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48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金晓晓被展小怜压在身底下,动都动不了,刚刚还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就一会功夫就成疯婆子造型了,看到燕回的靠着门边的桌子坐着,哭哭啼啼委委屈屈的喊:“爷……这个女人是个疯子……嘤嘤嘤……”

        展小怜一巴掌拍过去:“又没人打你,哭什么哭???”

        金晓晓哭的更大声了,这辈子都没受过这种罪,她爸妈都没舍得打过她,凭什么这个小疯子要来打她???

        燕回在旁边手托腮看的津津有味,不动如山:“啧啧啧,这好好的美人,打起架来怎么就这么丑?那个胖的……别指别人,爷说的就是你!”

        展小怜“哈”了一声,指了指自己白白净净的小脸,又指了指被自己骑在下面的金晓晓,气愤的说:“爷,您老眼神不好是吧?究竟哪个是胖的?你看看她的脸,再看看我的脸,哪个胖呀?”

        金晓晓是当演员的,人家肯定特别注重外形,不可能胖,可是现在不一样啊,展小怜把金晓晓的脑袋打的跟猪头似的,她自己好好的,当然是金晓晓看起来胖了。

        燕回靠着墙面笑的跟神经病似的,半响歪歪扭扭走过去,伸脚一踹,把展小怜给踹一边了,展小怜拍拍屁股爬起来,那边金晓晓的也哭哭啼啼的爬起来,披头散发跟个疯子似的对着燕回哭诉:“爷……”

        燕回一脸嫌恶的往后退了一步,“丑成这样也往爷面前凑?滚出去!”

        金晓晓顿时哭的更大声,燕回微微抬头,脸上挂着一抹邪笑,轻描淡写的说了句:“再嚎一声,爷就割了你的舌头?!?br />
        金晓晓嚎哭的声音瞬间消失,她睁着惊恐的眼,死死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什么话都没说,低着头,连滚带爬的跑出了房间。

        展小怜那边爬起来以后就蹲在地上,鼓着小脸嘟着小嘴,一脸的不高兴,燕回看着她的样子嗤笑,然后对展小怜勾勾手指:“过来?!?br />
        展小怜对他翻了个白眼,一脸的不屑,燕回主动走过去,伸手,直接拽着展小怜的头发把她拉了起来,展小怜护着头发,站在燕回对面,还是气鼓鼓的,燕回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眼睛在她的脸上扫了一圈,邪笑:“瞧瞧,小肥妞怎么这副模样?谁给你气受了?”

        结果,展小怜啥话没说,把自己的脸从燕回手里缩回来,绷着小脸,抬脚就走。走的门边,被燕回一把抓住头发按在门上,“说话,再开口,爷就拔了你的舌头?!?br />
        展小怜从鼻孔眼“哼”了一声,然后乖乖说话了:“爷?!?br />
        燕回愣了下:“完了?”

        展小怜点头:“完了?!?br />
        燕回扭头对着门外喊,“把瞳儿给爷叫过来,记得带家伙!”

        展小怜麻利的伸出小胳膊抱着燕回的脖子,巴拉巴拉就开始说:“爷,您老怎么这样?没看我在生气吗?我在生气!我说是爷给我气受了,你还要割我舌头!你割你割,割了拉倒!”

        年前看着还圆乎乎的小脸,过完年以后就变成长的了,等于是脸小了一圈,胖嘟嘟的时候看着特别可爱,这会再看就平白多了份清丽,燕回看着眼前小脸上小怨妇的表情,“哧”的笑出声,伸手捏捏她的小脸:“爷就喜欢看你这小模样?!?br />
        展小怜的小脸蛋不由自主抽了下,变态呀,生气的样子有什么好看的?神经??!好不容易解救出自己的脸蛋,展小怜瞪着燕回问:“爷,您老还有什么事?没什么事的话我可要回去了,我妈还特地关照我让我晚上回去呢?!?br />
        身体刚动了下就被燕回按了回去,偏头在她嘴巴上添了下,展小怜嫌弃的躲,燕回伸手钳制她的下巴:“躲什么躲?”

        展小怜直接对着他喷:“脏。爷刚刚把女神的脚趾头都亲过了吧?没洗脸没刷牙没漱口,您老说脏不脏?”

