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10章 便宜的渣爷

    第210章 便宜的渣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新婚夜穆曦跟展小怜要了只小翅膀,展小怜直带了一片,肯定不够用啊,又去找了其他女生的,东借西借的总算是熬过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那专机空运的小翅膀就全到了。

        展小怜知道新婚夜的糗事,还知道穆曦肯定会肚子疼,估计哪里都走不了,城堡还有那么多客人,李晋扬还要招待客人,所以早上起来气温回升以后就去找穆曦,穆曦正可怜巴巴的抱着一只大熊娃娃坐在沙发上翻杂志,看到展小怜来还满脸哀怨的表情,展小怜一看到她就开始笑,笑的特别暧昧特别猥琐,一边笑一边抖着肩膀往穆曦面前走,嘴里还说:“哟,傻妞,这一大早的怎么这副表情?昨晚上是你跟帅哥大叔的新婚夜,过的好不好?”

        穆曦嘟嘴,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哼,胶带坏蛋?!?br />
        展小怜在穆曦旁边坐下,看了看旁边一堆小翅膀,伸手拿起包捏了捏,说:“这从哪弄来的?昨晚上不是还没有,怎么突然这么多?不会帅哥大叔让人家送过来的吧?”放到面前看了下,“还全是外文,看来还真是送来的呀?!?br />
        穆曦无精打采的点点头:“他不让人去买,那我怎么办???”

        展小怜继续奸笑:“那是,他是你男人,不使唤白不使唤不是?对了傻妞,咱俩聊聊天,跟我说说你家大叔的持久性怎么样?!?br />
        穆曦眨了眨妖精似的眼睛,一本正经的说:“揉了一夜的肚子啊?!?br />
        展小怜一巴掌拍过去:“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战斗力的持久性?!蔽私徊教嵝涯玛?,展小怜还做了个心形的手势,说:“我说的是这个,床上?!?br />
        穆曦顿时看怪物似的看着展小怜,红着脸嚷道:“胶带你怎么跟我哥一样?太坏了!坏死了!”

        展小怜瞪大眼睛:“哈?商老师还有这嗜好?”

        穆曦赶紧辩解:“我哥才不会这样呢,我是说燕回。是燕回!”

        展小怜自动屏蔽燕回这个名字,用肩膀推推穆曦,继续追问:“傻妞,来,跟姐姐说说感想。第一次什么感觉?”

        穆曦鼓着小嘴,伸手捂住脸,似乎不抬头,嘴里一个劲的嚷:“胶带你丢人,你丢死人了!”

        展小怜脱了鞋盘腿坐在沙发上,啥事不做就是追着穆曦问,穆曦被追的没办法了,抬头看着天花板想了想,说:“感想的话……应该是一针见血吧?!?br />
        展小怜:“噗——”

        穆曦扭头看着展小怜眨眼睛,一脸无辜的问:“干什么?”

        展小怜赶紧接过穆曦递过来的纸擦身上的水果沫,一边擦一边大笑:“傻妞,你真有才,不对,确切的说,是太有才了,哈哈哈哈……”

        穆曦看展小怜笑的那么张狂,心里也觉得是不是自己的形容词用的不好了,气鼓鼓的说:“人家都说不说了,你非要问,你还笑?!”

        展小怜摆手,都快笑岔气了,一边笑一边摆手:“不笑了不笑了,哈哈哈哈哈……”

        穆曦那张漂亮的小脸都黑了,展小怜赶紧捏着揉着小脸让自己恢复原样,嘴里还好心好意的提醒穆曦:“好了,我不笑了。对了,这个以后人家问你就别回答了,要是你家老公知道了,绝对会收拾你,哈哈哈……”

        穆曦鼓着小嘴,展小怜笑的小脸通红,为了不让穆曦生气,低着头拼命吃水果。

        一会功夫后,展小怜三句话就把穆曦哄的嘎嘎笑,穆曦自己不能吃水果,就专门动手给展小怜剥,展小怜只管吃就行。两人正说着话,那边李晋扬走了进来,看到展小怜也在,对着她点点头,直接走向穆曦:“乖宝,今天肚子难不难受?”

