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臣服 > 第121章 打情骂俏

    第121章 打情骂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一口见血,说的就是展小怜这种的,她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肿了,展小怜一把推开燕回的脑袋,伸手一摸嘴,委委屈屈的看着燕回,小眼神都快滴出水了,“爷,温柔,温柔您老人家到底懂不懂???您老人家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怎么就不知道怜香惜玉呢?”

        燕回被她一把推开,正恼火,一看到她那可怜巴巴的小眼神,热腾腾的火焰慢慢的就下去了,伸手抬起展小怜的下巴:“哟,疼了?爷瞧瞧……”

        展小怜还真以为他是瞧的,乖乖的嘟嘴抬头让燕回看,结果燕回头一伸,再次印了上去。展小怜被气的小脸都歪了。

        等燕回餍足了,展小怜急忙跑到卫生间一照镜子,有种胸口碎大石的冲动,她的嘴唇都肿了,把卫生间的门反锁上,展小怜在里面洗了好几遍,太他妈恶心了,燕回不是有洁癖吗?怎么这一阵老咬她?也不嫌脏了?关键是那丫不嫌脏,可她嫌他脏啊。

        展小怜自己一个人坐沙发上的时候抽空给龙湛发短信,也不知道找到地方住没有,毕竟是展爸关照过的,展小怜怎么着都要问问,知道地址在哪,回家的时候也方便找他呀。

        一会功夫后,龙湛直接把电话打过来了,展小怜没接,直接挂了,没办法龙湛只好也发短信,都是繁体字,不过展小怜看得懂,见他已经安顿好了,展小怜也就不用管。

        吃饭的时候燕回抽风,不出去,让人把东西送了过来,结果,展小怜很苦逼的给燕大爷按摩腿,燕大爷吃的特别享受,展小怜想戳瞎他的眼,抬眸看了眼燕回,展小怜伸手在身上擦了两下,然后对着燕回“嘿嘿”一笑,伸手,伸手捏了块肉塞到嘴里,也不擦手,直接就要往燕回的腿上摸,燕回立刻伸脚把展小怜给踹地上了:“肥妞,要不要爷把你那脏爪子剁了?”

        展小怜摊手,“爷,我又没洁癖。所以不小心就忘了,再说了我这也饿了,给您老人家按着也不舒服啊,您说是不是?”

        燕回爬起来一推她的头:“吃你的!”

        展小怜白了他一眼,坐下来吃东西,燕回干坐着看了她一会,偏头看到她放在沙发上的手机,身体往沙发上一靠,顺手拿了过来,一看牌子,开口:“哟肥妞,看不出来你这玩意还挺先进的?!?br />
        展小怜随口接了句:“我哪买得起这个?我命好,去湘江看眼的时候在商场买东西,抽奖抽中的,不错吧?”

        燕回上下一抛接到手里:“这哪家商场这么脑抽?这得是特等奖?用这玩意做奖品……”

        展小怜撇嘴,“爷,人家那是湘江,人家财大气粗,哪像我们这里???中个触摸屏手机就觉得不得了的事了?!?br />
        燕回抬眸:“妞,你这是说爷穷还是说爷小气?”

        展小怜摊手:“哪能呢?我说的这是摆宴。青城我不熟,嘿嘿?!备尚α缴?,展小怜低头继续吃东西。

        燕爷这次大度,懒的跟她计较,开始翻展小怜的手机,突然问了句:“龙湛是谁?”

        展小怜愣了下,心里还纳闷燕回怎么知道龙湛这名呢,猛的一想不对,赶紧抬头一看,“嗷”一声窜起来,扑过去就去抢手机:“爷,爷您老人家这就不对了,哪能随便翻开别人的手机呢?这是不礼貌的行为,爷,爷你您老人家不能做这个掉格的事,还给我,还给我……你丫的,你赶紧还给我!”

        燕回长手长脚的,躲展小怜这只小西瓜还是轻而易举的,展小怜围着他打转,燕回一只手举着手机,一只手挡着展小怜,还一边翻开展小怜的短信,“这人哪来的?装什么洋枪,怎么爷只认得几个字?”

        展小怜:“……”丢人丢到家了,人家那是繁体字,笔画一多就认不出来了吧?让你小时候不好好学习,这话展小怜没说,她还没打算被燕回恼羞成怒之下拍飞,就是要抢回手机。结果她越抢,燕回就越不给,直接把她的手机翻了个遍,碰到他怀疑的号码,还会追问。

        这一下午的,展小怜被他逼的差点暴走,杀气腾腾的站在沙发上,手里举着一个玉做的白菜工艺品,“爷,您老再不还给我,我就砸您老头上,到时候要是脑袋开花,您老可别怨我!”

        展小怜手里举着那工艺品,小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一副铁了心的再不还给她,她就砸死燕回的表情,燕回指着她手里的玉白菜:“妞,赶紧了,你给爷把这玩意放回去……”

        展小怜偏不,吼:“手机还给我!”

        两人僵持,展小怜开始数一二三,结果,燕回二话没说,直接把展小怜的手机扔到了沙发背面,展小怜也二话没说,把那颗玉白菜砸燕回肚子上,燕回抱着肚子疼个半死,展小怜跑到沙发后面把自己手机捡了起来,然后从沙发后头探头看着燕回,摸着下巴一副流氓相,说:“爷,您老看来这伤的不轻,您说我这会要是找把刀是不是就有机会砍死你???”

        燕回伸手去抓她,展小怜赶紧让开,幸灾乐祸的说:“哟爷,您老这伤的不轻啊,话都说不出来了……”不等燕回回答,展小怜左右看看,拿起桌子上的雕花竹筷子,摇摇晃晃的往燕回面前凑:“爷,您老说我要是戳瞎您老的眼睛,您觉得怎么样?”

