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02章 渣爷木好心

    第202章 渣爷木好心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燕回因为展小怜漠视的动作直接怒了,伸手抓着展小怜的头发,把她整个人强行拉了过来,展小怜除非是不想要头发了,要不然她就只能顺着燕回抓着头发的动作转过身。

        展小怜两只手抱着燕回的一只手腕,歪着脑袋解救自己的头发,燕回目标达成,松手,“爷跟你说呢,耳朵聋了?”

        展小怜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刚要转身看向窗外,冷不丁燕回直接把她整个人拖到自己腿,一手捏住她的脸转向自己,“你再不说话爷就真割了你的舌头?!倍倭讼?觉得自己这话似乎是应验了展小怜刚才说,清了清嗓子改口:“爷的意思,你跟爷说句话,舌头又不会掉?!?br />
        展小怜就嗤一声笑出来了,那小脸上的笑别提多讽刺了,轻描淡写的说了句:“爷,您就直说您老想听什么吧,想听什么我照着说就行,您老人家高兴,我也没啥难的。我这舌头也跟了我这么多年了,要是因为不说话就会掉,这都不知道掉了多少回了,夜里睡觉我没说话的习惯,这不该一夜掉一次?”

        她一出声燕回那脸色就阴转多云了,磨蹭着她的小脸没话找话:“这不说的挺好?爷还以为你是一棍子打不出个声呢?!笨醋潘潇牧臣绦?“还生气?女人这气性怎么就这么大?跟爷笑一个,笑了爷心情好?!?br />
        展小怜一脸的碰到神经病表情,她能骂娘吗?实在受不了的扭过头看着燕回,“爷,我可真不明白您老是怎么想的,我能不能请教下您老人家一个问题,你刚才跟我爸说的是什么意思?是为了显示您老人家神通广大还是您老人家的卑鄙无耻?”

        燕回伸出手指竖在展小怜的唇上,轻轻一按,说:“妞,别跟爷找茬,爷说了,发现了件有意思的事,探探真假。哎,对了,妞什么感想?要不要跟爷说说?”

        展小怜扭过头看着前方,轻轻吸了下鼻子,淡淡的问:“爷真想知道?”

        燕回一听,里面兴致勃勃的把展小怜往自己腿上又拉了拉,强行把她按在自己的胸前,扣着她的身体不让坐起来,嘴里说了句:“来,说了听听?!?br />
        展小怜伸手摸了下眼泪,说:“很难过,很伤心,很不甘,很委屈。明明我该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孩子,有疼我的爸爸妈妈,有不错的家庭条件,父母都是高校教师,不必因为经济而家宅不宁,不用一家分居两地,我爸我妈是天下最好的爸爸和妈妈,他给了我他能给的所有物质条件和父母的爱。我以为我是最幸福的,我听惯了周围的人开我的玩笑,说我是桥洞里抱来的,谁家的孩子都被人这样调侃过,我从来都没信过,可是我第一次从我奶奶嘴里听到这个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暗了下来。我以为的一切幸福,竟然在这样一个结果下产生的,这么多年过了,我从来没想过我竟然不是我爸我妈的亲生女儿,偏偏,他们给我的一切比亲生女儿还要好。为什么会这样?”

        展小怜再次伸手擦眼泪,继续说:“那天晚上我哭了一个晚上,我觉得这是我这辈子经历的事情中最让我绝望的一件,以后不管有什么事,都不比这件事给我的冲击力更大。现在想想,似乎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所有人瞒着我这件事。我相信他们想给我的都是对我最好的,所以,我只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说。燕回,你不懂的,你真的不懂,因为你是一个没有感情没有心的人,所以你看不懂我爸爸脸上那种因为害怕因为恐慌因为绝望而露出的表情……”

        “展小怜!”燕回猛的从座位上坐直身体,展小怜扭过脸直视着他,燕回阴着脸,目光阴郁的看着她,咬着牙说:“爷要是不懂,你现在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展小怜冷笑:“爷懂的是怎么跟女人上床吧?怎么把女人留在床上才是爷的强项。爷懂的是兽欲不是感情,爷,这两者的差别大着呢,您老可千万别混为一谈,兽欲是畜生都会有的本能生理反应,感情可是只有人才有的,您老确定您老分得清?”

