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21章 小葵的精神病

    第221章 小葵的精神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前方安里木行走的步伐突然顿了下,然后展小怜看到安里木回头对着她笑了下,说:“嗯,挺好的?!?br />
        展小怜听了,小跑两步追上安里木,看着他说:“木头哥哥,你跟我嫂子什么是孩子???我听早先就听我妈说安婶等着抱孙子呢?!?br />
        安里木呵呵笑了两声:“你嫂子年纪还小,不着急。走,这家店还有人在,我们进去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br />
        展小怜一边进去一边嘴里说了句:“随便买身衣裳就行,不用特好的,我这就是临时换一身穿的?!?br />
        安里木跟着她进去:“买都买了,好歹要买小怜喜欢的,要不然不是白花钱了?”

        两人说着进去挑衣服,衣服湿漉漉的穿在身上确实不舒服,展小怜只挑自己顺眼的快速的配了一套衣服,好歹让靠皮肤的衣服是干燥的才行。等展小怜换好衣服出来以后,安里木已经付了钱。

        “木头哥哥,我得去找我那学弟了,他应该到了才对?!闭剐×臃暗瓿隼匆院蟾怖锬舅盗司洌骸安荒苋盟燃绷??!?br />
        安里木抬手看了下手腕上的手表,“应该没来,我让刚刚那警官给我打电话通知的,如果人到了我肯定也接到电话了,别急,肯定还没来?!?br />
        展小怜听了点点头,揉了揉对着抬头对着安里木笑眯眯的说:“木头哥哥,我早饭没吃,你要不要发扬一下绅士风度请我吃碗豆浆和油条???”

        “荣幸之至,”安里木笑着点头,指了指马路对面:“那里有家卫生条件还不错,我经常去吃,今天就请小怜一起过去吃一根油条吧。哎呀,我们小怜好养活啊,一根油条一碗豆浆就打发了……”

        安里木身上穿着制服,展小怜就跟在安里木身后,她笑眯眯的看着安里木背影,一起朝那家豆浆店走去。

        在和燕回遭遇后,展小怜希望安里木有机会像个正常人那样生活,有一个爱他的妻子,有一个可爱的孩子,即便对象不是她,可是像小葵那样的女孩也可以,然后就这样平平淡淡的活到老,展小怜觉得这是自己所能接受的安里木的未来,如今,这一切都实现了,展小怜希望可以永远维持这种现状,看着这样健康、阳光、带着成熟男人的稳重的安里木,展小怜觉得这就是圆满。

        如果可能,展小怜不希望自己再和安里木相遇,更不希望小葵有知道自己和安里木曾经的过往,不过展小怜希望归希望,她知道中间有个天年个人搀和其中,小葵就不可能永远不知道,不定那瞳儿什么时候就会和小葵说了。

        在小吃铺坐下,安里木轻车熟路的和豆浆店的老板打了个招呼:“老板,来两碗豆浆四根油条?!?br />
        展小怜刚刚就想感慨这家的油条个头大了,一听四根就知道安里木肯定是打算一人两根分的,她急忙嚷道:“三根!三根就够了!”

        老板和善的应了一声:“安警官稍等,马上就来哈?!?br />
        等豆浆和油条都上齐以后,展小怜一边拿勺子舀豆浆一边吹,喝下一口后她抬头感慨了一句:“果然我是饿了,这样喝好好喝啊?!?br />
        安里木看着她的表情笑了下,看了看她的脸,忍着没吭声,眼睛无意中瞄到了她的脖子,皱了下眉头,刚要凑过去仔细看,展小怜蓦地低下头,还歪着头看他:“木头哥哥你干嘛?你刚刚可是偷窥我的!”

        安里木哭笑不得,急忙摆手:“别瞎说,你脖子怎么了?”

        展小怜顺手把自己的衣领往上拉了拉,咔哧咬了口脆脆的油条,嘴里说了句:“没怎么,木头哥哥你不吃吗?”

        安里木一边吃东西就一边想看清楚,偏偏展小怜把自己的衣领拉的老高,就是不让他看,还斜着眼睛盯着安里木说:“木头哥哥,你是不是心理不健康就想偷窥我?”

