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58章 顶楼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展小怜的小心肝跳啊跳的,她刚刚是疑惑,现在是完全明白了,抓着她的这个男人这是打算把她弄死。展小怜护着自己的头发,还得注意这家伙的动作,以前看着这小子的时候就觉得他有点阴暗,现在看着不但是阴暗,还阴险,抓着她头发的动作和力度比燕回还狠,果然是变态带出来的人,跟那丫一样变态啊。

        展小怜不敢说话,她有种感觉,就是跟这会跟这人没法沟通,有种秀才遇上兵有力不说清的感觉,展小怜死死的护着自己的头发,看着卿犬拉着她走的方向心里就更不踏实,一直往楼顶的边缘拽,行走的速度和力量让展小怜有种她可能会被这人直接扔到楼下的错觉,展小怜的手慢慢的从护着自己的头发上松开,眼角的余光瞄准卿犬身上可以负重的东西,同时加快自己脚下的步伐,尽量让自己跟上卿犬的速度,减轻头皮的疼痛。

        卿犬手中有枪,其他人脚下两个枪眼还在飘着灰尘,根本不敢动一下,展小怜被卿犬一路拖着,直接送到了楼边缘,展小怜的身体刚靠到边缘,卿犬突然松开抓着展小怜头发的手,身体微曲,直接捞起展小怜的双腿往上一举,身体一转往边上一掀,直接把展小怜掀过楼顶的护栏栅栏。

        展小怜的身体一轻,在被卿犬掀过栅栏的时候,直接抓着卿犬的腰带,于是,展小怜的身体瞬间悬空,让她有种置身万丈深渊的错觉。二十层高楼之巅,墙面上悬挂着一个小小是身影,展小怜死死抓着卿犬身上那条看起来产自名牌的腰带,心里祈祷他的腰带最好足够结实,足够能拉的住她一个人的重量。

        卿犬本来是打算直接把她掀下去了事,手上动作完成之后整个人就放松,冷不丁从腰部有个沉重的物体猛然把他整个人往下一坠,拿着枪的手不偏不倚被栅栏卡了下,手里的枪直接掉了离卿犬两米远的地方,而卿犬的身体立马被拉的贴在栅栏的缝隙上,脖子卡在栅栏的最高的一栏,身体紧紧贴着墙面动弹不得,脖子下刚好卡着的一根,让卿犬差点喘不过气。

        后面的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看到卿犬把展小姐掀下去以后,突然又趴在栅栏上往下看,趴上了就没动,就连枪掉了都没去捡,几个人正奇怪,突然看到卿犬的手势,觉得不对劲,赶紧一股脑冲过去,这才发现展小怜身体悬空,双手死死抓着卿犬的腰带,正仰着小脸往上看。

        展小怜觉得自己支撑不了多久,她没有那么多的力气让自己一直拉着卿犬的腰带,本来紧紧抓着腰带的手被腰带的边缘磨破,而且,她也感觉到手中抓着的那根腰带在腰扣的地方逐渐松动。她仰着脸,看着自己能看到的几张面孔,顶楼呼呼的风吹的她睁不开眼,眼泪盈满了眼眶,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风太大。

        围过来的人其中一人伸手就要抓展小怜的手,卿犬在那边艰难的吼了一声:“快砍断她的手!”

        展小怜仰着头,实在忍不住骂了一句:“你妹??!剪了你腰带也比砍我手快???!上辈子是猪脑子吧?!”

        卿犬脖子被卡的难受,拼命咳了两声,两只手死死撑在栅栏上,不让展小怜的重量拉着他卡在栅栏上。顶楼的风呼呼的吹,卿犬拼命吼:“咳咳……猫哥……用枪……把她打下去……快点!现在是个好机会……”

        猫哥跟另外两个人的表情一直很犹豫,似乎在判断事情的未来发展动向,站在猫哥对面的人犹豫了一下,几步过去弯腰捡枪,然后看看手里的枪,又看看猫哥,表情说不出的惊恐,猫哥看了眼满脸是汗的卿犬,又看了看满眼泪水的展小怜,上前一步拿起夺过枪,手微微颤抖的对着展小怜举起枪。

        卿犬在旁边煽风点火:“猫哥,哥,开枪,快点开枪,她不能留,真的不能留的,她必须死,必须杀了她……快,快……你忘了你怎么说的?红颜祸水,她就是……快点开枪呀!”