        燕回死死的盯着展小怜的眼睛,展小怜也回视着他,小小的空间里气氛骤然紧张起来,半响,燕回突然“嗤”一声笑出来,他伸手一捏展小怜的脸,慢条斯理的说:“啊,说的是,爷是不懂,不过妞懂就行,妞懂了,爷自然也就懂了,你说是不是?”

        展小怜转过视线,看着窗外渐渐暗下的风景,说:“我懂不懂跟爷关系不大,就像刚才,我爸伤心了我懂了,可是爷不懂。那不是爷的亲人,爷不会有切身体会?!?br />
        燕回的身体放松的靠着后座,一手扣着展小怜的腰身,一手在她的腹部上上下下抚摸,嘴里讥讽的说了句:“亲人?亲人是个什么东西?这玩意说出来都觉得恶心,亲人就是用来恶心的,别跟爷提什么亲人?!?br />
        展小怜好笑的看着他:“爷,您老别告诉我,您老人家一个人亲人都没有。这么着说吧,妻子孩子父母兄弟姐妹等等这些沾亲带故的,都算是亲人的一种,要是一个都没有,爷,那我得说,您老可是朵遗世而独立的奇葩?!?br />
        燕回微微抬起下巴,嗤笑:“爷恶心这些?!?br />
        展小怜觉得自己跟这人没法沟通,还是放弃的比较好。展小怜不打算在说话了,结果燕回突然又跟着说了句:“妞,你说爷是不是也要找个人当亲人?爷是看不上,不过,这世上这么多人,就爷一个人没有,这是不是不公平?”

        展小怜忍不住瞅了他一眼,然后又乖乖躺好,说:“爷不是有了?”

        燕回搂着展小怜的手一顿,然后他暗暗动了下身体,跟在展小怜的话后面追问了一句:“有了?妞别说是你吧?”

        展小怜头也没回的说:“爷,我哪敢跟您老人家攀亲带故的?刚刚不是说了,一个人最亲的就是配偶,男人的妻子,女人的丈夫,是彼此最亲的亲人。爷的亲人的话……如果没有父母,那肯定就是您老人家的妻子了?!?br />
        燕回的身体骤然放松,他重新摸着展小怜的身体,随口说:“爷对这种女人没兴趣?!?br />
        展小怜翻白眼,有兴趣没兴趣那老婆都有了,是你说了算的吗?被燕回强行靠在身上,汽车平稳的行驶在高速路上,展小怜的身体随着那轻微的摇摆渐渐迷糊起来,她刚动了动身体,燕回就伸手把她按在自己面前,展小怜的一条胳膊都快麻痹了,可燕回那胳膊就跟钳子似的禁锢的展小怜动都动不了。

        后半程的路上两人没有争吵,吵也吵不出什么东西出来,燕回主动要求停战,展小怜那肚子里的气都憋的快炸了。她心里怎么着都是气,恨都恨死了,燕回做的那叫什么事?展小怜觉得她爸这一阵都睡不好,特别是她现在还不在身边,展爸那心肯定是提起来的,生怕燕回这个变态跟她说什么。以前的还好,展小怜一想到燕回用这个威胁她爸,展小怜那心肝肺都跟着一起恨。

        车到青城天都黑了,航班是夜间航班,展小怜到的时候就等她了,结果燕回下车以后直接让人家先飞,燕回是有个人专机,展小怜的护照之类的东西全部移交,直接交到了燕回手里。

        展小怜就知道肯定是这样的,只要她,不管想不想,燕回绝对是死活拉着她,后来她都淡定了。

        当然,跟燕回同行的好处就是什么都是顶级的,最起码在燕回的专机上,展小怜的身体是可以挨着床睡觉的,如果床上没有那个叫燕回的货展小怜会更高兴。

        展小怜半趴在床上,飞行过程有点颠簸,所以睡的不说很安慰,燕回挨着她躺在旁边,手机就搂着她的腰,展小怜稍微动一下,他就把搂着展小怜的手再紧一紧,生怕展小怜那是要爬起来的。

