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89章 红颜易老

    第189章 红颜易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189章红颜易老

        穆曦跟展小怜现在可以说是信心满满,摩拳擦掌的想大干一场,怎么说呢,公司一确认注册成功以后,就开始公司的其他事项,开始两人说是在外头找房子的,结果找来找去发现外面的房子太贵,她们俩那点钱压根不够看,最后一合计,就直接把公司地址定在穆曦在摆大的房子那里,那房子带院子,还是三个房间,其中一个主卧是李晋扬带着穆曦住的,另外两个房间一大一小,只放了一点杂物,都是空的,不用白不用。

        展小怜跟穆曦两个人把其中的大房间腾出来,乱七八糟的东西全丢小房间去,然后开始打扫,两人分工,展小怜头上戴着报纸刷墙,十分钟以后就能刷的像模像样了。穆曦专门打水把能用的桌子凳子什么的全搬出来擦干净,结果展小怜的一面墙刷完了,穆曦的桌子一个没擦完,她自己身上已经全湿了。

        展小怜这给气的,这大冷的天啊,伸手戳着穆曦的脑门骂她:“傻妞你个废废!我真服了你了,干净换衣服去,这要感冒了,帅哥大叔还不得把我拍扁了又竖圆了?”

        穆曦哭丧着脸说了句:“人家不说故意的……”

        展小怜气鼓鼓的拽过穆曦手里毛巾和清洁球,“死去换衣服去!”然后蹲下来自己动手擦桌子,本来她这是休息的,结果这一搞,展小怜工作时间是刷墙,休息时间是擦桌子,穆曦就专门负责蹲在旁边看,不是穆曦不愿意做事,而是展小怜怕了这小祖宗,不让她做了,傻妞果然还是比较适合当花瓶摆设的好。

        这么几天折腾下来,展小怜觉得自己都快散架了,名义上是两个人做事,实际都她一个人的忙活,她就是个操劳命,苦逼的不像样。穆曦自己也心虚,忙里忙外的帮忙,其实就是瞎忙,展小怜刷墙,她就拿了一张纸趴桌子上画东西,画完了趁着展小怜休息的时候拿给她看:“胶带胶带,你看看我们的名片这样的好不好看?”

        展小怜瞟了一眼,然后拿过来看看,夸了句:“不错呀傻妞,咱俩的名片和宣传册你包了,体力活都我做了,这活不累人,你负责吧?!?br />
        穆曦被人夸了就高兴,美滋滋的拿着纸继续趴桌子上修改。

        房子打扫干净以后,两人就开始安排场地怎么摆放东西,地方不算小,两人就是折腾怎么摆舒服,等这些都摆弄好了,穆曦直接把她自己在“锦园”用的那台台式电脑给搬了过来,又把自己现在用的猪头电脑也奉献上了,怎么也有两台电脑了,打印机传真机什么的,都是穆曦从“绝地”直接给搬过来的。

        开始穆曦是不愿意,觉得这是靠李晋扬了,她就是不高兴,展小怜都快无语了,别人倒是想靠了,可是没人靠的上,李晋扬那样的后台不靠是傻子,就是穆曦这小傻子,展小怜为了省钱,拉着穆曦洗脑了一个晚上,穆曦才放下包袱厚着脸皮把东西给搬过来。

        东西齐了以后两人就联系装广告牌,广告牌还是穆曦趴家里的桌子上自己画的,穆曦没学过设计,不过这些方面她明显比展小怜又天赋,虽然没学过,不过公司的所有宣传方面,包括名片宣传册什么的,都是穆曦自己一个人捣腾出来,展小怜觉得穆曦除了漂亮以外,自己总算找到了她的闪光点。

        公司现在是完全成立了,当然不会有开业典礼啥的,说好听点是传媒公司,难听点就是比打印店稍微强了那么一点,人家都不知道这地方。两人都觉得公司后续的运转资金是个大问题,没钱就没办法发展,没办法发展就更没钱,这是恶性循环,两个人在一块嘀嘀咕咕了很久,终于打听到一个消息,摆宴市现在有个专门针对学生创业的窗口,提供低利息的创业基金,总数是二十万,展小怜一直嚷嚷着她们应该符合要求。