        猫哥的手一直在抖,他知道自己这一枪下去可能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展小怜被风吹的直咳嗽,两只想悬空的脚在墙面上蹬了几下,额头都是汗,她的体能已经到了极限,撑不下去了。展小怜的手松了松,然后抬头看着觉察到她的异动正盯着她卿犬,突然出声,声音有点疲惫:“小狗兄,我是杀了你妈还是睡了你爸?干啥恨我到这程度?”

        猫哥那边举着枪一直不动,卿犬屏住呼吸,手臂借助栅栏的力量慢慢往后退,看着展小怜阴冷的笑了笑,说:“你不配站在我们爷的身边,爷绝对不能被你这种女人迷惑,爷现在就是一时兴趣,只要你死了,爷很快就会有下一个目标,爷怎么可能为一个女人停留?他花在你身上的时间太多了……爷下不了手,我帮爷……”

        展小怜的身体因为卿犬往后的动作而往上升了一点,她看着卿犬,突然问:“小狗兄,你别跟我说你今天这一出是燕回默许的,你让我怎么相信昨晚上抱着我腻歪的要死的男人早上醒了就打算弄死我?我瞅着这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出吧?”

        卿犬冷笑:“爷对女人没有真心,女人就是贱,你以为爷喜欢你爱你?爷不过是找个顺眼的女人上床罢了。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玩意?你要是真想爷以后还能念着你,最聪明的办法就是自己掉下去,爷还念着你的好……”

        展小怜鼻尖上都是汗,胳膊都麻木了,她努力的往下看了一眼,这高度是普通人眼里的万丈深渊,掉下去她肯定成肉饼,估计她爸妈都认不出是谁了。展小怜抬头,扯着嘴角笑了笑,说:“谁要他念着我的好?那种渣,我这辈子都不乐意看第二眼,要是我有那能力,早一把刀把他扎个对穿了,还会有今天让你来说教?守着你们的爷继续活着,我这也算解脱了,谢你,再怎么着我自己也没那勇气自杀,你倒是帮了我大忙了?!彼底?,展小怜抓着卿犬腰带的手蓦然一松。

        展小怜一松开手就闭上眼睛,睁着眼死她还是觉得有点怕,胳膊的力气真到极限了,服不服都不行,她要是能像电视演的那样飞檐走壁,她说什么也要试试,现在这个她是真没辙,普通人就是普通人,没什么神话可言。

        这真是一种不得不放弃的心态,谁想死?谁都不想,展小怜也不想,松手的时候她就闭上了眼,心里还是有点惆怅,她爸她妈以后谁养他们老???

        风声刺耳,带着一种尖锐的呼啸声,整个世界几乎都静止,听不到一点声音。

        在展小怜空白茫然的脑中,似乎有一种声音破坏了这份安静,风声骤起,天空被一片阴影笼罩,左腕处传来拖拽力量疼让展小怜猛的睁开眼睛,下坠的身体静止在某一点,她抬头,目光所及之处看到一张倒悬的面孔,然后她忍着手腕处脱臼般的疼痛,看着那张脸,虚弱的笑了笑,说:“哟,爷,您老这算英雄救美不算?”

        燕回以一个倒挂金钩的姿势悬挂在顶楼边缘,双脚倒卡在楼梯边缘,单手抓着展小怜的手腕,倒悬的脸,让展小怜看不清他脸上的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时间再次静止,谁都不敢动,展小怜低头往下看了看,还是那样的高度,只是她距离顶楼已有了一个人身的距离。

        展小怜看到无数个人在顶楼的边缘死死的抱住燕回的腿,眼里的泪水让她有点看不清,然后,她听到燕回清晰的声音传来:“不许闭眼!就算掉下去,你也必须睁着眼……看着爷!”

