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62章 忘啥了呀?

    第162章 忘啥了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跪在沙发上,从沙发后头露出个小脑袋,趴在沙发靠背上睁着大眼睛看着安里木,还故意往他身后看了下。展妈看了眼展小怜,提着手里的东西,往厨房走,嘴里说了句:“你们兄妹俩好长时间没碰面了吧?木头带你媳妇过来吃晚饭,到现在你媳妇跟我们家小怜还没见过面呢?!?br />
        展妈能不知道安里木跟展小怜以前的那点事吗,她这样说其实就是提醒安里木,他有媳妇了,可不能跟小怜胡来,当然也是告诉自己闺女,木头哥哥再好都没用,人家现在可是有妇之夫。

        “小葵今天没赶回来,她晚上有同学聚会,我妈说这几天不舒服,我就先回来了。这是小葵的外婆给的,我拿过来给安婶尝尝鲜?!卑怖锬咎谷坏奶Ы抛叩娇吞屑?,看到展爸从书房走出来,随口打了招呼:“安叔,我过来蹭饭了?!?br />
        展爸抬抬手:“木头坐吧,你现在忙,难得看到你一次。哎,怎么不把你媳妇带过来?一起留下吃晚饭?!?br />
        展小怜翻白眼,她爸她妈生怕她不知道木头哥哥是结过婚的是不是?一人提一遍木头哥哥的媳妇,累不累???展小怜在沙发上坐好,笑嘻嘻的看着安里木,“木头哥哥现在忙?现在忙什么呀?对了,木头哥哥的脚现在怎么样?还疼不疼?”

        安里木低头看看自己的脚,笑着摇摇头:“还行,也不是很忙,就是假期不大好请,脚已经不疼了,没什么后遗症?!?br />
        展爸接了句:“那就好,有人在什么都不用担心,以后千万要小心了?!?br />
        安里木对展爸点点头:“嗯,我会的?!比缓笈ね房醋耪剐×?,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问:“小怜在学校有没有好好学习?我记得小怜以前经常拿奖学金的?!?br />
        展小怜对安里木偷偷吐舌头,安里木知道了,她肯定跟以前一样犯懒了。怕展爸追问,赶紧岔开话题:“对了,忘了说了,我工作调动了?!?br />
        展小怜抬头看着他:“木头哥哥,你调哪去了?”

        展爸也好奇的抬头看着安里木:“是啊,木头调哪去了?”

        安里木对着两人笑笑,说:“刚接到调令,调到青城那边?!?br />
        展小怜顿时瞪大眼睛,确认似的追问一句:“青城?”

        展爸摘下眼睛:“怎么调青城去了?你媳妇不是在摆宴?这调过去就等于是夫妻两地相隔了?!?br />
        展小怜也点头:“就是啊,这多影响夫妻感情啊?!?br />
        安里木无奈的笑笑:“小葵正为这事闹呢,她爸爸在想办法看能不能让小葵也跟着过去,要是实在过不去,那也没办法?!?br />
        展小怜摸着下巴,看了眼安里木,突然说:“木头哥哥,调过去也好,人家升职什么的,不都是到处转了一圈有了这种经历才有机会升职的嘛。再说了,很多人想往青城那边跑都跑过去呢,木头哥哥是不是在青城有什么认识的大官???”

        安里木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我能认识什么大官?家里在青城连亲戚都没有,我有几个大学同学在青城,都是生意人,不搭边,我自己都奇怪呢,有点突然?!?br />
        展爸旁边问了句:“你丈人不是有点关系?是不是他帮忙了?”

        安里木摆摆手:“应该不会,他听说以后也很惊讶,不过觉得是好事。青城毕竟比摆宴大……”

        话是这么说,不过展小怜还是从他脸上看出点担忧,她看了展爸一样,起身腻腻歪歪跑到展爸身边,推展爸:“爸,你去书房看书去,我跟木头哥哥好长时间没见面了,我要跟木头哥哥说悄悄话?!?br />
        展爸本来从书房出来就是当电灯泡的,生怕他家小闺女起了什么不该起的心思,结果展小怜主动跟他说要跟木头说悄悄话,展爸还真不知道怎么拒绝,闺女要是真有那心思,怎么可能还会这样坦白的说跟木头有悄悄话要说???展爸有点郁闷,不过也没办法,总不能拿他当大人的心来想闺女吧?展爸眼巴巴的看了眼厨房,结果展妈在放水洗菜,压根没发现客厅有啥事,对展爸在客厅坐镇很放心。

        展爸失去了援助,闺女又盯着他看,那边安里木还笑的很无奈,看着也不像那种打算对闺女干啥坏事的样,怎么着看展爸都觉得自己不走不行,难不成他要跟闺女说他不放心俩孩子?这万一两人都没心思,他这一说,反倒想到了,他还不是哭死?

