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85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燕回拦着展小怜回摆宴,展小怜就死活闹腾的要回去,两人一步都不让,这一晚上就没消停过,别说他们了,就连外面站着的保镖都累,最后两人没办法,在耳朵里塞了棉花,真是受不了里面的动静了。

        展小怜被燕回抓着手腕按在沙发上,就为了要回摆宴,闹成这样了,比打架没好多少,展小怜就嗷嗷嚷着要回学校,燕回指着时间问:“爷说,你这女人毛病是不是?你看看几点了?回什么回?等你回去了,那破宿舍早关门了?!?br />
        展小怜不管,就是要回去,一副就是要跟他作对的姿态,嘴里还说了句:“我就算在外头蹲一夜我也乐意回去,我就是要回去……”

        燕回戳戳她的脑门,说了两个字:“你狠!”

        在展小怜一通奋力拼搏后,她如愿坐在了回摆宴的车上,当然,如果她身边的没有坐着一个燕回,展小怜觉得自己会更高兴。

        展小怜手托腮,靠着车窗看着外头疾驰而过的夜景,燕回一手搁在展小怜身后的椅背上,一手玩着展小怜的另一手,从最后一根小指一根一根的看,一直看到大拇指,然后又从头来一遍,半响说了句:“妞,这指甲这么长不碍事?先说好了,别给爷弄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在上面,爷看着碍眼?!?br />
        展小怜留长指甲就是为了做指甲,听了燕回的话伸手缩了回来,燕回强行把她的手拉过来又看了一遍,伸脚踢了下前面的司机和保镖,“剪指甲的玩意有没有?”

        展小怜一听,立马就把手往回缩:“我自己的指甲碍您老人家什么事?我高兴留长,我愿意做指甲?!?br />
        燕回捏着展小怜的手,往自己面前一凑,看了看,说:“当然碍着爷的事,爷的后背都被你抓成什么样了?爷早就想剪了你这对小爪子了?!?br />
        司机、保镖:“……”这种限制级的话题能不能别当着人面说?不知道他们都会想入非非的吗?

        展小怜使劲扭着自己的手,“我不剪了,我就是不剪了……干什么……燕回!”

        燕回一只手捏着展小怜的手指,一只手不熟练的拿着指甲剪,从展小怜的小指开始,把展小怜留了两个多月的指甲指甲剪了,一看就没技巧,剪完以后展小怜拿到面前一看,有长有短还有带棱角的,要是现在有双丝袜落展小怜手里,估计几下一抓就全花了,展小怜顿时气的头顶冒烟:“燕回!”她把手伸到燕回面前,恶狠狠的说:“你把我的指甲剪成什么样了?”

        燕回伸脚踹保镖的副驾驶座,“你给爷的什么玩意?剪出来的东西能看?砸了!”

        司机默默的的直视前方,幸亏刚刚自己因为开车动作满了一点,这要是自己递过去的,估计被燕爷一脚踹的车就翻沟里了。

        保镖:“……”这是指甲剪的问题吗?这分明是技术问题!为什么别人用了没剪出燕爷那样的杰作?展小怜不满意了就开始赖人了是吧?保镖敢怒不言,默默的把指甲剪从钥匙链上卸下来,在备用工具箱里找出把小锤,苦逼的对着那指甲剪开始砸。

        展小怜气的想用那指甲抓燕回的脸,又看了看,太难受了,忍不住推推前面的保镖,“大哥,指甲剪借我用下?!?br />
        保镖正愁这啥时才能把指甲剪砸坏呢,展小怜这一借算是解围了,赶紧拿给展小怜,展小怜自己低着头,把被燕回剪的七零八落的指甲剪给修了一遍,还磨了磨,这下怎么摸怎么舒服,好歹圆润了点,只是要是做指甲的话,估计就不大好看了。

        燕回在边上看着不说话,等展小怜剪完了,开始得瑟:“就这样就算了完了?爷也剪得出来……妞,你这什么表情?爷剪给你看,你把那只手给爷……”

        展小怜怎么可能会被他,直接摇开车窗,把指甲剪从窗口顺手扔了出去。前排保镖顿时松了口气,展小怜太霸气了,他生怕展小怜还给他之后他要继续苦逼的砸那玩意呢,结果展小怜直接扔了。

        燕回换了条腿翘起来,看着展小怜手托腮不搭理她的侧脸,伸手搂着展小怜的身体往自己身上靠:“妞,要不要睡觉?”

