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200章 一棵树和森林的选择

    第200章 一棵树和森林的选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爸其实也没打算有怎么大的动作,实在是展妈的反应吓到他了,他自己没看到,可展妈一直就揪着那家伙是从小怜的房间里出来的不放。那闺女是自己的,展爸比谁都上心,虽说什么事都没有,可是一个大男人从自己闺女房间里走出来,他心里能平吗?燕子归是吧,成,展爸直接请人帮忙查查这事。

        展爸的人脉在摆宴还是有一点的,之前有个消息特别灵通的,曾经帮展爸查过一些事,不过后来也不知怎么回事,展爸怎么都联系不上,再后来听人家说那家伙因为得罪了什么人,舌头被人割了,打探消息这种事就再也做不了了,只能洗手不干。展爸这会联系的是另外一个,看燕子归那服装打扮,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反正一看就不像普通人家的孩子,小怜说他家里条件好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

        接展爸电话的大喇叭也是那种专门靠打探消息收点辛苦费的主,在道上这一行也混了挺久,也算是有点人脉和影响力,一听“燕”姓心里当时就咯噔了下,这三省之内姓燕的人肯定不少,只是这长的特别好,确切的说是长的非常出众又符合展爸说的那个年纪的人,还真没几个。

        大喇叭当时也没说什么,挂了电话就给青城打了过去,跟自己那些同行一打听,顿时出了一身汗,当初那个被燕爷割了舌头的倒霉鬼就是因为把消息打探到了燕爷头上,才被燕爷割了舌头断了财路,大喇叭哪里还敢接展爸这一单?

        不过大喇叭也不是什么蠢货,展卫敢让他查这事,肯定是有他的用处,不过还有件更重要的事要大喇叭去做,这不定就是巴结燕爷的最佳时机啊。如果燕爷不高兴,那也能显示出自己示好的决心,燕爷总不会因为这事割他的舌头砍他的手,如果燕爷高兴,那自己就是赚到了,有了燕爷这靠山,以后在这一行绝对是首屈一指的老大。这事对大喇叭来说怎么都没有坏结果,大喇叭真心觉得是机会,不过,他要是能用这事靠上燕回,那展卫可能会有点麻烦,燕爷不在意倒还好,如果燕爷在意,展卫可就死定了。

        展爸哪里知道自己一个请人查下燕子归这人的电话就让大喇叭想那么,他就觉得了解下底细,这样以后小怜跟他们家万一有什么麻烦了,自己也能了解下具体情况,知道用什么法子应付,展爸其实也是那种未雨绸缪的人,小怜这会能跟那孩子扯上关系,谁知道以后那年轻人还会不会有事拉上小怜?展爸肯定不愿意让展小怜跟燕子归再有联系,他相信小怜可他没办法跟那脑子有问题的年轻人沟通,展爸就得替自己闺女多想想门道了。

        展爸查燕子归这人的消息在最短的时间内传到了燕回的耳朵里,这边展爸的挂了电话以后,那边燕回还没晃出那个小区,燕回摇着手里的手机,慢吞吞的往大门口走:“爷就睡了你女儿你能怎么着?爷不但现在睡,以后还睡?!毖嗷囟硕种?,站住脚,自言自语说了句:“爷要不要试试李晋扬那招?”

        燕回站在原地正儿八经的想了想,觉得要是真用这招了,那妞会不会抓狂趁夜里拿把刀扎自己一下,燕回心里是这样想的,还越想越兴奋,这主意不错,可以用用,李晋扬那不要脸的当场不就是用这招把那傻妞给骗床上了?燕大爷觉得自己真是太聪明了,聪明的不得了。

        展小怜是不知道燕回是这么想的,她要是能知道,估计现在就掂刀去砍燕回了,那创业基金已经下了通知,通过了,就为这个,穆曦还带着展小怜跟其他几个兼职的学生出去吃了一顿好的,就是庆祝一番,反正展小怜觉得好歹有钱了,这以后的日子也就不难过了,现在什么事都被限制住,不就是因为没钱才缩手缩脚的吗?看看每个月发出去的工资,发了这个月的,穆曦跟展小怜就开始犯愁下个月的,这真是没办法的事,没钱就是难过。要不是中间断断续续有些小生意,工资都开不出来了。

        展小怜觉得把,这做生意都这样,开头万事难,虽然展爸不想让她捣腾这些,不过已经做了展爸就不阻拦,展小怜要是回去说公司的事,展爸还会给意见,展小怜听了有道理就会跟穆曦说。

