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99章 渣哥,家宅不宁

    第199章 渣哥,家宅不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得多了解她妈???展小怜跑出来以后还真看到展妈返回厨房操家伙,一转身手里握着把明晃晃的大菜刀就冲了出来。

        展妈叫的时候,展爸正打算起床,一听到展妈那喊声不对劲,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冲出来,身上穿的就是睡觉时候穿的睡衣,看到客厅里站着的人展爸愣了下,一看展妈举着大菜刀就对着那人砍过去,展爸急忙冲过去拦?。骸霸趺椿厥掳≌馐??这一刀砍下去还不得出人命???”

        展爸是没亲眼看到燕回从展小怜屋里出来,还以为这人是刚进来的,所以没那么多想法,展妈可不一样啊,展妈是眼睁睁的看着这家伙从展小怜的房里出来的,自己家那是闺女啊,一个大男人一大早的从自己闺女的房间里出来,哪个当妈的不疯???

        展妈睁着眼,手里举着大菜刀对着燕回吼的嗷嗷的,展爸一看这架势不对,心里就犯嘀咕,展小怜在旁边光蹦跶不上手,嘴里嗷嗷嚷着:“妈,冷静!千万冷静!渣哥,你还不赶紧麻溜的滚?!我妈都要砍死你了!”

        燕回从头到尾就站在客厅里看展妈蹦跶,因为刚睡醒,脸上看着还有点迷糊,因为环境太吵,还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展妈在蹦跶半响,燕回才说:“吵死了,卫生间是哪边?”

        展小怜:“噗——”

        展妈:“……”半响突然爆发出来:“啊啊啊啊啊——这个混蛋流氓——”

        展爸现在也有点迷糊了,可不能松手啊,他松手了万一老婆暴走真把人给砍死了怎么办?

        展小怜一看燕回这货的出现让场面失控了,赶紧从燕回后面伸手推着他往门口跑,“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滚出去?”

        结果,燕回就被展小怜推了两步,扭头就看到了半开的卫生间,直接抬脚朝卫生间走去,嘴里说了句:“爷要洗脸?!比缓蠼郎?,还伸手关门,从门缝里看着展小怜说了句:“妞,不准偷看!”

        展小怜:“噗——”

        展妈都快疯了,眼睁睁的看着那流氓进了卫生间,还锁门了,展妈被气的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展爸还不明所以的劝她:“老婆冷静!冷静!”

        展妈立马吼了出来:“我冷静什么冷静?!那混蛋小子刚刚是从闺女房间里出来的!”

        展爸先是愣了下,突然一下爆发出一声比展妈刚刚所有的声音都要大的吼声:“什么?!”

        展小怜傻呆呆的站在卫生间门口看着展爸跟展妈,然后默默的走到沙发旁边,伸手拍拍沙发,跟展爸展妈喊了一声:“爸!妈!你们俩消停下行不行???”

        展爸展妈同时吼道:“不行!”对望一眼,展爸一看到展妈眼里冒着的腾腾火,赶紧伸手拉着她往沙发那边走:“来来来,我们先别急,听听小怜怎么说是不是?”

        展妈的胸脯就是一起一伏的,就是被气的,她可是眼睁睁的看着闺女房间里走出个大男人的呀,这让她怎么冷静?

        展小怜看了眼卫生间,把身体往前倾了倾,对着自己的脑袋指了指,压低声音说:“爸、妈,渣哥这里的毛病又犯了?!?br />
        展妈顿时一声狮子吼:“脑子有毛病不去精神病院干什么?有毛病他怎么不往厕所跑,尽往人家大姑娘闺房跑?!”

        展小怜被展妈吼的急忙堵住耳朵,半响才说:“妈,你这声音也太大了,我耳朵都被吼疼了?!?br />
        展妈再一声狮吼:“你懂什么?那混蛋小子……”说着,展妈一骨碌爬起来就要往卫生间冲,展爸赶紧拉?。骸袄掀爬掀?,冷静冷静,咱们先听听小怜怎么说!”

