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70章 保命的事

    第170章 保命的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原地踏步跑,看着卿犬问:“犬,干嘛呢?看看你身上弄的,好歹也回去换件衣服,你都不嫌有味???”

        卿犬当没听到她的话,冷着脸问:“那个人到底是你是什么人?”

        展小怜跑的气喘吁吁的还在原地跑:“不都说了嘛,我大哥啊,犬,你是不是管的宽了点?你这嘴脸看起来,就跟个妒夫似的,你果然暗恋我很久了,ohohoho……”说着,展小怜就怪笑着往宿舍跑。

        卿犬一把拉住,“我有话跟你说,你先别走?!?br />
        展小怜扭头看着他问:“有话快说,我还要回宿舍睡回笼觉呢?!?br />
        卿犬烦躁的伸手抓了抓头发:“那我中午来找你?”

        展小怜摇头:“中午我找我爸有事呢,本来早上找他有事,都是你跑去捣乱,我大哥过来,我爸早上还有课,你看,我哪有时间???”

        卿犬愤怒的抬头看着她说:“你找你爸就有时间,找我就没时间,凭什么?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我看你都忘了你是有男人的人,我们爷要是知道你这外头勾三搭四的,肯定要挖了你的眼睛?!?br />
        展小怜轻描淡写的看了他一眼,没所谓的说:“你们家那位爷跟你一样,跟我大哥打过架,你觉得他会因为什么挖我眼睛?犬,赶紧回去洗澡去,明天过来的时候顺便把那一千块带给我,那可是我爸借给你的钱,不能不还的?!?br />
        结果这话直戳卿犬的心脏,犬少爷暴躁狂怒的泪奔撒腿跑了,展小怜头也不回的跑宿舍睡回笼觉。

        展小怜中午给展爸打电话,知道展爸在他办公室,直接跑去找展爸,办公室只有展爸一个人,展小怜好奇的问了句:“爸,大哥人呢?不会回去了吧?”

        展爸戴着眼镜在写字,听了展小怜的话头也没抬的说:“你大哥忙着呢,前一阵打算来内地投资,一直在找市场,早上接到一个洽谈电话,就过去了,中午不跟我们一起吃,小怜陪着爸爸一起吧?!?br />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哦?!比缓笞谂员叩屯纷约喊谂只?,试着给穆曦发短信,傻妞也不知道哪去了,打电话也没人接,家里也没人,展小怜挺奇怪,不过也就奇怪,因为帅哥大叔也不见了,要是单纯傻妞一个人不见,她肯定很担心,如果是根帅哥大叔一起,她到不担心了。

        展爸悄悄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暗暗松了口气,早上要不是那个叫卿犬的男孩子过去闹了一通,小怜不定会想到什么呢。

        中午吃饭的时候,展小怜还是忍不住问了展爸一句:“爸,我跟大哥……就是龙湛,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展爸正夹菜呢,表情奇怪的抬头看了她一眼:“什么关系???”

        “呃……”展小怜急急眨了眨眼睛,看着展爸的表情就有点无辜了,主要是展爸的表情让展小怜觉得自己要是把她的猜想说出来,展爸肯定要敲着她的脑门说她小说看多了,想了想,往嘴里扒了一口饭,摇摇头,含含糊糊的说了句:“没什么……我就随便说说?!?br />
        展爸还特镇定的说了句:“这孩子,一阵一阵的?!?br />
        展小怜暗自翻了个白眼,她不就是疑惑了点嘛?

        父女俩相安无事的吃完午饭,展爸跟展小怜各自回宿舍。展小怜进宿舍没几分钟,就听到有个陌生女生敲门进来,表情暧昧的在门口问:“谁叫展小怜???外面有帅哥找?!?br />
        展小怜疑惑的拉开窗户看了一眼,就看到卿犬换洗一新的站在下面,正抬头往上看,展小怜趴在窗口扯着脖子喊了句:“犬,有啥事???”又回头跟那女生道了谢,继续趴窗口往下看。

        卿犬仰头看过来,对她招了下手:“你下来!”

        展小怜还是趴在窗口不下去:“你就说啥事得了?!?br />
        卿犬往前走了两步:“你不下来我就上去拉你下来?!?br />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你这孩怎么这么不听大人话呢?”

        卿犬的脸都黑了,暴吼:“你这臭女人!我们俩明明一般大!”

        展小怜手托腮趴在窗口上,龇牙对着卿犬笑的小傻妞似的:“犬,实话跟你说,我每次看到你炸毛,都觉得你特像我小时候我妈养的一只下蛋的小母鸡,我妈每次去拿鸡蛋它就炸毛,肚子里还发出叽叽咕咕的声音……”

        卿犬有点暴跳如雷的架势:“让你瞎说,你下不下来?”