        穆曦可怜巴巴的看着李晋扬,点点头:“反正不舒服?!?br />
        展小怜的小嘴塞的鼓鼓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在李晋扬伸手打量了一番,老是往不该看的地方看,估计看的次数多了,李晋扬有所觉察,回头看了她一眼,展小怜里面移开视线,小脸真是一本正经的,伸手拿了两个自己喜欢吃的水果站起来,对穆曦说了句:“傻妞,我先回房了,你好好休息,有啥事跟我说一声哈?!?br />
        穆曦点头,跟展小怜摆手:“好,胶带拜拜?!?br />
        展小怜赶紧跑出门,出门就开始捂着肚子笑,怎么也看不出来帅哥大叔那么高的个能跟针扯上关系,展小怜笑了一半,门突然被人拉开,她回头一看发现是李晋扬听到动静开门看看怎么回事了,展小怜立马忍着笑,严肃着小脸对着李晋扬摆摆手:“李先生回去吧,不用送了,我找得到回去的路?!?br />
        李晋扬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对她点点头关门。

        等李晋扬关了门,展小怜又开始神经病似的笑,一边笑一边往回走,走过一个楼梯的时候看到季卉手里拿着一朵花提着裙子往楼上走,看到展小怜过来,季卉满脸笑意的问了句:“展小怜你从穆曦那刚过来?穆曦怎么样了?没事吧?”

        展小怜看着她手里的花夸了句:“嗯,她挺好的。哟,沙漠里还能摘到花?挺新鲜的,不会是盆景里摘的吧?”

        季卉闻言,显摆似的把花拿到展小怜面前晃了晃,“好看吧,我也觉得好看,这个……不是我摘的呢,人家送的?!?br />
        展小怜点点头:“挺好看。对了,穆曦让我看到你跟你说一声,她那边卫生棉买到了,昨晚上借了你几片,要是你不够用的就去找她拿,她现在抱着毯子哪都不敢去呢?!彼底耪剐×昂俸佟被敌α缴骸靶吕晒僖舱婀坏姑沟?,新婚夜碰上新娘子大姨妈造访,哈哈哈哈……”

        季卉不明所以的问了句:“大姨妈造访怎么了?女人不都这样?看你把你笑的?!?br />
        展小怜一边扶着楼梯往上走一边笑:“你不觉得很好笑?”

        季卉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她摇摇头:“我真没觉得好笑啊,你怎么跟燕爷似的,他今天早上听我说也笑了半天呢,我就不知道哪里好笑了?!?br />
        展小怜自动屏蔽燕回的名字,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上,说:“妞啊,你想啊,春宵一刻值千金,这人结婚一辈子能有几次?就因为傻妞的大姨妈来了,这千金夜就这么没了,我要是新郎,我得郁闷死?!?br />
        季卉反应了一下才说:“展小怜你这样一说,我还真觉得新郎挺可怜的,呵呵?!?br />
        两人一路聊天,直接回了房间。

        婚礼结束以后,远道而来的客人开始准备返程,展小怜那条被咬伤的腿上还抹着防止发炎的药膏,走路也能不借助外力慢慢的往前挪了,因为跟燕回的那点关系,展小怜回去的日期跟其他人不一样,她专程去找过穆曦,让穆曦借李晋扬的力打听下燕回的返程日期,穆曦打听到的消息是燕回是第一批离开,为此,展小怜特地跟安排调度的人商量,借着腿伤的借口,把她安排到第二批离开的人里。

