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67章 金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167章金龟

        卿犬的鼻孔眼都要朝天了,“你就跟那些女人一样,为了引起爷的注意,估计玩的欲擒故纵!”

        展小怜抬手一巴掌忽悠过去:“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卿犬愤怒:“谁知道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

        展小怜又一巴掌拍过去,卿犬差点动手揍她,结果展小怜指着他的鼻子说:“有哪个傻X会联合对方的走狗要帮忙的?我要是玩的欲擒故纵还用得着带着你?我自己就让你们爷乖乖拜倒在我臭脚丫子下了?!?br />
        卿犬揉着被拍到的脑门瞪着展小怜,半响才问了句:“你来真的?”

        摊摊手,展小怜在卿犬面前转了一圈,开始套近乎问:“犬,你看你看,我看看我,我全身上下,那里让你觉得我是说假的?其实吧,你之前说的那些都没错,就是说我配不上你们家爷这些话的,可是你自己也看到了,你说我说大家说,都没用,关键人物是谁?是你们家那位大爷是不是?谁知道我是坨屎,可是你们家爷偏说我是香的,你有什么办法?”

        卿犬冷着脸,仔细的看着展小怜,说:“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不过,按照你的说法,我们爷如果看上你了,我劝你还是乖乖从了爷,免得皮肉遭罪。虽然丑了点,不过,好歹也是女人?!?br />
        展小怜忍着再次动手揍他的冲动,继续说:“我从来呀,你看我跟你们爷多和谐?而且,我跟你们爷都说好了,就是炮友关系,只是,我觉得这样炮下去爷没意思,关键还是两地相隔的,我不可能不念书,你们家爷也不可能为了我搬到摆宴来,所以这就是问题。再说了,你们不都觉得燕爷跟我还是分开的好?所以,我觉得为了你们爷,也为了我,还为了你们这些对燕爷死忠的兄弟们来说,分开是最好的,你说是不是?”

        视线飘了飘,卿犬的目光看向面前的茶水杯,然后说:“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你弄死……”

        话没说完,展小怜直接把自己手里水杯里的水倒在卿犬的头上,卿犬抬头怒视:“你这个疯女人!”

        展小怜眨了眨眼,说:“你才疯女人,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我要是想死,我还用得着找你?我自己直接从二十层楼上跳下来就行了。我这不是不想死才找的你?犬,我跟你说,你要是再说句脑短路的话,我就跟燕爷告状,说你调戏我?!?br />
        卿犬:“……”

        展小怜问:“打不打算帮我一下,顺便帮你们自己一把,我被爷踢了,你们的好日子也就来临了,想想看,跟着你们爷在青城耀武扬威的模样,多跩,多威风!我在了会怎样?我在了,你们爷就整天爬我的床,多坑爹,你自己说是不是?上次为啥要把我丢楼下去?不就是你觉得我的存在阻碍了你们爷前进的道路?”

        卿犬沉默不语,不是他多有脑子,而是他实在不确定展小怜说的话是真是假,展小怜在他对面抱着水杯喝水,不多时有服务员把展小怜点的单送过来,展小怜一边用牙签扎着肉丁吃一边游说卿犬:“犬,你好好想想,究竟什么才是想要的,我们先不说成功失败什么的,最起码有目标了吧?”

        半响,卿犬也拿牙签扎肉吃,一边吃一边问:“我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做。如果燕爷发现我做了背叛他的事,绝对会把我砍成人棍?!?br />
        展小怜点点头,“所以,不要让爷知道就行,再说了,你就配合一下,也不要你做别的?!?br />
        卿犬停下手里的动作,警惕的看着展小怜问:“你打算要我做什么?”

        展小怜轻描淡写的说:“很简单,你就每天跟你们爷打打小报告,跟他说说我的情况,你就照实说,每天都说一点就行?!?br />
        卿犬愣?。骸熬驼庋??”