        最后展爸不情不愿的捏着报纸进书房了。展小怜还跑过去帮他把书房的门给关起来,又跑去厨房关门,笑嘻嘻的探头跟展妈说了声:“妈,我跟我木头哥哥说悄悄话,你不许偷听呀?!?br />
        展妈:“……”再看客厅展爸没影了,连书房的门都被关起来了。

        两人就坐在客厅,再怎么着也不可能做些别的事,展爸展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闺女跟木头面对面的坐着说话,说话声音也不大,没刻意压抑但是绝对没有放开高谈阔论,说什么他们还真听不到。

        展小怜盘腿坐在沙发上,身体微微前倾,看着安里木,刚喊了声:“木头哥哥……”

        不妨安里木跟她同时出声,也喊了声:“小怜?!?br />
        然后两人看着对方各自笑,展小怜拍拍沙发,嘎嘎笑着说:“男士优先,木头哥哥先说?!?br />
        安里木看了眼厨房的门,压低声音问:“那个人……小怜还跟他有联系吗?”

        展小怜一脸坦然的摊摊手:“有啊,就是我爸我妈不知道,对我还行吧,我挺喜欢的?!?br />
        安里木呼出口气,半响说道:“我打听了挺多那个人的事,小怜,你能不能别跟那个人再联系了?他名声不大好,而且,脾气也不好……”

        展小怜鼓着小嘴,身体摇摇晃晃的前后摆动,安里木毕竟有些同行的关系门道,他能打听到的肯定不是名声不大好脾气不好这些,绝对是些外人不知道的内幕,比如那渣随着心情剁人家手脚的这些事。只不过安里木的性格绝对了他不会直接这样说,因为他怕吓到展小怜。展小怜继续晃着身体,然后表情轻松轻描淡写的说了句:“那是对外人吧,对我还行,没看到发过脾气?!?br />
        安里木的表情有点纠结,“小怜,我不会害你,你不要跟他再来往了,那个人……真的是……”安里木举了举手臂,愣是没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展小怜还是那个表情,完全是一副陷入恋爱不听人劝的模样,还把手放到嘴边压低声音跟安里木说:“木头哥哥,绝对不许你告诉我爸,你说了我这辈子都不搭理你了?!?br />
        安里木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小怜……”

        展小怜厚脸皮的摇摆,“木头哥哥你别管我,啥时让我嫂子生个小娃出来玩玩呗?!?br />
        安里木有点无奈:“小怜,我跟你说的是真的?!?br />
        展小怜当没听到,抬头看天不说话了。

        安里木叹口气,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光劝小怜不停他能有什么办法?安里木是真想告诉展爸,最起码展爸能阻止小怜,那样的人,哪个女孩跟了他都没好未来,安里木是真不想让展小怜跟那人再有联系,只是安里木又太了解展小怜了,她想做的事,谁能阻止得了?以前展爸看成那样,她还是我行我素,展爸展妈说什么都没用。

        展小怜摇摆完了总算说了句话:“木头哥哥你就放心吧,我自己知道我在干什么,倒是你,你们那是机关单位,跟人家普通小公司又不是一样的,内斗厉害着呢,斗赢了升职可是意味着前途无量,我能有什么好怕的呀?”

        安里木闭了闭眼,然后睁开看着她说:“我心里有数。我现在就放心不下你?!倍倭硕?,安里木突然说:“曈儿……就是那个人身边的女人,你认识吗?”

        展小怜立马绷直了腰身:“曈儿?我认识,她怎么了?”

        安里木偏过头,看着一边:“嗯,你以后小心点她,她说什么你都别信?!?br />
        展小怜睁大眼睛:“哈?”