        两人商量以后,开始着手准备资料然后申请,涉及到政府方面审核的,展小怜压根不插手,直接丢给穆曦去弄,穆曦肯定不懂,不过展小怜有依仗,穆曦不懂没事,李晋扬不是懂嘛。

        展小怜跟穆曦合开公司的事展爸知道,其实展爸不是很支持,小怜跟她那同学年纪都小,他就感觉两孩子那钱投进什么创业里比扔进水里好不了多少。两小姑娘懂什么呀?当然,这些都是展爸心里想的,嘴上肯定还得支持,看着小怜每天进进出出高兴的不得了的样子,展爸啥话都没说,反正,展小怜拿走投资的那三千块钱也是展小怜自己的,让她吃点亏不定以后就乖了,就当三千块钱给小怜上一节课。

        虽然搬家到了摆宴,不过因为开公司的事展小怜现在也不?;丶页苑?,展妈中午都是回家做饭的,展爸的宿舍也不住了,家都在这里了,还住什么宿舍啊,本来想把展小怜宿舍给退了的,觉得没必要,小怜直接回家就好,不过展小怜觉得宿舍离公司近,要是她搬回家了,再去公司每天来来回回的,路上就花了不短时间,展爸一听就没话了,反正也没花多少钱,小怜想住就让她住。

        本来两人觉得把公司开起来就万事大吉了,结果等开起来以后才知道有多搞人,展小怜在摆大里招聘了几个学生兼职,有时间就从展小怜那领几十分宣传单出去,针对对象就是大四的学长学姐,专门帮人家做求职简历,价格要的也比其他那些店便宜,不会弄封面的,免费帮忙做封面,就这样,断断续续的了开始接些小的不能再小的单子做。就这,两人可满意了,总比到现在还没开糊好吧?

        创业基金的申请就是展小怜在网上拼拼凑凑抄来的,展小怜是个严重讨厌写字的人,所以她拼出来的东西穆曦挨个看一遍,然后把里面的错别字多字漏字什么的全给改了一遍,最后看了又看,两人自己觉得可以了,展小怜就让穆曦递上去。

        没几天消息出来,被驳回了,展小怜跟穆曦两人差点抱头痛哭,穆曦哭丧着脸说:“这可怎么办呀?”

        穆曦最近刚接了个杂志的封面和内页的活,还跟展小怜商量让她先顶着,这消息下来展小怜就趴了,没动力。

        打击过后,两人又开始着手改资料,第一次不通过那就继续申请第二次,什么时候通过了什么时候算,穆曦去青城拍照片,这公司就展小怜一个人顶着,因为穆曦的影响力,招聘还是很容易的,奔着穆曦来的人大有人在,而展小怜要的就是这效果,开始是招不到人,后来是展小怜挑着招人,这感觉多美妙。

        展小怜现在其实还在等机会,她主要是打算等个穆曦一举成名的机会,穆曦成名了,那她们俩这小公司也就熬到头了,穆曦现在只是知名度稍微有了点,不算成名,知道的人也就圈内的和青城那一块。所以展小怜现在一听穆曦有活,她就蹦跶着让穆曦去,要是能一炮而红就成了。

        穆曦去青城拍摄,跟学校请了三天假,展小怜就自己奔波在公司和宿舍,偶尔回家吃顿饭,展妈就笑着跟展爸说展小怜:“她爸,你看我们小怜每天忙的跟什么似的,比我们大人还忙呢?!?br />
        展小怜低头扒饭,呼哧呼哧的,压根不吭声,吃完了放下碗筷,一抹嘴就要出去,被展妈给喊了回去,“你这整天的不着家干什么呢?妈妈知道你忙,那你好歹歇歇喘口气,你说你这个忙法,要是哪天正赚到钱了估计身体也夸,你自己去看看,很眼圈都出来了?!?br />
        展小怜被展妈喊住,只好磨磨唧唧的回来,突然发现家里那些油和米没了,好奇的问了句:“哎,妈,那些油和米怎么没了?”

        展妈没好气的说了句:“被我放在人家小卖铺代买了,我每样留了点,其他的哪去卖了,猪肉割成一快快的,冰箱放着呢。你那同学的哥哥也真是公子哥性子,花钱大手大脚惯了估计,哪有这么送礼的,整个一二百五?!?br />
        展小怜立马对展妈竖大拇指:“妈,你真相了,那人是正宗的二百五?!?br />
        展爸真是无语了,这母女俩一唱一和的干什么呢?虽然那小子确实是个二百五,可是人家好歹也给他们家送礼了,怎么能说人家是二百五呢?