        穆曦最近一直在跟李晋扬闹,就是她想参加国际模特大赛的事,展小怜知道穆曦是怎么想,傻妞现在肯定都恨死李晋扬了,谁都不能提,谁提了她都翻脸,吓的展小怜也不敢说了,参加大赛报名的时间就还有一天,穆曦在前一天晚上抱着展小怜哭了一晚上,那眼睛哭的跟桃子似的,肿的不像样子。

        展小怜能怎么着???她肯定是希望傻妞能出去的,这是一个她的梦想,展小怜其实支持的,只是她支持有什么用???想当初她造火箭的梦想就是这样被展爸展妈给扼杀了,他们说造火箭太辛苦,连生活都是被人监视的,特别是那些特殊人才,国家都当宝贝捧着,一辈子就跟那些精密仪器打交道,逛个街什么都没机会,这样的生活有啥意思?展爸展妈说什么都不同意,大学的志愿还是展爸给填的,展小怜真是无比的惆怅,想着既然这么辛苦,那还是留给不怕辛苦的人去做吧,她就找个轻松一点的活就行,前台小姐最轻松,她当前台小姐就行。

        展小怜以为穆曦这事估计怎么闹都悬了,这都最后一天了帅哥大叔都没反应,还能怎么着???第二天早上,穆曦的表情就更加的阴郁,看的大家都胆战心惊的,下午的时候穆曦绷着小脸,开着她那辆红色的小汽车直接出去了,好几天以后展小怜才知道,穆曦那丫头跑去找李晋扬,还跟李晋扬和好了,和好的原因是穆曦要跟李晋扬分手,结果李晋扬告诉穆曦,他想通了,允许穆曦报名。

        展小怜听了穆曦讲了过程,恨的把脑袋撞在桌面上咚咚响,“傻妞,傻妞你就是说出来让我妒忌的吧?哎呀,我这心肝肺都开始疼了,这可怎么办???”

        穆曦嘟着嘴,一脸忧桑的手托腮看着展小怜,说:“可是,我也很烦恼啊?!?br />
        展小怜都怒了:“你都达成所愿了,你还烦恼什么?你这是故意气我的吧?”

        穆曦看了她一眼,很认真的说:“我是真的烦恼,因为我觉得李晋扬这两天有点怪。好像我欠了他很多很多钱似的,我在想我是不是欠他太多钱所以他不高兴了?!?br />
        展小怜鄙视的看了她一眼:“傻妞,别犯二,该干嘛干嘛去?!?br />
        穆曦认真的说:“我是说真的,我觉得李晋扬,他就是想要我跟他结婚,可是我不想结婚,他又说不结婚,但是他的脸看起来就是这个样子的……”说着,穆曦用手捏着自己的眼角和嘴角,把她那张漂亮的小脸都捏变形了,捏的一脸苦巴巴的模样,继续说:“我看了就想哭?!?br />
        展小怜摸下巴嘀咕:“这是苦肉计啊?!?br />
        穆曦睁大眼睛没听清,问:“咦,什么鸡???”

        展小怜翻白眼,“什么都没有,傻妞你自己看着办,你觉得怎么好就怎么做,成不成?”

        穆曦眨了眨眼睛,“哦”了一声说:“我也不知道,反正我现在可以参加模特大赛了我就很高兴了,真的?!?br />
        展小怜惆怅的抬头看天:“傻妞,你的春天都来了好几茬了,姐姐我的春天什么时候才能来???”

        穆曦捧着小脸晃,“胶带,我过几天再问问李晋扬有没有你认识的人,看看能不能帮你介绍介绍,我在‘绝地’里头发现好几个长的好的帅哥,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我改天帮你一起问问哈?!?br />
        展小怜一听,急忙点头:“成,你帮我去问问?!比缓蟮拖峦逢岁种竿?,又说:“傻妞,一个半月以后再帮我介绍,这一阵咱们公司这刚刚起步,万一有看对眼的我忙着谈恋爱了,公司就你一个人管了,到时候累死你?!?br />
        穆曦听了又开始笑嘻嘻的了:“我记着这事了胶带,你放心好了,我肯定会等你有时间的。咱们的创业基金刚申请下来,我们还有的忙呢?!?br />
        展小怜一边跟穆曦说话,一边坐在自己的办公桌面前,看着被调成静音的手机上燕回发过来的短信,手扶额表示十分的头疼,那货怎么就没一点自觉呢?他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讨人喜欢???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展小怜猛的站起来,还把穆曦吓了一跳,无辜的睁着妖精似的眼睛盯着展小怜看,小心的喊了一声:“胶带?”

