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73章 利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半跪在地,腿完全麻木了,看着老牛走过来,展小怜也没动,没办法,她现在这样想动也动不了。舒榒駑襻

        老牛走到展小怜面前的时候,衣服扣子已经完全解开,伸手脱了上衣,露出健壮的身体,后背上一片起伏不平的狰狞疤痕,老牛弯腰刚好伸手抓展小怜的头发,大唐的手机中突然传来燕回猖狂而嚣张的笑声:“啧啧啧,爷怎么瞅着牛乖乖那小身板这么眼熟呢,啊,想起来了!”

        老牛愤怒的转身,看向大唐的手机,虽然看不到屏幕里的画面,可是他的面容却是清晰的印在大唐手机的屏幕中,燕回心不在焉的取下手上的戒指,慢条斯理的一个一个放在面前的水晶槽里,等他都取下来,燕回身旁一个美艳的长直发冷美人幽灵样的走上前,伸手拿走了那些戒指,又幽灵般的离开。

        燕回坐在那张宽大的黑色真皮沙发上,身后的背景下极为豪华,水晶灯琉璃罩,极尽奢华之能,燕回慢吞吞的张开五指,随着他指关节的活动,手指接连发出“咯咯”的声音,身侧一个身材妖娆的红衣美人在燕回面前蹲下,在他手腕拇指的位置裹上一层又一层的纱布。燕回脸带嘲讽的看着老牛的脸,伸手捏着红衣美人的脸转向镜头,问:“牛乖乖跟爷的瞳美人可是有过共浴的机会,怎么着,是不是特想念爷的瞳美人?要不要爷送她跟你春风又一度?”

        老牛的脸“唰”一下变的惨白,曾经美人环绕却满池鲜血的痛楚让他想起来就心有余悸,燕回的那些手下女保镖就如传闻的那样,美艳妖娆却个个狠如毒蝎。老牛猛的冲到手机面前,对着手机里的燕回举起中指,愤怒的嘶吼:“燕回你这个杂种,你等着,老子现在就要强了你的女人,老子看你怎么嚣张,老子的表演,你给老子好好的欣赏!”

        燕回举起食指轻轻一摆,表情轻松的邪笑:“啧啧啧,那就用行动让爷见识一下,来来来,大家一起来围观,爷倒想看看牛乖乖有没有当众露鸟的勇气。瞳儿,听说你使劲浑身解数也没能让牛乖乖稍息立正,怎么着?今天这么有兴致,是磕了药还是爷这小妞让牛乖乖兴致大发?”

        老牛刚往回走了几步,听到燕回的话又猛的冲了过去:“杂种,你给老子等着!”

        “哈哈哈,”燕回身体往沙发上一靠,仰头就是一阵变态的笑声,嬉笑道:“来来来,开始吧,爷等着欣赏呢,别让爷失望,爷不喜欢做事三心二意?!?br />
        老牛怒火中烧的几步走到展小怜面前,弯腰抓起展小怜的头发就往上提:“贱人,今天就让老子尝尝你的味道,老子倒要看看燕回玩过的女人究竟是什么货色……”

        展小怜头发被抓住,疼的龇牙咧嘴,不住的吸气,老牛抓她头发其实就想把她提起来,毕竟她现在这姿势实在没办法做那事,展小怜曲腿半跪在地的,那个叫小毛的,偷偷抬眼看了周围人一眼,赶紧过去拿钥匙解开锁着展小怜胳膊的铁链子,这样展小怜的身体才能站起来或者躺下来,展小怜“哎哟”一声以后,就完全动不了,全身都在疼,腿也完全麻痹了,没知觉,那就是不说自己的东西,控制不了的玩意。

        老牛拽着展小怜的头发拖离木桩位置,然后伸手就解腰带。

        展小怜侧着身体歪在地上,她碰上这事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这次要是大难不死,她死活也要跟燕回解炮,什么都挡不住她这决心了,实在不行,她就跟展爸说她去湘江,要不然燕回就直接弄死她算了,一回受了卿犬的罪就算了,这又来一遭,当她金刚不坏呢。