        展小怜动了动手腕:“爷,我觉得我这要是真被您老给拉上去了,您老都不知怎么得瑟了……”

        燕回没再开口,两人身侧不断有人放下绳索,和软梯,跟着有人下来,在展小怜和燕回身上系上安全绳,在旁边人的协助下,燕回松手,身体在安全绳的帮助下从倒挂转过来,展小怜哆哆嗦嗦站在软梯上,燕回踩着软梯下到跟她相平的位置,“还不走?”

        展小怜站在没动,半响突然说:“爷,您老把我弄上去,确定不会后悔?爷,您老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顶多说是救援失败,以后,可能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我肯定也不会再给您老这么好的机会了?!?br />
        燕回抬眸看着她,半响嗤笑:“爷要真想弄死你,还要花这样的心思?”说着,燕回伸手,在展小怜肩膀上轻轻一推,展小怜差点掉下软梯,急忙死死抓着软梯两边的东西,燕回一脸嫌弃的白了她一眼,“你值得爷费心思?在不上去,爷就真把你留这?!?br />
        展小怜不敢说话,在身后两名专业人员的帮助下,用肿成主题的手抓着软梯,跟着燕回慢慢的爬了上去。爬到顶楼边缘,先跳过的燕回伸手,一使劲直接把展小怜整个人提了过去,脚一落地,展小怜就直接瘫坐在地上,腿软的厉害,站都站不直。

        顶楼的场景有点诡异,有人过去解燕回身上的绳索,燕回穿上外套,慢吞吞的走过去,从红莲端着的托盘里拿起那把黑色的消音枪,用另一手摸了一把,笑着说:“怎么着?你们几个这是打算帮爷换个女人?这么说你们有更好的美人供爷消遣?没发现爷对现在的这个很满意?”燕回又拿起展小怜在房间里发现的那张纸条,摇摇头:“啧啧啧,跟爷玩这一套?”

        展小怜坐在地上揉小腿肚,她一边揉一边听他们说话,觉得自己可以走路了,贴着墙边,就往天窗口走,得,她赶紧走了,这算是死里逃生,就不参合他们这些人的事了,结果,展小怜刚走到天窗口,冷不丁燕回在后面问了句:“妞,去哪?”

        展小怜在头上摸了一把,把满手的血糊糊伸给燕回看:“爷,我这头发估计被扯破了,流血了,我得去看医生,就不打扰您老人家生气了?!?br />
        燕回挑着眉,摇摇晃晃的走到展小怜面前,垂眸扫着她手上的血迹,后退两步,对红莲招招手:“把她给爷带下去,让雷震去找李晋扬,把那个叫和煦的给爷找来?!?br />
        展小怜的头皮真是疼的要死,肯定被那只死狗给车破了一块,干啥都疼,再加上被风吹的头疼鼻子疼,展小怜觉得自己特苦逼,她本来是出来享福的,怎么尽遭罪呢?赶紧摆摆手说:“别别别,爷,您忙您的吧,我这赶紧回学校去,我这命啊……”她是怕了燕回了,跟她一块她就没好日子过。

        燕回直接走到她面前,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咬着牙:“爷看你一点都不疼!”

        展小怜赶紧伸手挡在燕回跟自己之间,没好气说了声:“要不我拽着您老的头发拖着走您两百米试试?”

        燕回捏着她的脸,左右看了看,“这眼红的,你以为你是兔子?”

        展小怜懒的说话,手指轻轻按了按头皮,倒吸一口凉气:“爷,我真得回了,我得赶紧找医生去?!?br />
        燕回对着红莲挥挥手,说:“爷给你半小时!”

