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75章 把这墙给爷拆了!

    第175章 把这墙给爷拆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卿犬的后背被打的皮开肉绽,他就是直挺挺的跪在地上,满脸都是汗,眼睛都被额头流下的汗水给糊住了,睁都睁不开。舒榒駑襻这会打他的猫哥手腕都疼了,他们可是三个人轮着打的,卿犬这死小子一声疼都没喊,燕爷面前也玩不得猫腻,猫哥想放放水都不敢,要打肯定是实打实的打,手软了下一个挨打的就是他。

        猫哥也真服了卿犬这小子了,什么女人不好喜欢,怎么就愣是喜欢了燕爷的女人?当初这小子是怎么说的?可是他自己说的,展小怜那女人就是个祸水,有她在就等于是爷有了弱点,这下好了,他自己都鬼迷心窍了。

        “爷问你话,说,睡了没?”燕回手托腮看着卿犬,卿犬直着脖子看着地面不吭声,燕回伸腿踹了他一脚,卿犬被燕回一脚踹的跌坐在地上,就跟弹簧似的,立马又绷直了身体继续跪着,憋了半天,卿犬才从喉咙里憋出一句:“我喜欢她,我就是喜欢她……”

        燕回“哈”了一声,猛的出手打了卿犬一耳光,“闭嘴!你算个什么东西?跟爷说喜欢?你懂什么?把你扔女人床上,连怎么玩都不知道,你有什么资格说喜欢?你是活腻了?爷的女人你也敢碰?”燕回站起来,伸手拿过手边的东西,一股脑对着卿犬砸过去,嘴里恶狠狠的骂了一句:“贱人……”

        卿犬被砸了也不伸手挡,跪的笔直笔直的,身上被热水烫的通红,额头还被砸了个包出来,有个严重的地方都起泡了,他还个棍似的一动不动,燕回伸手整理了下因为动作过大而皱起来的衣服,又慢腾腾的重新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一手撑着头,一手敲着沙发扶手,看着卿犬继续问:“爷问最后一次,睡了没?”

        卿犬还是没反应,燕回抬抬下巴,示意一旁的瞳儿:“这小子的舌头留着也是摆设,瞳儿,给爷割了他的舌头?!?br />
        卿犬低着头,咬着下唇始终不吭声,有人按住卿犬,瞳儿转眸,笑意盈盈的看着卿犬,伸手带上手套,两个年轻妖娆的小姑娘一边一个跪在卿犬面前,其中一人抬起卿犬的头,拿出一个不锈钢支架就要往卿犬嘴里塞。

        “……你到时候要是缺胳膊掉腿的什么,我肯定会赔给你的……”卿犬脑子里一闪,突然想起展小怜好像跟他说过这话,他要是少了隔壁她就赔他一条隔壁,要是少了舌头就跟着割了舌头,卿犬猛的睁大眼,眼看着那玩意就要塞他嘴里,下一秒他就没机会开口说话了,卿犬呼一下挣脱开,跟着就站了起来。

        猫哥跟另外一人其实也没真的按,就是希望卿犬这小子能突然开窍点,这年纪轻轻的万一真被割了舌头,以后可怎么办?可爷的话谁敢又不听?只要爷不说停,卿犬这小子的舌头是割定了。结果卿犬在最后的时候突然就想通了。

        卿犬挣开了胳膊,面前那两个衣着火爆打扮性感面容姣好的小姑娘也被他直接推一边去了,他站在原地愣了一会,然后重新跪在燕回面前,抬头看着他,犹豫了一下才说:“没……”

        燕回抬脚又踹了他一下:“刚刚干什么去了?现在爷让你说了?”