        展小怜大螃蟹似的拿着手机横了出去,走到外头巷子口,直接拨通燕回的手机,拿起电话就是一通吼:“燕回,你要是敢跟我爸我妈说我们之间一个字,你就等着我去追杀你,我要是不把你脑袋割下来我跟你姓!”

        燕回手里拿着的手机拿的远远的,嘴里忍不住嘀咕一句:“真是跟她妈一模一样,这吼的都吵死了……”等展小怜那边消停一点了,燕回才把手机重新放到耳边说话:“妞,爷这不是征询下你的意见,你吼那么大声干什么?爷就是说说,又没这么做的,你吼什么?”

        展小怜气的小胸脯上下起伏:“爷,这玩笑会死人的您老人家知不知道?我妈那气性多大???我妈真的拿刀砍过人的!”

        燕回邪笑:“爷知道,砍的你那小情人满地跑是吧?”

        展小怜直接吼了句:“爷您老人家知道就好!这种话以后别乱说,我跟你说,我要是真被我爸我妈赶出家门了,我就直接死在他们面前,我吃饱了撑的才去投靠你,别想了,他们不要我我就死给他们看?!?br />
        展小怜说这话其实真是忽悠人的,她能死在自己爸妈面前?这世界上悲观的人都死绝了,她都不会去自杀。这些话说出来展小怜又不费劲,与其说是跟燕回表她的决心,不如说她这是威胁燕回来的直接。她要是真死在展爸展妈面前,估计展爸展妈能直接跟着去,展小怜舍得自己死,她还舍不得展爸展妈死呢。

        燕回大腿翘着二郎腿,看着自己的脚晃来晃去的,嘴里还说:“啧啧啧,这就没意思了,爷都说是说了,死什么死,死了多没意思?人还是活着有意思不是?对了妞,你最近都没来青城找爷,这是不是对头了?爷这都不满意了?!?br />
        展小怜没好气的回了句:“我正忙着呢,哪有时间去找您老人家?再说了,别以为您老找盗版妞的事就算过去了,我还记着呢?!?br />
        燕回停下晃来晃去的脚,“女人真麻烦,这打算记多久?爷都不找那盗版的了……”

        展小怜嗤笑:“您老是不找了,可是您老找的其他类型正版的是吧?别以为我不知道您老是怎么想的,说白了就是离不开女人,离开了就会死。爷,咱俩能不能商量下事,您老再忍一个半月,我每次跟您老做的时候,就老想着,哎哟,这玩意在别的女人身体里待过,我都快给恶心死了,别说快乐,没吐出来我觉得自己就挺了不起了……”

        燕回的脸当时就冷了,咬着牙说:“你再给爷说一次!”

        展小怜没所谓的反问:“爷,您确定我说的这是好话?您老确定要我再说一遍?爷,不是我说,这话对你我来说都不是好话,说多了,我这心里只会膈应的多一点,还是别听第二次为好……”

        展小怜话未说完,燕回猛的打断:“爷让你再说一次!”

        “爷,这可是您老人家说的,那我就说了,”展小怜捏着电话说:“您老能不能在这剩下的一个半月里头别找其他女人?就忍这半个月,我每次跟您老做的时候,就老想着,您老那玩意是在别的女人身体里待过的,我感到特别恶心,有时候都快恶心的吐了。爷,这样说行不行?”

        燕回阴着脸,伸手砸了手里的电话。

        展小怜把手机拿到面前看了一下,又重新放到耳边:“喂?”看看通话状态,已经自动挂机,想着刚刚那一声,展小怜一边往回走一边嘀咕了一句:“别不是砸了电话吧?都说不是好话了非要我说,说出来不高兴了吧?神经?!?br />
        展小怜刚走到院子门口,燕回的电话跟着又追了过来,展小怜按通接听键,转身又往回走,就跟没刚刚那回事似的开口说:“哟,爷,怎么又打过来了?我还以为您老人家有事先忙了呢?!?br />
        燕回捏着电话,直接说了句:“妞,恶心你也得给爷接受,爷的女人不会只有你一个,别以为爷会为了你会怎么样……”说了一半燕回顿住。

        展小怜又看看电话这是又坏了还是怎么着?不过她听着貌似有呼吸啊,疑惑的放到耳边:“喂?”

