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08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燕回这是想一出是一出的,展小怜哪里知道她说什么重来,还在发愣呢,结果燕回开口重复了一句:“爷说,刚刚的,给爷重来一次?!?br />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说:“爷,您老指的什么呀?”

        燕回一脸看笨蛋的表情:“就是你说的谢爷的那个,重来一次?!?br />
        展小怜撇撇嘴,说:“爷,您老当演戏呢?还重来?”

        “爷让你重来你就重来,”燕回催她:“快点?!?br />
        展小怜缩回胳膊,没好气的说了句:“不记得台词了,我要睡觉?!?br />
        燕回跟着就翻身跟展小怜面对面躺着:“你当爷傻?你这脑子能记不住东西?你赶紧了,要不然爷不高兴?!?br />
        展小怜本来想说他不高兴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不过想想算了,她现在都这样了,就不要再节外生枝,于是干巴巴的把自己刚刚说的那话一字不漏的重复一遍:“爷,我谢你在紧要关头能惦记着我。像早先我跟您老人家闹腾的时候是,后来犬要把我扔下楼的时候也是,还有这次,其实我心里是记着您老人家的好的?!?br />
        这次燕回没打断,展小怜等了一会没等到他说话,只好继续说:“所以爷,咱俩之间爷也不算没感情,最起码,您老人家还为我拼过那么一次不是?我呢,虽然没法像您老那些女人一样,不过我这心里肯定还是会记着您的?!闭剐×A艘幌绿ы戳搜嗷匾谎?然后动了动身体,主动往燕回怀里钻了钻,声音从燕回的胸膛传了出来:“爷,您老就别记着我了,这样容易有对比,有对比您老就会觉得其他女人没啥意思。其实我现在想想,我跟爷之间好像也没什么深仇大恨,都是为了旁人才吵架的,您老说是不是?”

        燕回一直没说话,听到展小怜发问才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嗯?!?br />
        展小怜轻轻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之前我年纪小不懂事,不过我现在想清楚了,为了旁人跟爷结仇,这个多不值得?爷,您老也别记着我之前的那些事,咱俩都和谈了。爷在我心里头,一直都是个威风凛凛的男人?!?br />
        燕回伸手抓着展小怜的头发,顺带着捧着她的后脑勺往上拉了拉,展小怜从燕回怀里抬头仰着小脸看他,燕回看着她的小脸说了句:“爷这么好,你跟着爷?”

        展小怜默默的低下头:“爷,我还是睡觉吧?!?br />
        结果,燕回再次一骨碌爬起来,展小怜是躺他怀里的,他一起来,展小怜不想起来也得起来,燕回指了指外头,说:“这天还亮着呢,你猪吗?睡睡,整天就知道睡。跟着爷有什么不好?爷养你还不行?”顿了顿,燕回突然放低声音说:“你跟着爷,要什么都行,怎么着都行……”

        展小怜伸手试了试燕回的额头,嘴里说了句:“爷,您老折腾了一天,歇会吧?!?br />
        “你这女人!”燕回指着展小怜,然后手指在她脑门上戳了两下:“睡你的!”

        展小怜被他推的咕咚一声倒在旁边,小脸上气鼓鼓的模样,倒下了也不动,就躺着,燕回一脸看她眼疼的表情,气冲冲的翻身下床,甩门走了出。

        燕回一走,这屋里顿时安静下来,展小怜一个人躺在床上,手指伸到嘴里,一下一下的啃着自己的指甲,然后慢慢翻个身,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展小怜房间门口一直站着两个黑色人种的女人,这是李晋扬安排过来照顾展小怜的,展小怜有事喊一声就会有人进来。展小怜本来都睡着了,然后被尿给憋醒了,她睁开眼,挣扎着就要爬起来,刚动了下,床头灯被人开了,展小怜扭头,看到燕回靠着床头坐着,目光炙炙的盯着她,倒把展小怜吓一跳:“唔,爷还在?”

        燕回斜了她一眼,“睡的好好的干什么?”

        展小怜揉揉小腹,说:“我要厕所?!?br />
        燕回一脸嫌弃的看着展小怜,慢吞吞的站起来,从床的一侧绕过,弯腰伸手,把展小怜直接抱起来送到卫生间里头,展小怜站在马桶前面,指指门:“爷,您老能不能出下?”