        卿犬低下头又不说话,跪了好一会,突然想起展小怜在车上还说了一些话,卿犬犹豫了一下,重新抬起头看着燕回说:“我没想跟爷抢女人,可是,可是我就是喜欢她,她跟我说话,跟我笑,我就是喜欢,她要是哭了,我就会想哄她……爷,我没想跟您抢女人,可是她就是那样对我笑,我就没办法,我夜里做梦都会梦到……我,我忍不住……”

        身后的猫哥伸手敲了卿犬的头:“你还说?!……”

        卿犬闭嘴,低头不敢再开口。

        燕回的手指敲打在手边的桌子上,然后停了下来,微微抬眸,盯着卿犬目不转睛,半响,卿犬听到燕回问了一句:“你们什么时候开始了?”

        卿犬一愣,然后含含糊糊说了一句:“不知道,反正就是慢慢的……”

        燕回站起来,居高临下的冷眼看着卿犬,卿犬不安的动了动膝盖,抬头,突然跟燕回说:“爷,我没跟您老人家抢女人,真的没,都是她勾引我的,她一直对着我笑,我没想的……”

        燕回嗤笑,伸手在卿犬的脑门上点了点,抬脚就往外走,走到一半停住脚,转身,对着卿犬身后的三个人抬抬下巴:“继续打,打到他半年下不了床,要是半年之内他能动了,爷就卸了你们的腿?!彼低?,直接走了。

        猫哥跟另外两人站在屋内面面相觑,低头看着还乖乖跪着的卿犬,卿犬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牙一咬,说:“你们打吧,我保证不吭声!”

        猫哥看了眼周围,推推卿犬,说:“犬,我们这一趟打下来,你不死也得半条命?!?br />
        卿犬闭着眼,点点头说:“打吧,你们不打,就你们倒霉?!?br />
        猫哥三人没办法,三人轮着,挨个人往卿犬身上打,那棒子都不知道折了几根,卿犬这倔头就一直挺着,直到第二天早上,他直挺挺的一头扎到地上不动了,三人才敢停手,手忙脚乱的抬着卿犬往医院跑。

        展小怜觉得自己幸福的人生就这样开始了,她心里再也不用整天盘算着要怎么推脱不去青城,她可以在任何时候睡上日上三竿,可以在同学生日的时候跑去跟人家蹭饭,可以在周六周末的时候想去哪里都行,不用因为要瞒着展爸展妈而编造各种谎言,展小怜就觉得,她人生从来没有这样没好过。

        展爸从国外考察回来,虽然没有按照展小怜列的清单买东西,不过还是给她带了好多礼物,展小怜抽空往工商管理系跑,找到穆曦的班级,问她班上的同学,惊讶的得知穆曦貌似请的病假,展小怜一问原因,那同学不确定的说听说是穆曦得了轻微忧郁症,正在住院,什么时候能来,还不知道。

        展小怜瞪大了眼睛,“忧郁症?傻妞?”

        展小怜觉得,这世上谁都能得忧郁症,就是傻妞不能,那丫头别看平时看着大大咧咧还粗心,可是她心里有主意着呢,而且,傻妞的性格就是那种什么事都不放心上的,怎么好好的就得了忧郁症了呢?展小怜可是记得的,穆曦开学就有活干,赚了好几千块,还请展小怜吃饭了,当时展小怜给羡慕的牙都痒痒了,怎么突然就得了忧郁症了呢?

        展小怜回去以后百思不得其解,还特地到网上查了查忧郁症的原因,琢磨着是不是因为上次那事的缘故。展小怜对这话是将信将疑,还是不大相信的,不过她也想不到别的,说白了她就一学生,也不认识什么人,想打听打听穆曦的消息,了解下穆曦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穆曦的手机又联系不上,展小怜都郁闷了,但是她也没办法啊,总不能跑去绝地找吧?人家认识她谁啊,估计还没机会进门就被人给赶出来了,展小怜只好就乖乖等穆曦来跟她联系。

        展小怜心宽,也容易想开,就找不到穆曦她也懒的找了,反正她现在的日子逍遥就对了。其实说逍遥也算不上,就是恢复到她从前的日子,租一堆小说窝宿舍看,不得不起的课才去看。

