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66章 缺的,不过是一臂之力

    第166章 缺的,不过是一臂之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昨天消耗的体能,睡了一夜之后,全补充上来了。宿舍里其他同学都在收拾准备去吃早饭,展小怜伸了个懒腰,从被窝里坐起来,还发了一会呆,等其他人都收拾完出去吃早饭了,她才开始穿衣服。

        收拾好了以后,展小怜拿了一支笔一本书直接下楼,走到宿舍大铁门位置的时候,发现一夜之间她们宿舍的半删镂空铁门上半截固定门的那玩意坏了,半扇门歪在一边,还被管理员阿姨贴了张纸条:危险勿碰。

        展小怜扫了一眼那个坏了地方,也不知道怎么坏的,还有被火烤过的痕迹,胳膊底下夹着书,出了大门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影,有点焉呆呆的,头顶上竖起来的几根头发上还带着露珠,展小怜定睛一看,惊道:“傻狗,你怎么一大早就在这???”

        卿犬顶着两只肿的像桃子的眼,怒火差点在展小怜身上烧出个洞,伸出颤抖的手指着展小怜:“你……你……你这个恶毒心肠的坏女人,毒妇……”

        展小怜睁着她那对精神抖擞的大毛眼,一脸惊讶的看着卿犬说:“傻狗,你不会是在我宿舍歪头蹲了一晚上吧?”展小怜往卿犬身边靠了靠,装模作样的用手挡在嘴边,压低声音问:“晚上门卫大叔巡逻的时候你咋办了?怎么没把你当变态给抓起来?”

        卿犬气的脸都红了,这天白天温度还好,可夜里还是挺冷,一大早的,卿犬的身体都是在打哆嗦的,他上牙磕着下牙,指着展小怜说:“你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展小怜摊手,摇摆着身体一边扭一边往前走,嘴里说:“老了老了,我完全是忘记这么一码子事了。要不信你打电话问问你们家爷,昨天的运动太激烈,你们爷身体素质那是一等一的好,我睡过去了都怪他,要不是他那么卖力,我怎么可能累成那样?傻狗,你说是不是?”

        卿犬跟在展小怜后面,指着她骂:“不要脸!”

        展小怜回头,笑嘻嘻的看着他说:“再骂一次!”

        卿犬一脸豁出去的表情:“你这个女人就是不要脸!哪有好女人这样跟人说那种事的?”

        展小怜继续摇摆,还挖了挖耳朵:“再骂一声,没听到?!?br />
        卿犬一直跟着展小怜,嘴里又骂:“你就是不要脸!”

        展小怜停下脚步,走到卿犬面前,伸手摸摸他的头,说:“傻狗,真听话。姐姐你骂几遍就几遍?!?br />
        卿犬推开展小怜的手,愤怒:“臭女人!”

        展小怜伸手戳在他脑门上,说了句:“傻狗,能不能告诉姐姐你几岁了?说你是傻狗还真没说错,智商都被自己亲戚吃了?”展小怜伸手把自己的手往卿犬鼻子面前凑:“用你的狗鼻子闻闻,我这是香的还是臭的,我全身上下都抹过乳液了,你要不用手摸摸?看滑不滑?哪里臭了?倒是你……”展小怜伸手在他身上闻了一下,嫌弃的用手在鼻子面前挥了挥,说:“一股憋太久的骚味,说你是臭男人还差不多?!?br />
        卿犬的脸瞬间红成一块布,看着展小怜的眼睛就是恨不得把她劈成几段,憋半天憋出一句:“怎么可能?我前天晚上刚洗了澡的!”

        展小怜停下脚步,回头斜了他一眼:“姐姐说你是憋的,看你这傻狗样就知道被人调戏的命?!?br />
        卿犬:“……”光剩下愤怒了。

        展小怜去食堂吃饭,卿犬也跟着,展小怜买东西吃都是刷卡,直接刷了几样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卿犬拿着现金买不到东西,摸索了一圈才在食堂外面第一个小窗口发现可以买吃饭票的地方,赶紧跑过去买了几张饭票,一个餐盘上堆了一堆东西,放到展小怜对面的位置上,展小怜抬头看了她一眼,小嘴里咬了口馒头,被塞的满满的,慢条斯理的说了句:“不好意思,这地方有人坐了?!?br />
        卿犬左右看了看,没发现,问:“谁?”

        展小怜头也没抬的说了句:“我同学?!?br />
        卿犬以为她就是不给他坐的,直接说了句:“没看到?!?br />
        结果,话音没落,就听到有个女声在旁边传来,“展小怜你坐这??!”

        展小怜伸脚踹了卿犬一下:“还不滚?”