        沉默了好一会以后,燕回突然出声:“要你一个也行!”

        展小怜好笑的“哈”了一声:“爷您老人家开玩笑的吧?”就没听过狼吃惯了大块鲜肉,还能接受一天一碗肉汤的。

        燕回继续说:“你跟着爷,没有什么期限,跟着爷,爷就要你一个?!?br />
        展小怜干笑两声:“爷,您老这玩笑怎么一点都不好笑,得,当我刚刚那话没说,您老人家还是把握住整片森林比较符合您老人家威武霸气的形象,”展小怜原地蹦了两下,说:“爷,您老继续加油,记住了,玩女人是您老人家的权利和兴趣,绝对不能放弃这么有个性的兴趣?!?br />
        燕回再次砸了手里的手机,伸手抓了把头发,转身碰到了窗户边的大盆盆栽,突然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抬脚就对着那盆栽踹,踹了几下踩了一脚泥,盆栽就掉了几片叶子,燕回顿时火冒三丈:“人都死哪去了?把这东西给爷砸了丢出去……”吼完了,燕回倒退两步,伸手扯了扯衣服领,往椅子上一坐,“呼呼”直喘粗气,“贱人……给脸不要脸……不要脸……”猛的抬脚对着办公桌就是一顿踹:“爷都说不玩了,不玩了还不行!贱人!全是贱人……”

        顿了好一会,燕回又吼了一声:“把蔡美人给爷叫过来!”

        蔡美人在夜宫正安排晚上的当班事宜,红莲刚刚被蔡美人冷嘲热讽了一番,正气的满脸通红,蔡美人当没看到,刚把事情安排妥当了,那边就传话说燕爷刚刚接了一通电话以后心情不好,要喊她过去。

        蔡美人过去能干什么呀?蔡美人在夜宫掌管的就是美人,燕爷找蔡美人,那就跟告诉蔡美人给爷准备几个女人没什么两样,蔡美人接到消息立马就把自己专程为燕爷留的那些美人集合起来,然后又从中挑了出挑的,直接带了出去。

        蔡美人进燕回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燕回高高的翘着脚,一脸阴沉的盯着被搬走盆栽的那个角落,蔡美人伸手把身后跟着的美人挡在后头,自己伸手敲了敲门,“爷,您找我?”

        燕回头也没抬的说了句:“晚上给爷准备两个美人……不,五个,爷要五个!”

        蔡美人外头带过来的美人刚好五个,听到燕回说这话,点头回了句:“爷,这事您就放心交给我去办,您老人家尽管放心好了?!?br />
        燕回慢条斯理的回头看了蔡美人一眼,说:“别给爷残次品,爷要五个不一样的?!?br />
        蔡美人点头:“您就尽管放心好了,保管是不一样的。样貌个个极品,性格个个不同,就知道爷喜欢不一样的妞,特地为您老人家准备的?!?br />
        燕回脸色阴郁的挥挥手:“都送到爷房间,爷晚些时候过去?!?br />
        蔡美人偷偷看了燕回一眼,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燕回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桌子上那四分五裂的手机,然后清了清嗓子,瞟了眼开着的门,动作挺不耐烦的把手机拿过来,电板后盖装上,开机,找出展小怜的手机号,又给拨了回去。

        展小怜正跟穆曦在讨论事情呢,也没看到,还是穆曦瞅见了提醒她:“胶带,你有电话,手机上那个灯一闪一闪的来着?!?br />
        展小怜拿起来一看,嘴里骂了句:“我擦!”然后拿着手机往门外走,走到外头拿起电话放到耳边,语气不善的问了句:“喂?!又干嘛???”

        燕回接着刚刚话题说:“爷刚刚说的你考虑了没?爷不是开玩笑,你给爷好好想了再回答,你跟着爷,爷养着你,就你一个……”

        展小怜直接回了句:“爷,您老今天没吃药吧?赶紧吃药去!”

        燕回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展小怜!你想死?!”