        燕回嗤笑:“你有什么爷没见过的?你给爷赶紧了?!?br />
        展小怜一脸的憋屈:“可您老人家这样站着,我尿不出来啊?!?br />
        燕回听了,斜了她一眼,直接走了出,卫生间的门都没关,展小怜支着一条腿,努力伸胳膊关门,中指碰了好几下都没碰到,最后一下刮了下,也没关紧,展小怜探头看了下外头,发现燕回乖乖站在外头,这才坐到马桶上。

        穿好裤子,展小怜一点一点的往外头挪,燕回听到动静进来,一看到她不在马桶旁边,顿时就怒了:“想死是不是?你那舌头留着干什么的?要不要爷给你直接割了?说句话都不会?”说着,燕回直接把展小怜抱起来走出扔到了床上。

        再多的瞌睡虫被这一扔也给扔没了,展小怜哼哼唧唧的说:“爷,您老对待病人要用春天般的温柔?!?br />
        燕回阴测测的看了她一眼,展小怜立马做了个闭嘴的手势,想了想又说:“爷,我能不能洗澡?我觉得我特别想洗澡,我能不能洗啊?”

        燕回直接说了句:“爷怎么不知道你这么爱干净?”

        展小怜反驳:“我一直爱干净,我是爱干净,不是洁癖,你以为我是你?”

        燕回动都没动一下,嘴里说了句:“说了,不能洗?!?br />
        展小怜抬起胳膊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顿时一脸嫌弃,然后举着胳膊往燕回面前凑:“爷,您老闻闻,我身上都有馊味了,我要是不洗澡,明天早上我身上肯定得长虫。我一定得洗澡!”说着,展小怜抬头扯着脖子对外面喊:“外面有人没?”

        燕回怒:“你喊什么喊?”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说:“我喊人帮我洗澡啊?!?br />
        燕回真是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然后进卫生间捣腾半天,水声稀里哗啦的,展小怜还奇怪他进卫生间干什么呢,一会功夫就看到燕回一身是水的冲了出来,怒吼:“爷要宰了李晋扬那贱人!什么破玩意!”

        展小怜:“……”小心的看着浑身上下湿透的燕回问了句:“爷,您老不会是放水洗澡的吧?”

        燕回勃然大怒:“不放水洗澡,难不成你用口水洗?”

        展小怜:“……”

        后来还是找了人过来帮忙了,浴缸里水确实有水,不过那是凉水,也不知道燕大爷怎么放的,一点热水都没有,还浇的满头水,展小怜本来还要找人帮忙洗澡的,结果被燕回一股脑全赶了出,燕大爷说了,给女人洗澡她最在行。

        展小怜真心觉得碰到神仙了,她敢相信一个连洗澡水都放不好的流氓会做侍候人的活?

        展小怜坐在浴缸的边缘,手里还抱着条浴巾,很真心的跟燕回说:“爷,我还是想找个人过来帮忙……”

        燕回伸手“啪”一下把一个椅子放到浴缸边缘,说:“把你那只猪蹄放上来,爷问了,水暂时不能碰水?!?br />
        展小怜:“……”用手比划了一下,艰难的说:“爷,您老觉不觉得这姿势有点那个啊?”

        燕回那目光把展小怜从上到下扫了一遍,邪笑着说:“哟,妞这是害羞?爷还不知道你?害羞个什么劲?爷对一只腿肿的象腿似的女人没兴趣,什么姿势不姿势的?赶紧放上来,再跟爷磨磨蹭蹭的,爷就把你整个人扔水里?!?br />
        展小怜嘟着嘴,低头动手解身上的衣服,她全身上下燕回早就看光了,不但看了,还摸了啃了,也没啥好避讳,这会她就是待宰的羔羊,没啥选择的余地,还不如大方的宽衣解带等燕大爷给侍候。