        安里木抬头看着展小怜,笑笑说:“没事,我就是提醒你别轻易相信别人。曈儿太聪明了,在社会上的时间也长,我担心你被别人欺负?!?br />
        展小怜才不相信,啥话没说,站起来敲了敲展爸的门,说:“爸,我跟木头哥哥悄悄话说完了,你出来看书吧?!?br />
        然后也不理安里木,自己直接“噔噔噔”跑楼上去了。

        安里木坐在客厅,心里急的跟什么似的,可惜小怜走了,他想提醒啊,可人小怜压根不听,他总不能追到展小怜房间去说吧?小时候可以,现在都这么大了,肯定不能随便进人家女孩子的闺房。

        展小怜跑到楼上,关上门,往床上一躺,拿出手机拨曈儿之前给她的手机号码,电话还真通了,不过不是本人,一问才知道这个号对方刚申请没几天,曈儿根本不用这个号。

        展小怜挂了电话抓抓头发,又给雷过客发信息问曈儿现在的号,结果人曈儿根本没把雷过客放在眼里,雷过客没曈儿的号,展小怜惆怅了了一会,直接把电话拨给燕回。

        电话足足响到快自动挂机才被人接起来,展小怜等的都想抽死燕回那渣了,抱着电话,语带抱怨的说:“爷,您老干嘛了呀?我等的白头发都长出来了您老才接,哪能这样呢,身边不会有美人吧?”

        燕回在那边懒洋洋慢吞吞的说了句:“啊,爷正忙着呢,给爷打电话什么事?”

        展小怜撇撇嘴,“爷,我打不饶您老的好事,我就问个事,那个,您老人家能不能给我下瞳美人的手机号???我突然想跟瞳美人沟通沟通,您老待会发我手机上哈。行了,您老先忙,我先挂了哈?!?br />
        燕回:“……”然后,展小怜就听到他似乎在咬牙切齿的说:“你敢挂了,爷就现在就过去弄死你?!?br />
        展小怜立马对着抱着手机滚到床上,笑嘻嘻的说:“我跟爷闹着玩呢,哪会真挂电话???爷,您老人家怎么跟小孩子似的,大人骗骗就哭呢?”

        燕回:“……”

        然后展小怜就听到燕大爷在那边似乎在喘着什么东西,一下一下的,十分用力,半响,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的说:“爷逗你玩不知道?”

        展小怜翻白眼,从床头滚到床尾,嘴里还说:“爷,您老这一阵都忙是不是?您老可是肩负重任,记得找个道具吸引下人家的眼球,要不然咱俩断炮的目的也就达不到了,您老说是不是?当然了,您老别人家往您怀里送就来者不拒,您老好歹也挑挑,别摊上个恶心人的,降低了爷的审美标准……”

        关于燕回的新美人,展小怜一个人巴拉了半天,反正就是提醒燕回不能随便让那些美人爬床,燕回那边一点声音都没有,展小怜一个人巴拉半天,听到对方没动静,拿下来看看,放在耳边“喂”了两声,结果电话那端传来燕大爷貌似不耐烦的声音:“爷听着呢?!?br />
        展小怜生气:“爷,您老这是敷衍,哪能这样呢?我说了半天来着……”

        燕回听着她的声音,忍不住问了句:“妞,跟爷好好说话,你喘什么?”

        展小怜嘿嘿一笑,说:“爷,您这就不知道了吧?我在床上打滚呢,没事滚着玩呗。对了爷,您老待会不忙的时候,顺手把瞳美人的号码发来,我找她有事来着?!?br />
        燕回斜在一张巨大的椅子中间,腿高高的翘在桌子上,一只胳膊搭在扶手上,旁边半跪着脸上没有半分笑容的雪姬,正给燕回按摩他的胳膊。

        卿犬半倚在打开的门上,右手还被纱布包着,最外层套了个黑色的露指皮手套,正抱胸站着,听到燕回打电话,卿犬的脸上一片阴沉,受伤的手指不由自主的动了动,似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卿犬被展小姐一枪打在掌心的手,是他拿枪的手,那一枪,把卿犬右手玩枪的技能废的七七八八。要说卿犬现在最恨的人是谁,毫无疑问就是展小怜,他现在就恨不得把展小怜的皮扒下来才解恨,只是,阻止他行动的关键人物就是那个有压抑快乐心情嫌疑的燕大爷。