        红莲什么话没说,立刻转身离开。

        展小怜无限惆怅,关键的她的手腕疼,手指也疼,燕回还不让她走,“爷,您老还有什么事来着?”

        燕回搂着她往前走,伸手把枪递到展小怜面前,邪笑着说:“别说爷不护着你,爷给你个解气的机会,想怎么玩都行?!?br />
        展小怜的视线从燕回脸上转到枪上,歪着脑袋看了看,抬头:“爷,您老是说真的?不反悔?”展小怜伸手拿过枪,有点沉,她没用过,不知道怎么用,放在手里研究了一下,燕回走到她伸手,从身后托着她的手臂,说:“这样,拿稳了,对准目标,按下来?!比缓笱嗷靥罚骸鞍涯羌父鲂∽痈??!?br />
        展小怜一看到卿犬,立马小人得志的摇头,“啧啧啧,十年河东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说的就是我们俩?!闭剐×偈本醯猛菲ひ膊惶哿?,胳膊也不疼了,她乐滋滋的在卿犬面前蹲下来,说:“看到了吧看到了吧,你们爷可是我的大英雄,危急关头救我于危难之中,盖世英雄也不过如此,你说是不是?”

        展小怜用枪碰碰卿犬的脸,继续说:“喂,小狗兄,你怎么想的?你们爷想弄死我还不简单?需要你帮忙动手???你们爷说了,他动动手指我都活不了,用得着这么大费功夫嘛?!?br />
        卿犬愤怒的瞪着展小怜,因为展小怜用枪碰他脸,卿犬满脸的屈辱,燕回在展小怜身后伸脚踹了他一下:“要爷挖了你的眼?”

        卿犬立马把脑袋低下,任展小怜在旁边怎么说话他都不抬头,展小怜拿着手里的枪,对着卿犬的太阳穴,嘴里发出声:“啪!啪!啪!倒在血泊中,真解恨?!?br />
        卿犬:“……”

        燕回在展小怜后面邪笑:“那你就给他一枪,活了是他幸,死了是他命?!?br />
        卿犬还是低着头没吭声,展小怜一脸兴趣的回头看着燕回:“爷,您老跟我说实话,您老说的这个可以实现?万一怎么办?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可是人命?!?br />
        燕回嗤笑,蹲在展小怜旁边捏捏她的脸:“你刚刚没命的时候怎么没人记着你的是人命?”

        展小怜揉揉自己的脸,说:“爷您老人家不是记着了吗?”顿了顿,她说:“爷,您老刚刚说话要算话,这只小狗欠我一枪,那我要开枪了?!?br />
        燕回点头,退到一边,说:“打吧?!?br />
        展小怜清了清嗓子,对周围的说了声:“那个,大家最好都站我后头,免得误伤,我不会打枪来着?!?br />
        呼啦一声,除了卿犬,所有人都绕到了跟展小怜一面的那个位置,展小怜举着手里的枪对准卿犬的脑袋,周围的人看着都觉得展小姐像闹着玩的,瞄准来瞄准去就是没开枪,半响,展小怜放下枪,回头对燕回说:“爷,您老能不能找个会打枪苗头准的教教我?我怕把他打死了?!?br />
        燕回摊手:“那就打死?!?br />
        展小怜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委委屈屈的看着燕回,蹙着眉头说:“可是,打死了就不好玩了呀?!?br />
        卿犬:“……”

        燕回走到展小怜身边,伸手搂住她,说:“爷教你?!?br />
        展小怜对着卿犬的比划了一下,说:“那爷,您老教我打他那只手吧,就是他拿枪的那只手?!?br />
        话音刚落,卿犬猛的窜了起来,嘴里喊了一声:“不!”

        展小怜摊手,回头看着燕回,嘟嘴,说:“爷,您看您看!”

        燕回似笑非笑的看着卿犬,“爷没直接要你的命你该庆幸,你有什么资格跟爷说不?爷的女人,你算什么东西也配碰她?爷要什么样的女人,还需要你来跟爷指手画脚?”

