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11章 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的身体越过飞机座椅的扶手被燕回强行按在自己腿上,中间隔着东西肯定不舒服呀,展小怜要动一下,燕回就炸毛:“动什么动?”

        本来想睡觉的,因为这样怎么着也睡不着,半响,展小怜实在忍不住了,只好开口说话,怕引起人的注意,压低声音说:“爷,我不睡了,不困……”

        燕回垂眸看着她,展小怜立刻把自己的大眼睛睁的大大的,以示她现在真的不困了,燕回冷着脸,伸手一推,把展小怜的脑袋从自己腿上给推了过去,然后摆了个舒服的姿势,托腮看着另一边。

        展小怜坐正身体,耳朵里还塞着耳塞,从自己随身的包里掏啊掏,还真掏出一本言情小说,低头就开始翻书。

        燕回本来是看着另外的地方,半响见身边没一点动静,燕回动了动脖子,身体往座椅上一靠,眼睛往展小怜身上斜了斜,最后把目光落在展小怜手里的书上,字太小,看不清,燕回的身体往前倾了倾,顺着展小怜的视线看上面的文字。

        展小怜低头翻页,刚想抬头活动一下脖子,觉察身边有人靠过来,她下意识的把书往边上挪了挪,结果燕回伸手,把她手里的书抢了过来,大刺刺的往座椅上一躺,举着那书就开始看。

        展小怜伸手抓了抓头发:“爷,您老什么时候有这嗜好?这可是女生看的书?!?br />
        燕回漫不经心的问了句:“法律有规定?”

        展小怜窒了下,才说:“没……”

        燕回理所当然的说:“那爷就可以看?!?br />
        展小怜觉得自己还是跟他直接沟通,或者是减少沟通,这完全没沟通的必要,没了书,展小怜又不能拿手机玩游戏,没办法,只能睁着眼睛看着机舱顶部发呆。正神游呢,突然听到燕回说了句话:“妞,青城……以后还去不去?”

        展小怜愣了下,然后模棱两可的回了句:“我老姨家住青城?!?br />
        燕回继续翻着书,说:“爷要是去摆宴了,是不是会装着不认识爷?”

        这问题展小怜觉得多余,她肯定不会装着不认识燕回,她是什么人???她就是一普通的大学女生,可现在展小怜不这么认为,她这个普通的大学女生现在不普通了,因为她跟燕回之间,很明显的有种跟别人不一样的关系。别的不说,单单这飞机上这么多道上的大佬兄弟,在这些人眼里,她已经摆脱不了跟燕回的关系。

        只要她在摆宴的一天,她就不能躲着燕回,展小怜不确定自己现在离开燕回的庇护,能活多久。

        展小怜相信也坚信,燕回来之前就已经做了算计,他要的,就是这种让她没办法拒绝和躲藏的情况。所以,才有他公然出现在她爸面前挑衅,公然告诉所有人,他跟她,从来就不是互不相识。

        展小怜现在头疼的回去以后展爸那边怎么办,展爸那边会不会已经知道了什么?燕回能做到这一步,是不是说他已经主动把这些消息放给了展爸知道。展小怜不敢跟燕回求证,确切的说,她不愿跟燕回扯上跟父亲有关的事,这会让展小怜觉得自己不但没脱离燕回的掌控,甚至还跟他进了一步。

        燕回是聪明还是笨,展小怜懒的去想,最起码有一点,他在算计展小怜这事上,还是用了心计,那看似莽撞毫无章法的行动下,却布下了常人看不出的棋局,在别人还在走卒的时候,燕回已经落子将军。

        燕回伸脚踢了展小怜的腿一下,提醒:“妞,爷跟你说话呢?!?br />
        展小怜头也没抬的说了句:“不会,摆宴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认识燕爷,这么好的条件,我要是错过了那也太笨了?!?br />
        燕回连着翻了好几页手里的书,百无聊赖的说:“妞,爷怎么妞有种言不由衷的意思?!?br />
        展小怜慢慢的抬头,微微转了身子看向燕回,说:“没,真心实意的。我现在要是再矫情,那我真的离死没几步了?!倍倭硕?,她又问:“爷,我们说好的,是吧?”

        燕回“啪”一下合上书,手一松丢到展小怜手上,漫不经心的回了句:“啊,说好的?!?br />
        展小怜看着他说:“爷不会反悔,也不屑纠缠,是不是?”

