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20章 掐死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燕回的头埋在展小怜的胸前没有抬起,只是在听了展小怜的话以后,他原本放在展小怜双肩位置的手猛的一抓,差点把手指掐进肉里,而后,燕回慢慢的抬头,用一种近乎暴虐的眼神盯着她,轻启薄唇:“恶心?”

        “对,恶心!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觉得恶心,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跟你做,我都快被恶心了……”展小怜大无畏的回视燕回,唇边挂着一抹讥讽的笑,说了那么多遍,他要是听不到那是他的问题,重不重复都一样。

        “展小怜!”燕回阴狠的盯着她的眼睛,死死掐着的她的肩膀:“嫌爷恶心?贱人!你算什么东西?你也配嫌爷恶心?你以为你是谁?你跟爷那些女人有什么区别?贱人!爷恶心?恶心你也得给爷乖乖躺下任爷上!”

        展小怜嗤笑:“可不是,青城燕回的权势在此,女人哪个敢不乖?话说回来,除了爷身边那些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女人外,有几个人是因为真心任爷上的?爷这一辈子,除了权势用在了女人身上,您老还有什么是让女人臣服的?”展小怜吸了吸气,忍着肩膀处的被掐断似的疼痛继续说:“燕回,你会遭报应的。我活着我就等看你怎么遭报应,我死了就让那些被迫承欢的女人们怎么看你遭报应……”

        “啪!”

        展小怜剩余的话因为燕回的一巴掌没了声音,她再次慢慢的扭过头,目光冷静而淡定的盯着燕回,肿起来的脸让她笑起来十分吃力,她笑着说:“燕回,我诅咒你这一辈子得不到女人的真心,我诅咒你这辈子都活在孤独寂寞和残酷猜忌中,我诅咒你终有一天众叛亲离不得好死……”

        “展小怜!”燕回的手猛掐在展小怜的脖子,几乎毫不犹豫的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集中在他的手上。

        空气瞬间消失,求生的本能让展小怜的两只胳膊抓上燕回的手臂,胡乱在他的手臂上抓出一条条抓痕,抓扯的动作随着越来越稀薄的氧气慢慢减弱,展小怜觉得眼前一黑,直接人事不知。

        其实展小怜没指望自己还活着,所以她睁开眼的第一眼感觉就是原来天堂地狱鬼混是真的。周围浓重的药水味让她立马意识到她是在医院里,展小怜立马换了念头,靠,言情小说里写的都是真的,她还真穿越重生了!

        一个戴着口罩的女医生推门而入,看了眼展小怜,嘴里淡淡的问了一句:“醒了?感觉怎么样?”

        展小怜眨了下眼睛,本想嚷嚷两声,结果开口嗓子哑的不像样子,她努力清了清嗓子:“医生,给我面镜子!”

        那女医生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脸上已经消了点,不会有疤的?!?br />
        展小怜不管:“哪里有镜子?我自己去看!”

        女医生看她那么执着,把自己用的镜子拿了出来给她,展小怜在镜子里左看右看,发现还是自己那张脸,顿时泄气了,原来不是穿越也不是重生,而是她又侥幸从燕回的魔爪下逃脱了。

        展小怜把镜子还给医生,又指了指自己的嗓子,女医生嘴里随口问了句:“对了,你叫什么?多大年纪了?”

        展小怜:“哎?”

        女医生看着她一脸茫然的样子,“你不记得你发生了什么事?昨天你被人扔在医院门口,有人发现了,值班医生把你抬了进来,你不记得了?”女医生伸手关门,郑重的跟展小怜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要不要报警?”

        展小怜短暂的愣神后瞬间反应过来,她压抑着内心几乎跳跃的满满激动,急忙摆手:“没!没事!什么事都没有!”说着,展小怜伸手拔了手腕上正在打点滴的针管,女医生赶紧过来:“喂!你干什么!”

        展小怜指了指门,一本正经的问:“哪里有卫生间,我快憋死了!”

        女医生被她一说,顾不上说她擅自拔针管的事,急忙给她指路,嘴里还跟展小怜提醒了一句:“回来以后我让人给你重新扎上,真是麻烦?!?br />
        展小怜嘴里答应一声,踩着自己的鞋,先去了趟厕所,从厕所出来以后直接就出了医院,她身上什么都没带,包也丢了,手机还在包里,一毛钱都没有,幸亏她身份证和银行卡什么的都是展妈保管的,她要是带在身上就麻烦了,就这样穿着那身还是湿潮潮的衣服冲出了医院。

        展小怜站在医院门口,抬头看看明亮的太阳,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然后抬脚直接走到一个警察的值班点,趴在窗口对着里面的值班警员说:“警察大哥,我把包丢了,不知道丢哪去了,找不到了,您能不能帮帮忙,借我个电话用一下,我打个电话让人来接我就行?!?br />
        那警察一听,也没说别的话,就把电话借给展小怜了,展小怜直接拨打那小学弟的手机号,“喂?小魏是不是?是我展小怜呀,这样,我把包给丢了,你到……”展小怜问了下警员自己所在的位置,然后告诉小学弟:“我就在这地方等你,你过来接我,我可怜死了,你赶紧过来哈?!?br />
        展小怜把电话递给那警员,“谢谢警察大哥哈?!?br />
        那值班警察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突然问:“哎,小姑娘,你脖子上怎么了?”