        一家三口吃着燕大爷送过去的米和油外加盘子里的红烧肉,愣是把燕大爷骂成了二百五。

        与此同时,青城那位正对美品酒的燕大爷连着打了两个喷嚏,两个喷嚏把燕大爷威武霸气玉树临风的形象都给破坏了,燕大爷表示很木面子,直接把整蹲在自己面前发骚的红莲推在地上,“滚?!?br />
        红莲对着燕回嘟嘴撒娇,“爷,您老人家对人家温柔一点嘛?!?br />
        燕回伸手捏捏红莲的脸蛋,邪笑道:“你这年纪,不适合跟爷撒娇?!?br />
        年龄是女人的致命伤,燕回这话一出,红莲被打击的差点吐血,她扭着身子嗲着嗓子喊了一声:“爷……”

        燕回悠然自得的坐在藤椅上,轻轻晃着手里的红酒,透过红酒看着外面的植物刚刚抽出的嫩芽,仰头喝了杯子里的酒,说:“爷喜欢的嫩的?!彼ね房醋藕炝牧?,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左右端详了下,说:“爷怎么觉得这阵子嫩的少了?整天对着你这张老脸,爷腻歪,去给爷弄几个嫩的过来?!?br />
        红莲轻轻咬着下唇,垂着眼不敢看燕回,半响抬头对着燕回柔媚一笑:“爷想要嫩的?那红莲待会就帮爷物色几个嫩供爷享用?!?br />
        燕回松手,“现在就去,爷等着?!比缓?,燕回拿着手机,按通了一个号码,结果,那个前几天显示还是无人接听的号码今天变成了?;?。

        红莲看着燕回的动作,半响没动。

        如今,燕回身边完全剔除了瞳儿,即便出现也是扮演着不近身的角色,最受宠的就是红莲和雪姬,相对而言,雪姬见血才笑,且少言寡语,红莲手段儿多,更易讨人欢心,跟在燕回身边的机会比雪姬更多,所以周围的人都是默认最受宠的是红莲。

        受不受宠肯定没人敢跟燕回确认,大家都是这样默认,只是红莲是最知道的,燕回现在的目光更多的是对着那些年轻貌美的新人女保镖,那些自幼就被养着的年轻貌美的女孩到了一定年龄,就会被送到燕回面前,只要能在燕回面前露脸,大多都会扮演着瞳儿和红莲早期的角色,就是多功能的贴身物,除了在危险时候的舍身,还包括暖床这一角色。

        红莲自己有自觉,她现在的情况就等于是被人燕回用过的卫生棉,燕回演完了,嫌腻了,他需要新的女人新的面孔新的刺激。燕回说这阵子缺少嫩的,红莲当然比谁都知道,红莲在其中起了至关的作用,她把哪些年轻貌美的全剔除,一层层筛选下来的,都是些只能算清秀的货色。

        燕回都不知道见过多少女人,那眼光挑剔的不像样子,那些女人哪怕脱光了送到燕回面前,也入不了他的眼,所以燕回才觉得没看到嫩的。

        红莲走出房间,站在门口,伸手捂着胸口,那里面是一种叫着妒忌的东西在沸腾,看到有人过来,红莲放下手,姿态优雅的抬脚,然后冲进自己的房间,高跟鞋踩着地板上,发出凌乱而急促的响声,她冲到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伸手摸着脸,媚眼如丝妖娆依旧,这张脸明明还是那样美艳,还是那样年轻,爷怎么会嫌弃她老呢?她不老的……

        “??!”红莲盯着镜子里的脸看,突然大叫一声,伸手捂着眼,不要!不要!她跟瞳儿挣了那么久,两个人从被爷拉上床以后就一直在争宠,燕爷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她们都会攀比,都会争夺。为了打到对手,她们联手打到其他的女人,然后又把冒头对准对方,彼此使劲浑身解数,就为了燕爷的一夜恩宠。

        终于,瞳儿被她斗倒了,失宠了,爷这辈子都不会再碰她了,结果,爷却告诉她,她老了,他腻了,他喜欢更加年轻貌美的女人。

        卫生间的那面大镜子,清晰的把红莲脸上那些清晰表情都呈现出来,她惊慌,她不安,她怕自己被爷抛弃,她看着镜子里自己那张狼狈且充满嫉恨的脸,她恨瞳儿的突然放开,恨自己为什么没有不能像展小怜那样成为燕爷心中的特别,她只能是红莲,被宠爱,被嫌弃,最终被抛弃。