        展爸其实比展妈急,不过展爸再急都不好乱了头绪,肯定是问清原因。要知道,展爸这会的心里就跟猫爪似的的难受,那是他闺女啊,他一把屎一把尿在怀里抱大的闺女啊,这世上就没有比他更心疼的了。

        展小怜一看展爸展妈都急了,被吓的咽了下口水,说:“爸,妈,渣哥真的神经病犯了,你看他那样就知道了,哪里像正常人?要不然我能把他往我房间领?他上次送的猪肉只送了一半,今天特地来问我另一半什么时候送过来呢,我一看就是犯病的状态……”

        展爸展妈将信将疑的看着展小怜,又看了眼卫生间,里面还传出了水龙头被拧开“哗哗”的流水声。

        展爸旁边想了想,说了句:“哎,还别说,刚刚那孩,那模样,好像就是过年的时候给咱家送了几十桶油和米的那个……她妈,你说像不像?”

        展妈一听,回头一想,还真是,刚刚太生气了,给忽略了,现在才反应过来那混球怎么有点眼熟,可不就是过年送半只猪二十袋米和二十桶油外加半只猪的傻子?顿了顿,展妈突然吼了声:“就算是神经病傻子那也是男人!”

        展小怜一脸扭曲的笑:“妈,那就是个傻男人,就跟小孩似的,知道什么呀?”

        展妈才不听:“傻子也是男人!是男人就不能随便进人家姑娘的闺房!”

        展爸总算听出点门道了,赶紧问了句:“他是自己跑来的?”

        展小怜点头,大刺刺的指着自己房间说:“一大早的跑来砸我窗玻璃,我被吵醒了就给带上来的,怕吵到你们我就轻手轻脚进来的。对了妈,你猜他刚才在我屋里跟我说什么?”

        展妈没好气的说:“我管他说什么呢!”顿了下才问:“他说什么了?”

        展小怜摊手,一副见到鬼的表情:“让我给他生个孩子,说我是神童,生出来的孩子肯定也是神童,这样以后他就后继有人了?;拱盐椅堇锓牡壮?,说他给过我一瓶避孕药,让我以后别说了,这不有病吗?”

        展妈又开始上火了,拍着心口喊:“哎哟,哎哟,我这胸口疼的毛病又犯了……”

        展爸和展小怜被吓的赶紧跑过去给展妈顺气:“妈,妈你可千万挺住,我以后再也不带他上来了……妈,妈你可千万别上火……”

        展爸也给吓的够呛,赶紧把展妈放平了躺在沙发上,嘴里说了句:“你这一上火就心口疼,可别上火了,看看我们小怜这么聪明就不会有事,小怜都说了他犯病了,这要是在外头犯病被人家骗了拐了多可怜?所以我们小怜把他带上来爷是好心不是?”

        展小怜急忙点头:“就是就是,脑子不好使,就跟小孩似的,妈你千万别跟一个神经病较真啊?!?br />
        展妈哆嗦着手指着卫生间的门就骂:“这混小子白长了一张俊脸了,就是个神经病,谁给他生孩子?要孩子让他老婆生去,这生孩子是闹着玩的吗?要不是他是神经不好,我就一刀砍在他脑袋上,敢糟践我们家小怜!……哎哟……”

        展小怜拼命的给展妈顺气,展妈怎么骂她都附和,嘴里还说:“妈,你都知道他脑子不好使了,就别跟他一般见识,我都习惯了,你看你刚刚要砍他,他都没反应的,都不知道怕了,这病的得多厉害啊,你说是不是???”

        展妈一边骂一边躺着“哎哟”,这真是给气着了,那混小子要是个孩子也还成,关键那人看起来就是个成熟的大男人,就算傻子那也是个身体发育成熟的男人,展妈能不上火吗?

        展爸被展妈给吓的,心里有火也只能先压着,一脸的纠结,偏头看着卫生间,半响问展小怜:“小怜,他怎么找上我们家了?他家里人都不看着?知道他家电话不知道?爸爸给他家打个电话,让他把人接回去。呆我们家也不是回事?!?br />
        展小怜摊摊手:“爸你是不知道,他就是他们家族的太阳,独种一个,就一个男的,这神经本来就不好,再加上被惯的,都无法无天了,他家里就没人管得了他。是个欠虐型的,被我用棍子打过一次,醒过来以后没见聪明,就是看到我就腻歪,”展小怜伸手摸下巴,一本正经的说:“我估摸着他是疯狂的爱上我了……”

        展爸赶紧伸手在展小怜面前摆了摆:“小怜别瞎说,一个傻子知道什么?”

