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45章 打架是件技术活

    第145章 打架是件技术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145章谈恋爱是件大事

        电话被展小怜放到耳边,她就听到燕回在那边邪里邪气的问了句:“爷要是没听错,有男人?”

        展小怜“嘿嘿”一笑:“什么男人???家里亲戚,就算是男人也比不上爷啊,您可是特别重要的人,您老说是不是?”

        燕回在那边“哈”了一声:“特别重要的人?是说爷?”

        展小怜立刻接口:“可不是就是爷嘛?那还能是谁???爷您有什么吩咐???我还正想着给您回过去电话呢……”

        龙湛趴在门外贴着门往里听,就想知道小怜说的那个“特别重要”的人到底是谁,心里就跟被老鼠抓过似的难受,谁?谁?到底是谁?到底谁是小怜特别重要的人?

        龙谷上来的时候就看到龙湛跟做贼似得在听墙角呢,走近了,伸手拍龙湛肩膀,好奇的问:“大哥?!”

        龙湛扭头给了他一个闭嘴的眼神,继续趴在上面听,奈何他能听到展小怜的声音,偏偏听不到她在讲什么,龙湛急的跟什么的,他们家小怜是不是谈恋爱了?谈恋爱可是件大事,他可爱的小怜可不能随便找个男人谈恋爱??!

        展小怜就是怕龙湛会偷听,所以她说话的时候是趴在窗口的,脑袋对着外面,要在门边肯定听不清。

        这会她正抱着电话跟燕回解释呢:“……爷,您老好好的发什么火呀?亲戚还能是谁啊,就算我一个哥哥呀!”

        燕回在那边不知道踹什么,反正一下一下的,听声音挺恐怖,“别告诉爷是那个来过青城的东西?!?br />
        展小怜一拍窗台,“爷,您老真是太聪明了,就是他!”

        燕回直接把手里的手机砸了出去,结果手机不偏不倚,直接穿过卫生间的门,“咕咚”一声砸进了马桶盖被掀起来的马桶里。燕回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发现自己话还没说完话,又跑去找手机,在马桶里发现了。

        燕回居高临下的站在马桶面前,沉浸在水里的手机已经完全黑屏。

        燕回走到门边,清了清嗓子,没人,把门关上,又回到卫生间,犹豫了很长时间,然后,举世无双素有严重洁癖的燕大爷在马桶面前蹲下来,用毛巾包着手,拿了个马桶刷,捏着鼻子,在马桶里捞手机。

        折腾了不知道多长时间,那手机还真被他捞上来了,只是肯定是不能用的,燕回到门口踹门,“人都绝种了?”

        外头立刻有人过来问:“爷,您老有什么吩咐?”

        燕回示意:“去给爷拿个锤子过来?!?br />
        没人敢问燕爷要锤子干什么,锤子立刻被人送过来,燕回一个人蹲在卫生间手机面前,拿锤子把那部手机敲了个稀巴烂。真正的稀巴烂,完全找不到什么完整的东西,看着那堆破烂,燕大爷表示放心了,这样小肥妞那些照片就没人能看到。

        砸了旧的,燕回跟着又换了部新手机过来,继续打电话。

        展小怜正奇怪好好的怎么突然发出“咚”一声,然后就没声音了呢,一个人对着电话喂了老半天都没反应,最后只能挂了电话。

        正打算过去开门看看龙湛是不是走了,结果手机又响了,她拿起来一看,是青城的号,接通:“喂?爷?您老手机不会坏了吧?”

        燕回不理她这话茬,继续刚刚那个:“那个姓龙的,怎么会在你家里?”

        展小怜摊手,理所当然的说:“爷,您老这就不明白了吧?过新年啊,做客呀!”

        燕回继续看到什么不顺眼就踹什么:“做什么客?!把他给爷赶走!要不然爷就亲自砍断他的腿!”

        展小怜翻白眼,一脸的受不了,嘴里还在解释:“爷,您老这就小心眼了吧,新年做客多正常??!我妈做客准备的东西可多了,就是专门招待客人的,这就是走亲戚,人情往来什么的,要不然以后家里有什么事,人家也不愿意帮忙啊,您老说是不是?”

