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98章祸害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第98章祸害

        展小怜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发现外面安安静静的没有听到展爸展妈开门的声音,顿时全身放松下来,吁了一口气:“吓死我了!”

        燕回伸手搂着展小怜往下趴的身体,“这也算吓?要是真不想让你爹妈听到你的声音,那过一会你叫的声音可得小一点才行……”

        展小怜扒开燕回的手,站起来关灯,这一直亮着不是回事,展小怜这边开灯,燕回那边伸手开了她的小台灯,屋子里一下子暗了好多,展小怜走到窗户边推开往下看,嘴里好奇的问了一句:“爷,这好歹也是四楼,我能不能问问您老人家是怎么进来的?”

        燕回翻个身,靠着床沿躺着,慢条斯理的说了句:“别说四楼,就是四十楼爷想来也进的来。|纯文字||”

        展小怜撇撇小嘴,脱了鞋往被窝爬,见燕回压着被子,伸手拍拍说:“爷,让让,您老这样我没法钻被窝了?!?br />
        燕回慢吞吞的往边上让了让,展小怜穿着棉睡裤就要往被窝里钻,燕回伸手压着被子说了句:“把裤子脱了,要不然一会妞又嚷着爷把你裤子撕了?!?br />
        展小怜把腿强行伸进被窝,没好气的说了句:“爷,我可没打算跟您老人家在我家里做那事,别指望这个?!?br />
        燕回磨磨蹭蹭的把脚上的鞋给蹬了,那鞋的鞋底掉在地板上,发出“吧嗒”一声响,展小怜被吓的小心肝都颤了颤,脱了鞋,燕回直接就把腿伸进了展小怜的被窝,展小怜瞪着他,燕回对着她邪气一笑,颇有讨好之意的说:“妞,爷来都来了,还不让躺会?爷这爬上四楼容易吗?”

        展小怜看怪物似的看着他,半响才说:“爷,说好了,躺一会以后赶紧走,绝对不能让我爸我妈给发现了,要不然我爸我妈在这一片爷没法做人了,好好的闺女房间里竟然出现个男人,我妈非掂把刀砍了你不可……”

        燕回躺下以后,伸手解开身上的扣子,从被窝里被衣服给扔了出去,一翻身压在展小怜身上,被子因为两人叠加在一起一下子就跟短了一截似的,展小怜缩了缩脖子说了句:“冷!”

        燕回把身体往下压了压,被子两边堪堪挡住两人的身体,燕回抹黑伸手,就在被窝里开始捣腾展小怜身上的衣服,展小怜真是气死了:“爷,我刚刚不是说了?……”

        燕回凑到她面前,两人脸贴脸的看着对方,然后他说了句:“这次可是实地,爷今晚上就特别兴奋,来,跟爷配合一下,记得叫的声音小一点,要不然被你爸妈发现了爷可不负责?!?br />
        睡衣裤子什么的陆续从被窝被扔了出去,燕回捏着展小怜的下巴就堵了过去,嘴里还含含糊糊的嘀咕了一句:“爷现在不在青城,这是真的想了……”

        因为被窝的热气一阵一阵的被放出去,展小怜有点冷,她伸着胳膊往燕回身上靠,“爷,真的有点冷,您老能不能别老是动来动去的?”

        “冷?”燕回对着她的嘴使劲啃了一口,邪笑:“没事,马上就不冷了,不但不冷,还会很热……”

        情绪被调动起来,展小怜大口的喘着气,拼命压抑自己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可有时候那声音就是不由自主的就发出来,忍的小脸通红,燕回伸手摸着她的脸,对着她的嘴就堵过去,“真想被人发现?那就叫大声点……爷就喜欢这样的,多刺激!要不要去外面试试?肯定更刺激……”

        展小怜直接抓着燕回的手往嘴里一塞,一口咬住他的手腕,咬的时候还是睁着眼睛的,燕回看着她汗津津的脸,压低身体,一点一点在她身上磨蹭,声音慵懒而邪气的低笑着说:“妞,实在不行就叫出来,你这样表情看得爷特想把你往死里弄……”燕回一声吸气,被展小怜咬住的地方冒出血珠,他皱皱眉:“爷就没见过你这么狠的女人……还咬,属狗的?”赶紧伸手去捏展小怜的下巴,把自己的手腕从她嘴里解救出来,舀出来一看除了口水就是血。

        燕回看着自己的手腕半响,还压在展小怜身上,伸手把她床头柜的抽纸抽了一张出来擦手,一边擦一边说:“你这女人,尽跟爷作对是吧?怎么就不知道给爷省心点?”