        展妈那边缓过劲了,一骨碌从沙发上坐起来,赶紧追着展小怜问了句:“对了小怜,我刚刚看他一脸迷糊的样子,别不是在你屋里……他在我们家睡觉了?你屋里就一张床,怎么睡的觉?”

        展小怜瞪大眼睛看着展妈,一脸无辜的说:“妈,你不会以为我会跟他睡一张床吧?我有那么傻吗?他在我屋里翻了好一会,说累了,然后我让他蹲在地上趴在床上眯了会,我床上还有口水印呢,恶心死我了都?!?br />
        展妈听了这才稍稍松了口气,赶紧从展小怜的对面挪到展小怜的旁边,跟她好声好气的说:“小怜啊,你现在呢是个大姑娘了,不能像你小时候那样跟你木头哥哥似的跟男生睡一张床了,知不知道???我们知道的没事,这要是让不知道的人看到了,不定说的怎么难听呢,你说是不是?”

        说着,展妈扭头看着展爸寻求同盟,展爸立马挺直腰杆附和着说:“小怜,你妈说的对,你现在不是小孩子,不能再跟小时候一样,再说了,这男人十个有十个不是好东西……当然,爸爸除外,这男人万一动了歪心思,你一个女孩子能抗得过他一个大男人,他脑子是不大好,不过他身体看着可比爸爸还好,我们家小怜又长的这么可爱,谁知道他有没有什么歪心思,你说是不是?”

        展小怜端端正正的坐好,一副乖宝宝的模样,严肃的点头:“知道了爸,我下次一定注意,绝对不让他去我房间?!?br />
        展爸满意的点头,说:“我们家小怜最聪明,爸爸就知道小怜听话?!毕肓讼?,展爸突然想到自己在学??吹焦剐×肀呃鲜腔荒猩?,赶紧趁着这机会又说了:“我们小怜长大了,也到了谈恋爱的年纪,没关系,谈恋爱什么的爸爸不拦你,不过,不能随便跟男孩子出去,什么酒吧啊,舞厅啊,在外面租房子同居啊,这些都不行,爸爸要是知道你不听话,爸爸就会生气,知不知道?”

        展小怜立马对着展爸举手敬了伪军礼:“放心吧老爸,我肯定不会去那些地方,我家都在这了,哪里还敢去外面租房子???”

        展爸见闺女这么听话,总算是觉得欣慰了点,想了想问展小怜:“对了小怜,这孩子……就是这个脑筋不大好使的,他叫什么?”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说:“叫……子归,燕子归?!?br />
        展妈立马接了句,没好气的说:“这名一听就不是个好东西?!?br />
        展小怜嘿嘿干笑,展爸点点头站起来说:“我去看看,别不会用我们家的东西给弄的一头水?!?br />
        展妈坐着没动,心里还有气呢,展小怜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眨巴眼睛,然后手托腮看着展爸去敲卫生间的门。

        “小伙子?”展爸刚敲了一下,卫生间的门“卡啦”一下开了,燕回满头水的站在门口,个子比展爸高了大半个头,头发两边的水还在往下滴,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展爸,理所当然的说了句:“给爷毛巾……”

        展小怜“嗷”一声窜起来冲过去,挡在展爸面前对着燕回蹦跶:“渣哥,我们家没有多余的毛巾,有也不能用,都是擦脚的,你赶紧回家去!回家去知不知道?”说完,展小怜使劲把本来就毛茸茸圆溜溜的眼睛睁大的更大,湿漉漉黑漆漆的大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燕回看,看着就跟即将发怒的小狮子似的。

        燕回微微抬着下巴,看着她那双大眼睛忽的邪笑,不由自主的朝着展小怜走了一步,展小怜差点暴走,有毛病啊有什么好笑的?

        展爸是男人啊,一看面前这小子的眼神就知道肯定对着自己闺女升出了什么带颜色的幻想,哪个爸爸愿意自己闺女被人家意淫?更别说这个对象还是神经病,他心里气个半死,可是又不能怎么着,人家就想想又没真干什么,他也是自己猜人家是这样想的,能怎么着???展爸绷着脸,赶紧把展小怜拉到自己后面挡住,对燕回说:“小伙子,你这一大早出来,家里人知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早点回去让大家放心???你看看,刚刚我们还以为你是坏人,小怜的妈妈还差点用刀砍伤你,这个多不好你说是不是?”