        燕回不听,憋了半天又说了句:“让他滚!”

        展小怜:“……”半响才说:“可是人家是客人!我让他滚了,我爸我妈也不会让他滚啊,我在家里说话又不算。再说了,他就一个客人,我也懒的较真啊。怎么能跟爷您比???您说是不是?”

        估计展小怜说话燕回听说受用了,火气似乎小了点,不过开始催她去青城:“你什么时候过来?这都多长时间了?过新年做客,是不是应该到爷这边走走?”

        展小怜语气为难的说:“爷,这个就不用了吧?咱俩也算不上亲戚??!”

        “闭嘴!”燕回接着说:“你明天就要过来……不行!今天过来!爷让人去接你……”

        展小怜不答应:“不行啊,爷,我爸肯定不同意我出去,特别是这天,路上的雪厚着呢,万一出啥事呢?前两天我们回家的路上不就麻烦了?要不是爷善心大发,不定我们都回不了家了呢,我哪有那么好的运气,每天都碰到爷???”顿了顿,展小怜在燕回开口之前话锋一转,突然说道那天的推车的事,“对了爷,我妈那天夸您长的特别帅,说是她见过的小伙子里长的最好看的呢……话说爷,我也觉得那天您特别帅,当然,要是不说我胖不把我赶下车,我肯定觉得您更帅……”

        展小怜对着电话巴拉巴拉说半天,结果燕回那边没半点声音,展小怜把电话拿到面前看了眼,明明还是通话状态,怎么没声音了呢,重新放到耳边:“喂?喂?爷,您老有没有在听???”

        半响,展小怜听到燕回一声“嗯”,展小怜奇怪:“那怎么突然没声音了呢?吓了我一跳。爷,反正过几天就开学了,我到时候去给您老人家拜年行不行?”

        展小怜说完就等燕回说话呢,结果那边还是没声音,展小怜奇怪了:“爷,您老在听吗?是不是有事呢?那我先挂了哈!”

        “不许挂!”燕回冷不丁冒出一句,顿了顿,展小怜听到他突然说:“妞,爷现在让人去接你过来?!?br />
        展小怜:“哈?!”

        燕回冷了声音:“不行?”

        “当然不行,”展小怜理所当然的说:“我爸我妈肯定不会让我走,爷,这大过年的,能不能让自由两天?您说难得就一年这么一次,以前您不是好好的就这样过来了嘛?又不在这一时两时的,您说是不是?”

        燕回在那边邪笑,“爷就是要现在见你!”

        展小怜嘟嘴,脸上的表情高兴说话的语气兴致也低了,“那您爱怎么怎么着,哪有这样不讲理的?您老都不想走凭什么要我动???再说了,我去哪我爸我妈都盯着,您老可是自由人?!倍倭讼?,展小怜继续说:“爷,不是我说您老人家,您老就是耍着我玩的吧?我可没您那么逍遥,想去哪就去哪……先跟您报备了,反正我是不会去的,您可千万别生气,我爸喊我了,我要挂电话了?!?br />
        燕回直接说了句:“你挂了试试?!”

        展小怜抱着电话不说话,然后,她听到燕回突然说了句:“你给爷等着!”电话被挂断了。

        展小怜拿起来确认了一下,还真挂了,把电话往兜里一揣,隐约听到门那里有动静,她愣了下,然后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猛的拉开门,龙湛兄弟俩双双以一个偷听墙角的动作出现在展小怜面前。

        展小怜居高临下的看着一个两个半跪半蹲的人,干巴巴的问了句:“大哥,二哥,你们干什么呢这是?”

        龙湛:“……”

        龙谷短暂的愣神后,急忙站直身体,还顺手拉了龙湛一把:“小怜,刚刚我跟大哥看到墙面上有只蚂蚁,我们就跟着看它打算往哪了……对了,你接过电话了?二哥也想进去参观参观,行不行???”