        展小怜笑眯眯的,刚要继续说话,眼睛无意中抬了下,突然看到宿舍外墙,自己上次躲燕回待的那个角落站了个人,那人侧着身子站的,似乎在打电话,展小怜看不到他那只手,看得到的这边胳膊垂在身侧,手里还拿了个相机。

        展小怜的后背唰一下就冷了,她探头,在窗口的位置左右上下看了一通,发现把脑袋探出窗口的就她一个人,展小怜“呼”一下把头缩回来,快速的跑出宿舍,然后跑到跟自己宿舍隔了几个门的宿舍敲门进去,也不顾那个宿舍女生多奇怪,她跑过去,偷偷从窗帘后面拉开一条缝往哪个墙角看,刚刚那个打电话的人刚刚挂了电话,然后拿着相机对着墙角和路边乱跑。

        展小怜站在那看了半天,发现那个人的相机镜头主要是校园景色为主,但是总在有意无意的时候对着宿舍的方向扫过来,展小怜不确定他是拍啥位置,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肯定是对着女生宿舍楼拍的。

        想了想,展小怜回宿舍,关门直接跑了下去,卿犬等的火大,看到展小怜就冲着她骂:“你上辈子是蜗牛是不是?我等多久了?不知道人丑不能让人等?”

        展小怜伸手抱着卿犬的胳膊,把他往宿舍大门旁边拖,压低声音说:“犬,你安静点,我刚刚发现一个疑是对着我拍照的人,你说会不会是有人打算绑架我或者是暗杀我,指望用我来对付你们爷的?”

        卿犬涨红着脸,拼命想摆脱展小怜的胳膊,结果他扭了几下都没把展小怜甩了,听了展小怜的话,眼神鄙夷的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就你?指望用你来对付我们爷?你是不是太高估了你自己了?”

        展小怜脸不红心不跳的反驳:“我怎么了?就我,怎么了?你要是不担心,你怎么想我把弄死?还不是因为觉得我太美艳动人,你们爷非我莫属了?”

        卿犬别过脸,又挣扎了下,“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吧你,我那时是一时头昏,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你……你别拉着我胳膊行不行?”

        他越不让抱,展小怜就越抱着,抱着还不算,还把卿犬从宿舍大门后头给拖出去了,一边拖,展小怜嘴里还一边说:“犬,我现在想吃零食,你请我吃点零食吧,我跟我爸吃完午饭,都没机会吃水果?!?br />
        卿犬一脸不耐烦的嚷:“我凭什么请你水果?你去找你那位大哥去,别找我……”

        展小怜往他身上挂,使劲抱着卿犬胳膊,两人走路都是踉踉跄跄的,“犬,别这样嘛,咱俩谁跟谁???你看你看,早上我爸还帮了你呢,你怎么能这样的呢?”

        “你说话声音能不能别那么大声?”卿犬的脸上一副“这女人讨厌死了”的表情,不过每次挣自己胳膊的时候都没用多大力气,就这样半推半就别别扭扭的一起走,展小怜死赖在他身上,完全不顾周围人的眼光。

        走过那个墙角的时候,展小怜眼角的余光就往那人看,那人正用相机对着他们这个角度,但是是对着花园里一朵盛开的小花拍的。

        等走了过去,展小怜就压低声音,往卿犬耳朵边凑:“犬,就是刚刚那个人,你认识不认识?”

        卿犬冷着脸,直接回了三个字:“不认识?!?br />
        展小怜睁大眼睛看着他问:“是你记性不好吧?”

        卿犬冷飕飕的扫了她一眼,说:“你才记性不好,你觉得哪个笨蛋会派一熟面孔过来探路?就算真是,也是找个雇佣兵探情况,如果真是对付你,那肯定是高手,你自己自求多福吧你?!?br />
        展小怜立马抱着卿犬的胳膊,把脑袋靠过去,“嘤嘤嘤”的假哭:“犬,你不能见死不救??!你看看我,你看看我这张倾国倾城的脸,要是被人弄死了这世上就少了个美人了?!?br />
        卿犬一脸的受不了,“你死了,这世上就少了个祸害?!?br />
        展小怜把脑袋放他身上蹭:“犬,犬,犬,你就帮帮我呗,你要是不帮,我就跟你们爷告状,说你坏心眼又出来了,又打算弄死我?!?br />
        卿犬抿着嘴,冷着脸,一言不发的往前走,展小怜一边跟着他走一边说:“犬,你们家爷消息最灵通了,你就帮我查查那货是什么来头呗,好歹让我静静心,要不然,我这上学都整天提心吊胆的,要是个普通摄影师也就算了,他要真是个探路的杀手,犬,我忍心看着我眼睁睁的就这样被人家一枪爆头一命呜呼吗?”

        卿犬冷兜兜的回了句:“怎么不忍心?求之不得?!?br />
        展小怜怒了,把一只胳膊伸到卿犬面前,怒气冲冲的说:“一千块钱,还给我!外加利息两百,一共一千二!现在就给!”

        卿犬停下脚步,气急败坏的说:“是你借的?你说两百就两百?!”

        展小怜一听,就知道卿犬肯定只带了一千,压根没想到要没多带两百,立马说:“中间要是没有我这一层,我爸能借给你?我爸认识你是谁???他就见过你一面,他认识你是谁???赶紧了,一千二,一分都不能少,你再小气吧啦的跟我还价,就涨到四百。求人的时候你当龟孙子,还钱的时候你就推三阻四的,哪有你这样的?”