        展小怜点点头:“就这样,你现在是不是隔好几天才说的?你从今天开始就每天都说一次,如果有一天你们爷嫌烦了,你就说是我让你让这样做的?!?br />
        卿犬冷笑,“我就知道你这女人不要脸,你这明摆着就是让我们爷一直记着你……还说是想离开,你当我傻子是不是?”卿犬说着,愤怒的站起来就要离开。

        展小怜继续吃肉块,伸手扎了一个,放到嘴里之前轻飘飘的说了三个字:“非礼啊?!?br />
        卿犬抓狂:“你!”

        展小怜指指座位,“坐下来,咱俩继续谈谈,还有谈的余地不是?”

        卿犬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了下来,瞪着展小怜,展小怜放下牙签,抬头看着他,说:“犬,你是没谈过恋爱吧?”

        卿犬霎时涨红了脸,恼羞成怒的对着她吼了声:“臭女人,关你什么事?!”

        展小怜意思意思的在自己面前假惺惺的摆摆手,说:“哎哟,害什么羞嘛?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ohohoho……”

        卿犬指着展小怜:“你——”

        展小怜看了看周围看过来的其他客人,掩嘴靠近卿犬,说:“别激动别激动,姐姐我认识不少人,完全可以给你介绍一个小美人。ohohoho……”

        卿犬有种脑充血的感觉。

        展小怜打击够了,开始游说:“犬,冷静冷静,咱俩还是言归正传。没谈过恋爱,所以你这点常识就不懂了,你想啊,你整天都跟你们爷唠叨,你烦不烦?”

        卿犬眼皮子都没抬的说了句:“烦?!?br />
        展小怜一拍卿犬的肩膀,说:“这就对了嘛。第一天你能接受,第二天你勉强接受,第三天、第四天……一个月以后,你是不是想抓狂,想弄死我?”

        卿犬点头:“三天以后我就想弄死你了?!?br />
        展小怜竖了竖大拇指,说:“你看,你光想想你都觉得烦死了,那你们每天偶读要接受你荼毒的爷会怎么想?开始,你们爷肯定会很高兴,会夸你聪明,夸你机灵,夸你懂事,几天以后,一周以后,一个月以后,甚至三个月以后……燕爷肯定会被烦死的时候,他烦了会怎么样?会骂你,然后要割你舌头,你就说是展小怜让联系的。你说,你们爷会怎么想?别说你们爷了,就你,假如你女朋友或者老婆是这样的,你会怎么想?”

        卿犬从鼻孔眼里哼了一声,说:“我才不要你这种不懂事不懂眼色的女人?!?br />
        展小怜一击掌,兴高采烈的说:“犬,你透气了!”

        卿犬眨巴了两下眼睛:“……”

        展小怜觉得自己对牛弹了好一会琴,当没看到卿犬孩子想的表情,一脸高兴的说:“犬,我们终于达成了共同目标和协定,那就这样说定了,为了方便你施展,咱俩来串串词,要是不知道怎么办就你赶紧找我?!闭剐×由砩咸统隽礁鍪只?,一个是安里木曾经送给她的那只,一个是她在湘江摸奖摸到的,她指着手机介绍:“这只是燕爷知道的,这只是我新办的卡,燕爷的这只手机,我以后不用了,所以,你要想办法不让你们爷打我手机的电话,如果打了,你就说我手机没电了。你跟我联系,就打这个号,我买的流民卡,没登记姓名?!?br />
        卿犬看着展小怜手里的手机,犹豫了一下问:“你是来真的?这打算这么做的?比的女人,可是想攀上爷一点都攀不上的,你这是自断路了?!?br />
        展小怜把自己的手机新号码调出来拿给卿犬看,嘴里嘲笑的说了句:“我说你这人真奇怪,不上盼着我赶紧死了算了?怎么还提醒我这事呢?实话跟你说,我那天要被摔下去的时候说的话可是没半分假的,谁要能给我一把杀人不用偿命的刀,我现在都能直接捅了你们那位变态爷。爷就你们当宝贝疙瘩捧着,我这是没办法,要不然我跟他混一块?你不觉得我跟他看着不协调?我是活在白天的,他是活在夜里的,我跟他有什么关系?”