        展小怜被展爸拉在后面,她站在展爸身后,通过展爸的肩膀对燕回瞪眼睛,那小脸上就写着“你要是敢说话我就死给你看”,这神经病在她爸她妈面前一口一个“爷”的,她都想割燕回的舌头了,在她面前说就说呗,在她爸她妈面前说就不行。

        于是,燕回慢吞吞的后退一步,然后伸出两根手指,在自己的嘴上做了个叉的动作,告诉展小怜,他闭嘴了,展小怜脸上的表情这才恢复正常。

        展爸和展小怜要去学校,展妈自己也要上班,气还没生完就去做饭了,刚刚做了一半跑出去砍燕回,这会继续煮粥去了。

        展小怜家的这顿饭早饭吃的就跟演搞笑剧似的,最主要的原因是饭桌上多了个不速之客,而且还是不被欢迎的。

        燕回就是这出戏的主角,不但从人家闺女的房间里出来,还大刺刺的坐下来吃饭,展妈看燕回就觉得眼疼,压根就没给盛饭,结果,燕回就在饭桌旁边干坐着,什么东西都不碰。展小怜埋头扒饭当没看到,反正丢人又不是她丢人,反正她爸她妈都觉得他神经不正常,反正他的表现就像是神经不正常的物种。

        展爸看着这小伙子虽然不正常,不过人也那么大个的男人了,差点挨打就算了,不给饭吃看着挺可怜的,就去盛了碗米粥放在燕回面前,展小怜把自己面前多出来的一双筷子往前推了推,结果展爸把筷子拿走了,特地给燕回拿了只勺子:“来,用勺子吃,筷子不好拿?!?br />
        其实人展爸是好心,他们家人都是用筷子吃饭的,可是这小伙子脑筋不大正常,也不知道会不会用筷子,就给他拿了勺子,吃饭方便。

        展小怜脑袋就差埋到裤裆里笑了,她爸的心底太善良了,真的,人家上门睡了他闺女,他还照顾这家伙照顾的无微不至,还给人家拿勺子吃饭,多体贴。死渣货,活该被她爸她妈当神经病看,本来就是个变态神经病。

        展妈的脸色就一直没好过,虽然闺女说什么事都没有,可是她这心里就是不舒服啊,这混球要是个女的多好啊,偏偏他是个男的,展妈怎么着都没法高兴起来,这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关屋里,就算是亲了摸了他们也看不到啊,要不是他们家小怜足够聪明,这小子又是个傻子,展妈估计心脏病得真犯了。

        燕回瞪着自己面前的碗和勺子,还是没动,展小怜知道他在想什么,说白了就是嫌弃,他们家又没有消毒柜,碗筷洗的肯定不可能像酒店那样还专门为燕回弄个消毒间,展小怜抬头白了燕回一样,放下吃完的碗筷,说:“渣哥,你要是不吃就赶紧回家去,你一大早把我爸我妈吓的够呛,赶紧吃完了麻溜的闪人?!?br />
        燕回还是瞪着面前的碗筷,依旧没动。展小怜在旁边幸灾乐祸的说:“爸,妈,你们别管他,他们家所有的东西都要消毒好几遍的,要不然这位少爷吃了肚子会疼,我们家这碗筷就是水沾了洗洁精洗了下了,他嫌不干净呢?!?br />
        展妈阴着脸,三两口吃完,没好脸色的白了他一眼,伸手把燕回面前的碗和筷子收走了,走到厨房洗都没洗,直接连碗带筷子都给扔到了垃圾桶。

        展爸赶紧低头喝粥,展小怜默默的扭过头当没看到,燕回的脸色黑成了锅底。

        展小怜蹦跶着站起来,绕过桌子去拉燕回:“渣哥渣哥,你先在沙发上坐一会,我去换件衣服送你回家?!?br />
        展妈一听,立马从厨房探出头说了句:“小怜,你送什么送?让你爸送就行了,你还得上学呢?!?br />
        展小怜直接跑屋里换衣服,心里对展妈刚刚丢碗的动作竖起来大拇指,让那死货嫌弃碗筷不干净,他那碗筷还没碰了,就在他面前放了放,展妈就嫌弃的直接给扔了。