        红莲猛的抓起桌子上的一瓶玻璃乳液,对着那面镜子使劲砸去,镜子瞬间破碎,发出响亮的声音,玻璃碎片溅在她的肩上,划出血迹。红莲仰头狂呼,发出的声音夹杂着哭声,似哭似笑,却让人分不清究竟是在哭还是在笑??奚サ?,她靠在墙面慢慢的蹲在墙边,声音转为低而细的抽泣。她抱着头,嘤嘤嘤的哭了很久,最终哭声消失。

        红莲慢慢的抬起头,脸上的妆容因为眼泪而晕染开,她垂眸,看着肩膀上被玻璃划伤的伤口里流出的鲜血,伸出红色的舌头,轻轻把那滴血舔了个干净,然后,她起身,洗脸,重新化妆,换了一身更加鲜艳的红,扭动着水蛇一样的腰肢,拉开门,脸上带着一抹妖艳的笑容,风情万种走了出去,留下一地破碎的镜子碎片。

        穆曦从青城回来,关心的第一件事就是公司的情况,展小怜拿了一张纸,两人坐在桌子边上讨论,现在的那些传单现在来看太平了,发出去以后没啥大反响,主要是她们这样做,人家其他公司也这样弄,没啥特别的,展小怜就从网上搜了些网络用语,按照之前的传单拼拼凑凑的组到一块,穆曦一回来就拿给她看,然后穆曦重组这些句子,就成了一张针对性极强的宣传单册,针对人群大多是年轻一族,因为只有这类人群才看得懂这张宣传单。

        要知道,两人在讨论的时候,李晋扬也在,展小怜心里头李晋扬多聪明一人啊,结果李晋扬看不懂,这就说明李晋扬不是他们针对的客户群。

        公司的前期运转需要大量资金,展小怜回家又往展妈要了点钱扔进去,不发工资人家谁做事啊,虽然工资很少,不过两百块钱的兼职对学生来说还是有人愿意做的,展小怜等于是拿自己的钱给人家当工资,穆曦也急,但是没办法,她拍照片的钱还没下来,只能让胶带先垫着。

        展小怜其实是怂恿穆曦去个李晋扬开口的,结果穆曦打死都不去,怎么都说不通,还说钱跟东西不一样,展小怜想拍死她。幸好在下个月发工资之前,穆曦拍照片的钱下来了,与此同时,在李晋扬的帮助下,穆曦跟展小怜两人第二次申请的创业基金也顺利通过初审,进入复审阶段。

        事情一旦顺利了点,展小怜跟穆曦就觉得这希望就在眼前了。

        展小怜回宿舍,这个点宿舍其他同学都在,小笨正跟另外的同学说话呢,看到展小怜进屋就问了句:“展老板,你那公司生意怎么样???”

        展小怜打了个呵欠,拖着腿往床上一坐,说:“刚开的小公司,还是开在巷子里头的能好成什么样啊,就那样呗?!?br />
        展小怜跟穆曦外头开公司的事宿舍的人都知道,其实大家就当她们是闹着玩的,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没指望她们开的起来,不定哪天就能关门的,毕竟摆大周围的那些大小复印社真的太多了,复印一张纸只要几分钱,复印一本书也就是不到一百块钱,她们就不明白能有啥赚的。

        展小怜也没跟他们解释啥,打印社就打印社,没所谓,打着呵欠,展小怜脱了鞋往床上一躺,觉得累死了,实在不想走回家,还不如在宿舍多睡一会。就脱了外套,裤子啥的都没脱,估计是太累了,就一会功夫就睡着了,正睡的香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人在推自己,展小怜迷迷糊糊睁开眼咕哝了一声:“谁???”

        小笨使劲推着展小怜,“展小怜,展小怜……你醒醒,有你电话……”

        展小怜半眯着瞌睡眼,半响才应了一声“哦”,然后伸手摸手机,结果小笨又说话了:“不是你手机有电话,是我们学校钟校长过来说,校长室有你电话,让你赶紧过去接电话呢?!?br />
        展小怜呆了下:“哈?”揉揉眼睛坐起来,“开玩笑的吧?我自己有手机,什么电话会打到校长室???”