        卿犬听着展小怜的话,冷不丁冒出一句:“没发现,我看你这女人的心肠都是黑的,你比谁都该住在黑夜里头。我们爷要是住在黑夜里头,你就该住在地狱下下层的……”

        卿犬话没说完,展小怜伸手在他头上敲了下:“怎么说话呢?知道你维护你那位变态爷,那也没这样歪曲事实的。你搞清楚了,我现在可是遵纪守法的大学生,你们爷算什么玩意?他那就是黑社会大流氓?!?br />
        卿犬立马维护自己老大,说:“我们爷说了,法治社会,他是遵纪守法的良民,良民不做坏事,你懂什么?”

        对于这家伙积极维护燕回而变的伶牙俐齿,展小怜有种抹汗的冲动,那渣的洗脑得多彻底才能让一好好的孩这样维护一个变态???

        展小怜不跟他叽歪其他的,关于帮忙的事她算是跟卿犬达成了某种口头协议,因为卿犬始终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只不过他实在是惧怕展小怜无耻的威胁不得不答应,燕爷没把他叫回去一天,他就得乖乖呆在摆宴,任由展小怜欺负。

        展小怜回去以后,就直接把其中一只手机的电池给抠下来,连同手机之类的东西放到了自己的储物筒,然后给自己的周围的熟人都发了个换手机号的通知,穆曦的手机也发了,不过一直没回应,展小怜心里还挺担心,抽时间又过去看了一趟,结果,穆曦那房子的门还是锁着的,展小怜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傻妞出啥事了,实在联系不上,展小怜直接找到了穆曦的班里,一问才知道,结果班上的同学说穆曦休学了,什么原因不知道,展小怜有点懵了,不会吧。

        卿犬那边每天都被展小怜催着打一次电话,卿犬很愤怒,因为燕爷听到的时候,明显很高兴,就跟展小怜说过的一样,还夸了他一句,不过,有个不一样的地方是燕爷第一次就问怎么想起来说这个了。

        卿犬有点自己受骗的感觉,这分明是燕爷稀罕展小怜的变现,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样。气冲冲去找展小怜算账,展小怜就差说他猪脑子了,这才几天,燕回这会不定怎么高兴呢,特别是问过了知道是她怂恿卿犬说的以后,估计就更得瑟了。

        这天一天天的热起来,冬天的衣服也慢慢的被收起,展小怜回家拿了些夏天的衣服后又回来,对于卿犬每天都跟她抱怨燕大爷心情的事表示很淡定,其实她现在就觉得日子很舒服,因为卿犬的出现,让以前觊觎展小怜的那些男生觉得自己之前不够努力,有几个不死心的又有死灰复燃的迹象,展小怜在一周内接到了两个邀请生日宴的请帖,展小怜兴高采烈的去了。

        卿犬开始不知道,就看她连着连同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去了,等知道以后鼻子都气歪了,等展小怜回来以后,就指着展小怜吼:“你现在还敢跟别的男人约会?你也不怕我们爷把你撕几段?你不想活了是不是?我们爷最恨女人给他戴绿帽子了……”

        展小怜蹦蹦跳跳往宿舍走:“姐姐有姐姐的幸福人生,谁管他???再说了,你前两天不是跟过客打过电话,说爷最近看上了一个小清新?看看看看,爷都有第N春了,就不许我也有点自己的小幸福?”走了两步又回头:“对了犬,你不会跟你们爷告状吧?你要是敢告状,我就……说你觊觎我良久,所以说我坏话编排我!”

        卿犬愤怒:“卑鄙!每次都用这招!”

        展小怜得瑟:“甭管卑不卑鄙,管用的就是好招?!?br />
        卿犬:“……”

        不过,就这样,那两追求展小怜的男生,几天以后看到展小怜就绕着走了,这让展小怜奇怪了很久,她这不是少了两个蹭饭的对象了吗?为这个,展小怜还问过卿犬,几个,卿犬一本正经的摇头:“没有,我绝对没有打他们,爷说了,法制社会,不能随便动手打人?!?br />
        展小怜本来是随口一问的,一看卿犬的反应,她就知道了,肯定是这小子代替燕回去把那两给揍了,结果人家怕了。她指着卿犬耍赖:“犬,你把我的饭碗给揍了跑了,赶紧请我吃饭,不请我吃饭,我就……”

        卿犬愤怒的打断:“我知道,你就告诉爷我觊觎你,想挖爷墙角!我才没那么没品位看上你这种母老虎!”