        卿犬知道展小怜新的手机号,还跟展小怜发了一个短信,就是告诉她他什么事都没有,另外那些参与绑架的人全捉到了,挨个跟展小怜说他们的下场,让展小怜别多想。

        展小怜压根没回,她现在不想跟燕回那边的人有半点联系,当初绑架她的那些人怎么样了,是死是活的展小怜也不关心,她只想要自由自在的日子,没有不可一世燕大爷存在的日子,她就满足了。最后干脆把这个新号也跟扔了,里面的还有几块钱,展小怜都没要,再次换了个新号码,这次只告诉几个自己熟悉的朋友,也给穆曦的手机和小企鹅号上发了短信,生怕穆曦不知道。

        这下展小怜就更加踏实了,没几个人知道她的新号码。

        心里放松下来展小怜干啥都没压力,打扮自己的心思就强了,经常出门还化化妆什么的,本来就毛茸茸水汪汪的大眼睛,化妆以后那眼睛就更大,整张小脸看着就跟动画片里的小人似的,显得年纪特别小,偏偏展小怜还有对大胸,人又瘦了下来,天气一热,那衣服穿的就特别显身材,颇有种童颜*的味道,每次展小怜化了妆以后走路上,那回头率就特别高。

        漂亮的女生总会吸引异性的目光,展小怜身边快速的围了一圈跃跃欲试的其他学院男生。

        展爸跟展小怜很少有机会碰上,不过展爸特别奇怪,他有两次在学校里看到闺女,她都是跟不同的男生在一块的,而且每个男生看着都高高帅帅的那种,展爸心里憋屈死了,原来那个卿同学哪去了?小闺女漂亮这是好事,展爸还挺自豪的,可小闺女身边这些换来换去的男生是怎么回事???

        有次回家路上,展爸憋不住就问展小怜了:“小怜,原来老跟你在一块的那个卿犬,最近怎么没看到???”

        展小怜把头埋在一本杂志里仔细研究一个图片,头也没抬的说了一句:“人家家里生意做的那么大,又不是没事的闲人,肯定回家去了呀。哪能天天在外头鬼混呢?”

        展爸想想也是,见展小怜盯着一本杂志看,奇怪的问了句:“展小怜,看什么呢?你这眼都什么时候近视趁这样了?”

        展小怜抬头看了展爸一样:“没什么,我是看着这杂志里的这个模特看着有点像我同学啊?!?br />
        展爸随意瞄了一眼,笑着说:“哟,那我们小怜的同学长的很漂亮啊?!?br />
        展小怜顿时嘻嘻笑着说:“可不是,爸你还见过来着,就是穆曦,我看着这后面这个模特就有点像她。她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的就没消息了,我去找也没找到人。她班上同学都在传说她生病休学了,还说是忧郁症,我就不信这个,这忧郁症是想得就得的???”

        展小怜跟展爸一路说着话,很快就到了南塘镇,展妈最近一阵正在忙着考试,回家以后展爸做饭,展小怜打下手,展妈的时间全用在复习上了。

        展小怜蹲在地上剥蒜,一边剥蒜一边看着书房的门,悄悄跟展爸说:“爸,我妈要是考试过了,是不是就能到摆宴市里教书了?”

        展爸站在煤气灶旁边一边看着书,一边伸手推推眼镜,说:“爸的关系早就找好了,要是你妈能考过,她过去也就名正言顺,我是不想你妈觉得自己是关系户,心里不踏实,咱们当着你妈的面不提这个……哎,这个是先放姜片还是先放葱叶???”

        展小怜瞪大眼睛:“爸,你刚刚不是跟我妈说你会做菜的,包在你身上的吗?这书刚刚怎么没有???”

        展爸赶紧对展小怜“嘘”了一声,“别让你妈听到,耽误她复习时间你妈吼你,我这是替你妈分忧都不知道?蒜瓣剥好没?”