        被她这样一说,安里木想看到也不好意思了,虽然他心里是疑疑惑惑的不放心,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可是展小怜不说,那又是在她脖子的位置,他要真拉她衣领不定旁边的人还以为他是变态呢。

        两人刚吃完,安里木就接到了电话,说展小怜的小学弟已经找到了那位置,让安里木带展小怜赶紧回去。

        回去的路上两人还是走路的,主要是没走下多远,路上展小怜直接跟安里木开口说:“木头哥哥,你赶紧跟我嫂子生个孩子,别老用这样那样的借口拖着。这影响两人的感情不是?还有,瞳儿是不是还跟我嫂子走的特别近?你回去跟嫂子说说啊,让她别跟老跟瞳儿在一块,这样不好?!?br />
        展小怜一路说着,安里木一言不发,半响,他扭头看了展小怜一眼,说:“小怜,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你放心,不管怎么样,我既然跟小葵结婚,就不会辜负她?!倍倭硕?,他说:“我已经错过了我这辈子最喜欢的女孩,我让她伤心了,我不会再去伤害另一个。小怜,对不起……”

        展小怜低着头,双手插在口袋里,半响,她抬头,眼泪汪汪的看着安里木:“木头哥哥你别这样说,你这样说我就想哭,明明是我对不起你的,真的。你别以为是你伤害了我,也别觉得你自己没用不能?;の?,是我自愿的,真的。当初我喜欢你的时候是真的喜欢,后来我也真的不喜欢了,我跟别人的事,跟你没关系,你别自责。你要是真的希望我高兴,你就跟小葵好好过日子,别的你什么都别管,行不行?”

        安里木看着展小怜,然后他朝着展小怜走近一步,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展小怜觉得有点疼,吸了口气,不过没有抬头推开,而是抬头看着他笑了笑,安里木理了理她的有多乱的头发,笑笑说:“好,我不问你的脸怎么了,也不问你的脖子怎么了,但是小怜,我要你真的高兴,小怜你不撒谎的告诉我,你现在开心吗?高兴吗?”

        展小怜一直仰头看着安里木,笑着说:“木头哥哥,你别看我现在这么狼狈,不过我可以一点都不撒谎的告诉你,我现在很高兴,特别高兴,从未有过的高兴,这是我这一生当中最高兴的一天。木头哥哥,我说我高兴,你信吗?”

        安里木的眼中聚拢上一层薄薄的雾气,他看着展小怜,然后说:“我信,你说的任何一句话,我都信?!?br />
        展小怜嘿嘿一笑,转身就走,“木头哥哥是笨蛋,都不知道我说的真是假你就信……”

        小时候,这是展小怜对安里木最常说的一句话,展小怜眼馋安里木那个年纪,经常说些不切实际的话来忽悠安里木,每次安里木都告诉展小怜他信,展小怜一旦听到他说信以后,就会丢下这句话。

        小学弟已经等在那警报亭,手边还提着一个大箱子,那是他们的行李,来青城的时候两人提前收集到的资料什么的,小学弟直接带了出来??吹秸剐×牧郴广读讼?,总觉得大了一圈,而且还有点红,小学弟本来想问问怎么回事的,不过看到展小怜和一个年轻英俊的警官一起过来,也就没好意思开口,还往安里木看了好几眼,眼神暧昧的朝展小怜挤了挤眼,展小怜捏着他的耳朵问:“你眼睛抽筋???挤什么眼?这是哥!”

        小学弟一听,急忙对着安里木鞠躬:“大哥对不起,我刚开玩笑的,真的。嘿嘿!”