        展小怜无语,然后好声好气的说:“那我就跟爷直说了吧,我也不是开玩笑,我是深思熟虑过的回答您老人家,爷,您老人家那就是举世瞩目的对象,那是万人之上的偶像,我真的不敢高攀您老,这是千真万确的真心话?!?br />
        燕回“咔嚓”挂了电话,扔了电话抬脚走了出去。

        展小怜看着电话,嘴里骂了句:“神经病吧这人,我真是服了,尽说些莫名其妙的话?!?br />
        一个半月,多平常时间,可到了展小怜跟燕回这里,这时间就显得不同寻常,展小怜家里的床头柜上有本日历,展小怜就是看着那日历数日子过的,过了一天她就撕一张,最后那一张她还做了标记。那一张撕了,就什么都结束了,展小怜现在就盼着,这一个半月安安稳稳过去就行,别出意外,出意外也不要是她出就行,哪怕就是跟以前一样只管滚床单展小怜都认了。

        周六周末或者是有时间的时候展小怜就会往青城跑,因为前几天的电话,展小怜还特别小心的侍候了,就是不想燕回再说出什么让她小心脏承受不住的话,偶尔燕回也会出其不意的来摆宴,展小怜绝对是做的很尽心,哄他高兴逗他开心,说出的话就是朝燕回的心坎里去,只要燕回不出幺蛾子,展小怜绝对是把燕回当成安里木来处。

        这时间一天天一会会的过去,展小怜这心情也高兴,有事没事就给燕回打个电话说个笑话,有些黄色的小笑话她都会往燕回的手机上发,这一阵的相处想必前一个半月,那还真是相当的和谐,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燕回那边没有让展小怜觉察出一点这一阵时间玩女人的迹象,到底有没有展小怜不知道,不过这一阵没觉察到这倒是真的。

        穆曦去参加模特大赛的事已经确定,行程都安排好了,李晋扬用什么法子跟穆曦说了什么展小怜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是肯定,那就是李晋扬这人足够阴险,穆曦那么个难搞的小妖精被他搞定,同意结婚了。

        展小怜本来不知道这事,不过展小怜被人请去绝地签了一份协议以后才知道的,穆曦和李晋扬虽然要领证结婚,但是对外其实是隐瞒的,因为穆曦年龄还没到,所以李晋扬要带着她去国外领证,展小怜签的这份协议就是保密协议。

        其实是前一天穆曦跟展小怜说要请她去“绝地”吃东西的,吃了一半的时候展小怜被人请了出去,就是为了这份协议。

        跟展小怜一起请去“绝地”的还有穆曦班上几个跟穆曦关系处的好的同学,男男女女有十来个人,个个不敢签字,“绝地”的总经理方清闲拿着那份协议跟大家一通解释,签了协议就有钱拿,足足五千,“绝地”支付这些是保密用的封口费,一人五千,一旦签了协议拿了钱,就必须遵守承诺,否则就是违约,违约金的五千元的十倍甚至几百倍。

        展小怜翻了翻协议,随口问了句:“意思就是只要不说就没什么问题是吧?”

        方清闲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这是我们‘绝地’的首席律师边痕先生亲自草拟和修正的,协议的公正性请大家务必放心,绝对不会隐瞒大家?!?br />
        展小怜把协议拿过去,要了根笔,趴下了把自己的名字签了上去,嘴里还说了句:“什么首席律师???你们就是弄个小助理说是首席的,我们也不知道啊……好了,签好了!”

        方清闲拿过协议看了下,点点头:“感谢展小姐的配合,下面还有谁签好的?”

        展小怜在旁边蹦跶,“唉唉,我都签好了,钱我到哪去领???”

        方清闲一指门外,说:“请到财务室去领,出门直走左拐的看到门就是?!?br />
        展小怜一蹦一跳的跑出去,按照方清闲说的位置找过去,发现左拐以后确实看到门了,不过有两个门,展小怜也不知道是哪个,她先敲了下其中一个门,嘴里还说了句:“你好,请问这里可以领保密费吗?”

        推开门进去以后展小怜就看到装修的一丝不苟的办公室内,一个面部线条极其严峻,看人的眼神十分犀利的青年男子正抬头看着她,无框的眼镜下的眼睛漆黑透亮,淡淡的看了展小怜一眼,薄唇微启说一个单词:“who?”

        展小怜睁大眼睛,眨了两下眼睛,礼貌的问:“您好,请问这里是财务室?我是来领钱的,”举着五根手指晃了晃,说:“穷人伤不起,我要领五千大洋?!?br />
        男人微微动了下下巴,示意在隔壁。

        展小怜缩回脑袋,抬头看了下门顶上,上面也没挂是什么地方,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假洋鬼子?切!”