        展小怜的小脸都有点扭曲了,“爸,我有个预感,要是指望你,今晚上我们都没饭吃?!?br />
        展爸:“你这孩子瞧不上你爸是吧?你等着,爸爸保证坐一桌好菜犒劳下你跟你妈?!?br />
        展小怜一脸的不相信深深的刺激到了展爸,不过半小时以后,展爸看着一窝的水煮白菜,表情有点讪讪的看着展小怜,展小怜走过去,默默的把围裙从展爸身上解下来,自己穿在身上,指指电视跟展爸说:“爸,你看电视去吧?!?br />
        展爸:“……”很受伤的走了。

        展小怜身上的伤早已好的七七八八了,都是皮外伤,而且多是淤青红肿的多,所以没有什么需要长期疗养的,伤情最重的那几天,展小怜一直都没回家,这么长时间过去以后,她现在除了手腕和腰上的一处淤青按着还有点疼外,其他都没什么大碍。

        展小怜把菜都端上桌,喊展妈出来吃饭,展妈还夸展爸呢,展爸埋头吃饭不说话,展小怜在旁边撇嘴:“妈,你夸错对象了,这些饭菜是我做的,跟我爸没关系?!?br />
        展妈惊奇:“老展,我们家小怜竟然会做菜,味道还不错,我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学的?!?br />
        展小怜鄙视的看着展爸:“爸,你的水煮白菜要不要端上来让我妈尝尝?”

        展爸:“……”

        这一家子可有意思,平时展爸护闺女护的跟什么似的,这会展妈跟闺女联合起来欺负展爸,面对着两个女人的天下,展爸默默的躲在角落吃自己的饭。

        晚上睡觉的时候,展妈跟展爸随口说了句:“这一阵小怜看着心情不错,是不是在学校谈恋爱了?”

        展爸一愣,才想起自己回来路上的时候,想问问闺女她身边老换的那个男同学是怎么回事了,结果被小闺女打岔给弄忘了,这还得问问啊,要不然怎么放心?父母眼里,孩子再大还是小孩子,展爸就怕自己闺女被人家骗啊。

        展爸好不容易逮着机会问展小怜学校的事了,展小怜抬头看着展爸,理所当然的说:“哦,那两个男生在追我啊,不过我总的挑挑吧?这个挑又不是选萝卜白菜,我总得处处才知道是吧?所以我就处处试试啰?!?br />
        展爸有点傻眼,他怎么觉得自己闺女这行为,有点人家常说的花花公子的玩世不恭的态度呢?她说是挑挑,可这一会换一个的看起来,就有点像换男朋友换的特别勤的啊。

        展爸赶紧跟展小怜说话:“小怜啊,现在这个……你还是学生,就别谈男朋友了……”

        展小怜睁大眼睛看着展爸,说:“凭什么呀?我们班上的同学,就我一个人没男朋友,人家都说了,上大学的话要是没谈过恋爱,那就是白上大学了。再说了,上次你以为卿犬是我男朋友的时候,你不是也没反对嘛?爸,不会是嫌弃我学校里那些男生条件不好吧?”展小怜往展爸面前凑了凑,说:“爸,你现在的思想要放开一点,不能老是看家庭,就说我们家吧,我们家不就这样嘛,你说我要是真找个卿犬那样家庭的,这明摆着门不当户不对是不是?我都想好了,我以后就找个差不多条件的家庭,太好了也不行,太差了也不行,就差不多就行?!?br />
        展爸这个堵的,半天什么话也没说出来,隔了好一会才说:“小怜,爸爸也不是反对你谈恋爱,爸爸就是觉得现在那些男生有点浮躁,我们家小怜多聪明不是?我们最起码得找个跟小怜一样聪明的吧?再说了,你大哥不是说了,要在湘江给你找个不错人家的?”