        展小怜扭头不待见的看了他一眼:“爷,您老开玩笑的吧?离摆宴还远着呢,我想睡也睡不成啊?!?br />
        燕回不耐烦的直接把展小怜的身体按自己腿上:“看你可怜,爷勉为其难的借你靠靠?!?br />
        展小怜嗤笑一声,自顾从燕回的腿上爬起来,身体靠着座椅坐好,嘴里说了句:“爷有心了,不过我还撑得住,爷的施舍我心领,我还是等到了摆宴再说?!?br />
        前面两人就忍着不回头看燕爷的脸色,死命憋着笑,副驾驶座上的保镖最后是用咳嗽才掩饰自己的憋不住的笑声的。

        燕回的脸色比便秘好不了多少,他气狠狠的伸手,强行把展小怜扯过来,往自己腿上一按,说了几个字:“不睡爷得睡!”

        展小怜还要挣扎着坐起来,燕回伸手在她屁股上打了一下:“你再动下试试?!”

        展小怜被动的趴在燕回的腿上,这姿势肯定不舒服啊,她踢腾着脚,想把脚上的鞋给踢腾了然后躺在后座上,这样好歹还舒服点,结果展小怜脚上的鞋是带鞋带的单鞋,不容易踢腾下来,燕回看着她的小腿踢了好几下,鞋就掉了一只,还有一只很顽强的呆在展小怜脚上不下来,燕回一只手托着展小怜的头,弯腰,伸手解开鞋带,然后脱下那只鞋,扔在地上。

        展小怜的鞋一离脚,自动自觉的把腿挪到座椅上,侧躺着面向燕回的身体,闭上眼睛。展小怜跟燕回在一块就没睡好过,那东西就是想着法子不让她睡,这会好歹消停了,展小怜眨了两下眼睛,被车晃的,还真就睡着了。

        车什么时候到的摆宴展小怜一点都不知道,反正她被尿憋醒了,迷迷糊糊爬起来想去厕所的时候发现自己是在酒店,抓着头发轻车熟路的去卫生间,从卫生间出来回到卧室的时候才看到床上躺了个睁着眼睛的人,她揉揉眼睛一看,发现是燕回,展小怜迷糊的打了个呵欠,往薄毯下一钻,背对燕回,闭上眼睛就睡。

        燕回睁着眼,看着她的后背,伸手,把眼睛还是闭着的展小怜直接翻到自己面前,两人就这样面对面躺着。

        这估计是这两人碰面以来,唯一没有在任何外力的干涉下,同床共枕却没有做深入沟通运动的一次。

        展小怜早上起床就要回学校,早饭还是燕回压着她去吃的,燕回都不知道跟展小怜强调了几次,不许不接电话,展小怜每次都是低头不吭声,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反正燕回说什么她都不吭声,吃完了站起来抹抹嘴,拿着自己那小包跟燕回说了一声:“爷,我上学去了,您老慢吃?!?br />
        说着。展小怜直接就走了。燕回面前还堆了一堆食物,展小怜走后,他看着面前那堆东西,伸手一推,站起来直接离开。周围等着侍候他用早点的服务人员个个面无血色,这是燕爷不满意食谱?