        第一批队伍离开后,展小怜自己整理好自己的行李,跟穆曦打了个招呼,在第二天登上了回程的飞机。

        展小怜坐上飞机以后,正低头把安全带系好,调整了下宽松度,身边坐了个人,展小怜扭头一看,脸顿时黑了一半,燕回正大刺刺的坐在展小怜身边,对着她举起手打招呼:“哟,妞,猿粪呀!”调度人员安排满座位后,清点人头发现刚好坐满人,立刻安排准备起飞,燕回是最后一个上飞机的,他上来没几分钟飞机就准备起飞,展小怜想再换下一趟根本不可能。

        展小怜手托腮透过玻璃看着外面,当没听到那人说话,燕回的胳膊往后一搭,直接搭在展小怜座椅的顶部,这让展小怜有种自己是被他搂着的错觉,身体往下游了游,展小怜掏出两只耳塞往耳朵里一塞,又从随身包里翻了个眼罩带在眼神,然后抱臂闭目睡觉。

        燕回一手撑着额头慢腾腾的看着她,等她闭上眼睛以后,燕回悠然自得的大腿翘着二郎腿,搭在座椅背上的手一下一下的轻轻敲着,直到展小怜原本绷直警惕的身体慢慢放松,发出轻浅的呼吸。

        燕回撑着额头的手改成托着腮,歪头看着展小怜,半响突然站起来走向后面,蹲在地上翻东西,一会功夫就从箱子里翻出一块清洗后消过毒还用密封袋封起来的毯子,撕开拿出来,又晃回去在展小怜身边坐下,伸手把那毯子盖在展小怜脖子下面的地方。他摆弄着手里的手机,然后跳出照相机,转到展小怜的侧前方,对着展小怜“咔嚓”按了下开门拍了张照片,看着照片嗤笑:“丑死了?!?br />
        展小怜睡的个猪头似的,自己也觉得有点凉,理所当然的把身上的毯子又紧了紧,动了下身体继续睡。当然,展小怜是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造型,她要是知道了,绝对会一蹦三尺高。她现在怎么可能接受自己在燕回怀里睡着了的事实?

        按理在外面睡觉肯定不舒服,可展小怜有准备,不让噪音吵醒自己,营造一个黑夜的效果,再有个稍微舒服点的地方躺,睡的就特别熟。

        这段飞行的使劲不长,两个小时就到了,展小怜还是被人推醒的,她伸手摘下眼罩就看到燕回在捏她的脸:“妞,猪都比你勤快,赶紧醒了,要不然就把你一个人丢在这?!?br />
        展小怜赶紧揉揉眼睛,发现飞机上就剩她跟燕回了,其他人早就下了飞机,展小怜赶紧把耳塞拿下来放到包里,解开安全带站起来,燕回挡在外面没动,展小怜抬头看他,很客气的说:“麻烦让让,谢谢?!?br />
        燕回伸手抓了下头发,看着展小怜邪笑:“哟,妞,这断了就这么生疏?这样爷可伤心了,爷都答应断了,有必要把界限划的这么清?断了的是关系,总不会连个招呼都不打?来来来,跟爷打个招呼不为过?!?br />
        展小怜抬起手,对着燕回摆了摆,干巴巴的说了句:“哟,爷,猿粪吶?!?br />
        燕回邪笑:“这才对,断了又不是成仇人的?!?br />
        展小怜跟着燕回身后,慢吞吞的挪下飞机,因为她是看着燕回先上了其中一架飞机的,所以她就往另一架等在那里的飞机上去,一个负责跟机的人赶紧跑过来接应:“展小姐,展小姐,不好意思,这架飞机已经坐满了,您是最后一个下飞机的,所以只能坐另一架飞机……”

        展小怜:“……”

        上了飞机,飞机上满满的都是坐在参加婚礼的人,展小怜一进去就觉得有点压迫感,飞机里很安静,确切的说是没人敢说话,因为燕回正大刺刺的坐在飞机最后面,这让飞机里的气氛十分紧张。这架飞机里坐着的大部分都是李晋扬的那朋友,都是在道上混的,一个个人高马大身上布满纹身,看着就不像好人,展小怜这一娇滴滴的小姑娘一进去,顿时吸引了大批人的目光,这些人都等了好一会了,刚刚跟机的人过来说还有最后一个客人,现在看看貌似这最后一个客人就是这小姑娘了。

