘻嘻的一边啃苹果一边说:“妈,我以后一定小心?!?br />
        龙美优手里拿着牙签,安静的看着展小怜跟展妈拌嘴,然后扭头盯着自己手里牙签上的果肉,果肉上一滴水“滴答”一下落下,滴在龙美优的裙子上,展妈没注意,转身进了厨房,龙美优抬头,手里还是举着牙签,然后眼巴巴的看着展妈直接进了厨房的背影。

        展小怜在龙美优的对面,歪头看着她,突然说了句:“羡慕吧?挨骂也是一种幸福不是?”

        龙美优受惊,手一抖,牙签掉在腿上,她手忙脚乱的伸手把牙签拿起来,放到了桌子上,然后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裙子上那滴落水,抿了抿唇,然后抬头看向展小怜,目光冷冷的,比看仇人好不了多少。

        展小怜当没看到,对着龙美优就发问:“对了,我一直不知道龙小姐多大年纪了?比我大还是比我???我是该叫你姐姐呢,还是该叫你妹妹呢?”

        龙湛已经正襟危坐在展小怜旁边坐了好一会了,他时不时的挪挪屁股,往展小怜那边靠拢一下,展小怜都发现要一会了,实在是受不了龙湛那德性了,都那么大的人了,怎么就跟小孩似的呢?龙湛一直在努力找话题,一听展小怜这样问,里面就代替龙美优说话了:“我们小怜比美优小几天,所以算起来,美优是小怜的姐姐?!?br />
        展小怜听了笑眯眯的看着龙美优,甜丝丝的喊了一声:“姐姐啊,那就姐姐吧?!?br />
        龙美优还是不说话,确切的说,她似乎不愿意说话,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展爸展妈跟展小怜说话的时候,她就一直盯着看,一旦别人发现她在看,龙美优肯定是立刻把脑袋垂下去,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

        展小怜都替龙美优觉得累,她抬头看看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展妈,突然对龙美优招了招手,龙美优一愣震惊的看着她,然后伸手指了指自己:“我?”

        展小怜点头,指了指自己的腿说:“麻烦你扶我进我屋里去,我去找个东西?!?br />
        龙美优身后还站在两个保姆,一看展小怜这么说急忙站起来要伸手,展小怜不高兴的瞪了她们一眼:“站着别动!我不高兴陌生人碰我!”

        展爸过来要伸手,展小怜立马嚷嚷了:“刚刚大哥说了,没有是姐姐,我要自己的姐姐扶我去我里都不成?又不是累活重活,几步远而已,再说了,我跟美优姐姐还没说过悄悄话呢?!?br />
        没办法,龙美优只能站起来,伸手虚虚的扶着展小怜站起来,展小怜一只手扶墙,一只手扶着龙美优,慢吞吞的挪到自己卧室,龙美优进去感觉站都没地方站了,她站在展小怜的房间里,咬着下唇,抬头看着房间里一切,从这边看到那边,什么都不敢碰,偏偏站在也不走。

        展小怜对着她抬抬下巴,“你去把门关一下?!?br />
        龙美优警惕的看了她一眼,“你想干什么?”

        展小怜白了她一眼,说:“你也不看看我能干什么?我现在这样还指望跟你打架?关门?!?br />
        犹豫了一下,龙美优还是过去伸手关门,然后重新站到卧室中间,看着展小怜问:“你要说什么?”

        展小怜笑嘻嘻的伸手拍拍床,“来来来,别紧张,坐下说说话,我又不是狮子老虎,你又不是古代的受气小丫鬟?!?br />
        龙美优不坐,其实也是嫌展小怜那张电脑椅脏,不愿意坐。

        展小怜伸手拖着下巴,歪着闹大看着龙美优说了一句:“让我想想,你为什么看到我就一副我抢了你爹妈的模样?我能不能问问,我是不是真的抢了你爹妈,所以你才一直这个样子的?”

        展小怜就一句话,龙美优原本白皙的面孔瞬间变的惨白,她双手紧紧的抓着裙摆,动作十分紧张的看着展小怜,半响才憋出两个字:“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展小怜依旧还是那个姿势,跟着又说道:“要是不对的话,那再让我想想,莫非是你抢了我的哥哥?”

        龙美优站在卧室里的姿势似乎在摇晃,让展小怜觉得这弱不禁风的大小姐有要晕倒的嫌弃。展小怜眨着她毛茸茸的大眼,说:“你没事吧?”

        龙美优的呼吸有点加重,展小怜立马举起双手说:“打住打??!我不说了,你也别把自己气出什么来,我就是好奇问问,为什么第一次看到我,你的敌意就那么重……”

        龙美优吸了下鼻涕,突然带着哭腔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展小怜抓头:“不知道就不知道呗,你哭什么???”

        展小怜不说还好,她一说完,龙美优脸上那眼泪珠子就往下掉,这给展小怜囧的,怎么着反应???她没说什么吧?这坑爹了,要是她爸她妈现在推门进来,她有嘴都说不清了。

        展小怜这心里正是这么想,结果门一响,展妈探头进来说了句:“小怜,美优,收拾下出来准备吃饭,你大哥和美优刚到没多久,肯定饿了。抓紧了……唉,美优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

        展小怜真的惆怅了,狗血就是这么来的。

        龙美优在回头看展妈的时候那是满脸的泪,展妈想不发现都难。

        ——

        渣妞们要变身,月底要交票,过期作废,有票不给的美妞自行剁手一千遍啊一千遍,又晚了,捶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