        酒店就是燕回常住的那家,离宿舍也不远,展小怜回酒店的路上甩着手里的小包,小高跟鞋踩在地上“咯哒咯哒”的响,还电话,还短信,燕回什么的都去死吧,那丫打到明年的电话她都接不到,燕回记的那手机号是前一阵展小怜用的新号,她现在被燕回强行加上的号码的手机是她的旧号,两个不一样的号码好不好。

        展小怜又不傻,从现在看她算是看明白了,想顺顺心心的甩掉燕回没那么容易,燕回对她的态度应该不是上心那么简单,展小怜觉得燕回对她的底线更加的低,这真不是什么好事,展小怜跟燕回说的话也不全是假话,燕回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她一直都是喜欢温柔型的男人,就像安里木那样的,只是,为了不让燕回打扰到安里木的正常生活,她把安里木换成了李晋扬。

        燕回现在是什么态度?展小怜觉得燕回就是在对他让步,确切的说,是燕回在以一种他以为最温和的方式在跟她相处,这不是展小怜要的,展小怜宁肯燕回还是粗暴无礼的,那意味着她在燕回心里头和别的女人一样,她总还有脱开的一天,可现在呢?

        展小怜有点没底,主要是燕回这人的心思不容易猜,以前的燕回也是这样反复无常,但是以前展小怜还能判断个*不离十。

        而如今,展小怜完全摸不着头绪,燕回显得愈发暴躁,他能在前一秒跟她好好说话,下一秒却会因为她无意中的什么话而暴跳如雷,这有多不正常展小怜最清楚,因为她知道,燕回阴晴不定反复无常的情绪来自她的操控。如果展小怜想安抚燕回,她只需稍稍说句好话,如果她想刺激燕回,稍微刺两句就能让他暴跳如雷。

        展小怜一边走一边抓抓头发,这样瞅着,如果她以后想过安生日子,最好是的办法就是离开摆宴去湘江读书,谁知道那丫的兴致到底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燕回有没有感情?展小怜得出的结论是燕回的感情残缺不全,展小怜就觉得他可能是在一个畸形家庭长大,有个畸形的性格,连带着感情都是畸形的。想想之前展小怜问过他的话,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燕回的回答是想跟对方做到死。展小怜汗颜,哪个变态会像他那样因为爱一个人就要跟对方做到死???

        说白了就是人格不健全,展小怜想想就觉得发憷,燕回要掐死她是一次两次吗?展小怜就想着自己肯定不是每次都那么好运没被掐死。燕回这人,展小怜觉得自己要不起,先别说喜欢不喜欢爱不爱的,单单就他那人,展小怜就不可能看上,长的到不错,可惜,一点不矫情的说,跟一个动不动就发神经要掐死自己的人在一块,她必须有一根特别大条的神经,展小怜觉得自己神经不够大条,她还是喜欢找个正常一点的男人谈恋爱。

        展小怜进了学校大门,一路轮着小包小跑进宿舍,宿舍没人,她掏出钥匙开门,换衣服洗澡,还给穆曦打了个电话,穆曦在电话那端嗷嗷叫:“死胶带你哪去了?不知道我好担心你???我到处找都找不到,打你手机你也不接……”

        展小怜揉着太阳穴,“我看秀的时候,手机掉地上摔坏了,当时人太多,那么多人拉着你们要合影,我也挤不上去,所以只好先出来了?!?br />
        穆曦想了想,说问了句:“我哥有没有欺负你???他最喜欢欺负你了,他要是欺负你,你跟我说,我去找他算账去?!?br />
        展小怜翻白眼:“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就别操那份心了。对了傻妞,你今年期末考试回来考试吗?可别挂科了?!?br />
        穆曦哼哼唧唧的:“我都挂过科了,当时心情不好,我哥就给我办了休学,后来听说李晋扬去给我销假了,我今年可能会要摆宴复习准备考试呢?!?br />
        展小怜算算日子,“那你得排排日子了?!?br />
        穆曦嘟嘴,“我哥说帮我看看,现在好多广告,我哥就给我挑几样?;厝ノ以俑闼?,反正我不高兴?!?br />
        展小怜想拍死她,过的那么逍?;垢宜挡桓咝耍骸吧垫つ闳ニ腊?,就是显摆的吧?等你回来再说?!?br />
        展小怜挂了电话惆怅了好一会,磨叽磨叽往床上一躺,睡到自然醒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