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09章 连着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这女人麻不麻烦展小怜可不管,她自己就是女人,她觉得自己从来都不是麻烦物件,拖着她的小腿好不容易挪到房间歇着,拉开窗帘,往床上一躺休息了,虽然什么事都没做,不过这一天下来,还是腰酸背痛,脚脖子都肿了。

        现在客人都是自己行动,城堡的主人就顾着新娘子腻歪了,贵宾都有专人领着行动,剩下就是这几个学生,展小怜的门半开着,门前有女生经过,说说笑笑结伴走过。展小怜伸了个懒腰,打算躺床上歇一会,一条腿刚伸到床上,半掩的门被人敲响,展小怜抬头问了句:“谁啊?”

        一个穿着白色涯裙,脸上还带着妆的女生站在门口,嘴里应了句:“是我,展小怜你睡觉呢?”

        展小怜从床上爬起来,坐在床沿伸头看了一眼,说:“是你啊?进来吧,没睡呢,就是觉得而有点累。有事吗?”

        那女生走进来,笑眯眯的看着展小怜,伸手关门,“没事,我过来看看你,对了,听说你腿被蛇咬了,现在怎么样了?”

        一听这话就知道两人关系不怎样啊,确切的说,展小怜跟她不是一个专业的,要不是穆曦的关系,两人估计到现在都不知道对方姓什么,展小怜知道这女生,叫季卉,早先住穆曦宿舍隔壁,穆曦那时候喜欢看杂志,这女生就是杂志多,穆曦经常借,所以才认识的,刚刚跟燕回抱一块啃的不就是她嘛,展小怜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想来干什么的。

        季卉在展小怜旁边坐下,看看她腿上的伤口,“看起来好多了,下次小心点?!?br />
        展小怜对她笑了笑:“多想美人关心,这是个教训,下次肯定是我咬蛇了?!?br />
        季卉哈哈大笑两声,又跟展小怜扯了两句,然后装作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对了,我前几天看到你跟那帅哥一起回来的,你们之前就认识?”

        展小怜装傻:“我认识的帅哥多着呢,你说的是那个帅哥啊?”

        季卉露出一脸羞意的看着展小怜说:“这里长的帅的男人,不就是那几个,就是那个姓燕的?!彼低堤ы戳苏剐×?说:“刚才在教堂门口的时候你还跟他说过话,你忘了?”

        展小怜顿时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对着她咧嘴笑笑:“哦,他呀,算认识吧?!?br />
        季卉一脸好奇的问:“什么叫算认识啊?认识就认识呗,又没什么?!?br />
        展小怜摊手,说:“他是穆曦的干哥哥,我跟穆曦青城的时候就是住的他酒店,不过呢,这人性子有点骚,所以我不大喜欢?!?br />
        季卉抿着嘴,然后对展小怜温柔的笑:“我觉得他太帅了,好喜欢。你不喜欢就好,我看他说什么定情信物,还以为你们是有婚约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我家教很严,我爸我妈肯定不会让我做那种破坏人家感情的事?!?br />
        展小怜看了她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提醒:“这样啊,那你还是趁早算了,穆曦的这位哥哥是结过婚的?!?br />
        季卉顿时长大嘴巴:“啊?!真的假的?”

        展小怜摊手:“我无意中看过他结婚证,信不信由你?!?br />
        季卉被这个消息打击的十分深重,半天都没缓过劲,最后还是恍恍惚惚走掉的,展小怜在她出门的时候还喊了句:“季卉帮我把门关一下,谢谢?!比缓笾苯犹上滤?。

        展小怜躺床上的时候就在想,今晚上是傻妞的新婚夜啊,那就祝傻妞新婚夜快乐,把这句话在心里默念了三遍,闭上眼睛就睡了。

        睡到半夜展小怜就有种鬼压床的感觉,她都喘不过气来了,就是被压的,除了这个,还有就是身体上怎么有个东西摸来摸的?展小怜很小就听大人说过鬼压床,醒不了,她也以为自己醒不了,结果一急,就醒了,醒了以后才知道,不是什么鬼压床,而是燕回那东西压过来了。

        展小怜这给气的,“爷,您老这是走错门了?”

        燕回当没听到,继续自己手上的活,直接把展小怜脱了个干净,嘴里还胡掰呢:“爷梦游,一睁眼就在这了?!?br />
        展小怜这要是乖乖就范就怪了,手脚并用对着他又抓又踢,嘴里直接喊了出声:“来人!快来人!有贼——”

        门口还站在燕回的两个保镖呢,展小怜那声音又不是压着的,这样一喊,外面的两人都听见了,燕大爷这面子“卡啦”一下就掉到了脚底下,他伸手捂着展小怜的嘴,瞪着眼:“妞,你想死?”