        卿犬头顶都开始冒烟了,憋了半天,憋的脸蛋耳朵根都红透了,最后憋了一句出来:“先给一千,两百……我晚点时候给你?!?br />
        展小怜摆手:“不成哪有这样的?”

        卿犬暴怒:“你这女人怎么这么麻烦,我会少了你那点钱?”

        展小怜瞪大眼睛,“那可不一定,谁知道你说你家那么有钱,是真的还是假的?赶紧给钱!”

        卿犬差点跳脚:“我让人去查还不行?!”

        展小怜立马重新抱着卿犬的胳膊,语气异常温柔的说:“犬,我就知道你最好了?!?br />
        卿犬呕血,把自己胳膊抽回来,吼了一声:“你离我远点,你这个阴险狡诈的臭女人!”

        展小怜晃着自己的小脑袋,鼓着小嘴,边走边倒退着看着卿犬说:“犬,我知道你最喜欢口是心非,其实你心里头肯定夸我大美女?!?br />
        卿犬:“……”

        等展小怜心满意足的提着一袋水果回宿舍以后,卿犬顺手把手机里的一张照片发了出去,然后给燕回打电话:“爷,是我?!?br />
        燕回正在练拳,拳头打在沙袋上发出沉闷的打击声,接电话的人举着电话对燕回说:“爷,小犬的电话?!?br />
        燕回停下手里的动作,伸手接过旁边人递过来的毛巾擦汗,然后解开手上裹着的布条,在一张宽大的椅子上一坐,两条长腿高高的翘起,面无表情的美艳雪姬跪在他的腿边,伸手一点一点的按摩他的腿,燕回拿过电话放到耳边:“说?!?br />
        卿犬开始说着每日的例行事情:“展小姐今天有位异性朋友,她自己说是她大哥,跟展小姐的父亲一起认识,我跟那人打了一架……”

        卿犬说的其实就是展小怜每天做的事,虽然他自己觉得说这些没啥用,但是燕爷喜欢听,卿犬就自己照说,说完这些,卿犬顿了顿,又说:“爷,今天有件事不对劲。展小姐发现有人在利用拍照的名义跟踪她,她怀疑是有人想利用她来对付你。我已经让人在查那人来历,希望不是?!?br />
        燕回“哈”了一声,“哟,这年头还真有不长眼的人在?查就查了,爷就倒要看看是哪个东西胆肥了,对了,那妞的那个什么哥哥?你把他往死揍没?”

        卿犬默了默,才说:“没,展小姐不让揍?;乖谖夷源峡送胧2颂馈?br />
        燕回一听,拿着电话就开始“哈哈哈”的笑,笑的卿犬脸都黑了。燕回笑完了,又开始追问:“那妞呢?又折磨你没?”

        卿犬:“……”他们爷得多恶趣味,每天追问的重点就是那死女人怎么折腾他的,哪有这样的?有这样欺负人的吗?卿犬想到展小怜似乎抱着他胳膊不撒手的样子,脑子一轰,脱口而出:“没!她今天害怕,什么都没做?!?br />
        展小怜有点担心是真的,不过害怕什么的倒是没多强烈,虽然卿犬年纪不大,不过看他跟龙湛一块打架,倒是有了点强者的架势,这家伙在,总比她一个人强啊,说真的,展小怜觉得如果她真被人给抓了或者绑架了,展爸最先想到的肯定是报警,这年头,绑票报警以后撕票的最普遍,展小怜觉得自己是肯定必死无疑,为了安全起见,她这几天还是别去找展爸了,省的让那些人又把她爸给扯进来。查她行踪没关系,千万别她家人。

        展小怜惆怅了,这两天找卿犬就特别的勤快,就盼着那些人看在她跟卿犬是小情侣的份上,把她跟燕回那层关系给划开,管不管用展小怜也顾不上了,有期待总比啥期待都没有强吧。

        卿犬还是那样,看展小怜横竖不顺眼似的,脾气又不好,展小怜两句话一说就卿犬炸毛,两人在一块拌嘴的次数比其他啥事都多。

        周六周末展小怜也没跟展爸回家,她心里有事,万一她跟展爸回家路上被人拦了,她爸不是被她连累了?她乖乖待在宿舍,她就不信那些家伙敢闯到学校来做坏事,再说了,不是还有个卿犬在旁边吗?展小怜自己不跟燕回联系,这几天有事了,她就开始怂恿卿犬跟燕回要几个人过来,结果卿犬当没听到,嘴里轻描淡写的说了句:“你的命值几个钱?”

        展小怜怒了:“犬,你这就不对了,我命不值钱,你的命不是值钱吗?家族企业老板的儿子啊,犬,你不为我着想,你得为自己着想??!你说是不是?赶紧了,赶紧了让你们家爷躲叫几个人过来,人多力量大啊,快点快点……”

        卿犬:“……”这女人为了保她那条不值钱的小命,真是啥事都做得出来啥话都说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