        这会正是食堂吃饭的高峰期,展小怜过来吃的时候这桌子坐了两个男生的,后来人家吃完就走了,就剩展小怜一个人了,卿犬被展小怜踢在膝盖上,抬头,气狠狠的看了展小怜一眼,然后端起餐盘站起来,小笨疑疑惑惑的看了卿犬一眼,然后在展小怜对面坐下来,顺手指了下展小怜的旁边的位置,小声的说:“那个……这位置应该没人……”

        卿犬立马在展小怜旁边的位置上又坐了下来,展小怜扭头,卿犬跟她对视,对面小笨就觉得展小怜跟那个年轻男孩的眼中似乎有火花冒出来,然后很傻很天真的问了一句:“展小怜,这是你男朋友吧?好甩啊?!?br />
        展小怜手里的筷子“吧嗒”掉在桌子上,急忙又捡起来,瞪大眼睛指着卿犬又指指自己:“我跟他?小笨,你还真是小笨啊,我能看上他这样的?”伸手推了下卿犬的脑门,说:“离我远点,省的再有人误会把我跟你归为一类,太丢人了?!?br />
        卿犬的脸都扭曲了,说到丢人什么的,就没有比他更丢人的了,狠狠瞪了展小怜一眼,卿犬端着餐盘换到另一个桌上,就是厚着脸皮跟人家拼桌。

        小笨眼巴巴的看着卿犬换位置,伸长脖子跟展小怜说话:“展小怜,那帅哥不是你男朋友???真的不是?那也是怒追求者吧?要不然,怎么你都这样了他还赖着不走???”

        展小怜伸手摸摸下巴,一脸得瑟的笑,说:“小笨,难得聪明一次,就是我追求者,不过我不待见他,你没看到他那张脸?一看就是缺智商没情商的主,这种的不是我的菜,我还是喜欢聪明一点的男人?!?br />
        小笨惆怅的用筷子戳了戳自己的碗底,半响,鼓着勇气说:“展小怜,你要是不要,能不能介绍给我?我到现在都没男生追……”

        展小怜抬头,震惊,果然是春天到了,猫都发情了,连小笨这种只知道看书学习的乖学生都开始思春了。她往嘴里塞了块土豆,一边咬着一边斜眼看向卿犬,心里还疑疑惑惑的,莫非是因为男色世界的缘故,但凡长的好看点的,都会被女人喜欢?

        卿犬那边无意中一扭头,发现展小怜正目光绿油油的盯着他看,顿时全身一哆嗦,就差破口大骂女流氓了。展小怜对卿犬龇牙,露出白晃晃的小白牙,对着卿犬笑的阴气深深的,卿犬有种燕爷出现的战栗感,立马乖乖把他高傲帅气的脑袋低下去了。

        展小怜别提多得瑟了,这种整人的滋味还是挺爽的。

        卿犬的苦逼日子自从燕回把她扔给展小怜折磨以后就开始了,体力上的折磨卿犬还是能熬的,最让他受不了的是展小怜班上那一帮女同学,每次都跟看小丑似的位置卿犬看,其实就是调戏他,展小怜私底下就跟她们说,卿犬是朵小白花,十分怕羞,所以展小怜班上的女学生有事没事就调戏他。

        展小怜以前都不去上课的,自打卿犬跟着以后,展小怜上课十分积极,卿犬肯定是一直跟着她的,展小怜上课他就伪装旁听生坐在最后面的位置。这下可真是给了班上女生调戏卿犬的好机会,每次看到卿犬那张脸又红又白又黑的,展小怜别提心里又多爽了,她还动不动就跟卿犬提醒:“你们爷说了,要是把你弄死了你们爷顶着,你要是撑不住了,你就自己选个楼房,自己直接跳下去哈,不用通知我的哈?!?br />
        卿犬特别想用他把展小怜宿舍大门的门撑打坏的消声手机,打的她脑袋开花。

        展小怜上课卿犬跟着,展小怜放心他也的更早,展小怜就是上个厕所,他都要站在门外守着,跟别提展小怜周五晚上跟展爸一起回家了。

        虽然展小怜看卿犬不顺眼,不过对于卿犬这种不分昼夜的尽职表现还是很赞同的,还特地打电话给燕回表扬了一下,重点阐述两人相处愉快。

        卿犬就盼着这活赶紧完结,他一个大老爷们被困在校园里,都快变文艺小清新了,卿犬表示他更愿意在校外跟人对着火拼。

        为了这事,卿犬壮胆给燕回打了一个电话:“爷,展小姐这边一切正常,我觉得我过来就是多余的,爷,您老能不能让我回去?”

        结果,燕大爷当时就回复:“正常?正不正常你说了算?要不要亲自过去告诉你不正常的地方在哪?”

        卿犬顿时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了,只能在挨了燕大爷一通骂以后,默默的挂了电话内伤。

        其实卿犬不知道,展小怜都打了好几个电话给燕爷了,卿犬用的什么?用他那张阳刚气十足的脸还是用他纯男人的身体?可人展小怜用的是美人计,三十六计里面最直接有效最广为流传的美人计,卿犬用什么跟展小怜比?