        卿犬刚窜起来就被人冲过来按住,他挣扎的看着燕回,说:“爷,您老知不知道你对她是什么样子?您对她跟对其他女人不一样,她根本不是您以为的那种有意思的玩具,您知道不知道您现在是什么样子?您问问他们,您现在的样子和那些恋爱中的男人有什么两样?!想着法子哄女人高兴,为了见她一面深更半夜的往外赶……爷,这些事,您以为什么时候做过?”

        展小怜睁大眼睛,指着自己扭头看燕回:“哈?!”

        燕回脸色阴霾眼神凶险,猛的上前一步,对着卿犬一脚踹了过去:“闭嘴!”

        卿犬被他踹的当场吐了一口血,他吐出一口血,慢慢回头看着燕回,“爷,您究竟是不愿承认还是不想承认?又或者……您什么都知道,只是不想任何人说出来?爷,您这是自欺欺人,总有一天,这个女人会毁了你的,她会成为您的弱点会成为被人要挟您的把柄……爷,您老是青城的乃至三生七十二市的霸主,您怎么能有弱点……”

        卿犬的话没说完,“嘭”一声枪响,他的话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他因疼痛而发不出声的吸气声,展小怜蹲在卿犬的右手边,手里的枪还在冒着烟,展小怜看着卿犬被打了一个洞的手,回头看着燕回,说:“爷,我解气了。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我还得看伤呢?!?br />
        燕回站在原地,阴测测的看了眼卿犬,继而邪笑:“都给爷听好了,这最好是最后一次,如果再让爷发现有人打算帮爷做绝对,可不是一只手这么简单。今天的事,爷小惩警示,写纸条的人给爷剁了手,爷让他这辈子都写不出字,送纸条的砍了腿,尽往不该去的地方走,所有参与人员,给爷一个详细名单,爷要亲自收拾,爷倒想看看,还有谁要替爷做主?!?br />
        回到酒店房间,展小怜身上哪都开始疼了,她抱着脑袋一动不动,头皮和手腕上的伤口缓过劲了,疼的要死,展小怜要回学校,燕回还不让,展小怜哭的心都有了。

        燕回让人在门口看着展小怜,自己直接出去。

        到酒店没一会功夫就来了个年轻的医生,说是什么和医生让过来的,展小怜趴在床上,那个医生给她检查,最后跟燕回说没什么大事,头皮受了点罪,有破损流血的地方也不是外伤,是伤到头发根了,给展小怜抹了点消炎药,手腕处的伤完全是被拽的厉害了,医生在展小怜的手腕上贴了膏药,让两天换一次,然后就走了。

        展小怜坐在床边,看着自己伤痕累累的手臂,发呆。门外有响声,燕回进来,展小怜抬头看着他,什么话没说,突然光着脚踩在地毯径直朝着燕回走去,什么话没说,踮着脚尖伸出胳膊搂住燕回的脖子,嘴里说:“爷,我今天以为我死定了,我差点就那样摔死了。我爸我妈我差点都见不到,我甚至连遗言都没机会留,我现在很后怕。我松手的时候我特别恨你,觉得都是你害的。爷,我现在很感谢你,我睁开眼就看到爷了?!倍倭硕?,展小怜说:“爷,你那样很危险,我只能当成是你不顾危险来救我了?!?br />
        燕回邪笑,看着她的小脸:“所以呢?”

        展小怜眨了下眼睛,说:“所以……”她想了想,然后亲在了燕回的嘴上。

        ------题外话------

        关于群,群号:219102438,加群备注读者账号,爷明天抽时间审核,群号三天以后会删除,后续不定期发布,所以想加群的美妞就这几天加。

        另:爷还真需要两个帮忙的美妞,在爷不在的时候能帮爷审核下,顺便维护下群内治安。有时间充足的美妞愿意帮忙吗?

        最后重点:爷继续打滚要票,打滚打滚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