        老牛那裤子腰带一松就掉在地上,他踩着自己的裤子往展小怜面前走了两步,展小怜抬头看了他一眼,也没往别的地方没看,尽往老牛腰下那位置看,然后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默默的把头垂下。

        她以后再也不看成年的鸟了……

        燕回一看就知道展小怜为啥露出那表情,在视频那边笑的拍的桌子“咣咣”响:“哈哈哈……”

        老牛不明所以,以为展小怜的害怕的,“哼哼”两声,单腿跪在地上,伸手就去扯展小怜的衣服,往夏天过度的衣服布料都不算多,展小怜本来出来玩就好美,穿的也不多,再加上老牛的手脚也不可能怜香惜玉,只一下,就听到“刺啦”一声,展小怜的身上的外套就少了一大块布料,露出她里面紫色的内衣。

        满是灰尘的地面和老牛黝黑的皮肤,和展小怜露出的那片洁白肌肤形成了嘴鲜明的对比,反差如此强烈,以致周围的本来因为燕回的声音而心升胆怯的男人们,再次生了龌龊的心。燕回是可怕,可再可怕他不可能记住这里的每个人的面孔,眼前的肥肉在前,真正的不吃白不吃不是?

        大唐把自己手里的手机对着老牛和展小怜的方向,面部的表情升出一股报复的快感,所谓山不转水转,说的就是他们现在的情景,燕回不是牛吗?不无所不能不是手段通天吗?那现在呢?他的女人还不是照样落在了他们的手里,任他们为所欲为?

        大唐一步步的走向正在撕扯展小怜衣服的老牛,对着那边正托腮欣赏的燕回开口:“不知燕爷现在是什么心情?燕爷表情这样淡定,心里可有什么想法?”大唐走近过去,把手机对着展小怜的面部,对展小怜笑笑说:“展小姐要不要跟燕爷说句话?”

        展小怜的手被老牛一只手就抓住,她也没有拼命的挣扎,只是象征性的让老牛不得不腾出一只手出来,看着摄像头她想了想,突然对着镜头说了一句话,说:“犬,这次过后,燕爷总该没弱点了吧?”

        在场的没人明白展小怜突然说这话的目的,就连大唐和老牛都愣了下,正常情况下,这女人不应该是这个时候哭着求着自己男人来救她吗?低头看看这女人,脸上一滴眼泪都没有,就连刚刚那话说的,语气也是十分镇定。

        展小怜说完,就没再说第二句。

        燕回托腮的手上戴了一副露指的真皮手套,他活动了一下手指,邪笑着摇了摇头,说:“啧啧啧,这反应,没意思!”然后他往后一仰,长腿“啪啪”两下翘到面前的桌子上,看着镜头继续邪笑着说:“爷有个更好玩的游戏,大唐和老牛有没有兴趣跟爷玩玩?”

        大唐冷笑:“燕回,别跟我玩什么鬼戏码,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条件?”

        大唐自认自己有资本有资格玩这一出,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不是燕回只手遮天的青城摆宴,为了摆脱燕回的势力范围,他们把玩票的地点定在三省之外,燕回一看他现在的背景就知道肯定是在青城,晾燕回插上翅膀也飞不过来,所以,老牛才敢主动要求第一个出场,他们现在的位置可是个绝佳的依仗。

        再一个就是燕回的态度,燕回虽然没表现出对这个女人有多在意,可是燕回没有挂电话,这对于大唐来说,他们又是多了一个压倒性的筹码。

        打燕回女人主意的人不是一个两个,以前燕回哪个放在眼里?人家把照片发过去,燕回压根就没有反应,把女人的残肢断臂送到燕回面前,燕回眼皮都不抬一下的一脚踢翻,说了,嫌脏。哪里有今天这样好的耐性等到现在?这个女人,没抓错,而且,是个非常值得的筹码。