        展小怜嘴被她捂住,话也说不出来,睁大眼睛回瞪着,燕回松手,低头对着她的嘴就啃过。

        这通折腾比强上好不了多少,尤其是在展小怜那不遗余力一刻不停的反抗面前,强上的感觉就更浓了些,别说展小怜累个半死,就连燕回都觉得累,他侧躺在展小怜伸出,两条长腿夹着展小怜其中那条没受伤的腿,伸手拍了下她的屁股:“跟爷装什么装?又不是没做过,你以为爷想找你?要不是爷这几天没找到用着顺手的,爷还会找你?”

        展小怜背对燕回躺着,直接回了句:“你死吧?!?br />
        燕回伸手掰展小怜的身体,“你给爷转过来?!?br />
        展小怜气的都快掉眼泪了,压抑着开始抽噎,燕回本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仔细一听还真是她发出来的,燕回一愣,伸手,不管不顾的强行把展小怜给拖过来,展小怜嘴里咬着身上盖着的小被角,脸上都是泪水,小声的抽泣。

        燕回伸手抬起她的脸,伸手一摸,满手的眼泪,他缩回手,在被子上擦了擦,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展小怜问:“怎么着这是?跟爷睡一觉把你委屈成这样?”

        展小怜压根不开口,只是低声的抽泣,身体也是一动不动,燕回在原地坐了一会,直接从床上站起来,烦躁的伸手抓了抓头发,在屋里来回走了两圈,又走到床头看着展小怜说:“哭什么哭?有什么好哭的?爷让你就这么委屈?爷都睡烂了你现在装贞节圣女是不是太晚了?”

        展小怜还是那个动作和表情,燕回一步上前,伸手把她拉了起来:“爷问你话呢,跟爷说话!哑巴了是不是?”因为展小怜没有一点回应,燕回愈发暴躁,“展小怜,你信不信爷现在就割了你舌头?还真当爷做不出来是不是?爷让你说话!”

        老半天过了,展小怜才伸手一抹眼泪,抬头看着燕回开口:“爷,我不是委屈,我是恶心我自己。爷真是说对了,明明都被爷给睡烂了,还是我自己犯贱免费送给爷睡,这就一晚上,还哭什么哭?以前一直都说矫情的是贱人,现在看看,我自己就是个这样的,骂来骂这还是骂我自己的,我真是被恶心到了……”

        燕回伸手抓住展小怜的一只手腕,阴着脸咬牙:“你闭嘴!”

        展小怜还是看着他,吸了下鼻涕说:“爷一会让我说话一会让闭嘴,爷究竟想要我怎么样?或者这样说,爷想要我说什么给个提示,我就说些好听的给爷听听,这总行了吧。孤男寡女的,要是什么事都不发生那也不可能,还跟以前一样,我认了,但是爷,您老人家可千万记住,我们没关系的,我不愿意了,就算是矫情,我也是有理由的,没道理我都被人进屋强了,连哭都不让哭的……”

        燕回盯着她,恶狠狠的重复了一遍:“爷让你闭嘴!”

        展小怜继续说:“爷,您老这睡都睡了,您老还想要什么?要是没什么事,能不能麻烦您老人家给我留个清净地?”

        燕回猛的蹲了下来,视线跟展小怜放在同一水平线上,他看着展小怜这样说:“爷就想要个女人,怎么就不行?你乖乖跟着爷有什么不好?你要什么爷给你还不行?你这女人怎么就非得跟爷拗?”

        展小怜觉得自己跟一个神仙在说话,她扭头,拿起床头柜上的塑料小梳子,对着燕回摇了摇,说:“爷,我们说好的,”她一使劲,那小梳子咔嚓一声断开,她说:“我们断了,真的断了,我不想还连着丝。爷,您老要是再逼,我真死?!?br />
        燕回伸手捏她的脸:“你死给爷看看?你死了,爷就折磨你爹妈一辈子?!?br />
        展小怜扭头看着一边,嘴里说了句:“随便你,我没那么大本事管身后事,我觉得我都快被逼疯了?!?br />
        燕回盯着展小怜看了一会,然后他慢慢的站起来:“行。你说了算,没第二次。不过爷说的话你最好也给爷记住了。你敢找野男人,爷就拿这些东西开刀,死人就免了,爷避讳,爷就亲自操刀阉了他们?!?br />
        展小怜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指,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看着面前。等燕回离开,展小怜深深呼出一口气,伸手抓了抓头发,觉得真累啊,身体和心,都累的要死,都是被燕回折腾的。

        正翻来覆睡不着,外面突然有人敲门,展小怜问是谁,结果是穆曦让人递给展小怜一张小纸条,展小怜挪过开门一看,“噗——”一下忍住了,然后拿了张报纸,又在箱子里翻东西,最后把翻出来的东西用报纸包起来,还用透明胶缠了下,又让那人带给穆曦。

        刚刚因为燕回的坏心情,因为穆曦的那张小纸条心情大好,李晋扬得多可怜啊?新婚夜碰上新娘子来大姨妈,太苦逼了——

        题外话——

        渣爷v5

        (无弹窗小说网)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