        展小怜斜眼看着展爸:“爸,你这话说的,我又不打算去湘江,大哥真给我在湘江找了,等于是要我嫁过去的,那你跟我妈怎么办???现在还好,要是以后老了呢?谁给你们养老?我肯定不去湘江的,我就要呆在家里?!?br />
        展爸默了默,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生怕展小怜再对着他问什么,说了两句话后,男朋友的问题也没解决,就赶紧走了,展小怜看着展爸的背影,小脸上一片怀疑的表情。虽然之前展爸展妈都跟她否认过,展小怜当时也释疑过,可是展小怜也是发现了,她爸她妈有时候还是很心虚的,只是这种心虚吧,展小怜虽然觉得奇怪,不过她也想不出什么理所然出来。

        周末两天,展妈一直在忙着复习,展爸有时候还给展妈辅导下,展小怜自己出去玩,见安里木家的门是开着的,她走到门口敲敲门,安里木家早先那条最喜欢咬展小怜的狗已经死了,年纪太大,算是寿终正寝,现在这条是新养的,估计被养的比较好,所以这狗特别胖,性情也温和,看到人也不叫。里面有女人的说话的声音,展小怜对着门里头喊了一嗓子:“安叔安婶,有人在家吗?”

        安婶从里面探头出来,看到是展小怜,就笑着说:“哟,小怜放假回家啦?赶紧进来坐坐?!?br />
        展小怜一边往里走一边,看到门边放着一只精致的女式皮箱,她奇怪的问了一句:“婶,家里有客人???那我就不进去了?!?br />
        安婶笑着摇摇头:“也不算是客人,是安婶认的干女儿,小怜刚好认识认识?!?br />
        本来两家因为安里木和展小怜谈恋爱的事闹的很不愉快,后来因为安里木的腿两家又恢复了来往,展小怜听说安婶认的干女儿,这心里就觉得有点怪怪的,安婶平时也不认识什么人,还有认干女儿的机会,她扭头看了眼那个红色的皮箱,然后走进了安家的二道门。

        瞳儿穿着一身都市时尚女郎的衣服,正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拉着安里木的妻子小葵的手在说话,两人脸上的表情都很愉快,似乎在说着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听见外面有人进来,瞳儿跟小葵同时抬头,展小怜一愣,然后“哈”了一声,脸上带出一抹有点讥讽味道的笑容走过去。

        瞳儿从沙发上站起来,站在小葵身后,勾着唇角看着展小怜。

        小葵笑着对展小怜招招手:“小怜妹妹,我跟你介绍下,这是妈妈的干女儿,叫凌瞳,你们认识一下吧?!彼底?,小葵笑眯眯的拉过瞳儿的手,又跟展小怜说:“瞳儿,这是我们家隔壁的邻居,我们都喊她小怜,我听我妈说,她呀,跟我老公是青梅竹马,小时候最喜欢黏着我老公了?!?br />
        瞳儿依旧勾着唇角,似笑非笑的表情,对展小怜伸手:“幸会?!?br />
        展小怜当没看到那只手,也懒的跟她装,对小葵咧嘴笑:“嫂子今天也回家啦?咦,我木头哥哥怎么没回来?”

        小葵有点尴尬,又不好说什么,只好伸手指了指楼上:“你木头哥哥在楼上睡觉呢,昨天晚上我们回来的晚,我路上还眯了会,他累坏了,我让他多睡会呢?!?br />
        展小怜来安里木家一直都是自来熟,自己往沙发上一坐,看到茶几上摆着切好的水果片,拿了牙签就扎了吃,一边吃一边跟小葵说话:“嫂子,你现在也在青城工作?”