        展小怜一愣,下意识的想缩脖子,那值班警察看她的表情,站起来想凑过去看,展小怜往后退了两步,“没事,真没事……”

        警察一看她这个反应,根据自己的经验就越发觉得有事:“小姑娘你别怕,我是警察,肯定不会害你的,你告诉你是不是碰到了什么麻烦事?有什么困难你跟我说,我肯定会帮你解决的……”

        展小怜伸手拉了拉衣领,笑嘻嘻的对那警察开口:“警察大哥你可真尽职,我真没事……嗯,要说有什么事吧,就是我跟我男朋友分手了,我心情不好?!?br />
        其实警察也就是瞄到展小怜脖子上有青紫的痕迹,看的也不是很明显,展小怜里面穿的是个小高领,外面套的小西装,就是昨天穿的那一身,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给套上的,反正她醒来就是穿的这湿漉漉的一身,脖子下的那条只露出了没多少。

        展小怜自己不确定警察看到了多少,只能这样模棱两可的说,果然,警察听了展小怜的话立马就联想到有多愁善感的女孩失恋会自杀,还以为展小怜就是这样的女孩群体里的一员,立马从警报亭里出来,把展小怜请到里面,也没做别的,就是跟展小怜聊天,聊着聊着展小怜就发现了,这热心的警察大哥是在开解她,怕她自杀呢。

        刚好在等小学弟的时候没地方坐,展小怜就乖乖的坐在里面等,一边等一边听警察说话,还时不时的回应一句。

        展小怜对这一片也不熟,一问才知道是个比较偏的地区,她在等小学弟的过程中一直跟这个警察在说话,说到一半的地方警报亭外有个穿制服的警察拉开门走了进去,嘴里说了句:“刘哥这是谁???不会是嫂子吧?”

        “安队回来了?”那警察立刻站起来,笑着否认:“安队,这是一丢了东西的小姑娘,跟我借电话找人送东西过来,我正跟她聊几句?!?br />
        展小怜坐着没回头,她听着后面那人的行动的位置,然后站起来,背对那警察挪动腿,转身头也没回的抬脚就走,那警察急忙跟着后面喊:“哎,小姑娘,你朋友来了没???没来你走什么呀?”

        安里木伸手摘下头上的帽子,回头看了眼刚刚走出去的女孩,一愣,猛的扭头再次看过去,然后抬脚追了出去:“小怜?!”

        展小怜一听到安里木的声音,撒腿就跑,安里木迈开长腿就直接追了过去:“小怜,是我!”

        展小怜的胳膊被安里木一把抓住,安里木气喘吁吁的说:“小怜,是我!别怕,是我呀!”

        展小怜弯着腰,累的直喘气,一边把自己的手抽回来,一边对着他摆手:“木头哥哥……你,你怎么在这?”

        安里木一脸不解的看着她:“是在这边上班,倒是你,你怎么在这?”顿了顿,安里木突然发现展小怜的衣服是潮湿的,他伸手一拉展小怜胳膊,急切的问:“小怜,你怎么穿着湿衣服?你掉水里去了?到底怎么回事?”

        展小怜摆摆手:“怎么每个人看到我都问一句?我倒霉呗,被人浇的,就这样了?!彼底?,展小怜又要走。

        安里木拉着不让:“小怜,你不能穿试衣服走路,现在天也挺冷,要是一直这样穿肯定会感冒,走,我给买套衣服先换下再说?;褂?,你包丢哪了?我待会给你做个笔录,我这几天帮你找找?!?br />
        展小怜一听脑袋顿时好几个大:“木头哥哥,你别折腾了,我一个不值钱的包,里面也没几块钱,还笔录呢,免了吧,再说是我自己弄丢的,又不是被偷了的,没必要。要不帮我换套衣服,我下次给你钱?!?br />
        安里木回头看了展小怜一眼,然后笑了笑,说:“我要你什么钱?赶紧走,怎么还这么虎?”

        展小怜也没再说话,跟在安里木后面走路,看着安里木挺拔的背影,她一边走一边问:“对了木头哥哥,嫂子还好吧?”

        ------题外话------

        爷肥来鸟,看月票,点头握爪,木万更不是爷的错,是爷的美妞们变渣妞的缘故,渣妞不给爷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