        展小怜脱衣服,燕回就在旁边看,等她脱完了上衣,他还伸手帮忙脱她的脚不方便的那条裤腿。

        展小怜作者浴缸边缘,一条腿翘在椅子上,上面还被燕回用桌布隔了下,然后燕回站在浴缸里往展小怜身上浇水。

        开始的时候展小怜就觉得自己是遭罪的,不过很快,展小怜就跟当初来的时候玩游戏一样,找到了折磨人的途径,把燕大爷骂的狗血淋头。

        燕回是什么人啊?他老人家什么时候侍候过人?打人啥人的时候燕大爷的手脚可利索了,可做这种事,那就跟猪蹄子洗试衣服似的,怎么看怎么笨,怎么看怎么残疾,展小怜啥都不用动等人侍候,还把燕回骂的找不着北:“……你怎么这么笨啊?笨死了都!哎呀,你淋到我眼睛了……快快快,毛巾!”擦完了眼睛,展小怜继续骂人:“爷,您老小时候体育不好吧?这手脚的行动力明显的不发达呀,人家说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要么是头脑发达四肢简单,我怎么着瞅着爷一点都够不上呢?”

        燕回那脸都黑成锅底了,往展小怜头上淋水的时候都是恶狠狠的,展小怜要喊外面的黑人女仆帮忙,燕回还不让,这澡洗的,就跟是燕大爷找骂的独角戏表演似的。

        虽然燕回那手脚在侍候人放满明显的不行,不过人燕大爷好歹有一点是成功的,那就是展小怜那条伤腿确实没沾到水,也就是水,目的达到了。

        展小怜重新躺在床上,她对着燕回招手:“爷,帮人帮到底,看我头发还在低水,帮忙擦擦水吹吹干?!?br />
        燕回从上到下都湿透了,他老人家是站在浴缸里往外浇水的,不湿才怪,身上还在滴水呢,听了展小怜的话就差动手掐死她了,展小怜头发还真是有水,因为洗澡蒸汽的关系,小脸也是红扑扑的,乌黑的大眼睛湿漉漉的睁着,可怜巴巴的盯着燕回看,燕回冲到嗓子眼的怒火,“咻”一下就缩了回,瞪了她一眼:“给爷等着?!?br />
        展小怜得寸进尺:“爷,您老现在要是不帮我吹干,不定明天我就感冒了,我感冒不定就发烧,我这一发烧不定就引发了我腿上伤口的炎症,说不定因为爷这一个等一下的动作,我就死了?!?br />
        燕回:“……”

        展小怜继续睁着她的大眼睛盯着燕回看:“爷,您老忍心吗?”

        燕回怒:“就你话多!”低头看看自己的裤子和上衣,算是认栽了,翻箱倒柜好一会,才发现吹风机就在玻璃台上,拿在手里研究了一下才知道怎么样,插上插头,打开开关,对着展小怜的头发就吹。

        展小怜顿时“嗷嗷”的叫出声:“爷,这都烫死了!我都要死了!您老人是不是真的想弄死我?”

        燕回气的伸手抓起她的头发放手里吹,吹风机乌拉乌拉的响了好一会才被关掉,燕回一松手,那吹风机直接掉在地上,摔的粉身碎骨,燕回往床上一趴,抓着展小怜的头发这边看看那边瞅瞅,半响松开手,说:“女人真麻烦!你给爷把头发给剪了!”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慢吞吞的翻了个身,侧躺着睡觉。

        燕回看了看她的腿,伸手推推展小怜:“妞,你这腿是不是好点了?”

        展小怜懒的搭理他,继续睡觉,燕回自己端详了一会,然后从展小身上爬过,在另一边躺了下来,躺了一会躺不住了,突然用胳膊肘抵了抵展小怜,“妞,欠爷一次?!?br />
        展小怜睁开眼,外头好奇的问了句:“什么东西钱了一次?我怎么不知道?”

        燕回提醒:“今晚本来该是爷的?!?br />
        展小怜一听明白了,燕回这是说她本来应该跟燕大爷在一块滚床单,可是因为她腿伤了,床单也滚不成了,所以说是欠了他一次。展小怜睁大眼睛看着燕回说:“爷,哪能这样算?要是这样,这都扯不清了不是?”

        燕回直接回了句:“你以为能扯得清?”

        展小怜心脏都跳出来了,差点炸毛:“这是什么意思?”