        燕回的脸都绿了,抓住她的头发固定后脑勺,对着她的小嘴一口就咬了下去,展小怜觉得自己的嘴当时就肿了,那是真的咬,就跟吃肉似的使劲咬了一口,咬完了混着血腥味就堵过去,展小怜被嘴里的血腥味恶心的差点吐,真想一口就吐他脸上,可惜没吐的机会,燕回这丫的神经病犯了,没办法。

        燕回抱着她就要往房间走,展小怜抗拒的更厉害,好不容易得空吼了一声:“不去,死都不去那,脏死了……”

        燕回二话没说,直接把展小怜按在沙发上,在沙发上更有情趣。

        展小怜仰面躺着,努力的举着手说话:“爷,我这刚一个多月……”

        不说还好,展小怜一说这话燕回的脸更黑,动作粗鲁的扯她身上的衣服,盯着她的眼睛冷飕飕的说了句:“自找的!”

        展小怜疼的眉头都拧了起来,伸手就推:“疼!”

        怜香惜玉什么的对燕回来说还真说词,何况这会正是兴头上,根本就没听到展小怜在喊什么,伸手捞起她的身体,对着她的嘴就堵了过去,展小怜真是有把刀她就直接扎他心脏了。

        就跟酷刑似的,展小怜最后就是咬着牙熬过去的,她奇怪了,怎么疼成这样她咋没直接晕过去呢?要是直接晕过去她不知道也成了,可偏偏她清醒的很,而且还有知觉,那种疼混合着致命欢愉,让展小怜有种生死不能的感觉。

        燕回尽兴了,也餍足了,慢吞吞的从她身上爬起来,把拉链拉上,看着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靠着沙发坐,悠然自得。展小怜就不行了,衣服被扯的七零八落,她还难受,燕回起来以后她动作缓慢的爬起来,弯腰捡地上的衣服,还没来得及穿,燕回伸手把她拉过来,“妞,过来跟爷说话?!?br />
        展小怜被他拉的靠在他身上,有气无力的说:“我们俩有什么好说的?”

        “没话说?”燕回的手顺着展小怜的脖子就往下摸,“没话说接着做……”

        展小怜强打起精神,病恹恹的说:“那说话吧?!闭剐×焉撤⑸掀套诺拇竺砝锤窃谧约荷砩?,翻个身,侧躺在燕回腿上,说了几个字:“爷,我疼死了……”

        说完这几个字之后,展小怜就没动静了,燕回漫不经心的低下头,看了看留给自己一个侧面的小脸,忽的一笑,伸手捏了捏那半只小脸蛋,捧着她的头,欠身在面前茶几上拿了烟和火机,把烟塞到嘴里,单手点燃,然后坐好,摸小狗似的摸了摸展小怜湿漉漉的头发,手无意中碰到了展小怜的前额,摸过了又摸回去,顿了顿,举起胳膊试探着摸摸自己的额头,皱了皱眉头,再次把手放到展小怜的额头上,觉得有点烫,愣了一会,直接把烟一扔,伸手拍展小怜的脸:“喂?!”

        展小怜没反应。

        燕回加重力气,使劲拍了拍:“肥妞?!妞!”

        展小怜还是没反应。

        燕回伸手捧起她的脸,捏着?。骸版?,别跟爷装死,说话!”

        展小怜始终没醒,燕回立刻转身对着门外喊了一声:“有喘气的都给爷进来!”

        于是,门外火速冲进来一群人,“爷!”

        燕回指着那群人:“马上去找个会治病的!”