        相对于穆曦的那帮同学,展小怜这趟飞行确实是享福的,最起码,她睡的好吃的好,有燕回用的就少不了她,就算沾光展小怜觉得自己这也不亏了。早上醒的时候飞机还在飞,展小怜精神还不错,被人领了千万餐厅用餐,那一路的地毯铺的光脚踩都行,展小怜床边一坐,探头透过小窗口往下看,燕回那边走过来,在她对面坐下,两人都没说话。

        展小怜继续看着窗外,燕回翘起二郎腿,就故意用脚时不时踢展小怜一下,展小怜那白眼翻的都跟水煮蛋似的了,什么话不说,就把腿往边上让了让,燕回开始没话找话:“妞,跟爷聊聊天,这飞机上就爷跟你,不跟你说话跟谁说话?”

        展小怜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飞行员服务员不是人?怎么就我们俩了?”说白了,就是燕回眼中算得上人的就没几个。

        燕回现在不跟她吵嘴,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尽吵嘴这就得不偿失了,还是聊聊天比较应景,“妞,昨晚上你跟爷说你难受委屈是不是?”

        展小怜伸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随口应了句:“算是吧?!比非械乃?其实是她刚知道的时候,这消息对展小怜来说就是一道炸雷。

        燕回伸手抓了下头发,继续说:“妞,一个人凭什么喜欢一个不是自己生的小孩?”

        展小怜本来淡然的眼神瞬间暗了几分,半响她才开口:“可能是喜欢……”

        燕回嗤笑:“人家自己又不是生不出,凭什么要喜欢一个不是自己生的?”

        展小怜低头垂眸,双手搁在腿上,手里端着一个杯子,抿着嘴不说话,很久以后才说:“养大了有感情吧?!?br />
        燕回的手在翘起的腿上拍了两下,倾身凑到展小怜面前,说:“妞,想不想知道原因?”

        一滴豆大的泪珠从展小怜的眼里“啪嗒”一下掉在她端着杯子的手上,她伸手摸,然后隐忍的吸了鼻子,沉默良久才说了句:“我能看看吗?”

        燕回点头:“能啊,怎么不能?妞要看什么爷都给?!备叛嗷厣焓帧芭尽绷艘幌?对着站在舱门口的空乘说了声:“把东西给爷拿过来?!?br />
        一叠文件被人递到燕回手里,燕回悠然自得的拿在手里翻了翻,抬眸看着展小怜问了句:“确定要看?”

        展小怜的眼泪接二连三往下掉,半响,她对燕回伸出手,说:“……嗯?!?br />
        燕回直接把手里的那叠资料一股脑放到她手里,“时间多的很,边吃边看?!?br />
        展小怜吸了鼻涕,放下手里的杯子,拿在手里认真的从头开始看,前面的生平她在很久之前就看过,当时家里失散多年的姑奶就是因为燕回的这份调查才找到的,展小怜一页页的往后翻,一直翻到她没看过的地方才停下,伸手把前面那一叠放到桌子上,低着头看上面的文字,一边看,眼泪一边往下掉,等她翻完最后一页,头一低,趴在面前的桌子上哭出声来。

        燕回在她对面看着她的反应,犹豫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摸了摸展小怜的头,“妞?”