        燕回大刺刺的说了句:“没什么意思,欠爷一次,要补给爷?!?br />
        展小怜这一听头皮就麻了,纠缠不清这种事最搞人,想了想,慢吞吞的翻了个身体,伸手脱身上的睡衣,直接扔到地上,里面也没穿衣服,刚洗完澡,里面爷没穿衣服,脱了以后就主动往燕回怀里钻,那手就开始沿着燕回的身体摸过,头一低就对着他身上一下一下亲过。

        这动作的意思再明摆不过了,燕回伸手抓着展小怜的手问:“你这女人不想睡了是不是?好好的发什么骚?”

        展小怜借着昏暗的床头灯对着燕回眨了眨眼,“爷,难道您老没看出来我这是主动示好?”

        燕回怒:“爷就是看出来才问你,你这腿不想要了是不是?”

        展小怜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说:“爷,您老这话就不对了,咱俩这运动,又用不上我的腿?!彼底?展小怜低头亲上燕回的胸口。

        燕回的手紧紧的禁锢着展小怜的身体,身体绷的笔直,在展小怜啃的他满身口水和齿印后,强行把她从身上推下,翻身压到了她身上,一边喘着气一边咬着牙说:“妞,这可是你自找的……”

        展小怜什么话没说,伸手勾住燕回的脖子,对着他的脖子咬过。

        这两人就是相互折腾的主,一晚上就没消停,就这燕回还会顾忌到展小怜那条腿。

        展小怜的手机设置了十二点,倒不是每天晚上都设置十二点,而是她知道今天的十二点后就是解放日,手机十二点是时钟一响,展小怜扭头看过,对着燕回一笑,说:“爷,游戏结束了,不过,下半夜是额外赠送的?!?br />
        燕回没说话,而是再次按着她开始新一轮的折腾。

        对展小怜来说,这是一种体力上的透支,她到最后都累的不行了,偏偏燕回似乎认准了额外赠送的时间不用白不用,有体力的时候就不消停,展小怜最后是奄奄一息的跟燕回说了句:“爷,您老能不能休息会?”

        燕回的回答是抓着她的头发,低头堵住了她的嘴。

        次日,展小怜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伸手一摸身材,没人,她支起身体看了眼屋里,还真没人,想了想,扯开脖子对着门喊了一声:“外面有人没?”

        很快,一个黑人女仆开门进来,也不说话,对着展小怜恭敬的行李,等着她发号施令,展小怜开口说着自己学到的语言,连说带比划的表达自己的意思,那黑人女仆总算听懂了,按照展小怜的要求帮她在箱子里找出一套衣服,展小怜自己动手穿着身上,又在女仆的帮助下进卫生间洗脸刷牙,等都整完了,展小怜又指着床单让黑人女仆拿走清洗。

        昨晚上折腾了一晚上,又没准备,展小怜勾引燕回纯粹临时起意,床单上肯定干净不到哪里,展小怜生怕穆曦来了看到,就赶紧让人拿洗。又推开窗户透气,早餐还是在屋里吃的,展小怜觉得今天的早餐有点奇怪,除了平时的那些东西外,还多了一万汤,汤是乳白色的,里面还有一段一段的肉,也不知道是什么肉,反正看着挺营养,展小怜用勺子舀起来喝了一口,觉得还挺鲜美,咂咂嘴,跟着多喝了好几口。

        正吃的香的时候,外面传来穆曦的声音,跟着房门被敲的“咚咚”响,穆曦在外面嚷:“胶带胶带你在不在啊?我来看你了?!?br />
        展小怜急忙应了一声:“在,你进来吧?!?br />
        门一开穆曦跑了进来,看到展小脸色总算松了口气:“胶带你今天看起来脸色好看多了,你不知道昨天的时候又多吓人,这下好了,我担心的一夜没睡着呢?!?br />
        展小怜白了她一眼,一边喝汤一边说:“没事,你就是瞎担心,我都醒了还怕什么?对了傻妞,这是什么汤?我喝着还挺好喝的?!?br />
        穆曦探头看了一眼,说:“哦,这是离苍汤,好喝吧?”