        展小怜觉得自己真是到了八辈子霉了,她上辈子和上上辈子肯定是做了缺德事,要不然怎么就碰上燕回这么个不是东西的玩意呢?这世上被人做的半死不活的能几个???她倒好了,完事以后直接人事不知了。

        中间到底怎么回事展小怜不知道,反正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她扫了眼周围,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看着不大像之前的那个房间,身体还是有点疼,不过没之前那么厉害,感觉上是被人抹了药,展小怜按太阳穴,伤的不是位置,也不知道哪位神人给她抹的药。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睁着眼晾了半天也没想起咋回事,只能默认是做的剧烈,然后晕了。

        展小怜正发呆,门边有动静,乌溜溜的大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直接闭上了眼睛。

        燕回摇摇晃晃走进来,身后跟着戴着眼镜的女大夫,手里提着一袋子药,看了展小怜一眼,然后把药轻轻放在床头柜上,站直身体对燕回说了一声:“爷,没什么事那我先出去了?!?br />
        燕回挥挥手,什么话也说,等女大夫出去以后,燕回伸手拉过椅子坐下,把脚高高的翘在床头柜上,一晃一晃的看着展小怜,就在展小怜犹豫着要不要睁开眼的时候,突然听到燕回在那边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可真是胆肥了啊……”

        展小怜满头雾水,不会是对她说的吧?她都这样了还敢胆肥胆瘦???她就不记得她这会有惹他生气,正想着呢,冷不丁燕回的脚在她屁股的位置踹了几下,不是很有用劲的那种,就是脚搁在上头连着推了好几下,然后燕回那边又开始咕哝:“等着爷把你的猫爪子挨个拔了……”

        展小怜被他踢的一晃一晃的,忽的睁开眼,“爷,我睡的好好的都被你踹醒了,哪有你这样欺负人的?”

        燕回站起来走过去,弯下腰看着:“哎哟喂,这是醒了?爷还以为你打算睡到天亮呢?!毖嗷匾涣潮墒樱骸胺舒?,这什么破身体,被爷做晕的女人还真不少,不过,事后才晕的你还是第一个,妞,是不是该把身体养养?你都要死了还不知道跟爷说一声?”

        展小怜就从被窝里露个头出来,看了他一眼,有点无语,半响才说:“我都说了,我说刚做完手术,还疼着呢??墒且?,你不听我有什么办法?哎哟,我头疼,爷您老人家该干嘛干嘛去吧,我不想说话?!?br />
        “还疼?都退烧了怎么还疼?”燕回把椅子拖到床头柜跟前,在袋子里扒拉药,最后啥都没拿出来,直接出去把大夫喊了进来,那女大夫检查了一遍以后说没事,又走了,留下燕回跟展小怜大眼瞪小眼。

        展小怜不敢动,突然想起来擦药的事,好奇的问了一句:“爷,我能不能问一句,谁给我擦的药?这还真有点挑战心理和生理承受能力,可是高难度的?!?br />
        燕回厚颜无耻的凑到展小怜面前,邪笑着说:“这还用说?当然是爷亲自动手,知不知道?就算晕了,你可也是有反应的?!?br />
        展小怜:“……”果然是神仙才干得出来的事,不要脸到家了。

        展小怜刚醒过来脑子有点迷糊,过了一会才想起来自己没给展妈打电话通知,躺在床上吵着要自己的电话,结果燕回直接把她电话让人拿走了,展小怜气的差点再次背过气去,“爷,您这是不是太欺负人了?我妈让我一定回去的,那是我的手机!尼玛……我的手机你凭什么拿走?我妈会担心的……”

        燕回居高临下的站着,“啊,这样?那这样好了,爷待会亲自送你过去?!?br />
        展小怜:“……”弯腰捶的床“咚咚”响,嘴里嚷嚷道:“爷,您老想玩死我您就干脆点,要不然我自己直接从这里跳下去。我受不了了,我实在受不了了……老这样,我不玩了,不玩了,您老爱找谁玩找谁玩去,我不奉陪了……”

        燕回在床上坐下来,摸小狗似的摸摸展小怜的脑袋,笑的阴气深深的:“妞,爷还没玩够呢,你不玩谁陪爷玩?爷一个人,多没意思?”摸到一半,突然粗鲁的一推展小怜的脑袋,说:“你上辈子是猪?还是这辈子猪头肉吃多了?哄哄爷高兴不就行了?非得爷亲自说出口才行是不是?以后再跟爷唱反调,看爷怎么收拾你了!”

        展小怜眨巴了两下眼睛,半天没说出话,心里有只小鼓打了半天,她怎么觉得燕回这话说的有点怪呢?

        ------题外话------

        审核竟然被驳回,惆怅,断更了,吐血三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