        小笨摊摊手:“我哪知道?反正刚刚管理员阿姨说校长刚刚过来通知,让你赶紧去接电话,现在钟校长还在外头等着你呢,你赶紧起来吧?!?br />
        展小怜就觉得天上掉了个砖头下来,直砸的她头晕眼花,这什么情况这是?竟然有人把电话打到校长室找她?展小怜翻身起来,一边穿外套一边穿鞋,手里还翻着手机,中午刚充的电,里面有两万块钱的手机费呢,她爸她妈总不会打到校长室找她吧?

        展小怜一路疑惑着下楼,发现他们学校的钟校长还真的等在下面,看到展小怜过去还问了句:“你就是小怜同学吧?我那边有你电话,过去接一下吧?!?br />
        展小怜一边抓着乱七八糟的头发一边点头:“是啊,我就是展小怜,钟校长,我没犯什么事吧?我还挺好奇谁打的电话,您能不能透露下谁找我嘛?”

        钟校长笑呵呵的,一边倒背手一边说:“这个我到没问,就说找你的,你去接了就知道了。对了,小怜同学的家里有亲戚是姓蒋的?”

        展小怜摇摇头:“应该没吧,我不记得我们家有姓蒋的亲戚?!?br />
        钟校长貌似随意的又问了句:“那展教授是不是姓蒋的朋友???”

        展小怜打了个呵欠说了句:“我爸朋友多着呢,不过有没有姓蒋的我就不知道了,钟校长一直问姓蒋的,是不是打电话的人姓蒋???”

        钟校长赶紧摇摇头:“这倒不是,我就是随口问问?!?br />
        把展小怜带到校长室以后,钟校长就走了出去,还顺手把门给关上了。电话就搁在桌子上,展小怜回头看了眼被钟校长关上的门,然后伸手拿起电话,疑疑惑惑的开口:“喂?请问您哪位???”

        结果,电话里面传来的竟然是燕回的声音:“哟,妞,爷还以为这电话也不通了呢?!?br />
        展小怜:“哈?”抬头看了看周围,确认这确实是在校长室,“爷您老人家今天没喝酒吧?”

        燕回抬手晃了晃手里的酒杯,说:“喝了?!?br />
        展小怜:“……”摸了默,才说:“那爷,您老先去醒酒,我挂了哈?!彼底?,伸手挂了电话,把手往裤兜里一插,抬脚就走,拉开门,径直走了出去,钟校长还在那边跟另外一个老师说话,看到展小怜就几秒钟就出来,赶紧跑过来问:“展小怜!”

        展小怜对着钟校长摆摆手:“钟校长,我电话结完了,走了哈?!?br />
        钟校长有点傻眼了,这才多长时间???他感觉就几秒钟的事啊,怎么一转眼就完了呢?刚刚等她接电话的时间就有十几分钟,就一下就行了?

        其实钟校长不是关心展小怜接电话时间的长短,他主要是担心这几秒钟的电话后,那尊大神的电话会不会再打过来???

        展小怜回到宿舍以后,小笨还嘀咕呢:“展小怜,你这么快就接过电话了?什么电话还要打到校长室啊,不知道你手机号吧?”

        展小怜重新脱了外套,又脱了毛衣裤子往被窝一钻,舒舒服服翻个身,还跟小笨说了句:“我今天累死了,先睡了哈。谁找都说我不在?!?br />
        小笨住在上层床铺上,手里拿着书往床上爬,嘴里“哦”了一声,然后开始看书。

        展小怜打了个呵欠后,闭眼就睡着了。

        小笨觉得今天就不是展小怜睡觉的好日子,她刚听到展小怜的睡着的呼吸声后,管理员阿姨就敲门了,“展小怜!展小怜在不在???”

        小笨赶紧从床上下来,条件反射的一边往门边跑一边嚷着:“在!在在!”

        管理员阿姨看着小笨:“你就是展小怜?外面有人找,下去看看吧……”然后转身一边走一边嘀咕,“怎么今天都是找展小怜的?”

        小笨眨了眨眼睛,赶紧跑去推展小怜,“展小怜!展小怜!”

        展小怜正睡的美的时候,硬生生被小笨给推醒了,眼睛就睁开一条缝缝,含糊不清的问了句:“又干嘛?……”

        小笨急忙说:“那个,下头又有人找!”

        展小怜把脑袋重新放到被窝里说了句:“就说我不在……”

        小笨一下子想起来刚刚展小怜提醒自己说她不在的,站在原地抓抓头,小笨赶紧自己穿鞋下去,不管是谁说一声呀,要不然展小怜不下去不是让人家白等了?