        然后跑到另一边,一问还真是财务室,展小怜一边等着财务给她钱一边说:“我刚刚跑错了,还以为是隔壁呢,结果里面是个面瘫帅哥,总共跟我说了一句话还是说的英文?!?br />
        财务是个中年妇女,笑着说了句:“那是我们绝地的首席律师边痕律师,他是华侨,是我们老板重金聘请的,不大会说中文,说不好,所以很少说话?!?br />
        展小怜好笑的说:“那他还到国内来当律师,上法庭还不是把人给急死?人家话都说完了,他一句话才憋了一半,总不能还要给他配个翻译吧?!?br />
        中年妇女“哈哈”笑:“小姑娘说的还真是,我还不知道我们边律师上了法庭怎么辩护呢?!?br />
        展小怜领了钱就乐滋滋的走了,她领完出去了才看到穆曦那几个同学刚签完一边窃窃私语的讨论一边去领钱。

        对展小怜来说,这钱就跟天上掉下来似的,五千呢,又不是小数目,先存银行里,要是哪天又发不出工资了,还能顶一个月。展小怜从穆曦的反应看,她貌似还不知道有保密协议这一说,展小怜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肯定是帅哥大叔自己想出来的招。

        再跟燕回碰面的时候,展小怜还当笑话说给燕回听,燕回摸着下巴一脸不爽:“还真让他给搞成了,难不成这也得学他?”说完自己就摆摆手:“谁跟他学?为个女人当龟孙子……”

        展小怜对李晋扬多推崇啊,她瞪圆了眼睛看着燕回反驳:“人帅哥大叔这是聪明,怎么是当龟孙子了?再说了,就算当龟孙子,那人家也抱得美人归了不是?帅哥大叔这就是成功好不好?”没好气的白了燕回一眼,展小怜换了个位置坐,嘴里嘀咕了一句:“等哪天爷碰到个傻妞那样的美人,爷就知道那种抓心挠肺的感觉了,我保管你那老那时候就要羡慕人帅哥大叔了?!?br />
        燕回抬眸,阴测测的看了展小怜一眼,伸脚踢了展小怜的腿一下,说:“别一副酸溜溜的口气,爷听了不爽。李晋扬那东西再成功,也没你的份,救你这模样能跟爷那妹子比?去整容个十次八次也比不上爷那妹子的模样?!?br />
        展小怜觉得这人有病,还病的不轻,她哪里是酸溜溜的口气了?她这分明是推崇和崇拜外加羡慕,她有什么好酸的?傻妞就是这种好命,她早就淡定了。展小怜往沙发的另一边坐了坐,她冷着脸手托腮看着外面不说话,燕回看着她膝盖上的鞋印,又看看她的脸上,正了正身体,说:“那个……爷就开个玩笑说说……”

        展小怜没说话,站起来就往门走,燕回一个箭步站起来冲过去把展小怜给拉了回来:“哟哟哟,看看妞这小气的,爷都说开玩笑了。来来,坐下坐下,好不容易过来了不谈那种人,跟爷说点好听的?!?br />
        展小怜重新手托腮,无精打采的说了句:“没啥好玩的,我最近因为公司的事忙的够呛……”

        燕回一听展小怜说什么公司,嗤笑:“就你们那也叫公司?一个月就那么点钱也愿意做下去?”展小怜用胳膊推推展小怜,说:“妞,爷跟你说,你别弄那些玩意,瞧瞧这小脸都瘦了,你要多少钱爷给你,还怕爷养不起你?”

        展小怜继续手托腮说:“养我的任务交给我爸妈就行,我现在就是找个乐趣,认识没了乐趣,还有什么意思?您老人家的心意我领了,多谢多谢?!?br />
        燕回翘起二郎腿,伸出胳膊搂着她的肩膀,“妞,爷跟你说,李晋扬那种男人,其实就是甜言蜜语,男人说甜言蜜语都是骗女人的……”

        展小怜看怪物似的看向燕回,伸手在他脑门上试了下:“爷,您老确认您今天没什么事?”

        燕回一脸便秘样,“爷跟你聊天没发现?”

        展小怜睁大眼睛说:“发现是发现了,可是爷,您老说这话,我怎么感觉就跟中了导弹似的呢?男人天生就是甜言蜜语的物种,这个很正常啊?!?br />
        燕回怒了:“蠢女人才会上当!”