        大唐依旧把镜头对准老牛那边,看着悠然自得的燕回慢吞吞的站起来,身后立刻有人把燕回坐着的那张占据了整个屏幕的真皮沙发挪走,燕回邪笑着凑到镜头面前,盯着老牛说了句:“重头戏,来了!”然后,他慢吞吞的后退,后退,露出身后装修的极为豪华的背景下,分别排列的五张医用床,床上似乎都躺了人,因为每个床都是用白色的床单盖着,以致看不出那些到底是人还是物。

        大唐心里突然升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他猛的转头,对身后其中一个人吼道:“猴子!给非染和你嫂子打电话!快!”

        猴子一愣,说:“大哥,嫂子不是早被你送出国了吗?”

        大唐跟着又吼了一声:“让你打你就打!”

        猴子“哦哦”了两声,急忙拿出手机打电话,结果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猴子茫然的抬头看着大唐,说:“大哥,电话没人接!我把大小姐、和保姆还有嫂子的电话都打了,都没人接!”

        大唐猛的扭头盯着手机,急切的看着屏幕,似乎想凑过去看个清楚,燕回慢条斯理的走到床单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然后慢吞吞的摇头:“啧啧啧,太老了!牛老太婆是吧?爷对一个老太婆,实在提不起一点兴致……”

        燕回话未说完,正在跟展小怜那条紧身牛仔裤战斗的老牛猛的停下脱了展小怜裤子一半的动作,就这样光着身子跑过去,恰好这时候燕回按了个开关,那张医用床以一个倾斜四十五度的高度被竖了起来,老牛猛的睁大眼睛,失声脱口而出喊了一声:“妈?!”

        燕回微微抬头,活动了一下十指,挑起一眉看着镜头,邪笑道:“进行到哪一步了?啊,”燕回看了看镜头说:“都过来帮这这老太婆脱光!”

        老牛顿时发出一阵咆哮:“燕回,你这个狗杂种!禽兽不如!我妈是个老人……”

        燕回“啧啧”摇头,凑到镜头面前,说:“牛乖乖,你是不是忘了,你妈除了是老人,也是老、女、人。是女人,爷就有兴趣!爷的女人你乐意碰,你的女人爷不乐意碰,不过,爷自然有愿意碰的人。牛乖乖,去尝尝爷的女人的滋味,爷也让人尝尝你老娘的滋味,事后写个感想汇报什么的,不定爷还能让人见报发表?!?br />
        老牛的老娘被大字型绑在床上,老牛眼睁睁的看着他老娘被人脱光了衣服,干瘪的身体就这样暴露在人家面前,眼里流着泪,不停的哭泣。

        “妈——”老牛对着大唐手里小小的屏幕大吼一声,然后就嚎哭着跪趴在地上。

        大唐拿着手机的手有点抖,他的目光盯着后面几个床单,心里不详的预感愈发强烈,燕回微微挑起眉头,邪笑着看着镜头,对大唐说了句:“别急,爷给你也准备了一份大礼?!毖嗷嘏呐氖?,他身后的那三张床铺跟着就被支了起来,白色的床单陆续被扯落,分别露出三个被绑成大字型的女人,确切的说,是两个女人和一个大约六、七岁小女孩,小女孩睁开眼看着镜头,突然开口哭喊起来:“爸爸……爹地……”

        燕回弹弹手指,对着镜头邪气一笑,轻轻吐出一个字,说:“脱?!?br />
        立刻有人上前,开始给那两个女人和小女孩,脱衣服,因为她们的手脚都是被捆起来的,以致她们的衣服不是脱的,而是从剪刀,从衣领一剪到底,剥粽子一样剥开的精光。

        如果说刚刚在老牛的老娘被拉出去以后大唐还算镇定的话,这个时候的大唐已经完全失去了镇定,他抱着电话,死死的握在手里,“铃铛,非染……”