        雷震从门口经过,看到卿犬站在门口,随口问了句:“卿犬,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卿犬冷兜兜的说了句:“打探仇人最新动向?!?br />
        雷震觉得卿犬这孩子比他弟雷过客还二,八成是年纪小的缘故,明知道燕爷现在对展小姐不一样,还专去招惹,这次要不是一帮子兄弟舍脸求,还有他在这蹦跶的机会?还仇人的动向,别让爷看他不顺眼撵出青城去。

        卿犬不理雷震,还是竖耳朵听燕回对着电话说话,一扭头看到雷过客急匆匆的跑过来,手里拿着手机,眼巴巴的看着他问:“犬,你知不知道瞳大婶的手机号码?啊,不是,是瞳儿的手机号码?!?br />
        卿犬斜了他一眼,完全看不上,鼻孔眼朝天的对着雷过客:“问这个干什么?瞳儿的号码你自己往她要去?!?br />
        雷过客郁闷,这二傻子也看不懂人脸色,赖着不走:“可是小米现在就要啊,她都不高兴了,我得要到了给她才行?!?br />
        卿犬还是斜着看雷过客,嘲讽的嗤笑:“小米?你心上人?怎么跟瞳儿也认识?我到第一次听说?!?br />
        雷过客一脸犯愁的模样:“还算,小米看不上我,本来都在一起了,最后还是分了,哎!”

        雷震都走远了,隐约听到雷过客说小米这个名字,赶紧赶回来,指着雷过客的脑门训:“你这记性又被狗吃了是不是?我怎么跟你说的?你再敢提这个名字,不用爷动手,我就把你丢出去,忘了?”

        雷过客囧着一张脸,很无辜的说:“我没提啊,可是小米给我打电话的,我有什么办法???我要帮她问电话号码呢?!?br />
        屋子里燕回还在打电话,展小怜最后都说烦了,要挂电话,结果,燕大爷很不高兴的说:“电话是你打过来的,爷又没逼你打,打过来没说两句话都要挂了,你当爷好耍是不是?爷是那么闲的人?妞,是不是当爷好欺负?”

        展小怜:“……”她说什么了?她不就是说还有事要挂电话了吗?怎么就变成了耍他了呢?展小怜沉默了一下,才说:“可是,我刚回家没几分钟,晚饭还没吃啊。您老总不能让我打电话不吃饭吧?”拿下来看看通话时间,这都二十多分钟了,想着自己流失的电话费,展小怜觉得无比的肉疼。

        燕回在那边不乐意,展小怜这边装孙子:“爷,我都耽误了您老这么时间了,您老可是大忙人,我这要是再打下去,您老得损失多少东西???爷,我妈真在下头喊我吃饭了,不信您老听听?”然后把电话举着,展妈还真在这会喊展小怜吃饭了,展小怜立马说:“爷,听到了吧?好了,您老先忙着哈,我挂了。88!”

        展小怜刚打算挂电话,突然听到燕回说:“慢着?!?br />
        展小怜好奇:“爷,怎么了?”

        然后燕回在那边语气愤怒的问:“妞,你是不是忘了跟爷说什么了?”

        展小怜茫然:“没啊。求爷明示,我忘了说什么了?”

        燕回又开始踹东西,鞋跟踢在面前的桌子腿上,提高声音显示自己的不高兴:“你说呢?”

        展小怜认真想了想,立马提醒了一句:“哦想起来了,爷,麻烦您老人家把您那位瞳美人的手机号给我下,我差点忘了这个,爷,谢谢您老人家提醒哈!”

        ------题外话------

        看读者留言,貌似提到渣的出处,这里给众美妞解惑。

        渣的原型是个综合体:灵感来自影视作品《加勒比海盗》中的杰克船长、潇湘大神作者鹦鹉晒月作品《低调少奶奶》中的任阳、早期日漫《彩云国物语》中的茶朔洵。

        燕回名字的由来:邓丽君唱《一剪梅》,恰好听到其中那句“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薄把恪弊址切?,故改为“燕”,最早名为燕子归,因和人物性格不符,最终定为燕回?!把嗷亍币幻纱说美?。

        这个才是重点:打滚打滚打滚,滚来滚去滚来滚去的要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