        小葵点点头:“其实我刚刚过去两个月,这关系要托的,哪有那么巧啊,等了好长时间才有合适的机会,你木头哥哥不想我失去工作机会,所以就一直让我别急,这不,我是耐着性子等的,还真等到机会了?!?br />
        展小怜抬眸看了瞳儿一眼,瞳儿还是那个表情,表面上看跟小葵亲亲热热的,比好姐妹还亲,小葵一看就是那种特温柔的女人,在婆婆家里什么事都做,一点都没有家里条件优于的千金大小姐的架子。

        展小怜脱了鞋,盘腿坐在沙发上,跟瞳儿面对面坐在,两人的目光触及到一块,各自不肯认输。展小怜知道,瞳儿敢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安里木家,肯定是有她自己的打算,展小怜真不认为瞳儿能安什么好心,就怕那一天小葵被瞳儿抢了老公。不过,按照展小怜对安里木的了解,瞳儿的路不会那么好走,因为安里木不是那种会抛弃自己老婆的人,别说小葵是个好女人,小葵就算是个不靠谱的泼妇,安里木也不可能不负责任。

        展小怜脑子里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当初他从燕回那里看到的那个录像,那段瞳儿跟安里木在床上缠绵的视频录像。展小怜无意识的咬着牙签,直到身边的小葵把一片西瓜送到她手里:“小怜妹妹想什么呢?吃片西瓜,刚刚我妈在集市上买的,特别甜,你尝尝?!?br />
        展小怜回神,拿起一片咬了一口,点点头:“嗯,真的特别甜?!比缓蟪蹲挪弊痈采粑柿艘痪洌骸吧?,你西瓜在哪家买的?待会我也去买一只回去?!?br />
        安婶乐呵呵的说了个地方,还跟展小怜说了句:“你别去买,让你爸或者你妈去,要不然那老头肯定短你称?!?br />
        展小怜应了一声,正抱着西瓜啃了汁水满脸的时候,一块湿毛巾直接落展小怜的脑袋上,她赶紧伸手拿下来,抬头就看到安里木在她旁边坐下来:“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怎么还跟以前一样?一吃西瓜就吃的满脸都是?!?br />
        小葵伸手给安里木递了一片西瓜:“先吃片西瓜,饿不饿?我给你下点面条行不行?”

        安里木摇摇头:“不用,你坐下歇会,别忙了,天气热,也不想吃?!庇峙ね房醋耪剐×骸靶×裁词焙蚬吹??”

        展小怜用那条湿毛巾擦脸上和手上的西瓜汁,一边擦一边说:“刚过来,就吃一片西瓜就被木头哥哥捉到了?!?br />
        小葵又给展小怜递过一片,“再吃一片……”

        安里木伸手拦了下来,随口说道:“不给她吃了,她吃多了肚子每个月会疼?!?br />
        小葵愣了下,展小怜对着小葵吐吐舌头,说:“我以前吃西瓜吃多了,然后肚子疼死了,把木头哥哥吓死了,都说以后再也不给我多吃了?!?br />
        小葵这才笑出来,“这样???”

        安里木抬眼看了展小怜一眼,低下头把剩下的西瓜吃完,起身去洗手。

        瞳儿坐在旁边一言未发,看着所有人的互动皆不做声也不插话,只是微微扬起头,精致的下巴呈现出一条美丽的弧形,唇角勾起一抹浅笑,就这样笑意盈盈的看着众人。

        展小怜中午就在安里木家吃的饭,小葵也不知道跟瞳儿说了什么,拉着瞳儿到楼上看什么东西去了,展小怜跟安里木坐在沙发上,等她们上去以后,展小怜伸手指了指瞳儿的背影:“木头哥哥,我能不能问问,这个是怎么回事?”

        安里木深深的呼出一口气,说:“我不知道她怎么跟小葵成了朋友?!?br />
        展小怜皱了皱眉头,“那你欠她的钱还了吗?”