        燕回微微慢慢悠悠的晃到小女孩面前,伸手抬起小女孩的脸,然后他扭头看着镜头,邪笑着说:“小唐唐,爷喜欢雏,你女儿,肯定是,还是个嫩的?!?br />
        大唐双眼通红的,猛的发出一声嘶吼,“畜生!”说着,大唐对着展小怜直接冲过去,对着躺在地上半裸的展小怜一阵拳打脚踢,然后他停下动作,说:“畜生,我打死你的女人……”话未说完,大唐就看到手机屏幕中,分别有四个不同的男人冲过去,把四个人从床上解下来,随着镜头的晃动,那四个人以和刚刚大唐踢打展小怜一样的动作和力度对着那四个女人也是一阵拳打脚踢,手机站传来女人被虐待时发出的痛苦哀嚎,小女孩的凄厉的哭声充斥着人的耳膜,这阵虐打,比刚刚大唐踢打展小怜的时间更为长久。

        大唐伸手拉住冲过来的打算踢死展小怜的老牛,“别……别……千万别……”

        燕回靠坐在桌面上,随手点燃一根烟,对着镜头笑了笑,说:“尽管动手,别留情,爷还等着看现场直播呢?!?br />
        大唐死死的拉住老牛,嘴里喃喃的说了句:“千万别……”

        然后老牛一把夺过大唐手里的手机,看到了手机里的场景。

        燕回没有明说,可是他在用事实和行动告诉大唐和老牛,他们付诸在展小怜身上的每一分,他都会加倍放在这几个女人身上,他们等候排队的是三十人,他安排的就是六十人甚至更多。

        燕回慢悠悠的站起身,伸手把视频调整了下,邪笑着问:“怎么着?表演结束了这是?”他伸手把烟掐灭在手边的烟灰缸里,吐出一口烟圈,说:“既然你们没什么表演,那可就是轮到爷了?!毖嗷毓垂词种?,“把那最小的妞给爷带过来,啧啧啧,弄干净了,脏成这样,爷哪来的兴致?”

        大唐猛的夺过手机,急切的盯着屏幕,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人从她妈妈的手里抢了过来,然后用一块白布抱着自己女儿光溜溜的身体,送到了燕回手里,燕回微微张着嘴,手指从小女孩的脸径直下滑,划过她小小的胸脯落在肚脐的位置,然后燕回唇角勾着笑,看着镜头,问:“小唐唐,你说,爷是把她调教成爷的女人好,还是直接把她扔进夜宫好?这么嫩,肯定很火爆……”

        大唐举着手中的手机,怒吼一声:“燕回!”

        这时,燕回身后一个红衣美人,俯身在燕回耳旁说了句什么,燕回的脸上慢慢的勾起一抹邪气的笑,笑声低却嚣张,逐渐转为生冷,微微抬眸,直直的盯着镜头,说:“人生难得几回乐,要玩就玩的尽兴,这点程度就不想玩了?爷兴致正高呢?!比缓笏焓执蛄烁鱿熘?,看着镜头说:“来来来,两人排好队,爷给你们个相互扎刀的机会。两位各自推荐下,爷赏哪个给爷的这帮兄弟好呢?小唐唐的是A,牛乖乖的是B?!?br />
        大唐跟老牛同时发出一声:“不!”

        燕回摆手,“爷的话不容讨价还价,一分钟,计时开始?!?br />
        大唐和老??焖俚亩酝谎?,眼中各升警惕,大唐伸手抓住老牛的手腕,说:“我们不中计,燕回这是让我们窝里反!”

        大唐立刻把手机贴在身上,拉着老牛低声说:“大唐,我们打个商量,你妈都那么大年纪了,说难听点,过两年说不定就没了……”

        老牛冷哼一声,“放屁!我妈为我死鬼老爹守寡了一辈子,难道还让她晚节不保?”