        展小怜蹦跶:“哦哦,你惨了,你怀疑你们爷的品味!”

        卿犬想找个东西砸在这女人的脑门上。

        班上的同学都觉得展小怜肯定是被卿犬追上了,有人看到两人一起去情侣常去的那几家店里吃东西,结果这话就传到展爸耳朵里,主要是展爸认识的人多,总会传到他耳朵里,展爸愁的差点一夜白头,什么时候冒出这事???他怎么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

        其实展爸自己也知道,闺女都十九岁了,一直都管着也不说是会事,本来是打算在她十八岁成年以后送回湘江的,结果闺女不愿意,展爸因为闺女当时在龙家的那些话心软了,也没送成,他要一直管到什么时候?

        展爸当天晚上就去找展小怜了,也没拐弯抹角的,就直接问了,展小怜张着嘴,“哈?”然后抽了抽嘴角,“爸,你听谁说的???这消息……”

        展爸一听闺女这话,这还真是???那心肝都碎成一片一片的了,心中有种女大不中留的无力感。

        卿犬这傻呆,也没点眼力见,确切的说,是他高傲自负眼高于顶的性格让他不屑搭理他眼中无关紧要的人,说白了就是跟燕回差不多一个德性。展爸跟展小怜一边在校园走路一边说话,父女俩的话题,肯定是展爸围着展小怜问,结果,卿犬就跟在父女俩后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就是尾巴呢。

        展爸回头无意中看到了卿犬,推推展小怜问:“小怜,难不成就是这孩子?”

        展小怜的头顶上都炸了朵花,这傻货跟着干啥???她刚刚都圆了一通谎,结果他跟过来,她爸一听不就知道她是骗人的了?展小怜泪流满面,果然最怕猪一样的队友??!

        展爸立刻对卿犬招招手:“同学,你过来过来!”

        卿犬骄傲的走过去,用鼻孔眼看着展爸,展小怜在旁边伸手拉了他一把,气的要死,想死了是吧,在她爸面前还敢这德性,卿犬愤怒的低头看向展小怜,展小怜瞪他,两人互瞪。展爸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心如刀割,觉得自己被忽视了,闺女这是跟小男友当他的面眉目传情了?

        展爸艰难的抬起手,把闺女拉到自己旁边:“同学叫什么名字???”

        卿犬被展小怜一通瞪,终于低下了他高傲的脑袋,老老实实的回答:“卿犬?!?br />
        展爸一愣,姓卿的听说过,不过名字起叫犬的还是挺少见的,也没多说,继续问:“是学的什么专业???”

        卿犬开口说了一长溜的英文,展爸听了直点头,展小怜在旁边过滤了一下,才发现卿犬刚刚说的那个专业是国外一所特别有名学校里的著名专业,能进那学校学习的都算得上是精英,展小怜看了卿犬一眼,哟,她还刚知道这家伙出自名校呢。

        展爸对卿犬的专业很感兴趣,还多问了两句,卿犬的脸上都是冷兜兜的,时不时瞪展小怜一眼,展小怜在旁边插不上话,她一开口就被展爸给拉到后面,展爸继续问卿犬:“卿同学多大年纪了?应该还没毕业吧?”

        卿犬有问必答,就跟机器人似的,因为展小怜压阵,他还不敢乱说,“十九,今年刚刚毕业,回国没几天?!?br />
        展小怜咽了下口水,生怕展爸问多了,这家伙什么都回答出来,赶紧拉拉展爸的衣袖,弱弱的叫了一声:“爸……”

        展爸当没听到,继续问,“卿同学家在哪里啊,家里是做什么的呀?……”

        卿犬直接回答:“家族企业,做物流,包括船运和飞机……”

        展小怜在旁边,口水“啪嗒”一下掉在地上,这家伙是吹牛的还是说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