        展小怜的小脸气鼓鼓的,小嘴上沾了血迹,瞪着燕回一声不吭,额头鼻尖全是细密的汗珠,半响才咬着牙说了一句:“我都说今天不想做了!”

        燕回偏头在她嘴上亲了一下,把她嘴唇上的血迹给舔到自己嘴里,“爷想做,爷来就是为了做这事,要不然爷过来干什么?”

        展小怜伸手推他,想把他推出去,结果燕回反而往里面压,展小怜顿时发不出一点声,等缓过劲了才反驳了一句:“除了这事爷还对什么感兴趣?我怎么觉得爷就是整天除了女人就是女人呢?”

        燕回继续邪笑:“爷对撩妞生气也感兴趣,阴阳阴阳,阴阳要和,要是没女人,还怎么调和?妞,你要是乖乖跟爷呆在青城,爷就只找你,怎么样?”

        展小怜就跟看怪物似的看着燕回:“爷,您老这玩笑开大发了,爷是不是瞅着我像那种呆在爷后宫里当贤妻良母的样?”

        燕回压着展小怜,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啃着她的脖子,一边含含糊糊的说:“所以爷才有女人,妞要是来了,爷就专门跟妞做……”

        这两人凑一块就一边做一边拌嘴,声音还压的低低的,一夜就没消停,眼瞅着天快亮了,展小怜一脚丫子就把燕回踹床下了,“爷,您老赶紧的下去,我妈过一会就起床了,学校的老师起的都早,让人看到就死定了?!?br />
        燕回正迷糊呢,从床下爬起来,手脚并用的往床上爬,一边爬一边说了句:“想冻死爷?这什么破屋子?冷死人了……”

        展小怜直接裹着被子往里面睡,死活不让燕回抢到她的被子,压低声音嚷:“爷,您老赶紧出去。赶紧了赶紧了,您老人家那狐狸精的事咱俩还没完呢,别以后送上门让我嫖一晚上我就消气了,告诉您,我这气性大着呢?!?br />
        燕回爬了一半的动作停下来,伸手把展小怜连人带被子往拖过来,从被窝里把展小怜的脑袋给掏出来:“妞,你这就不可爱了,一个女人也值得你记这么长时间?那爷回去以后把那女人弄死,这下是不是解气了?”

        展小怜翻白眼,“爷,不瞒您老人家缩,您弄死谁都一样,其实跟人家关系不大,主要是您老人家这种马性祸害了人家。我这是迁怒您老知道不?是您老连累人家了好不好?”

        燕回摸摸下巴:“种马?”

        展小怜把红彤彤的小脸从被窝里露出来,说:“对,种马,爷不知道种马什么意思?种马就是专门跟雌性生物运动下崽的工具?!?br />
        燕回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点点头,然后把展小怜的脸蛋掰向自己,捧着她的脸蛋说:“妞,既然这样,那就趁这个机会,跟爷下个崽……”说着,燕回伸手把展小怜连人带被子放到床上,弯腰在展小怜的桌子上找东西。

        展小怜好奇的问了句:“爷,找什么了呢?您老还是速度下去才是正紧?!?br />
        燕回继续弯腰,在展小怜那些瓶瓶罐罐里面翻来翻去的找东西,嘴里说了句:“爷问你,你的药呢?你吃的药放哪了?”

        展小怜在被窝里拱了拱,就露个脑袋出来,奇怪的问:“什么药???”

        燕回把展小怜那堆瓶瓶罐罐全给弄的乱七八糟的,舀起来都不放回原位,一边扒拉一边说:“避孕的药,爷不是给过你一瓶药?”

        展小怜嗤笑一声:“爷,您老还是别指望我了,我可没兴趣给您老人家下崽,我现在还念着书呢,下不了。要是我爸我妈知道我怀孕了,我估计这辈子都进不了家门?!?br />
        燕回当没听到,在化妆品堆里没找到,开始去翻腾展小怜的包,结果啥也没找到,燕回伸手抓头,再次把展小怜给提溜过来:“赶紧了,那药别吃了,爷都是种马了,好歹给爷弄个崽玩玩?!?br />
        展小怜把脑袋往被窝里拱了拱,说:“爷,您老想玩的话还是找别人生去,我没兴趣?!?br />
        燕回捏着展小怜的下巴晃了晃:“妞不是神童?爷要聪明的,那些贱人要是给爷生出个蠢货怎么办?”