        展小怜斜眼看着他们,伸手把房间门给关上了,一边往楼下走一边说:“房间乱七八糟的,没什么好看的?!?br />
        龙湛得意,龙谷无比幽怨,大哥明明看过了。

        展小怜下楼梯的时候,龙美优正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中间,两只手里捏着几张牌,一看姿势就是个新手,正专心致志的盯着牌面看,听到有人下楼的声音,被吓的伸手丢掉手里的牌,继续端端正正的坐着。

        展小怜慢吞吞的挪过去,在她对面坐了下来,挥苍蝇似的挥挥手:“你又不会玩,别占着茅坑不拉屎,让位置给大哥二哥坐?!?br />
        龙美优抬眸看了展小怜一眼,还真乖乖的让了位置,刚好展妈洗完碗从厨房出来听到了,瞪了展小怜一眼,“小怜,怎么跟美优小姐说话呢?”

        展小怜用眼角夹了展妈一下,小手摇的跟小汤勺似的对龙氏兄弟招手:“大哥二哥,快点来着!”

        那兄弟二人正暗自较劲,一听展小怜招呼,赶紧下来了讨好展小怜玩牌。

        龙美优一直坐在旁边,腰杆挺的笔直,手里抱着暖手袋,安安静静的,展妈虽然被龙美优伤过心,不过她还是忍不住往龙美优面前凑,就是想跟她说说话,展小怜在旁边打牌就有点心不在焉,就想护着展妈,生怕展妈被龙美优弄的再伤心。

        展小怜被刮了几次鼻子,就是打牌输了,她老分心,本来分心是因为怕龙美优惹展妈不高兴,现在不高兴是因为龙美优太讨展妈欢心了,展妈乐颠颠的跑去削了个苹果,切成片给龙美优,龙美优拿着牙签扎着吃了,展妈就高兴的不得了。展小怜的鼻子都气歪了,在旁边喊:“妈,我也要吃苹果!”

        结果,展妈就给她洗了一只,展小怜瞪着龙美优的碗,又看看自己手里的苹果,不高兴,她妈真是太偏心了!展小怜嘟着嘴,嘀咕了一句:“偏心眼,她才是你亲生的……哼……”

        龙湛跟龙谷离的近,听到展小怜的嘀咕同时愣了下,然后双双把视线对着龙美优看过去,龙美优本来正心情愉悦的低头吃着苹果,觉察到异样,她抬起头,慢慢的放下手里的牙签,脸上的表情也慢慢的恢复往常。

        展妈见龙美优不吃了,急忙问道:“美优小姐,怎么不吃了?这还有呢?!?br />
        展小怜把苹果放在桌子上,牌也不打了,反正就是伤心了,龙湛拿起苹果往厨房走:“小怜,大哥帮你削苹果去,别伤心哈?!?br />
        展小怜其实本来是做个展妈看的,一看到龙湛拿着苹果去削,好歹还是客人啊,展小怜怕被展妈骂,赶紧跑去抢回来:“大哥,你还是别削了,我自己去削皮?!?br />
        然后快速的跑到厨房用刨刀削皮,削完了切成好几瓣,出来的时候顺手在展妈嘴里塞了一片,跟着又往龙湛和龙谷嘴里塞了一片,自己的小嘴塞的满满的,还特地跑去展爸的书房给了展爸一片,剩下的自己留着了。

        龙湛兄弟俩美的跟什么似的,咬了一半的苹果瓣还拿出来对比谁的大,展小怜都快无语死了,“你们还打不打了呀?”

        “打!打!”龙湛龙谷赶紧点头,当然打啊,好不容易才有机会跟小怜一起玩牌的。

        那边龙美优又恢复饿了死气沉沉的模样的,展妈急想跟龙美优说话,龙美优说话细声细气的,展小怜怎么听怎么不爽,正玩的高兴呢,展小怜兜兜里的手机突然滴滴答答响了,展小怜顺手拿出来一看,伸手挂了。

        结果几秒钟后,手机再次响了,龙湛探头看了一眼:“小怜,怎么不接电话?”