        换完了衣服,展小怜踩着小靴子跑出来,脖子上还围了条红色的围巾,衬的小脸白嫩可爱,她在客厅里蹦跶:“渣哥,走了,姐姐送你回家?!?br />
        展爸也从卧室出来,身上还套了外套,看着展小怜笑眯眯的说:“小怜,我送你们回去,待会一起回学校上课?!?br />
        展小怜点头,“好呀,妈,我们先走了哈?!?br />
        展妈从厨房探出头看了一眼,“都小心点,她爸你开车慢点?!?br />
        燕回斜眼看着展小怜,展小怜对他笑的跟花似的,哄小孩似的说:“渣哥,走,来来来,姐姐带着你走,小心点走哈。这边这边……”

        展爸开车出了小区,往大路上拐弯之前问了句:“小伙子住哪???”

        展小怜麻溜的说了一个地址,就是燕回住的那酒店附近的一个新生活小区,类似公寓楼的那种,能入住的大多是条件不错的,展爸直接把燕回送到了那小区门口。

        燕回坐着不动,展小怜拼着小命才把他拉下车,关了门,展小怜回头跟展爸说了声:“爸,你等我一会,我把他送到家里,还在里头,等我下哈?!?br />
        展爸想下车一起送,展小怜急忙摆手:“不用不用,我找到的,外头冷,你赶紧进车里去?!?br />
        展小怜生怕展爸跟来,这要真跟着了,啥都不用说,全穿帮了,燕回这里头压根没房子啊。幸好展爸站了一会后就回车里了,展小怜憋着一口气,顶在燕回后面拼命把他往里推,“爷,赶紧走……赶紧走赶紧走……”

        一直推着燕回走到最里面的地方,展小怜这才松了口气,往路边一坐,仰着小脑袋瞪着燕回,突然吼道:“爷,您老想干什么?你差点害死我你知不知道???”

        燕回懒洋洋的看着展小怜愤怒的小脸,红围巾下面那张小怜再怎么愤怒看着也格外的可爱,燕回慢吞吞的走了一步,伸手把展小怜拉了起来,展小怜差点跌后面,往后踉跄了下发现燕回就是推着她往后靠的,一直退到墙角的位置展小怜才停下来。她仰着小脸气鼓鼓的,燕回偏头看着她的样子,突然一笑,跟着从展小怜的屁股下面抄手过去,单手把她抱了起来抵在墙角缝中间,脚一悬空展小怜就怕,“哎哎”两声,急忙用手撑着两个面墙,燕回往她面前靠了一步,伸手就解拉链,展小怜一看这架势顿时就怒了:“喂,这大冷的天还是在外头,你不会还有那心思吧?!喂……”

        燕回听到了也当没听到,解完自己的裤子就开始动手解展小怜的,这男女的衣服和身体结构不一样,程序也麻烦的多,还得亏展小怜身上那件羽绒服,要不然单单背靠着墙面就足够冷的。燕回什么多余的动作都没有,就是直奔目的地,按着展小怜就是一通折腾,“爷刚刚就该在你家那客厅里做……要不然卫生间也行……”

        展小怜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这是不是她当初看人家野战的报应???这下好了,这经历她有了,她爸还在小区外头等她回学校,结果她被燕回按这角落做那事。她咬着下唇,这大白天的,不定就有什么人过往,这心肝都在颤,这要是让人家发现了,那丢人可就丢大发了。

        燕回牢牢的顶着她在墙面上,什么话没有,就听到他一下一下粗重的喘息,展小怜单手勾着燕回的脖子,一只手死死抓着他的胳膊,咬着燕回靠近脖子的肩膀那块不松口,这外头车来车往的声音听的一清二楚,展小怜那提起来的心就没放下过,他爸在小区外头等的会不会不耐烦进来找???