        因为小学弟过来,展小怜总算有了回家的路费,她那个包和手机她是不打算要了,想想里面貌似也没什么重要东西,要是有她肯定也不会回去拿。

        跟安里木分别,展小怜直接跟小学弟回了摆宴,到了摆宴以后展小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直接跟营业厅说手机丢了,卡里有钱,人家给她保留卡号,重新办了一张同卡号的卡。

        因为脸上和脖子上都有伤,展小怜回摆宴以后也没回家,而是在宿舍住了好一阵,等她脸上完全消肿了才回去,至于脖子上伤痕,多亏了天气转冷,展小怜可以正大光明的系上丝巾或者穿着高领的衣服。

        展小怜等自己脸上恢复原样以后才回家,到了家里,把自己以前的手机翻出来,直接把卡片塞进去以后,充电,开机,之后又能用了。

        回到公司,展小怜给青城打了个电话:“喂?刘经理?我是穆曦传媒展小怜,我想问下,我们的合作贵集团的计划表排好没有?如果鞥尽早排好我们这边的工作也能尽快开展?!?br />
        刘经理在那边客气沟通,最后敲定排计划时间,一旦好了就传真给展小怜,展小怜挂了电话托腮趴在桌子良久,听刘经理的口气,似乎还是有合作意向的,并没有因为燕回的关系而改变计划。其实展小怜更希望对方能拒绝,一旦拒绝,只要对方主动拒绝,就意味着违约的不是自己,如果是自己开口拒绝,那付违约金的就是自己,这样一笔大单子,违约金是个很大数额,估计就是把公司买了,展小怜和穆曦都付不起那笔违约金。所以,如果对方不提,合作就只能进行。

        回到家里,展小怜拖着腿往沙发上一坐,展妈刚好开门进屋,展小怜扭头看了展妈一眼,有气无力的打着招呼:“妈,你回来啦?”

        展妈看了她一眼,走过来试了试她的额头:“怎么无精打采的样子?是不是病了?”

        展小怜吸了吸鼻子证明自己没有生?。骸拔液玫煤?,哪里病了?我这是累的……”

        展妈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都不知道你整天在干什么,还真当自己是公司总经理了?你那小破店能怎么样???一天到晚往外跑,谁家闺女像你这样?你现在还是学生,创业有那么容易吗?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不怪展妈抱怨,展小怜为公司真是忙成了陀螺,公司兼职的人拿的工资越来越多,偏偏展小怜到现在一毛钱都拿回家,之前还从展妈手里拿了两千块,说是给员工开工资的,展妈当时差点吐出一口血出来,开公司怎么就从她这拿钱了?这公司都不赚钱了还开什么呀?

        展小怜偏不,她就是往里投,往里砸钱,展小怜是那种做亏本生意的人吗?她是知道自己投入这钱百分百能有回报,她现在付出了公司以后发展起来自己就发财了,所以她才愿意砸钱,要不然谁傻呀?

        展妈一边换衣服准备去做饭一边唠叨展小怜,展小怜也不吭声,她说什么都不吭声,就听着,展妈这本事可强了,就一个人能唠叨半天,展爸中午不回家吃饭,说是学校有个会议,赶不回来,就在外头吃了。展妈炒了两个菜,展小怜就是吃现成的主,往餐桌旁一坐等着展妈端菜上饭,展妈没好气的把筷子往她面前一放:“看你惯的,拿双筷子都不能拿?你就剩吃了?!?br />
        展小怜在展爸展妈面前脸皮可厚了,展妈说什么她都顶得住,还嬉皮笑脸的往展妈面前凑大脸:“妈,你多骂骂我呗,你每次一骂我,我就觉得特别爽,继续继续,妈,这个红烧肉可好吃了?!?br />
        展妈:“……”这闺女的脸皮是不是也太厚了点???

        展小怜吃的不亦乐乎,那边展妈突然说了句:“对了小怜,有件事你知道不?”

        展小怜抬头看了展妈一样,还是嬉皮笑脸的说:“什么事???不说我哪知道???妈你就别卖关子了?!?br />
        展妈叹口气,捧着碗一脸惆怅的说:“前天晚上南塘街上的老八婶给打电话问她家儿子明年高考的事,顺便跟我说了件事,说是镇上人都在传,你木头哥哥的媳妇好像到了精神病……”

        “什么?”展小怜猛的抬头看着展妈:“妈,你说的是真是还是假的?”