        展小怜放下手里的牌,拿起电话放到耳边:“喂?”

        “出来!”

        展小怜站住脚,愣了下:“哈?去哪???”

        燕回不耐烦的再次说了句:“爷说,出来!要爷亲自进去抓你出来?”

        展小怜外头看着门外,不是让她出家门吧?展小怜一阵恶寒,那丫不会真让人过来接她了吧?她都说不行了!展小怜冷着脸,啥话没说,直接挂了电话。

        哪知道展小怜刚挂了电话,展家大门就响起了敲门声,展妈喊了一声:“小怜,你顺便去看看是谁???”

        展小怜“哦”了一声,赶紧跑到大门口问:“来了,谁???”

        大门外响起燕回的声音:“不想爷把你这破门拆了,赶紧给爷打开!”

        展小怜:“……”

        快速的冲到门边,打开大门,果然看到燕回骚包的站在门口。

        展小怜的眉眼不由自主的抽了抽,一溜身钻了出去,赶紧拉着燕回的手往巷子里走:“爷,爷您老人家怎么过来了?这可是真是稀客哈……”

        结果,燕回什么话没说,直接把展小怜逼到墙根,把她压在墙面上,捧着展小怜的小脸,偏头就堵了过去,嘴唇下巴唇角,都啃了一遍,这一动作麻溜的很,展小怜都没反应过来都被啃一圈了。

        展小怜忽闪着那双毛茸茸的大眼睛,一脸疑惑的瞪着燕回,燕回是啃累餍足了才发现小肥妞的眼睛一直都是睁着的,他伸手抬起展小怜的下巴,盯着她的眼睛说:“再睁着眼睛,爷挖了你的眼珠子做戒指?!?br />
        展小怜鼓着嘴,一脸的不服气:“爷,您这就不厚道了,怎么能这样呢?我刚说了一句话,您老就这样了……”

        燕回对着她邪笑,说:“爷高兴!”

        展小怜:“……”

        然后燕回看了眼展小怜家的房子,突然问:“那东西还在?”

        展小怜瞪大眼睛:“爷,您老不会是来找茬的吧?我都说是亲戚了,您老可不能这样??!”

        结果,燕回根本不听她的,逮住展小怜啃了一顿以后,直接松开手,走出巷子,还伸手脱掉了身上那件皮毛大衣,对着展小怜家的大门就开始踹,展小怜的脑袋顿时一个抵得上两个大,他要干啥???

        展小怜出去好一会都没有回去,龙湛兄弟俩还说要出去看看呢,结果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听到的大门被人踹的咚咚响,展爸展妈也听到动静了,赶紧出来,打开门就看到一个长的跟妖精似的年轻男人站在门口,展妈指着门口的人,惊讶的说:“哎,这小伙子不就是那天我们回来的时候那位……好心人嘛?”

        龙湛跟龙谷一起跟在展爸展妈后面,他们还以为有人过来找展家麻烦的,结果龙湛一看到来人的脸就想起来了,这人自己见过,去年跟小怜一起去青城的时候,就是这个挑衅了自己。

        燕回的目标很明确,找龙湛的,看到龙湛就直接奔着他过去,龙湛本来没想到跟自己有关,不过看到人以后疑惑了,燕回朝他面前过去的时候就警惕了,伸手推开身侧的龙谷就迎了过去。

        展小怜还躲在巷子里,时不时探头看一下,听着里面噼噼啪啪的动静一直没露面,她什么都不知道,她也不认识那个神经病,打吧,最好能两个打死她就清净了。

        展爸跟展妈都吓傻了,老半天才反应过来,展妈被展爸推到了屋子里面,第二层大门被展爸给关上了,生怕伤到客厅里的龙美优和展妈。然后展爸就在旁边逮机会去拉架:“唉唉,小伙子,有话好说……别动手,误会误会……”

        结果两人打红眼了,拳头挥出去就没打算收回来,龙谷在旁边看到目瞪口呆,手里拿着手机,正对着两个人录像,本来龙谷觉得他大哥对付来人没什么问题,结果打起来以后,他才发现龙湛根本没占到多少便宜,确切的说,是吃了不少亏,挨的拳头更多。

        龙谷觉得是稀罕事,能让龙湛在拳脚上吃亏的人现在能有几个?