        展小怜直接回答:“女人就喜欢听,上当也愿意?!钡拖峦沸∩止荆骸俺源硪┝税??开始说教了都……”

        燕回这话给堵喉咙口了,那脸也沉了下来,展小怜现在就不想跟他吵架,虽然每次碰面都会小吵几句,不过每次都是展小怜来哄,这次也不例外,伸出胳膊推推燕回的胳膊,笑嘻嘻的说:“爷,给您老说段笑话?胡萝卜的故事?!?br />
        燕大爷冷着脸说:“不听?!?br />
        展小怜又往他身上靠了靠:“那亲一个?”

        燕大爷扭了扭脖子,不看展小怜,意思就是还是不高兴。

        展小怜就觉得这货要是撒娇的时候比人家娃娃三岁还三岁,她伸手把燕回的脸转过脸,在他嘴上亲了一口,说:“甜言蜜语什么的,是男人的通病,不过我们爷是男人里头最另类的一位,因为我们爷从来不会用这些玩意骗女人,爷,我得说,您老人家的确实与众不同?!?br />
        展小怜觉得自己每次都跟哄小孩似的,不过效果出奇的好,说白了就是燕大爷最禁不住展小怜说这些情话夸,明知道就是哄人高兴的,可燕大爷就是高兴听,展小怜一说完,燕大爷那脸色就慢慢的变回去了。

        展小怜身子一侧主动往燕回腿上坐下,搂着他的脖子笑眯眯的说:“对了爷,傻妞结婚的话您老去不去?”

        燕回这心情就好了,看着展小怜点头:“去,怎么不去?李晋扬敢不请爷,爷去抢了他的新娘子,炸了他的婚房,看他还结什么婚?!?br />
        展小怜“咯咯”笑,脑袋歪在燕回的肩膀上说:“爷,跟您老直说吧,要是当着傻妞的面,能不能别让她知道咱俩的事?”

        燕回看了她一眼:“什么意思?”

        展小怜讨好的凑到他面前又亲了一下:“我不好意思啊,我都瞒到现在了,突然告诉她,我觉得我都没脸见人了?!?br />
        燕回嗤笑,捏着展小怜的下巴问:“妞,来,跟爷说说,爷比李晋扬差在哪了?”

        展小怜立马把小脑袋摇的跟花鼓棒似的:“爷,您老又钻牛角尖了不是?别钻了,那是死胡同,钻不通的。您老人家要让有人要钱有钱,比谁差了呀?其实吧,是我。我就跟傻妞似的,她不接受对外公布婚讯,我不乐意让她知道这事,就跟不乐意让我爸妈知道似的,爷,成不成?”

        燕回直接说了两个字:“不成?!?br />
        展小怜换了个姿势,跟燕回面对面坐着他身上,那小手顺着燕回的腰带就摸了进去,嘴里还笑嘻嘻的说:“贿赂爷,这是额外的福利……”

        燕回那身体跟着就绷了起来,“喂,你这女人!”

        展小怜在燕回脸上亲了又亲,就是求着他说话的:“爷,您就成全我这一回呗,我都做到这份上了?!?br />
        燕回伸手揽在她腰上,急切的说了句:“完了再说……继续!”

        这两人的相处方式也就这样了,外人看着就跟小孩过家家似的,偏偏就是这样相处的。对燕回身边的人来说,如果展小姐和燕爷能这样一直处下去,那也不算是什么坏事,燕爷跟展小姐在一块的时候二了点,不过在捞钱上面从来就没手软过,换句话说,燕爷并没有因为展小姐的存在而改变他在做事风格,只不过会因为他心情的变化而更加的极端。

        曾经那些叫嚣着展小怜的存在会毁了燕爷的人逐渐退居观望态度,毕竟燕回玩女人真不是一个两个,如果能固定一两个对燕爷来说也不是什么坏事。展小怜要是能在这事上拉住燕爷,这倒是减少燕爷跟危险分子接触机会。毕竟,现在的女人很容易收买,谁敢保证燕回身边的那些女人中,是不是有被人重金收买过的女杀手?

        这年头,男杀手易防,女杀手才是难防的,特别是对燕爷这种喜欢女人的人来说,打雁的被雁啄,不定哪天就中了人家的道,死在了温柔乡里。------题外话------

        麦兜兜破壳日快乐。

        另:明日月票进十不掉万更,木万更不是爷的错,是爷愿望木实现,摊手()

        (无弹窗小说网)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