        那玉白菜个头有一个标准盘子那么大,份量也不轻,展小怜砸的时候其实也没费多大的劲,结果丢上去燕回就抱着肚子起不来,展小怜想着是不是砸中了什么部位,这样的话就谢天谢地了,见燕回半天没动静,展小怜站了一会,慢吞吞的凑过去:“爷,爷?!”

        燕回还是没动静,展小怜二话没说,冲到门边,你拿起地上的包就跑出房间,展小怜前脚刚走后脚燕回就爬起来,那脸黑的跟什么似的,那肥妞是不管他死活,跑了?

        不过燕回的黑脸没持续多久,因为没两分钟的时间,外面急匆匆的来人了,红莲带着曹康还有其他一大堆医生冲了进来,最最后面跟着的才是展小怜,她扒在门边,咬着手指小心的往里头看,她倒真想逃了的,不过又一想万一燕回真死了,估计她跑到哪都跑不了。然后跑回头去找人,说燕回晕了。

        一大堆人围着燕回检查,燕回一脚踹翻了一堆,背对展小怜勾了勾手指:“门口的那妞,就是那个胖的,过来?!?br />
        展小怜不进去,是被红莲那坏女人给推到燕回面前的,燕回伸脚踢展小怜的腿,一下一下的也不重,反正就是一直踢,燕回问她:“刚刚这是打算往哪跑呢?想跑是吧?要是爷真死你手里了,你指望跑哪去?”

        展小怜理亏,死活不吭声,被燕回踹的远了,还主动往他面前送了送,让他继续踹。

        等着给燕爷看病的那群医生一看燕爷跟展小姐**呢,一个个赶紧眼尖的散了,红莲羡慕妒忌恨,气狠狠的扭着水蛇腰出门,临走送给展小怜一个大大的白眼。

        展小怜磨磨唧唧的走到燕回面前,嬉皮笑脸的往他身边坐:“爷,原来您老是装的?这可把我吓坏了,所以我刚刚就跑出去喊人了……”

        燕回邪笑,伸手捏着她的一只小爪子,“出去喊人还想的起来拿你的东西?”

        展小怜讪笑:“这个不是我走到门边的习惯吗?”

        燕回松开她的手,顺手把手放到展小怜的身后,一用劲,展小怜被他拉到胸前,燕回开口:“妞,你给爷听着,爷要是死了,肯定找个垫背的。你说,爷找谁最合适?”

        展小怜立刻回答:“爷,您老放心,要是没人帮您找,我给您老人家找十个绝色美人……”

        燕回摇头:“美人到处都是,爷不稀罕?!?br />
        展小怜赶紧扭头看着燕回:“爷,您老别说是我吧?我还小呢,我还想多活几年呢,您老可千万别拉着我,我爸妈还指望我养老呢……”

        燕回一捏她的脸蛋:“真聪明,爷就喜欢聪明女人,爷还真就相中你了。你说爷到哪去找你这么丑又这么好玩的玩具?”

        展小怜握拳:“爷,我要打人了!”

        燕回嗤笑,拉着展小怜的拳头放到嘴边亲了一下:“就这拳头,打两下爷也伤不了?!?br />
        “可不是,”展小怜讥讽道:“爷您老人家可是铜墙铁壁的皮肤?!?br />
        燕回邪气的笑:“敢说爷脸皮厚?吃了豹子胆了……”

        这一上午,展小怜就尽跟燕回吵架了,她想抓狂,她现在都不知道燕回到底是怎么想的,按理,这人应该在她的算计范围内,结果,她设想的开头还像那么回事,过程也有朝着路线跑,就是这结果让展小怜摸不着头脑,展小怜对此表示十二万分的郁闷。

        展小怜在试燕回对她的容忍程度,显然,有点超出她的想象,这让展小怜不得不自恋外加多心的想到,燕回是不是喜欢她,或者说是爱上她了。

        想了好几回,不过展小怜都放在心里,这回刚好又想到了,展小怜就直接抬头问燕回:“爷,您老觉不觉得您老对我跟对别人有什么不一样?”

        燕回看着她,“爷怎么不知道有什么不一样?”

        伸手抓抓头,展小怜提醒:“您看,据我所知,爷的女人都是一夜情关系,而且个个都是绝色美人,就像爷您说的,我长的多丑???其实也不算丑,我自己觉得还可以啦,就是体重稍微微比您那些美人重了一点点。说聪明吧,比我聪明的多着呢,我这哪算真正的聪明啊,哄爷开开心还差不多,我就想不出来我到底哪里让爷觉得好了??墒且坏愣济幌悠?,而且还一夜接着一夜的情到现在,爷,您不觉得这有点奇怪?”

        燕回歪着头,还真认真的看着展小怜,然后大笑:“爷是觉得你这身子压着的话还是比较舒服?!?br />
        展小怜不理他说的下流话,继续提醒:“还有,还有,爷,您老多尊贵啊,我现在想想我都该剁手,我怎么能砍伤爷呢?人家说什么?人家就算是把头发丝扔在爷身上,爷也会拔了人家的头发砍了人家的手,哪能留着我呢?爷,您真没觉得您对我有什么不一样?可是我觉得很不一样啊,我觉得爷对我可宽容了,跟爷在一块的时候,我觉得特别放松,根本没有他们那些人说的那种爷很恐怕的说法,爷,您老不觉得这不对头?我们爷可是人中龙,我这种虫怎么能跟爷混一块呢,您老说是不是?”

        燕回一推展小怜的脑袋:“爷怎么不觉得?”

        展小怜猛的把头凑到燕回面前,盯着他的眼睛看,摸了摸自己的脸,漫不经心的问了句:“爷,您老这不是爱上我了吧?”