        展小怜无语的瞟了他一眼,说:“爷,这么跟您说吧,要是我真给您老生了个崽,那我就是蠢货了,生出的是绝对是天下最笨的笨蛋。这事您老找别人,再怎么着说我还是学生呢?!?br />
        燕回一脸的百无聊赖,拉着展小怜的头发拉来拉去,“你这女人可真够蠢,怎么就不知道哄爷高兴高兴?”

        闻言,展小怜抬头看了燕回一眼,伸长脖子在他嘴上吧唧亲了一口,说:“爷高兴点,赶紧出去吧,我妈估计就这一会功夫就得起床,你要是让我妈看到您老人家光着身体躺在她闺女的床上,我妈绝对会砍你几刀然后报警?!?br />
        燕回不接话,而是继续自己的话题:“妞,爷刚刚的话你听到没?”

        展小怜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说:“没兴趣?!?br />
        燕回伸手敲敲她的脑门,“爷还就想要了?!?br />
        展小怜抠眼角的眼屎,“自己生去?!?br />
        客厅里穿来展妈穿着拖鞋的脚步声,不多时展小怜的门把手被展妈拧了拧,没拧开,展妈伸手敲了敲门:“小怜,早上有

        没有课?起床了!”

        展小怜伸手死死捂住燕回的嘴,眼睛瞪的大大的,小脸上明晃晃的写着“你敢出声我就弄死你”的表情,然后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知道了……”

        展妈听到展小怜房间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就去厨房做早饭。展小怜等展妈走了以后,她立马蹦起来,手忙脚乱的把睡衣舀过来往身上套,然后又舀起燕回的衣服给他穿:“爷,爷您老人家最威武霸气了,您老帮帮忙,赶紧下去成不成?赶紧了赶紧了,我这心里头就跟被火烤过似的,都快急死了,您老人家赶紧下去我这心才能完全安定下来,要不然我觉得我下一秒就要死了?!?br />
        燕回懒洋洋的,展小怜让他抬手就抬手,让他伸胳膊就伸胳膊,就连裤子都是展小怜给他穿的,穿完了燕回往展小怜的床上一躺,两条长腿在垂在床沿上晃来晃去的,展小怜觉得自己上辈子可能欠过他钱,所以他就挑这个方式来折腾自己,可怜巴巴的蹲在燕回脚边给他穿鞋,燕回那腿还是一晃一晃的,展小怜就想出去掂把刀剁了他的腿。

        鞋穿好了,展小怜赶紧跑到窗户边往下看了下,四楼还是挺高的,展小怜对于这个高度燕回却爬上来了表示很惊奇,她看到楼下已经有老年人跑来跑去锻炼身体,展小怜这心肝又开始跳了,这会要是让人看到燕回从她窗口跳出去,那得惊瞎多少人的眼睛???这个祸害,是不是打算害死她???

        展小怜还在往下看,想着要挑什么机会让燕回爬下去,突然听到门锁被人打开的声音,她以为是展妈舀钥匙开门了,想回头招呼燕回赶紧下去,结果一回头,展小怜差点叫出声,燕回就那样伸手拉开门,直接走了出去。

        展小怜在燕回出去以后没跟着,而是快速的把刚刚被燕回弄的乱七八糟的化妆品弄的更乱,舀出一瓶她自己逛街的时候买的便宜香水,拧开,对着角落就直接倒栽进去,房间里顿时弥漫着香水浓烈的味道。

        香水的味道把房间里混合的其他所有味道都冲淡,展小怜麻利的套上外套,伸手把被窝掀开,然后才出去。

        展妈正站在厨房看着锅,煮的米粥,怕烧冒了,就一直看着,听到展小怜卧室的动静还以为是展小怜起床了,刚想喊一声说饭快好了,一扭头看到一大男人从女儿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展妈不由自主的尖叫一声:“啊——她爸!”

        展小怜跟展爸同时冲了出来。

        爷归来

        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