        龙谷没见过燕回,也不了解这个人,可龙湛知道,去年的一面之缘之后,燕回调查龙湛,同样的,龙湛也调查过燕回,对于燕回的势力他比龙谷清楚。这个人主动出现,主要的目标是他,龙湛自己都很纳闷,难不成去年的事这人记到现在?知道他过来就过来找茬?要是这样,龙湛肯定是主动吃点亏,他回湘江安然无恙,不过肯定会连累小怜一家,这才是龙湛最在意的地方。

        展爸在旁边想拉架,他是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龙家的家族事业总归会有招惹人的地方,还想着是不是寻仇来的呢。展爸的眼镜都掉地上了,嗓子也快喊哑了,两人还是在打,二道门的地方都成小战场了。

        展小怜一个人在外头等了半天,结果发现还没打完,呆不住了,站起来扒在大门缝往里看,里面的都不能看,燕回和龙湛各自站在一边,看着都人模狗样的,中间有两个人在打的天翻地覆,看着像是黄毛跟另一个展小怜去接龙湛时跟着龙湛身后的一个人,八成是保镖的多。

        展小怜左右看看,在旁边揉了好几个雪团,放到大门口脚下,然后对着那指使保镖打架的俩疯子砸过去,第一个直接砸了龙湛的肩膀上,第二个不偏不倚砸到了燕回的后脑勺,那两人同时回头,展小怜一手一个,直接对着两人的脸砸过去,结果砸的燕回满面开花,龙湛的砸偏了。

        燕大爷的脸当时又黑了一半。

        展小怜气死了,蹦跶着吼:“你妹??!这是我家!你们当我家是练武场???要打死出去打!”

        龙湛一看展小怜回来生气了,赶紧主动招呼自己的那个人松手,还对着展小怜讨好的说:“小怜,大哥错了,你别生气啊……小怜大哥刚发现,你生气的样子最可爱,好有霸气啊……”说着,龙湛使劲吸了下鼻子,结果鼻子下头鼻血吸也吸不进去,“吧嗒”一下滴在地上。

        燕回脸上的雪噼里啪啦掉在地上,还没来得及对着展小怜发飙,就被那滴鼻血给恶心到了。

        展小怜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想砍人手脚割人鼻子了,跟着把手里的雪团对着他的脚砸了过去,刚好盖住了那滴血,然后大吼一声:“大哥!你能不能带着你的新朋友离我家远点?!这是我家,不是你家!你们要比试别在我家里,你们看看,看看我们家院子成什么样了?赔钱!”

        龙湛的人得了指令住手,可黄毛还没得到指令,结果龙湛手下的那个被黄毛打个半死。

        架不打了,这就安静下来,院子里的人面面相觑,展爸都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龙湛就围着展小怜打转,脚底下还躺着给被黄毛打晕过去的保镖,展小怜觉得燕回是个大麻烦,看看现在这场景他应该是满意了,人都被打倒了他还想怎么样???展小怜肯定不会让燕回砍龙湛手脚的。

        展小怜就想先把燕回弄走,一会展爸肯定会问发生了什么事,展小怜都想好了,全往龙湛身上推,她对着燕回鼓着小嘴,眨着大眼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其实就跟他求呢,结果,燕大爷似乎被她的表情取悦,慢条斯理的转身,对着龙湛说了一句话:“爷去年回去以后,在身上发现了一根你的狗毛?!比缓笏焓种噶酥噶?,说:“以后洗干净出门,免得污了爷的眼?!?br />
        然后走到门口,在展小怜面前停了一下,伸手推了下展小怜的脑袋,说:“丑成这样还出来勾三搭四出来吓人?”说完,大摇大摆走了。

        展小怜:“……”

        ------题外话------

        看文不给爷投P的,自行剁手一百遍啊一百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