        安里木点点头:“还了?!?br />
        展小怜也没说别的,就开玩笑似的跟安里木说了句:“木头哥哥,我挺喜欢小葵的,你不能给我换嫂子呀?!?br />
        安妈妈在旁边还笑着说展小怜瞎说,安里木显然听懂了,他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对展小怜笑了笑。

        展小怜没等那两人下来,自己就先回家了,她想拍死瞳儿那女人,真是麻烦的家伙,本来还以为她在青城想法子就算了,她眼不见为净,结果还跑安里木家里,这就算了,还使了个手段跟小葵成了朋友。那小葵看着就是没什么过多心眼的,根本不知道看似跟安里木没有任何交集的瞳儿真正的目标就是安里木。

        女人之间这种事,还不能直说,展小怜觉得自己要是说了,不定小葵还觉得自己是挑拨离间,而且,小葵明显对安里木跟展小怜之间那种亲密无间的相处氛围产生了微妙的嫉妒,她就更不能说了。

        展小怜决定了,她当没看到,瞳儿能干什么呀?瞳儿也就能当当人家的地下情人,或者是她养个小白脸。凭着展小怜对燕回的了解,燕回那渣怎么可能会让瞳儿跟男人结婚?更何况,这个男人还是安里木。如果燕回知道瞳儿陷到安里木的情网了,绝对会把瞳儿跟安里木一起给劈了,燕大爷的女人就算是不要的,没经过燕大爷的同意谁都不能染指。

        展小怜真打算当什么都没看到,她遭了那么多罪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现在,她肯定不会再搀和进人家的事里面去的。

        周末下午,展爸送展小怜回学校,他自己又开车回家,展妈马上就要考试了,展爸请了几天假帮着一起辅导。

        展小怜回学校,本来一直围着展小怜打转的几个男生一个都没有出现,这个展小怜郁闷的,她还说晚饭可以省了呢,结果好了,一个都没约她,展小怜将就泡了碗方便面,想着明天肯定有大餐。

        第一天展小怜当巧了,大家各自有事,结果第二天,第三天,一个星期,半个月以后,都没消息了,展小怜吐血,她明明是桃花满天飞的,怎么突然一个都没了呢?后来展小怜无意中在路上看到之前约她最频繁的一个男生一瘸一拐的迎面走来,咯吱窝还支了根单拐,看着就跟遭受重大车祸似的,展小怜张着嘴,还没来得及开口打个招呼,那男生抬头看到展小怜,顿时就跟短跑健将听到比赛的发令枪响似的,拿起单拐,惨白着脸,绕着展小怜跑了个大大的弧形,然后顺着路一溜烟没影了。

        展小怜站在原地,眨巴了两下眼睛,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想着她是不是化妆花了,她买的可是顶顶好的防水的,不至于刚化完妆就花了吧?展小怜伸手抓了抓头,纳闷的往大门口走,她这是打算去穆曦外面那房子里去看看她回来没,都这么长时间了,一点消息都没有,虽然穆曦班上的人说她是忧郁症休学,可展小怜就是不信。

        手里挎着一个白色的小皮包,穿着她新买的小短裙,肉色的丝袜裹的她小腿白嫩修长,高跟鞋踩着青石板嘎达嘎达的响,通往穆曦那房子的路都是青石板,一整块一整块的,展小怜给穆曦的手机号发完一个短信以后就收起手机,走到穆曦那房子的大门前,伸手拉了拉把门的铁将军,踩着小高跟对着大门踢了一脚,明知人不在家还使劲喊了一声:“傻妞,你在不在家???”然后一边往回走一边嘀咕:“干什么去了呀,说都不说一声。我以后要是再来,我就是傻子,不理你了?!?br />
        展小怜都不知道来几次了,结果每次都是失望而归。

        嘟着嘴,展小怜失望的往回走,这里的胡同巷子每一段都不长,站着最外面的胡同口能看到穆曦的房子大门,这也是角度的巧合,实际上中间隔了好几道胡同巷子,展小怜低头踩着青石板的缝隙走着玩,走到一半的时候听到什么声音抬头一看,前面的一条巷子中间站着一对抱着一起啃的难舍难分的狗男女,确切的说,是两个穿着衣服打野战的,以墙面为载体,男人强健而有力的身体压在那只能发出“啊啊”叫声的女人身上。

        展小怜前后看看,心里可佩服了,这位置选的,这可是巷子的主通道,随时随地都有人路过的啊,她刚刚来的时候就碰到好几个人了,这不,她现在站在这里,不就是说明她是行人之一吗?