        展小怜哭的很大声,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在家里的时候她要压抑,因为怕被展爸展妈听到,可是在这里她完全不需要,她不用担心其他的,只需要彻彻底底发泄自己的郁闷的心情。她不是她爸妈的亲生孩子,她是个冒牌的,她享受到的一切父母之爱,都不该是她的。她这么多年以你为傲的亲情,本来都不该是她的。

        燕回的眼睛盯着展小怜趴在桌子上的脑袋,然后清了清嗓子,“喂,妞。抬起头,有必要哭成这样?爷又没嫌弃你什么……”

        结果展小怜就跟没听到似的,完全哭的不像样子,燕回再叽歪两句,展小怜冷不丁抬起头挂着一脸的眼泪鼻涕对着他吼:“喂什么啊?我没名字啊?女人哭不行啊?又没让你流眼泪,让我安静哭会你会死啊?我就是伤心,我就是委屈,我就是难受,碍着你什么事了?那是我的爸妈,就是我的!你有意见?你就是羡慕妒忌恨见不得我过的好是不是?看到我哭成这样你高兴了是不是?死变态,我就骂你了……爸,妈……呜呜呜……”

        燕回憋屈的坐在展小怜对面,一句话也不敢说了,老半天才小心的嘀咕了一句:“爷这是安慰……”

        展小怜哭着抬头骂了句:“安慰你妹!”

        展小怜这一哭哭了足足二十分钟,哭完了也累的不行,燕大爷等啊等,总算等到了展小怜不想哭了,展小怜站起来跑洗脸,洗完了除了眼睛还是红通通的,情绪上已经完成稳定,吃饭的时候东西一点都没少吃。

        燕回还在端详呢,展小怜突然主动开口了,声音还带着哭过之后的鼻音,说:“爷,虽然我不明白您老家给我看着玩意是什么意思,不过我还是得谢您。我现在知道了,还有机会哭了这么一场,我觉得挺好,要不然等我以后知道了,我连哭的地方都没有?!?br />
        燕回观察:“妞,不伤心了?”

        展小怜一边吃东西一边说:“爷,您老误会了,我哭其实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因为我觉得对不起我爸我妈,他们对我那么好,我竟然不是他们的亲闺女,我觉得特别对不起他们。对一个不是自己亲闺女的孩子,他们能这样对我,我觉得我很知足了,这年头,就算是亲爹妈都不一定有他们这样对我的心?!?br />
        燕回顿时一脸郁闷,“妞,你这什么脑子?怎么跟人家不一样?你不该是怨他们恨他们更加恨你的亲生父母?”

        展小怜抬头看了燕回一眼:“我脑子没问题,我又不是反人类反社会的变态,把我跟供祖宗似的养这么大,我还怨恨?我还是人吗我?爷,狗血小言看多了吧?什么脑子啊?”

        燕回吐了一升血,怒道:“就你话多!”

        展小怜哭完了,心情可舒畅了,一抹眼泪说道:“这充分证明了我是祖国教育出的花骨朵,对社会没有一丁点的不满?!?br />
        燕回冷飕飕的看了她一眼,憋屈了好一会才说:“妞,要是你心里不爽,爷许你对爷说,爷勉为其难当一回你的废话垃圾桶还是刻意的……”

        燕回话未说完,展小怜就直接打断:“我心情好的很,爷千万别误会了?!?br />
        燕回直接扔了手里的东西,站起来就往舱门口走,走到半路又回头,拿起桌子上的那叠资料,对着展小怜的脑袋敲了一下,阴着脸走了。

        等燕回走出舱门,展小怜抬头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吸了下鼻子,想了想,继续低头吃东西。

        燕回是什么德性的人这么长时间下来,展小怜也算是了解了,他就是见不得人好,就是巴不得她现在什么都没有,最好是个可怜虫,没爹没妈没家,拿了那么一叠东西出来,不就是想让她知道了产生他说的那些怨恨的心里吗?估计燕回最高兴的事就是展小怜会因为这事离家出走,最好是没地方住,这样他心里才平衡。

        这样一想,展小怜突然想到了穆曦,当初穆曦不就是因为走投无路无家可归才逼不得已找李晋扬的吗?这事是展小怜从穆曦嘴里一点一点套出来的,所以展小怜很清楚肯定是李晋扬做了什么,要不然没道理穆曦就那么倒霉。这会这死变态不是想跟帅哥大叔学,也想逼着她可怜巴巴的找他吧?

        展小怜觉得可能性还挺大,这样方便燕大爷充当救世主啊,要不然好好的她说没事了,那货反倒不高兴了呢?

        (无弹窗小说网)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