        正在关键的时候,冷不丁展小怜羽绒服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展小怜这一紧张,身体也跟着有了反应,燕回托着她身体的手力气一失跟着就放下,展小怜的脚这次着了地。

        展小怜的手机还在持续的响,她伸手往地上一顿,掏出手机接听:“喂,爸,我马上就到了哈?!彼底挪坏日拱炙祷?,直接就挂了。

        展小怜站起来整理衣服,绷着脸,一边整理一边说了句:“爷,您老以后还是带着您老那些美人吧,防止您老人家随时发情以供发泄,这活我不陪你做第二次了?!?br />
        燕回直接抬起她的下巴:“这是不高兴了?爷怎么觉得妞刚刚也挺兴奋?”

        展小怜随口说了句:“生理反应罢了,都到这份上了,我要是没反应这不是毛病吗?”说着一边把围巾往脸上拉了拉,挡住满脸的红晕一边拉羽绒服的拉链,“我先走了,等我爸的车开走了您老再出去?!弊吡肆讲接滞O?,展小怜回头看着燕回问了句:“爷,三个月还剩没多久吧?您老要是想高高兴兴的过完这三个月,就别让我不高兴,就像昨晚上您老爬我床的事,我就不高兴,这也就是我了,要是换个人,家里不知道都闹成什么样了。您老觉得爬女人床正常,可是对一般人来说这就跟逆天差不多了,我妈这是没出什么事,她要是真出事了,我跟你没完?!彼底?,展小怜一路小跑直接按着来路跑了出去。

        燕回站在原地转了一圈,那脚猛的对着空气踢了一下,踢猛了,差点摔了,他吼了一声:“爷这是听话,听话也不行?贱人!”

        周围遍布在周围的保镖集体扭头,表示无语,爷啊,有您老人家这样听话的嘛?按着人家在外头打野战就算了,还搅合的人家不得安宁,这是听哪门子的话???

        其中一个压低声音提醒了句:“爷是听话没错,我证明,昨晚上展小姐说爷要是真想她,就不是在青城,所以爷就去摆宴了?!?br />
        另一个追问:“这种话……你怎么知道?”

        说话的人显摆似的说:“爷吩咐车的时候嘀咕了,爷原话是这么说的:爷说想了还不信是吧?那你给爷等着,都不在青城了还不是真想?”

        另一个惆怅了:“照着我们爷这听话法,我觉得展小姐这杀我们爷的心思又重了?!?br />
        第一个说话的人点头:“我觉得也是,对了,你说我们爷的这个……”他指指脑门,左右看了看,更加小声说:“是不是真有点问题?我怎么觉得他老人家自打遇见了展小姐,就没做过几件正常事了?”

        另一个赶紧说:“你想死?别瞎说,要是真有问题,怎么没看爷对生意上的事做过一件错事?刮人家的钱比以前更加变本加厉了……这是受刺激了?”

        第一个也惆怅了:“谁知道啊,我现在看着,觉得我们爷跟展小姐每一个正常的?!?br />
        另一个赞同:“所以才能折腾这样,不服不行?!?br />
        展小怜跑出小区门,麻利的拉开门坐到后面:“爸,带我到学校正门停下,我去公司看看,中午不回家吃饭,下午我去上课?!?br />
        展爸点点头,问了句:“那个姓燕的送回去了?”

        “嗯,”展小怜说:“送回去了,还跟我闹腾了呢,被我训了?!?br />
        展爸一边开车一边说:“以后别跟他接触,那孩子脑子有点问题就算了,看着脾气也不大好?!?br />
        展小怜佩服的不行:“爸,你真厉害,那家伙脾气还真不好,公子哥脾气?!?br />
        展爸呵呵笑了两声:“嗯,能看出来,在我们家的时候忍的挺辛苦的。这种人,我们不惹,小怜以后不许再跟他多接触,知道吗?”

        展小怜点头:“收到,老爸就放心吧?!?br />
        车到校门口,展小怜下车跟展爸挥挥手,直接跑走了,展爸把车开到教学楼下面停下,没有直接下车,而是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喂?老哥?是我展卫啊,忙吗?帮我个忙,帮我查查摆宴或者是青城,有没有个叫燕子归的人?年纪?大约二十六、七岁,脑子貌似有点问题,嗯,特征?长的特别好,很少看到的长相……”

        ------题外话------

        爷固有一屎,或屎于温柔乡,或屎于月票堆,爷有文字八千,妞有月票几张?渣爷伸爪,妞们票何在?()

        (无弹窗小说网)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