        展小怜眨了眨眼,心里还在奇怪难不成还有她不知道但是傻妞知道的东西?她怎么不知道还有离苍汤这玩意,好奇的问了句:“傻妞,什么是离苍汤?”

        穆曦一本正经的说:“离苍汤就是毒蛇汤。李晋扬说‘离苍’是这里人说话毒蛇的发音,翻译过来就是一条花斑蛇。所以你现在喝的这个就是蛇汤?!?br />
        “噗——”展小怜直接一口喷了出来,她低头看看自己碗里的汤,赶紧丢下勺子:“不会吧?我喝了半天喝的竟然是毒蛇汤?我昨天被蛇咬,今天就喝蛇汤,我怎么觉得我全身一阵一阵的麻呢?”

        穆曦弯腰蹲在汤碗面前,笑嘻嘻的说:“胶带你尝尝‘离苍’肉,很美味的哟?!?br />
        展小怜抬头看她,问:“别告诉我你吃过?”

        穆曦赶紧摇头:“没有没有,是我哥告诉我说很美味的?!?br />
        展小怜翻白眼:“商老师才不会吃蛇肉?!?br />
        穆曦赶紧摆手:“不是我亲哥,我是说燕回。他吃过,他吃时候还说呢,就是这条蛇把你给咬了的,所以只有吃了才能真正泄愤……”

        展小怜:“……”她现在觉得她全身一阵一阵的发冷了,再看看那碗汤,怎么也喝不下了。

        穆曦在旁边看热闹,催她:“胶带你吃啊,怎么不吃了呢?”

        展小怜扭过脸,摆摆手:“我吃饱了,赶紧让人端出,剩下来的这些离苍肉是倒垃圾桶还是喂狗喂猪的随便,就是别往我面前端?!?br />
        穆曦抓抓头发,解释:“胶带,这些是能吃的,都是了毒的,我哥就吃了?!?br />
        展小怜忍不住吼了声:“是这事嘛?这蛇昨天刚咬过我,我差点没命,现在我就吃它的肉,谁知道我过两天会不会也进蛇腹啊?”顿了顿,展小怜可怜巴巴的跟穆曦说:“傻妞,咱俩是好朋友吧?那你帮我个忙,把这蛇给超度了,要不然我担心这蛇投胎转世了会找我报仇,给超度了我才放心,我这是看电视上学来的?!?br />
        穆曦纠正:“胶带,那是封建迷信你也信?”

        展小怜刚被蛇咬,差点死了,这死过一遭了,她就想尽量减少事,一直缠着穆曦说,穆曦没办法,还真同意了,回就缠着李晋扬让找个超度亡灵的人过来,李晋扬一问,差点吐出口血,不过一看到小妻子别她那同学给洗脑了,不给那蛇肉超度就闹腾,还真给找了个人过来,展小怜这才消停下来。

        展小怜的脚养了是三天,虽然不能跟大家一样又蹦又跳的,不过勉勉强强能走路,就是走的特别慢,腿上的酸麻感觉已经好了很多,展小怜就盼着别处后遗症就行。

        燕回自打那天早上从展小怜屋里离开后,就很少出现在展小怜面前,这让展小怜觉得燕回算话,断了就真断了。

        因为展小怜的蛇毒完全清楚,腿也渐渐好了,穆曦的重心开始重新往婚礼上转,婚礼的所有筹备工作都是李晋扬在做,穆曦那就是甩手掌柜完全不管的,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找展小怜聊天,她俩是绝对不会往外跑的,竟然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有时候其他同学一起过来说话,一直等到婚礼那天。

        婚礼当天,展小怜也能穿着皮鞋慢慢的走路了,还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坐下来的时候还是十分淑女的,当然,不包括走路的样子,那是扶墙慢慢蹭。

        婚礼的现场打扮的十分漂亮,那就跟童话王国里的王子和公主婚礼现场似的,看的展小怜以及一帮穆曦的那些同学直眼红,真的,这辈子还有几个人能有这样的结婚场面?