        展妈放下碗,“我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反正老八婶就是这么说的?!?br />
        展小怜的饭也吃不下去了,放下碗,追着展妈问:“妈,你开玩笑的吧?你说木头哥哥的媳妇?不就是小葵吗?人家可是国外的留学生,结婚的时候你不是说人家又漂亮又懂事吗?你觉得人家这种没有家族遗传病,在蜜水里泡大的孩子,婚姻家庭幸福的女人会好好的的精神???”

        展妈白了展小怜一眼:“我哪知道这个?我就是听人家说是这样的,听说他媳妇现在就是一刻都不消停,见什么砸什么的,木头的丈母娘现在就专门照顾小葵,外面都说是因为木头在外面有人给刺激的,可是我最了解木头那孩子了,他不说那种人,所以这说话不可信。我就希望不是真的,这要是真的,这木头的命也太苦了。你说好好的,怎么就摊上他了呢?”

        展小怜这下彻底吃不了,展妈看着她:“小怜?你干什么去?我就知道你心里肯定难受,妈听了也难受,可这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又能做什么你说是不是?”

        展小怜低头看着自己碗里的米饭,她突然想起那天她随口无心问了安里木嫂子怎么样,安里木那短暂的愣神。

        原来如此。

        展小怜抬头看着展妈,露出一脸的笑:“妈,你就别听人家瞎说了,我木头哥哥的命好着呢??隙ㄓ腥思刀仕顾档??!彼底?,展小怜低头扒饭,快速的扒完了,筷子一扔,拿起包直接跑了出去:“妈,我刚想起来我下午公司要开会,我得去主持会议,先走了哈!老妈万岁!”

        展妈看着展小怜的背影,“这孩子,怎么还是这样冒冒失失的?”

        回到公司,展小怜掏出手机看了半天,然后试着拨通上次她借用的那个交警的手机号,安里木当时接电话的时候展小怜站在旁边扫了一眼手机号,没想到现在竟然用上了。

        电话拨通,展小怜立刻笑嘻嘻的对着电话出声:“喂?是警官大哥是不是?你还记得我吧?我就是一周前在青城向您接电话的,我认得安警官,他是我邻家哥哥,我妈现在找他有急事,您能不能帮个忙,请他接个电话?要是他现在不在,能不能麻烦您把他电话给我下?”

        那警官直接报了个手机号,展小怜谢谢以后关机,直接拨打过去,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安里木的声音带着疲惫从话筒里传来:“喂?哪位?”

        展小怜放到耳边:“喂?木头哥哥,是我呀!”

        刚说完这句话,安里木那边的电话冷不丁出现一阵混乱的噪音,接着展小怜就听到小葵的尖锐是叫骂声从听筒里传来:“……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个狐狸精又给你打电话了是不是?……”

        叫骂声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电话里的声音似乎一直处于争夺状态,除了小葵的声音,展小怜还听到安婶和安里木的声音,包括一个陌生的中年妇女的哭声。

        半响,安里木拿起电话放在耳边说了一句:“小怜,你等下,我待会给你打过去……”说着,电话又在一阵子杂音中持续,然后被挂断。

        展小怜愣在原地,刚刚她从电话里感受到的一切,似乎应验了展妈刚才的话,展小怜的心一直在跳个不停,木头哥哥外头肯定不会有狐狸精,如果说自己是狐狸精也说不通,她和木头哥哥明明就这几天刚遇上的,之前根本就没有见过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人精神受到刺激的话,确实会有精神不正常的情况,可是安里木绝对不是那种会给女人带来那么大伤害的人,那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小葵从一个温柔的淑女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展小怜趴在桌子旁边,伸手抱着脑袋,使劲揉了揉头发,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她明明都跟木头哥哥说好了,明明说好以后以后都要各自高兴的生活了,为什么小葵偏偏又出了这样的事?

        展小怜不知道在桌子上趴了多久,直到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伸手拿过来看了下,接通放在耳边,安里木在那边安静的问了句:“是小怜?怎么了?刚刚吓到你了是不是?”

        展小怜“嗯”了一声,问:“木头哥哥,小葵怎么了?”