        展小怜窝在地上,心里把燕回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玩的高兴的是他,受苦的是她啊,全身是疼的都受不了了,刚刚她挨踢的时候她是死活抱脑袋,要是能活下来,好歹保住脸蛋不是?那两混蛋也不知道在争什么,这会展小怜觉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放在她身上了,全顾着那两争执的人了,她微微睁开眼,眼睛触及到的地方是房顶,因为头发挡着眼睛,她也不大看清,就看到房顶边缘的地方隐约有几个人影闪过,她开始以为是错觉,又换了个角度看,还真的发现其他地方也有人影闪过,从透明的地方跑过去以后,就直接蹲在有横梁阴影的地方窝着不动。

        展小怜眨了眨眼睛,“哈”一声,也没说别的,而是慢吞吞的给自己调整了个舒服点的姿势,恢复了这么长时间,她手脚好歹有知觉了,有知觉以后身上的疼痛感也就增多了,疼的她都想哼哼了,伸手护着刚撕破衣服的胸部,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真希望睁开眼睛就是第二天了。

        大唐和老牛吵的不可开交,很明显,在现场老牛处于弱势,因为在场的,有一大部分都是大唐的人,老牛带来的只有一小部分。

        展小怜歇了好一会,总算挣扎着站起来了,身体摇摇晃晃的,揉着太阳穴喊了句:“吵死了!这点事都解决不了!石头剪刀布呗!”然后,展小怜指着老牛黑黝黝光溜溜的身体,嫌弃的说:“就这样的,你也好意思露,我妈腌出来的黄瓜也比你这玩意有看头,真是膈应死我了,哎哟,我这腿疼的……”

        老牛这才发现自己刚脱了衣服以后,没来及做啥就被自己的老娘给吓的什么都忘了,这会展小怜一说,他才发现自己是光的,还被在场的这么多人看到,最关键的是,展小怜还是个女人。他下意识的伸手捂住在腿中间,想去拿裤子穿上都不敢移动,那么大一块头,就猫着腰夹着腿站着。

        燕回的声音突然高分贝传出:“一分钟时间到!”

        在场的人四下一看,发现仓库靠门的位置不知什么时候垂下一块白布,而白布上出现了一个倒影,就像放电影似的把本该出现在大唐手机上的画面呈现在白布上,现成了一个完全高清的屏幕对话。

        燕回打了个响指,问:“A还是B?”

        大唐和老牛同时抢着回答:“A(B)……”

        燕回靠朝移过来的沙发上一坐,吊儿郎当的坐姿,在听到两人的回答后变态的大笑:“哈哈哈,好兄弟,有难同当有福同享,”燕回拍手,无限讽刺的说:“果然是好兄弟?!彼斐隽礁种?,轻描淡写的说:“那爷自己选,A和B,让兄弟们尝尝大唐老婆的味道?!?br />
        大唐和老牛愤怒的抬头看着海市蜃楼般的画面,后知后觉的才想起来出现这个东西,是不是也来了不该来的人,大唐立刻往怀里掏,嘴里喊了一句:“全员戒备……”话未说完,一个红色的激光点落在大唐的太阳穴,老??醋糯筇频奶粞ㄉ系哪歉龊斓?,慢慢的后退,张着嘴,什么话都没说出来,依旧是后退,大唐看到老牛的动作,怒道:“老牛,你干什么?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你能跑到哪里去?”

        老牛不等大唐说完,撒腿就跑,只是还没跑两步,一声枪响以后,老牛应声倒地,屋里的三十来人立马惊慌的四散。大唐手里的枪刚刚掏出来,他慢慢的转头看向枪声来源地,落在太阳穴位置的红点转而落到了他的脸上,大唐咬着牙,慢慢的移动位置,红点随着他身体移动跟着移动,展小怜在枪声以后就立刻蹲在地上,然后四爪并用的往旁边爬,生怕自己被人误伤。

        大唐移动的方向就是朝着展小怜去,他展小怜却是往另外方向爬去,他站住,他的速度绝对没有阻击枪快,恰好这时大唐的一个手下向他跑来:“大哥……”