        婚礼是完全西式的,婚礼场面真的很大,虽然是参加婚礼的人来着远方,现场却是客满,虽然没有一个记者,不过有内部人员用专业摄像机拍摄,位置角度全部被考虑在内,等于是该有的都有了。

        展小怜坐在中间的位置,和穆曦的其他同学坐在一起,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兴奋,第一次参加这样级别的婚礼,说很淡定那是肯定是假的。

        人群的正前方,垂着一个巨大的屏幕,屏幕上正循环播放着穆曦的照片,每一张的美的惊艳,就连最普通的素颜照都让人眼前一亮,更别说那些让人惊艳的艺术照。

        展小怜咬着衣角,真正的羡慕妒忌恨,那死丫头以后要是再敢在她面前抱怨什么,她就把她拍晕过,这样的男人哪里找?真是太可恨了!

        婚礼在洋溢着神圣和幸福的进行曲中开始,神父是一个长胡子白人,他正满脸微笑的等在那里,教堂的门被打开,展小怜扭头看到穆曦就像个小妖精似的站在门口,她的两边是商之和燕回……燕回?展小怜的脸顿时就绿了,傻妞的婚礼他一个外人捣什么乱?要是穆曦没有商之这个亲哥哥燕回出现还能理解,人家亲哥哥都上阵了,他还往前冲什么冲?

        燕回就是跟打酱油似的,他身上那衣服穿的比新娘子白色的婚纱可花哨多了,一骚包的花孔雀就晃悠在新娘子身边,看的周围的人十分无语。

        展小怜跟自己说深呼吸要深呼吸,绝对不能被燕回这二货给气到,想着,展小怜扭过头看着前方,假装自己没看到。

        在场的人这么多,看到新娘子是在两个年轻男人的护送下往前走的,这以前貌似也没这样的吧?展小怜就听到那几个男人就是在嘀嘀咕咕的八卦,她可真是气死了,抬头一看李晋扬,得,李晋扬这都怒了,脸色完全可以用铁青来形容,燕回绝对是来砸场子的。

        这好歹是傻妞的婚礼,她最好朋友的婚礼,总不能被一个神经病二货给搅合了吧?展小怜伸手碰碰身边的人,低声说了句:“麻烦,我腿脚不方便,咱粱个位吧,我想方便一下……”就这一个一个的跟人家换,展小怜总算从最中间的位置换到了边缘走道上。

        站西奥莱刚挪到那边没多久,三个人就过来了,展小怜伸手脱下脚上的鞋,对着燕回直接砸了过,压低声音吼了一句:“贱人,你个外人捣什么乱?你给姑奶奶死开!”

        燕回正鼓动穆曦悔婚呢,还真没注意到展小怜,结果腿上一疼,低头一看,一直白色的小高跟鞋躺在他面前,燕回弯腰捡了起来,直接揣口袋,扭头对着展小怜做了个飞吻的手势,发出响亮的“吧唧”声,嘴里还不要脸的说了句:“爷收到的定情信物!”

        展小怜:“……”

        所幸燕回倒了礼台的时候收敛了,因为人新娘子压根没被他鼓动,燕大爷顿时没有了成就感,也消停了,站到了伴郎的行列中,展小怜数了数,总觉得伴郎人头不对,然后就发现多了个伴郎,燕回站过凑数了。

        神父开始想双方提问,展小怜手托腮看着那李晋扬和穆曦,他们这算是修成正果了是吧?真是幸福的让人妒忌。那两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看着彼此的时候眼中满满的都是对方,单单看着两人的微笑,就让人觉得幸福。

        在最后一个愿意出声的时候,全场起立,纷纷要求新娘新郎互吻,其中展小怜算是喊的最凶里面的一个,她拍着手,眼泪噼里啪啦掉了下来,傻妞的妈妈在天之灵,看到傻妞嫁给那样一个疼她爱她的男人,是该得到安慰的。

        婚礼是在一片热闹的气氛里结束的,展小怜看着就觉得李晋扬请的那帮人看着不像好人,一个个看着就像是黑社会,婚礼结束就吼要闹洞房,展小怜倒是想热闹,可是她现在这样凑什么热闹?连路都没法走了——

        题外话——

        渣爷v5,渣爷会补,勿等,爷要睡觉,明日补,炸毛妞自行剁手一百遍啊一百遍

        (无弹窗小说网)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