        小笨下去先跟管理员说了声,管理员指指外头说:“你去跟外面的人说一声?!?br />
        小笨赶紧跑出去,看到一个看着不大像学生的男人站在那里,她小心的问了句:“请问是不是你找展小怜???”

        雷过客扭头,看看小笨又抬头看看展小怜宿舍的窗口,问:“小米呢?就是展小怜呢?不在?”

        小笨只好实话实说:“哦,她在睡觉,说累死了,不想下来,我过来跟你说一声,她不下来了?!?br />
        雷过客绷着脸,一看就是不高兴,小笨被吓的小腿都有点软,把手塞到嘴里紧张的咬着,哆哆嗦嗦的说:“展小怜就是这样跟我说的,你别迁怒我的头上,我先上去了!”

        雷过客的个子挺高,绷着脸的时候看着还是挺像模像样的,小笨就觉得这人有点恐怖,雷过客抬头看着窗口,突然不高兴的说:“她要不下来,我就不走,你让她下来!”

        小笨泪流满面:“可是,她不下来我有什么办法?”

        这两二货在楼下磨叽,小笨这笨妞因为一个跟自己没任何关系的展小怜被雷过客拉着不让走,雷过客这货平时都是被人欺负的份,有女生调戏她两句他脸红的话都说不出来,今天突然发现这个哭哭啼啼的女生比自己还好欺负,就逮住了欺负小笨。

        小笨真哭了,她就是一普通的女学生,啥都不好,她就是下来帮忙的,结果被这个流氓给赖上了。最后没办法,小笨抹着眼泪说去楼上喊展小怜,雷过客同意了。

        换个人,到了楼上不下来不搭理就行,结果小笨就锲而不舍的推展小怜,还真把展小怜给推起来了,展小怜简直是怒火中烧,“小笨你信不信我把你扔楼下去?”

        被小笨磨叽起来,展小怜抓住头发怒气冲冲的下楼,老远就看到雷过客绷着一张脸瞪着她,展小怜过去啥话没说,踮起脚尖抬手就在雷过客胳膊打了好几下:“你丫的还让不让睡觉了?我跑了一天快累死了懂不懂?懂不懂?懂不懂?”

        被展小怜两巴掌一打,雷过客绷着的脸立马变成了求饶:“小米!小米你别生气啊,不是我找!真不是我找!是我们爷,要不是我们爷我怎么敢来找你是不是?”

        展小怜停下手,斜眼看着雷过客,雷过客小心翼翼的说:“我们爷说你手机一直打不通电话,所以让我过来把你手机带回去检修……”

        展小怜直接回了句:“我手机没问题,好的很。他人品不好跟我手机有什么关系?”

        雷过客低头,哼唧哼唧的说:“这个我不知道,反正我们爷说了,你手机有问题就是有问题,他今天带了新手机过来,说要帮你换了……”

        展小怜猛的抬头:“哈?你不是一个人过来的?”

        雷过客睁着无辜的眼看着展小怜,说:“我们爷在酒店等着呢。爷还说了,你要是敢说不去,就……”雷过客偷瞄了一眼展小怜,声音猫哼似的说:“就扒光你的衣服……”

        展小怜鄙视的看了看雷过客,问:“扒光我衣服?就凭你?”展小怜往雷过客面前一站,说:“我还就不去了,怎么着你?不用你扒,我自己动手更方便?!彼底?,展小怜还真动手解外套的扣子。

        雷过客急的想伸手拉她的手,又不敢,只能围着展小怜团团转:“我,我,我就是说说,小米你别冲动!”

        雷过客正急的不行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冷笑出声:“你别拉,让她脱,我倒要看看她会不会真脱光了?!?br />
        雷过客回头,急忙跑到红莲身边打转:“红莲,你快帮帮我吧,小米不听我的话?!?br />
        展小怜慢吞吞的扭头看着红莲,左右看了看,说:“哟,红莲大姑好久不见呀?!?br />
        红莲猛的抬眸看向展小怜:“你别得意,你现在不就仗着我们爷的宠爱?那你得小心了,我们爷身边新添了不少美人,你还是趁着你现在还算得宠对着我们爷摇尾乞怜的好,都这个时候了,拿乔矫情可是得不偿失了?!?br />
        展小怜嗤笑:“矫情的可是贱人,红莲大姑你确定说的不是你?”

        (继续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