        大唐伸手一拉,这个人直接挡在大唐身边,阻击枪的光点落在这人的后脑勺,大唐利用这个机会快速的奔跑出去,直接把已经爬到角落里准备拉一个硬纸板挡着自己的展小怜给拽了出来。展小怜心里这给恨的,她身上都疼死了,膝盖都爬疼了,结果爬半天不抵这家伙几步追过来,能不能放过她???这日子太苦逼了。

        大唐这下抓到了挡箭牌,手里的枪直接搁展小怜脑门上了,展小怜这手脚遭了这么多罪,本来就不灵活了,还给来着遭,走一步都疼的要死,还不能不走。

        大唐挟持展小怜躲到一个角落,看着大屏幕上的燕回喊:“放了我女儿和我妹妹,要不然我就打死她!”

        燕回摊手,“小唐唐,你有什么资格跟爷谈条件?爷的女人缺她一个?这眼神不好使吧?”燕回伸手抓着一把头发,把一个用手臂紧紧护在胸前的年轻女人扯过来,那女人咬着下唇一直在流泪,燕回伸手摸了她,看着画面邪笑道:“爷看着,小唐唐的妹子都比那个漂亮!”

        大唐看着自己的亲妹妹,怒吼一声:“混蛋!畜生——”

        展小怜受不了的提醒了句:“大叔,你真傻还是假傻???明摆着燕回不拿我当回事,你妹妹跟你老婆孩子都在他手里,你还跟他叫嚣个什么玩意?那人你不知道?变态着呢,你越这样,他越得瑟不是?”

        大唐立刻把目标对准展小怜,气急败坏的吼了声:“贱人,你给老子闭嘴!”

        燕回笑眯眯的,直接一巴掌打在大唐妹子的脸上,女孩的哭声立刻出来,燕回看看镜头,把女孩拉过去,在她的下巴上啃了一口,舔舔舌头,邪笑道:“很可口?!?br />
        大唐都要抓狂了,“住手……”却再次把枪卡在展小怜的太阳穴上,手指扣动扳机,目露凶光,喝道:“我杀了她!”

        燕回脸上挂着笑,盯着大唐,慢悠悠却阴深深的开口:“法治社会,爷可没杀人的兴趣。不过爷可以告诉你,你杀了她,爷就把这三个女人,好生养着,美容养颜享尽荣华,然后大的小的一起送进夜宫,夜夜*,一生为鸡,她们生下的孩子会重蹈她们的命运,放心,爷也不会杀你,爷会留着你,让你看着她们过的有多逍??旎钜簧抻堑目旎钊兆?!”

        大唐血红的眼死死的盯着燕回,燕回邪笑,伸手掐着那女人的脖子,把她的脸对着镜头,说:“看到没,这么漂亮的女人,你猜一晚上能伺候几个男人?又或者是,同时能侍候几个男人?”

        女人的脖子里断断续续的发出一声:“哥……救我……救我……”

        跟着,燕回背后一个小女孩被人逼到了墙角,刚好出现在镜头里,一个女人的痛苦又压抑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出,那小女孩光着身子缩在角落,张着嘴,对着镜头大声哭喊:“爸爸,救我和妈妈,妈妈她被人欺负……我害怕……”

        大唐的拿起的手开始颤抖,他死死看着燕回,然后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啊——”随即手中的枪被狠狠砸在地上,他抱住头,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着屏幕拼命磕头,“燕爷,爷,我不自量力,我有眼无珠,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混蛋,我不该跟你老人家作对……求您,求您老人家放过我一家老小,求您,您要怎么处置我都行,怎么着都行……”

        燕回松开手中的女人,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游戏结束!”

        随即,厂房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卿犬身后带着大批人马,他满头是汗一路风尘的出现在展小怜面前,他喘着气,急切的搜寻到展小怜的位置,然后看着展小怜问:“小怜,你没事吧?”

        展小怜半垂着眼,然后,她慢慢抬眸看着他,忽的上前一步,张开双臂,直接投入卿犬的怀抱,在卿犬猛然瞪大的目光中,展小怜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句:“对不起!稍稍利用你一下!”然后她抬头,直接亲上卿犬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