        燕回微微抬眸,“嗯?!?br />
        展小怜挺直腰板,低头看着自己抱着书的手,说:“那就行,爷是顶天立地的男人,我跟爷确认过好几次,爷都是肯定答案,如此,我也就放心了?!?br />
        接下来的旅程中,两人都没在说话,展小怜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捧着书看,其实这本书她都不知道看多少遍了,不过有事没事的都会拿出来打发时间,内容也没少好看的,就一男一女相互折腾的故事。

        燕回坐在展小怜旁边,最经典的动作就是手托腮歪着脑袋,时不时用眼角看下展小怜,那表情那动作,明摆着就是想找个话题跟展小怜说话,不过不知道说什么,另一手不耐烦敲着扶手动作就跟让提醒展小怜主动他说话似的,可惜,展小怜低头翻书就没抬头,也就没法看到燕大爷那类似欲求不满的表情。

        飞行旅程非常漫长,展小怜来的时候差不多都是在睡觉中度过的,回去可遭罪了,就是在椅子上干坐着,书也不想看,手机也不能玩,她只能靠在椅子上眯眼,明明困的要死,偏偏没法睡觉?;漳诟髦稚舳加?,打滚的说梦话的咂嘴的磨牙的,展小怜耳朵里的耳塞都快顶不住了。

        跟展小怜隔了两排的有个胖子一个劲的打呼噜,展小怜那白眼翻的都跟啥似的,小手托腮唉声叹气的,这就是不顺啊。

        飞机在中途停飞机场补给燃料,燕回冷不丁站起来,伸脚踹了展小怜一脚,嘴里说了句:“出来!”

        展小怜愣了下:“爷,什么事???”

        燕回不耐烦的说了句:“让你出来就出来,那么多废话?”

        展小怜斜眼看他,燕大爷终于意识到这是这妞不高兴的征兆,伸手扯了扯衣领,清了下嗓子,说:“跟爷出来?!?br />
        展小怜直接回了句:“我不去了,我等飞机起飞?!?br />
        结果,燕回直接上手,解开展小怜身上的安全带,拖着她就下飞机。被燕回拖着往旋梯下走的时候,展小怜看到自己的行李被人卸了下来,她赶紧冲着那方向喊:“哎,你们别搬我东西??!”

        搬东西的人跟没听见似的,直接搬着展小怜的东西就往另一架小飞机上去,展小怜一看明白了,肯定是燕大爷嫌那集体大锅饭的日子苦,要改私人专机,她也被燕大爷顺带给捎上了。

        展小怜看着那飞机表示很惆怅,虽然进去可以享福,不过她能不能不进去?

        站在飞机下,展小怜站住脚不走了,燕回回头指着那大的客机问:“妞,别怪爷没提醒你,那里面坐在的十个有九个有牢狱里出来,你确定你要回去跟那些东西一起?小心没下飞机就被所有人轮一遍了……”

        展小怜的小脸顿时垮了下来,她抿着嘴,将信将疑的看了眼那飞机,心里琢磨燕回说那些话的真实性,燕回不耐烦,伸手抓着展小怜的头发就走:“赶紧了,爷的耐性有限,别跟爷磨磨唧唧的。爷这是看在你跟了爷一场的份上捎上你,你就别自恋的以为爷会对你怎么着,爷没兴趣?!?br />
        展小怜上了飞机,打量了一番发现跟原先去的那不是一辆,有点脸黑,这东西到底有多骚包才能这样一个人拥有多架飞机???这是正儿八经的享乐主义啊。

        燕回上了飞机就脱了外套,走到一个门前伸手一推,指着那门跟展小怜说了句:“你给爷赶紧进去,别往爷面前凑,爷看你特别眼疼?!?br />
        展小怜巴不得呢,她都快困死了,眼睛下面的黑眼圈重的媲美熊猫了,啥话没说,拖着脚步,几步冲到里面,咣一下关上门,就闭着眼睛脱了外套和鞋,包往旁边一放,倒头睡在床上,伸手拉了被子盖住,睡觉,死也要死在床上。

        展小怜返程的幸福日子就从这一刻开始,因为沾了燕大爷的光,好吃好喝有人侍候,最关键的是她可以睡觉,跟其他回学校的同学比,她真是幸福到家了。

        漫长的旅行截止到飞机降落在青城土地的那一刻,展小怜被人敲门的声音吵醒,她爬起来揉着眼睛开门,迷糊着,习惯性的问了句:“爷,您老又有什么事???”

        门外站着一个满脸温柔笑容的空乘人员,她笑意盈盈的看着展小怜说:“展小姐,飞机已经到了青城着落,燕爷已经下了飞机,我是此次飞行的领班,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br />
        展小怜愣了下:“我们到青城了?”

        空乘依旧微笑着点头:“是的,飞机已经到了青城?!?br />
        展小怜放下揉眼睛的手,半响一边打呵欠一边说了句:“知道了。我马上就下去,稍等下,我拿下我的东西?!?br />
        下了飞机,展小怜回头看了眼,背着自己的包,手里托着行李箱就要往出口走,有人过来接过她的行李,一路无需展小怜开口,直接把她送到摆宴,等展小怜下车后,那车直接开走了。

        展小怜站在摆大的校门口,她弯腰伸手摸了摸腿上的伤口,深呼一口气,抬脚往校门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