        展小怜抬头看看天上,想着要是刚好有鸟飞过,在两贱人头上拉泡屎就好了,那女人被折腾的身体直往下滑,嘴里都快发不出声了。展小怜在原地站了会,总不能一看到底吧,她抬脚就往前走,打算在走过这两人身后的时候侧着身子过去就行,结果,展小怜一动,鞋跟踩在地面上,“咯噔咯噔”的响,那女人本来完全沉迷的表情突然被惊动,猛的睁开眼睛,瞪大眼睛看着展小怜发出一声凄惨的尖叫:“??!有人——”

        然后,胡乱放下裙子,鞋也顾不得穿,光着脚跑了。

        展小怜:“……”

        燕回慢吞吞的转过身,连衣服都没整理,挑起一眉,嗤笑着看着展小怜:“哟,这谁???爷怎么瞅着这么眼熟呢?”

        燕回摇摇晃晃吊儿郎当的朝展小怜走去,展小怜扭头看向一边,“哈”了一声,她能骂娘吗?

        展小怜站在原地没动,只是眼睛看着地面,什么话也没说,燕回走近,伸手,直接抬起展小怜的下巴,“啧啧啧,爷当是谁呢,原来是你?!毖嗷厣焓峙呐那?,“这是要去哪?啊,爷知道了,找爷那妹子是吧?爷知道,在青城养病呢。什么病来着?就一直不高兴的那种毛病?!?br />
        展小怜还是没说话,依旧垂眸看着地面,燕回盯着她的脸看了半响,然后松手,拍了拍手,似乎是嫌弃的拍去手上的细菌,慢条斯理的说了句:“哑巴了?那行,爷就直说,你吓跑了爷的女人,怎么办,爷现在少个女人?!?br />
        展小怜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地面,燕回伸手,直接把展小怜拉到怀里,伸手强行抬起她的下巴,邪笑着说:“你吓跑的,所以就该你来顶替她一阵……”

        展小怜冷着脸,咬着牙,猛的拿起手里的包朝着燕回头上甩去,燕回冷不丁被甩到头上,伸手去抓展小怜手里的包,展小怜直接松手,撒腿就跑,只是脚上的高跟鞋让她只跑了两步就被燕回拦腰截住,直接抵在墙面,燕回只一只手就把她牢牢禁锢在墙面和自己中间,低头埋到她的脖子间,狠命啃咬她的下颚和脖子,另一只手直接掀起展小怜身上的裙子,伸手去扯她内裤。

        展小怜被迫仰着头,死命的咬住下唇,燕回伸手强行靠着墙面的撑劲强行托起她的身体,把她牢牢的顶在墙上,他喘着气,单手掐着她的脖子,“你跑什么?你吓跑了爷的女人不该灭了爷的火?你当爷是故意找你的?爷的女人哪个不比你美?就你这贱样……”

        展小怜张着嘴,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气,两只手只管抵在墙上,尽量减轻自己后背撞在墙面的疼痛。

        从头到尾,展小怜一句话都没说,等结束了,燕回压在展小怜的肩膀上,稍微歇了下,然后慢条斯理的往后退了一步,吊儿郎当的歪到墙上靠着,一脸餍足居高临下的看着展小怜。

        展小怜默不作声的穿好衣服,弯腰把被扯破的丝袜脱下了,拿起掉在地上的包,把丝袜塞到包里,提着包,一言不发的走了。

        燕回靠着墙一直没动,等展小怜的身影走出巷子,他猛然站起来,转身对着那墙就狠命踹了几脚,结果墙安然无恙,燕回走路的脚倒是踉跄了两下,燕回指着那墙面突然吼了一声:“把这墙给爷拆了!”

        ------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