        安里木看了眼紧闭的房门,他不想说,确切的说,他不想让小怜知道,展小怜在那边加了一句:“我听我妈说了,可是我觉得不是真的,南塘镇的人都在传小葵疯了,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呀?”

        良久,安里木突然出声:“是,小葵的精神状态是不大好?!?br />
        展小怜坐正身体:“木头哥哥,是精神状态不大好,还是真的有精神???”

        安里木叹口气,揉着太阳穴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一直拒绝就医,觉得自己没问题??墒俏揖醯盟欢跃?,自从来了青城,开始还好,可是现在她不上班,变的多疑,容易猜忌,脾气暴躁,还会臆想出一些莫须有的女人……小葵原来不是这样的,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br />
        展小怜不知道怎么开口,她不确定,难道这就是命?为什么偏偏是小葵呢?

        “木头哥哥你还是把她带去看看,看看是不是忧郁症或者是臆想症什么的,这种后天的应该可以治疗的……”展小怜也不懂,她是真不懂,人好好的为什么会变成精神???一个正常人会疯,就是因为精神崩溃的缘故?展小怜不懂,对这方面接触的也不多,她就是觉得小葵好好的不应该这样。

        安里木努力的笑了笑:“小怜,你别担心,我会照顾她的,放心,我过去看看,她待会醒了看不到我,又要闹人了?!?br />
        “木头哥哥再见,”展小怜挂了电话,她睁着大大的眼,看着门外一动不动,良久,呼出一口气,身体往椅子上一靠,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瞳儿,你在他们中间扮演了什么角色?”

        是的,展小怜从来没有忘记,安里木和小葵之间,还有一个觊觎安里木的瞳儿存在。

        展小怜绝对相信瞳儿在其中扮演了一个相当重要的角色,很有可能重要到刺激了小葵。展小怜托腮,手里握着鼠标,一下一下咔嚓咔嚓的点着,然后丢开,展小怜伸手抓了抓脑袋,走了出去。

        展小怜希望帮助安里木,可是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帮助。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展小怜不可能因为安里木再次接近燕回的人,如果接近了,就等于是告诉燕回,他们又开始了,展小怜不要这样的结果,所以,她只能压下所有。

        放开来想,那是木头哥哥自己的生活,她不会因为别人的丈夫而牺牲掉自己,如果那样,伤心的除了安里木,还有她爸她妈,而持续现状,难过的只有安里木,她和她的父母,会活的很开心。

        公司业务开展,有了“绝地”撑场,再加上青城那笔大单子,公司的人员全部忙碌起来,展小怜还顺势又找了四个人,眼看着办公室都坐不下了,展小怜只能把自己的坐桌子让出来,在院子里临时搬了张桌子当办公桌用。

        穆曦十月份就要回来,她生日那天展小怜还特地给穆曦发了个祝福短信,感动的穆曦当时就给她打了电话:“胶带,我就知道只有你记得我的生日,别的人都不记得,除了你,我一个都没有接到其他的惹祝福短信,我今天可高高兴?!?br />
        展小怜翻白眼,“你行了,除了我,肯定还有其他人记得你的生日的,别你家帅哥大叔,你敢说他忘了?”

        穆曦手里还捏着满是奶油的戒指,看了看电话,又抬头看了看身旁的李晋扬,傻乎乎的“哦”了一声:“他记得,还给我送了个戒指来着?!?br />
        展小怜就知道,这是臭显摆呢,咔嚓挂了电话,懒的搭理。

        穆曦在她生日后回国,歇了几天后穆曦出现在公司,展小怜立马把自己最近发展的几笔大单子拿给穆曦看,得意洋洋的说:“傻妞,你看看,这是咱们公司上报纸的报道,这个是我,看到没?我那天特地打扮了一下呢……”

        穆曦看着她的照片,疑惑的问了一声:“胶带,我觉得你像小老太婆呢?一点都不好看?!?br />
        展小怜鼻子都气歪了。

        *

        偷吃点东西,过点,小黑屋出不来,捶地,两小时七千字,要表扬,不表扬的自行剁手一千次啊一千次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转载请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