        展小怜一边走一边找位置,这又不是自己买的机票,压根没固定座位,展小怜只能一边走一边看哪里有空位置能让自己坐下来,找到最后,发现最后一排的位置上,燕回那东西一人占了两个座。

        展小怜觉得无比的蛋疼,来的时候燕回那可是专机,连航线都为他一个人开辟了,结果现在他随大流?随大流就算了,还抢座位?展小怜本来都是打算好不跟他说话的,这下好了,她一看燕回这架势就知道她要是真不说话,这飞机她也没法坐了。伸手抓抓头,展小怜嘴里说了句:“爷,让个位呗,这一整个飞机就您老这有个空的,只能找您老人家了?!?br />
        燕回没说话,只是慢条斯理的放下腿,给展小怜让出了个位置,一飞机的人都不敢说话,就连喘气都是小口小口的喘,生怕惊到了变态的燕回。

        燕回翘着一条腿在抖,展小怜坐下以后嘴里还说了声:“谢谢?!比缓笥痔统龆脱壅执魃?,继续闭目睡觉。

        睡到半截的,展小怜那小脑袋一歪,靠到另一边的一个保镖的身上,燕回那脸瞬间黑了,就差把那保镖的半个肩膀给卸了,保镖的脸煞白,一动不敢动,然后,眼睁睁的看着燕爷动手,十分粗鲁的把展小姐的脑袋强行拉到了他的肩膀上。

        这一拉,展小怜就醒了,她坐直身体,迷迷糊糊的伸手把眼罩往上掀了下,没发现什么情况,眼罩往下一拉,继续睡。

        燕回冷着脸,伸脚踹了那保镖一脚,保镖紧张的看着燕爷,结果,燕回做了个手势,两人换了个位置。

        不过,并没有如燕爷的愿,因为这次展小怜的小脑袋是往另一边靠的,就是说,展小怜还是靠在保镖的肩膀上。

        燕回那脸阴的跟什么似的,再次动手,把展小怜又拉了过去,展小怜又醒了,她哼唧了两声,重新靠在后面躺好,伸手放下面前的小桌板,往上一趴,继续睡。

        燕回:“……”

        保镖绷着脸不敢笑。

        燕回看着展小怜趴了一会,突然伸手在展小怜的小桌板上拍了一下:“起来,不许趴着睡?!?br />
        展小怜受了一惊,还真的醒了,她伸手摘下眼罩,看着燕回迷糊的问了句:“怎么了?”

        燕回回答:“要起飞了,不许趴?!?br />
        展小怜“哦”了一声,然后打了个呵欠,无精打采的睁着眼睛等飞机起飞。

        燕回绷着脸,看了她一眼说:“妞?!?br />
        展小怜扭头看他,还没完全清醒,连呼吸都是带着傻气的,“干嘛?”

        燕回伸手把拍拍自己的腿,说:“看在跟了爷这么一段时间的份上,爷许你趴在爷腿上睡觉?!?br />
        展小怜揉揉眼,回了句:“哦,不用了……”

        燕回怒了:“你趴不趴?要是再敢说不趴爷就把你扔下飞机?!?br />
        展小怜解释:“我是说不用了?!?br />
        燕回强行拉着展小怜的头发往自己腿上按:“你给爷过来!”

        展小怜嘴里“哎哎”叫了两声,隔着扶手歪着脑袋被燕回按下。

        做过各种不要脸事和重口味事的各路大佬们纷纷低头,整个飞机上的人都没人敢吭,一个个对燕回表示鄙视,哪有在飞机当众让女人给他做那事的?果然青城燕回是个大变态,这也太重口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