        这一阵因为卿犬过来,展小怜有了玩具,所以她的注意力全在卿犬身上,每天折磨卿犬都成她任务了,她班上的同学都知道展小怜最近多了位疯狂的追求者,一个非英语系的帅气男生,也不知道是那个系的,反正一天到晚就跟着展小怜,一直没追上,还老是被耍着去跑腿。

        展小怜大刺刺的对外宣传卿犬是她的追求者,压根没有避嫌的嫌疑,等卿犬知道以后,啥都晚了,卿犬差点想掐死展小怜,指着她的脸跳脚:“不要脸!谁是你追求者?你以为我想跟着你?要不是爷的命令,谁乐意跟着你?你这个丑女人,爷身边随便找一个都比你长的好看,你这样还好意思出来见人?……”

        展小怜伸手捂着脸,摇晃着身体一副撒娇的语气:“哎哟,这都被你发现了?人家这样会不好意思的?!?br />
        卿犬被她气的心肝肺都在疼:“不要脸……”

        展小怜继续捂脸,“哎哟,你今天才知道真相???”

        卿犬觉得自己碰到没皮没脸的人,只有吐血的份。

        展小怜跟卿犬,每天都在争锋相对中度过,卿犬看着也实在年轻,展小怜威逼利诱后才知道卿犬的年纪确实不大,跟自己一样的年纪,不过展小怜比他大了一个月的月份,展小怜为此还在卿犬面前得意洋洋的,觉得自己自称姐姐也没错。

        展小怜好长时间没跟穆曦联系,她自己算着有三周,等她想起来了,她才赶紧给穆曦打电话问一声,那天说跟帅哥大叔吵架了,现在什么情况???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结果展小怜发现自己根本打不通穆曦的手机号,换句话说,就是没人接电话。

        展小怜郁闷了,那妞干啥去了???就为这个,展小怜自己买了点吃的,屁颠屁颠的提着去穆曦在摆大外面的房子里去找,竟然是铁将军把门,根本没人,展小怜这下郁闷都没时间,彻底傻眼了,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要是好现象,还真有一个,因为卿犬的随时跟踪会汇报情况,燕回那变态没有再继续烦展小怜,电话短信都联系的少,按照卿犬的话说,他们爷不是闲人,他们爷可是很忙的,除非展小怜这个妖女去了青城,他们伟大的,举世无双的爷才会腾出无数的时间去跟妖女**。

        展小怜每天还会照例去买八卦报纸看,就盼着赶紧传出点燕大爷另觅新欢的消息,结果报纸上啥消息都没有,卿犬听到展小怜嘀咕,在旁边冷哼一声,道:“别找了,你肯定是找不到的,我们爷之前突然发神经跟雷震说,以后青城大大小小的报纸,不许有他一丁点消息,我们爷都开口了,谁敢不听?你想看报纸解相思肯定是不切实际的。我劝你最好是乖乖死心的好?!?br />
        展小怜泪流满面,这是不是因为她之前跟燕回说以后别上报纸的缘故???她能不能收回她之前的话???不过现在有个极忠心极扭曲的小哥在拥护燕回贬低展小怜,展小怜觉得人生还不是那么了无生趣,最起码,这傻狗的嘴里还能套出点话,比如燕大爷最近中意的款都是精灵古怪型的,上次展小怜推荐的那个俏皮美人已经被燕大爷成功囊括,正是得宠的时候。

        这话卿犬本来可是什么都没说,不过在展小怜给激怒了,为了贬低展小怜就拼命打压她,不小心把燕大爷最新宠物的动向给说了出来,卿犬说完自己就闭嘴,展小怜可是听明白了呀,现在闭嘴晚了点。

        展小怜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特别兴奋,这算不算是意外的惊喜?为了长远打算,展小怜决定跟卿犬和平相处,怎么着看,卿犬也算是燕回身边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否则燕回怎么可能也许卿犬以一个男人的身份跟着展小怜身边?他绝对是对男人不放心的的主。

        展小怜在一个没课的下午,友好的邀请卿犬一起共进午餐,卿犬觉得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警惕的看着展小怜问:“你又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所有的阴谋诡计都不会得逞的?!?br />
        展小怜戳着卿犬的脑门说:“你有被害妄想症吧?我要想弄死你还不简单?我脱光了往燕爷面前一站,再撒个娇亲个嘴,你信不信他当时就能给我把枪让我一枪崩了你?”

        卿犬愤怒:“卑鄙!”

        展小怜挥挥手:“哎哟,什么卑鄙啊,我这是擅于利用有利资源?!?br />
        卿犬:“……”

        两人找了个极为有格调的地方坐下,展小怜豪气的说自己请客,结果卿犬害怕她有什么更大的阴谋,坚决不要,展小怜一听,直接改口:“那你请吧,这种保证什么事都没有?!?br />
        卿犬坐下,全身以一个极为警戒的姿势看着展小怜,问:“你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展小怜伸长脖子,往卿犬面前凑了凑,问:“你是不是一点都不希望你们爷跟我在一起,是不是觉得降低了你们爷的格调?是不是觉得我一点都配不上你们爷?”

        卿犬不敢说话,死死的抿着嘴,瞪着她。

        展小怜又往卿犬面前凑了凑,再问:“小狗,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一直都是想着法子离你们爷远远的,你会不会再帮我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